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在中火急火燎地奔到蔬菜間,早已不見了鄭允浩的影兒,他翻遍了每一個運菜的大籃子後才發覺自己幹了件多麼蠢的事,他怎麼會妄想從菜籃子裡面挖出鄭影帝呢???沒關係,金在中是不會被這點挫折打倒的,既然不在這裡,那我就去其它地方找一找唄~凱撒這廟這麼大,還罩不住鄭允浩這麼個小和尚?

於是鄭金二人一個跑來跑去找媳婦,一個追來追去挖情敵,在凱撒迷宮中穿梭地好不快活,可惜他倆總是差著幾拍,鄭允浩前腳從唐寧街離開,金在中後腳就拐到了唐寧街,金在中剛掃蕩過南京路,鄭允浩就轉悠到了南京路上。就這樣,兩個人兜兜轉轉把個凱撒轉個一大半也沒有相遇。

唔,轉了那麼久頭都暈了,在富麗堂皇的凱撒裡待久了,鄭允浩覺得眼前都是一閃一閃的小星星,不不,是小金子。他坐在走廊拐角處華麗麗的長椅上休息,順勢靠在了旁邊巨大的模擬椰子樹的樹幹上,嚶嚶,好累哦,媳婦媳婦你在哪裡?

鄭允浩鼓著豆包臉,萎靡地倚著樹幹,突然聽見樹幹的另一邊傳來了小孩子軟糯的聲音,「哥哥,我迷路了。你知道唐人街怎麼走嗎?」然後,另一個聲音響起,「小朋友,哥哥累了走不動了,唐人街就往前面一直走到頭,然後右轉就到了。乖,我們男孩紙最勇敢了對嗎?」溫柔又好聽的聲音仿佛一縷和風拂過水面,鄭允浩心中一跳,撥開擋在眼前的樹葉向對面看去,那是一張微笑著的好看的年輕男孩的側臉。鄭允浩的眼睛瞬間又睜大了不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嚶嚶,這麼美的聲音,這麼美的側臉,果然是我媳婦~~~~~~

金在中其實一直坐在長椅的另一端,只不過由於長椅呈90度直角被擺放在兩條走廊交叉的拐角處,中間擺放著一棵枝繁葉茂的假椰子樹,兩人又因為體力不支,一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此明明坐得那麼近卻愣是沒有發現彼此。

 

金在中跟問路的小胖子揮手再見後,又恢復了剛才半死不活的樣子,艾瑪,鄭允浩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呢,神出鬼沒的,追個影帝堪比馬拉松啊。他一邊閉目養神,一邊在心裡把鄭允浩小布偶抽打一百遍呀一百遍,突然感覺右邊的衣角被人輕輕地拽了拽。金在中以為是小胖子沒找對路又回來了,連眼睛都沒睜開就問:「怎麼了,沒找到嗎?」心想著這次乾脆就送小胖子過去吧。可是豎著耳朵聽了聽卻沒得到答覆,金在中疑惑地睜開眼睛,只見鄭允浩不知何時蹲在了自己身邊,兩隻手捏著他的衣服一角,「我迷路了。」

此情此景,和3分鐘之前小胖子向自己求助的樣子,那真是如出一轍,當然,除了面前的生物明顯大了一圈的體積以外。如果要問鄭允浩為什麼選擇以如此詭異的方式出場的話,他其實也是無奈之舉。他雖然一心想和小天使見面,但是總不能上來就撲上去問人家:「小天使,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豆包哥哥嗎?」鄭允浩沒有主動搭訕的經驗,當他看到迷路的小胖子被金在中用那麼溫柔的語氣對待時,直覺地想把自己變成那個小胖子,所以腦子一熱,就無良地Copy了人家的出場方式,為了讓自己更討小天使喜歡,還特意蹲下身子努力地將自己變小再變小,真是用心良苦啊。

兩次同樣的問路方式讓金在中瞬間有種時光倒流的恍惚感,難道剛才小胖子問路是自己做的夢嗎?現在才是真的?可是。。。可是這眼前蹲著的巨大生物怎麼看怎麼不像小盆友,反而像自己一直想要釣的那條大魚——鄭允浩呢?不不,小胖子是真的,現在才是做夢才對吧。

金在中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嘴裡嘟囔著:沒想到在長椅上面靠一會就睡著了啊,就往前走。可是剛走了沒幾步卻反應過來似乎有什麼不對,他狠狠心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唔,好疼~~~~會疼那就不是在做夢,這麼說。。。這麼說。。。剛才那個蹲在自己面前的人真的是鄭允浩??!!

