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彩票中獎這事得從頭說起。

金爸爸是個老彩民了,受他爹影響,從5歲起就開始買彩票,而且是最經典的7位數的體育彩票,每週買10注是雷打不動的。他每週五晚上八點都端著個小馬紮準時坐在電視前,等著看開獎,並且認認真真地記下每期的中獎號碼。他爹年輕時就喜歡買彩票,可惜買了10年卻只中了兩塊錢,於是心灰意冷洗手不幹了。經過多年的潛心鑽研,他終於打破了他爹的記錄——買了11年卻無一命中!他爹摸著他的頭,「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真是金家代有衰人出,一代更比一代衰啊。」金爸爸甩甩頭不理會他爹的冷嘲熱諷,繼續自己的偉大事業。就這樣買啊買啊,從兒童買到少年,從少年買到青年,從青年買到當了爹,卻依然一點兒回頭錢也沒見到。

鄭允浩他們去春遊那天,恰逢金爸爸固定的買彩票的日子。他送走了一群小毛頭,看太陽已經西斜便放棄了再去田裡勞作的想法,到村口買彩票去了。誰知他前一天研究好的號碼仔細一看卻是只抄了九組,剩下一組忘了寫。他想回家去拿,賣彩票的李大爺卻哈哈一笑說:「金子就差一組了你就隨便寫一個唄,反正你每回費勁巴拉研究出來的也都中不了。」金爸爸雖然聽慣了這樣的話但心裡還是有些不快,一賭氣寫了個“1234567”,拿上彩票扔下錢就回家了。

剛走到大門口就聽到他家兒子響亮的哭聲,「嗚嗚嗚~~~~~~~」

他心裡一驚,自己的寶貝兒子整天笑呵呵的人見人愛,何時哭得這麼厲害過?金爸爸趕緊三步併作兩步跑進屋,摸摸兒子的大頭問:「兒子不哭啊,怎麼了?誰欺負你了?」誰知金在中抬頭一見是他,哭得更凶了,連旁邊坐著的妻子也對他橫眉冷目,金爸爸徹底懵了,他做錯啥了咩?

「嗚嗚,豆包不見了,媽媽說是你弄丟的。嗚嗚,都怪你,把豆包還給我~~」

「豆包?我啥時候弄丟你的豆包了呀?明明是你拿走了我的一個豆包,給了那個迷路的小子嘛。不說我還忘了,」金爸爸把臉扭向了金媽媽,「孩兒他媽,你走的時候怎麼還把籃子提走了呀,我僅剩的午飯還在裡面呢,害得我一直餓到現在。」

「豆包就是迷路的豆包哥哥,嗚嗚,爸爸你把豆包哥哥還給我~~」金在中一聽他爸爸不光不認錯還埋怨他和他媽媽,哭得更委屈了。

一邊的金媽媽也開口了,「哼,我是故意把籃子拿走的,誰讓你不讓我看漂亮小孩兒的,誰讓你非要把花花和那個可愛的孩子分開的。花花說的豆包哥哥就是你說的那個迷路的小子,花花醒了不見他,一直哭到現在,心疼死我了。那孩子呢,哪兒去了?」

金爸爸苦著臉,「那孩子是跟班裡來春遊的,當然是送回去了啊,我總不能帶回來吧,不過我跟他說有空來咱們家玩。」

「虧你還知道這個,恕你無罪吧。」金媽媽的臉色緩和了不少,金在中也哭得沒那麼凶了。「對了那孩子叫啥?還有你沒筆沒紙怎麼把咱家地址寫給他的?」金媽媽一邊拿熱毛巾給兒子擦哭花了的小臉,一邊順口問了一句,誰知這話問完半天沒聽到回話。

她有些不耐煩地回頭看向金爸爸,只見他大張著嘴,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呃,我忘告訴他地址了。。。」

