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更了十天,本想著乾脆過完年再PO好了,但這兩天想想還是在春節前PO一個短篇。這文2萬7千多字,準備分三分PO完。

《Alternate》作者Gary允在,"Alternate"這字我查了字典是輪流、交替、變換的意思,我覺得除了呼應文之外,也很符合作者敘事的寫法,這文在現實及回憶中來回交替的敘述允在兩人的愛情故事,從回憶中的兩人的點滴更顯得現實中的痛苦。這文三分之二是小虐的,但隨著誤會的化解後面是很甘的甜。另外這文有一點點代入現實的情境。

允在兩人在學生時代認識,允浩很照顧在中讓在中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進而告白,但突然有一天在中的不告而別及讓難堪的流言在校園傳開,允浩很受打擊。在允浩終於重新振作站起來之時,在中悄然無息的又回來到允浩身邊,兩人五年後的重逢,層封的往事又被翻起,允浩冷絕的態度讓在中不知該如何靠近....

 

===================================

 

 

 

 

 

 

第 一 章

淩晨4點多,鄭允浩下了保姆車疲憊地緩緩步入社區的門口。

「允…學長。」一把帶著膽怯的聲音在寂靜的四周響起。

鄭允浩停下腳步,準確地看向聲源,心臟莫名地抽動了一下。

他的面容比起三年前精緻了許多,臉部輪廓明顯了,成熟了些許但怕自己的性子還是沒變。

「學…學長…」金在中看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只感到被風乾的眼睛忽然濕潤了起來,心頭的激動漸漸轉化成了心酸湧上了鼻頭。

鄭允浩不動聲色地往前帶路:「上我宿舍吧!」

金在中呆呆地站在原地,過了一會才回神,警惕地向四周環視,確定沒有私生飯後才小步追上已和他拉開一大段距離的鄭允浩。

 

打開門,廳裡的燈還開著。鄭允浩沒理會跟進來的金在中,直徑往客廳走。

「珉珉,珉珉。」一邊輕輕搖著在沙發上睡著人,一邊抓起茶几上的遙控把電視關上。

沈昌珉睜開惺忪的眸子,看清頭上的人後,一臉的不滿:「這麼晚才回來。」

「不是讓你不用等我了嗎?」

低頭看到那人還沒脫下的鞋子,沈昌珉整個炸毛了:「呀!鄭允浩!告訴你多少次了?要脫鞋進屋啊!!今天清潔大嬸才來過!!!」

「我等會就脫,順道把地兒也拖一遍OK?你快進去睡覺吧!看你這樣夠萎靡的。」

說話間,鄭允浩牽出一個笑,那溫暖的笑容被隨後進來的金在中看在眼裡。

在沒和他表白之前,他也是經常對著自己這麼笑的。

沒由來,金在中嫉妒那個男生。

沈昌珉呲牙裂齒打算教訓他一番時,眼角餘光掃到了站在一旁的金在中,立刻收斂:「嘿!你朋友?」

鄭允浩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原本和煦的表情一下子冷下來,淡淡地從喉間應了聲「嗯」

發覺焦點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金在中友善地向沈昌珉笑了笑:「您好!我是金在中,和允…學長是大學的朋友。」

混娛樂圈的經驗使沈昌珉把驚訝掩飾得很好,同樣向他投去無害的笑:「您好!我是沈昌珉,和允浩哥是一個組合的。還有,我比允浩哥小兩年,所以在中哥不用向我用敬語啦!」

「欸?」剛才明明和允浩說話時沒有用敬語的,金在中一臉的不解。

沈昌珉自然地站起身,邊解釋邊往房間走去:「私底下我們是不用敬語的,在中哥自便好了,我去睡覺了哦!」

 

客廳裡只剩下兩個人,氣氛顯得有點尷尬有點局促。

至少金在中是這麼想的。

「想喝什麼?」鄭允浩走進廚房禮貌地問了句。

金在中聽此,急忙跟在他的身後慌亂地擺擺手:「學…學長,不用這麼麻煩了…現在也很晚了。」說到後面不自覺地聲音低了下去。

鄭允浩的身影頓了頓,轉身看著他:「那麼,你在我宿舍樓下像私生飯一樣等了這麼久是為了什麼?」

接觸到他犀利眼神的瞬間,金在中害怕地避開了他的直視。

對於他的這種反應,鄭允浩莫名地有了討厭的感覺。

他究竟是想怎樣?