金在中緩緩扭過僵直的身子,只見鄭允浩還蹲在不遠處的原地,抬著頭,兩眼直直地瞅著自己,臉頰微微鼓著,雖然沒什麼表情,但金在中就是覺得他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就像被主人遺棄的大型狗狗一樣,就差幾聲可憐巴巴的嗚咽了。呃,昨天還在他家電視裡面作威作福,一把冷劍刺穿敵人胸口的鄭影帝突然變身被遺棄的狗狗,這個巨大的反差讓他一時無法接受,腦袋裡面哢噠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鄭允浩正因為小天使完全無視自己而難過地蹲地上畫圈圈呢,沒想到突然看見他身子一軟就要倒下,趕緊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把接住,將人摟了個結結實實。隔了19年,終於再一次把小天使圈在了懷中,鄭允浩看著眼前人兒和小時候無異的白皙皮膚,舒展開的漂亮五官,和那顆不變的可愛大頭,覺得心上失落的那一角終於完整了。沒錯,這就是自己放在心裡多年的媳婦,小天使啊,我終於找到你了。

 

鄭允浩激動歸激動,可是小天使這說暈倒就暈倒可不是好事,難道是身體不太好?殊不知自己才是導致人家暈倒的始作俑者。為了保持呼吸順暢,鄭允浩把金在中平放在長椅上,猶豫著怎麼叫醒他。要掐人中嗎?可是他沒掐過,而且似乎會很疼,他捨不得。那麼,人工呼吸怎麼樣呢?人工呼吸其實很簡單,無非是口對口吹氣,將空氣送入對方肺中,但是,鄭允浩臉上一紅,要嘴對嘴呢,那不就是BOBO了嗎,媳婦還沒認呢就BOBO會不會不太好呢?我們的鄭影帝可是很純情的呀。他看著金在中紅潤的嘴巴,咽了咽口水,嗯,救人要緊!

鄭允浩小心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很好,這條走廊上一個人都沒有人,他撅起嘴,連右邊嘴角處的小痣都激動地抖了兩抖,湊到金在中臉旁,就要親上去。沒想到在兩唇相離不到5cm的時候,金在中突然醒過來了,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仿佛隔了層霧氣,迷茫地看著眼前放大的一張臉,這是什麼東西啊?

嚶嚶,還沒親到呢好可惜,鄭允浩怕被當成變態嚇到金在中,趕快把探過去的腦袋收了回來,收拾了一下遺憾的心情,小心地拍拍金在中,「你還好嗎?」

金在中看著眼前的人,眼神慢慢恢復清明,蹭地從長椅上坐了起來,「我我我剛才暈過去了?」

「嗯。」鄭允浩點點頭,當然了,人工呼吸未遂神馬他可不會說。

聽他這麼一說,金在中想起來了,「我昏倒之前你跟我說了什麼嗎?」

咦,是要情景再現一下嗎?好吧沒問題,鄭允浩再次蹲在金在中腿邊,拉著他的衣角,「我迷路了。」

現在的金在中是絕對清醒的,正因為清醒所以他再次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這這這這太犯規了!!!!!金在中心中驚濤駭浪,對對,剛才致使他刺激太大直接暈過去的就是這個樣子!鄭允浩撅著嘴,鼓著臉,兩隻眼睛眨巴眨巴地閃著無辜的光芒,那麼大的身子蹲下來團成一團,什麼冷面冰山的氣場根本不存在了,完全就是一個迷路的小孩子的樣子啊。

我的個親娘四舅老爺啊,誰來告訴他這是怎麼了,傳說中的冰山鄭允浩怎麼可以萌成這樣!!!!!是被什麼砸到頭以後突然性情大變了嗎?還是被壞人餵下了什麼類似APTX-4869的怪東東?大魚是釣上來了,可是本以為是一條青面獠牙的大鯊魚,沒想到卻變成了一隻軟乎乎愛賣萌的海豹。金在中捂著胸口的兩隻手攥得緊緊的,忍著強烈的想要撫摸上那個呆萌化影帝的衝動,嗚嗚,好想摸摸頭啊腫麼辦!!

