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招工大賽

 

「允……允浩呐……這裡的人是不是多點了啊?」

我拽了拽允浩的衣袖看了看四周。媽呀!是不是這黃梅鎮裡所有男人都來應聘了?否則這偌大的場地於怎麼會顯得如此擁擠?看看四周的牆沿坡壁上,竟然都圍滿了參觀的人群,他們三五成群擠在一起好不熱鬧。誇張的是人群裡竟還有參賽者的親友團?打著大大的橫幅上,寫著【XXX加油!我們支持你】的話。靠!搞什麼鬼啊!這到底是競爭當下人還是競爭當駙馬?

「噓——!別說話!主考官來了!」

我順著他的手勢望了過去,只見一個相貌精練的男子走上了高臺,清了清喉嚨,對著底下若干人說到:

「謝謝!謝謝大家對我們黃家傭人團的支持和厚愛!這次招聘的理由呢,除了是為我們黃家挑選有用之才以外,還有一點就是為了增添我們黃梅鎮的喜慶之氣,我們要本著比賽第一,友誼第二的基本原則,儘量將你們的鋒芒現露出來!本次大賽分為三個環節,參賽者八百人,我們將在第一個環節便刷掉五百人,僅留三百。第二環節再次減掉二百五十人,僅留五十人。第三,也就是最後一個環節,再次刷掉四十人,僅留十人!這十人便是我們黃家第二十三期新人,比賽期間,請各位各顯神通,怎麼下流怎麼來!我們的宗旨是:不求最過分!只求更過分!正所謂弱肉強食嘛~哈哈!讓我們將無賴進行到底!最後!感謝本次大賽的主辦人:黃強堅先生!贊助人:黃強堅先生!投資人:還是黃強堅先生!鼓掌!」

暫態間,場內鴉雀無聲,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臺上的人。好傢伙!這嘴皮子功夫!都快趕的上金希澈了!只不過這長相和那脾氣火爆的公主相差甚遠。這哪裡是挑選下人?估計挑選大內密探也就是這標準了!還有那個黃老爺……叫什麼來著?黃強姦?我噴~這名兒藝術!

第一環節就減五百人?這是什麼比法?奇怪啊!就算是兩兩對弈,減掉的也應該是400吧,可這一減就是五百,實在是想不什麼頭緒。

 

「第一個環節……」正當我思考的時候,臺上的人再次高聲說了起來。

「群毆——!!」

「…………」

「…………」

……那個,他剛剛……說什麼?

「從現在開始,和你們身旁的人展開一次肉搏戰,不管你們是否相識,不管你們以前有多密切,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你的敵人!想要成為黃家的下人,就要不停的擊倒敵人!作為黃家的下人,首要任務就是保護主子!沒有一點的武功家底是進不了黃家大門的!三十分鐘後!最終站立的前三百人將順利晉級第二關……」

完了完了!我金在中一世英明就要毀於一戰了!

群毆最主要的是什麼?打架唄!而這打架靠的又是什麼?塊兒唄!就我這個小體型,還不讓這些五大三粗的漢子折騰死??出現這個情況的原因是什麼?還不是因為我是皇帝!不管到哪隨時都有一大票人保護,我學武功又有什麼用?況且!也得有人讓我防備啊!

「允浩!怎麼辦?」我拽了拽允浩,緊張的問。

他不解的看了看我,「你不是整天說什麼自己草上飛功夫了得嗎?這點小場面就怕了?」

「草上飛?」

對!我是說過……

「可是……我說的是,在草上……」我伸開雙臂,呼扇了兩下,「飛……」

我尷尬的看著他,沒錯,所謂的草上飛就是站在草上飛,這是字面的理解,至於飛不飛的起來就是後話了。

允浩的臉色馬上沉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我。那眼神的寓意是:沒治了!

「所以說!……允浩……你得幫我……」

「…………」

 

「計時……開始!!」

咣——!!

未等允浩回答,那鑼聲已然響起,四周頓時殺聲四起,漫天的黃沙也在此時戲劇性的卷了起來,空氣仿佛冷到了極點,不住的往我身子裡刺。

「在中!」

允浩突然叫住了失神的我,他深情的看著我的眼,緩緩的說:「給我躺下!!」

「……??啊??……」

躺、躺下??他、他難道……??