「哇~~~~~」金在中又淚奔了,兩隻大眼睛都可以跟泉眼媲美了,這臉算是白擦了。

金媽媽氣的把毛巾摔到金爸爸身上,一連冒出了三個成語「大膽愚民,罪無可赦,餓著吧你。」然後抱著兒子到裡屋慢慢哄去了。

金爸爸好委屈,「不就是一個小小子嘛,至於嗎?」

「哇~~~~~~~~~~~~」

「刁民收聲!」

。。。。。。

 

一連好幾天,兒子和媽媽同仇敵愾一直對外,見了金爸爸就把臉一扭,「哼~」

「哼哼哼」,金爸爸控訴,「你們當自己是豬嗎,說話只會用哼哼?」

金媽媽瞟他一眼,「我們怕說別的你聽不懂!」

金爸爸想了半天,咦?自己是不是被罵了?

就這樣被冷落了好幾天,金爸爸雖然心裡有那麼點兒不服氣,老婆孩子為了個陌生的小孩跟自己冷戰,但到底還是自己理虧,於是各種賠笑臉,每天幫金媽媽和麵、做豆餡、蒸豆包,還專門蒸了一個又軟又糯的巨型豆包給兒子賠禮道歉。金媽媽看在丈夫那麼殷勤的份兒上也算是原諒他了,而金在中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抱著巨型豆包親親蹭蹭的玩得不亦樂乎。那不快的一頁就算是翻過去了。(鄭允浩:我就這麼被個豆包取代了???!!!)

 

就在金爸爸從刁民身份回歸良民的轉天,新一期彩票要開獎了,他照例端著小板凳守在電視機旁等著主持人念中獎號碼。

「1」

「2」

「3」

「4」

「5」

「6」

「7」

念完了主持人自己也目瞪口呆了,又仔細看了一遍,確認無誤後在心裡默默地罵了一句:尼瑪這奇葩號,得什麼樣的奇葩人才會選啊!

你別說,這奇葩人還真有。金爸爸盯著電視螢幕同樣目瞪口呆。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啊!!!金爸爸心裡各種神獸上躥下跳。

「孩兒,,,孩兒他媽。。。出事了。。。出大事了!」金爸爸拿著彩票的手都顫巍巍的。

金媽媽從廚房裡面探出個頭來,「啥大事啊,不就是又沒中獎嘛,矮油我早就習慣了~」

「中,,,中了!」

「中啥了?你中風了啊?

「中中中中獎了!」

「兩塊還是五塊啊?」

「五,,,五,,,五。。。。」

「五塊啊,那明天給花花買根奶油冰棍吃。」

「啥五塊啊,五五五五百萬!媳婦兒我們中大獎了!五百萬的大獎!」

金媽媽把手上的麵粉洗乾淨了,往圍裙上簡單抹了抹,將信將疑地跑出來。等她看見自家彩票上面最後一注的數位,再看看電視螢幕上的閃亮亮的中獎號碼,說了句「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然後就兩眼一閉直接暈了過去。

 

本來中個500萬大獎也不是什麼史無前例的事情,但是因為此次的中獎號碼太過史無前例,氣倒了無數鑽研彩票多年的老“票友”,而且中獎的還是個普通農民,因此CCGV電視臺“高手在民間”欄目專門在新一期節目中請來了金爸爸當嘉賓,與他探討中獎秘訣。金爸爸哪有啥秘訣啊,還不是當初和李老頭鬥氣才買的這麼個數。可是導演告訴他一定要讓節目有懸念,有玄機,有看點,這樣才能提高收視率嘛。金爸爸無奈,有玄機嗎?好吧。於是他對著衝他拍攝的那台攝像機,一挑眉,一呲牙,「天機不可洩露~」

這下好了,節目的收視率是上去了,金爸爸的麻煩可來了。

他中了大獎又上了電視,風風光光回村本是好事一樁,可是問題就出在他那句「天機不可洩露」。就因為這句話,人家都以為他真有什麼不得了的方法,每天都有好多人慕名而來,各種請教。金家不勝其煩,後來村長來找他談話,說天天一堆陌生人進村,影響了村子的治安,讓他趕緊想辦法解決。

 

