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昨晚就準備PO文了,結果酒(?)足飯飽之後再加上披著毯子暖烘烘的,電視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一睡睡到十點半起來= =|||,這冷颼颼的天氣真是好入眠~大家要穿暖一點可不要感冒了。

今天開始轉的文完結有一段時間了,《我家影帝有點兒萌》作者允然,這作者的文我不太熟悉只看過這一篇而已,剛搜尋也搜不到他其它的文,這篇在晉江也有連載,不過主角名不一樣,作者說原型這是照著允在寫的,只是後來正名為允浩、在中在茶樓裡連載。

這文看著看著很有不棄醬的風格,歡樂搞笑又溫馨,這作者也確實寫得不錯,很多的萌點,而且那萌點還是我們腫長大人,看了太多的腹黑攻換換口味看看呆萌攻也很身心愉快~

《我家影帝有點兒萌》那影帝就是允浩,允浩是標準的高富帥,只是有一張面癱臉,所以人人都以為他是個腹黑的人,只有跟他最親近的人才知道鄭影帝其實就一個萌物,而在中因為周遭的人都被鄭影帝迷的七葷八素的,所以立志要做鄭影帝的ANTI飯,既然要做就要做大,所以他毅然決然的留在鄭影帝居住的城市,好展開他的ANTI大業。這猿糞讓來的總是會來,某日在金小在工作的飯店就這麼讓他遇到了鄭影帝,於是ANTI大業就此展開了!!但是....腫麼這ANTI大業的道路愈走愈偏了捏?

 

===========================================

 

 

 

文案:

影帝應該是什麼樣子的?電視中的他們或風度翩翩,或溫文爾雅,或冷豔高貴或憂鬱深邃。金在中看著自家抱著長頸鹿抱枕一臉認真地看動畫片的鄭影帝,托著腮幫子想了半天也不明白,難道別人家的影帝私下裡也是這樣子的嗎?

 

鄭允浩 呆萌忠犬攻

金在中 可愛人妻受

 

 

 

 

 第一章

 

一場頒獎典禮結束,幾家歡喜幾家愁,想要知道最大贏家是誰嗎,只需要看誰周圍圍著的記者最多即可。「鄭允浩先生,請問您對繼金貓獎、金兔獎、金鹿獎、金熊貓獎、金羊駝獎、金倉鼠獎之後又摘得金豬獎影帝的桂冠有什麼感想?」

「金豬最可愛。」

「不好意思剛才線路有干擾我沒聽清楚,您說什麼?」

「我是說這部影片我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所以能得到金豬獎最佳男主角這一獎項我很開心。」

「那麼,您為什麼沒有參加金雞獎影帝的角逐呢?」

「因為那隻雞太醜了。」

「對不起風突然大了……」

「我剛才說的是我不是一個貪心的人,得到金豬獎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咦,剛才說了那麼多話嗎?好的,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大概是影迷們最關心的了,您目前有女朋友了嗎?」

「女朋友是神馬,能吃嗎?呃,我知道你沒聽清我是說我暫時不考慮個人問題。」

 

鄭允浩是一名演員,他的影迷“向日葵”們自豪地叫他影帝專業戶,是的,他今年26歲但是凡出手必摘影帝,得到的獎盃都夠組成一個動物園了。其實倒不是作者金手指,主要是他4歲就出道了,而且具備了各種受歡迎的條件:高,富,帥,面癱。前面三個還好說,可是對於一個演員來講面癱難道不是弊病嗎?這你就不瞭解了,鄭允浩他爸鄭熙年也是演員出身,不過只是跑龍套的那種,後來下海經商倒是做得風生水起。鄭允浩4歲時在他爸爸參演的電影中演黑幫老大的兒子,從此出道並且一舉成名,他的首次出演雖然只有3分鐘的戲份但是著實讓眾人驚豔,筆挺的小西裝,與生俱來的貴氣,一臉的冷漠薄情,眼風一掃,對著腳下跪著的叛徒甲說:殺。

導演驚嘆4歲的演技就能如此日後必定了不得。其實鄭允浩當時是因為在一邊等他爸演完回家等得睡著了,原本演黑幫小少爺的小演員因為表情太豐富被導演埋怨了一句就放聲大哭,哭聲驚醒了鄭允浩,那帶著一臉起床氣的表情瞬間讓導演如獲至寶,用兩根棒棒糖做補償把小演員送回了家,鄭允浩順利上位。後來鄭熙年問他兒子當時怎麼那麼乾脆就同意參演了呢,鄭允浩翻了個白眼,「開始我以為他們也會給我兩個棒棒糖,可是開拍之前導演伯伯告訴我說都被你吃掉了。」鄭熙年終於明白兒子演戲時那股殺氣的來源了,忘了說,那位出鏡沒多久便被拉出去斃了的叛徒甲就是鄭允浩的父親大人。