「允、允浩啊!!現在可不行……!!這、這麼多人看著呢!!」

我雙手交叉抵在胸前,只見他眉頭一擰,瞪了我一眼。

「從現在起,躺在地上裝暈,其他的一切由我來解決!」

我一時愣了神。他說完後也不管我反應過來了沒有,一個過肩摔,輕輕的把我摔在了地上,我乾眨了眨眼,他衝我微微一笑。

「相信我……」

我兀自點了點頭,他鬆開了我的手,一個迴旋踢正好踢中了一個要來偷襲的人。允浩這小子……功夫不是一般兩般的不錯啊!有朝一日一定收了他,讓他做大內總管!……如果……他願意的話……

「允浩!這邊!啊……!還有那邊!小毛崽子!膽敢偷襲!允浩!上!」

我躺在地上興奮的叫著,邊叫邊指揮著戰況,終於,允浩忍不住發火了。

「金在中!你給我老老實實的閉上眼!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他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剛說到危險,我便感到身邊傳來了一股殺氣,一轉頭便看見一個面相醜陋的大漢,奸笑著走了過來,邊笑邊握著拳頭。

我頓時打了一個冷顫,不對啊!他是怎麼看出來的?我明明躺在地上裝暈啊!

(眾:就您老那動作幅度,想看不出來都難!)

 

就在他離我僅剩半米之遙的時候,他舉起了拳頭,顯然目標是衝著我來的。可是!

說時遲,那時快!當他的惡爪即將砸到我時,一個人衝了出來,以一個漂亮的右鉤拳將那人一拳擊倒。那道貌偉岸的背影,不是鄭允浩是誰?

「允浩!你實在是太酷了!」

我崇拜的說道。

他瞥了我一眼,笑了笑,然後繼續到了自己的戰鬥之中。而剛剛想襲擊我的那個人,不偏不倚的栽倒早了我的身旁。

「嘿嘿……嘿嘿嘿嘿……」

這次奸笑的乃是本皇帝我。

「小樣兒!你膽肥了!竟敢打你老子我的主意?我讓你偷襲我!我讓你偷襲我!讓你偷襲!你偷襲!!」

「啊!啊——!!」

一聲聲慘絕人寰的嚎叫聲,伴隨著我雨點似的拳打腳踢,從那人的口中發出。我把剛剛受到的驚嚇連本帶利的討了回來。

直到考官大喊「停——!!」

那人終究還是沒有逃過我的魔掌~~

 

比賽結束,大會一致決定,傷的最輕的且仍然戰立著的前三百人乃第一關的勝利者,而整個賽場上,唯一毫髮無傷的就是本國至高無上的君主我了!而允浩,由於極力的保護我,而使得自己的衣服上沾滿了灰塵。

敗者當然是清理出場,當他們一個個被架出去的時候,我惋惜的搖了搖頭。

「哎,同志們!這工夫是練出來的!就你們這樣可不行啊!」

此話說完後,暫態間有數十道殺人的目光掃了過來。其中的一道自然是身旁的這個人。

「就你這個樣子還有臉教訓別人?」他一臉不屑的表情看了看我。

「鄭允浩你……」

「下面進行第二關……」

我話還沒說完,主考官的聲音便傳了過來,頓時傳來了一片哀嚷……

不是吧!第一關剛完就要舉行第二關?這還讓不讓人活了?第一關是群毆,那第二關又會是什麼?不會是單挑吧!群毆的話我裝一裝也就過去了,可這單挑可是裝不來的啊!實打實的單對單,讓我可如何是好?

「第二關的項目是……」

我秉住呼吸仔細聽著,千萬別是單挑啊!!

「賽跑——!!」

「…………」

他這次又說什麼?

場上的人頓時又一次大眼瞪小眼,又一次鴉雀無聲,這項目雖說不是單挑,可比那單挑更令人匪夷所思!這是蝦米玩意??賽跑?把我們當兔子啊?!

