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自從鄭允浩入駐金在中工作的第2廚房以來,這裡就成為了全凱撒最受人矚目的地方。因為金在中沒有去前面傳菜的工作,所以鄭允浩也理所當然只呆在後廚,而不會被來吃飯的客人們遇見。這點倒是讓許蔚了鬆一大口氣,想想吧,如果一屋子人正在吃飯,一抬頭發現鄭大影帝端著下一道菜進來了,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情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雞飛狗跳、人仰馬翻,酒店一秒鐘變粉絲見面會的現場可不是好玩的。

但是,防外人容易,別忘了凱撒內部人員也有的是鄭允浩的粉絲呢。每天都有不少員工打著各種旗號來到2廚轉悠,隨便拉著一位“原著民”就開始漫無邊際地瞎侃,無非是為了多看鄭允浩幾眼。但是也僅限於看幾眼,因為鄭允浩的冰山氣質就好像一個天然結界一樣,不是什麼人都敢隨便接近的。況且朴有天之前也特別囑咐過他,不要跟陌生人有太多的接觸,容易露怯。。

所以鄭允浩來了不少日子,也只是和2廚的人員們有些交流。他的面部表情總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但是卻從不擺大明星架子,見面打招呼是一定的,偶爾金在中不在的時候,鄭允浩也會禮貌地問問其他人某些事情該怎麼做,讓他們受寵若驚一下。總之,他跟金在中以外的人都保持著不親近也不疏離的距離,那些人慢慢也就知道了鄭允浩性格偏冷,跟不太熟的人在一起話不多,也就不會上趕著去倒貼。

 

但是那個叫做賈賢哲的小男生卻是個例外。

這孩子一天少說也要往2廚來個7、8趟,他知道鄭允浩總在金在中身邊,所以就自來熟地一口一個「在中哥」地來找金在中聊天,眼睛卻從來不看金在中,而是跟塗了502強力膠似的,黏在鄭允浩的身上就是不下來。

鄭允浩被人矚目慣了,自動遮罩了那有些過於灼熱的目光,依然頂著一張沒有表情的臉,在旁邊的水盆裡洗洋蔥。金在中可沒他那麼淡定,看著賈賢哲那像要把鄭允浩扒光的眼神,心中頓時竄起了一股無名火。

看什麼看啊,知道“矜持”兩個字怎麼寫嗎?就算你喜歡男人,就算你是個受,也不能那麼明目張膽地盯著一個男人吧。還「在中哥」呢,我跟你很熟嗎???但是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賈賢哲這一個勁兒地套近乎,一聲接一聲地喊著哥,金在中也不好說他什麼,可心裡就是不舒服,好想捂上他的眼睛告訴他不許再看了。

可是寒暄卻還在繼續。

「在中哥,我第一次離鄭影帝這麼近,真人比電視裡面還要帥一百倍啊~~~」

「哦,還行吧。」切,還隔了4米呢也算近?沒見過世面~

「在中哥,鄭影帝性子好冷啊,跟電視劇裡面演的一樣,可是這樣反而更有魅力呢~~~」

「哦。」冷啊,這麼冷怎麼還沒把你凍上呢?

「在中哥,我喜歡鄭影帝4年了呢,可是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能和他接觸,卻到現在都沒敢和他說句話呢,真是太羞澀了腫麼辦~~~」

「呵呵,羞澀好。」尼瑪你還羞澀?你要是羞澀,那我就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小家碧玉了,你是沒說話,你直接視奸了我去。。

金在中正在心裡抽打某只口是心非的小受呢,只見賈賢哲突然瞪大眼睛,用手抓著他的胳膊,跟秋風中的樹葉似的抖啊抖啊,「他他他他過來了!!!」

「你見鬼了啊。。」金在中一扭頭就看見鄭允浩正端著剛洗好的洋蔥向這邊走過來,怪不得賈賢哲激動成這個樣子,得,這下4米的距離變1米了,破紀錄了,恭喜你,小賈同學。

「在中,我把洋蔥洗好了~現在要切嗎?」鄭允浩端著洗菜盆的樣子很有一種居家好男人的感覺,又把賈賢哲迷得神魂顛倒的。

金在中心裡不痛快,指指旁邊,「先放那吧,你不會切。」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你過來幹啥呀?他心裡盤算著怎麼把鄭允浩小綿羊再支遠一點去,此地有狼不宜久留!!