皺著眉不耐煩地越過他:「既然沒什麼就快點離開!」

金在中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衣角,鄭允浩下意識地收住腳步,卻不回頭。

「學長,為什麼回來了不找我?這五年……我很想你。」

那一刹,鄭允浩的腦袋裡像是爆炸了似的,全身神經末梢有著一股難言的疼痛。

不知道怎麼回答,也不想去回答。就這樣任由帶著哭腔的顫音回蕩在清冷的空氣裡,不斷縈繞著鄭允浩滴血的心頭。

 

 

 

 

 

 

第 二 章

小禮堂裡,每個社團都在收拾著各自的東西。這是社團招生的最後一天了,社團部規定,必須要在5點之前把自己社團的招生攤位器材交還到部裡。

「學長,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一位學弟跑過來對著鄭允浩恭敬地說。

鄭允浩笑著拍了拍學弟的肩膀:「辛苦了。」

文化社,是結合歌唱和舞蹈為一體的社團,也是唯一一個能包含兩種類別的社團,比起院裡的藝術團體發展得更強大。鄭允浩就是文化社的創始人,更是一個傳奇。

學習優秀,有禮謙恭,能歌善舞…….可以說沒有一樣東西是能難倒這個人!最重要的是,鄭允浩很帥,這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得了的。

所以,鄭允浩自然成為了學院裡最受歡迎沒有之一的人了。

 

「等一下!文化社還接受報名嗎?」

一把突兀的聲音闖進了禮堂,接著是一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秀氣男生。

「對不起,報名已經結束了,這位同學請明年再來吧!」其中一位幹部應著。

金在中的大眼睛裡閃過一絲絕望,可很快又重新振作起來:「不能通融一下嗎?我唱歌很好的!權尤文是我的老師!」

他的話引來文化社的幹部們一陣譁然,連打算離開的鄭允浩也留了下來,認真地打量著這個男生。

權尤文是誰?是別人求也求不來、全國屈指可數的聲樂老師。

「如果你是想使用特權的話,現在就給我離開。」

鄭允浩就站在原地,聲音不大,沒有起伏,但足以讓在場的人聽到。

循著聲音看到鄭允浩就站在那兒冷著眼看自己,金在中只感到一股窒息。

是我說錯話了嗎?

「不過,你說權尤文是你的老師,我也想看看像你這種人能囂張到什麼時候。」鄭允浩似笑非笑,黑色的鳳眸透不進一絲暖意:「是玩玩的話,勸你早點離開。」

「我…我不是玩玩的。」面前這人的表情讓金在中害怕。

文化社的幹部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鄭允浩這樣的表情,不禁哆嗦了一下。

「你叫什麼?」

「金在中。」

「你被破格錄取了,明晚到文化社報到。」

鄭允浩的話不但令文化社的人震驚,更惹來了其它在收拾著東西的社團譁然。

文化社光面試就得過四遍,每年招生還有一定的數額呢!

不敢置信地睜大了原本就大的眼睛,唇角不自知地向上劃起了弧度。

「學…學長!」見鄭允浩要走,金在中猶豫著喊了出來:「請問您的名字是?」

「鄭允浩!」

 

 

 

保姆車裡,沈昌珉吧唧吧唧地吃著薯片,期間斜眼瞄了下望著窗外的鄭允浩。

「嘿!你覺得我想問金在中來找你是為了什麼,這個問題無聊嗎?」

「很無聊!」

沈昌珉無趣地收回視線盯著前方在翻著行程的經紀大哥,突然把薯片袋一扔,拍去手上的碎碎,一用力將中間的隔音條拉上。

「我很好奇耶!之前見你整天就金在中金在中的,前晚見過真人後我還真吃了一驚!他找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有沒有跟他說清楚當年的事?」沈昌珉現在堪比一大媽,打探八卦的精神越發向狗子隊對齊!