「大家可能一時間理解不了這第二關,」主考官緩緩道來,「第二關之所以是賽跑這是有原因的!當強盜山賊來襲,能迅速護送主子離開突發地也是一項重大的任務!現在大家到出發地集合,等聽到鑼響後便可以開始跑,賽程為5千米,相信大家會很輕鬆的完成……」

突然間,我再一次有了死的衝動。不是我對我自己沒信心,而是我從小到大的教課先生對我沒信心,按御醫的原話來說:管理我運動方面的系統在發育的時候不幸夭折了,因此想要皇上在體術方面有所成就實為難矣。

我記得當我聽了這話後還鄙視了那御醫好一陣子,約了有天一起去那御醫家捅他家的馬蜂窩。結果第二天,御醫便對群臣說我乃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如能好加磨練,他日必將成為武林中的奇葩。我當時聽了差點沒給吐死,原來這御醫說謊更是一本正經,他一破大夫怎麼還兼職當武術教練了?哎,只可惜,如今再也看不到他,倘若早知會有今天,當年就不去掏他家馬蜂窩了……改掏蜜蜂窩……

「喂!想什麼呢!」

正當我在為自己曾經犯的錯深表慚愧的時候,允浩拍了拍我的頭。我看了他一眼,暗下決定,這次絕對不能再讓他看扁了!

「允浩!等會比賽開始了你千萬別管我,只管跑你自己的就行!」

我信心十足的拍了拍胸脯,衝他得意的一笑,不曾想到那小子竟然白了我一眼,說:「我本來也沒想管你,免得拖我的後腿!」

我氣的差點腦沖血,咬著牙說道:「哼!你放心!我一定不拖你後腿!你不用管我!」

我都已經說的如此大義凜然,那小子竟還是一臉狐疑,士可辱面子不可辱!我當機立斷的決定,堅決不讓這個人幫忙!

 

眾人來到了起跑線上,三百人的混跑,場面可謂是異常壯觀,遠遠的看見主考官站在高臺上,手舉的高高的,做著預備的動作,此時的情形猶如玄繃弓上,一觸即發!

「預備——!!」

咽口水……

「允浩……」

我輕拉了一下他的衣擺……

「幹嗎?」

「等一下吧……萬一你實在想要幫我,我也不攔你……」

「…………」

「開始——!!」

蹭——!

眾矢齊發,其中跑的最急,起跑最猛的當屬我身邊的那個人了。可惡!鄭允浩!不幫就不幫嘛!你用的著跑的那麼快?好!你跑!你可千萬快跑!別讓我在追上你!

罵完他以後,我無奈的開始了慢跑的旅程……

 

前一千米,我想起了親人們。父皇,母后……感謝你們把我生到這個世上,讓我受夠了人間冷暖,雖然無趣,但好歹也活過一次。大姐……五年前嫁了……二姐……四年前嫁了……三姐……跟二姐一起嫁了……四姐……跟三姐一起嫁了……五姐……前年也嫁了……六姐……去年也嫁了……七姐,今年也終於嫁了……八姐……未來的不久也就嫁了……還剩下我唯一的皇弟俊秀……5555……啥也不說了!俊秀……該篡就篡昂!

第兩千米,我想起了狐朋狗友,所謂的狐朋狗友朕就一個,朴有天!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可憐啊!他爹逼婚逼的正緊呢。想想和他一起的日子,不是一起搗蛋就是一起抽風,還有就是……哎,連可以回憶的事情都沒有。還有昌珉,跟了我十幾年,不容易啊,回宮以後好好待他!

第三千米,我想起了希湘閣,金希澈該氣瘋了吧,肯定認為我拐了他的寶貝弟弟,那位平日裡拽的上天的公主大人,不知道有沒有消沉的一天。店裡的小倌們,對我其實還都不錯,只要我不惹禍,在希湘閣裡還是挺受待見的……厲旭……糖糖……宜商……小離……肯定都要想死我了吧……

 

畫面轉格:

厲旭:「啊秋~誰在談論我!」

宜商:「管他的!在中好不容易走了!快出牌!」

厲旭:「也是……二筒!」

小離:「糊了!!」

畫面回轉

 

第四千米,我想到了允浩,你說他要是以後對我溫柔點該多好?相親相愛……共度餘生……呸!我在想什麼啊!什麼親不親的!

