第二十九章

人間界:允浩家

 

「天啊,怎麼燒成這樣了?」崔承煥一進屋就開始嚷嚷,「這還能住人嗎?」

確實,整個家就是個“黑磚窯”,傢俱早就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別說住,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

允浩徑直走進臥室,承煥跟在他後面:「允浩你回來幹嘛?」

「哦……我……」

總不能說自己在等在中吧。

在中的消失,允浩直覺上感到他是回去自己的世界了。幾個月前,就是在自家臥室裡,有隻小黑豹從天而降。而現在,允浩有理由相信,在中同樣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再“砰”一聲蹦出來。

可是,如果在中不回來了…………

允浩不敢往下想,頭一次為這段感情如此患得患失。

承煥見允浩吞吞吐吐,怕是他有什麼難言之隱,也不再多問,陪允浩一起安安靜靜的站在臥室裡。

半小時……

一小時…………

兩小時………………

直到天都黑盡了,允浩的姿勢還是沒有變過,一動不動的凝視著被熏黑的天花板。

崔承煥有點受不了了,「允浩你到底在幹嘛啊?天都黑了,你今晚有些什麼打算啊?這房子……」

「哥,來了!」

允浩的雙眼突然充滿光彩,直勾勾的盯著某處。承煥隨著他的視線望過去,難以置信的揉揉眼,再揉揉眼。

天花板突然間開了個口,像是宇宙間的黑洞。伴隨著一道華麗的藍光,有團東西就這麼“呼”的掉下來,眼看就要落在地上。

「小心!」

允浩大呼一聲,伸開手臂想把那團東西接住。可惜計算失誤,又因為加速度太快,那團什麼砸在允浩腦袋上,直接把他壓在身底。

「哎呦啊!」

允浩被砸的七暈八素,連自己是怎麼站起來的都不知道。直到滿眼一閃一閃的金星散去了,他才發現站在他面前使勁搖晃他的真的是在中。

「在,在中?」

在中抿著唇不說話,允浩顧不得崔承煥還在,手一攬把在中緊緊禁錮在懷裡。

「在中啊……」

雖然算起來不過一天沒見,但經歷了生死離別的場面,允浩居然有哭泣的衝動,一聲「在中」像是跨越了千山萬水,感人肺腑。

「在中啊,別離開我,再也別離開我了……」

站在一旁的崔承煥不敢相信的看著在中,金在中,獸人族?

 

“黑洞”裡再次閃過一道光線,光線過後一個神秘男子不知什麼時候就出現在房間裡,無聲無息。允浩背對著他沒有注意到男子陰沉的臉色,以及曲起的右手食指和指尖飛旋的銀色氣流。

「允浩,小心!」

「夜,不要!」

一時間那麼混亂,允浩只聽到在中在耳邊大叫的聲音,接著自己被用力的推開,等他回過神來,承煥已經倒在他腳邊了。

「承煥哥!」允浩蹲下檢查崔承煥的鼻息,還好,還活著,只是暈過去了。

「可惡!是誰幹的?」

允浩怒吼著抬起頭,一團白色身影出現在他面前。

比自己略高的個子,著一襲米白色長衫,週邊厚厚的皮襖。頭髮是白色的,有點長,在腦後隨意的結一個小辮,低下頭,半長的劉海剛好擋住一雙狹長的眼睛。頭頂的耳朵和在中一樣是三角形,不過是白色的,尾巴也是白色的,毛絨絨的一團,看上去又溫暖又蓬鬆。

雪狐嗎?