這天金爸爸正在苦思冥想怎麼對付那群人,鄰居王哥敲門進來了。

「金子來找你一趟太不容易了,你家大門都被外面來的人堵死了,我跳牆頭進來的呢。」

金爸爸敲著腦袋,「是啊,我正在想辦法呢啊。」

王大哥嘆了口氣,「金子,我和你嫂子也替你想了好幾天,要不你搬家吧。」

「搬家???」

「對,你中了大獎又上了電視,知道的人多了難免不會有眼紅的。現在還是一群人想問你法子,可是難保有誰就直接盯上你家的錢了呢,我看最近總有長得凶巴巴的大塊頭在你家門口轉悠。回來告訴你媳婦還有大頭都小心點兒,太高調了最容易招黑了知道不。我可看報紙上登過,好些一夜暴富的後來老婆孩子都被搶劫啊綁票啊神馬的,可嚇人了。哥哥可不是嚇唬你啊,要是出了事可就晚了。」

金爸爸聽了眉毛皺成了個川字,王大哥這人實誠,跟他從小就認識,一直拿他當親弟弟看待,這一番話也必定是從他的角度考慮,斟酌了許久才來跟他說的。況且最近家門口確實一直不安生,他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都沒讓金在中一個人出門,這樣下去確實不是個辦法。

「王哥謝謝你了,我回頭跟孩兒他媽再商量商量。」

「行,我就是給你提個醒,你自己拿主意。」

送走了王大哥,金爸爸晚上和妻子一商量,覺得為了全家今後安全安定的生活,為了全村的安定團結,只有搬家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金家的行動力超強,主意打定沒幾天行李就收拾得差不多了。金在中背著自己的小書包猶猶豫豫不捨得離開,「我走了以後豆包哥哥如果來找我腫麼辦?」

金媽媽怕又勾起兒子的傷心事,趕緊安慰,「哥哥不知道咱們家的地址,即使不搬家也找不到的。可是哥哥是城裡的小孩,我們搬去城裡更有機會遇到他呀。而且城裡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和好玩的玩具哦~」

金在中一聽有好吃的好玩的,撅著小嘴勉強同意了。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豆包哥哥住在B市,而他們將要遷往的卻是旁邊的L市。。。

臨行前,金爸爸拿出70萬給村長用做村子建設資金,又拿出5萬塞給王大哥說給孩子上學用,王大哥推脫不下便收著了。「王大哥,以後要是有生人來找我,還請你多幫忙照應了,隨便編個瞎話神馬的。」

王大哥點點頭,「放心吧,我應付著。」兩家鄰居做了好幾年感情還是很深的,幾個人都掉了眼淚,互相抱了抱終是告別了。

 

小天使一家默默滴搬走了,可是苦逼的鄭允浩小盆友還在那扳著手指頭數日子呢,3天,還有3天就能見到小天使了,呦吼~~鄭允浩抱著自製的倒計時牌激動地在床上打滾,把床上的萌物們擠下去不少還不自知呢。

正滾得開心,鄭媽媽推門進來了,「兒子你幹什麼呢?玩具掉了一地。」

鄭允浩立馬把倒計時牌藏到大熊先生的屁股下面,下床把萌物們抱了上來,正襟危坐「咳咳,沒什麼~」 其實鄭允浩也不是非要瞞著他媽媽,關鍵是他媽媽這人太八卦,讓她知道了准要追著你刨根問底的。