「沈昌珉你再問信不信我扯斷你的脊椎!」不是詢問句而是肯定句。

作了一個拉鍊的動作,沈昌珉沉靜了一會。

「鄭允浩,你還愛他嗎?」

耳邊是沈昌珉低沉的問話,鄭允浩保持著看窗外的姿勢,低低嘆了口氣。

「那晚,我把他趕出去了。」

 

 

 

 

 

 

第 三 章

金在中泊好車就見站在餐廳門口的侍應上前禮貌地詢問:「請問是金在中先生嗎?」

點點頭,侍應就做了個請的手勢在前方領路。

是間中華料理店,不吵雜,還很細緻地把每個座位隔成一個獨立的開放式包間,看樣子是藝人們常來的地方。

侍應帶著金在中走到回廊的盡頭,打開一扇門請他進去。

「對不起,吃個飯都要這麼麻煩您。」坐在裡面的沈昌珉見人來了,立刻迎上來歉意地說。

「沒有,是我遲到了。」

「遲到?您是早到了。」沈昌珉不好意思摸摸頭:「我是太餓了才先來這裡吃點東西墊墊肚子的。」

金在中看著這個盡是孩子氣的他,不由得心一暖:「做藝人很辛苦吧?」

「也不是很辛苦啦!要說辛苦也是鄭允浩啦!他現在還在KBS錄著節目呢!剛才他聽到我可以先去吃飯,那羡慕的神情…想起就覺得過癮!哈哈哈!!!呃~對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沈昌珉自言自語般的說話加上那表情逗得金在中笑了出來,可下一秒眉頭卻皺在了一起:「允浩……沒有按時吃飯的嗎?」

「這個您可以放心,有經紀大哥在呢!」

這時,餐廳大堂經理禮貌地敲門,然後推開門領著一隊人將沈昌珉點的菜一一放上餐桌上,再禮貌地退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在中哥!這裡的黃金雞很好吃的!我特意點了兩隻呢!快來嚐嚐。」

沈昌珉向著金在中極力推薦著,手也沒閒著。金在中應和地點點頭,就見對方化作一匹餓狼在餐桌上一陣掃蕩,這架勢絕對有大將之風!讓他忍不住黑線直流!

 

吃足喝飽後,沈昌珉隨意問了句:「在中哥想知道鄭允浩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嗎?」猝不及防的提問讓金在中啞然,何況他還沒從沈昌珉的大胃口中緩過神來。

「那年,鄭允浩來美國找我,告訴我,他失戀了。我一開始以為是開玩笑,但是他的行為向我證明瞭這是事實!」說起那段往事,沈昌珉的表情很嚴肅:「因為唱歌和跳舞的原因,所以他從不抽菸從不飲酒,但他來到美國的每一天都是在菸酒中度過的,而且還得了嚴重的抑鬱症,常常一個人躲在屋子裡不願意見任何人。我束手無策,也無能為力。」

金在中的手不自覺地握成拳,靜靜地聽著。

「就這樣持續了一年多,鄭允浩被查出了咽喉淋巴腫瘤,做了手術,但是聲音算是被毀了,所幸術後恢復良好,物理治療過後還是可以唱歌的。也是那次的手術救了鄭允浩,他慢慢變回一個正常人,也願意開始和我說一個名為金在中的人。」

 

 

 

文化社裡,金在中正和一位學姐對唱著一首英文歌,坐在一旁的鄭允浩看著一本名為《愛情》的文學書。

一曲完畢,整體文化社團員回以熱烈的掌聲。

現在的金在中可是文化社的寶,權尤文帶出來的學生就是不一樣啊!

謝過別人的讚賞後,金在中走到了鄭允浩的身邊,小心翼翼地問:「學長,我唱得怎麼樣?」

「還可以。」

語氣還是一貫的冷漠,但相比剛加入社團時已經好很多了,起碼不是那句“要讚揚到別處討!”