理由還沒想好,沒想到賈賢哲倒搶先開了口,「我我我會切,鄭影帝我我我幫您切吧。」說著就要去接鄭允浩手裡的盆。

臥槽,你不是羞澀嗎?請繼續羞澀下去啊!!你不是要去接盆嗎,你衝著他的手抓過去幹什麼!!!金在中好想仰天長嘯,可是又只能憋在心裡,索性眼不見心不煩,乾脆把頭扭到一邊,惡狠狠地抓過一棵大蔥開始一層層地剝皮,就是不看面前這倆人。

 

鄭允浩看出金在中不太開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奇怪地看了一眼面前熱情地過分的小男生,躲過他伸過來的爪子,「謝謝,不用了,在中會教我切的。」

賈賢哲卻不放棄,「我也會切菜,我我我教您也可以的。」

哼,想要越俎代庖啊,金在中的脖子又向外扭了15度。

鄭允浩皺了皺眉,「不用,你去忙你的吧。」

賈賢哲連續受挫兩次,紅著臉卻不想走,好不容易能和鄭允浩說上話呢,這麼走了他怎麼甘心?「我我我喜歡您很久了,能能能跟您擁抱一下嗎?」賈賢哲一臉熱切地看著鄭允浩,臉頰泛著紅,兩隻眼睛眨呀眨的,相當惹人憐愛的樣子。

哼哼哼,金在中在心裡把這個厚臉皮的小受鄙視了個夠,居然一上來就要求擁抱??!!可是鄭允浩答應不答應自己也做不了主,再扭15度!尼瑪快到極限了!

鄭允浩不說話了,出道這麼多年,向日葵遇見了不少,粉絲見面會也舉行了幾次,但是主辦方都知道他“冷”,從來不會安排擁抱這種親熱的橋段,怕惹他不高興,頂多握個手而已,向日葵們大多都很理解,如果鄭允浩張開手臂熱情洋溢地邀請他們來抱抱,恐怕他們還真接受不了。。。。

如果賈賢哲只是要求握個手,鄭允浩會二話不說滿足他,但是求抱抱可不行,抱抱是留給媳婦的,演戲的時候他都沒抱過別人,一般都是用扛的。。。

鄭允浩衝賈賢哲搖了搖頭,金在中用餘光看到了,嗯,拒絕地不錯,脖子往回扭了一點。

「很抱歉,但是謝謝你喜歡我演的戲,能得到粉絲的喜歡我很高興。還有,許經理每天這個時間差不多要來巡視了,你不是2廚的,最好儘快回到你的崗位。」

這話一出也是變相在逐客,卻又有一種不希望他被經理抓包的關心在裡面,賈賢哲點點頭,雖然有些遺憾但是也很感激鄭允浩,鞠了個躬就忙不迭地跑了。

 