「切,還跟我裝呢,不就是快要見到小媳婦兒了嘛,你爸早告訴我了~」鄭媽媽一臉得意。

哼,明明讓爸爸跟媽媽保密的,真是的,豬一樣的隊友!鄭允浩氣鼓鼓地把小臉一扭。

「不光知道了小媳婦的事,我還知道你專門做了倒計時牌牌呢,還真是認真呀。不過兒子我很好奇你為什麼在最後一頁上面畫了個屁股?」

「屁股?我哪裡畫屁股了?」

「我趁你去上學的時候早就從你枕頭下面翻出來了,我看的清清楚楚,第100天那頁上面就是畫了一個屁股!」

反正媽媽也看過了,鄭允浩也懶得再藏著掖著,從熊先生屁股下麵把小牌抽出來,翻給他媽媽看。

「你瞧,這不就是屁股嘛。」鄭媽媽指著最後一頁上面的一處說。

鄭允浩拿過來一瞅,「那是桃心!是桃心!你看反了!」

「好吧好吧桃心就桃心吧,兒子,週末我跟你們一起去看我兒媳婦去好不~~~」鄭媽媽一臉諂媚的笑。

「不行,你會嚇到小天使的。」笑話,他媽媽一見到可愛的小孩就恨不得衝上去啃一口,小天使是他的呢,不能亂親的。

「怎麼會!!!我最喜歡漂亮的小孩子了!何況還是我兒媳婦呢!」

「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你跟我們去,下次爸爸出差的時候再遇上打雷我就不去陪你睡鳥。」

「唔。。。」鄭媽媽權衡了半天,最後還是舉起了小白旗。

 

盼啊盼啊終於盼到了週末,鄭熙年還在夢裡就被兒子吵了起來,「爸爸爸爸快起床!!!我們今天要去找小天使!!!」他揉揉眼睛,看見鄭允浩雄糾糾氣昂昂地站在床邊,白襯衣,小短褲,腳下踩著擦得晃眼的黑色小皮鞋,居然還戴了小領結!嗯,還真是精神又帥氣。

父子倆吃完早飯穿戴整齊就開車出發了,沒有了黑眼圈苦惱的鄭允浩又變身活力四射小正太一枚,一路上都在座位上扭來扭曲地不消停,那張燦爛的小臉明顯比平時多了好幾格的亮度,讓鄭熙年感覺自己旁邊就跟坐了個大號反光鏡一樣,閃瞎眼啊。不就是去見個村裡的女娃娃麼,至於這麼開心?如果不是因為天生面癱的話,那嘴還不早咧到後腦勺去了!真是丟人啊,鄭熙年覺得身旁冒著粉紅泡泡的兒子真是讓人不忍直視。

 

一路暢通,車子很快開到了草明村村口,可是,,,後面該怎麼辦呢?

「兒子你仔細回憶一下,還記得這裡嗎?」

「村口的大榕樹我記得噠,同學們就是在這裡等我的。」

「很好,那你從這裡出發去了哪裡?」

「嗯。。。我是想去薰衣草莊園的,可是媽媽教的方法不知怎麼的行不通,結果我就迷路了。。」

鄭熙年心裡暗嘆一聲:哎,你媽媽的方法你也真敢用,圖樣圖森破喲~~(這句真心看不懂=”=)

好吧,第一招“老馬識途”是用不了了,誰讓兒子是個路癡呢。

那麼,啟用第二招,按圖索驥。

鄭熙年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畫紙和畫筆,「來,兒子,你肯定還記得小天使長什麼樣子吧?」

鄭允浩點頭,當然啦,他可是每天都能夢見小天使呢,何況即使沒有夢,小天使的樣子也早就刻入他心底了。

「那就好辦了!」鄭熙年眉開眼笑,「你把小天使的肖像畫出來,我們拿著畫去問村民不就可以了嗎~就像,,,就像古代往城門上懸掛畫像來緝拿罪犯一樣~」說完他就覺得周圍的氣溫一下子降了好多,他看了一眼鄭允浩立馬陰下來的小臉,「呃,這個比喻好像不太合適,領會精神,領會精神就好。」

鄭允浩想了想,覺得這個方法確實不錯,於是大筆一揮刷刷刷很快就畫好了,然後略微思索了一刻,又在某處加了一個點點,嗯,他記得清清楚楚,小天使眼角有一個很小很小的痣,胡老師說了那叫美人痣呢。畫完後鄭允浩左看右看覺得很滿意,看了一眼一直伸著脖子想要一睹兒媳婦芳容的爸爸,果斷把畫卷起來,哼,不給看~

鄭熙年在心裡把臭小子揍了一千遍,心中默念了三遍「他是我兒子,他是我親兒子」然後整理了一下表情,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帶著鄭允浩去尋找村民。

 

