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

 

生活,一夜之間,天翻地覆。

可人的娃娃變成了斷線的木偶,每天每天抱著大枕頭在床上自語著,大眼空蕩,還不時的搖晃著身體。

「允浩說帶我去遊樂園……」

「允浩說今晚會早點回來……」

「允浩說……」

允浩站在床邊上,看著背對著自己的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像岩漿一樣的噴湧出來。

「在中,我們出去轉轉好嗎?」伸出左手輕撫著他的背,卻喚不回他的半點知覺。

右手又開始隱隱的疼,昨日醫生的叮囑還在耳邊。

娃娃,我的手,不能再撥出令你心動的聲音了,那些繁複的,美好的聲音,都破滅了。

娃娃,那種悲哀你體會過嗎?

你大大的眸子裡,映不進我的畫面,你叫著我的名字,卻不知道我是誰。那種悲哀,是近在咫尺,卻不能牢牢的圈住你的悲哀;是想用生命換回你,而你卻恍然未覺的悲哀;是用疼痛和鮮血澆灌你,而你卻依然枯萎的悲哀;是我想盡全力抓住你,卻止不住無邊衰敗的悲哀……

我的悲哀,你不知道的悲哀……

 

 

父親心梗暈倒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允浩抱著在中在大大的陽臺上曬著太陽。有仟的聲音在電話裡猶豫不絕的綿延,然後忽的覺得有什麼破碎了。

允浩站在加護病房的外面,透過玻璃看見了那個久已未見的人,他的頭髮已經全白了,身上插滿了管子,虛弱的半張著眼,看著對面牆上新讓人掛上的母親畫像。

還記得幾年前,那麼意氣風發的,那麼倔強強硬的人,將自己的吉他從二樓上扔下去時,眼睛好像在燃燒一樣的。於是,就這麼認為著,他永遠都是這個樣子的。然而今天才發現,那些片段,連同那些不能稱之為恨的東西一起,變成了歲月河流的一瞬,永不再返……

允浩沒有進去,轉身走了出去。

站在醫院門口好半天,抬手眯眼看了看頂上的陽光,然後撥通了經紀人的電話。

「哥,第二張單曲,放放吧……」

像是埋葬了曾經的,這一回,不是被迫,而是責任。

那個叫責任的東西,是娃娃教會的。從拉起他手的第一天起,學會的。只要能為他撐起一片可以自在呼吸的空間,可以挨盡所有,忍受所有,放棄所有。那麼現在,為了他教會的東西,有些,還是放放吧……

 

 

允浩開始出入鄭氏的消息不脛而走,所有人都在看著,看著曾經惡名遠揚的他,看他怎樣跌倒,看他怎樣惶惑,看他怎樣敗沒已經風光不再的家族企業。

可,他們錯了,那個在觥籌交錯中談笑自如的,那個在媒體鏡頭前從容淡定的,那個在千百人前侃侃而談的,像是與從前割斷了聯繫一樣的鄭允浩。

無數的讚嘆,欣賞,混雜著無數的酒精,暈眩,席捲而來。

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還是,這是我只能要的生活……

 

淩晨三點鐘,像往常一樣的打開了在中臥室的門。卻不能像平時一樣的輕悄走進,無數烈酒的因數肆虐著神經,只能深一腳,淺一腳的拖到他的床邊。

他似乎已經睡熟了,腦袋一如既往的深埋在枕頭裡。

允浩極力克制住不適感,伸手撥了撥他的頭髮。腳一軟,就癱坐在了地上。

視線昏沉,伸進去握住了他的手,就這麼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就著這個姿勢就這麼睡了一夜。只是手裡的手已經不見了,讓心裡一陣空虛襲來。

抬頭看見在中已經坐在老位置上,默默的看著外面。

「醒了?想吃點什麼?」明知道他不會回應,還是撐起身子問著。

無聲靜默,只好苦笑著慢慢走到廚房,將冰箱裡的東西拿出隨便熱著。

胃,很疼,像千百隻針在狠紮著,讓人喘息都難。

皺著眉撫著胃,關掉了火,將微燙的牛奶倒進了杯子裡,端回了床邊。

腳下虛浮著,昨天的酒還在胃裡攪著,頭暈的要瘋了。

「在中,喝點牛奶……」

下意識的用右手端起牛奶送到他的嘴邊,卻忘了手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力氣,一傾斜,倒在了他的身上。