「學長在看什麼?」感受到鄭允浩對自己態度的改變,金在中也壯了壯膽子。

抬頭看了他一眼,看得身後人的心臟一顫一顫的。

「沒有,無聊翻翻而已。」說著合上了書本放在身邊的小桌子上。

金在中看到了封面,心裡有股莫名的失落:「學長戀愛了嗎?」

「還沒畢業談什麼戀愛?現在談的出來工作後肯定糊了!況且我沒那麼多精力放在這方面,愛就是要用你的生命去守護另一個人,這不是用來兒戲的。」

 

 

 

茶杯裡裝著的是上好的鐵觀音,淡淡的嫩綠色透著金在中悲傷的精緻面容。

「對不起,我註定了要負鄭允浩的。」

 

 

 

 

 

 

第 四 章

校園林蔭道上,鄭允浩凝視著金在中不遠處的背影,又低頭看了手中的飯盒一眼。

「金在中!」

鄭允浩的聲音很渾厚低沉,帶著誘人的磁性傳進了前方那人的耳朵裡。

停下腳步轉過身,眼睛卻不敢與鄭允浩接觸。金在中怯怯地低著頭,聽著漸漸靠近的腳步聲,心臟緊張地狂跳起來!

一、把這飯盒拿走!我不需要!

二、想討好我?你找錯人了。

以上是金在中猜測著鄭允浩等會要說的話。

「你還沒吃飯吧?」意料之外的問話。

金在中吃驚地抬頭看他,緩慢地搖了搖頭。鄭允浩見此,心不明所以地抽動了一下。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麼近地面對面對視。

「那你還給這個我?」

「因…因為學長有胃病啊…」眨巴著水靈靈的雙眸,金在中的聲音低低的。

鄭允浩怔住,用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傻瓜!」

金在中受寵若驚地縮了縮脖子,可下一秒又不滿地嘟噥著:「我才不是傻瓜。」

微微一笑,鄭允浩的眸子裡融入了柔情。

「謝謝你的關心,金在中。」

 

 

 

 

辦公室裡,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半眯著眼,直到陽光刺痛了他的眼睛,才把垂在一邊的厚重簾子拉上。

金在中緩步走到辦公桌,拉開左手邊的第三個櫃子。

裡面滿滿的都是紙張,上面譜寫著曲和詞,是為鄭允浩而作的。

他用一個精美的盒子裝上,按下座機的內線,

「今天沒什麼特別事情了吧?」

電話裡助理的聲音還是一貫的職業:「今天的行程已經沒有了,不過金夫人剛來了電話,說一定要常務今晚回去吃飯。」

「嗯,Joan你早點回去吧!」

聽著助理應了聲,金在中按掉內線拿著盒子出了公司,驅車來到了漢江邊。

 

傍晚時分,金黃的晚霞佈滿天際,映得江邊的小草像鑲上了金邊。

金在中在草叢裡找到了躺著假寐的鄭允浩,便靜靜地坐在了他的身邊。

沒有睜開眼,只感覺到身邊的草被壓了下去。能這麼安靜地待在自己身邊的人就只有一個。

「這次找我是什麼事?」

要不是沈昌珉堅持要自己和金在中見一面,還自我犧牲把一大幫粉絲引走,鄭允浩才不會出現在這裡。

自己終究放不下當年的那個結。

精緻的盒子橫在兩人之間,金在中低垂著眼眸:「來把這些還給學長的。」

鄭允浩撐起身子掀開,原本平靜無波的鳳眸在看到紙張右下角的簽名後驀然收縮。

「這是我為學長作的曲和詞,因為是為了學長而作的,我自己留著也沒用,所以……」

「這些是從一年前就開始作的嗎?」聽不出任何心情的語氣。

金在中抿了抿唇,良久才吐出一句話:「是從五年前。」

「金在中你是白癡嗎?!」鄭允浩一下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憤怒的眸子裡隱隱有著痛苦。

「學…學長…」沒有底氣的叫喚,金在中被他突如其來的怒氣嚇到了。

咬緊嘴唇,鄭允浩扭頭就走。

金在中急忙伸手扯住要走的人,卻被他用力地甩開。

「我不想見到你!你給我滾!」鄭允浩的聲音帶著震怒,那種接近崩潰的震怒:「金在中你現在又算什麼?你把那些給我是想證明什麼嗎?我警告你!不論過去還是現在,少給我裝可憐!」

吼完後,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了

又是這樣,為什麼我們總是這樣?

一滴淚滑過臉頰,金在中怔怔地看著那人高大的身影漸行漸遠。

 

 

 

 

 

 

第 五 章

「金在中居然就是M.Y!天啊!」沈昌珉手執一張曲譜,難以置信地說。

那一盒子的曲譜金在中最後還是托人送了過來。滿滿的一盒,足夠“東方神起”出4、5張專輯了!這還算了!M.Y是誰啊?是各路大小明星都爭破頭讓其作曲或作詞的神秘音樂家!他所作的歌沒有一首是紅不起來的!這都一樣算了!最重要的是,鄭允浩很喜歡M.Y的歌,說能從中得到共鳴!

