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接下來的日子,鄭允浩隔三差五地就催著朴有天一起去凱撒。因為剛剛拍完電影《海霧》,而且取得了非常不錯的票房成績,身價再次提升的鄭影帝現在有大把的休假時間用來揮霍,到哪裡揮霍?自然是去找金在中了。凱撒是24小時營業的大酒店,員工都是早中晚三班倒的制度,即6:00-14:00,14:00-22:00,22:00-轉天6:00,每週休息兩天也是按規律輪換著來的。但是不管金在中上什麼班,鄭允浩總是能夠準時報到,你問他怎麼做到的?前面不是說了嘛,鄭允浩可是早就套出了自家媳婦的作息時間表了~

朴有天卻為自己捨命陪君子的行為感到有些後悔了。鄭允浩在休假,他天天可還是要上班的呀,最重要的是他泡吧的時間因此縮水了一大半,這樣下去的話“夜店小王子”的身份都要易主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被誰家姑娘或小夥套牢了呢~不不不,只有鄭允浩那種奇葩人類才被一個人栓牢呢,而且還從7歲就被拴住了,嗚呼,悲催哉,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俗話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朴有天為了挽救自己豐富多彩的生活,終於舉起了反抗的小旗子,「什麼嘛,允浩你說說你追媳婦幹嘛總拉上我啊?而且每回點完菜扔下我就跑了,留我自己一人對著一大桌子菜吃不完,你不知道現在提倡節約型社會了嗎??」

鄭允浩想了想,「嗯,這樣是不對。」

「是吧是吧。」朴有天心想這小子終於有點兒良心了,「所以下次。。」

「所以下次我們就少點一些菜吧~」

臥槽,重點完全錯了好嗎,朴有天要哭了,「我不是說這個,我的意思是下次你來凱撒我就不作陪了好嗎?」

「不好。」鄭允浩搖搖頭,態度堅決。

「為啥啊?」

「我不認識路。」

「我不是在你的車裡面裝了GPS了嗎,最新版的地圖也下載下來了,我親身試過了,非常好用。」

「沒電了。」

「沒電了?沒電可以充電啊,有車載充電器啊。」

「壞掉了。」

「怎麼會呢,剛買了沒多久的啊。壞掉了也可以拿去修啊。」

「太麻煩。」

「不麻煩,就去平安路250號就可以啦,離咱們公司很近的。」

「去不了。」

「為啥啊?」

「我不認識路。」

。。。。。。

問題轉了一圈又回到了起點,朴有天聰明地發現這對話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了,因為不管轉幾圈,鄭允浩都可以用一句「我不認識路」絕殺他。。。尼瑪啊,朴有天想,這年頭路癡都成了大爺了嗎,還能更理直氣壯一點兒不??

 

思來想後他覺得問題並不在這裡,腦子轉了個彎兒,問「允浩啊,你千方百計留下我,是為了讓我當擋箭牌使吧?」留他在這裡裝樣子吃飯,自己既能去找小天使,還不讓人覺得形跡可疑?

鄭允浩揚起了嘴角,然後點了點頭,「你才知道啊。」

「我去。。」朴有天忍住豎中指的衝動,「所以你剛才一直都在逗我呐?」

「No,我是為了讓你體會自己探求答案的樂趣~」

咣,朴有天把腦袋磕在了桌子上,很顯然,在與鄭允浩的又一次交鋒中,他再次保持了之前的零勝記錄。

 

勝利者鄭允浩無心安慰失敗者,他趁朴有天給自己點蠟的工夫又溜出了門,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朴有天摸出手機,登上公司那幫花癡女人們建的“男神後援團”的QQ群。

帥倒一大片:你們的男神又丟下我,一個人溜出去尋找真愛了!!!

是小秘不是小蜜_秘書Lisa:所以說,朴總您又獨守空房了?