第五千米,實在沒什麼可想的了,於是算起來連四歲小孩都會做的算術題……

一加一等於三……二加二等於五……五加五等於……咦?多少來著??

碰——!我體力透支,終於華麗麗的臥倒……臥倒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允浩那張因為焦急而變的蒼白的臉,看來我累的不輕啊!都開始出現幻覺了……

「不要管我……快跑!」

我艱難的開啟雙唇衝他說,他只是低頭看著我,沒有說話,眼神裡有著說不出來的關懷。果然,還是幻覺中的他最好了!現實的話,他肯定早就瞥下我自己跑了。我咯咯的笑了兩下,暗自慶幸這幻覺的時效可真長!

「嗯……那你先躺著吧……我走了……」

說著,他便站了起來。

「…………」

等等!這語氣!這神態!天那!竟然是本尊!!而且看他這意思,是不怎麼打算幫我了?

「允浩呐!」我身手衝允浩喊到。

「幹嗎?」

他轉過頭,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幹嗎?我都歇菜了他竟然還問我幹嗎?

「你、你看不見我趴在地上嗎?」

「嗯,看到了,趴的挺不錯的,繼續吧……」他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身邊已然跑過去了很多人。

「你……你看我這樣,……不心疼嗎?」

「心疼?心疼也沒辦法,是你自己說的啊,我只管跑我的,不要管你。」

「你!」我一時氣結,本想破口大駡,轉念一想,不可以,不可以再讓他繼續鄙視我了!於是,我忍氣吞聲的低下了頭。

「也對啊……我始終是一個包袱……小時候是如此,長大了也是如此……如若我有更大一點的能力,父親也許就不會棄我而去,如若我能再乖順一點,母親也許就不會置我而不顧……可是……可是……我……」

我聲情並貌的說著,身邊的人呼嘯而過,引起了一層細沙,落入了我的眼內,我揉了揉眼睛,心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沙眼”?眼睛因細沙的感染而變的通紅,更為我即將說的話平添了幾分感情色彩。

「算了……允浩!你快走!我不怪你!也不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這就是命啊!命欲讓我如此我又有何策?只可惜,你我緣分殆之以盡,也許就要天各一方,這種飛進黃府當下人的好差事可是百年難得一見,他日,你若還能記得在中這個人,在中必然感激涕泠,如若不記得,在中也不會有一絲怨恨,只期盼來世,你仍是鄭允浩,我也還是金在中……我們……還能一起當下人……啊——!!」

正當我感情正濃時,允浩一把把我抱了起來,而且還是公主抱的那種,抱的我措手不及,只能用兩隻手挽住他的脖子。

「還能一起當下人?」允浩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你的志向可真是高啊……下輩子,我可不想再當下人了!」

「允浩!你……放我下來!」我惱羞成怒,這種姿勢也是讓人滿是尷尬。

「閉嘴!」他低聲吼到,「下輩子如果還想和我在一起的話,就閉嘴!」

一瞬間,冰冷的眼角透漏了一絲柔情。那雙眼睛,猶如一潭湖水,清澈撩人。

出於反射條件的……我乖乖閉上了嘴。

 

 

 

 

 

第十五章 繼續招工

 

這……是一個奇跡!它的出現令在場所有觀眾都嘆為觀止,令在場所有的選手都瞠目結舌,尤其是令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明明落下了那麼長的距離,明明耽擱了那麼多時間,我們卻仍然以第四十九的名次進入了決賽,更為驚訝的是,允浩竟然抱著我整整跑了一千米的路程,因為他和我相遇的時候已經整整超過我三圈了,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我的話,他便可以以第一的成績傲視四方。然而,他並沒有瞥下我不管,這是令我實為詫異的。

從我這個角度看,僅僅只能看到他斜下方四十五度角,然而,即使是這四十五度,都讓我看的目不轉睛,窩在他的懷裡,整個人的呼吸似乎都停住了。心跳也跟著快了三拍,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喜歡??我、我們可是男人啊!這麼說,我也光榮的加入到變態行列了?不不不!錯覺!錯覺而已!我怎麼可能喜歡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其實也挺好的……

 

「犯規!犯規!」

剛衝過終點,主考官便走了過來,邊走邊指著我們說犯規,我暗自罵他不是個東西,我人還在允浩身上掛著呢,他就不能等我下來再過來?這倒好!好好的氣氛被他給攪黃了!