在中小聲叫了起來,脖子上紅了一片。允浩慌得衝進洗手間,打濕毛巾為他擦著,可是看著那片皮膚開始微微的腫了起來,心裡有什麼東西要崩塌了……

突然瘋了一樣的站起來,將手邊的早餐全部都狠掃到了地上。瓷質的杯盤被砸個粉碎,飛濺到牆上發出空洞的響聲。

在中睜大了眼,驚恐的看著面前瞬間失去理智的人。

胃開始一陣一陣的痙攣,允浩捂住了嘴,拉開門瘋跑了出去,在無人的樓梯間猛烈的吐著。

因為從昨天到現在,並沒有吃過東西,此時湧上的,只有辛辣苦澀的胃液,激的眼淚不停不停的往外冒,比死了還要難受……

娃娃,我的娃娃,允浩好累,怎麼辦……

 

過了好久,久的讓允浩已經忘記了身在何處的時候。一個冰涼的東西慢慢的覆蓋到了眼睛上。

「不哭……」

張開疲憊的眼睛,看見那個小小的人蹲在自己面前,用毛巾擦著自己的眼睛。

「乖,不哭。」專注的擦著允浩的眼睛,表情沒有一絲惶惑,「明天,我叫允浩給你唱歌聽……」

止不住的眼淚一下瘋狂的湧了出來,抑制不住的抱住蹲在面前的人,將頭埋在他瘦弱的肩膀上,痛哭出聲。

死死哽咽的哭聲伴著悄聲細語的勸慰,在清晨陽光照不進的樓梯間裡緩緩流淌著,傾瀉著。

累了,就歇歇吧,我在呢……

 

 

 

 

 

Chapter 22

 

那天以後,情況似乎有所改變。

娃娃不再當自己是空氣,而是……

「做好了,趁熱吃吧。」在中第二天一早從廚房端出了還冒著熱氣的早餐,激的允浩呆坐在桌邊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這個,早餐?

黑的看不出顏色形狀的雞蛋,夾在放了好久已經硬的可以砸人的麵包裡,一旁的牛奶似是煮的太久了,一點點可憐的還飄著黑色的不明物體。

「快點吃吧,昨天哭了那麼久,現在一定很餓。」大眼眨巴眨巴的將小巧的下巴抵在桌上,直勾勾的看著他,「那麼大了還哭,羞羞……」

是變了吧,還是,這才是本來的他……

允浩察覺的出來,自從自己受傷了以後,他似乎將一些事情給忘了。現在,他小小的心裡只剩下了一個叫鄭允浩的名字,和一個不知道名字卻不離左右的人。

這樣,也好。如果選擇消失的是過去黑暗不堪的經歷,那我情願守護在你身邊做一個沒有名字的人,只要你高興,沒所謂的……

三口兩口扒光了桌上再看一眼就沒勇氣放進嘴裡的所謂食物,強壓下還卡在喉嚨裡的麵包,得寸進尺的在小人臉上親了一口。

他臉紅了,在清晨的陽光下嫩生生的。然後忽然覺得,鬱結已久的陰霾就這麼破散開來。

原來,不要那麼多,只要一點點,一點點就夠了……

 

晚上的聚會是在有仟家新開的PUB裡進行的,多是一些從小到大熟識的面孔,當然,又免不了見到最近避之唯恐不及的某人。

「允浩哥,這邊坐!」惠妍興奮的招著手。

允浩沒抬頭,轉頭看見了吧台的空位,坐了過去。

「哥,怎麼這樣啊!」手還是纏了上來,弄皺了西裝的下擺,「伯父怎樣了,我最近有些忙,都沒去看他。」

「還好。」低頭看了一眼MENU,隨口向面前的酒保說著,「給我一杯Soft。」

「哥什麼時候開始喝這種軟性的了,爸爸剛拍回了一瓶極品的Lafi,今晚去我那兒嚐嚐吧。」聒噪聲又起,總是透著讓人想踢之後快的傲慢。

允浩還是忍了下來,手指敲著桌子。要是按照以前的暴躁性格,早就把她扔出去了,現在的話,還是多想想怎麼脫身回去陪在中的好。

 