帥倒一大片:嘖,怎麼這話一到你嘴裡就變得奇怪了呢。。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用事實說話,焦點訪談~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哈哈,我們朴總就是傳說中的炮灰吧~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是炮灰攻,還是炮灰受呢~~~~~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在男神面前,那當然是炮灰受了~

帥倒一大片:草,吃口涼菜的工夫,你們。。。誰是受誰是受??!!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您吃好喝好~我們繼續討論,我覺得要看跟誰配了,咱朴總在外頭那也是風流多情攻一枚啊,估計采了不少小雛菊吧~

帥倒一大片:切,別把爺說的跟個純基佬似的,爺可是雙~多少男男女女拜倒在爺的西裝褲下~幾朵小雛菊算什麼,爺都夠開花店的了~哼~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樓上注意素質咳咳,小心哪天電腦壞了哼哼~~

帥倒一大片:嘛意思?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忘了某陳姓帥哥的前車之鑒了嗎?豔照門神馬的~

帥倒一大片:爺沒那變態嗜好!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朴總跟鄭影帝在一起的時候完全就是話嘮老媽子一樣的存在啊,鞍前馬後的。跟咱鄭影帝那總攻氣場一比,朴總瞬間弱了有木有!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哇塞,泰哥難得上線啊,歡迎歡迎~

帥倒一大片:我靠,孫泰你小子一大老爺們居然也在這裡混??!!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群裡大老爺們多了啊,就是好多都潛水,還有,容小的提醒您一下,您也是一大老爺們。。

帥倒一大片:。。。。咳,我就是為了貼近群眾而已~~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我們是為了加深公司職員之間的感情而已~

帥倒一大片:哼,我算是知道了,你小子這麼油嘴滑舌。我倒是問問你,為嘛鄭允浩就是總攻!鄭允浩那麼呆,哪裡像個攻!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身高不解釋。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身材不解釋。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天生的大攻氣場不解釋。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雖然呆萌,但是現在最火的不就是呆萌攻嗎。

帥倒一大片:那我是什麼攻?

全員:人妻老媽子苦逼攻~

帥倒一大片:嗷,你們一個個就吃准了我不會扣你們工資了是不是?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哈哈朴總,談錢多傷感情啊,您看您天天嚇唬我扣獎金,可是沒有一次真的扣了,您是好銀~24K純好銀~典型的外冷內熱型,我們懂的懂的~~

7國外語不費勁_翻譯Betty:樓上+1

縱橫光影之間_燈光師Tiger:+2

清正廉潔_會計Cindy:+3

穿過你的亂毛的我的手_髮型師Daisy:+4

洗刷刷_清潔劉大媽:+5

帥倒一大片:我看見了神馬啊。。連劉大媽都被拉進群了,你們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腐女,還有腐男們!

是小秘不是小蜜_Lisa:所以為了我們,請您繼續炮灰下去,繼續從前線發回最新報導~相信我,您一定是最帥的炮灰!

全員:朴總千歲千千歲,我們萬分期待鄭影帝壓倒小受受的那一天!

帥倒一大片:呵。。等著吧你們。。

 

在眾人無所不用其極地調戲朴有天的時候,我們傳說中的總攻大人在做什麼呢?他正蹲在凱撒金碧輝煌的走廊裡等著金在中的援助呢。如果說那次椰子樹旁的偶遇是個意外的話,那麼鄭允浩後面的屢次迷路就純屬是故意的了,神奇的是,這方法居然屢試不爽,每次他都能在10分鐘之內等到金在中來到自己面前,摸摸自己的頭,然後領他回去。

那麼金在中為什麼總能很快找到鄭允浩呢?這還要歸功於那些總能第一時間發現鄭允浩降臨凱撒,並且將消息天女散花一樣四處傳播的女服務生們。所以,金在中只要豎起耳朵注意聽一聽走廊裡嘰嘰喳喳的談話聲,就可以立刻知曉鄭允浩何時又大駕光臨了。然後我們就可以看到某個蘑菇頭向四處張望一下,趁別人不注意時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到廚房門口,然後嗖的一下消失了。而每當這時,孟大廚總會不著痕跡地瞅瞅門口,笑著捋捋自己的鬍子,然後招呼手下閒著的的小子們繼續給自己剝蒜、切蔥、絞肉餡,每個人都忙得熱火朝天,也就無心注意是否有一個人再次溜號了~

