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時間一晃就到了年尾,三個最大牌的電視臺CCAV、CCGV、CCTV相繼於12月29、30、31日三天舉辦頒獎典禮。不出大家所料,《海霧》劇組果然在前兩天的典禮上拿獎拿到手軟,從導演、劇本、演員到視覺特效、音效剪輯等百花齊放,導演的嘴咧到耳朵根就沒回來過。同樣鄭允浩更是不負眾望所歸地摘得了兩座最佳男主角的獎盃,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例如年度最受歡迎演員獎、最佳人氣獎、最受觀眾喜愛的20代明星獎這樣的獎項。但是人們都沒能鬆一口氣,因為最有分量的CCTV跨年頒獎典禮才是最後的大軸。為什麼說它最有分量?因為CCTV從組委會的公正性到主持人資質再到每年獲獎作品的品質都是獨佔鰲頭的,此外它也是幾大電視臺中觀眾投票佔據比例最小的一個。最多的競爭者,最高的專業要求,最科學的計算方法,最嚴格的評審條件,最公正的審核團隊,讓它的獎項角逐充滿了困難和不確定性。

同樣,CCTV頒發的最佳男主角獎也是鄭允浩今年最看重的一個獎項,他想得到的不只是觀眾的喜愛,更希望得到業內專業人士的認可。

CCTV的頒獎典禮場地設在最大的1號演播廳,寬大的舞臺、巨型的螢幕和各種高科技手段下製造的美輪美奐的燈光效果都是它奪人眼球的地方。除此之外,同樣值得一談的就是下面的觀眾席了。觀眾席呈階梯狀,也有人戲稱為“山頭”。沒錯,一層是山腳,坐的是所有入圍的演員、導演、後期製作人員等。二層是山腰,明星大腕們的公司老總、親友團、隨行人員等坐在那裡。三層被稱為山頂,是專門留給想要一睹明星風采,為明星加油助陣的粉絲們的座位席。

 

頒獎典禮已經進行了一多半了,最佳影片獎被《海霧》率先收入囊中,然而最佳男女主角獎作為重頭戲被放在了最後。隨著典禮的進行,朴有天發現坐在他身邊的金在中越來越坐不住,「怎麼了?」朴有天問他。

金在中有些僵硬地坐在座位上,胳膊和腿都緊緊地收攏著,身子在座位上小幅度地一顛一顛,「大米,我好緊張啊怎麼辦?」

已經共事了兩個月,再加上鄭允浩的緣故,金在中對朴有天的稱呼也早就從朴總改成了大米,在接觸中也把對朴有天的印象從“有些奇怪有些聒噪的非典型老闆”變成了“經常脫線但還算可靠的大哥”。

朴有天哈哈一笑,「允浩都不緊張,你緊張神馬呀?」

「能不緊張嗎,入圍的有10個人呢,不僅有最近很熱門的新人偶像劇專業戶,還有從藝30多年的大哥級人物。萬一他拿不了獎怎麼辦?」

朴有天二郎腿一翹,「沒關係,允浩這個人,即使沒有得到獎他也不會有多難過的。」

「可是我會難過啊。」金在中垂下眼簾,咬著下嘴唇好像在喃喃自語。

叮!朴有天一挑眉,眼球轉了幾圈,試探性地問:「你,為什麼會難過?」有很多明星助理希望自己跟的藝人能大紅大紫,不過是為了自己能跟著沾光,若是明星過氣了,樹倒獼猴散的情況他不知看了多少。金在中這些日子以來對鄭允浩的悉心照顧他看在眼裡,但是他希望金在中不是出於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目的。畢竟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本就不對等,對於朴有天來說,雖然這是鄭允浩的私事,而且在中這孩子挺不錯,但是他依然不希望如同親弟弟一樣的鄭允浩有一點受傷的可能。

金在中不知道朴有天心裡的彎彎繞繞,只管說出內心的想法,「因為我覺得他比任何人都優秀。」

金在中沒有再說什麼,但是朴有天卻已經明白了,因為他是最優秀的,所以希望他得到最好的。

朴有天舒心地笑了,拍拍金在中的肩膀,「那就相信他。」

 

倆人正說著話,金在中的手機震了震,他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鄭允浩的短信。

From 鄭萌萌:

在中,坐在這裡好無聊,好想去找你啊~~~

金在中看看遠處坐在第一排的鄭允浩,臥槽,現場直播呐親,偷偷發短信真的好嗎?