「先生,您的酒……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酒保將酒杯輕推了過來,卻好巧不巧的翻倒在惠妍的身上。

「你眼睛怎麼長的,這可是Chanel,Chanel的你懂嗎?」惠妍一下尖叫了起來,氣急敗壞的朝那人吼著。

而那人只是不停的鞠躬,連臉都看不見。

等到惠妍終於罵夠了跑到洗手間的時候,那個人才抬起了臉,笑的一臉暢快。

「昌珉?!」允浩吃驚的看著面前越顯高挑的人,一時弄不清狀況。

「呵呵,怎樣,我很強吧,輕鬆搞定!」拍了拍手,繼續回去擦著杯子。

「可,你怎麼在這兒?」

他的表情暗淡了一下,很快又回復了正常,笑著開口。

「只是兼職而已,我媽最近準備動手術,多賺一份是一份嘛。工作還是有仟哥幫我定的,得多謝謝他了。」說的一臉輕鬆的樣子,卻讓人心下有些酸澀。

允浩一時沒說話,只是慢慢的喝著新倒好的酒。

「對了,那個你帶走的,怎麼樣了?」昌珉好奇的開口打斷了沉默。

允浩心裡又是一緊,卻還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

「嗯。依我看,你受傷流血的事情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刺激,你平時對他那麼好,他卻失手傷了你,一時心裡承受不了,只好選擇逃避。」昌珉放下一個擦好的杯子,對著允浩說道,「他的不善表達,更加讓他沒辦法面對你。我覺得,他潛意識裡應該是可以感知你的,可表面上卻認為只有現在這樣才能面對你,所以才造成了很矛盾的狀態。」

允浩默默的聽著,不時的陷入沉思。

「那你說,要怎樣才能好?」畢竟還是專業人士,有些道理。

「只有到他自己願意面對的時候,才可以。這種事,越逼就越適得其反。所以,你有的等了!」抬起頭看了一眼無奈中的允浩,昌珉說道。

又是沉默了片刻,允浩心裡突然一動。

「不如這樣吧,昌珉你來幫我照顧他。」允浩直直的看著昌珉,繼續說道,「你是學這個的,應該更快的瞭解治療的辦法。我最近一直很忙,沒空照顧他,你去我那兒陪陪他,我付你醫院的雙倍工資。就當幫幫哥,好嗎?」

直接給他幫助他一定不會收,只有這樣了,昌珉在在中身邊還能讓人放心一點。

昌珉愣住了,很快明白了過來,頭低了半晌,眼圈紅了大半。

「謝……謝謝哥。」

 

娃娃,我今天見到了許久未見的人,你還記得他嗎,那個眼睛大大的醫生。他告訴我還有可能,還有你擁抱我叫我名字的可能。所以,我哪也不去,就坐在這裡等你,等著失而復得的那天,等著你,我的寶貝,重新握起我手的那天……

 

 

 

 

 

 

Chapter 23

 

還沒平順兩天,又出現了問題。

鄭氏是以電子產品為主營的企業,因此廣告的花銷非常的大。最近,接連在幾個電視臺的廣告競標中失利,令公司的新產品的推廣連連受挫。

開了一天的會,卻毫無進展。允浩有些疲累的回到家裡,就被撲面而來的叫嚷聲轟的找不著北。

「你耍賴,你肯定用什麼陰招了,要不然我怎麼可能輸這麼多?」有仟的高亢的聲音都快把屋頂掀了。

「這叫謀略,什麼陰招這麼難聽。」昌珉老神在在的緩慢語調。

「我不管,再來,我就不信……」

允浩走進客廳的時候,就看見了這幅畫面。

已經20好幾的兩個人,面前擺著五顏六色的跳棋,有仟恨恨的將棋抓起放下,每走一步都猶豫半天;昌珉悠閒的輕輕撥著棋,好像根本不把對手放在眼裡。而自家寶貝,縮在昌珉身旁的椅子上,歪著腦袋睡的呼呼直流口水,看樣子是被他們大戰太久搞得疲憊了。