金在中看著某人的背影,揉揉已經復位了的還有些酸痛的脖子,裝的跟沒事人似的轉身一邊哼著歌一邊切已經被剝成小蔥的大蔥,嘴角偷偷地上翹,心裡突然好痛快是腫麼回事~~

鄭允浩很奇怪為什麼剛剛還撅嘴不看他的金在中,現在卻突然很開心的樣子,都哼起歌來了。他湊到金在中旁邊,托著腮幫子問他:「在中,你剛剛為什麼不開心?」

「不傻嘛,還知道我不開心了呐~」金在中覺得這孩子沒白養,還算有眼力~

「嗯,因為我看了你半天,你都不看我,還把頭扭開了,是我惹你生氣了嗎?」

金在中看著眼前大齡兒童小心翼翼的樣子,覺得有些不忍,「沒有啦,不是你。」

「那是剛才那個男生嗎?為什麼啊?」

金在中撓撓頭,自己確實是因為賈賢哲而生氣,可是,自己在氣什麼呢?他發現從剛才開始自己只顧著生氣,卻沒有細想是因為什麼而生氣。按說賈賢哲只不過是一個粉絲,雖說熱情過頭了些,胡攪蠻纏了些,但是自己以前沒少看那些娛樂圈的新聞,什麼瘋狂粉絲沒有見過,男明星深夜回家被同性戀粉絲獻花求婚什麼的,自己看了都是一笑置之,怎麼這次偏偏就不淡定了呢?

「我,我就是不喜歡他一副想佔你便宜的樣子。你可是影帝啊,雖然現在變成這樣了吧,但是也不能被人說抱就抱啊。」

「哦~是這樣啊~」鄭允浩覺得自己的前途貌似出現了微光。

「喂喂,你幹嘛笑得這麼詭異啊。我,我跟你說,我就是看不慣而已,我是有正義感的好青年,我,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那你怎麼不該出手時就出手呢?」

「去去,還嘿兒呀咿兒呀呢~」話題跑得越來越遠了。

 

鄭允浩看著面前總算從窘境裡逃脫出來的金在中,不再逗他了。他看了看四周沒人注意他們,於是湊到金在中耳邊,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在中,除非演戲需要,否則我不會隨便讓別人抱的。」

距離太近,吐出的氣息讓金在中的耳廓溫暖了一片,那溫度好像會擴散一樣,不然怎麼連帶著臉頰都有些灼熱的感覺呢?

「跟我說這些幹什麼,走開啦不要離我這麼近,熱死啦。」金在中把鄭允浩推開,拿手作出扇風的樣子,眼睛四下亂瞅就是不再看向鄭允浩。

自家媳婦害羞的樣子真是越看越可愛,不要逼得太緊了,先哄一哄吧~鄭允浩拿過洗好的洋蔥,上刀就切,「在中我幫你切洋蔥吧~」

「別。。等等啊。。。」

再說什麼也晚了,鄭允浩被辣得眼淚不受控制地往下流,撅著嘴求安慰。。。

金在中無奈,「哎,洋蔥要切開後,在冷水裡泡十幾分鐘再切就不會流淚了。」

鄭允浩不要臉地繼續哭。

「好啦好啦,過來吧。」金在中拿過面巾紙,給面前的大寶寶抹眼淚,看著堂堂影帝哭得滿臉淚花的滑稽樣子,小聲地罵了一句,「傻瓜。」

 

朴有天來接鄭允浩的時候,正看見他和金在中坐在大廳一角的沙發上說說笑笑。他揉了揉眼睛,是的他沒看錯,真的是說說笑笑。朴有天從來不知道鄭允浩也能露出跟正常人差不多的笑容,雖然不是什麼露八顆牙,更不可能是那種連嗓子眼的小舌頭都能清晰可見的大笑,但是比起之前實在是明媚了不少。嘖嘖,愛情啊真是良藥,連面癱都能治癒了嗎?

朴有天在車裡揮了半天手也沒引起鄭允浩的注意,還是金在中先看見他張牙舞爪的樣子,抿著嘴笑著拉鄭允浩出來,一身白色的員工制服站在穿著黑色風衣的鄭允浩旁邊,還真是配得一臉血。

朴有天上前跟金在中打招呼,「辛苦了,照顧他挺不容易的吧?」這話是真的,想自己這幾年操了多少心啊。

「沒有啦,他挺乖的,總幫我洗菜切菜,還跟孟大廚學會炒幾個簡單的菜了。」

「是在中教得好~~」

兩個人站在大馬路上互相吹捧,周身的小桃心讓朴有天不忍直視,「咳咳,那什麼,允浩我們走吧。」

鄭允浩依依不捨的樣子,「拜拜在中,後天見~」

喲,還記得我明天歇班呐,金在中笑眯眯地擺擺手,「拜拜允浩~」

 

