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愛財如命

 

最近我發現,我的適應力真的很強。以前那個只會往別人褲襠上倒水的我,如今已經可以提著水壺隨時待命。只要上頭一句話,我這差就得給他斟滿了,而且斟的還甚有技術含量,正好是杯子的八成滿,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我在想,等我以後回了宮,上朝的時候一定要把這項絕技露給他們看看!沒事再寫本<倒茶經>,一經出售絕對搶手!沒准還能名垂千古!讓以後的眾小二都知道曾幾何時有朕這麼一個倒茶皇帝。

55555……好淒慘……

 

「小在,上茶!」

「是……」

又來了!都喝了多少了!你也不怕尿急?我提壺走到允浩跟前,十分不小心的踩了他一腳,然後走到了那位公子-----他的客人面前。嘩嘩的倒起了水。

「允弟果然非同一般,連侍奉左右的小小侍女都長的國色天香,實羨刹旁人!」

嘿嘿!識貨!如果不說那該死的小小侍女的話,這話我還是中聽的。

「公子抬舉了,只是個小小丫鬟罷了。雖長相好看可卻整日糊塗,難免令人傷神……」

允浩對他溫婉的一笑,用的是典型的職業笑容。哼!嫉妒是吧!嫉妒別人誇我不誇你!

「這樣啊……可希湘閣怎麼會突然用起了侍婢來呢?」

那人一副不解的樣子,眼睛在我臉上和允浩半敞的衣襟間徘徊。

好一匹心術不正的老色狼!

「因為這丫頭欠了希澈哥的錢,因此在此做工抵債。」

「原來如此啊……」

555……說起這金希澈我就上火!姓鄭的那個卑鄙小人,上次故意害我,說什麼我和他發生了關係。結果後來金希澈竟然來跟我要錢?說我上了他的人就得給錢?我當時簡直氣的要死!說,那應該讓他給我錢才對!畢竟如果真上的話是他上我!我好歹也是女孩子家!結果,他說,那就更應該給錢了,因為他們家浩肯定消耗的體力更多,還說什麼,攻比受辛苦。我暈!這種事也有辛不辛苦之說?

我本想當場揭發鄭允浩的醜臉,讓他認識認識他那個人。可是還不等我開口便聽他在自言自語的說,你說你要是個男孩子多好?就憑你這長相,可以接到多少客人啊。

我知道,只要我敢說出允浩的秘密,那他一定也會把我給捅出去,到時候就麻煩了。所以,小不忍則亂大謀!

於是,我的義務勞動就這麼無限期的延長了。

 

「我聽說允弟在前些天希湘閣和迎春院的對決中大顯神通,輕易贏得了迎春院裡的頭牌姑娘香兒,真是了不起啊!」

那人興奮的拉起了允浩那纖細的手。

允浩故作羞狀的把手往回一拉,說:「沒什麼…」

「廢話!當然沒有!你又沒做什麼!」

我輕聲嘀咕了兩聲,沒想到這鄭允浩的耳朵實在是尖!不留痕跡的給了我一下,疼的我要死。我瞪了他一眼。他卻對我溫柔的一笑。這是什麼態度啊!

「聽說那迎春院在此次戰役中元氣大傷,好幾位紅牌姑娘更是憂傷成疾,已經請了好幾位大夫去看病了呢……」

那公子又一次抓起允浩的手,看的出來,允浩對這種舉動是十分反感的,但厭煩卻又不能表現出來,誰讓顧客就是皇帝啊!(我們古代人不認識上帝)

「哦?是這樣嗎?唉……他們這樣會讓在下無比慚愧啊……」

他低下頭,故裝愧疚的說。

「哪裡哪裡?允弟生的如此好看,難免令男女為之傾狂,這又不是你的錯!」

那個誰!給朕拿來痰盂!朕要吐!真肉麻!

「呵呵~公子可真會說話,莫不是對任何人都是此等甜言蜜語?」

「怎麼會?在下的心可照日月!只愛你一人!絕無半絲虛言假意!」

誰都別攔我!我今天是吐定了!

