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金在中和燕子一起到員工餐廳吃飯,四周的人們都在有意無意的轉頭看他。燕子氣得筷子往桌上一拍就要發飆,金在中忙拉住她。

「算了,沒事的,他們想看就看去,反正又不會少塊肉。」

吃完飯,金在中收拾了餐盤正準備站起來,結果肩膀就和身後路過的人撞到了一起。金在中只覺脖子處一燙,忍不住叫了起來——滿滿的一碗熱湯麵打翻在他的脖子和肩膀上。

金在中急忙把西裝外套脫下來,可惜上面已經沾了大大的一片油污。一個嬌小的女孩不停的在跟他道歉,可憐兮兮的模樣很是讓人同情。金在中當然不好意思去糾纏人家一個女孩子,連忙說了句沒關係,在越來越多的人擠過來圍觀前,拉起擺好架勢準備找小姑娘麻煩的燕子飛奔而去了。

在洗手間裡清洗身上的油湯時,金在中才發現非但西裝外套髒了,就連裡面的白襯衣領子上也是紅彤彤的一大片油污。金在中一邊想著這妹子得有多愛吃辣才會放這麼多辣椒油啊,一邊將襯衣脫下來清洗。襯衣還好說,自己用洗衣皂搓一搓就能洗乾淨,西裝則是除了送洗衣店別無二法了的。想想又要平白無故的花幾十塊錢,金在中覺得很肉疼。說到肉疼,金在中這才發現自己脖子後面火辣辣的痛,估計是被燙傷了。

 

晚上,金在中照例還留在公司加班。碰巧鄭允浩這天也走得晚了些,正準備到文靜辦公室拿份資料回家看,就見秘書處辦公室還有一個工位上的燈亮著,走近一看發現是金在中。

「這麼刻苦?賺加班費?」

金在中在心裡狠狠的剜他一眼,嘴上卻很恭敬的問:「總裁也還沒走?」

鄭允浩揚了揚手裡的文件,「拿份文件回家看。」他說。

金在中點點頭,繼續埋頭做事。過了會,見鄭允浩還趴在他的桌前。「總裁還有事嗎?」

鄭允浩不答反問,「吃飯了嗎?」

金在中條件反射的搖搖頭,「事情太多了,先做完手上的這些再說。」

鄭允浩瞄了眼金在中所指的那些工作,說:「年輕人,你這是打算連明天的早餐一起吃吧?」

金在中忍不住嘆口氣,「沒辦法啊,說是明早趕著要的。」

聞言,鄭允浩隨手拿起一頁文件看了看。「企劃部的工作為什麼要你來做?」他問,見金在中抿抿唇不說話,也大概猜到了是怎麼回事,卻也沒多說什麼。「想吃什麼?」他問,聲音不自覺的變得溫柔了些。是因為內疚吧?他想,像鄭氏這樣的大企業,高層之間從來不缺鬥爭,無辜受牽連的也不少,可是像現在這樣把一個無辜的小菜鳥捲進去,也實在是有些過了。

金在中本來只想說不吃了,接著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頓了一下,再抬起頭來時,原本毫無神采的眼睛竟閃爍著機智的光芒。「總裁,飯呢就先不吃了,反正也餓過了……但是,您看您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鄭允浩眼皮子跳了一下,當機立斷的說:「不能。」

「我都還沒說是什麼事!」金在中抗議道。或許是因為兩人相處的時間長了,對著鄭允浩金在中已不會再像最初那般拘束或是難為情了。

鄭允浩眉峰一挑,「你想讓我幫你加班,對嗎?」

金在中一怔,心道不愧是大Boss 啊,還自帶讀心術的。「您看都是為公司做事嘛,」金在中循循善誘的說:「公司呢又是你的,所以你這也算是為自己做事,不吃虧啊。」

「我一分鐘幾百萬上下的人陪著你個小菜鳥加班,這要傳出去不得笑死人?」鄭允浩說,「不做。」

 