再仔細看,他的瞳孔和眉毛是迷人的銀色,高貴但覺得難以接近。高挺的鼻子,飽滿的唇,搭配著臉部柔和的線條,帥氣的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

「你就是鄭允浩?」他開口了,語氣和他的瞳色一樣是不帶任何感情的。

允浩看看承煥再看看白髮男子,咬牙切齒,「你對承煥哥做了什麼?」

「放心,你朋友沒事。過一會兒就會自動醒來。」男子踱步到允浩面前,走路的時候居然沒有聲音,「你剛才抱著小在,所以我很不開心,沒想到這個人類替你擋下了我那擊……喂,他好像很喜歡你……」

說完還別有深意的一笑,允浩的眉頭越發的緊皺。

在中衝過來,護在允浩前面,看向男子的大眼睛裡充滿了霧氣:「夜,你答應過我不傷害他的。」

夜?他就是那個夜?

「小在,別哭,哥答應你的事什麼時候食言過?」

子夜對在中溫柔的一笑,允浩覺得有團火直沖腦門。小在?這是什麼肉麻稱呼?

 

子夜繞過在中走到允浩面前,看著他的眼睛。一時間,允浩忘了自己在哪裡,自己在幹什麼,眼睛裡只有那雙銀色的眼眸。

「你是誰?」蠱惑的聲音在耳邊,不,是在大腦深處響起。

(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

大腦深處有人在嘲笑:「呵呵,不知道嗎?」

(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

「我來告訴你你是誰。」聲音變得凜冽,「你,就是個普通人類!你沒資格喜歡在中!」

(在中?在中?)

「我們獸人族,同時擁有人類的睿智和獸類的體質。我們掌控著各個次元間的連接,維持著整個宇宙的平衡。我們對大自然的探索比人類透徹十幾萬倍。我們是優秀的生物!是神造的種族!」

(獸人族……在中……)

「而你這個無知的人類,居然接近在中!」

(在中……在中……在中……)

「我不是小在,我沒那麼單純!我知道你們人類的醜惡!」

(在中!在中!金在中!)

「說!你是有目的的,你接近小在是為了利用他!說!」

「我……」大腦仍然混沌,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我……我喜歡在中……」

「什麼?」這個人類,不是被自己洗腦了嗎?怎麼還能維持自己的意識?

「不是!說什麼喜歡!你是為了利用他!說出來啊!!」

(利用?不是!)

 

允浩突然倒下,抱住腦袋滿地打滾,痛苦的大叫:「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允浩,允浩……」在中不知所措把允浩抱在懷裡,心疼的直掉眼淚,「哥,你對他做了什麼?允浩怎麼會這樣?允浩,允浩,沒事了,我是在中啊!你看看我……」

「在中……」允浩停止了吵鬧,眼神渙散的看著在中的臉,「在中……」

「我在,允浩,在中在這裡。」

「在中啊……怎麼哭了?……別哭……」

「好,我不哭了……」在中用手抹去眼淚,反而更加洶湧。

「傻瓜。」允浩抬起一隻手,輕輕替在中擦掉眼淚,「我們小豹子很堅強的,怎麼哭的這麼凶呢?好丟臉啊……」

在中破涕而笑:「對,真丟臉,呵呵,我又在你面前哭了。」

「……嗯,別哭……」

「允浩,你怎麼了?」

「……別離開……我……」

「好,我不離開你……允浩,允浩,你怎麼了?」

「那……就……好……」

「允浩,允浩……哥,他怎麼了?他怎麼暈過去了?」

「他沒事,只是累了。」子夜難以置信的注視著昏倒在在中懷裡的允浩。這個人類,居然能突破自己的桎梏,從“狐咒”裡找回意識脫身而出,這是獸人族族人都難以辦到的事。

莫非,他不是普通人類?

「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你找了這麼久還沒有找到獸王石,要知道出口是距離獸王石最近的地方……小在,鄭允浩在人間界還有其他親人嗎?」

 

清晨允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天花板是淺藍色的,床單是暗紫色的,床頭櫃上立著一對雙胞胎小鬼頭的照片。這裡是,承煥哥家?