「公子的心意允浩明白……「允浩抽回了自己手,獨自踱到了床頭,「可是,允浩自小身子虛弱,前幾日更是在兩院大戰中元氣耗盡,現在的我,實在受不住和公子行周公之禮…望公子能明白……」

他邊說邊低下了頭,那副我見尤憐的樣子,連我在那一刻都有了相信他的衝動。他抿著下唇,內疚的看著那個人。在我這邊只能看到他的側面,但僅是側面便已經充滿了憂傷之情。

「允弟這話是怎麼說?實在是誤會在下了!」那個人一個箭步衝上前,抱住了允浩的雙肩,「在下對允弟實乃真心,並非只是眷戀你的身子。固然十分想得到賢弟,但你的健康更為重要!呐!這裡有幾百兩銀子!你拿著,多買點補品好好補補!」

那人說著便從懷裡掏出了銀票,一把塞給了允浩。哇!出手可真實闊綽啊!一下就是幾百兩!佩服佩服!想必這鄭允浩幾年下來比那金希澈還有錢了吧?

「公子……我,我又怎麼能收呢?」允浩緊緊抓住那人的手…裡的銀票。臉上卻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我當時真想說,讓開!媽的!你不收我收!

「乖~快快收下,等身子好了以後我們再……」

「那…允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公子對允浩真好……」

「允弟啊……」

「公子……」

「允弟~~」

「公子~~」

他們兩個互相抓著對方的手,你濃我濃的叫著對方,頓時令我雞皮疙瘩數增。我發現,這鄭允浩肯定有雙重性格!!怎麼對錢的方面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公子……」

「什麼事?」

「你該走了……」

「哎??」

允浩的話讓那人愣了一下。

「雖然很可惜,可是時間已經到了。您也知道我們希湘閣向來以時間來算帳,你再不走估計就沒錢付帳了,你知道的,我們也不賒帳~我是很想把銀子還於公子一點,但想必你一定不會答應我這麼做,所以,趁現在還有錢,公子還是快走吧……我這是為公子好…」

切!趕人就趕是吧!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幹什麼?

「是是是!允弟此話甚是!那在下就告辭了!他日……再來相聚……」

那人牽起允浩的手,輕輕啄了一下,然後依依不捨的走出了房間。允浩前一秒還是面帶微笑,人一走那微笑便蕩然無存。

 

「靠!到了青樓還咬文嚼字?有病!」

這是那人出門後,鄭某人說的第一句話。

這個披著人皮的白眼狼!

「鄭允浩!我發現,你和金希澈在錢的執著方面像的嚇人!」

我發表了自己的感想。他一屁股坐了下來,逕自吃起了水果。一般沒人的時候,我和他向來很隨便。他也不會把我當小丫鬟使喚,我不穿女裝他也不會攔我。

「像怎麼了?錢這東西誰不愛?只有有了錢我才能擺脫這個該死的身份!本少爺最大的願望就是在我死的時候哀聲大喊:啊!老天!我為什麼這麼有錢??!」

「…………」

沒救了!他真的沒救了!

「哎,今天虧大了,才這麼一點。」

我拿起蘋果一口啃了下去,卻聽見允浩這麼一句話。

「這還少?」

我吃驚的問。

「當然了!才6百兩,平時的話最起碼也要上千吧。」

「你……不是人!」

「哼!隨你怎麼說,走!出去溜圈,讓你看看我要錢的功力~」

他得意的說。

我差點笑噴過去,要錢?你以為你是要飯的?還要錢?

可這話我還沒說出口就被鄭允浩一把拉了出去。我就奇怪了。為什麼他鄭允浩那麼討厭和男人肢體接觸,卻老是喜歡拉著我的手呢?哎!哎!你輕點!疼啊!

…………

 

我金在中活了整整十八年,直到今天才知道什麼叫厚顏無恥!原本以為金希澈就已經很愛錢了!沒想到這鄭允浩更加青出於藍。什麼叫貪得無厭?什麼叫死皮賴臉?想知道嗎?那就請看鄭允浩吧!鄭允浩!鴨中的愛財鴨!其愛財之程度早已深入髮膚,入之骨髓!

短短的一路,他竟然收了比剛剛那些翻了兩倍的數!稀奇的是,那些人在他的荒謬言語下竟然全都鬼使神差的給了錢,掏錢掏的那叫一個心甘情願!巴不得把自己變成銀子以便於那人捧在手裡。

人一走,他還是恢復了原本的那張臉。得意的數著錢,還不時的發出淫蕩的笑聲。

「喂,說說吧!你的家產是多少?」

我一臉好奇的湊到他身邊。

他一臉不耐煩的把銀子往懷裡一塞,「管你什麼事?」

真是欠扁的表情!哼!你不說我還不願意知道呢!這就是所謂的骨氣!反正你錢再多還多的過我?