上了車以後朴有天總算是忍不住了,「臥槽,允浩你還會洗菜?還切菜?還炒菜?這幾年你除了出去吃就是讓我給你叫外賣,當然還有那群花癡女人來主動投食,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做飯?你家廚房比我家的都乾淨好嘛!」

鄭允浩撇撇嘴,「我是不會呀,不會才要學嘛,我家在中刀工超級厲害的,雖然不能掌勺但是肯定做菜也是一級棒,我怎麼能不努力學呢~以後在家要幫媳婦做飯的~」

「喲喲,媳婦還沒到手呢就想著幫人家做飯了~革命尚未成功呢小同志!」朴有天忍不住要打擊一下那張得瑟的帥臉。

「我家在中今天都為我吃醋了,這就是曙光啊知道不~」想起今天在中那彆扭的舉動,鄭允浩就打心眼裡開心。

重大八卦!!!朴有天的小雷達滴滴地響了起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鄭允浩也不瞞他,把金在中因為小男飯求抱抱而黑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朴有天交代了一遍。

「嗯,不錯不錯,這勢頭很不錯,愛情當中吃醋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朴有天騰出一隻手來拍拍鄭允浩的肩膀,「Fighting!」心裡卻萬馬奔騰一樣,哈哈哈哈,“男神後援團”的腐男腐女們,爺又有料爆啦~~~

 

金在中睡前趴在床上玩手機,腦子裡卻還琢磨著今天自己生氣的緣由,當時跟鄭允浩打岔打過去了,可是現在靜下心來想想,自己最近對鄭允浩的態度實在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最開始的敵視,到成為自己的責任,再到現在應該已經算是朋友了吧。可是既然是朋友,有賈賢哲那樣的癡情粉絲喜歡他,自己不是應該為他高興才對嗎,為什麼會那麼不爽呢?沈昌珉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可是在看到他和其他人打鬧嬉笑時,自己從來不會覺得有一絲不快,難道只是因為物件是鄭允浩嗎?

金在中承認他很喜歡和現在的鄭允浩相處,在他面前完全不像個明星的鄭寶寶,每天習慣了鄭允浩只圍著自己一個人轉,他走到哪裡就跟到那裡,很乖很聽話,所以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漸漸的把鄭允浩看成自己的所有物了,因此在有別人覬覦的時候才會像小動物護食那樣想把他保護起來嗎?是這樣的嗎?人類天生的佔有欲在作怪嗎?

我不是大頭:嗯,問個問題啊。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件東西,非常可愛,你很喜歡,雖然不屬於你,但是現在是由你在保管的。結果突然有人來想和你搶,那麼你會不開心嗎?

我愛水蜜桃:這還用說啊,當然不開心啦。誰要是敢跟我搶亨利簽名的足球,我就把他打飛出地球!

金PP是我髮小:額,暴力小海豚真不是浪得虛名。。你是拿屁股把人家拱出地球嗎哈哈哈哈!!!

我愛水蜜桃:去死!要拱也第一個先把你拱出去!哥你怎麼了,誰搶你的東西了?