兩個小時後。

一分鐘幾百萬上下的鄭氏大老闆抱著一堆新鮮出爐的資料向正埋頭修改最後一點檔的金在中請示道:「這個放哪裡?」

金在中頭也不抬的指了指旁邊的一個紙盒,「橫豎交叉著放,別和前面那堆放混淆了。」

鄭允浩哭笑不得的說:「這個還需要你教?」

金在中愣了一下,趕忙抬起頭來討好的說:「我怕總裁對這些基層業務不熟悉嘛。」

鄭允浩癟癟嘴。

整理完這些資料,他那部分的工作也就算是做完了,現在只要金在中把手上的那些檔改完,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徹底完成了。鄭允浩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他伸了個懶腰,坐到金在中對面的椅子上,拿出之前從文靜辦公室裡拿來的資料一頁頁的看,偶爾抬起頭來看看對面的金在中。

燈光下,金在中正在認真的核對著檔上的每個字,長長的睫毛垂下來,時不時搧動一下,像一隻正在棲息的蝴蝶,偶爾振動一下美麗的翅膀。有那麼幾次,鄭允浩以為那隻蝶是要飛起來了。

「喂。」

「嗯?」

「你那身不倫不類的打扮是怎麼回事?西裝褲配T恤?會不會太潮了點?你衣服呢?」

金在中輕嘆一息,說:「中午吃飯的時候油湯打翻在身上了,外套和襯衣都沒法穿了,這是問王哥借的。」

「……脖子後面那塊就是油湯打翻的時候被燙的?」

鄭允浩不說還好,一說金在中就覺得脖子後面又疼了起來。他下意識的想要摸一下,卻被鄭允浩猛的捉住了手,害他還被嚇了一跳。

「別碰,手上都是油墨,感染了細菌怎麼辦?」鄭允浩說,按著金在中的頭看了一下被燙傷的地方。「燙得嚴重嗎?」

「……不嚴重。」金在中說,覺得被鄭允浩捉住的手腕才是快要被灼傷了。「總裁……」他不自在的動了動,頭仰起來,正好和鄭允浩眼睛對眼睛,鼻子對鼻子。他愣了一下,腦海裡驀地浮現出白天看到的那個純肉文,視線都有些慌了。

鄭允浩也沒想到金在中會忽然仰起頭來,小鹿似的大眼睛受驚般的瞪著他,害他一瞬間陡然生出些特別想蹂躪他的衝動。

兩個人當中,最先別過頭去的是金在中,可是一秒不到的時間裡,他又遲疑著轉了回來,臉上是不自然的紅潮。這一次,鄭允浩沒有再給他機會躲開,一手扣著他的後腦勺,低頭驀地親了下去。

 

很久以後,金在中仍是會想起那一夜。

初秋微涼的夜,辦公室裡的微光,後脖子上火辣辣的燙傷,他和鄭允浩一起加班,他在埋頭改檔,鄭允浩在一旁整理裝訂……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就那麼發生了。很自然的,兩個人的唇就貼到了一起,交換著彼此的呼吸,猶如被風撩動的火苗,迅速的燃燒升溫,焚燒了世界。

命運被改變,不同世界裡的兩個人被硬生生的扯到了一起。

如果時間能永遠停在那一刻該有多好?停在鄭允浩低頭吻他前的那一秒……

有的時候,金在中會忍不住這麼想。

那樣的話,或許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他還是個會跟大老闆計較加班費的小菜鳥,偶爾被大老闆欺負,然後再在背地裡吐槽。時間久了,他或許會對這份工作感到厭倦,對待遇感到不滿,然後跳槽。雖然背負著二十萬巨債,但是他依然樂觀、無所畏懼,心裡只有金媽和夢想中的大房子,沒什麼可以傷害他。

可是,“如果”是這世上最自欺欺人的假想,當你開始不停的想著“如果”的時候,你本身就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你了。

 

 

雲微的電腦專家只花了一周的時間就將盜賣方案的嫌犯抓到了。此人是大客戶部的一個客戶經理,為鄭氏服務了許多年,口碑一直很好,是許多後輩的偶像,卻仍不滿足於現狀,是以最終被鄭氏掃地出門。大客戶部負責人黃經理以治下不嚴為由,主動要求減薪百分之三十作為懲罰,告誡公司上下。怕是鄭允浩說得對,口口聲聲說不要錢的,都是因為胃口太大,想要的太多。