「允浩,你早晚有一天會遭報應的!」我對著他認真的詛咒著。

他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好啊,我等著呢。」

哼!真是氣死朕也!

不過,我沒想到,那個詛咒竟然會這麼快就生效了……

…………

 

那天,希湘閣剛打開店做生意沒多久,我一個人閒逛在人群中,總覺得他們一個個真的都好忙,而我卻一直是這麼清閒。我頓時有些不忍心。看見糖糖在收拾桌椅,我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想要幫他的忙。

「哎呀!小在!你就別給我惹麻煩了!給你包瓜子!一邊蹲著嗑去!」

我來幫忙,你卻這麼對我?

「我說糖糖!這做人不要太過分!我好心好意來幫你收拾東西,你卻這樣對待?好心當作驢肝肺!你把我金在中當作什麼人?區區一包瓜子就能打發了我嗎?」

我手插小腰,一身正氣的說。

「那你想怎麼樣吧!」

他抹布一扔,也插起了腰。眼睛裡好像要瞪出火來似的。

「哼!!……最起碼兩包!!」

我伸出兩個指頭在他面前比了比。

「呐呐呐呐呐!給你!拿了東西快走人!」

他又抓起一包硬塞進了我的懷裡,然後像處理垃圾似的把我踢到了一邊。

有了瓜子暫態間就感覺出不一樣了。我蹲在牆角,邊嗑著邊看著他們忙碌。

「小離,要不要幫忙?」

「你老實點給我呆著別動!」

……什麼啊!傲慢!

「宜商~我幫你抬吧……」

「您老歇著吧!」

哼!這個更差勁!於是,我把大廳裡忙碌的人都叫了一遍。他們有的讓我閉嘴,有的不理我,當我是空氣,沒有一個人肯說:「嗯,好!過來吧!」你說這句話就那麼難說嗎?還是這些人生來就是勞苦的命?連別人幫忙做事這等好事都不屑一顧。難怪我男紹常年未經戰亂,全都是這些子民的錯!這麼勤勞幹什麼!

 

「我是一個小牛郎,我接客本領強!我要讓那些色狼,幹的都漂亮……」

我閒來無聊,嗑瓜子之餘唱起了店歌<小牛郎>,此歌朗朗上口,甚是好聽。我聽過一遍就已經學會了個七八成。沒准在將來的一天,這歌還能被廣傳於世,成為幼小學生必唱兒歌呢~

「允浩人呢?快讓他把人領回去!煩死了!」

我唱的正歡的時候,一個人大喊道。我氣極,站起來大聲說。

「哼!你以為叫他有用嗎?我之所以會來這也是因為他覺得我煩!你說我怎麼煩了??現在這些人都難伺候的很!一點人生樂趣都不懂!!」

「允浩哥----!!!」「

嗯?是誰?我都說叫他沒用了他還叫?定睛一看,原來是厲旭。他正從正門跑進來,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我起身一躍。

「厲旭莫怕!看我不踢死那小鬼!」

我擺開了開架的姿勢擋在厲旭面前,準備敵人一出現就用無影腳再踢死他一次!

「不!不是!是城南李員外家的母大狼!李菜花來了!」

??那是誰?我不解的看著他。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是聞聲即變,愣在了原地。厲旭說完後直接奔上了二樓。邊跑邊喊……

「允浩哥!!拿上行李快跑啊!!」

正當我納悶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個彪撼女人的聲音:

「姓鄭的狐狸精!!給我滾出來!!!」

我的媽啊!她是誰??

 

 

 

 

 

第十章 第三者風波

 

我金在中自小在宮中長大,見過的女人也算是不少了。可這麼醜的還真是頭一次見,嚇了我一大跳!那一聲虎哮害的我一個哆嗦,瓜子掉在了地上。我仔細的打量了她除了臉以外的部分,還真都不太能看!那胳膊,估計和我的小腿差不多粗了吧?還有那腰!那是腰嗎?不是水桶?手裡拿著一把斧頭,氣勢洶洶的殺了進來。

「娘子……不要鬧了……」

她的身後跟著一個男子,瘦小程度和厲旭差不多。我在想他也真敢娶!娶這麼一個人當老婆,晚上睡覺不壓死他?!