To 鄭萌萌:

不可以發短信啊,這可是又事兒又官方的CCTV啊,那麼多攝像機對著你們,被拍到你在玩手機可不好!快收起來,接著跟右面的那個我看不清是誰的哥哥聊天去。

過了一會兒,鄭允浩的短信慢吞吞地過來了。

From 鄭萌萌:

嘿嘿,在中你怎麼知道我剛剛在和崔燦大哥聊天?你一直從後面偷偷看我對吧~~

金在中臉一熱,被說中了,是啦是啦,他是一直在看鄭允浩,誰讓他在人群裡那麼矚目嘛,坐在那裡比身旁的人高出半個頭,和旁邊人說話時因為轉身而露出小半張臉,但即使是側臉,那殺傷力也是驚人的,還有那個被髮型師修剪地異常可愛的後腦勺,自己不知道摸過多少回了,看起來當然熟悉啦~

金在中劈裡啪啦地回過去。

To 鄭萌萌:

我才沒有偷偷看,我是正大光明地看~哼~

哈哈,自家媳婦小傲嬌時真是可愛,鄭允浩情不自禁地就笑了。這時那個360度拍全景的攝像機正好掃過鄭允浩,鄭影帝微笑的模樣在大螢幕上一閃而過。鄭影帝居然笑了?在場的粉絲們激動地齊聲大喊「倒回去!倒回去!」攝影師嚇了一跳,以為出了什麼問題,慌忙地就將攝像機又移回了一些,鄭允浩正襟危坐面無表情地看著大螢幕中。

欸?大家懵了,剛才那個不科學的笑容果然是錯覺啊。。

金在中卻嚇了一身汗,還以為鄭允浩玩手機被抓住了呢。

To 鄭萌萌:

是被拍到了嗎?

隔了好半天。

From 鄭萌萌:

沒有啦,放心吧,而且攝像機從我們這拍過去要半天才回來呢。崔燦大哥現在也在偷偷給媳婦發短信~

金在中籲了一口氣,鄭允浩這麼不乖一定是被那個叫崔燦的帶壞的。小小的氣憤中,他卻忽略了鄭允浩話中的歧義。是也在發短信,還是收短信的也是媳婦呢?~~~鄭允浩為自己的小聰明得逞而暗自雀躍著。

From 在中:

還大哥呢,不起好作用~~你不要太分心,快到最佳男主了吧?

From 鄭萌萌:

嗯,馬上就是女主,最後就是男主啦~

剛收到短信,主持人就拿著信封上場宣佈最佳女主角獲得者了,《海霧》的女主陳影涵意外落馬引起場內一小片驚呼聲,但是等大家得知取而代之的是有名的實力派女演員,飾演了眾多經典母親角色的溫媛後就釋然了,比起略顯稚嫩的陳影涵,溫媛的獲獎倒更是實至名歸。

女主花落旁家讓金在中有一點擔心,因為男主的角逐也是同樣激烈。

忐忑中,手機又震了,鄭允浩居然還有心思跟他聊天!

From 鄭萌萌:

在中,如果我得了獎,有什麼獎勵嗎?

獎勵?這個金在中還真的沒有考慮過。是呢,他怎麼忘了,他家大影帝可是跟小孩子一個樣呢。

To 鄭萌萌:

呃,我還真沒想好,你想要什麼嗎?

這回的短信倒是回得挺快。

From 鄭萌萌:

想和在中一起去東方廣場跨年~

手的動作快過腦子,等金在中反應過來,一個「好」字已然發了出去。

鄭允浩看完了最後一條短信,心滿意足地將手機揣回口袋,等待最後的揭曉。

大螢幕上面開始播放10位最佳男主角入圍者的精彩片段,金在中咽了咽口水,終於要來了。短片結束,女主持走上舞臺緩緩打開信封,撲通,撲通,金在中覺得似乎聽見了很多顆心臟一同跳動。當「鄭允浩」三個字被報出時,全場掌聲、口哨聲、尖叫聲、喝彩聲響成一片。

「嗚嗚,大米,真的是允浩,嗚嗚,我好激動,我好想哭!!!」

「我才好想哭!金在中你快把我胳膊掐紫了你知不知道!!」

鄭允浩的獲獎感言依然是以往的正經又官方,不拖遝,不情緒化,言簡意賅,卻能將對所有人的感激都涵蓋進去,隨行而來的化妝師Laura偷偷地在底下抹眼淚,鄭允浩就是這樣,任何一個人的付出,他都看得到。

 