輕手輕腳的走到在中身邊,將他歪道的小腦袋扶正,卻一下弄醒了他。

「回來了。」手一下纏上了允浩的腰,拱了拱又想睡。

「去床上睡好不好?」低聲的問著,卻被他在懷裡亂拱的動作弄的直發笑。

將他從椅子上抱到腿上,拉過一邊的牛奶為他倒了一杯,讓他捧在手裡小口的喝著,細細的吻著他的眉眼,感覺辛勞頓掃。

 

「哥,什麼時候回來的?」昌珉輕鬆解決戰局,才發現允浩抱著在中已經在旁邊坐了好久了。

「早就回來了,看你們倆都快把這裡吵翻了,也沒人管我的娃娃。」允浩伸手將牛奶遞給了昌珉,看他一口氣喝下不少。

「噁……娃…娃娃。」有仟一臉惡寒的盯著允浩,做出欲嘔的姿勢,卻被對面兩人同時的白眼給噎了回去。

「哥,廣告的事怎樣了,開會有什麼結果嗎?」昌珉飛過白眼,轉頭關切的問著允浩。

「沒什麼進展,那幫人一點建設性的意見都沒有,只知道加錢,現在公司的狀況,哪有那麼多資金投入這個。」允浩慢慢的喝著在中剩下的牛奶,有些頭疼的說道。

「欸,不如,拍部電影怎麼樣?」有仟突發奇想,嚷了起來。

「噗!」一口牛奶嗆到了氣管裡,允浩埋頭狠勁的咳著。在中在一旁為他順著氣,回頭責怪的看了一眼有仟,讓他頓生一股挫敗感。

「我是說真的,我的公司來投資,但贊助可以寫鄭氏的名字,只要到時候錢入我的帳就可以了。怎麼樣?辦法不錯吧。」有仟開始急急忙忙的解釋,「你也知道,朴氏賺的多是暗箱錢,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做買賣,就當我們互利了。鄭氏做的電子產品多面對的是10代20代的年輕人,用電影宣傳不是很好的手段嗎?」

允浩緩了口氣,仔細思考著這個建議的可行性。

「那,誰來演呢?」允浩問著,在腦中快速搜索著人選。

「哥,就你來演吧。」昌珉想了片刻,將杯子抵著嘴邊,接著他的問題說道,「哥已經很久沒有參加宣傳了,這就算是第二張單曲空檔期中間的活動,這樣,再出來的時候也不至於人氣降低,你說怎樣?」

允浩想了會兒,點了點頭。前幾天,經紀人就已經開始催了,現在找點事做,也好塞住公司的嘴。

「那好,導演劇組方面就交給經紀公司了,可劇本,不好找。」允浩開始思索著下一步的問題,首先要稍微能凸顯公司的產品,其次又要能突顯允浩本人的性格魅力,似乎不怎麼容易。

「這還不簡單,昌珉,你來寫就行了。」

「噗!」

第二杯牛奶的陣亡,又換來白眼無數。

我今天是招誰惹誰了,朴有仟如是想……

 

 

昌珉在臥室裡憋了一個星期,居然還真的寫出來了。只是出關的那天鬍子拉碴的邋遢模樣,著實讓在中茫然了好一陣。

「那個人是誰?」扯著允浩的袖子,第三遍的問道。

「就是前一陣子住進來的眼睛大大的男生,不記得了嗎?」給他的牙刷上擠上牙膏,遞到了紅潤潤的嘴邊。

「可是,那個人沒有這麼多毛,他發黴了嗎?」將牙刷塞到嘴裡,含糊不清的嘟囔著。

這句話,一時被有仟引為經典,足足嘲笑了昌珉有幾個月之久。

 

只用了兩個月,這部電影就上映了。與其說是電影,還不如說它是一部加長版的MV。

所有音樂都是允浩熬夜趕配出來的,過去交的一班好友全部出動幫忙,希澈也為片尾獻聲,為電影更添華彩。

上映一周,鄭氏的產品銷量劇增,允浩在電影裡用過的手機,數碼相機,一時都成了熱銷產品,這讓允浩倍感欣慰的同時,卻不得不應付更加繁重的工作。於是,當昌珉提出要帶在中去看電影的要求時,允浩只能嘆氣的讓昌珉注意安全,心裡卻鬱悶錯失了和娃娃第一次看電影的機會。

 