不行不行,金在中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不能被敵人的外表所迷惑啊,再萌的敵人也依然是敵人!可是真的是很可愛啊,早知道就應該學一段清心咒來念給自己聽了,一二三,嚴肅起來!

 

鄭允浩見金在中變換了N種表情,最後緊繃著一張小臉,大眼睛瞅著自己就是不說話,又往前湊了湊,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的包間在星光大道,我不認識路,能送我回去嗎?」

一個26歲的大男人萌成這樣絕壁不科學!金在中心中呻吟一聲,幾乎肯定了鄭允浩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是因為遭遇了什麼意外,瞬間就在心中腦補出一個知名影帝被不明生物襲擊導致性情反轉,甚至智商也有倒退嫌疑的荒唐故事。等等,不明生物?襲擊?完了完了,難道是自己昨天晚上彗星撞地球的一擊把他變成這樣的?人家不是故意的啊。。。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歪著頭衝他賣萌,剛才心花怒放的心情一股腦地變成了內疚,好好的一個酷帥狂霸拽的影帝,自己居然把人家害成這樣,看他的目光也帶上了同情和憐愛,不自覺地就把鄭允浩當做小孩子看待了。看他一直蹲在地上無助的樣子,金在中隱隱地覺得有些心疼,雖然是敵人的關係,但是人家變成這樣都是因他而起,那麼按說是應該對人家負責的吧?於是我們三觀端正的金在中同學站起身,笑著對鄭允浩招招手,用著小時候哄弟弟時的語氣說:「走吧,哥哥送你回去。」

嗷嗚,媳婦衝我笑了呢!鄭允浩開心地一下就從地上蹦了起來,傻呵呵地答應著,「好啊好啊。」可是想起剛才那句「哥哥送你回去」又有些鬱悶了,媳婦果然不認識我了吧,不然怎麼會說自己是哥哥呢,明明比我小了4歲呢。。。殊不知在人家金在中的心裡,他現在就是個5、6歲大的兒童了。

 

金在中在前面領路,鄭允浩在後面乖乖地跟著,其實他很想去牽一下媳婦白白嫩嫩的小手的,可是在這人來人往的酒店走廊,鄭大影帝牽著一個男人的手,如果讓別人看見了只怕會引來不必要的誤會,要是給小天使帶來麻煩就不好了,本來就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可別把人家嚇跑咯。

鄭允浩看著前面搖搖晃晃的大頭,覺得喜歡地不得了,金在中的髮型是當時很流行的栗色蘑菇頭,單看這髮型傻乎乎的,但是配他圓圓的腦袋和水靈的臉蛋倒是異常的合適,他本來就比實際年齡顯小,這樣一來顯得更加嫩了幾分。

金在中雖然走在前面,但是一直都偷偷拿餘光瞄著走在身後的鄭影帝,看那人亦步亦趨地跟著自己,明明面無表情卻散發著一股無害的氣息,仿佛一隻忠誠地跟在後面保護主人的狗狗一樣,金在中偷笑,想不到這個冰山大面癱幼齒化以後居然這麼可愛呢。

金在中在心裡把鄭大影帝和大型狗狗放在天平的兩端比來比去,冷不丁又被鄭允浩拽了下袖子,他立馬轉過頭,「怎麼啦?」

很溫柔的語氣。鄭允浩心裡又一陣的開心,「嗯,我叫鄭允浩,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看著他那麼正經地說出自己名字時的樣子,金在中啞然失笑,傻孩子,有幾個人會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金在中,是凱撒的一名服務生,很高興認識你哦~」