除了那男子以外,門外還浩浩蕩蕩的跟著一大群打手打扮的人。

迎春院事件後,我就一直抱怨日子無聊,沒想到這麼快又有好戲了!哈哈!而且這戲的主角還是那挨千刀的鄭允浩!真乃天助我也!

開心!興奮啊!

「你給我閉嘴!」那女子……姑且叫她為女子吧…毫不客氣的對他相公罵道,「那個小狐狸精呢?讓他給我滾出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膽敢勾引我男人!」

她一聲大吼,那男人就嚇的躲到了一邊。真膽小!做男人做到他這個份上也挺不容易的!

 

「厲旭啊……這是怎麼回事?……哎???」

我剛要向厲旭打聽清楚事由,轉頭一看,四周竟然沒有一個人?再一看,他們都擠到了一張桌子底下,伸出個小頭觀察著前方的動態……

靠!這也太沒義氣了吧!跑也不叫我!!

我剛想迅速的移動到我方陣地,沒想到那大母狼叫住了我。

「喂!小丫頭!你聽不見嗎?把那個鄭允浩交出來!」

她對著我比了比斧頭。我嚇的咽了口口水。

「李…李大姐…我們允浩哥…他…他不在……」

還是厲旭有義氣!看我嚇得說不出話來,哆哆嗦嗦的說了這麼一句。可是…他說允浩不在??

「不是在二樓嗎??」

我心存疑問的指了指二樓,他明明在那裡啊,怎麼厲旭卻說不在?說謊是不正確的!

只見桌下的人們統一的一個下滑,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力度!那神態!瞪的我後背發涼。

「好啊!!膽敢騙老娘!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碰!!

那母大狼一斧劈了下去,門上立刻多出了一道大口子。我們這些人也因那觸目驚心的口子嚇得一哆嗦。這刀法…不!是斧法!!好啊!!

「李…大姐……你也別再無理取鬧了……明明是他李員外對我們哥哥有意……」

宜商看不下去,抬起小頭說了一句。

「呸!!就那種貨色,我男人怎麼可能看的上?少在那信口雌黃!!」

……真不是我說,就您那種貨色他都娶了,再差的估計他都看的上。

這話我自然沒說。為什麼?哼!我找死啊!!

 

「是誰在我金希澈的地頭說我寶貝弟弟的壞話啊?」一個清亮的聲音從裡屋傳了過來。

金希澈!這希湘閣的老鴇子終於出現了!我頓時興奮了起來!兩大老虎相遇的場面一定精彩萬分!雖然一個是公的一個是母的。但最終的效果卻是一樣的。

「哥……是李員外的老婆!李菜花!!」

金希澈小腳剛邁粗一步,小離就猛的朝他使眼色。

「什麼!!!」

金希澈聽聞,馬上把腳收了回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了桌底的陣地。我看了不由得一驚。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連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希澈都怕成這樣?

「姓金的!識相的就把人交出來!老娘我如果心情好點沒准少砸點東西!否則的話……哼哼!!」

碰!又是一聲雷響,桌角便去掉了一半。而施力物竟然是那女人的手!她就那麼赤手空拳的把桌子給拍爛了!……那個…誰…誰過來扶我一把??

「菜花姐!您老就行行好吧!前幾天才砸了飄香院,今天又來我希湘閣,我們早就充分的領悟到了您月砸一店的本領了!您受得了,我們可受不了!您這樣整天折騰也不是個事啊!與其每天都氣衝衝的到處找你相公的小情人算帳,還不如好好看著李員外!別再讓他到處留情了……」

不愧是金希澈!趴的那麼低都能說出這麼一大串話!

「哼!這不用你多說!你以為我願意砸你這破店?就這種破地方!平時八抬大轎抬我來我都懶的來!!」

她邊說邊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我說這位大嬸!請注意文明!你不知道這地有時候是我拖??