若是以前,金在中還會對這句話嗤之以鼻,膽兒再肥點,他敢把那張支票甩鄭允浩臉上去。可如今,再有這樣的想法,他都會替自己臉紅。

和鄭允浩維持著床伴的關係已經大半年了,金在中最初以為那叫“兩情相悅”,鄭允浩卻很快就讓他明白了什麼叫一廂情願。如果說金在中在這一年裡變了許多,或者我們用更理智一點的詞來形容——成熟了許多,那也一定是從鄭允浩身上得到的教訓太多。

在成為鄭允浩的床伴後,金在中或許忘了,但鄭允浩不會,因為那是溶進了他骨血裡的東西。一個精明的商人,自然是在商言商。所以,他更願意把他們之間的關係看成是一樁單純的買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各取所需,誰也不需要對誰負責,十分瀟灑。為了讓這樁買賣足夠單純,鄭允浩甚至會在每次結束的時候付費。「你不是需要錢嗎?」每次他都以這樣的理由說服他。

鄭允浩不打算在他身上付諸感情,也不認為有這個必要。他或許是喜歡金在中的,因為金在中夠簡單、乖巧又聽話,偶爾鬧個小彆扭也顯得可愛,在床上也總能讓他體會到極致的快樂。但是他不是他的情人,鄭允浩不知道該如何定義金在中在自己心裡的位置,如果非得要說,就是——像情人一樣契合,卻不需要投入太多,風險很小的床伴。

顯然,一個固定的可控的床伴,怎麼也比那些毫不熟悉的419物件來得安全多了。

這就是金在中對鄭允浩來說的意義。

無論他是否願意,他在鄭允浩的心目中,最終也只能走到這裡了。

 

 

 

 

 

Chapter 11

 

鄭允浩拿起身邊的一本雜誌隨手翻了翻,一個名牌腕錶的廣告引起了他的興趣。

廣告裡的模特是個混血兒,五官深邃、立體,卻又不缺東方人的秀麗,英氣的眉宇下,是一雙深藍色的眼睛,帶著點魅惑,桀驁不馴的嘴角微微翹著,配上那頭略嫌淩亂的短髮,簡直漂亮得不可方物。

鄭允浩還記得這人第一次在大螢幕上出現的那一年,國內的媒體就像是集體打了雞血似的,將他喻為“擁有神賜的容貌的男人”。確實挺帥的,鄭允浩想,放下雜誌,掏出了電話。

「馬上把新買的那輛車送到公司樓下,對,剛下飛機,現在在回公司的路上,嗯,晚上的行程都取消……對了,那個人最近駕照學得怎麼樣了?……行了,我知道了。」掛了電話,鄭允浩又撥通了另一個號碼。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很輕,聽不出任何情緒,至少對接到他的電話表現得一點也不驚喜。

「年輕人,聽說你科目二又考砸了?」

聞聲,金在中沉默了片刻,才輕輕嗯了一聲。

「補考?還不知道,要等通知的,對,週末都有去練車……那個……總裁,您回國了?」

 

金在中在洗手間用冷水拍了拍臉,整理了下頭髮和衣服,讓自己看上去不是那麼糟以後,才來到鄭允浩的辦公室。鄭允浩正在辦公室配套的臥室裡換衣服,聽見金在中進來,就朝他招呼了一聲。金在中遲疑的走過去,剛進臥室,就被鄭允浩抵到了牆上,兜頭而來的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吻。金在中掙扎了兩下掙不開,就索性站著不動了,任鄭允浩肆無忌憚的在他唇上施虐。