在中,金在中,鄭允浩牢牢地記在了心裡,終於知道媳婦的名字啦,嚶嚶,跟人一樣可愛啊~~~

所謂萬事開頭難,這話茬一旦打開,後面再聊起天來也就沒什麼困難的了,於是,在金在中領鄭允浩回包間的一路上,鄭允浩已經套出了金在中的一切日常生活作息情況,而某朵傻花還在那裡一邊時不時瞄瞄人家的帥臉,一邊乖乖地配合著提問回答的遊戲呢~所以說,鄭允浩再呆萌他也是個攻~

 

 

 

 

 

第十一章

 

路再遠也有到達目的地的一刻,雖然鄭允浩很不願意相信,但是看著眼前“星光大道06號”的閃瞎眼的門牌,他還是不得不接受自己今天的迷路歷程暫時告一段落的事實。然而金在中卻沒有立即離開,他知道鄭允浩是和經紀人朴有天一起來的,正好也想就鄭允浩的“意外事故”和他談一談,其實就是去自首,敢作敢當才是男子漢作為嘛。

他把包間門推開,和鄭允浩一起走了進去,裡面吃得酒足飯飽的朴有天剛往嘴裡送了一大勺甲魚湯,聽見門響正納悶呢,抬眼一看,鄭允浩和他家小天使兩個人齊刷刷地站在面前,一口大補湯一滴沒剩地全都噴了出去。

為了不讓湯汁和某人的口水殃及到小天使,鄭允浩趕緊一步上前把金在中拉回自己身邊,扭過頭埋怨朴有天,「大米你怎麼不講衛生呀。」

朴有天趕緊抽出桌上的餐巾紙擦乾淨嘴巴,被剛才的甲魚湯嗆得氣都不順了,「Wh…Wh…What happened??!!」

不要怪他反應這麼大,你說說,自家的路癡影帝這次不光自己完好無損地回來了,還順便把媳婦也拐了回來,這一跨越式的發展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不過話說回來,咱影帝的眼光確實不錯,昨天晚上來不及仔細看,今天一瞧果然是難得一見的美少年啊。

鄭允浩壓根不理他的問題,把金在中領到朴有天身邊,介紹道,「在中,這是我的經紀人,叫大米就好了。大米,這是在中~~~」

喲喲喲,聽聽這甜蜜又得瑟的尾音,酸死了,朴有天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後槽牙,這才認識多久啊就在中在中地叫了,人家姓在嗎?

鄭允浩看到了朴有天明顯鄙視的眼神,可是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副我就不要臉了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金在中被鄭允浩不帶姓氏地叫也覺得害羞,連心跳都有些不規律了,可是想到與人親近是小孩子的本性吧,就坦然接受了。可是。。。可是。。。雖說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看見朴有天他就不得不想起昨天洗手間裡面的大烏龍,嗚嗚,太丟人了,鄭允浩現在幼齒化了讓他毫無壓力,但朴有天可是另一個主要當事人啊。。沒關係沒關係,他在心裡面暗暗對自己說:人家經紀人一天要見那麼多人,怎麼會記得自己呢,況且只是幾秒鐘的工夫,一定不會有什麼印象的。為了表示自己的淡定,他主動伸出手說:「你好,我是金在中。」

朴有天忙不迭地伸出手握上,乖乖,這可是未來的影帝夫人啊,「你好你好,我是允浩的經紀人朴有天,我們昨天洗手間裡見過面的。」

呱~呱~呱~

這話一出口,朴有天和金在中同時覺得頭頂上一群烏鴉飛過。。。朴有天更是被某影帝的兩道目光盯得火燒火燎的。

金在中剛剛佯裝的淡定全都碎掉了,尼瑪啊,說好的忘記呢???

朴有天更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叫你多嘴,叫你腦殘,哪有人第一次打招呼會挑這麼尷尬的話題啊!昨天已經得罪一次了,今天又得罪一次,再有下一次恐怕鄭允浩就直接跟自己解約了!!!