沈昌珉也總算明白,為什麼M.Y自“東方神起”出道後就只為他們作詞曲而不再為其他明星創作了。

這麼說來,“東方神起”能在一年內紅透半邊天,金在中才是最大的功臣!

 

「把這些全都扔了!」鄭允浩從房內出來,面無表情。

沈昌珉驚愕地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著曲譜,

「哥,不給個機會在中哥嗎?」

「昌珉,你知道我看到這些想起的是什麼嗎?」 鄭允浩扯出一個無言的笑:「一個被玩弄於他人股掌之中的小丑。」

沈昌珉從那雙鳳眸中,看出了痛苦與難過。

「我們現在的光環是靠他得來的,他這麼做無疑是在向我證明,我鄭允浩離不開他金在中!昌珉,你不覺得很可悲嗎?而且,從他的詞中,可以看得出他是愛我的!但他當年做了什麼?我接受不了,我真的接受不了!昌珉,你告訴我怎麼辦?」

鄭允浩有點脫力地坐在沙發上,臉埋在雙手裡。

現在的他就像一隻受了傷的野獸,躲在角落裡低低悲鳴,惹得沈昌珉鼻子酸酸的。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麼脆弱的鄭允浩,即使是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他都不曾見過他如此低落受傷的樣子。

「我記得我們的出道曲就是M.Y為我們寫的,是一首抒情歌。所有音樂製作人都看不好我們能唱得起這首歌,因為這首歌的歌詞很深沉,曲子的起伏也不是我們這種年齡能駕奴得了的。」沈昌珉在他身邊緩緩地說著:「不過,哥,是你!把錄製室所有人都唱哭了。那時候哥給我的感覺就是,詞所描述出來的畫面是你和他,這也是我一直不喜歡接M.Y作品的原因,我不想你因為這些歌讓自己再次陷入那無限的痛苦之中。」

似乎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沈昌珉吸了吸鼻子:「可我現在知道金在中就是M.Y,就是當年的那個人,才瞭解哥你為什麼每次唱M.Y的歌都這麼感觸。那是因為,愛得有多深就有多難割捨!相對的,金在中也是這樣。」

鄭允浩深吸一口氣,皺著眉強忍著淚水卻終是流了下來。

他的心在痛,一下一下地像是誰在用刀子把他的心一片一片地剮下來。疼痛傳遍全身的神經,麻木了他的大腦。

沈昌珉知道,他很難接受事實,所謂悲喜交加就是用來形容鄭允浩的。換了是他,估計也是六神無主不知道怎麼辦!既怒金在中的隱忍,也氣自己的恐懼。

「現在先要冷靜下來,然後再找金在中問清楚當年的事。」沈昌珉越發覺得當年他們倆一定是被人擺了一道!不然這麼相愛的兩人怎麼會突然說不愛就不愛了?

 

這時,宿舍的大門被人打開又關上,進來的是原本在家呼呼大睡的經紀大哥

感覺到怪異的氣氛,經紀大哥一臉的淡定:「看來你們都知道了。」

「知道什麼?」這人半夜三更闖進來不說,還說了這麼奇怪的話!沈昌珉忽湧起一絲不好預感。

經紀大哥看了他一眼,最終將目光鎖定在鄭允浩的後背上:「不知是誰爆料,說允浩是同性戀,現在各大網站都在討論他的性向問題。」

 

 

 

 

烏雲將月亮隱藏起來,取而代之的是黑暗

金在中睡不著,在床上輾轉反側,耳邊反復迴響著母親的話,

「聽說最近你和“東方神起”的隊長鄭允浩有來往?這種人還是少接觸,混娛樂圈的人都油嘴滑舌的,小心別人利用了你。要真有那空閒就多回家,之前和你提的事多上心,我和你爸年紀都不少了。」

看著自己的手,似乎感受到了當年和鄭允浩相握在一起的溫度。

輕輕扯出一抹笑,金在中眨了眨泛酸的眼睛。

這個夜晚,是不眠夜。

 