 

回到面癱的話題,其實鄭允浩不算面癱,就是表情沒別人那麼豐富而誇張,也許心裡面已經樂開花了但是顯現在表面也只是一個淡淡的笑而已。所以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就是有些冷,話不多,淡定,深沉。當今社會其實人人都有那麼點兒賤氣,人家越不愛理你倒越喜歡往上貼,這就決定了鄭允浩深受大眾喜愛的基礎。看看人家那清冷的氣質。看看人家那涼薄的個性。看看人家那寵辱不驚的表情。看看人家那黑幫大佬的氣場。

鄭允浩在演藝圈這麼多年演的角色要嘛是冷血殺手、冷血老大這類的大反派,要嘛是冷面員警、冷面醫生、冷面律師這類即使是正面但也暖和不到哪去的人物。倒不是他戲路太窄,主要是他實在是長了一張太過合適的臉,有的導演為了打破套路故意想扶持其他演員走此暗黑風格,結果觀眾就是不買帳,一粒又一粒票房毒藥就此誕生。於是導演們只好繼續投鉅資請來鄭影帝,人家觀眾就好這口兒,既然人家還沒有審美疲勞還樂意大把的門票錢花著,鄭影帝的演技又確實不錯,那麼何不樂享其成呢?至於鄭允浩,他倒是也很樂意演這種不用浪費表情的角色,何況演技如何也不只是一個表情就能概括的。

以上是我們所知道的外人眼中的鄭允浩,其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就是一隻呆萌攻啊,嗯,好吧,性向暫且不明,因為他至今沒有談過戀愛,但是呆萌屬性卻是實打實的。不相信的話請重讀第一段的採訪部分,是的所有記者沒聽清的部分就是他的真實想法。至於記者為什麼沒聽清,鄭允浩的金牌經紀人朴有天專門組織了干擾小分隊,工作就是在鄭影帝“口不擇言”時給予適當干擾,以維護其內斂、嚴肅、冷靜的面癱形象。

 

說到朴有天這個人,雖然是經紀人但絕非池中之物,長得清俊儒雅的翩翩佳郎樣,實則遊戲人間,男女不忌,一雙桃花眼不知迷死多少癡男怨女,可惜多年來卻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他比鄭允浩大兩歲,當年做化妝品生意發了家,然後拿出一部分錢開辦了自己的娛樂公司MS Entertainment。朴有天同學總結之所以開娛樂公司有以下3點原因:

1.他弟弟朴有煥喜歡看明星,但是追星太累不如收入囊中想哪會兒看哪會兒看。

2.自己的化妝品生意需要代言人,自產自銷很實惠。

3.他是個弟控,所以第1條理由已經足夠了,2和3都是湊數用的。。。

後來朴有煥有了足夠的能力當總裁,朴有天就退居二線當經紀人為弟弟保駕護航,朴有天之所以能成為金牌經紀人捧一個紅一個,不外乎三點——穩,准,狠。做事穩,看人准,搶人狠。

鄭影帝就是當年被朴有天從一個叫喜羊羊和灰太狼的娛樂公司挖過來的,當時鄭允浩的兩年合約期剛到,朴有天早就窺探已久,聞風而動,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噹哩個當之勢把鄭允浩約到了辦公室,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列出了足足兩大頁紙的理由說明繼續留在喜羊羊和灰太狼娛樂公司之不利之處,又列出了四頁紙說明跳槽MS Entertainment後的輝煌前景。他一邊說一邊偷眼看鄭允浩的表情,發現對方正襟危坐,目光略過他的臉緊盯在辦公桌上的一處,心裡暗忖:不妙啊,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意味著興趣不大啊。於是他咽了咽口水,小心地說:「內啥,鄭大影帝,你要是覺得不太滿意的話,我可以考慮把你在公司的股份再提3個百分點,除了我弟弟和我,你就是最大的股東了。」鄭允浩還是目視前方,連姿勢都沒換,甚至眼皮都沒抬一下。

朴有天心裡咯噔一下,有句話說的好啊,常在河邊走哪能不被石頭硌了腳趾頭?瞧瞧,這回可碰上了個硬石頭了,不,不是普通石頭,這都快趕上鑽石了有木有啊Σ(っ °Д °;)っ。沒辦法了,他一拍大腿,「要不鄭影帝您給個話吧,有什麼要求我儘量滿足。」只見鄭允浩終於將目光聚焦到朴大帥哥的臉上,然後向後靠向椅背,伸出食指指著前方,張開嘴,用嚴肅地仿佛是在談軍火生意的表情說了句讓朴有天終生難忘的話:「能把那隻小象送給我嗎?」