他趕緊攥住金在中的雙手,「金在中同志昨天全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誤會你更不該不分青紅皂白地吼你是我以黃暴之心度小清新之腹我錯了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一定一定要原諒我我們化干戈為玉帛風風火火闖九州~」

請不要懷疑,朴有天真的是一口氣說完上面這段沒有標點的話的。。金在中紅著臉點點頭,「咳,沒什麼,你也是護主心切,我不怪你的。」

「謝謝謝謝,在中你真是跟我們家允浩一樣單純善良又善解人意啊~~」其實如果朴有天仔細想一想的話就會發現,雖說當初是他誤會金在中在先,但是當時金在中若不是理解了朴有天腦中YY的內容,就不會立馬害羞得捂著臉逃跑了,所以說小清新神馬的都是浮雲~

 

誤會解除,朴有天心口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可是頭頂呱呱叫的烏鴉走了,那兩道存在感極強的目光卻依然存在。朴有天納悶了,我都跟你家小天使道歉了,怎麼還瞪我呢?

他順著鄭允浩的目光的軌跡看過來,發現終點是他和金在中依然緊握的雙手,趕緊以光速撒開,好嘛,原來癥結在這裡啊。鄭允浩無比怨念地盯著朴有天,嚶嚶,人家還沒有牽過手呢!

兩人握手言和告一段落,金在中沒有忘記自己要談的大事。「嗯,內啥」他看著朴有天,有些促狹地搓了搓手,「我,我有話要跟經紀人說。」

「欸???」鄭允浩和朴有天兩個腦袋都掛滿了大大的問號。

金在中覺得話不能當著鄭允浩的面說,雖然以他現在的智商恐怕也聽不懂吧,但是因為會掀開人家傷口,所以本人還是回避一下比較好。於是,他單獨把朴有天拽到了房間一角的沙發處,留鄭允浩在那裡肚子冒酸水,嚶嚶,難道媳婦比較喜歡大米嗎?

 

朴有天頂著沉重的壓力和金在中坐到沙發上,「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呢?為什麼還要背著允浩?」

「嗯,我就是想問問」金在中看了鄭允浩一眼,「他現在這樣,是因為我嗎?(他現在跟個大號兒童似的,是被我撞成這樣的嗎?)」

朴有天琢磨了一下,明白了,是說剛才鄭允浩吃醋的事情吧,「是啊是啊,可不是因為你嘛。(就是因為我握了你的手,那小子眼睛都快冒出火了呢。)」

「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是不是?(他以前明明是冰山加面癱啊。)」

「對呀,以前當然不是這樣啦。(他之前壓根就沒遇到你,吃誰的醋去啊。)」

果然是我的錯啊,金在中嘆了口氣,「他這樣沒少給你添麻煩吧?(大影帝變成了這樣肯定沒辦法正常工作生活了。)」

朴有天撇撇嘴,「可不,你沒瞧他剛剛那個樣子。(哼,就算你是影帝,胡亂吃飛醋也是不對滴~)」

金在中慚愧地低下頭,「那個,真對不起,我一定負起責任來,有什麼我能做的嗎?(怎麼才能幫助他回歸正常呢?)」

一聽這話朴有天都快笑出聲了,矮油沒想到這個小天使這麼單純啊,人家因為他吃個醋,他就要給人家負責了呢,難道是看上鄭允浩了?不管怎麼說,自己正愁著怎麼讓他和鄭允浩加深交流促進溝通呢,他可好,壓根沒用費心思,自己畫了個圈就跳進去了,甚好甚好。

其實朴有天很想說,你不用做太多,就跟他把一壘二壘三壘全都完成就OK了。可是人還是要矜持一些的不是嗎,「咳咳,其實也沒什麼,他經常來凱撒,你就和他多接觸接觸,多陪陪他,和他做朋友就好了。(先成為好基友才能最終一輩子嘛~)」

就這麼簡單?金在中有些困惑,可轉念一想,鄭允浩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是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否則要是讓媒體爆出去那還得了?日後星途慘澹不說,被拉走當實驗研究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啊。既然不能與太多人接觸,那麼鄭允浩現在一定是很孤單很寂寞,金在中腦海中閃現的畫面是鄭允浩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樣子,再配上一支悲傷的簫曲。。。金在中使勁搖了搖頭,嗚,太淒涼了,這樣下去很容易得自閉症的。

他對朴有天點了點頭,「好的,只要他不嫌棄和我做朋友就好。」

「不嫌棄不嫌棄,絕對不嫌棄」朴有天把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你以後不嫌棄他就不錯了。」

 

於是,很詭異地,在兩個人雞同鴨講得對話了半天之後,竟然很和諧地達成了一致。。。

 