他們沿著村子的主幹道往裡走,很快前面出現了一個大爺,扛著個鋤頭一搖一擺地要去下地幹活,口中還哼唱著目前村中最流行的“最炫民族風”。鄭熙年趕緊小跑兩步往前追,鄭允浩更是迅速,噌噌噌跑到老大爺面前,咚的一下站住了。

老大爺本來眯著眼睛搖頭晃腦地唱著歌,「你是我天邊最美的雲彩,斟滿美酒把你留下來~~」沒成想身前突然蹦出來一個小黑影,嘴裡還喊著「留下來!」大爺給嚇得一激靈,直接往後跳了一大步,等看清面前是個7、8歲的孩子才長出了一口氣,「娃子你要接我唱歌就接嘛,那麼大聲音嚇死個人喲。」

鄭允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爺爺我不是要跟您唱歌的,我想讓您幫我找媳婦。」

大爺一聽就樂了,「娃子你才多大哩就惦記著找媳婦,我也是前幾年才娶到媳婦的。想當年我20歲時喜歡上一女娃,還沒來得及跟人家表白,人家就定親了。30歲時又喜歡上一個,轉個月人家又嫁人了。40歲時好不容易跟一離了婚的處物件,可是沒兩天就被狗剩那小子搶走了。50歲時看上了鄰居家的劉寡婦,結果原來人家老公淘金去了沒死,轉年就回來了。。。我本以為要光棍一輩子了,沒想到60歲那年劉寡婦的老公被花生卡死了,我就把她娶回了家。哎哎,現在想想,都是淚啊。」

鄭家父子無奈地聽著老大爺的血淚情史,尊敬老人的良好美德使得他們不好貿然打斷,現在趁著大爺拿袖子拭眼淚的工夫,鄭允浩終於得空說句話了,「爺爺我有媳婦,可是我把我媳婦弄丟了,我畫了他(她)的畫像您幫我認認行嗎?」

老大爺半天才從自己苦逼的過去中回過神來,「欸?這麼說你已經有媳婦了啊,嘖嘖,沒想到這年代還有童養媳呐~拿來我看看吧。」鄭允浩不懂什麼童養媳不童養媳的,只管把自己的畫趕緊遞了上去。

老大爺盯著畫足足看了3分鐘,眉頭皺到都能夾死一隻蒼蠅了,才小心地問了一句:「娃子,你確定你媳婦是個人嗎?」

啥?????老大爺這一句話讓鄭家父子都炸毛了,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赤果果的侮辱啊!鄭允浩氣得眼睛都有些發紅,自己那麼那麼寶貝的小天使,怎麼可以被這麼說呢??

「爺爺,您,,,您怎麼能這麼說我的小天使!小天使當然是人了,而且還是很好看很好看的人!」

「可。。。」老大爺看到面前的小孩臉繃得緊緊的,但是卻透著一股子傷心,他焦急地想解釋些什麼卻又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我不是那個意思啊。。。」

「大爺」鄭熙年也開了口,「雖然您可能覺得找媳婦有點兒荒謬,但是我兒子是真心實意想找到那個孩子的,他還小,但他是很認真的,請您不要諷刺他或者笑話他好嗎?」

老大爺看著這義憤填膺的爺倆,小的緊緊地抿著嘴,大的一副護崽的樣子,擦了擦額頭的汗,「哎,你們誤會我了,我沒有一點兒挖苦諷刺的意思,只是。。。只是你自己看看這張畫嘛,我是真的看不出這是個人啊。。。」

鄭熙年看著老大爺恨不得連每一條皺紋裡都寫上“真誠”二字的臉,滿面狐疑地拿過那幅神秘的畫像一看。。。。

嗚。。。。萌萌你是不是跟畢卡索有一腿啊。。。。┭┭﹏┭┭

他看了看一臉無辜事實上也真的很無辜的老大爺,「大,,,大爺,,,對不起,冤枉您了,我兒子是,,,是學抽象派的。。。」說完他把鄭允浩拉到一邊的角落裡,指著那幅匪夷所思的人像,「兒子啊,你這畫的真的是小天使嗎?她她她長得也太有創意了吧。。。」還有,他沒敢說出口,這周圍的一圈毛是什麼東西啊???小天使的真身不會是隻動物吧。。。。