「你醒了啊,」崔承煥走進來,「身體沒有不舒服吧?」

允浩有點摸不著頭腦:「承煥哥,我怎麼在你家?」

「昨晚我醒過來,看見你昏倒在地,就把你弄回家了……畢竟你那裡也不能住人了。」

「昨晚?」允浩猛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承煥哥,在中呢?」

崔承煥的表情暗淡下去:「我醒來的時候,屋子裡只有我們倆。」

「怎麼會?」允浩頹然的倒回床上。在中啊,你又離開了嗎?

「允浩……在中他是不是獸人族的?」

允浩驚訝的睜大雙眼:「承煥哥,你怎麼會……」

「看來我猜對了。」崔承煥靠在床頭,坐到允浩旁邊,「本來我只是懷疑,沒想到是真的。原來爺爺沒有騙我,這世上真的有“獸人族”的存在。」

「懷疑?哥你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懷疑的?」

「從李氏的案子開始。」崔承煥頓了會兒,接著往下說,「李恩豪被抓獲的時候已經昏迷了,身上還有傷。幫他處理傷口的醫生是我醫學院的前輩,他說那些傷是野獸造成的……喂允浩,李恩豪不是你獨自抓獲的吧?」

「嗯,在中幫了我。」允浩回憶起碼頭那一夜那只絕美的獸,恍如隔世。

「然後在遊樂園,我第一次見到在中。允浩你說是你親戚,可是妍秀明明告訴過我你從小到大和你母親相依為命………還有在中的記性,我那兩個雙胞胎侄兒,歡歡和喜喜,就算是我這個當舅舅有時候也搞不清楚誰是誰。可我只介紹一次,在中就完全記清楚了,在電玩城那麼嘈雜又昏暗的環境下也不會叫錯。」

「沒錯,因為在中記住的是氣味而不是長相,可是就這樣你就懷疑在中是獸人族了?」

「不是,當時還沒有。允浩,你還記得有一晚我去你家給那個義大利來的小孩看病嗎?」

「嗯,記得。」

「當時是半夜,大家應該都在睡覺,可是在中說他是剛才在樓下晃悠發現那孩子的。野獸不是有夜遊的習慣嗎?………還有,每次我看見在中,他都戴著帽子,外套也很長,就算是室內也這樣,好像想故意遮住什麼。我試探著問了在中,雖然他隱藏的很好,我還是看出他變了臉色。……果然,在那之後我就再沒看見過在中了,他在故意躲我,我知道。」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反正承煥哥都看見了。沒錯,在中不是人類,他是豹亞科獸人族族人……不過哥,你怎麼會知道獸人族的存在?」

「我也是聽說的……小時候,爺爺告訴我,宇宙之初,天地一片混沌的時候,上帝創造動植物構成了自然界。在上千萬年進化的過程中,一些動物也擁有了四肢,但同時保留了獸類的某些特點,像是尾巴,或者翅膀,也就是原始的獸人族。

生物間的優勝劣汰是殘酷的,有猿猴特徵的原始獸人為了更好的適應周圍的環境,捨棄了僅有的獸類特徵,完全進化成為原始人類,並開始迅速繁衍後代。而其他亞科的原始獸人數量則逐漸減少。

又是幾萬年過去了,人類和獸人族都進化成了現在的模樣。這時候,人類卻開始嫉妒獸人族天賦異稟,害怕他們早晚有一天會統治地球,對他們起了殺機。

人類數量龐大,獸人族寡不敵眾,眼看著這個種族就快滅絕,他們卻突然消失了。據說,是打開了通往異次元的通道,逃到另一個次元生活去了。從此以後,獸人族就成為了一個傳說。

其實我一直懷疑,潘朵拉,米洛斯,還有吸血鬼等等,這些神話中半人半獸的怪物就是早期的獸人族。人類假裝他們不曾存在,不過是不願承認自己的貪欲和嫉妒心罷了。」

 