「想我了嗎?」鄭允浩問。

金在中點點頭,想。

鄭允浩眉峰一挑,「你現在敷衍我的時候連表情都懶得做了?」他說,回到穿衣鏡前。「過來,幫我打領帶。」

金在中依言靠過去,認真的給鄭允浩打著領帶。「總裁今天晚上想吃什麼?」

「晚上有個聚會,就不在家裡吃了。」鄭允浩說,看著眼前微微低垂著的腦袋,莫名的問了句。「不問我去哪?」

金在中愣了下,抬起頭來,疑惑的問。「我應該知道嗎?」

鄭允浩卻說:「或許我會帶你去呢?」

金在中卻只是笑笑,「文靜姐說我還沒出師,現在帶出去會丟您臉的,還是算了吧。」

如果非要鄭允浩說他不喜歡金在中什麼,他一定會說是——習慣性自卑。或許是因為家裡窮,從小就被人瞧不起,以至於如今的他在面對外人時,尤其是不熟悉的人,會有些怯場,畏手畏腳,時刻賠小心。久而久之,對方也就會習慣性的開始輕視他。

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尤其是在如今這個崇尚物質、精神匱乏的社會環境裡,一個沒錢沒勢、又不自信的人往往很難獲得別人的尊重。

「小朋友,不妄自菲薄一次,給你一百塊如何?」鄭允浩半玩笑半認真的說。

「總裁,這不叫妄自菲薄,叫自知之明。」金在中說,手一攤。「一百塊,拿來。」

似乎也只有在面對鄭允浩的時候,金在中才會顯露多一點自己的本性。

「掉錢眼裡了你?」鄭允浩又氣又好笑,從皮夾裡掏出一百塊放到金在中手裡。

 

晚上,鄭允浩開著那輛從原產地直接海運過來的全球限量版——在中國僅有五台配額的超豪華跑車去了聚會的地點。

那是一個超跑俱樂部的例行聚會,原本是一群豪華跑車愛好者們為了供朋友們交流認識而搭建的娛樂平臺。隨著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漸漸有些變了味,成了某些有錢人借機炫富的工具。

鄭允浩是這個俱樂部的創始人之一。早幾年的時候,很喜歡約上三、五個好友一起賽賽車,逛逛車展什麼的,近兩年卻是很少在這種場合抛頭露面了。但是套一句網路上被說到爛大街的話——哥雖然不在江湖了,但江湖上依然有哥的傳說,所以依然有不少人衝著他加入了這個俱樂部。

 

鄭允浩的意外現身無疑是當晚聚會的最大亮點。崇拜他的人、想要和他攀關係的人前仆後繼的追在他身後,其中不乏一些娛樂圈裡的名人。好不容易擺脫掉這群人的糾纏,鄭允浩坐到吧台前給自己要了杯雞尾酒,看似隨意的跟旁邊座位上的人打了聲招呼。

「晟先生是最近才加入俱樂部的吧?」

聞聲,晟宇愣了一下,轉過頭來,禮貌的笑了笑。「您認識我?」

鄭允浩笑,「首登大螢幕就嶄獲最佳男演員獎的人,我想國內不認識你的人應該沒有吧?」

晟宇微微揚了揚嘴角,頗有些唏噓的說:「也就只有那部作品還值得一提了。」

「晟先生當時的表演相當打動人心。」鄭允浩說,表情誠懇。

晟宇卻說:「不是在家看的盜版吧?」當時晟宇的這部電影口碑雖好,票房卻不怎麼樣,害投資人虧了不少錢,原因就是受當時猖獗的盜版行業影響所致。

鄭允浩一怔,略微有些抱歉的說:「以後肯定不會了。」

晟宇哈哈大笑,「算了,反正片酬我拿得一分不少,只是可惜沒有院線分紅。」

「以後還會有機會的,晟先生如今不過才二十六歲,對許多演員來說,生涯才剛剛開始。」鄭允浩說,旋即一笑。「更何況,二十二歲就捧走最佳男演員獎的,晟先生應該是迄今為止的第一個吧?」

 