到電影院的時候,有仟已經在哪裡等了很久了。兩人商量好了一左一右的將在中夾在中間,以緩解陌生人群給他些許的恐懼。

開始的鈴聲響過之後,全場都黑了下來。

有仟偷偷回頭瞟在中的時候,看見他正睜大著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螢幕,小樣子很是可愛。於是,突然有點明白了,為什麼這個瘦巴巴的小孩會成為鄭允浩的心頭寶。

電影的情節不很複雜。主要講的是父母去世後,獨自帶著弟弟的允浩開始了半工半讀的艱辛生活,中間,弟弟不幸被注入毒品,導致癮症發作不可自拔,最後自殺身亡。於是,允浩退學並變賣了一切,展開了復仇的旅途……

「真看不出,你還挺會編的嘛!」有仟越過在中,衝那邊的昌珉撇撇嘴。

昌珉沒說話,只是將手裡的爆米花大把的塞到嘴裡,哢嚓著。

切,又開始了,拽什麼啊!有仟回過頭,繼續瞅著螢幕。

…………

 

電影的尾聲,是允浩啟動炸彈,與仇人一起葬身於海上的情景。

當砰的巨響傳來,允浩緩緩沉入海底的時候。旁邊一直安靜專注的小人猛的爆發出了歇斯底理的尖叫,嚇的一旁的有仟趕忙死命的抓住想要站起來的他。

「小祖宗,你這是幹什麼啊?」有仟加大了手勁,卻根本止不住他的叫聲。

「允浩,允浩……允浩!!」他一刻不停的失神大叫著,像要把心都給掏出來一樣,惹的電影院裡所有的人都回過頭來,議論紛紛。

「天,那是假的,假的。允浩沒死,他在公司呢!」有仟冷汗直冒,一邊勸慰著,一邊不停的向一旁的昌珉使眼色,可某人還在哢嚓著,一點反應都沒有。

死人,編的破劇本,出的餿主意。

有仟在把不停尖叫的在中弄出電影院的時候,腦子裡還在一刻不停問候著身邊悠然自得抱著爆米花的某人。

拗不過在中的叫喚,只好將他送到了允浩的公司。

 

還在開會的允浩詫異的看著會議室的門忽的洞開,撲進來的白色人影。還沒等反應過來,脖子就被密密的纏了個正著。

「允浩,允浩……」埋在脖子上的眸子濕了一片,眼淚燙燙的順著領口往裡滑,熨帖的連呼吸都停止了。

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還在門外的昌珉,在他微微一笑後,輕悄的收攏了手臂,慢慢的交叉鎖緊。

是夢吧,我做了太久太久的美夢,在夢裡,你動作的幅度,你呼吸的頻率,我都清楚記得。只是,這午後的陽光就這麼醒目的照射了下來,讓我暖的真實。歡迎回來,我的娃娃……

 

 

 

 

 

Chapter 24

 

「那劇本,你故意的?」

哢嚓哢嚓…

「你早就知道如果鄭小娃娃看見允浩死會受刺激,對不對?」

哢嚓哢嚓…

「我說你等會兒哢嚓行不?」

哢嚓哢嚓……

有時候,有仟真的很想遮罩這種節奏,可誰讓他是沈昌珉發出的呢,哢嚓的都技高一籌,論腹黑,甘拜下風。不過,這事,走到這兒,還沒完呢。這回,你可能就派不上用場了,就讓我玉樹臨風,舉世無雙的情聖出馬吧,嘿嘿,走著瞧,有你哢嚓的……

有仟的感慨源自最近所謂的鄭氏鴻門宴,主角是惠妍的父親林老,惠妍,自然還有允浩。只是,這場單獨的小小會面不是謀命,而是謀人……

 

格調高雅的餐廳內

「允浩,這個多吃點,最近太累了,真是瘦了不少啊……」林老微笑的看著對面的年輕人。

「謝謝伯父。」允浩並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拘謹,面上有些冷淡。

「哥,最近的新系列賣的都很好,特別是……」惠妍偎在父親的身旁,甜笑乖巧的說道。

允浩微低著頭慢慢的往嘴裡送著紅酒,一語不發,思量著這回林老見面的目的。

…………

「允浩,其實,是這樣的。」林老終於提起了話頭,讓允浩心裡一緊,「我老了,幹不動了,天下將來是你們年輕人的啊。我準備,將我手中鄭氏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都轉到你的名下…」