二人私聊結束,朴有天趕緊放金在中回到鄭允浩身邊,媽呀,要知道剛剛那幾分鐘裡,鄭允浩周身的醋味大的,都趕上陳年老醋了好嗎,真是的,哥哥我可是辛辛苦苦幫你把媳婦騙進圈圈裡了呢~(然:明明是人家自己跳的~)

鄭允浩蹭到金在中身邊,「在中,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金在中看著他一副吃不到糖的小孩的表情,笑彎了眼睛,「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告訴他你隨時可以來找我玩。」看著鄭允浩明顯多雲轉晴的臉,他的心情也變得無比晴朗。

兩個人對著傻樂的樣子還真是礙眼呢,朴有天看了看錶,「允浩,時候不早了該走了,飯菜都涼了,我給你打包了蟹黃包,我們回去吧。」

鄭允浩有些捨不得,扭頭去看金在中,見他也點點頭便聽話地跟他道別,「拜拜在中~」

見他無比乖巧的樣子,金在中實在沒忍住,伸長胳膊摸了摸他的頭,「拜拜。」

臨出門口的時候,朴有天趁鄭允浩不注意,對金在中說:「我看得出來,允浩很喜歡你。」他刻意地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曖昧,仿佛那個“喜歡”就真的只是朋友之間純粹的欣賞而已。

金在中看向幾步之遙的鄭允浩的背影,喜歡嗎?雖然金在中知道自己一直很招小孩子喜歡,但是,因為物件是鄭允浩,他還是不知不覺地紅了臉。

 

回去的路上,朴有天見鄭允浩心情很好的樣子,問:「喲,剛剛不是還想用意念燒死我嗎,怎麼這麼一會兒醋味全都不見啦?」

鄭允浩努力地做了一個翻白眼的動作,雖然翻了一半就翻回去了,但是好歹把精髓傳達出去了,「嘿嘿,我家在中剛剛摸我的頭了呢,和握手可不一樣,那可是他主動的~~~~~」

朴有天一個標準的白眼還回去,陷入愛情的騷年啊,咱不跟他計較哼~╭(╯^╰)╮

 

 

當天晚上洗漱完畢後已經將近11點了,金在中心情有些複雜地登上了QQ群。

我不是大頭:嗯。。。

我不是大頭:嗯。。。

我不是大頭:嗯。。。

我愛水蜜桃:哥你便秘了嗎?

金PP是我髮小:噗。。金俊秀你賠我顯示幕,一口優酪乳都噴上去了啊!

我愛水蜜桃:你自己噴的關我什麼事啊。

保衛媳婦:PP你怎麼還沒睡?作業寫完了嗎?

我愛水蜜桃:爸,你怎麼也學他們叫我PP啊!!

保衛媳婦:這不是覺得叫著挺順口的嘛~再說了你哥有倆小名,你一個沒有也不公平不是?

我愛水蜜桃:某些時候是不需要絕對的公平的。。。

保衛媳婦:讓你一打岔差點兒忘了,作業到底寫沒寫完?

我愛水蜜桃:差不多差不多啦。

金PP是我髮小:叔叔我舉報,他每天早晨都早去抄作業~~

我愛水蜜桃:我靠,小李子你這個叛徒白眼狼,下回你再給小女生表白,別指望我替你去送情書!

金PP是我髮小:別介啊別介啊,你知道我五音不全啊。。我錯了,叔叔我重說,是我抄他的,真的!

我愛水蜜桃:晚了!

保衛媳婦:晚了!

我不是大頭: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群主放在眼裡啊!

保衛媳婦:額。。兒子你不是拉屎去了嗎?

我不是大頭:我X。。。。。。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對了,沈昌珉那小子怎麼不在?

我愛水蜜桃:哦,他去出差了。而且他說了,估計你這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有什麼大動靜,他最近就不登QQ了,先忙工作。

我不是大頭:誰說沒有動靜啊,動靜大了,瞬息萬變啊好嗎!

保衛媳婦:怎麼了大頭,你又把鄭允浩打了?