事實上,自從拿了那個獎以後,晟宇就像是受了詛咒一樣,在大螢幕上居然一潰千里,後來接的好幾部戲都遭遇了滑鐵盧,成了當之無愧的票房毒藥。晟宇應該算是他們那一屆新人男演員中最有潛力的,從他可以一舉摘得最佳男演員獎來看,演技起碼是說得過去的。可大螢幕上成績不理想,導致越來越多的人對他產生了懷疑,甚至有媒體還戲稱這都是受了“神賜的容貌”的影響,言語間無一不在暗示,晟宇是個“只有美貌無演技”的花瓶型演員,還連累當年將最佳男演員獎頒給他的評委會都受到了質疑。

無奈之下,晟宇轉到小螢幕。可惜受外形的限制,接到的大多都是偶像劇的邀約,而國內的偶像劇就像是要比比誰的劇情更雷人,誰的造型更鄉土似的,就連晟宇這樣的混血帥哥一出來都是一股子濃濃的“鄉村愛情故事”味兒,可想而知觀眾會不會買帳,粉絲們更是每出一部劇就要把從導演到造型師再到燈光師整個劇組都狠狠的罵一遍。粉絲們愛得太瘋狂,結果就是敢找晟宇的劇是越來越少了。好不容易參演一些大製作,角色戲份少也就算了,在演技上更是被劇裡的那些大腕和老戲骨們分分鐘秒成渣,很難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沒有好的作品問世,幾年下來,人氣難免下滑。娛樂圈從來不缺帥哥靚女,你顏再好,也頂不住韓國整形技術的火力,到頭來還是要靠實力說話。如今還沒有被淘汰,全靠一個最佳男演員獎撐著。晟宇也算是娛樂圈的一朵奇葩,無論是紅的時候,還是處境艱難的時候,愣是沒靠緋聞炒作過,在這點上,許多人對他都是敬佩有加的。可是對明星而言,沒有人氣,就意味著沒有代言,沒有代言,光靠那點片酬,想要維繫作為明星慣有的高開支根本就是說笑。如今的晟宇可以說是完全在吃老本,手裡唯一還拿得出手的,就是鄭允浩先前在雜誌上看到的那個名表代言了。

此刻聽了鄭允浩的這番話後,晟宇也是頗有幾分感觸,於是朝鄭允浩伸出手,笑著說:「正式自我介紹,我叫晟宇。」

「鄭允浩。」鄭允浩笑,用力的回握住他的手。

那是鄭允浩和晟宇的首次邂逅,和和金在中的邂逅比起來,實在是平凡得想讓人一筆略過。

然而,生活往往就是這樣,簡單平凡才是主旋律。

 

晟宇和鄭允浩有許多共同愛好,晟宇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旅美華僑,所以晟宇從小接受的教育和鄭允浩很像,以至於兩人對同一事物的看法都極為相似。因此,他們很快就成了相見恨晚的朋友。

鄭允浩在閒暇的時候,會約晟宇一起去賽車,有什麼車展或是新車到的時候,也會邀請他一起去逛逛。晟宇沒有通告的時候,也會約鄭允浩出來一起吃個飯喝喝茶,打打網球。遇到有好的電影,會叫鄭允浩一起去看。為了照顧晟宇的特殊身份,電影一般只看午夜場。

暑期檔的時候,正值一個華人名導演的一部講述同志的電影上市,口碑票房全線飄紅。晟宇下一部片子正好也是這類題材的,抱著觀摩的心態,就問鄭允浩要不要陪他一起去看。鄭允浩自然是義不容辭的就答應了下來。

 

直到現在,金在中也很難相信自己竟然會中獎。要知道,他這二十多年來連個“再來一瓶”都沒有中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門踩狗屎了,他想,高高興興的將那個在商場促銷活動上抽到的四等獎——兩張電影票揣進了兜裡。

電影正是最近大熱的說同性戀的那部,金在中有點動心,想去看一看。其實之前他就想去看了,要不是八十塊一張的電影票實在太坑爹的話。眼下倒好,竟然給他人品的抽到了兩張電影票!

兩張的話就還得再找個人一起去,找誰好呢?