啥???朴有天順著鄭允浩的指尖看去,目光作勻速平移運動終於延伸到了他桌面擺著的一個小象玩偶,是自己有次看著可愛一時興起買來送給弟弟的,結果在弟弟一臉“你是傻瓜還是你當我是傻瓜”的表情中默默收了回來,順手擺在了桌上。朴有天此時懷疑自己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不然怎麼每個字都聽得懂可是就是不明白鄭允浩的意思呢?這話題的突然大轉彎著實讓他閃了下舌頭。過了好半天,他覺得自己也許,似乎,大概參透了點兒什麼。。。

「你,你,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把小象給你,你就和MS簽約是嗎?」朴有天壓抑著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的腳步,顫抖著手指指著那個忽閃著兩隻大耳朵的小象玩偶,見鄭允浩鄭重地點了點頭,他瞬間有種喜極而泣又想揍人的複雜感。「沒問題,你想要多少這樣的小象都沒問題。」朴有天大手一揮似乎又找回了一些豪氣。只見鄭允浩表情變化雖然不大,但是兩隻丹鳳眼中明顯閃著光,「一個就夠了,謝謝你。」他歪著頭看朴有天,接過小象又特別真誠地對他說了句「謝謝」,朴有天覺得自己快被那明媚的面癱臉閃瞎了,傳說中酷帥狂霸拽的鄭影帝此刻正溫柔地看著手中毛茸茸的小象,慢著,那飄在腦袋周圍的不明物體,難,難不成是桃心嗎?

鄭允浩把合約書簽好帶著小象樂顛顛地走了,離別握手時對朴有天說:「你真是個好人,我之前的老闆說什麼也不肯把他的懶羊羊抱枕送給我。」目送鄭允浩的車直至影子都見不到了,朴有天才覺得自己在夢中醒來了,看著鏡子中自己張著嘴的一臉癡呆樣,他默默地比了個中指,演員台上一面台下一面不是司空見慣了嗎,只是沒想到鄭允浩的台下居然是這樣的一面。今天雖然自己的三觀被毀成了渣渣,但好歹他有了巨大收穫,他摸了摸下巴,嗯,看來以後如果想賄賂鄭允浩的話要換個方法了。

經過這麼一個大烏龍,朴大經紀人用一隻小象玩偶俘獲了鄭影帝的心(米:表這樣說啊,我可不是他家的受    (︶︿︶)=凸)當然了,他所承諾的那些利益還是要履行的,「咱可是一言既出四隻草泥馬都難追的君子啊」朴有天大力拍了拍自己的不那麼厚實的胸脯,咳咳,貌似拍重了。咳咳咳咳。

 

就這樣朴有天順利將鄭允浩招致麾下,在日後越來越多的相處中,他深深地認識到了這位面癱影帝的實質,一邊想盡辦法維護其在影迷心中的形象,一邊咬著小手絹默默地罵一句:尼瑪,你們這幫小姑娘小媳婦小老太太們喜歡他神馬呀,他那些表面都是騙人的騙人的,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朴有天罵歸罵其實還是很欣賞鄭允浩這個人的,為人正派卻不恪守成規,才華橫溢卻不恃才放曠,有修養懂禮貌,見到掃地大媽都會揮揮手打個招呼,雖然面無表情但大媽已經激動地無法言語了,總之全公司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的女性生物甚至某些男性生物都將鄭影帝奉為男神。既然是神,那便是誰都不能染指的,大家都是懷著崇敬又欣賞的心情默默瞻仰著鄭影帝的風姿,卻無人敢動那個心思把他歸為己有。

朴有天在跟鄭允浩相當熟識了以後曾經打趣地問過他:「允浩,咱公司美女帥哥那麼多,有個看上眼的沒?你不好意思哥哥可以幫你牽線哦~」

「沒有。」

果然跟想像中的一樣,朴有天心中暗忖。

「允浩啊,哥知道你現在事業為重沒有找女朋友,但是身為男人又是高富帥怎麼能沒個美女在身邊呢?漫漫長夜幾多寂寞啊。」

朴有天靠上身後的沙發,翹著二郎腿,笑得一臉玩世不恭。

「我不寂寞,晚上睡覺有好多玩具陪著我。」

想到鄭允浩那一床形態各異的萌物,朴有天一臉黑線。公司的女人們專門為鄭允浩建了一個群名曰“男神後援團”,每天閒暇時就在上面聊些公司八卦,但更多的是關於鄭允浩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天天被那麼多女人矚目,鄭影帝的本質暴露便是早晚的事了。當她們發現鄭允浩不光是個萌控,本身還是一隻大萌物時所有人都斯巴達了,各種可愛的小物件小飾品小玩偶紛至遝來,甚至有人把個還不會走的奶娃娃送到了鄭允浩的面前求撫摸。小禮物被鄭允浩眼中閃著小星星照單全收,附送嘴角略帶弧度的笑容一個,奶娃娃他小心地摸了一下那肉肉的小手,又摸了一下,再摸一下,然後萬分不捨地送回了母親懷裡。