「太過分!!」金希澈聞言從桌底下鑽了出來。底氣十足的拍案大叫道:「士可辱面子不可辱!看來我金希澈今天若是不發威,你就不知道老虎身上也長毛!!」

「你想怎麼樣?」

希澈話音剛落,那母大狼便抄起斧頭舉了起來。

這一舉讓本來士氣萬丈的公主一時間氣消了一半。但他依然很英勇的說著。

「來…來人呐!!關門!放小在!!」

…………

「你……剛剛說放誰??」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桌後的那個人。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他剛剛說:放小在?小在是誰?小在不就是閣下我嗎???

他奶奶的!!該死的金希澈!放我管屁用!!!

「小在!!加油啊!!我們頂你!!」

一聽金希澈發了話,周圍的那些貪生怕死的東西馬上叫了起來。果然是事不關己的終極表現……我現在有一種砍死他們的衝動……

「哦?是你嗎?行啊?儘管放馬過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那女的兩手一握,發出了巴噶巴噶的響聲。聽起來好嚇人!

「不…不是的…英雄…你誤會了…」

我剛要解釋,那群沒良心的東西又開始叫了起來。

「小在!別怕!讓她看看你的實力!!」

糖糖!我跟你沒完!

「就是啊!小在!都是女人你怕什麼!快上!我們都是男人!不適合打女人!」

我也是!!!!

我剛想說我也是男人,可一看金希澈那張臉,頓時又憋了回去。不行!不能說!這可真是所謂的前有狼後有虎了!左右為難啊!

 

「小丫頭!你莫不是現在才知道害怕了吧!」

菜花大姐陰笑一聲,身後的那幾個打手摸樣的人頓時哄堂大笑。

哼!開玩笑!什麼叫現在才知道害怕了?我從頭到尾就一直怕著呢!!

「我們小在怎麼可能怕!」

沒等我開口求饒,金希澈便大聲對那女的說道。他看了我一眼。

「小在!解決她的話,你欠我的錢可以免一半!」

什麼!!小氣!才一半!!錢和生命哪個重要??……如果讓允浩說的話,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說:錢!

「而且!我們會幫你的!」

他握了握拳頭,自信的對我說。

「幫?幫我什麼??」

我睜大了眼,難不成這小子還有什麼高招?

「幫你加油!!!」

「…………」

「加油加油!!小在加油!!」

「…………」

「哎哎哎!小在!你去哪啊???」

此時不溜更待何時??我發揮了腳底抹油的最高功力,起身一躍竄上了二樓。直衝允浩的閨房。他不仁我不能不義!先把事情告訴他,事後再找他算帳。

 

「想跑?沒門!給我追!!」

在我上了二樓最後一個臺階後,聽到了那母狼的一聲怒吼。接著,好幾個人便追了上來。

「允浩!快跑啊!敵人殺來了!」

我邊跑邊吆喝著,鄭允浩!認識我真是你三生有幸!!天底下還有誰比我更見講義氣!

「幹什麼啊!吵死了!」

允浩把門打開,一臉朦朧的看著我。

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在睡覺?我跑到他身邊拉著他胸前的衣襟,氣喘吁吁的說。

「狼!狼來了!」

「狼來了?呵呵!你以為你是放羊的孩子?誰相信?」

他一臉不屑的看在和我。

哈呀!什麼東西!好心當作驢肝肺!!

「不是那種狼!是那種狼了啦!!」

「你在說什麼啊?」

「小丫頭!看你還往哪跑!…嘿!!這不是那個狐狸精嗎?老娘今天要了你的命!」

話音剛落,一把大斧就朝著我們倆的腦門飛了過來。說時遲那時快。鄭允浩一把把我拉進了屋內,並迅速關上了房門。碰!!!我們聽到了斧子落在門上的聲音。

好險!再遲一點,那斧頭可就要落我們頭上了。

我們兩個背靠著門,用力抵住, 以防他們破門而入。

「這……這是怎麼回事!」

允浩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你還好意思問!自己惹的禍問你自己!」我氣憤的白了他一眼。

「我?我怎麼了?」他又一次深陷不解。

「誰讓你到處留情,閒的沒事勾引人家老公幹什麼!!勾搭也就算了!你還非找這種母老虎的老公勾搭!不想活了!!」

一想起他勾引那男的的事,我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什麼眼光啊!就那種人他也要?不就是有幾個破錢嗎?不管哪方面,朕都要比他好太多了吧!

「什麼??勾搭別人老公!我鄭允浩什麼時候勾搭過別人了!向來是別人勾搭我!!」

「…………」

說真的,我想給那個母老虎開門,真的很想!