金在中首先想到的當然是鄭允浩,可鄭允浩最近一直很忙,連飯都很少在家裡吃了,金在中又不想去打擾他,但是票不用的話可就浪費了。猶豫再三,金在中還是決定先試一試,實在不行,再問問燕子好了。

【今天晚上有空嗎?】

金在中給鄭允浩發了條短信,天知道,他在發這條短信的時候手心裡居然都是汗。要不要這麼慫啊?!不就是約大老闆去看場電影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怎麼了?】

沒多久短信就回了過來,這讓金在中七上八下的心總算是跳得穩當了些。

【呃,抽中兩張電影票,想來賄賂大老闆。】

這一次短信很久都沒有回過來,金在中原本剛燃起了的信心又被狠狠的撲滅了。

【今晚不行,有事,改天吧。】

短信終於還是回過來了,可是金在中卻註定失望。他看了看票根上印著的“僅限當日使用”的字樣,無奈的敲了敲燕子的桌子。「姐,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

燕子抬起頭來,「喲,你小子發達啦,還是轉性啦?居然捨得請本宮看電影了……靠,居然還是個非賣品……」

「抽獎抽來的。」

「晚點行嗎?我今晚要加會班。」燕子說,想了想,又補充道:「要不咱看午夜場怎麼樣?」

金在中想反正只要在零點前進去應該都可以,就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Chapter 12

 

晚上十一點多,電影院裡,燕子一派女王范的指揮著金在中買爆米花和飲料,嘴裡還不停的數落著叫他不要活得太摳門。

「嗯,電影還是要看午夜場,人少,清靜。」燕子說,丟了幾顆爆米花在嘴裡嘎吱嘎吱的嚼,兩隻眼睛隨著不遠處一個個子高高的、頭戴鴨舌帽的男人滴溜溜的轉來轉去。光看那雙大長腿就知道是個極品帥哥了,她想,然後拐了拐金在中的胳膊。

「你看那人像不像晟宇?」

「哪個部門的?」金在中問。

燕子失控的壓低了聲音喊道:「你居然連“神賜的容貌”都不知道?!請問你火星來的嗎?!人家是電影明星!明星!!」

金在中羞愧的撓撓頭,「明星我就認識劉德華、成龍和周潤發……」

「你個土包子,我都不想說我認識你了。」燕子說,繼續緊盯那個鴨舌帽,然後忽然一個激靈,她又拐了拐金在中。「喂,戴鴨舌帽的那個你不認識,他後面那個你總該認識了吧?」

聞言,金在中抬眼望去,正好和拿著外套走進來的鄭允浩四目相對,結果兩人都是一愣。

燕子先金在中一步竄了過去,大大方方的跟鄭允浩打了招呼。鄭允浩朝她點點頭,眼睛卻看著機械的朝他們走來的金在中。

晟宇見燕子過來後就一直在偷偷看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被認出來了,便大方的朝燕子伸出手去。「你好,我叫晟宇,你是允浩的同事?」

居然真的是晟宇啊啊啊!!!!!!這是燕子的第一個反應,第二個就是——啊啊啊!她終於和男神肌膚相親啦!!!!!燕子的內心激動的無以復加,但在大老闆的氣場下,表面還是很好的保持了鄭氏財團總裁秘書該有的矜持和大氣。可是,畢竟是對著自己的男神,燕子再怎麼裝,也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和晟宇互相認識了以後,就開始不遺餘力的表達著一枚小粉絲的傾慕之情了。晟宇想來是見多了這種場面,哪怕是早就聽到要吐了的話,也還是面帶微笑的認真聽著,表現出了良好的修養和耐性。

而這時候金在中也已經走了過來,向一旁的鄭允浩問好。鄭允浩也只是唔了一聲,沒有說話。兩人就這麼相對無言的面對面杵著,有些冷場。好在沒過太久,電影就開場了。

 