「玩具怎麼能跟人比呢?我說允浩啊,你從小就沒喜歡過哪個女孩子嗎?」朴有天有些懷疑鄭允浩真的是個外星生物了。

鄭允浩不語了,當朴有天以為他正在努力思考什麼叫喜歡並做好準備想給他指點迷津時,他淡淡吐出一句:「喜歡過一個,可是應該不是女孩子。」

「臥槽!」

朴有天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這小子不說則已,一來就是個勁爆的啊!心中八卦的小火苗頓時蹭蹭地往上撩。

他賊兮兮地瞅瞅周圍,還不放心地跑去鎖上了辦公室的門,然後立馬竄回鄭允浩身邊。

「一直以為你小子不食人間煙火,沒想到還有這等秘密,快快如實招來!」

鄭允浩轉過頭,看著朴有天那從來沒有過的求知若渴的表情,勾了勾嘴角,「無可奉告。」

鄭允浩的初戀是個秘密,其實也不能說是秘密,因為沒人正經問過他,那麼自然就沒人知道了。娛樂圈的人理所當然地覺得一個影帝怎麼可能沒幾個紅顏知己,他只是在保密而已,身邊熟悉他的人則認為他壓根沒有那根叫做戀愛的神經。所以,朴大帥哥又一次瞎貓碰上了死耗子,可喜可賀~\(≧▽≦)/~

 

沒錯,鄭允浩略面癱,在感情上也是一副不開竅的樣子,出道多年沒有任何男男女女的花邊新聞,往好了說是潔身自好,往壞了說那就是性冷感,甚至有小報暗諷鄭影帝有一些隱疾但是很快被強大的向日葵軍團批得體無完膚關門大吉。對這些鄭允浩都是不加理會的,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但是,事實上我們貌似榆木疙瘩的鄭影帝確實是喜歡過一個人,或者說一直喜歡一個人。

鄭影帝和他的小初戀邂逅在他7歲的那一年。那年春天,學校要求各班組織春遊踏青活動,鄭允浩的班主任聽聞他們所在的B市郊區有一個薰衣草莊園,大片的薰衣草連綿不絕,薰衣草的花語是什麼?是等待愛情啊。剛剛入職的還對愛情抱有憧憬的大齡未婚女青年頓時少女情懷爆發,閃著兩隻桃心眼,昂首闊步領著25個小毛頭浩浩蕩蕩挺進那個叫做草明村的小村落。

到了草明村,從來沒見過農村啥樣子的小班一下子見到各種不是被大卸八塊、不是掛在超市架子上、不是香噴噴躺在盤子裡,而是會走會跳會撒歡的活的雞鴨鵝馬牛羊激動地快哭了。

「呀呀,是小毛驢呀,是我有一頭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牠去趕集的小毛驢呀!」

「呀呀,還有馬啊,原來馬鞍子不是長在馬身上的啊!」

「呀呀,羊便便是這個樣子的呀!」

「呀呀,那邊有兩隻狗在XXOO啊!」

。 。 。 。 。 。

鄭允浩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至此,小班自開學以來努力搭建的淑女形象全部倒塌,碎得跟芝麻粒似的。女漢子果然還是女漢子,只見她扔下一句「允浩班長要管理好同學們哦」就撒丫子跑走去攆鴨子玩了。

是的,我們的鄭影帝從小學一年級起就當班長了,原因嘛,沒的說,當然是歸功於那張看起來嚴肅又可靠的小臉了~當小班蹲在他跟前問他願不願意當班長時,他歪著腦袋想了想,問:「班長坐校車時是不是應該坐在最前面呢?」小班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還是溫柔地摸摸他的頭回答他「當然啦,班長要坐在最前面照看小朋友們呀。」鄭允浩一聽開心了,當場點頭同意,坐在最前面看電視裡放的寵物小精靈就更清楚了喲。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吧,總之鄭允浩當上了一年3班的班長,班長需要幹些什麼呢?他其實一點也不懂。除了看車載電視時坐在最前面以外他也沒發現班長與普通同學有什麼區別,畢竟是一年級的小孩子也沒什麼工作要做,所以他覺得自己佔了個大便宜還樂得清閒。