心裡泛著疑惑,面上卻禮貌的不語著,等待他的後話。

「惠妍這丫頭也不小了,你父親生病前也總是嘮叨著兩家的事兒,過了這陣兒,就辦辦吧,也省的她每天在我跟前允浩哥允浩哥的,叫的我頭疼……」林老見他沒反應,只好面色一緊,開門見山的引出了話。

果然……

「謝謝伯父的好意,結婚當然可以…」允浩放下紅酒,對上面泛紅潮的惠妍和驚喜的林老,口風突然一轉,「只是,等我死了吧……」

「你…你這是怎麼說話的……」林老臉色鐵青的顫抖的放下刀叉,狠瞪著允浩。

允浩隨即扯鬆了打得整齊的領帶,舒適的斜靠在椅上,嘴角扯出了一絲邪邪的笑。

「伯父,您老大概忘了,允浩我從很久以前起,就是個粗人。所以,說這樣的話,不稀奇吧……」允浩搖了搖桌上的紅酒,忽的眼神冷冽了起來,「還有,鄭氏當初面臨危機的時候,您大量吸收的股份,原來是派這種用場。還是我做晚輩的愚鈍,不自量力的去求您,您說等您仙逝後就把它們給我,那我做晚輩的也要學習一下,想結婚,等我死了吧!」

哐啷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玻璃杯纖細的杯腳哢嚓斷裂,杯身從上面歪斜墜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允浩站起鞠了一躬,轉身走了出去。

我,深埋了我的過往,但不代表,我的叛逆血性也一同消亡了。我不過是個有仇必報的普通人,所以,我的溫柔憐惜裡只容得下一個人。只可惜,你們就是死,也見不到了……

 

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衝到PUB裡一杯接一杯的喝,雖然那份決心不會動搖,可是卻突然沒來由的心慌起來,只好借著酒精強壓著。

「聽說,林老見你了?」有仟將酒杯往吧臺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了允浩旁邊的高凳上。

…………

「他逼婚了?」

…………

「你灌他殺蟲劑了?」

…………

有仟突然開始懷念起前兩天的白眼和哢嚓了,現在這位,已經把自己當成空氣了,連吸都懶得吸一口,只知道拼命的灌。

「我知道你愁什麼。」有仟終於成功的引來了允浩的白眼,不由心中微喜。

「你愁你的小娃娃吧。」嗯,白眼變成了惶惑,繼續努力,「林老的話勾起你的心病了吧,這可是遲早的事,你當鄭伯父吃素的啊,怎麼會……」

又變成白眼了,我還沒說完呢。

「不過,你最擔心的,還是在中的感情吧。那個傻……小孩」有仟咽了咽口水,閃過允浩的視線,「你是怕他把你當哥依賴吧,可你的心思又不是那樣,說了他可能還不明白,對吧?」

允浩搖了搖杯子裡的冰,有些煩躁的推了開來。

應該相信的吧,因為自己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可,他從沒說過,自己就任由著,想著能相守就好。只是,原來渴念是永遠無法饜足的黑洞,想聽你說話後,就想看你笑;笑後,又想擁抱;擁抱後,想要親吻;親吻後,想要……

有時候也會對自己的想法難堪,但是忍不住,半夜推開他的門,偷偷親吻著他的身體,感覺自己火燙的都要著起來了。可不能說,不敢說,他那麼單薄,那麼敏感,要是觸碎了,該怎麼拼,該怎麼回到從前……

「不如…」有仟的話成功贏回了允浩的注意,「不如,你霸王…那個什麼,或者用強…那個什麼,好好好,我自搧,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有仟無奈的看著繼續澆愁的他,心裡卻明晰了起來。看來,有必要給鄭小娃娃上一堂青春期情感的教育課了……

 

 

 

 

 

 

Chapter 25

 