崔承煥說完看一眼允浩,後者兩眼放空,在回憶昨晚腦海裡的聲音。

「難怪了,難怪他要那麼說,」允浩喃喃,「難怪他這麼敵視我,難怪他不希望在中和我在一起……在中,在中一定是被他帶走了,在中答應過不會離開我的……」

崔承煥突然轉過身捏住允浩的肩膀,「允浩啊,一定要是金在中嗎?」

「咦?哥,你在說什麼?」

「我以為你不喜歡男的,但是為什麼到頭來是金在中呢?」

即使壓抑著情緒,崔承煥的聲音分貝還是很高。允浩似乎有點明白當年崔承煥轉學法醫的原因了。

「哥……」

「允浩,你有沒有想過,你們相同性別,甚至不是一個種族。究竟你口口聲聲說的“愛”,有些什麼保障呢?金在中離開你是遲早的,你能阻止得了嗎?為什麼要愛的那麼辛苦呢?為什麼不能看看身邊的人呢?」

允浩的眼神變的嚴肅起來。

「承煥哥,我從沒有考慮過在中不是人類這個問題,因為我愛上的是金在中這個個體。也許你說的對,明天是未知的,但是我相信在中不會丟下我,就像他相信我一樣。至於身邊的人,我只能說,對不起。」

真的,很對不起,承煥哥,到現在我才意識到,自己對你有多殘酷。

「呵呵,」崔承煥突然笑了起來,站起身背對允浩,「我為什麼要說這些有的沒的?讓你多慮了……允浩,快起來吧,我們去警局了。」

「承煥哥!」

崔承煥停下腳步,沒有回頭。

「我們,還是好兄弟吧?」

「哈哈哈,還用說嗎?」崔承煥肩膀在顫抖,還是倔強的笑著,「最好的搭檔,一輩子的好兄弟,鄭允浩,別忘了!」

友誼會走的很長遠吧?夠了,這樣就夠了……

 

 

警局

「頭兒,我查到了,那個李諾言真的很有問題。她警校的同學證實,李諾言和方亞是很好的朋友。除了方亞死之前那段日子她們在鬧矛盾外,其餘時候根本沒看到過她們吵架。」

「很好的朋友……等等,我記得方太太提過的———」

『亞亞最好的朋友是這裡管理員奇叔的孫女言言,兩個人是發小,總是形影不離。』

「奇叔好像也說過———」

『唉~說起來這小夥子人如其名,長的標標誌志,聽說還是念警校的哦,沒想到是殺人犯。幸好我孫女不像他這樣……』

「為什麼我早沒想到呢?」允浩從椅子上站起來,「奇叔的全名不是叫李奇嗎?他孫女就是李諾言!是了,一定是了,因為感情的破裂而產生殺機,李諾言就是第二個兇手!」

「可是頭兒,我們沒證據。」

「這好辦,馬太太不是被兇手撞到過嗎?讓她再認一次兇手總可以吧?還有,還有方亞的日記……」允浩打開抽屜,「在這裡,還好李諾言那天不在辦公室。玫瑰,打電話查一查李諾言在哪。」

「是。」

在中,你看,你的允浩依然在努力工作著呢。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說不定我今天收工回去就能看見你了,對不對?

 

「頭兒,不好了,李諾言辦公室的人說她昨天下午辭職了,今天會搭飛機去法國。」

「什麼?幾點的飛機?」

「十點。」

「還有半個鐘頭,還來得及。老忠,讓機場查一查有沒有李諾言這個乘客,查到了立馬攔下來。正義,通知交通部,看計程車那邊有沒有接李諾言這個人,查到了直接開到警局。」

「頭兒,要是她開自己的車,並且用假名登機怎麼辦?」

「……你們,照我說的去做,玫瑰留守辦公室聯絡,我直接去機場堵她!」

「是!」

 

警局對面的高樓上,那雙充血的眼睛恐怖的外凸著。

對,就是這樣鄭允浩,上車。

然後,我們就可以在地獄相見了。

呵呵呵,呵呵呵,允浩啊,我愛你………

 

 