所以說時至今日,鄭允浩小朋友第一次要起到班長作用了,可是他看著小班遠去的背影,嚶嚶,我也想去追小雞追小鴨追大白鵝啊,還想去看撅著屁股吃草的小兔子呢。但是,鄭影帝從小就是個有責任心的好孩子,怎麼能為了幾隻小動物就扔下同學們呢?把大家帶到薰衣草莊園以後再去追也可以嘛。<( ̄︶ ̄)>

鄭允浩把同學們集合在一起宣佈要向莊園進軍。

「可系,可系我們不認系路呀,枕麼去呀?」小胖子牛牛大著舌頭問。

是呀,鄭允浩撓撓頭,不認識路大家會走丟的。

「好吧,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找路。」

鄭允浩把大家帶到一棵大榕樹下,樹蔭正好擋住了所有的小朋友。他想從路邊撿塊磚頭,沿著樹蔭畫個大大大大的圈,可是磚頭哪裡有粉筆好用,根本畫不出明顯的痕跡。

鄭允浩小朋友好苦惱,他舔舔手指頭學著一休哥的樣子在腦袋上面畫圈圈,突然靈光一現,號召大家把所有大大小小的零食都拿出來,圍著大樹正好擺了一圈。擺完後,鄭允浩站起來揉揉有點兒酸的腰和手臂,「你們不要出這個圈圈喲,媽媽說出來會被妖怪抓走的,一定要乖乖等我回來哦。」小朋友們都很聽話地點點頭,多好的班長呀,把我們留在這裡休息自己去問路。

 

此時是上午,又是農忙的時節,農民們大都下地幹活沒有回來,周圍沒有大人可以問路,鄭允浩只好發動自己的第六感來幫忙。只見他閉上眼睛,伸出一條胳膊指著前方,然後原地轉圈圈,覺得差不多的時候睜開眼睛,然後按手指的方向朝前走。這個方法是鄭允浩從他媽媽那裡學來的,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那是他母親大人自創的,除了誤打誤撞的第一次之外,成功率為零。

鄭允浩如法炮製的結果是分別走到了雞窩、馬棚、豬圈甚至公共廁所,皺著眉頭想了半天,他終於發現這個方法似乎不那麼可靠了。頂著大太陽走了好半天,他累了,餓了,還有點兒渴,不覺有些灰心喪氣,雖然沒找到路有些丟臉但還是想回到小夥伴們身邊去,至少還有零食可以果腹不是嗎。可是有句話說的好啊,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迷其道路。咦?貌似有什麼亂入了。。總之簡單來說就是,鄭允浩迷路了。

 

 

 

 

 

 

第二章

 

人都說越身處困境中越能發現自己的潛能,這話真是沒錯,我們的鄭影帝就是在那時發現了自己與生俱來的迷路潛能O(╯□╰)o。這個潛能後來讓朴有天著實苦惱了很久,一開始他還沒太在意,覺得一個成年人路癡能癡到哪去,還能走丟了不成?可是當鄭允浩第三次被員警叔叔送回公司時他森森地覺得問題似乎比想像的要嚴重很多。笑話,誰家影帝天天跟個弱智兒童似的要員警叔叔領回家啊?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好吧。所幸那位員警叔叔實際上是位退了休的員警爺爺,不太認識娛樂圈的人物,每次去領退休金都能碰上鄭影帝一臉迷茫地瞎轉悠,就順手送回了目的地。張大爺摸摸鬍子,哎,這小夥子長得真俊啊,可惜是個傻子。

當朴有天聽到張大爺給鄭允浩下的結論時,他表情怪異到一張帥臉都有點兒扭曲了,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行。張大爺沒注意到他的表情,只管繼續教育著:「這是你弟弟吧,既然腦子不太好,可不能讓他自己到處亂跑啊,被車撞到可怎麼辦?」「還有啊」他稍微湊近了一些,小聲對朴有天說,「我聽我的徒孫們,就是在任的小員警們說,現在不僅是小姑娘,好多長的好看的男孩子也容易成為犯罪分子的目標,尤其是智商有問題的就更容易下手了。你弟弟長得這麼俊,可別被壞人盯上拉走去做那什麼MA還是MB 還是MBA的啊。」

朴有天忍笑忍得臉都憋紅了,他將好哥哥的形象做到底,保證自己一定保護好鄭允浩,謝過了張大爺,又親自送出了公司大門口,然後他扭頭風一樣衝回了辦公室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據說當天整個公司的人,上到總裁弟弟朴有煥,下到清掃的阿姨,連看門的保安小哥們都聽到了朴大經紀人震聾發聵的笑聲。

 

朴有天笑得快岔氣了終於捂著肚子停了下來,卻還一顫一顫地抖著肩膀。他指著被他嚇成 (⊙_⊙)的鄭影帝,「堂堂影帝被當成是智障兒童了哈哈哈哈,還怕你被抓去當牛郎啊哈哈哈哈,你這183的身高還一身腱子肉,想壓你的人心靈得多強大啊哈哈哈哈。」