 

 

 

 

 

第 六 章

同性戀在亞洲的國家還不是一種流行語,尤其是對於經歷過封建制度的國家,可以說是一種禁忌。

所以,以東方神起現今紅遍東亞的勢頭,鄭允浩是同性戀這個話題還是很有嘴頭的。

「這種中性新聞都是毀譽參半的,何況是某個人經網路漏出來的資訊,沒有圖片佐證的風不久就會散了。允浩這段時間該怎樣就怎樣。」高層會議裡,李秀滿吩咐著沉默不語的鄭允浩,同時也結束了這次會議。

「這個消息是您們放出去的吧?」

鄭允浩的聲音不急不慢,卻有著種懾人的穿透力,令原本紛紛起身離開的高層們都停了下來。

「我不知道是什麼利益驅使您們甘願毀了我這棵搖錢樹,但是,我很感謝那個給利益您們的人,因為我可以得到為期一個月的休假。您們就看看,究竟是那個人提供的利益優厚,還是我鄭允浩為您們帶來的延續利益多。」

李秀滿的臉上沒有什麼變化,他看著鄭允浩向門口走去的背影:「你以為這裡是幼稚園任由你撒野嗎?」

「這裡當然不是幼稚園。」手握在門把手上的鄭允浩回以犀利的目光:「這世上沒有誰可以威脅到我,您們應該慶幸我鄭允浩願意成為SM的一個賺錢工具。」

會議室的門被打開,鄭允浩看見站在門外的沈昌珉,想起了什麼回身留下一句話

「請各位別忘了,首爾檢察廳的廳長,是我父親。」

 

 

 

宿舍的樓道裡,鄭允浩見到了金在中坐在樓梯間,一看就是等了很久的樣子。

碰上了什麼煩心的事,他都會選擇用消耗體力的方法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再慢慢想對策。幸好他的這種習慣還是沒變,不然金在中就撲空了。

「怎麼來了?」語氣裡帶著點疲憊,帶著點無奈。

金在中站起來走下樓梯來到他的身邊,細聲地問:「學長….沒事吧?」

今早一進公司就聽到員工們談論著鄭允浩的性向問題,上網一查才知道這話題遍佈了各個網站。心裡牽掛得緊,直接就翹班來這等著

鄭允浩越過他繼續往樓上走:「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學長為什麼要進娛樂圈?」金在中急了,問出了一直困擾著他的問題。

身影頓了頓,握在扶手上的手緊了緊,

「因為某個人,令我厭倦了現實,我才會選擇這個虛偽的世界。」

心臟被狠狠地敲打,金在中落下了淚水:「學長……」

鄭允浩轉身,映入眼的淚痕竟讓他在這一瞬間得到了平靜:「我喜歡那種傲視天下的感覺,我喜歡站在舞臺上聽到那一遍喊著我名字的聲音,我享受那種不能言語的滿足感。」

「而且唱歌能給我短暫的忘卻,忘卻那份痛苦,使我能擁有著那僅存的安慰,安慰著自己原來我還活著。」

「如果…如果我告訴你,當年是有人從中作梗,你會相信我嗎?」抱著一絲希望,金在中嘗試著問。

樓道陷入靜默,兩人之間流動的空氣似乎也停滯了。

鄭允浩合上了雙眸又睜開,細微地低吟:「是不明白還是忘記了?」

金在中的身體一顫,淚水莫名其妙像決堤了似的拼命往外湧。

「我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來找學長的,我想把橫在我們之間的誤會解釋清楚,請學長原諒我當初的膽怯。但沒想到這會成為了學長的困擾。」金在中用盡全力抑制那顫抖的嗓音:「但是現在……我只能對學長說對不起,真的….學長,對不起。」

說畢,便沿著樓梯往下走去。

「金在中!你……」

頭頂傳來鄭允浩的喊叫,金在中的身影一頓就這麼站著等待他的下文

沉默又散開了,樓道裡一片寂靜,除了兩人的呼吸聲似乎還有什麼東西碎了一地。

「我累了,以後各自走各自的路吧!」鄭允浩極具疲憊地吐出這麼一句話便大步往上走,不敢看軟倒在樓梯上的金在中。

是痛,痛得他不能自己。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