其實金在中一開始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去找鄭允浩,只是聽到他到來的消息後腦海中就浮現出他之前蹲著跟自己求助的樣子,唔,如果他又走丟了可怎麼辦呢?他現在這麼呆,要是被怪蜀黎領走了怎麼辦?如果被別人發現他現在的狀況怎麼辦?如果凱撒裡面有埋伏著的狗仔隊怎麼辦?他才不會說他有一點點擔心鄭允浩呢,這完全是出於人道主義的關懷,懂嗎!

果不其然,他又一次在某條走廊裡發現了迷路的鄭允浩,看著那個大寶寶看到自己後眼睛裡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樣子時,他的第一反應是:幸好沒有被別人領走啊。他下意識地不希望這個樣子的鄭允浩落入別人的眼中。其實金在中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因為沒人會相信那個低著頭蹲在走廊裡畫圈圈的怪人會是叱吒風雲的鄭影帝~

從此以後,鄭允浩和金在中之間就形成了一種無言的默契,套用一個風靡一時的BL文題目來說就是“每天上班都能看到鄭影帝在迷路”,然後金在中都會出於人道主義援助精神“順手”把他領走。對於鄭允浩這種充分利用自身優勢(?)的行為,除了朴有天嗤之以鼻之外,「男神後援團」的全體成員們集體表示:萌透了!!!!!

這樣一來二去,鄭金二人很快就混熟了,鄭允浩早就厚著臉皮喊人家“在中”暫且不說,金在中也慢慢適應了直接喊對方“允浩”,而不像最初那樣臉紅心跳了。

 

托金在中的福,朴有天的苦逼炮灰生活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鄭允浩很快就不滿足於每次和媳婦短暫的相處了。本來嘛,送迷路的鄭允浩回包間能用多少時間?就算他經常任性地拉著金在中亂走遠路,而且故意把步伐放得很慢,跟早上公園裡遛鳥的大爺有一拼,但是說到底也超不過十幾分鐘,對於一個饑渴了19年的人來說,這點時間哪裡夠?

所以每次回到了包間,鄭允浩還要拉著自家媳婦磨蹭好半天,而金在中對於這樣的鄭允浩沒有任何抵抗力,溫言軟語地陪他聊天間或伸手虎摸一下他翹起來的呆毛。於是一個撒嬌賣萌,一個溫柔縱容,直把剛吃了一肚子山珍海味的朴有天看得有種食物倒流回喉嚨口的衝動。

這個問題很快就被朴有天解決了,咱朴大帥哥是誰啊,全能經紀人啊,什麼事能難得倒他?朴有天轉天就找到了凱撒的經理許蔚,說鄭允浩有意接拍一部以酒店為題材的電視劇,角色暫定為酒店服務生,因此想來凱撒親身體驗一段時間。許蔚是個誠實人,又跟朴有天有些交情,不疑有他,立刻表示歡迎。鄭影帝順利從探班轉為常駐,朴有天也終於擺脫了擋箭牌的苦逼角色~

 

 

 

 

 

第十三章

 

許蔚是一個辦事嚴肅認真又周到的人,今後鄭允浩天天駐紮凱撒,以他的人氣和影響力必然會引起很大的關注。他上次不明原因的“走基層”行動,造成的破壞力可是讓許蔚到現在都心有餘悸,所以這回他專門組織全體員工開了集中會議,說明鄭允浩的來意,提醒員工們在此期間務必戒驕戒躁,踏實工作,無故不得擅自離崗,也不能打擾鄭允浩的正常工作,求籤名求合照等易造成騷亂的行為,一經發現立馬扣一天工資,舉報有獎。

另外,朴有天提前交代過了,說金在中是鄭允浩媽媽的三舅的後老伴的侄女的外甥,所以鄭允浩在凱撒的陪同和照顧任務就全權交給了金在中。許蔚雖然在心裡感嘆了一下這兩家錯綜複雜的關係,但還是把話原封不動地複述給了與會的凱撒員工。