笑歸笑,張大爺的話朴有天還是真入了耳了。

確實,現在社會不安定,受害者已經早就不局限於年輕妹子了,漢子們有時候也同樣難逃魔掌。這不前些天微博上還說一個70多歲的大爺被XXOO了嗎。他打量了一圈鄭允浩,雖然心裡很不甘,但還是不得不承認鄭允浩確實有奪人目光的資本。

年輕帥氣,氣質乾淨,身材好得沒話說,單看那張臉就得讓不少人垂涎三尺。雖說身材擺在那裡,但是現在強受也是一大熱門啊,何況鄭允浩冷酷的外表下可是一顆幼齒的心啊。朴有天越想越覺得後怕,萬一哪天一個猥瑣大叔拿出個萌物出來,鄭允浩絕壁是會主動跟著走的啊,尼瑪連迷藥都省了。

朴有天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他苦著一張臉,「拜託我親愛的鄭影帝,你下回可別隨隨便便走丟了,不然搞不好我真得去神馬不夜城解救你啦!」

坐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鄭影帝很委屈,「我不是隨隨便便走丟的。」

「那你給我一個reasonable(合理)的理由。」朴有天往豪華老闆椅上一坐,等著他的說辭。

「我看到一個小男孩背著個史努比的書包在前面走,我想走近點兒看清是什麼樣子的,結果跟著跟著就把小孩兒跟丟了,然後周圍我就不認識了。」

「呃。。。您這麼大一隻,跟在人家小朋友後面,人家一定是把你當成怪叔叔被嚇跑的啦,幸好沒有報警來抓你哦。那上一次呢?」

「上一次路邊有一隻很可愛的小薩摩,我走過去跟牠玩,剛摸了一下,牠旁邊的金毛就衝了過來,金毛其實也很漂亮啦,就是好凶啊。我被追了兩條街,然後就走丟了┭┭﹏┭┭」

「那隻金毛肯定是薩摩的小男盆友唄,你調戲人家女朋友,人家當然要追著你咬咯~」朴有天有些幸災樂禍。

「薩摩是男孩子哦,有小丁丁的我看見了。」鄭允浩說完還怕朴有天不相信似的使勁點點頭。

「這樣啊」,朴有天摸摸下巴,「那麼那隻母金毛還蠻彪悍的嘞,弱夫悍妻嗎?」

「金毛也有小丁丁!」

我嘞個去!朴有天無奈了,瞧瞧您這運氣吧,碰到隻狗都是搞基的。

「好吧,那……上上次呢?」

朴有天已經不指望鄭允浩能給出什麼像樣的理由了,他覺得自己這麼問就足夠腦殘了。

「上上次我看到天上飄著一個Hello Kitty的氫氣球,就一直跟著它走,然後它纏在一棵大樹上了,再然後,我也撞在樹幹上了。。。。」

「鄭大影帝您知道您的臉有多貴嗎,居然往樹上撞!拜託睜開您傾倒眾生、冷酷魅惑的丹鳳眼好好看路啊,想要氫氣球我給你買啊。。。。」

朴有天感到了一股徹頭徹尾的無力感,比起一個影帝被萌物拐跑,被狗追,跟著個氣球走,還是路癡更容易接受吧哎。

看著朴有天一臉大便樣地嘆氣,鄭允浩也有些於心不忍,瞧瞧把人家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金牌經紀人愁成啥樣了嘖嘖~終歸是自己的錯,鄭允浩沒好意思伸手,只能用意念在頭上畫圈圈,過了一會兒,他眼睛一亮,拍拍朴有天的肩膀,「要不你給我買條導盲犬吧?」

砰!一擊即中!朴有天直接仰倒,knock out!

看到躺在地上就差口吐白沫了的朴大經紀人,鄭允浩焦急地趴在他身邊,小心地推了推他,「朴有天朴有天你還好嗎,你剛剛答應給我買氫氣球的哦,我要皮卡丘的~」

 

後來,朴有天針對迷路問題提出了三大政策,並要求鄭影帝記在小本本上,每天背誦一遍:

1. 當他們一起出席一些正式場合時,鄭允浩必須保持在以朴有天為圓心,兩米為半徑的區域內活動,去衛生間要提前打招呼,朴有天管接管送。

2. 若鄭允浩獨自於公共場所走失,且被群眾發現,則必須立馬做深沉等人狀,同時打開墨鏡、手機、手錶、領帶夾中的任意一個定位器,發佈信號,然後電話聯繫朴有天或救場小分隊成員,原地等待救援。

3. 若以上兩條都沒能成功(雖然朴有天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請致電13911241241找退休民警張大爺。(後八位很好記,就是“你你,二死你二死你”)

切記:不可以和陌生人說話,不可以吃任何陌生人給的東西,不可以跟任何陌生人走,不論他們拿來做誘餌的東西有多麼可愛!