鄭允浩本來就受到了老大爺的“侮辱”,現在又受到自己爸爸的質疑,氣鼓鼓地拿過自己的畫指給他爸爸看,「當然是小天使了!你看這是小天使的大眼睛,這是好看的小鼻子,這是粉嘟嘟的嘴,皮膚好得能發光所以我在周圍畫了一圈短線代表光芒,還有啊,我連眼角的美人痣都畫上了呢!還有什麼問題嗎?」小盆友不開心地叉著小腰,最後幾個字根本是咬著後槽牙在說嘛。

鄭熙年機械地搖了搖頭,只是默默地在心裡把兒子培養藍圖中的“畫家”那一項劃去了。。。

「兒子你的畫風太。。。獨特了,我們凡人看不太懂,咱們錯怪爺爺了,去跟爺爺道個歉去。」

鄭允浩雖然不知道自己畫得錯在了哪裡,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問題就不該怪罪給老爺爺的,他本也是很懂禮貌的小孩,剛才因為涉及到小天使的形象問題,所以說話有些衝,自己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於是乖乖走到老大爺面前鞠了一躬,「爺爺對不起。」

「沒事沒事」老大爺倒也是個好脾氣的,「孩子以後課餘時間報個學畫畫的班就好了嘛。」

 

由於鄭允浩頗為詭異的畫風,到此,第二招按圖索驥也宣告失敗,鄭熙年只好啟用最後一招——大海撈針。

「什麼叫大海撈針?」鄭允浩一臉問號的看著他爸。鄭熙年捋捋沒有鬍鬚的下巴,故作高深,「大海撈針的意思其實就是一個字——問!」

問!怎麼問?既然畫像不足以代表小天使的樣貌,那麼就只能用語言描述咯。鄭允浩拉拉老大爺的衣角,「爺爺您知道草明村裡誰家的孩子長得最漂亮嗎?那個一定就是我媳婦。對了,3歲左右哦,個子差不多到我大腿那麼高。」

鄭熙年聽了撇撇嘴,這小子還真敢說呢,大言不慚的,哼哼,你看上的就一定是最漂亮的嗎?

老大爺有些為難,「我們草明村的3歲左右的孩子不多,就數得出的幾個,小女娃子們還不知道美呢,一個個天天你追我逗都跟小泥猴似的,哪有個漂亮的啊。」

鄭允浩聽見“女娃子”一詞的時候皺了皺眉頭,「爺爺,不是女娃子,應該是男孩子哦~」

(金在中:你當初是怎麼突然知道我是男孩紙的? 鄭允浩:別急,一會兒告訴你。)

「神馬?」

「臥槽!」

恭喜鄭爸爸和老大爺,雖然用詞不同吧,但基本表達了同樣的心情和含義,傳說中的異曲同工之妙啊~

老大爺明顯處於震驚之中,嘴巴一張一合的,下巴掉在地上都忘了撿。

鄭熙年又一次把兒子拉到小牆角,「兒子你怎麼從來沒說過小天使是男的啊!」他捂著自己的心臟,不行了自己脆弱的小心臟貌似有點兒接受不了兒媳婦突然變成男孩這一大反轉。

鄭允浩搖著小腦袋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我也是後來才想起來小天使是男孩子的,不過我也從來沒說過小天使是女的啊。」(金在中:快告訴我嘛,你怎麼想明白的? 鄭允浩:乖,等一會兒說啦~)

「你一直媳婦媳婦的喊,媳婦怎麼不是女的?」

「媽媽說了蓋了章就是媳婦了,沒說男孩子不能蓋章的啊。我給小天使蓋了章,他當然就是我媳婦了呀。」

「我我我。。。你你你。。。」鄭爸爸跟條被浪頭拍到岸上的魚似的,光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金在中:再不告訴我我就回娘家! 鄭允浩:不要生氣嘛,好嘛好嘛,告訴你喲,我知道你是男孩紙是因為,後來我想起來你那天穿的是藍色的哆啦A夢的襪子哦~媽媽說穿藍色的是男孩紙,穿粉色的是女孩紙,我聰明吧~ 金在中:。。。。)