我不是大頭:也不是,我就是問問。可是那件東西並不是我的,我只是在照看。。

我愛水蜜桃:那也會不開心啊,既然是你很喜歡的東西,你肯定會對它有佔有欲啊,就像“完璧歸趙”裡面的秦王似的,和氏璧不是他的,但是他還不是想佔為己有嗎?很正常的嘛。

我不是大頭:是嘛。

金PP是我髮小:喲,剛背完課文吧,還一套一套的呢~

我愛水蜜桃:要你管,爺會引經據典,羡慕我啊~

金PP是我髮小:德行~明天在老師面前背誦的時候別再讓我偷偷給你提詞了~~~在中哥你今天怪怪的啊,PP說的對,這是正常的呀,隔壁的班花雖然不是我女朋友吧,但是我挺喜歡她的,看她跟其他男生在一起我就會不開心。

我不是大頭:我我我不是說這個,我不是這個意思。

金PP是我髮小:差不多差不多啦。總之不開心是正常的啦。

我不是大頭:唔,好的,那我就放心了。我下了啊。

我愛水蜜桃:誒誒?哥你怎麼這麼快就跑了啊,我還沒鬧明白怎麼回事呢。。。。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我想我大概鬧明白了,但是我不會說~~

我愛水蜜桃:喂喂,沈昌珉泥垢了啊,總是這樣把話說一半!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說多了你們也不明白,拜拜了您嘞~

讓兩個小孩兒擺事實舉例子地講了半天,金在中覺得心裡踏實了一些,之前突然冒出的一絲心慌也平復了下來,是正常的吧,自己對鄭允浩的心情,就是像小孩子找到喜歡的玩具不想和別人分享一樣的吧,嗯,一定就是這樣的。

 

 

 

 

 

第十五章

 

鄭允浩覺得最近金在中不太對勁,他雖然自帶結界隔離別人炙熱的眼神,但是對於自家媳婦的目光可是有小雷達的。只要金在中一看向他,他就立馬把頭轉過去看著人家,然後贈送傻笑一個,金在中冷不丁被嚇到好幾回,每次都紅著臉有些懊惱地把目光移開。矮油,自家媳婦偷偷看自己被發現時的小模樣真是可愛啊,彆扭神馬的都是小情趣啦~

可是最近金在中看他的眼神明顯不太一樣,總愣愣地瞧著他,有時候鄭允浩都看了他半天了,他也沒反應過來。眼神恍惚不知在想些什麼,有些迷茫又有些糾結,似乎還夾雜著一些傷感。

鄭允浩有點兒擔心,媳婦這是有心事啊,而且八成是跟自己有關的,可是他問金在中怎麼了,金在中卻總裝作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完了還怕他不信似的衝他哈哈乾笑兩聲。明明就是有事,卻怎麼都不肯說,鄭允浩好苦惱。

 

沒錯,金在中確實有心事,這心事其實是源於一個夢:

夢中的金在中穿著一身騎士的服裝,徒步走在一條荊棘叢生的小路上,邊走邊拿手中的劍費力地砍斷擋路的枯枝和灌木。這條路坎坷而泥濘,前面只依稀有些微弱的光芒,黑暗中不時飛出幾隻巨大而醜陋的蝙蝠,遠處不知什麼鳥淒厲地叫著,給這詭異的氛圍又添了一些恐怖的效果。路的盡頭是一座被樹木遮住了本來面貌的城堡,據說裡面有一位被巫婆施咒而沉睡多年的公主。金在中已經打敗了巫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一直向前走,進入城堡,找到公主,用他的吻來喚醒她。

其實金在中對於解救公主並沒有什麼興趣,一邊走一邊在心裡吐槽:沉睡了多年的公主?那不是應該已經很老了嗎?我對姐弟戀、姑侄戀、母子戀、隔輩戀可都沒有興趣的啊!!而且這麼多年城堡裡面也沒有人來打掃,這身上得落了多少灰塵啊。。臉上肯定也很髒。。喚醒之前一定要至少幫她洗個臉啊才行。還有啊,誰說公主就一定是豔壓群芳的了?萬一跟郭德綱相聲中的阿依土鼈公主似的,可讓我怎麼下嘴啊?小爺的初吻還在呢,不好隨隨便便送人的。再說了,如果吻醒了以後糾纏我不放可怎麼辦,包辦婚姻不會星湖啊!!