壁川

「歡迎光臨~~~咦?小在?你怎麼來了?」

「………阿姨………」

「你一個人?小浩那臭小子呢?」

「鄭美珠女士。」

「你好,好帥氣的小夥子啊。小在,你朋友?」

「鄭美珠女士,鄭允浩真的是你的孩子嗎?」

 

 

 

 

番外 允浩的身世-隱藏的秘密

 

我叫鄭美珠,是鄭家的獨生女。

我的父親,是我們生活的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而我的母親,甘願做他背後的女人,當一名賢慧美麗的家庭主婦,相夫教子。

母親時常告訴年幼的我,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和自己心愛的男人在一起,白頭到老。我本以為自己也能像母親那樣,找一個疼愛自己的丈夫,養育乖巧的子女,然後和丈夫一起看著孩子長大,看著孫子出世,再養育孫子。

是的,本以為,我這麼說你們就能猜到了。

我的丈夫不是像我所奢望的那樣,而我的孩子也註定會有一段不平常的人生。

 

我是在一個大雨天遇到他的,後來他告訴我他叫齊天,如同他名字一樣霸氣的男人。

那時候,我離開父母,遠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讀書。我在校外租了一間公寓,因為我不喜歡住學校宿舍,太多的女生圍在一起吵吵鬧鬧讓我感到煩躁。雖然,呵呵,我那時候也是一名女生。

說回我和齊天的相遇。那天,我剛從超市購物出來,支著傘不急不緩的回家。雨滴打在傘面上的聲音其實很好聽呢,可惜太多人不懂得欣賞。

我就這樣一面聆聽著“雨中曲”,一面避開路面的水窪,那只奇怪的生物就這麼突然出現在我腳邊了。

真的奇怪,太奇怪了,難道他是從天而降的嗎?

他應該不是人類,沒有哪個人類身後會拖著那麼長一條尾巴的。哦,天啊,頭頂還有耳朵,金黃色的,真可愛。

他一出現就是昏迷著的,很虛弱的樣子。我掙扎著要不要救他,我不愛多管閒事,可是他長著一張人類的臉龐。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他頭頂的耳朵顫動了一下,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褲腿。

我不是個愛多管閒事的人,可我是個隨時隨地母性都會爆發的女生。我承認那樣的齊天和街頭受傷的流浪狗有很大區別,可我還是把他撿回家了。

 

撿回家我就後悔了!

原來他並沒有像我想像中那樣虛弱,暈倒的原因也很簡單——他餓了……

很快的他吃光了我剛買的所有食物,連鮮肉都吃了。撕扯著肉的時候我看見他嘴裡有兩顆犬牙,我還是覺得可愛。

「你叫什麼名字?」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可惜他好像沒聽懂,瞟了我一眼繼續和手裡的肉搏鬥。

「你是什麼生物啊?神仙?妖怪?」

我伸出手撥弄他頭頂的金黃色耳朵,他偏頭躲過,很憤怒的瞪著我,喉嚨裡發出一聲低吼。

「對不起。」我收回手,吐吐舌頭,「啊,我知道了,你是外星人!對不對?!」

說完我就咯咯的笑起來,他盯著我半天沒回過神來。

後來齊天從後面摟著我說:「美珠,其實那天看到你的笑臉,我就淪陷了。」

 

就這樣我開始了和齊天的同居生活。別想歪了,我們那時候什麼都不曾發生。他有自己的語言,我們甚至無法交流。

每天我要做的就是餵飽他,他的食量像頭獅子那麼可怕。而他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看電視,我恨不得在他的食物裡下毒。

可是當他一臉興奮的衝到我面前對我說「你好」的時候,我才知道他看電視是為了學會我們的語言。

接著他又用生澀的發音說了「醬肉絲」,「糯米排骨」,「回鍋肉」,「小籠包」等一系列名詞,我知道他這些天都在看些什麼節目了。

難道他學說中文是為了點菜嗎?