 

「喲,趙大爺您下巴怎麼掉啦~」

一般在陷入僵局的時候,總是會粗線一名關鍵人物來打破僵局的對啵,是的,關鍵人物粗線了,就是慫恿、不不,就是勸說金爸爸搬家的隔壁王大哥。

王大哥也是要去下地幹活,沒想到半路看到趙大爺在路邊大張著嘴,口水流出來了都不知道合上呢。旁邊還站著正在大眼瞪小眼的疑似父子倆的陌生人,嘿,這是哪一齣啊?

趙大爺看見王大哥來了也終於回過神來,「柱子柱子,快來幫我托一下,下巴回不來了。。」

王大哥上前用手一托,完美歸位~

「柱子你快來幫幫忙吧,這爺倆要找咱村最俊的小小子,說是他家的媳婦,你說這是個啥事,我活這麼大歲數也沒遇見過啊,咋辦才好呢,我可是完全懵了。」趙大爺看見王大哥就跟找到了救星一樣。

鄭熙年怕人家再誤會了,趕緊上前解釋道:「其實是我家兒子春遊時遇到了一個女,額,男孩,那孩子幫了他,他很感激所以特意來感謝,可是卻不記得名字和家庭住址了,就記得那孩子長得很白淨很漂亮。」

「不是,我是來找我媳。。。」鄭允浩還沒說完就被鄭熙年把嘴捂了個嚴實。

王大哥看著這欲言又止的兩父子覺得這事有些蹊蹺。

「對了柱子」趙大爺突然搭茬,「我記得你家隔壁的金小子長得就很好看啊,跟別的孩子站一塊兒就跟白麵團掉進老鼠屎裡了似的。對了,也是3歲多,這爺倆要找的孩子會不會就是他啊。」

「對的對的,小天使很白的,能不能讓我見見他?」鄭允浩很急切。

王大哥一聽有關隔壁的金家,立馬警覺了起來。好啊,這回不是來算計金子的錢,倒改成從大頭身上入手啦,一定是以感恩為藉口想要接近大頭,綁架大頭,然後跟金子要錢,不給就撕票!天啊天啊,那麼可愛的孩子你們怎麼忍心啊!還父子倆齊上陣,這年頭騙子都上陣父子兵了嗎?居然還利用小孩子來打感恩牌,不要臉!

很顯然,王大哥在腦補的路上漸行漸遠了。

 

鄭家父子看著這位名叫柱子的人臉色由白變青,由青變黑,最後恢復正常,咦,這人學過變臉嗎?

「不好意思,趙大爺年紀大了記性不太好」王大哥給了趙大爺一個眼色讓他收聲,「我鄰居家的娃確實長得俊,可是他們家兩年前就搬走了,你們是不可能遇見的。剩下的孩子如趙大爺所說,都跟老鼠屎一個顏色咯~」

趙大爺雖然不清楚內情,但他相信柱子的為人,所以趕緊附和地點點頭,「對的對的,我年紀大了,記錯了,那家確實早就搬走了,嗯嗯。」

鄭允浩聽了好失望,「村子裡真的沒有其他長得像小天使一樣的小孩了嗎?」

王大哥笑,「小天使沒有,小惡魔啊小煤球啊小髒猴什麼的倒是不少,我家就有一個,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見鄭允浩還沒完全放棄的樣子,擔心他們再去問其他村民,萬一有人說漏了嘴就麻煩了,於是又下了一劑猛藥,「實話告訴你們,我就是這個村的村長,村裡有多少孩子每個都長啥樣我都一清二楚。我告訴你們沒有,那就是真的沒有,你們也不用再去問其他人,如果我騙了你們我的姓就倒過來寫。」