但是面前只有這一條路可走,別無選擇,只有喚醒公主才能將魔咒解開,從而離開這裡。於是金在中決定硬著頭皮走下去,到時候乾脆捏著公主的鼻子讓她喘不上氣來,就一定會醒過來的,嗯,就這麼決定了!

勇敢的騎士突破重重阻撓終於來到了城堡,走進了公主的閨房,雖然筋疲力盡,但也鬆了口氣。金在中走到公主的床前,掀開帷幔,探頭一看,只見床上靜靜地躺著一位。。。一位王子?

那位王子身材高大,有一些瘦但卻很結實,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怎麼看怎麼眼熟。。。金在中揉了揉眼睛,臥槽,這貨是鄭允浩啊!!!年輕的帥氣的挺拔的鄭允浩安靜地躺在床上,像一個精美的工藝品,與這腐敗的城堡顯得格格不入。

金在中湊近了一些,摸了摸,鄭允浩的身子是冰冷的,如果不是還有呼吸的話真的很像一具漂亮的不會腐朽的屍體,他的嘴巴緊閉著,連嘴邊的小痣都一模一樣,真的是鄭允浩。可是鄭允浩不是應該在廚房裡面和他一起給孟大廚打下手的嗎?不是應該錯把鹽當成了糖,然後搖著他的手臂求原諒的嗎?不是應該興沖沖地端著新學來的菜肴跟自己獻寶的嗎?不是應該依依不捨地拉著他的袖子說明天見的嗎?為什麼會如同沒有了生命一樣孤獨地躺在這裡?

我要救他,我不能讓他這樣毫無生氣地沉睡下去。

金在中的心中只有這一個想法。

他俯下身,如同被蠱惑了一般,撫上鄭允浩的臉,慢慢將頭湊得更近一些,輕輕地將唇印在鄭允浩的唇上,魔法啊,開啟吧。

咒語真的被解除了,一瞬間周圍變得明亮了起來,大片的灰白開始褪去,一切恢復了生機勃勃的樣子。金在中目不轉睛地盯著鄭允浩。只見那雙眼睛緩緩地睜開了,從模糊變得清明,他趕快將他扶起來倚在床上,關切地問:「允浩,你還好嗎?」

鄭允浩扭過頭來看著他,面無表情地注視了半晌,那眼神陌生而冰冷,讓金在中心裡涼了半截,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鄭允浩看著他,話語中不帶一絲溫度,他說:「你是誰?」

然後呢?然後金在中突然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周圍黑漆漆的一片,他緩了緩才發現原來只是個夢而已。但是在夢中心裡所感受到的冷意卻一直延續到了現實中,金在中回憶起鄭允浩不帶一點表情的臉,和看陌生人一樣的眼神,不自覺地裹緊了被子。那個樣子的鄭允浩,陌生中帶著一點點的熟悉,不是整日跟在他屁股後面的大兒童,而是真正的鄭允浩。

真正的鄭允浩。

金在中為腦海中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而感到心驚,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從那天起,金在中總是會看著鄭允浩發呆。現在的鄭允浩就和夢中的王子一樣在沉睡,可是一旦他醒過來,現在自己眼前這個乖巧的、可愛的、會關心他、依賴他、心疼他、信任他的鄭允浩是不是就會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那個被大多數人所熟悉所尊敬所喜愛的鄭允浩,是演員鄭允浩,是影帝鄭允浩,是他曾經的面癱冰山情敵鄭允浩,卻再也不是他的大齡兒童鄭允浩。

金在中心裡很難受,一方面他希望鄭允浩回歸到他原本的生活,而不是整天窩在凱撒做個跑腿的小員工,這樣他也不必再被心裡的內疚和負罪感所折磨。但是他的心底卻有另一種聲音在叫囂,在呐喊,那個聲音告訴他,他不想讓王子甦醒。金在中不是沒見過鄭允浩冰冷的樣子,在他將其視為情敵的日子裡,他看完了他拍過的所有的電影和電視劇。戲中的角色冷血的有,極端的有,黑暗的有,瘋狂的有,狠絕的有,但是沒有一個像夢中的鄭允浩那樣讓他害怕,沒有一個能僅用一個眼神就刺得他整顆心都發疼。

因為觸摸到過鄭允浩的溫暖,便無法再想像他回歸冰山的樣子。

可是……

你終究會醒過來。

到那個時候,你就會離開了吧?