扣人心弦的頒獎典禮結束後,觀眾們還沉浸在頒獎禮的話題中,眉飛色舞地聊著天相繼退場,明星們則被各個電視臺的記者圍著做簡短的採訪。等人群散得差不多了,鄭允浩抱著獎盃一路小跑地來到朴有天和金在中面前,「怎麼樣,我很棒吧~」就像得了100分後跟大人求表揚的小孩子一樣。

「很棒很棒」朴有天拎著金在中把他推給鄭允浩,「別跟這得瑟了,快把你家在中領走,這孩子抓著我的ARMANI西裝揉來揉去弄得一身死褶子就算了,還連肉一起掐啊。。我的左胳膊肯定一片青紫了嗚嗚~~~」

「嘿嘿。。嘿嘿。。我那不是一時激動嘛。。」金在中不好意思地撓撓大頭。

鄭允浩把金在中拉到身邊,「才不信呢~~在中你不用管他,他皮厚~絕對不會紫的~」

朴有天氣結,一人頭上拍了一下,「兩隻小白眼狼。走吧,送你們回去。」

三個人一起往停車場走,朴有天的騷包紅色法拉利格外顯眼。金在中跟著鄭允浩一起坐進後排,「大米,你又換車了嗎?」

朴有天調了調後視鏡,「是呀,敞篷的,泡妞必備哈哈~~」

「他就是個土豪~」鄭允浩攤攤手。

金在中撇聊了撇嘴,「恩,沒錯,不僅土豪,還是沒節操的土豪~」

「哥不是土豪,哥是高富帥~~再說了在中你見過哪個高富帥有節操了?」

金在中順嘴就接了句,「允浩啊。」

被自家媳婦表揚了!!還是人格上的!!鄭允浩比得了大獎還開心,坐在那裡搖頭晃腦的,「沒錯,在中我絕對跟大米絕對不一樣~」

「是啦是啦,你最乖啦~」

朴有天同學不幸又被拿來當了反面典型,一生氣加大油門,車子蹭地竄了出去。

「大米,一會兒把我倆放在東方廣場就好了。」鄭允浩跟朴有天交代著。

「去那幹嘛?」

「在中答應我得了大獎就跟我去跨年倒計時噠。」

後視鏡中的鄭允浩興奮地搖晃著金在中的手,金在中抿著嘴輕笑,一副拿他沒轍的樣子。本來想勸他們人太多不要湊熱鬧,朴有天張了張嘴還是沒說出口。最近怪辛苦的,就讓他開心開心吧,兩個人的第一次約會呢。

 

車子在離廣場上的人群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了,朴有天轉身叮囑,「一定要低調,千萬別讓人認出來知道嗎?」

「放心,我帶了口罩來哦~當當當當~」鄭允浩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個口罩戴在臉上。

「還有帽子哦~」一頂毛線帽子套在了自己腦袋上,壓塌了霸氣的飛機頭。

「還有圍脖~」鄭允浩胡亂地纏在脖子上,這下可好,就剩眼睛了。

朴有天和金在中倆人張著嘴看著鄭允浩變出了一樣又一樣,這貨是多啦A夢嗎?

等鄭允浩拿出最後一樣東西,米金二人瞬間有要躺倒的衝動。。「還有墨鏡哦~~嘿嘿嘿嘿齊全啦~」

「大半夜戴墨鏡的不是盲人就是怪叔叔,你就怕人家不關注你還是怎樣??」金在中一頭黑線地給鄭允浩摘下墨鏡,又把他脖子上纏成一團的毛線圍脖解開重新圍好,「沒問題了,我們走吧~」二人跟朴有天道了別,向著廣場中心的世紀鐘走去。

其實跨年這種事情早些年也並不流行,對於中國人來說,與除夕相比,跨年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但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集體跨年漸漸流行起來,或許是受了美帝的影響。米國人跨年時會聚集到紐約時代廣場倒數計時,數十萬人擠滿時代廣場,挨餓受凍憋屎憋尿地等N個小時,只為等待一顆水晶球的降落。多少人大罵著後悔,卻有更多的人尖叫著大喊明年還會再來。

鄭允浩和金在中到達的時候已經快11:30了,東方廣場上早已擠滿了圍觀的群眾。秉承和沿襲中國的傳統文化,這裡的跨年儀式並不是可笑地山寨出一個燈管拼出的偽劣水晶球,而是在廣場的正中央建起了一個鐘樓。外面的錶盤上面指標滴答滴答地走,等到新年到來的那一刻,鐘樓頂部的吊鐘便會敲響,古樸而又悠長。