 

「開門!快點開門!!」

門被人從外用力的撞著。我感覺自己的後背有一陣發麻,可惡!鄭允浩!你欠我的太多了!

「反正人家現在找上門來了!而且來勢洶洶!估計你就算真的沒勾搭過他,也得被那個凶婆娘打個半死!」我負氣的說道。

他一聽我這麼說,臉上多了幾分焦急之色。

「那……怎麼辦?」他終於放下了架子,兩眼無辜的看著我。你別說,他這個樣子可真是好看,比他凶的時候可愛多了。

「還能怎麼辦?只能讓你委屈一下,出去讓那些人打一頓,否則連累到我那可就不好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更何況是這風流之事!」

我一本正經的說。

他聽後氣了個半死,睜大了眼睛瞪著我,「你-----!!你……捨得??」

他在我耳邊輕輕說道,氣息輕浮過我的耳根,害的我不經意間打了一個冷顫。

「怎,怎麼捨不得!!我巴不得呢!!」

我紅著臉對他說。

「什麼啊~小在原來這麼狠心啊~枉我們都有肌膚之親了呢~」

「別跟我提那個肌膚之親!!」就因為他那句話,害的我連上街都上不了,指不頂在某個地方躲著一群癡男怨女,想對我施以暴行!因此,我都沒有辦法去找有天,整天窩在希湘閣裡等著發霉……

 

砸門的速度越來越快,慢慢的從捶變成了踹。我們用身子盡力抵著,不時的還能聽見金希澈那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在遠處說:「英雄!輕點!!那門不便宜啊!!」

哼!這都是什麼人啊!

「喂!讓我幫你不是不可以!但如果我幫了你,你怎麼答謝我?」

我問他,沒辦法,實在頂不住了,身子都要散架了。

「除了放你走什麼都可以!」

他一口答應說,我一聽來了精神。

「那我上你也行??」

「什麼?這個……那個…。我…」「他竟然害羞了起來,臉紅的不得了。我不由得開心了起來,真是個純情的孩子啊!一唬就給唬住了。

「開玩笑的!只要給我這個數就行!」

我指的是錢!

我把手伸到他身邊比畫了一下。

他看了後忙搖頭說:「不行!這個數!!」他去掉了我兩根手指頭。

「不!最起碼這樣子!」

我又伸出了一根。

「好!成交!!」

我們單掌一擊,立下了約定。

「那剩下的就交給你了!」他邊說邊離開了門,迅速走到前方,華麗的倒了下去。這些日子,他整天用這招,我完全見怪不怪。

 

沒有了他的大力支撐。門很快就被撞開。我一下就被撞出了好幾米遠,一屁股坐在地上。

「喲~這可如何是好?怎麼我還沒動手他就給陣亡了?」

那母大狼陰陽怪氣的說,手裡的斧子不停的摩擦著。

「啊!!主子!!您可被丟下小在啊!!」

我撲到允浩身前,聲嘶力竭的哭了起來。準備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往他身上灑。

「行了!不用裝了!少給我來這套!」

我和允浩同時一驚!不會吧~就咱這演技都被看穿了?她長了一雙什麼眼呐!不過,被看出來又能怎樣?我們要發揮死皮賴臉的精神一裝到底!

我轉過頭,面色悲痛的對那人說:「裝?你說我們主子裝?你去這方圓十里問問!哪個不知道我們主子體弱多病!您看他這個樣子……」

啪!啪!

我在允浩的臉上搧了幾巴掌,又朝他的小腹狠狠的來了幾拳。

「如果是裝的,又怎麼可能不叫喊?主子!你的命真的好苦!連聲個病都要引起人們的猜忌!紅顏薄命啊!」

我一個前撲,撲進了允浩的胸膛,頭深深的埋了下去。嗚咽了起來。

「啊~」

好疼!該死!這個時候還敢掐哦?

「啊~啊~啊!主子啊~~」

他掐的越來越狠,我竟真的哭了出來。

「你夠狠!!」

我邊哭邊在他耳際說。

「彼此彼此!增加效果嘛!」

他也小聲回著。

 

「哼!」那女的又是一聲冷哼,「既然如此,便宜他了!可以在昏睡的時候吃我的斧子!也算是少了不少痛楚!」

你……說……什麼???