「我們怎麼犯規了!」我沒好氣的說。並順便從允浩的懷裡跳了下來。

那考官仔細的打量了我們一番,突然臉蹭的一紅。一時竟說不出話來。我暗想,這人長的好看了也是個麻煩事,愣不愣的還背負著一個偷取他人心的罪名。

「你……你們兩個人……他抱你跑的!」那考官竟緊張的語無倫次了起來,聽他這麼一說,我也稍微有點緊張。

「可是,你們也沒說不可以抱著別人跑啊!」

允浩攬住了我的肩膀,直直的看著那考官。

「這、這哪裡還用說?是人都知道嘛!」

那人故作鎮靜的說。

「可是,我們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有我們的理由啊……」

這次該我發懵了,理由?什麼理由?別告訴我你要說因為我跑不動,所以你才抱著我跑的吧,這算哪門子的理由?

「說來聽聽……」那考官看允浩一臉嚴肅正經,自己也慢慢變的正常了起來。

「首先,黃家乃是黃梅鎮,乃至男紹國的有名富豪,這樣的家世自然也會招來許多人的視線,相信綁架此類事件也是時有發生吧。想必考官也發現了我抱著我這位兄弟跑的功夫了得,倘若再有此類事發生,我便可以帶著少爺小姐先行跑路,這也不失為一個好的用處……」

噗——!我不由得嗤笑,心裡想,這也算理由?除非這人是傻子,否則不可能會相信你這鬼話!

「嗯……言之有理……」

…………

看不出來啊!這人長得挺精神的,沒想到是個傻子……

「那他呢?」考官的手又指向了我,嚇的我出了一身冷汗,還以為他知道我在罵他呢。

「我這兄弟的用處更是大了……」允浩看了可那我接著說,「危險時刻,女孩子向來不宜涉及,小姐乃千金之軀,萬一有什麼損傷自然是大大的不妥!考官請看~!我這兄弟長得一副沉魚落雁的標緻面容,更甚有妙曼的身軀,他本身長得纖細柔美,倘若在一些必要場合由我這兄弟做一些小小的喬裝,對你對我對小姐豈不是萬全之策?因此,我剛剛抱著他跑就是為了將來而做的準備……」

鄭允浩……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混蛋!是啊!對你對他對小姐都是萬全之策!那對我呢?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要是這個王八羔子應了你,他就不是人!!

「此言甚是啊!」那人聽後大聲說道,拍著允浩的肩膀誇獎他考慮的周到,說,他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果然字字有理!

而我……早在一旁石化了……天那!我剛剛竟然罵對了!這真的是個王八羔子!

 

令我沒想到的是,第三關竟然是面試?不光是我,餘下的這五十人都沒有想到,一個個第三次大眼瞪小眼,那考官將我們帶到了一個院子裡,讓我們按照抽籤的次序進屋與其他考官進行面對面的對話交流,非常幸運的,我抽中的是一號。

「喂……不要太緊張,放輕鬆,他們問你什麼你儘管答好了……」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我冷笑著轉過身對著他高深莫測的一笑,「允浩呐!你以為我會緊張嗎?你錯了!大錯特錯!這三關裡!我最有把握的可就是這關了!」

我拍了拍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而他則是一臉的不解,奇怪的看著我。對於他的不解,我感到失望透頂!我推了他一下,說:

「笨呐你!面試面試!看的是什麼?臉唄!簡而言之~就是對你的臉的一項考試!單看這點,我金在中豈不是麗壓群雄?笑傲天下?問世間誰臉皮那麼厚膽敢與我爭輝?」

允浩的臉立刻沉了下來,「嗯……如果是比臉皮厚的話,自然是沒有人能比的上你。」

「你什麼意思!」

我剛要發作,卻見允浩十分正經的看著我.