沒有幾天的時間,鄭氏總裁已訂婚的消息竟然瘋傳了開來。娛樂雜誌到商業報刊,都大篇幅刊登著允浩與林家父女吃飯的照片,竟顯得其樂融融的以假亂真。

允浩瞥了一眼秘書送進來的雜誌,隨手甩到了紙簍裡。

「嘖嘖,那個老狐狸動作夠快的啊!」有仟彎下身從紙簍裡撿起了雜誌,胡亂翻著。

「他把我想的太脆弱了,輿論壓力我可是從來都不放在眼裡。」允浩摘下了眼鏡,突然詭異的笑了一下,「不過,如果他在乎的話,這招兒我們倒是可以試試。」

坐在桌前的有仟,張口結舌的看著允浩用了不到半個小時時間,將林老非法強購股份以及“有可能”用過激言辭導致鄭氏老主心梗的消息“委婉”的傳達給了各大主流媒體。相信,不出24小時,身敗名裂的老狐狸,還想像不出,自己這盤棋究竟差在了哪一招。

「呃……用得著這麼狠嗎?」有仟擦了一把冷汗,有些疑問。

「這只能怪他自己了,對爸爸的事,雖然沒有具體證據,但我瞭解過了,基本不會有太大偏差。而非法強購的事情,不是我饒了他,他等得到今天……」允浩站起身,轉頭對著落地窗外的喧囂,「我已經沒有下重手了,不過,如果他這點胡言亂語的小算盤要是讓在中看到了,我明天一定讓他觀光警察局……」

允浩有些陰沉的表情令有仟一陣寒噤,沒敢再言語,想想接下來自己準備做的事,會不會先預定墓地比較保險?

 

到允浩家的時候已經下午了,敲了半天門,昌珉才一頭亂髮的出來開,還沒說上話,他就睡眼朦朧的往客廳一指,轉頭回房繼續補覺了。

走進客廳的時候,就看見在中也頭髮亂蓬蓬的趴在桌上寫寫畫畫著什麼,似乎也是午睡剛起的樣子。

「我看不見,不代表我不能去感覺……」有仟偷偷溜到了毫無防備的小人背後,輕輕念著紙上圓圓的字。

在中嚇的肩膀猛的一顫,將紙一下劃到懷裡抱個死緊。

有仟有些好笑的看著他的緊張兮兮的表情,拉開旁邊的凳子坐了下來。

「小鬼,寫什麼呢,鬼鬼祟祟的。」

在中慌的搖搖頭,把紙又往懷裡摟緊了幾分。

「得得,哥哥我不看,我今天來是有事情想和你商量的。」有仟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口,繼續說道,「你也知道,允浩快要結婚了,以後你住這裡不太方便,不如搬到我哪裡去,昌珉也會跟過去照顧你的……」

小傢伙聽到結婚兩個字的時候臉突然的一僵,懷裡的紙稀裡嘩啦的掉了一地,眼睛張的死大,嘴卻蒼白的抿緊了。

「結…婚?」半晌,在中才開口,卻好像一下子出氣有些困難,大眼楞楞的看著有仟,「他…喜歡她嗎?」

有仟忽的覺的心下有些不忍,但已經開了口,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說著,「怎麼可能喜歡啊,這是商業婚姻,允浩沒辦法的。」

在中表情稍稍的緩了一些,可眼圈還是紅了起來,讓有仟有種罪惡感油然而生。

「哎,不就是跟我住嗎,允浩會經常去看你的,你怕什麼,離開他……」慢慢的敲起了邊鼓,仔細觀察他的反應。

「我不要。」突然大起來的聲音嚇了有仟一跳,從未聽過的堅決語氣。

「這個可容不得你不要啊,允浩充其量也就算你哥哥,哥哥也不能照顧弟弟一輩子啊,哥哥也是要成家生小孩的,所以,在中乖一點好不好?」雖然用的是拿手的誘哄語氣,可心裡真是冷汗噌噌的直冒,佛祖保佑啊,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我不要,他不是我哥哥,我不要!」眼淚一下就滾出來了,一滴一滴往地上砸,聲音還一聲高過一聲。

「你怎麼……」

「你出去,我不要搬走,你走啊!」小人的聲音越顯高亢,拿袖子擦了一把眼淚,扯著有仟的袖子就往門邊推,最後奮力將他推了出去,砰的關上了門。

有仟在門口默默站了好半天,才起步走到電梯前,按亮了向下的按鈕。

娃娃,我可以這樣叫你吧。從前,我總是在擔心,這樣脆弱的你,是否能承受允浩那麼深重的感情。而剛才,我懷疑的,猶豫的,都煙消了。所以,請那麼大聲說不要的你,伸出雙手,抓住那些幸福吧……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