(鄭:皮卡丘也不行嗎? 米:不行!皮的不行,金的銀的銅的鐵的鑽石的也不行! 鄭: -_-!)

 

好吧,長大後的鄭影帝有朴大經紀人去操心,暫且不提,我們回頭去看看7歲的鄭允浩。那時的他沒有GPS定位,沒有手機可以求救,沒有全能經紀人跟隨左右,沒有救場小分隊保駕護航,也沒有熱心的張大爺李大爺趙大爺將他領回家。7歲的他孤零零的一個人,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雖然沒有什麼兇猛野獸,但是雜草叢生的周圍還是充滿了各種不確定的因素。他實在是走不動了,也不知道到底該往哪裡走,只好在路邊的一塊還算平整的大石頭上坐下來。默默地望著空無一人的鄉間小路,只有幾隻麻雀爭搶著路上掉落的穀粒。幾道深深淺淺的車轍伸向遠處,偶爾起一陣風,帶起一層沙土,明明沒有被眯眼,可是,他卻有一點點想哭了。

鼓著一張小臉,委屈地癟著嘴,眼眶紅紅的,臉上的汗水因為被小髒手抹了幾下而顯出幾綹黑道子,這就是金在中對鄭允浩的第一印象。那麼鄭允浩對金在中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樣的呢?是一顆大頭,確切地說,是一顆圓圓的、可愛的、搖搖晃晃的大頭。

當時鄭允浩正陷入有生以來最大的危機之中,孤助無援的他努力地隱忍著,不讓自己流下金豆豆。爸爸說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忽然他發現小路的盡頭有一個小黑點在由遠及近地向他的方向移動,走近一些發現似乎是一個小孩子,手上還挎著個小竹籃,還沒看清模樣呢就聽啪嘰一聲,小孩兒摔倒了。鄭允浩趕快跑過去扶起小孩兒。小孩兒大概3歲多的樣子,身子小小的,站起來個子也才到鄭允浩的大腿,腦袋倒是比平常孩子大了一些。鄭允浩蹲下身,仔細查看小孩兒的腿,還好沒有流血。他拍拍小孩兒身上的土,又揉揉小孩兒的膝蓋,「摔疼了嗎?」小孩兒很乖,摔倒了也沒有哭,搖搖頭,揚起小臉看向鄭允浩。一刹那,鄭允浩像被雷劈了似的僵在當場。

這,這,這不是天使嗎?

鄭允浩曾經在他爸爸的一本精裝本大畫冊中看到過一張天使的畫,那個天使眼睛大大的,皮膚白白的,嘴巴小小的,可愛又漂亮。再看眼前的小孩兒,白嫩嫩的皮膚吹彈可破的樣子,一雙大大的眼睛亮晶晶水汪汪的,睫毛又長又密忽閃忽閃的帶著風呢,秀氣的小鼻子下面一張紅紅的肉肉的小嘴,簡直比天使還好看呐,呃,就是頭似乎大了一點點,可是大得好可愛腫麼辦。

鄭允浩納悶了,農村的孩子不是應該皮膚黑黑的粗粗的,頭髮黃黃的,長著一臉小雀斑,嘴邊帶著各種剛吃過的食物的殘渣,一咧嘴笑還露出一嘴玉米豆豆似的小牙嗎?動畫片裡面都是這麼畫的啊。

 

在鄭允浩怔怔地盯著人家孩子發花癡的時候,小孩兒也歪著頭,咬著一根手指頭,黑亮亮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他。等鄭允浩終於回過神來發現小孩兒的目光時,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臉上怎麼好像燙燙的呢。他錯開目光,微微低下頭,卻還是忍不住偷偷又瞄了兩眼。這時,只見小孩兒終於有了動作,他突然伸出兩隻小手,擺正鄭允浩的臉,在鄭允浩的一臉詫異中,用肉肉的手指頭戳了一下他的臉頰,「哥哥你是個豆包嗎?」