放映廳裡除了他們四個人,還零零散散的坐著幾對情侶。由於位子坐不滿,所以大家也都很隨意,隨便揀了個位子就相依相偎的靠在了一起。

晟宇看電影喜歡坐中間,從螢幕那個方向開始數,大概七八排的位置,說是那裡的觀影效果最好,所以四個人併排坐了過去。由於和金在中他們不是很熟,所以晟宇自動自發的坐到了中間靠左的位置上,然後依次是鄭允浩、金在中和燕子。本來金在中是不太想挨著鄭允浩的邊坐的,燕子卻是二話不說就一屁股坐到了右邊的位置上,然後把他按在了鄭允浩和她的中間的位子上。如果這個時候金在中再站起來,勢必會引起晟宇和鄭允浩的注意,那實在是有點奇怪,便也只好不甘不願的坐著了。

 

電影很文藝,反正一點也不像燕子所以為的那麼色情。演到“動作戲”的時候,燕子狼女的本性暴露無遺,臉上的表情很好的詮釋了何為無節操,搞得金在中好幾次都想要離她遠遠的了。鄭允浩則從頭到尾都很從容淡定,對他來說有什麼是沒見過的?不從容不淡定反倒更詭異。晟宇看上去有些不自在,臉有些紅,完全不像是個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好幾年的人。

金在中本來注意力沒在電影上,直到高級音響裡流瀉出那些讓人腎上腺素激增的喘息聲時,他才回過神來。本來他也想像鄭允浩一樣表現得淡定點,反正還有什麼是他沒試過的?!奈何道行太淺,看著兩個男人光明正大的抱在一起滾床單,不免還是有些尷尬,心裡總忍不住會想,他和鄭允浩的時候不會也是這樣吧?身旁的男人似乎是猜到他在想什麼了,輕飄飄的遞過來一眼,看得金在中只覺渾身都要燒起來了似的。

還好這一段過去得很快,否則金在中毫不懷疑自己會使出傳說中的大招,廁所遁。

 

故事過半後,氣氛也越發憂傷起來。到了其中一位男主角葬身懸崖那段時,幾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偶爾能聽到一兩下抽泣聲。

晟宇的眼睛紅了,雖然沒有哭出來,手卻不由自主的扣住了鄭允浩放在扶手上的手。鄭允浩只愣了一秒鐘不到,就心領神會的反扣住了他的手,兩人十指緊緊的交握在一起。過了會,感覺晟宇的情緒穩定些了,鄭允浩才將他的手舉到唇邊,輕輕吻了一下。

由於一直也沒進到劇情裡,即便到了這麼催淚的劇情時,金在中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被哭得稀裡嘩啦的燕子罵了句冷血。或許真的是冷血也說不定,他想,明明知道左邊的兩個人此刻在幹什麼,他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覺得眼睛很乾很乾,很累很累,很想就這麼閉上眼好好的一覺睡到再也醒不過來。

 

電影結束,四人走出電影院。

鄭允浩去停車場拿車,其他人在影院門口等他。金在中一直處於魂不附體的狀態,直到鄭允浩將車子開過來,招呼晟宇上車。

「不用管他們嗎?」晟宇問,看了看燕子。「都這麼晚了,她又是女孩子,送一程吧。」

鄭允浩看了眼燕子和金在中。

燕子臉皮厚,才不管大老闆此刻是否方便呢,礙著晟宇的面,料想大老闆也不好表現得沒風度,所以樂得在一旁裝傻不走。金在中就沒她那麼堅強了,再加上時間又那麼晚了,想到鄭允浩要是把他們三個都送回去,自己再回家,得忙到後半夜去,就忙說不用了。

「我住的地方離這挺近的,走兩步就到了。」

「行了,都上來吧。」

大老闆一聲令下,還有誰敢囉嗦,全都乖乖的上了車。

晟宇自然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以前金在中不明白為什麼有的女孩子對副駕駛那個位置特別執著,現在他大概能體會到一些了。那是種珍貴的東西被別人佔為己有了的感覺,還挺不好受的。

 

一路上,晟宇都在和鄭允浩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感覺格外默契。燕子偶爾會插上一兩句。唯獨金在中一直安靜的將臉別向窗外,對著飛馳而過的夜景出神。