然而眼前的那個傻孩子怎麼知道自己心裡的百轉千回,但是他卻能察覺到自己最近心緒不寧。看著鄭允浩一臉關切的問他:「在中你最近怎麼了?」金在中也只能無奈地裝傻,那樣的假笑怕是比哭還難看吧?

金在中在一天晚上送別鄭允浩的時候,揚起手像往常一樣揉了揉他的頭髮,「允浩,別消失好嗎?」

鄭允浩一臉錯愕,搖著頭說:「我怎麼會消失呢?我不會消失的,會一直和在中在一起。」

會一直在一起啊?金在中的笑容在夜色中顯得朦朧而飄渺,「沒事,我就那麼一說。走吧,明天見。」

 

可是第二天,鄭允浩沒有出現。

金在中隱隱地覺得有些心慌,鄭允浩從來沒有遲到過,更沒有缺勤過,每天都像個乖乖上幼稚園的大寶寶一樣按時來凱撒報到,可是今天是怎麼了?上班時間都過了2個小時了,金在中不斷地向門口看去,卻始終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或許是臨時有事情吧?金在中一邊安慰自己,一邊掏出手機給鄭允浩發短信。

To 大齡兒童:允浩你今天有事不來了嗎?

想了想,又補上一條。

To 大齡兒童:是生病了嗎?有沒有人照顧你?

猶豫了一下,又發出了第三條。

To 大齡兒童:有時間的話就回個短信過來,我很擔心你。

是啊,我很擔心你。

金在中盯著發出去的短信微微愣神。

可是那些短信卻如同石沉大海一樣。

金在中盯著一聲不響的手機坐立難安,忍了又忍還是撥打了鄭允浩的手機。無人接聽。再打,依然無人接聽。一連打了6.7遍,那邊終於有了聲音,金在中剛要開口,耳邊卻傳來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金在中呆呆地聽著,感覺夢中的寒冷像洪流一樣向他襲來,將他包圍。

鄭允浩你怎麼了?

為什麼不回我短信?我知道你打字慢,我不著急,但是你要給我回短信。

為什麼不接電話?

為什麼關機?

鄭允浩,你在哪裡?

鄭允浩,

我不想你消失。

 

可是一直到他下班,手機也沒有收到一點兒鄭允浩的訊息。

晚上6點半,金在中接到弟弟的電話,「哥,你快去看芒果台的娛樂最前線!」

金在中自從遇見鄭允浩本人後就再也沒有看過娛樂新聞,和大兒童在一起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況且他以前本就對娛樂圈的明星們不太熱衷,只是為了瞭解鄭允浩才開始關注一些娛樂資訊。

金在中今天沒有一點看娛樂八卦的心情,不耐煩地對金俊秀說:「我不想看,沒心情。」

「你一定要看!鄭允浩在裡面!」

什麼??金在中沒有聽俊秀後面還說了什麼,扔下手機趕快打開電視調到芒果台。

「我是前線記者XXX,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鄭允浩新聞發佈會的後臺。美國最炙手可熱的男性服飾品牌“The Man”將首次邀請亞洲明星作為品牌代言人。據悉,老闆Brian欽點鄭允浩作為品牌代言人,稱其形象氣質完全符合“The Man”所推崇的時尚且硬朗的男性形象。Brian更是破例不遠萬里親自來簽合約,其誠心可見一斑。」