 

我好像又開始囉嗦了,難道是年齡大了的原因嗎?這其實並不是我想要表達的重點。

之後,我們交流沒有障礙了,我們相愛了。家裡當然不會同意我和一個“怪物”混在一起,於是我們還很老套的私奔了。

媽媽,爸爸,對不起,我只是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已。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真是獅子,屬獅亞科獸人族,是獸人族首領的小兒子,王位的第二繼承人。

原來我的愛人是皇族!

「可是你為什麼淪落到這裡來了呢?」我窩在他懷裡,把他的尾巴拽到前面把玩。

「美珠,我是被逼的。」

齊天的目光變的兇狠起來。

「我同父異母的哥哥,雖然是王位的第一繼承人,但父親本並沒有打算立他為太子。比起哥哥,父親更加器重我,還將這個交給了我。」

齊天把脖子上一直掛著的東西取下來,放在我手心裡。那是一塊血紅色溫潤的石頭,只有半截拇指那麼大,在昏暗的房間裡發出幽亮的紅光。

「這是什麼?」我把它掛在自己脖子上,「真好看。」

「獸王石,王室世代相傳的寶物,繼承王位的象徵。父親有意立我為太子,可是這個意圖被我二娘,我那哥哥的生母知道了。她抓走了我母親,逼我退出王位的爭奪,這樣還不夠,她還把我趕到了人間界。」

「可是你哥哥不是沒有這塊石頭嗎?他即不了位的。」

「是,他們現在一定還以為獸王石在我父親那裡。等到哥哥即位的時候,他拿不出石頭,就是我出面的時候了。」

我突然覺得很不安,這麼說,齊天總有一天要離開我嗎?

不行,我不能讓他走,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他了。

之後,日子還是照舊過,對齊天的別離我也慢慢釋然了。

用一句很土的話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擁有過天底下最棒的丈夫,真的已經足夠了。

我希望那一天能來得晚一點,可再晚它終究還是來了。

 

那是一個極冷的冬日,雨滴中夾雜著雪花。我下班回來,看見齊天站在客廳中央,一個拖著白尾的男子單腿跪在他面前。

看見我進來,齊天面露難色,男子依然紋絲不動。

「美珠,你回來了。」

「二殿下,」男子開口了,「請跟隨屬下回去。」

「景天哥,你起來吧。」

「如果殿下堅持要和這等庸俗的人類待在人間界苟且偷生,屬下恕難從命。」

「你!」

齊天眉頭緊鎖,我知道他是因為聽到那男子說我“庸俗”而生氣。對於齊天對我的愛,我從不曾懷疑。

「二殿下,老首領已經駕崩,新帝即將即位。請您隨屬下回到獸人界,推翻太子殿下,拿回您應得的王位。」

「景天哥……」

「屬下自出生以來,就背負了輔佐殿下的職責。隨著新帝的即位,家父很快就會將大祭司之位傳予景天。而屬下有生之年,只願效佐殿下。」

我知道齊天開始動搖了,而我也不準備強求什麼。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們遲早有分離的一天。

我決定先開口,我不想讓我的愛人難做。

「既然這位白衣大哥都這麼說了,齊天你就回去吧。」

「美珠,要走一起走,我帶你一起走。」

「不要!」我固執的搖頭,「你即將成為帝王,將迎娶美麗的王后,生育純血統的後代,我跟著你去又有什麼用呢?」

「我不會迎娶其他人,我的王后就是你。」

「別傻了小獅子。」

這是我給他取的昵稱,每次我這麼叫他他都會妥協,我知道這次也不會例外。

「你走吧!要當一個好帝王!」

齊天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滿臉的不捨。

我主動擁抱他。

「走吧小獅子,別擔心我,我會過的很好,我發誓。」

「美珠,」我沒見過他哭,但這一刻他哽咽了,「等我回來。」

 

我的丈夫就這麼走了,從此再沒有回來。

我知道他應該是凶多吉少,因為他答應過我的事從來都會做到,一如我答應他的事也從來不會食言一樣。

於是我真的讓自己過的很好。

我去了一個小鄉村,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屋子,開了一家小飯館。

就在我準備開始過全新生活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我只有齊天一個男人,但我知道這不是他的孩子,因為他離開我已經有兩年多了,而醫生說這孩子才剛兩個月大。

難道,這是那塊神奇的石頭?