燕子是第一個到家的,對著鄭允浩是一陣的千恩萬謝,並發誓要為公司肝腦塗地在所不惜。第二個到的是晟宇,他意外的看向金在中,笑道:「看來你家住挺遠哦,剛才為什麼騙人?」

金在中並沒有被拆穿謊言後的尷尬,只解釋道:「我住的地方確實遠,所以不敢麻煩總裁,才那麼說的。」

晟宇沒說什麼,拍拍鄭允浩的手。「別開太快,注意安全。」他說,轉身下車,目送鄭允浩離開。

車子裡只剩下鄭允浩和金在中,兩人一直不說話,氣氛一下子又變得壓抑起來。

忽然,鄭允浩毫無預兆的說:「你說想看的電影就是這個?」

金在中隨口應了一聲。

「覺得好看嗎?」

「還行。」金在中又隨口應道。其實電影他壓根就沒看進去,哪裡知道好看還是不好看,可是看燕子哭得肝腸寸斷的,應該還是好看的吧。

「你在不爽什麼?」

金在中「嗯」完,方反應過來鄭允浩在問什麼,可鄭允浩顯然是已經聽到了。車子開始減速,最後停到了路邊。金在中忙說:「總裁,對不起,我剛才聽岔了,我沒有在不爽。」

鄭允浩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久久,才說:「沒有最好。」然後重新發動了汽車。

車子開出沒多遠,金在中聽見他又說:「別忘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不然大家都會很困擾。」

「……嗯,我知道,沒忘。」

「晟宇人不錯,你也看到了,我們很合得來。」鄭允浩又說。

「嗯,是很般配。」

「真的非常奇怪,在遇到他之前,我從沒想過要定下來。」鄭允浩說,莫名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在年齡大了,最近總在想這些。」

「不,總裁,您還很年輕。」

「聽一個比自己小六歲的人說自己年輕,覺得很諷刺你知道嗎?」

「會嗎?呵呵,不會吧?總裁您是人生大贏家,不該有這方面的擔憂才對。」

「…………」

「浩神後援會的人還說您最近逆生長,看上去已經只有二十歲了。」

「……金在中。」

「總裁麻煩您在前面放我下車,已經沒多遠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

鄭允浩沉默了片刻,說:「……你哭什麼?」

「我神經反射弧太長,現在才覺得那電影結局很悲。」他說,狠狠的抹了把眼淚。「所以拜託……停下車好不好?」

鄭允浩沒理他,車子的速度不減反增。

金在中只得又求了他一次,可惜依舊無果,於是把車窗搖下來。「你信不信我從窗戶這鑽出去?」

這句話終於起了作用,鄭允浩猛的一腳刹車踩下去,車子伴隨著輪胎尖銳的摩擦聲停到了路邊。金在中猝不及防,因為慣性而撞到前面座位的靠背上。鄭允浩走下車,將他從車裡拽出來,用力的推了他一把。金在中被推了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走,現在就走。」鄭允浩說,見金在中沒反應,又吼了一聲。「走啊!」

金在中愣了下,呆呆的看向他。

「金在中,你聽著,我不欠你什麼!從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我們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不願意,大可以不幹就是了。可結果呢?你自己心甘情願的,沒有人逼你,那麼請問你現在有什麼好委屈的?!你喜歡我,所以我就必須喜歡你?!否則就是對不起你,是嗎?!」鄭允浩說,冷冷的看著地上的金在中。

金在中沉默了很久,才喃喃的說:「所以……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喜歡你?……然後你還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和我上床?鄭允浩,這樣玩弄別人很有意思嗎?」

「他媽的我給你錢了!」鄭允浩說,他承認自己在這件事上做得有點不厚道,但是他已經給他很多錢作為補償了。

鄭允浩不提錢還好,一提金在中只覺得更加侮辱人。「我他媽的還真是謝謝你的錢了!!」他說,骨碌一下從地上爬起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鄭允浩沒有攔他,轉身回到了自己的車上。車子刷的從他身邊開過,在前面調頭,走了相反的方向。

「我操!鄭允浩你個王八蛋!!」金在中對著車子離開的方向大罵,泣不成聲。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