「聽好了在中,等會進去後,可千萬莫要隨便亂說話,想想我會怎麼說,你再說!要知道……這可關係到你我下輩子的幸福……」

我兀自的咽了口口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不過,這話可真不是一般的曖昧啊……你我下輩子的幸福………

「嗯!為了我們兩人能一起當下人!我會努力的!!」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

「1號,金在中!請進!」

正當我期待著允浩的回答時,一個長相清秀的小丫鬟叫了我的名字。我轉過身看了看她,嗯,這種長相的話,進宮應該不成問題.果然,這最後的面試還是要靠“面”啊!我頓時信心大增。

「允浩,你就在此等待我勝利的消息吧!」說完,我便台腳走了過去。想像著過會凱旋而歸的姿態,真不是我自吹,就咱這長相,那還不亮倒一片?呵呵!這一關贏得太輕鬆~~~

 

「你叫金在中?」

沒想到,一進門便看見四個面目猙獰的老頭,而這便是他們所問的第一個問題。不應該啊!怎麼是這樣?老頭我還怎麼對付?他們的反應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不是都應該兩眼放光的嗎?怎麼可能還這麼冷靜?

「是……」

我怯怯回答,這四個人看起來都不是好惹的主。主要是,他們好像都不近美色!

這是最致命的!

「好大的膽子!竟敢與當今的聖上同名?汝等可知此為大忌?」一個看起來斯文一點的人對我正色說道。

「這……」我稍有停頓,想了想,說,「這是因為在中小時生過一場大病,高人指點過,若想躲過此劫,就必須和當今聖上同取一名,起初家人一直不相信,認為這是大逆不道.可是隨著病情的越發加重,家裡也沒有辦法,半信半疑的為在中取了這個名字.....結果沒想到在中的病情竟然好轉了起來.因此才冒此大罪,動用此名。皇上乃摘心仁厚,相信不會怪罪在中的。那高人也說了,只要在中過了18歲生日,便大限盡去,不用再叫此名………」

沒想到啊!~這人一著起急來,說起慌來竟然這麼溜~

「哼!竟有如此荒誕之辭?不過,既然你已經18歲,這名字便必須改,尤其是進了黃家。」

「是……」

我極力的點著頭,改名?鬼才改呢!你改你的!我叫我的!

「你既然姓金,不如就叫“黃金”吧……」

「………」

我噴!聽了他的話,差點沒把我給鬱悶死,黃金?還白銀呢!這黃家的人怎麼起名字都那麼個性?老爺叫什麼“黃”,少爺是不是要叫“黃助奸”了??

「這名字…似乎有些喜慶大發了吧?」我不自然的勾了勾嘴角。

「到了黃家,名字只是你的一個代號,沒有人會管你,你叫什麼,你只管做好你的本分工作就可以,況且,這些都是後話了。你會不會進黃家那還要看接下來這些問題……」

啊?還有問題?我還以為這就完了呢……既然還沒確定那還起什麼名字?……不過,這麼一想,是不是他們已經把我內定了?呵呵!人氣啊人氣!

「如果,少爺或小姐遇到了匪徒,你會怎麼做?」

「………」

這是什麼問題?想像命題??可這種事又沒發生,我怎麼會知道?

「那個……」我說,「考官大人,能不能說清楚一點,到底是小姐,還是少爺?」

「是小姐還是少爺有必要分的那麼清楚嗎?」一人疑問道。

「當然要分清楚了!因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做法嘛!」

我再次認真回答。

「那你就針對不同的人把不同的答案說一下吧……」最後那個看起來最有威嚴的人果斷的說。

我定了定神,自信的回答了起來。

「如若是少爺的話,我會說:『少爺!上啊!將那些小崽子們全部拿下!膽子不小!竟敢打咱們黃家的主意!』我想少爺必定也練過武吧,這種立威顯功的時刻又怎麼能讓他人佔了便宜?且我這話不但表示出了對少爺的信心,同時還表現出了對黃家的忠心,再同時還表現出了對那匪人的鄙夷之心。一話三鵰,豈不快哉?若是小姐的話,我會說:『小姐!你斷後!我去找人幫忙!』大家也都知道,女孩子家,腿腳不是十分方便,要是等她去找救兵,那麼眾人肯定早就歇菜了,況且,小姐畢竟是女生,長相肯定也不俗吧,那匪徒應該也不會對她怎樣,充其量把她抓了當個壓寨夫人。如果我們通通落網,那她下半輩子就只能當個山頭的母頭頭。但如果我逃了出去,搬了救兵,她便有鹹魚翻身的機會。這又是一話三鵰,即救了小姐,又保了大家,同時還突出了我自己。你們說是吧!」