說話間鄭允浩來到了後臺,記者趕快將話筒送上,「鄭影帝,作為全球聞名的男裝品牌“The Man”挑選的首位亞洲代言人,而且被Brian盛讚為最帥最有魅力的亞洲男星,請問您是怎麼想的?」

「感謝老闆Brian對我的高度評價,確實讓我受寵若驚,亞洲有魅力的男星很多,我自認為並不是最優秀的那個。但是既然有幸得到“The Man”的賞識,我會努力做到最好。」

。。。。。。

採訪還在繼續,金在中卻再也聽不進去了。

他盯著電視上的鄭允浩,嚴肅,得體,完美,官方,果然夢是有預兆性的,王子甦醒,真正的鄭允浩回來了。

他心中一片頹然,所以,那些未被回應的電話和短信都有了一個很好的解釋——現在的鄭允浩再也不需要他了。

 

金在中隱身登上QQ群,裡面果然正在討論鄭允浩的“回歸”。

我愛水蜜桃:哥在嗎?鄭允浩不是傻了嗎,怎麼電視上面看起來跟以前一樣啊?

金PP是我髮小:去,誰說人家傻了,在中哥說的是性情大變了而已。

我愛水蜜桃:甭管是什麼了,他現在這是好了?

保衛媳婦:我看挺正常的,也不像在中說的那麼呆,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應該是已經恢復了吧。

我愛水蜜桃:好遺憾,哥哥這幼稚園阿姨不能再當下去了~~其實看他天天吐槽熊孩子,真的很好玩啊~~~

金PP是我髮小:你自己就是個熊孩子好嗎。。。額,對了,既然鄭影帝恢復正常了,那麼在中哥是要繼續戰鬥了嗎?

我愛水蜜桃:不知道啊,哥一直沒上線,剛才給他打電話結果說到一半那邊就沒有聲音了,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保衛媳婦:擬作戰計畫去了吧~

金PP是我髮小&我愛水蜜桃:May be.

沈昌珉沒有參與討論,他是搞電腦的天才,金在中的QQ隱身瞞不過他。他其實一直都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在看所謂“鄭允浩性情突變”這一鬧劇。金在中和鄭允浩相處的這不到一個月中,時常會在群裡分享一些關於鄭允浩的日常瑣事,吐槽鄭允浩又如何如何犯二,如何如何蠢萌,如何如何愛管他的閒事,如何如何不讓自己省心。金俊秀他們或許察覺不出,但是沈昌珉卻能看出鄭允浩是喜歡金在中的,那份寵溺、體貼和愛護在金在中的字裡行間中閃著光芒,讓他無法忽略。他知道金在中一定也是懷有同樣的心情,否則怎麼會連抱怨中都帶著一絲甜蜜的炫耀,只是他自己還沒察覺罷了。

沈昌珉揉了揉太陽穴,鄭允浩突然以常態出現於公眾面前,雖然對他來說壓根不算意外,但是對金在中來說一定是措手不及,這孩子現在怕是在偷偷傷心吧。

鄭允浩,你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我能不能放心地把在中哥交給你呢?

 

 

=========================================

 

給親估們科普一下~

在今天第十四章裡有一段:

 

【金在中撓撓頭,自己確實是因為賈賢哲而生氣,可是,自己在氣什麼呢?..................但是自己以前沒少看那些娛樂圈的新聞,什麼瘋狂粉絲沒有見過,男明星深夜回家被同性戀粉絲獻花求婚什麼的,自己看了都是一笑置之,怎麼這次偏偏就不淡定了呢? 】

 

這裡作者把傳聞中在中哥在日本被男粉絲獻花求愛的事寫進來了XDDDD

 

▼我剛找檔案翻了好久終於找到當時的爆料文字圖片

65fcfe9110b3ab576e3b7266d77e0807

a810635df3d4f15172cc374081db59a5

759d16c5d296ba38b949caf9684604f0  

 

 

 

這則小道在我看來真實性蠻高的~從內容及對話看來都很合邏輯(扶眼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