原諒我們的小受受一出場就說了句這麼無厘頭的話吧,畢竟他才三歲多,在三歲多的孩子們心中,食物永遠是排在第一順位的。何況當時的鄭允浩也只是小正太一枚,現在向日葵們口中的什麼鬼斧神工的五官啦,漂亮犀利的丹鳳眼啦,鑽石般的下巴線條啦,漂亮修長的手啦,不輸模特的九頭身身材啦等等等等,可還全都躺在繈褓中呢。7歲的鄭允浩還沒有顯現出傲人的身高,虎頭虎腦的,五官端正但並沒有長開,粉嫩嫩的臉上還帶著嬰兒肥,一左一右貼在兩邊的臉頰上,肉嘟嘟的,確實和小豆包有異曲同工之處。而且他還有一個很要命的習慣,就是愛鼓腮幫子,每當這個時候激萌指數就乘火箭直線上升。若不是他自小就有面癱潛質,總是板著小臉,看起來一副生人勿擾的樣子,不知道有多少怪叔叔怪阿姨們想要搶著蹂躪一番呢。

哥哥你是個豆包嗎?小天使的一句話讓鄭允浩囧立當場,眉毛變成了八點二十,臉上也第一次出現了嘴角抽搐、哭笑不得的表情。雖然表面上沒那麼明顯,但是鄭允浩心裡可謂是波瀾壯闊白浪滔天啊。

小天使跟我說話了耶,聲音好好聽啊,軟軟的糯糯的,那聲哥哥叫得全身206塊骨頭都酥掉了啦~可是小天使的意思是說我長得像個豆包嗎?像也不要緊,問題是他(她)會不會不喜歡豆包啊?如果不喜歡可腫麼辦?會被小天使討厭嗎?嚶嚶,更想哭了腫麼辦~~~~~

(我在這裡使用他(她)是因為雖然我們都知道小天使是藍孩紙,可是鄭允浩不知道啊,或者說他壓根沒關注到性別問題,他已經完全被小天使的豔光閃瞎眼了╮(╯_╰)╭)

 

鄭允浩的心理變化小孩兒是一點兒也不知曉的,他只知道眼前這個哥哥的臉肉肉的,粉粉的,好可愛,看著就手感超好的樣子呢。小孩兒的媽媽是賣豆包的,他每天看著一鍋又一鍋白白胖胖的大豆包出鍋,心裡癢癢的卻不能戳,媽媽說戳破了會露餡,露餡可就賣不出去了哦。小孩兒只能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戳幾下,要提前把手洗乾淨,可不能留下髒手印。而且還不敢太使勁,萬一戳漏了就只能自己把它吃掉來銷毀罪證,這麼吃了兩回的小孩兒表示壓力山大,這麼大的豆包會撐死小盆友的!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小孩兒一直處於欲求不滿的狀態。今天居然遇見了一個活的豆包,那麼溫柔地跟他講話,幫他揉膝蓋,還那麼乖,於是他二話沒說就伸出小爪子,吃了未來影帝的豆腐。可是戳了一下還覺得不過癮,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盯著腳尖,十隻手指頭絞在一起,咬著下嘴唇猶豫了半天,小心翼翼地說:「哥哥你好可愛,我能不能再戳一下?」

哥哥哥哥可愛?????小天使誇我可愛!!!!!鄭允浩覺得自己瞬間就起死回生了,各種數值回到滿格的狀態,嚶嚶,果然天使是來拯救世人的麼。罒ω罒

他心花怒放,保持蹲著的姿勢往小孩兒身邊又挪了挪,用胳膊輕輕攬著小孩兒香香軟軟的小身軀,獻祭似的將臉湊過去,「給,隨便戳~」

哇哦,小孩兒歡呼一聲,激動地都不知道伸哪隻手才好了,就跟餓了好幾天的人突然看到一桌子滿漢全席,一時間不知道從哪裡下嘴是一個道理。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小孩兒張牙舞爪了半天,最後索性兩隻小手一起上,在鄭允浩的臉上這捏捏那揉揉,玩得不亦樂乎。而被揉的那位呢,被人家當作個豆包還眯著眼美得冒泡泡呢。末了小孩兒似乎終於玩夠了,戀戀不捨地將手收了回來,可是大眼睛咕嚕咕嚕一轉,收回的瞬間卻踮起小腳,對著鄭允浩的左臉啊嗚咬了一口。

鄭允浩一時愣住了,他摸摸臉上淺淺的牙印,看著小孩兒奸計得逞後把手背在身後裝無辜的表情,和笑得彎彎的眼睛,忽然覺得心裡滿滿的,從心底湧上了一股陌生的情緒。他不懂那種情緒是什麼,只知道自己對小孩兒一丁點兒抵抗能力也沒有。他縱容著小孩兒一點一點的靠近,對於小孩兒的自來熟甚至有些放肆的親昵,鄭允浩是打心眼裡歡喜的。

小孩兒看他又不說話了,以為他生氣了,有點兒著急地問:「哥哥你枕麼不說話了?是我咬疼你了嗎?」鄭允浩剛要下意識地搖搖頭,想了一想,卻點了點頭,指了指那都快消失了的兩排小牙印,鬼使神差地說了句:「親親就不疼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