我不是大頭:什麼又啊。。我上回是不小心拿頭撞上了嘛。。

我愛水蜜桃:哥你昨天一上來可不是這麼說的,把自己忽悠的跟個打虎英雄似的,誰知道就是滑了個跟頭而已~

我不是大頭:別提了,壞就壞在這個跟頭上了。我今天又見到鄭允浩了,可是他。。。他性情居然完全變了,以前看著完全就是“他的刀是冷的,他的劍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血是冷的,他的人是冷的”的真實寫照。可是沒想到現在他被我一撞,就退化成大號兒童的樣子了,還會撒嬌,還會賣萌,還會委屈,臥槽啊!!!!!

5分鐘過去了,沒有人發言。

我不是大頭:你們倒是吱一聲啊,都不說話是鬧哪樣啊??

我愛水蜜桃:吱

金PP是我髮小:吱

保衛媳婦:吱

我不是大頭:我對你們無語了。。。

金PP是我髮小:在中哥,這變化確實很詭異。。你怎麼知道是你撞成這樣的啊?或許。。或許是出了車禍了呢?

我不是大頭:就一天的工夫哪那麼容易就出車禍了??況且你見過出車禍摔了腦子的人轉天還能跟沒事人似的到處蹦躂嗎??我以前看過一個小說就是這麼寫的,男主被一個鐵頭男把頭撞了個大包,然後性格就從小綿羊變成大灰狼了。。

金PP是我髮小:額,在中哥你看的都是啥小說啊。。

我不是大頭:你別管是什麼小說,我都跟他經紀人確認過了。。。他以前不這樣的。。。因為我才變成這樣嗚嗚。。。

保衛媳婦:你別說,大頭那一腦袋撞過去,沒准都能撞個靈魂出竅出來呢。

我愛水蜜桃:對對,我昨天看一小說,男主撞電線杆子上了結果還穿越了呢。

保衛媳婦:PP你都高三了還看小說!

金PP是我髮小:說你啥好呢哎,又暴露了。。智商果然是硬傷~~

保衛媳婦:所以大頭,現在是什麼狀況?

我不是大頭:是我的過錯,我找鄭允浩經紀人談過了,那人脾氣挺好的,不光沒難為我,見我去自首貌似還挺高興。他提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讓我多陪陪鄭允浩,和他交朋友,我覺得他被我害得怪可憐的,就答應了。

我愛水蜜桃:哇塞,所以現在是化敵為友的節奏嗎?

我不是大頭:反正暫時停戰吧,他跟個大寶寶似的,我哪裡恨得起來啊?

保衛媳婦:恩,做得對,我兒子就要坦蕩蕩的,犯了錯誤就該主動承認然後努力彌補才對,大頭好樣的~

金PP是我髮小:給群主點贊~人森正能量!

我不是大頭:總之我就跟你們說一聲,日後有什麼變化會再跟你們通氣的。

我愛水蜜桃&金PP是我髮小&保衛媳婦:祝鄭允浩早日康復!在中同志早日重返戰場!

我不是大頭:額。。。。

 

金在中關上電腦爬上床準備睡覺,腦子裡全是鄭允浩。他剛才沒跟俊秀他們說,今天見到的鄭允浩別說讓他恨不起來,他甚至有一些驚喜。不是電視機裡面冷漠的樣子,現在的鄭允浩是有溫度的、可以靠近的,甚至是非常非常可愛的,可愛到讓自己情不自禁地去摸摸他的頭的地步。金在中有些挫敗,戰鬥剛剛打響就休戰了,不僅如此,還被拉向了敵營。可是,想到今後能和大齡兒童鄭允浩做朋友,喜悅的心情就蓋過了其它所有的矛盾和不甘。呐,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金在中將自己的心情歸結為正義感和責任感。

 

 

朴有天當晚也沒有立刻睡著,他想起了和金在中單獨的對話,隱隱地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但是又似乎都很合情合理的樣子。算了,他不再和自己較勁了,不管怎麼說結果是好的不是嗎,金在中答應和允浩做朋友了,這樣就足夠了~

而鄭允浩的睡前感慨是這樣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見到小天使了!小天使叫金在中!小天使對我笑了!還摸我的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已經入夢~

所以說,上帝偏愛呆小孩吧。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