「我從來沒有這麼正式地跨年過呢。」已到深冬,金在中的臉即使戴著圍脖仍然被凍得紅通通的,卻也絲毫不影響他興奮的心情。

「我也是。」

「真的嗎?我以為你會和大家一起開party呢。其實我很詫異呢,本以為我們MS那麼愛熱鬧,會組織大家集體跨年,沒想到除了要出席頒獎典禮的人員其餘放了假哈~」

「嗯,因為大米說了,跨年這麼重要的時刻還是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度過。」

金在中沒聽出鄭允浩話中的深意。「最重要的人嗎?嗯,對我來說就是爸爸媽媽和弟弟了,我們那裡不興集體跨年,都是吃一頓大餐然後就睡過去了哈哈~不過今年是第一次不在他們身邊。」

「在中你想他們了嗎?」

「想啊,不過我現在有允浩,所以一點兒都不覺得孤單,允浩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人呢~」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笑,今天的天上沒有星星,但是他的眼睛卻如同繁星墜入般閃著奪目的光采。

鄭允浩看著眼前那個大大的笑臉,一字一句認真地說:「在中你對我也很重要,特別特別重要。」

有多重要呢?重要到當年匆匆一面從此相思多年,重要到一直為了見到你而不斷努力去成為更好的自己,重要到每當想到你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心中就滿滿的甜蜜,重要到想和你就這樣一輩子細水長流地過下去。越接近就越喜歡,越知道你的好就越貪戀你的溫柔。有多少次借著小聰明說著喜歡你,一邊怕你察覺出什麼,一邊又忍不住地想將自己的心情傳達給你。不敢告白,怎麼敢告白?對我來說你是我喜歡了19年的人,對你來說我們卻只是認識了半年不到的朋友。我不是GAY,我只是喜歡你,在沒搞清性別的時候你就住進了我的心,哪怕後來知道你是男孩子也從來沒有一點兒的動搖。可是,在不知道你能否接受男人的情況下,這些都不能告訴你,只能一點一點透露著我的心意。我把自己逼到絕境,卻不能強迫你和我一路同行。

鄭允浩突然的安靜讓金在中有些不習慣,他看向鄭允浩的眼睛,那眼神和平時不同,不是撒嬌不是玩鬧不是喜悅不是倔強,那裡面沒有輕鬆的笑意,充滿了讓人緊張的認真。那眼神太過深邃,仿佛帶著能灼傷人的熱度,金在中覺得自己好像被它吸進了一個漩渦,那裡面有憂傷、有壓抑、有溫柔、有決絕,還有一些金在中讀不出的東西。濃得化不開的情緒相互糾纏著,金在中覺得自己的胸口悶悶的,心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亂了規律,咚,咚,。鄭允浩的眼神太過陌生,還有著不易察覺的脆弱,讓金在中莫名地就覺得心疼,可是再定睛一看那雙眼睛卻又澄淨如初,好像剛才的一切糾結都是他的幻覺。

「怎麼了?」鄭允浩的嗓音響起了半天,金在中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沒,沒什麼。」面前輕輕搖晃著身子衝他眨眼睛的鄭允浩又回到了平時可愛大寶寶的模樣,「在中,時間快到了哦。」

金在中抬起頭看向鐘樓的錶盤,在漆黑的天幕中顯得無比莊重,11點59分,還有最後的60秒。周圍的人群更加騷動起來,激動地叫嚷著,注目著行走的秒針。最後10秒,所有的人開始齊聲倒數。

10、9、鄭允浩伸出右手,握住金在中的左手。

8、7、金在中看向握著自己的溫暖手掌,修長的手指,乾淨的指甲,熟悉的溫度。

6、5、金在中緊緊回握回去,雙手的溫熱從皮膚上滲到血液中,順著血脈流淌直至溫暖了整顆心臟。

4、3、鄭允浩唯一露在外面的雙眼彎著可愛的弧度,清澈的瞳仁中,金在中看著自己傻乎乎的笑臉。

2、1,鄭允浩凝視著金在中,嘴唇輕動地說了句什麼。

當,當,當,鐘聲敲響,人群沸騰,天空中飄滿了翻飛的紙花和氫氣球,不遠處一盞盞孔明燈緩緩飛上了高空。

新年到了,現場一片熱鬧和喜慶,大家瘋狂地對身邊的陌生人喊著新年快樂。周圍的人很多,有一家幾口,有母女,有父子,有情侶,有一群好朋友結伴前來,笑鬧著抱成了一團,嘴裡喊著想要許下的願望。