當金在中坐在台下聽見許蔚一本正經地說出「鄭允浩媽媽的三舅的後老伴的侄女的外甥」這一大長串莫須有的關係時,他不知道有多慶幸自己剛剛把那口白開水咽下去,不然絕對會一點兒不浪費地全部貢獻給坐在他前面的小李的後腦勺。。。艾瑪,還媽媽的三舅的後老伴的侄女的外甥呢,虧朴有天能想得出來啊。。

會後,金在中華麗麗地接受了凱撒上下600多號員工目光的洗禮,喂喂,你們的羡慕嫉妒恨要不要這麼明顯啊!金在中覺得如果那眼神變成一把把小飛鏢的話,現在的他恐怕早就變成篩子了。

女人們如狼似虎就算了,這裡面還夾雜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有個平時連話都沒說過的小弟甚至跑到他面前,淚眼婆娑地跟他說:「在中哥,我叫賈賢哲,你哪天要是和鄭影帝握了手的話能不能告訴我一聲,我摸摸你的手就心滿意足了。」

金在中一頭的黑線,按捺住想炸毛的心情,我去,我的手就能隨便摸了嗎?間接摸個手你就心滿意足了?我才不告訴你我還摸過影帝的頭呢!一個大老爺們那一臉嬌羞是鬧哪樣,你是受吧?是受吧!我早就看粗來了哼~小爺那麼多耽美漫畫可不是白看的~~~

金在中森森地覺得日後,要在這群公狼母狼中保全鄭允浩這隻小綿羊,自己肩上的擔子還真是蠻重的。

 

因為有了“為角色而體驗生活”這一冠冕堂皇的理由,鄭允浩也不用非要在凱撒裝模作樣地吃一頓飯了,終於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和金在中在一起。

每到金在中上班的時間,朴有天都會開車把鄭允浩送到凱撒大門口,然後由許蔚通知金在中下來接人。沒過幾天鄭允浩就以不好意思總麻煩許蔚為由,和金在中交換了手機號碼,從此改為直接給金在中發短信。

To在中:在中我到啦~( =∩ω∩= )

然後金在中蹬蹬蹬跑下來接他進去。每當這個時候,朴有天都有一種把兒子託付給了幼稚園老師的錯覺。

體驗生活雖說是個幌子吧,但是其實也基本屬實了,因為鄭允浩每天在金在中身邊黏著,金在中做啥他就做啥,金在中去哪裡他就跟著去哪裡。之前他不瞭解,現在每天和金在中在一起,他才發現金在中的工作其實還蠻辛苦的。

每天上班以後要換上統一的工作服,然後就是洗菜,切菜,跑來跑去給大廚準備各種調料和工具,上菜前要搭配好規格和形狀合適的盤子,將盤子擦乾淨,擺上雕好的蘿蔔花和疊成花形的紙巾,客人吃完後還要刷盤子刷碗、消毒放進櫃子裡,更不用說還要被叫去做一些諸如從車上卸貨這樣的力氣活。

總之,身為一名處於底層地位的小服務生,真是體現了“我是一塊磚,哪裡用到哪裡搬”的精神。

 

但是自從鄭允浩來了以後,金在中的工作輕省了不少,為啥?當然是因為某隻忠犬不捨得自家媳婦太辛苦啊。

凱撒之所以有名,不僅在於它高端霸氣暴發戶的外表,它的食品品質與安全的保障也是它在眾多酒店中獨佔鰲頭的一大原因。凱撒每天供應的蔬菜水果都是一早從郊區的菜園果園中摘取的,連冬天也不例外,還有一些非本地的果蔬,雖然是從別處運來的,但是也一定保證其新鮮和健康。所以每天早晨到凱撒後門去搬運果蔬是一項艱巨而又必不可少的工作。