一時間,我們兩個都開始冒汗……冷汗……

 

 

 

 

 

第十一章 私奔

 

「你、你!你這婦人好狠的心!他都這樣了你竟還下的了手?」

我手冒冷汗悲切的看著他,他應該只是說說吧??

「誰讓這小狐狸精勾引我男人!我這樣打他幾下還是便宜他了!這種人就該打!明明是個男人,憑著自己長的有點姿色就出來賣!賣給女人也就罷了!竟然賣給有婦之夫??這不是討打這是什麼?」

她瞪大了牛眼指著允浩說。我感覺剛剛好不容易消去的疼痛又跑了回來,鄭允浩這小子估計是氣壞了吧。我若再不快點解決這母大狼,連我也得讓他給掐壞了。

我頓時嚎聲大哭,肝腸寸斷。

「冤枉啊!我們主子自小死了爹娘……」

疼疼!!

「過的是以天為被地為爐的日子!體弱多病還要整日風餐露宿!饑寒轆轆好不可憐!前幾年才淪落至此,生活所迫,逼的他到處留所,他甚至自殺過兩次,每次都是被一位好心的公子所救。那人對我們主子呵護備至,關心更是無微不至,本以為可以就此落根,與懂得珍惜自己的人長鄉廝守,可誰又知拿人竟是何等的狼子野心!輕薄了我們主子不說,更是殘忍的把他賣到了這希湘閣!從此主子更是惡疾加深,稍微動氣就會暈倒,甚者一命嗚呼,與世長辭!由於前車之鑒,主子對這世間的男子早已失去了信心,在這希湘閣也是本著賣藝不賣身的原則。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去勾引別人的老公??正所謂紅顏多嫉,這裡的小倌哪個不對我們主子虎視眈眈?想除之而奪得這希湘閣之冠的美名。一場場血雨腥風,主子挺過來了!主子撐下來了!……今日……今日卻又遇到了此等啼笑皆非的事??55555……主子,你怎麼活的如此淒慘?長的好看是你的錯嗎?若早知會有今天,小在寧願主子生得一張平凡的臉,從此無憂無慮,落得清閒……555……」

我說得好不淒慘,哭的也好不淒慘。頭趴在允浩的胸前不住的抽咽。

「過……過了……」那死人聽我說的如此誇張不由得尷尬了起來。以最小的聲音對我說。

「你懂個屁!要的就是這效果!……李員外——!!」我猛的抬頭,看到了正躲在一旁的罪魁禍首,一個健步飛奔了過去,撲通一聲跪倒在了他跟前,「求求您救救我們主子吧!再這樣下去……他!他會死的!!」

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他見我這樣更是慌張,看看他老婆又看看允浩,不知如何是好。

「你這小丫頭好大的膽子!竟敢當著我的面幫你主子勾引我男人!!」

那母大狼一把把我拉了起來,惡狠狠的對我說,她仿佛沒想到我會過來求他老公。

「菜花大姐!您就救救我們主子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李……李員外!你不是說你愛我們主子嗎?你不是說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與我們主子長相廝守嗎?你不是說為了我們主子願意休了你家娘子嗎?這種節骨眼上正是你表現的機會啊!!」

「什麼!!」

那母大狼一聽這話馬上放開了我的胳膊,怒視著李員外,大手揪起他的耳朵,大聲罵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說這種話?想休了老娘?!好!你休啊!你休啊!!」

「啊——!!娘子息怒啊!!你就是再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娘子莫聽這小女子妖言惑眾!在下與這鄭允浩今日是第一次相見,又怎能說那種話!」

那李員外連忙求饒。他娘子李菜花更是加大了力度。

「還敢騙我?倘若曾未見過,又怎麼可能在夢囈之時叫著這小妖精的名字?」

「啊啊啊!!娘子啊!我哪敢騙你!我只是聽說城裡的希湘閣有一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奇男子,前些日子更是輕易打敗了迎春院的紅牌,對此人有些好奇罷了!可……這只是初步構思,未曾付諸過實踐啊!!」

要不然人家都說這男人翻臉比翻紙都快(眾:是女人!在:我說男人就是男人!我是皇帝!)轉眼間,那李員外便把實情說了出來。

李氏一聽,氣的面色鐵青,她用力的拽著李員外的耳朵,恨不得把那耳朵這樣硬生生的揪下來。

「你這不成氣候的東西!還不快點給我滾回去!少在這給我丟人現眼!」

她抬起右腳,一腳踢在李員外的屁股上。那李員外得令後立馬起身往外跑。哎,男人做到這個份上未免也太悲哀了……我同情你!