我放手時很灑脫,但我承認最初也是有私心的。

齊天要走,要即位,少不了那塊石頭。如果那塊石頭消失,他是不是就不會走了呢?

那塊石頭他給我之後我就一直掛在身上,齊天也沒找我要還過。我想把它藏起來,可是我覺得哪裡都不保險。想來想去,我把它吞了。

熱戀中的女人都是瘋狂的。我為了挽留我的愛人做出如此失去理智的舉動,可是齊天最終仍是走了,諷刺的是,還是我親手把他推走的。

齊天離開的時候,根本沒問我要那塊石頭,我也根本忘記了。他一早就打定了注意會回來接我,也許他一開始就知道我做了什麼,所以看我沒戴那塊石頭了也沒有問我。

可是這塊石頭現在居然在我體內生根發芽了!

齊天,這是你留給我的禮物嗎?

 

孩子出世了,我做母親了。

齊天,謝謝你,讓我當過妻子,現在又當上了母親。

並且一切都是那麼與眾不同。

我給孩子取名“允浩”,跟了我的姓,算是報答我父母對我的養育之恩。

對於這個孩子,我沒什麼要求,只希望他身體健康,過得幸福。

我很擔心某一日,小浩會突然長根尾巴出來嚇我一跳。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小浩居然能和平常人一樣普通,這真是奇跡。

不,應該說,我的兒子,與平常人相比更加優秀。

 

當小浩把小在帶到我面前時,我知道我抱孫子的夢想是徹底破滅了。

不過沒關係,我說過,小浩幸福就好。

而且,我對小在,有很熟悉的感覺。

他水藍色的眸子,一如三十多年前那個下著大雨的黃昏,那隻可憐的“流浪狗”看我的眼神,一樣純真。

 

 

=====================番外END====================

 

 

鄭美珠講完這個冗長的故事,對面的兩個人臉上都是難以消化的表情。他們族人那麼看重的聖物,居然以人類的身份在人間界生活了25年。

這簡直,太神奇了!

「我父親說過,獸王石是一塊從第一代大祭司火化後的屍體裡提取出來的血舍利,每一代的首領駕崩之前,都會由大祭司將他體內的奧義轉移到獸王石中封印起來,以保證我們的族人再次受到侵略的時候,有能力抗衡。

一代代首領,一次次轉移,沒有人知道獸王石中的奧義有多強大。所以它能在人類子宮裡發育成胚胎,並且以人類的形態生出來,都是能夠想像的。」

鄺子夜在給在中和鄭美珠分析,其實也是為了說服自己去相信。在中還是沒有消化下這個事實,木愣愣的問鄭美珠。

「阿姨,允浩就是獸王石?」

鄭美珠把三人面前的茶杯參滿:「不!小浩是我的兒子,他是我生的,他不是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

子夜抿一口茶,不緊不慢的說:「可他是獸王石變的。」

在中的表情慌亂起來:「夜,不管允浩是怎麼來的,體質有多特殊,他到底只是個人類啊。不然為什麼我待在他身邊那麼久,都不曾發現他就是我一直找尋的東西。」

「小在,你在害怕什麼?擔心我會對鄭允浩不利嗎?」

「不是,哥,我………」

在中窘迫難安,好在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解救了他。

鄭美珠接起電話。

「喂,是。……哦,領導你好……」

話筒“啪嗒”一下掉在地上,鄭美珠霎時間面無血色。在中隱隱約約感覺到什麼,捏住自己大腿上的肉。

「小,小在……剛才那人說,小浩他……出了車禍,生命垂危……」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