鄭允浩第一次跟著金在中去卸貨時真是嚇了一跳,幾大卡車的蔬菜水果,一筐又一筐碼得整整齊齊。

金在中指指旁邊卡車上往下費力地卸貨的小李,告訴鄭允浩:「允浩你看,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果蔬從車上搬下來,然後用板車把它們拉走,再分門別類地放進各個儲藏室中擺放整齊。」

說著他就要往車上爬,卻被鄭允浩攔下了,「我來吧」。話音未落就跳上了卡車,俐落地抱了兩筐黃瓜下來,放在板車上,「是這樣嗎?」

金在中呆了呆,對鄭允浩點點頭,「沒錯,呀你一筐一筐搬就可以了,別逞能。」

「沒有,不重。」鄭允浩眨了眨眼睛,又去搬下一筐。

在鄭允浩的“干擾”下,金在中最終連一筐也沒搬成,鄭允浩表示髒活累活以後都由他代勞了。金在中揮了揮小拳頭,「怎麼這樣,你以為只有你力氣大嗎?哼哼,我也是有發達的肱二頭肌的男人呢,你看你看。」

鄭允浩看著他擼胳膊挽袖子的可愛模樣,笑了,「我不想你累。」然後一邊拉起他的袖口,一邊拉著板車,往儲藏室走。

金在中記起初見時摸到的鄭允浩腹肌的形狀,確實不是自己的小排骨可以比擬的,著實令人嫉妒,可是除了嫉妒,心裡還是一點一點地溢出一種小小的蜜糖般的味道。

 

如果說在力氣方面金在中感受到了一些挫敗的話,那麼在廚房中可是他大顯身手的時候了。雖然沒有孟大廚那樣掌勺的資格,但是光憑金在中那純熟的讓人眼花繚亂的刀工,也足夠讓鄭允浩把嘴巴張得能裝下只鵪鶉蛋了。不要問我為什麼普通人表示驚訝時,嘴裡通常都能放下一隻雞蛋,不要忘了對於鄭允浩這樣一個面癱來說,把嘴張到鵪鶉蛋那麼大就已經是極限了。

金在中的刀工了得是他所在的第2廚房人人知曉的事,更是得到了孟大廚“不在我之下”的終極點評。其實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對於金在中這個從小就把做飯當樂趣的人來說,切個菜真是熟悉到坐在家裡馬桶上閉著眼就能抓到手紙的地步了,就和“星跳水立方”中的一個個小盆友們,隨隨便便就能跳出讓一眾明星們眼珠子掉出來的完美動作是一個道理,熟能生巧而已~

所以當金在中突然閉上眼睛表演盲切土豆絲的時候,其他人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只是笑嘻嘻地站在一旁調侃,「喲,小金又表演絕活了呀,是要在鄭影帝面前露一手嗎~」

唯獨鄭允浩抿著嘴,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上下飛舞的菜刀,一顆心隨著刀的起落而忽上忽下,天知道他有多麼擔心,萬一下一秒那把刀子落在在中的手上呢?他很想把刀奪過來,但是又怕嚇到閉著眼睛的金在中,不敢輕舉妄動。

所有人都被鄭允浩極其嚴肅的表情嚇得有些不知所措,互相用眼神詢問著:是誰惹到鄭影帝了麼?大家想了想,八成是鄭允浩因為被金在中搶了風頭所以不高興了。冰山的力度可不是蓋的,所有人瞬間同時打了個寒顫,然後自動向後退離一米遠,只留下鄭允浩和依然切得歡樂的金在中站在最中間。