「哼!今日之事暫且到此!若讓我發現你們這裡有哪個不想要命的敢來勾引我相公!我李菜花絕對不饒他!」

她扔下這句話,便風風火火的走了出去。難怪別的國家都不來攻打我男紹。估計他們曾經派過間諜調查過這位大姐吧。

「哼!有種別走啊!傷了我的人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了?回來啊!有種單挑!!」

「…………」

「公主……他們早就沒影了……」

「廢話!要不然我怎麼敢這麼說!」

金希澈啊金希澈!我又一次認識你了!

…………

 

金希澈他們一群人走後,允浩馬上把眼睛睜開,從地上爬了起來。剛剛一群人圍在他身邊哭哭啼啼的,說允浩哥怎麼這麼可憐,說這後世一定要辦的風風光光的!完全忘了他只是暈了過去這個事實。最後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說了一句,他只是暈過去了。眾人這才從悲傷中緩解了過來。

他們走的時候,公主讓我在這好生伺候著,然後就跑到樓下看他的損失去了。這個時候,客人已經絡繹不絕的進門了,姓鄭的再一次逃脫了接客的危機。知道這是誰的功勞嗎?——我的!

「喂……你怎麼了?」

人起來以後,他就一直在發呆,我有點擔心,搖了他一下。

他抬起頭來看了看我,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小在!我想好了!再這樣下去不行!我們跑吧!」

「跑??你和我??」我一時有點愣,吃驚的看著他。

「對!我和你!就我們兩個!」

他很確定的說。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私奔??私奔??他對我??對我……??

「為什麼突然這麼想??」

我問道,他怎麼會愛上我?我可是個男人啊!不過也難怪!就我這長相,我自己都得愛上自己,更別說他了!但是!我可是皇帝啊!

「我早就要這種想法了!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愛錢,要存錢了嗎?為的就是這一天的到來!」

……!!他……這麼愛財……原來都是為了我……對不起……我錯怪你了!真的……好感動!

「允浩……你……」

「在中……告訴我!你難道就沒有這麼想過嗎?」

他是問我有沒有想過和他私奔?還是有沒有喜歡過他?喜歡??其實也挺喜歡的啦,這樣吵吵鬧鬧久了,再怎麼冷淡的兩個人也會培養出感情的。

「也……算是吧……」

我羞澀的低下了頭,不好意思看他。

他聽我這麼說立馬笑開了花,放開我的手直奔櫃子。

「那我麼快點收拾收拾!今夜就啟程!等出了這京都以後我們就是自由人了!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絕對不管你!」

哎?他不是應該說什麼長相廝守,白頭到老的話嗎?怎麼是??

「我們不是要私奔嗎?」

我站在原地發出了疑問。

「私奔?」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我們兩個大男人哪裡來的私奔?你我都想離開希湘閣,離開這,我可以再也不怕別人毛手毛腳,你也可以不用再擔心身份被揭穿,這樣一舉兩得的事自然要我們同心協力了!」

他說的……竟然是這個?

天啊!誰給我一個洞讓我鑽進去吧!

「難道說??」

他不懷好意的走近了我,「難道說你愛上我了?」

騰!我的臉刷的紅了起來,他一手攬過了我的腰,一手單挑起我的下巴。以這種曖昧的姿勢看著我。

「怎!怎麼可能!」我瞪大了雙眼看著他。

「哦~是嗎?」他壞壞的一笑,慢慢的把頭低了下來,看這他漸漸放大的臉,我的心不知道為什麼撲通撲通的跳的好快……

就當我們的唇即將相觸的時候,他停住了動作,拍了拍我的頭。

「哈哈!快去收拾收拾吧!」

我敢說!他是故意的!

 

從此以後,我們就要開始在異地的生活了。這是我們兩個生活上的轉捩點,同時也是感情上的轉捩點,我沒想過,自此以後竟然會喜歡上那個傢伙,而允浩……應該也沒有想到吧……

不管怎麼樣……我們要走了!離開這裡!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