「…………」

「…………」

「…………」

「…………」

四人不語,只見臉色越來越難看。

不會吧!這麼精彩絕倫的回答你們也要考慮?真是的!可是看著他們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我心裡也不由得敲起了鼓。突然想起了允浩的那句話:想想我會怎麼說,你再說。

心裡暗暗決定,看來還是聽他的話,下面的問題根據他的想法來回答吧。

 

「你平生最喜愛的是??」第一個考官問。

我想了想……

如果是允浩的話……

「錢!」

「…………」

這個問題想都不用想。

「你平生最喜歡做的事是?」第二個考官問。

如果是允浩的話……

「騙錢!」

「…………」

這也是事實!那個小子的錢大多應該都是騙來的。

「你平生最痛恨的是??」第三個考官問。

如果是允浩的話……

「接客!」

「…………」

哎,我發現我對他簡直太瞭解了!

「你到底為什麼來黃家應聘?!!!」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是因為我欠了別人的錢,被債主逼來幹活的……」

「…………」

「…………」

「…………」

「…………」

四人再次不語,最終,最威嚴的那人說:「來人呐!把他給我扔出去!」

這次,該輪到我無語了……

「為什麼啊?為什麼要扔我出去啊?我答的多好啊!你們到底會不會欣賞?」

我一時氣結,大聲問道。進來的兩個人卻無動於衷,拖著我就往外走。對,正如人們所見,我是被拖出來的。當我被拖出門的那一刹那,院內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這之中自然也包括了允浩那飽含無奈的眼。

「允浩呐……」

我甩開了架在我兩旁的兩個人。一路飛奔衝到了允浩身前。

「小在對不起你,小在沒有完成任務,被那四個老狐狸給踢出來了……嫉妒!他們分明是嫉妒我長的太帥!我明明按你說的,想了想你會怎麼說才作的答,可是他們卻不分青紅皂白的把我扔了出來……對不起了允浩……我們下輩子的幸福就這麼毀了……555555555……」

我邊說邊往他懷裡衝,他卻裝做不認識我,一直看著其他的方向。結果我還沒衝進去,那兩個大漢便再次來到了我身邊,架住了我,不得已,我只有扯住他的衣角,帶著哭腔說道:

「下輩子吧!下輩子我們再一起當下人!允呐!你一定要成功啊!一定啊!」

我話還沒說完,他們已經把我拋了出去。待我落地之後,大門便被他們狠狠的關緊。世態炎涼啊!這些人也未免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吧!竟然把我這麼個尤物像扔垃圾似的扔了出去??

我坐在門前,發誓等到有朝一日回了宮一定命人把那兩個大漢給我抓回來當沙包!一三五我打這個!二四六我打那個!剩下一天讓他們兩互相打!嗯!就這麼定了!

 

我拍拍屁股站了起來,繞到了後牆牆角。雖說已經做好了回宮的打算,可現在我畢竟沒有回宮,而且身無分文。單憑我一個人,想要活著等太師來接我的那一天,估計是不可能了。話說回來,我離宮這麼久了,宮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大家應該都急死了吧。對不起有天昌珉他們了……

總之……我一定要進到裡面,找到允浩,發揮死皮賴臉的精神,死纏著他!其實我倒也不介意他養我,而且……如果被他養的話……那應該也挺好的。

允浩呀!等我!我來了!

我找了個間隙,艱難的往牆上爬。可惡!這牆怎麼那麼高?而且怎麼這麼難爬?

哎喲!媽啊!腰差點閃了!我繼續努力的往上怕。

「喂!你幹什麼呢!」

一個聲音從我身後幽幽的傳了過來……

「你看不出來!爬牆呢!!」

我沒好氣的答,這都看不出來??未免笨過頭了吧!等等!

有人好像……看見我了……

我心一慌……腳下一滑……

「啊——!」

「啊——!」

這聲音~~二重唱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