就在人人自危的時候,金在中已經切完了手邊的土豆,睜開眼睛滿意地看著成品,「怎麼樣,是不是比以前切得更好了~」

「恩恩。」眾人點頭。

金在中更開心了,「不過今天的土豆怎麼這麼快就切完了,我貌似拿了5個呢。欸,你們都離我這麼遠幹什麼?」

一屋子的人不約而同地看了鄭允浩一眼,然後嘩啦一下呈鳥散狀各歸各位了。

「怎麼都跑了啊,今天大家好奇怪。」金在中也沒有多想,扭頭對著鄭允浩得瑟,「剛才看呆了吧?」

「嗯。」鄭允浩誠實地點了點頭。

「嘿嘿」金在中尾巴都要翹起來了,「我刀工好吧~佩服不?」

「嗯嗯。」鄭允浩看了他一眼,又點了點頭。

「哇哢哢」金在中眼睛都笑成兩條月牙了,「真乖~我會的還多著呢,還想看嗎?」

鄭允浩搖了搖頭,將剛才那把將他的小心臟弄得七上八下的菜刀拿遠了一些,「不要再閉著眼睛切了,很危險。」

金在中這才注意到這個大號兒童自打他切完土豆就變得嚴肅了很多,面部肌肉都比平時緊了不少,「怎麼了?嚇到了嗎?沒事的,這可是我的絕活呢,都練過很多次了,現在已經爐火純青啦。」

鄭允浩固執地繼續搖頭,盯著金在中的眼睛「不要,我剛才很擔心,怕你切到手,但是又不敢跟你搶。在中,以後不要再表演這個了好不好?」

喲,喲,這麼認真的樣子,連豆包臉都鼓起來了呢,至於嗎還生氣了呀。可是生氣的樣子怎麼能這麼可愛呢?金在中忍著去上手捏一下的衝動,「還真是愛操心呢,好啦,我答應你以後都不玩這個了行不~~」

鄭允浩這才緩和了表情,點點頭彎起了眼睛。

嚴肅起來的時候連周圍的空氣都幾乎要凝固住,金在中有些驚訝於幼齒化的鄭允浩依然強烈的氣場。但是卻意外地十分好哄,因為只要是金在中說的他就百分之百的相信。金在中在心裡偷笑,把個大影帝當孩子哄的怕是只有他了吧~

「好了,既然我都已經答應你了,那麼現在把你藏在口袋裡的兩個土豆還給我吧~」金在中指了指鄭允浩兩個鼓鼓囊囊的褲子口袋。

鄭允浩因為怕金在中切到手指又阻止不了,索性偷偷把兩個土豆從案板上拿走揣進了口袋裡,沒得切了那麼就能停止了吧。當時別人都看到了這一奇怪的舉動,只是沒有一個人敢表示異議,甚至發出疑問。

金在中其實在睜開眼睛看見鄭允浩的時候就發現了口袋的秘密,就算他神經再粗也知道5個土豆不能平白無故變成3個吧,況且鄭允浩的褲子口袋不算大,兩個大土豆委屈地被硬擠在裡面,可憐巴巴地露出了大半個腦袋,誰看不見啊?只不過金在中開始只當是鄭允浩小孩子的惡作劇罷了,沒想到卻是真的擔心他。

鄭允浩紅著臉彆彆扭扭地把土豆放回了案板,背過身去假裝沒看到金在中一臉戲謔的笑容,只留下金在中盯著他的後腦勺暗暗發誓,待會兒一定要趁沒人注意的時候使勁揉揉他的頭,這孩子真是可愛地讓人心癢癢。

 

 

晚上,金在中照例登上QQ群。

我不是大頭:Hi,大家吼啊~

我愛水蜜桃:喲,哥,好幾天沒上線了啊,最近挺忙的吧?幼稚園阿姨的角色適應地還好嗎?

我不是大頭:什麼幼稚園阿姨?

我愛水蜜桃:你看你現在天天要忙著照顧兒童版鄭允浩,這不是幼稚園阿姨是什麼?

金在中想了想,鄭允浩天天倒真像一個按時上下學的小盆友,就差再背一個小書包了,他腦補了一下鄭允浩背著小書包再戴一頂小黃帽,奶聲奶氣地喊「在中老師」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怎麼感覺一點兒違和感都沒有呢~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在中哥,看起來你今天心情不錯啊~

我不是大頭:沈吃貨你可算是粗線了啊,我還以為你終於被撐死在某地了呢~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切,憑我的胃口,想撐死我可沒那麼容易。話說我這才幾天不在啊,你就被敵人俘虜了啊?