「我一定要過英語六級!」

「奶奶的病快點好起來!」

「我要賺錢去看XXXX的演唱會!」

「新的一年讓我快點嫁出去吧~~」

「男神10年後也請不要結婚!!」

健壯的男生將女友舉到肩上瘋狂地跑來跑去,愛美的小女生們以漂亮的天燈為背景不斷地拍照歡呼,熱戀期的情侶旁若無人地甜蜜擁吻,小孩子們在人群中穿來穿去玩著你抓我我抓你的遊戲。有人高聲唱歌,有人就地跳起了街舞,有人把啤酒罐打開狂飲,有人舉著可樂對大家喊乾杯。

廣場上響起了音樂,悅動的節奏中不管會不會跳舞,大家都跟著舞動著身體。鄭允浩和金在中在人群中和大家一起叫著跳著,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沒有人在乎身邊的人是明星是老總是富二代是窮學生,沒有人注意兩個男人手牽著手,茫茫天幕下只有快樂,只有幸福。

似乎嫌這氣氛還不夠濃烈,遠處突然放起了焰火。五彩繽紛的煙花直上雲霄,砰地一聲驟然綻放,展開它曼妙的身姿,璀璨了整個天際。閃亮的星火向四周綻開,有的如流星般劃過夜空,有的像牡丹一樣怒放生姿。漆黑的夜幕被照亮,煙花妖嬈的笑臉映入人們的眼眸。

「啊,遠處那個太漂亮了,快看快看!」從小到大不知看過多少煙花,但是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地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美麗,金在中拉著鄭允浩的手,激動地又叫又跳。

火樹銀花不夜天,玉樹瓊花的世界中,鄭允浩覺得之前的苦悶和煩惱全都不在了,至少這一刻他能牽著金在中的手,能讓他開懷大笑,能成為他心中重要的人,活在當下,這就夠了。

 

已經入夜,喧鬧的人群漸漸散去,廣場離家不算遠,步行十幾分鐘的路程,鄭允浩和金在中沒有打車,溜溜達達地往回走。街道上靜悄悄的,大多數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筆直的道路上一盞又一盞路燈延伸到遠方。兩人的手始終沒有鬆開,自然而然地牽在一起,沒有彆扭,沒有不自然,仿佛已經在一起很多年。鄭允浩像小孩子一樣一邊走一邊踢著路上的小石子,還將胳膊大幅度地前後搖擺著。

「這樣走好傻啊。」金在中笑他,卻任由他帶著自己的胳膊一起幼稚地甩來甩去。

「那我們一起傻好啦~」

「才不要,你自己傻就夠了。」金在中裝作要鬆開手的樣子。

「想得美,我才不會放開你。」

快到家的時候,天上飄起了小雪花,一片一片細小的花瓣輕柔地落在兩個人的頭上、衣服上,雪花越來越密,越下越大,很快給大地鋪上了一層薄薄的絨毯。

鄭允浩低頭撫去落在金在中鼻尖上的雪片,溫熱的鼻息落在頸間,金在中縮了縮脖子,「好癢。」

鄭允浩笑了,注視著金在中溜溜的大眼睛,「在中,謝謝你陪我一起跨年,我很幸福。」

金在中被他一瞬不瞬的注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隔著帽子摸摸他的頭,「允浩,我也覺得很幸福。」

鄭允浩歪歪腦袋,「那在中答應我,明年的今天我們還一起度過好嗎?」不只是明年,後年,大後年,鄭允浩想要的是今後的每一年,身邊都能有這個人的陪伴。

「好啊,沒問題,明年我們還一起去倒數~對了允浩,倒計時的最後你跟我說什麼了?周圍太吵了我沒聽見。」

鄭允浩彎了彎眼睛:「我說,在中抱抱我~」

金在中有些懷疑,「是這樣嗎?」

「對呀沒錯」鄭允浩的樣子無比正直,又撅了撅嘴,「原來在中沒聽見啊,我還以為是被拒絕了,傷心呢~」

唉喲瞧瞧那可憐的小樣兒 ~金在中拿眼前的大寶寶沒辦法,26歲的人總能給他6歲的錯覺,「好吧是我錯啦,那現在補上可以嗎?」

「可以!」話音未落鄭允浩就撲了上來,雙臂一環將金在中比他小了一號的身軀牢牢抱在懷中。

靜謐的夜晚

無人的街道

紛飛的雪花

昏黃的路燈下

鄭允浩在金在中耳邊用口型無聲地重複了一遍零點時的那句——

我愛你。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