鄭熙年一聽人家是一村之長,而且連「姓氏倒過來寫」這種話都說出口了,不信不行。八成是自家兒子哪裡又弄錯了,只好道了謝,拉著倍受打擊的兒子往回走了。

 

趙大爺見兩父子走遠了,趕緊問:「柱子你為啥冒充村長嘞?還騙人家說金子家幾年前就搬走了,我記得是最近才搬的吧?」

王大哥見“綁架犯”走了,終於鬆了口氣,解釋道:「金子中了大獎之後總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來找他,我看這父子倆形跡可疑就編了個謊打發他們走。」

「這樣啊,做得對,做得對」趙大爺連連點頭,「不過你隨隨便便就發誓小心犯忌諱哦。」

王大哥哈哈大笑,「趙大爺您真糊塗啦,我姓什麼啊,王啊,倒過來寫那不還是王嗎~」

「你小子看不出來還挺鬼的啊~哈哈」

這邊二人因為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笑哈哈地一起哼著“最炫民族風”下地幹活去了,可是鄭家父子那裡卻沒那麼輕鬆了。

 

鄭熙年拉著兒子回到了車上,一時間誰都沒說話。小天使從女孩變成了男孩不說,連村長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孩子是怎麼回事?有一個長得漂亮的孩子還算靠譜,可是卻在3年前就搬走了。難道小天使不是這個村子的孩子嗎?可是鄭允浩在這裡遇見他又如何說得通?

那麼多那麼多的問題卻無法找到答案,下一步該怎麼走?沒有人知道。

鄭允浩把臉扭向車窗外,靜靜地望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鄭熙年怕兒子想不開,想張口安慰一下卻不知道從何說起。自己的兒子第一次如此喜歡一個人,100天的耐心等待對一個7歲的孩子來說實屬不易,其實早在大概兩個月的時候鄭熙年的腿就差不多康復了,但是他愣是狠狠心拖足了100天,也算是作為對兒子的一種考驗,或者說是試驗,看看這小子是不是拿得一顆真心。如今真心在,卻奈何無處寄託了。

鄭熙年想到此,心裡不覺有些酸楚,自己尚且如此,兒子的心裡又會有多難受可想而知了,現在把臉扭到一邊八成是在偷偷掉眼淚呢。

「允浩啊」鄭爸爸看著兒子悲傷的後腦勺,覺得自己實在是應該說些什麼,比如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小媳婦有的是啊,比如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棵小嫩草啦,比如每個失戀過的人上輩子都是胖得飛不起來的天使啦,比如,,,兒子你還是應該喜歡個小閨女才對啊。

他組織了一下語言,準備發表一個以“放棄一隻天使才能擁抱整個天堂”為題的長達15分鐘的演講,於是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清了清嗓子:「咳,兒子。。」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兒子扭過來的小臉震住了。

眼中閃著淚光確實是在鄭熙年意料之中的,可是。。。可是這表情怎麼看怎麼是高興啊??!!嘴角更是難得的往上翹著。

兒子不是傻了吧!!!

只見鄭允浩眨巴著一雙丹鳳眼,睫毛上掛著碎碎的淚星,嘴一咧:「爸爸,原來我媳婦真的是天使呢!!!!!」

鄭熙年這才明白,原來自家兒子以為自己遇到了天使下凡,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小天使幫助完了他,現在一定是回到天上去了。雖然這麼想實在是有些童話有些戲劇了,可是總比兒子失去心愛的女孩。。哦,錯了是男孩,而傷心欲絕的好吧。

於是他乾脆將錯就錯繼續引導,「允浩啊,因為你一直是個好孩子,所以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候小天使才會下來幫助你,你今後要繼續努力,好好學習,與人為善,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小天使一定會再來找你的。」

鄭爸爸說到最後一句有些慷慨激昂了,說完就後悔得想抽自己一嘴巴,額滴神啊,小天使再次下凡神馬的我可不能保證啊。可是鄭允浩卻聽進去了,握著小拳頭點點頭,「嗯,我會加油的,小天使是我媳婦,我會一直一直等他來見我的。」

鄭熙年聽完好想哭,神啊,我會不會這輩子都見不到孫子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