我不是大頭:什麼俘虜了,要說俘虜也是我俘虜他好不好,鄭允浩那個小屁孩現在可是全在我的掌控之下呢哼哼。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謔謔,看來你掌控地很開心嘛~

我不是大頭:誰說我很開心了,你們不知道鄭允浩有多可氣啊。天天卸貨都死活不讓我動手,哥的肱二頭肌完全派不上用場了有木有,都要萎縮了啦。還有啊,他仗著自己腿長步子大,每次都搶著給孟爺爺遞作料,你說說他把放作料的地方記得那麼清楚,怎麼記個路就那麼困難呢?還有還有,今天我表演盲切土豆絲,他居然偷偷藏起了兩個,還說太危險讓我以後不許這樣切了。哼哼,你們看他多討厭啊~

我愛水蜜桃:是很討厭,恩恩。

金PP是我髮小:同意。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

我不是大頭:沈吃貨你這是啥意思?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不敢與另外兩位二貨苟同的意思~恕我直言,我一點兒也沒看出你討厭他,反而從潛臺詞中嗅出了一絲傲嬌又得瑟的氣息。

我不是大頭:誰傲嬌了誰傲嬌了??!!

金PP是我髮小&我愛水蜜桃:誰二貨了誰二貨了??!!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傻孩子們啊,在中哥的心思你們不懂啊,小孩子再去修煉幾年吧。還有某人啊,快去找個鏡子照照你現在的表情,用腳趾想都能猜到准是一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賤笑,哼哼。

金在中一把拿過床頭櫃上的鏡子一照,果然鏡子中的人一臉偷腥的貓一樣的笑。怎麼能這樣嘛,自己明明在抱怨的不是嗎?

我不是大頭:我才沒有笑呢,沒有沒有就是沒有!不跟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玩了,我去碎覺哼!

我愛水蜜桃:哥你別走啊,你到底笑了沒啊?為啥昌珉說你笑了啊?啥意思啊?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笨死了,看不出來你哥是在顯擺自己有人關心有人疼嗎,髒活累活全不用自己幹,還有人擔心他切到爪子。嘖嘖,真是的,當天才太孤獨了,瞬間秒懂真是不好玩~

沈昌珉雖然有一段時間不在,但是群裡的聊天記錄他回來以後可是全都看了一遍,這時局變化之快也著實讓他沒有料到,只不過那種什麼撞了一下就性情大變的事情他是根本沒有相信的。金在中善良又單蠢,平時又喜歡看各種穿越重生之類的耽美小說,難免會往些稀奇古怪的方面想,他可不一樣,天才都是理智的,才不信那些神乎其神的東西。

在他看來,或許鄭允浩根本就不是變了性情,更不是什麼智商倒退,只怕金在中現在接觸到的才是他的本性。但是沈昌珉並沒有把這話在QQ群裡說,一來說了他們八成也理解不了,二來,順其自然吧,看看日後這二人如何發展,他很好奇鄭允浩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對金在中又抱有怎樣的想法,事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不是嗎~

 

金在中氣哼哼地退了QQ,抱著床上的抱枕揉來揉去,我才沒有傲嬌呢,我才沒有拿鄭允浩顯擺呢,我就是抱怨一下他一個小屁孩管得太寬了而已,我才沒有高興呢~

就算高興了我也不告訴你們哼~

手機螢幕突然亮了,一條新資訊。

From 大齡兒童:在中在中晚安啦~明天見,麼麼噠~

金在中笑了,運指如飛,很快就回了過去:

To 大齡兒童:明天是早班,6:00就要上班,起不來的話晚點兒到也沒關係的啦~

鄭允浩想說沒關係他會按時到,可是他回短信的速度慢,還在那裡吭哧吭哧打字呢,金在中下一條就追過來了。

From 在中:怎麼沒有回音了?睡著了嗎?

鄭允浩只好往還在編輯的短信裡再加上一句【沒有睡著】,可是還沒等發出去,又一條新短信。

From 在中:真的睡著了吧,那麼晚安啦,麼麼噠~

鄭允浩欲哭無淚。。。。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