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由於晟宇的新劇裡有幾場戲要在一幢足夠宏偉氣派的辦公大樓裡取景,鄭氏作為他的“最好朋友”的名下產業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劇組的首選。對他們來說,以晟宇和鄭允浩的交情,別說只是借個地方拍三天戲了,搞不好就是把那輛全球限量版跑車借給劇組,鄭允浩的眉毛都不會抬一下。

當然,他們也沒有要借車,只是借個場地,所以鄭允浩自然也沒有讓他們失望。

早在好幾天前,為了配合好劇組的拍攝工作,綜合部的同事就已經將大樓的六十五層按劇組的要求整理了出來,還配合著拉了“禁止入內”的警戒線,並幫助維護現場秩序。除非經劇組允許或要求,任何人不得肆意進出,以免打擾到劇組的工作。

儘管如此,那些追逐著自己女神和男神的人們依舊蜂擁而至,並都巴望著能獲得劇組的青睞,客串一把群眾演員,和自己的女神或者男神來一次近距離的親密接觸。

燕子就是這芸芸眾生中的一員,更仗著人家給過她一張殺青宴的邀請函,就總是有意無意的跟人家暗示自己跟晟宇那是有私交的,故意惹得眾人眼紅得要死,還不忘得意洋洋的在眾姑娘們羡慕嫉妒恨的視線中,生拉硬拽的拖著金在中去探晟宇的班。

「你自己去不行嗎?!幹什麼非得拖著我去啊?!」金在中把著門框,死活不肯進去。

從他答應住進鄭允浩的公寓的那一刻起,也就意味著他不用失業,不用被法務部的同事們追債,當然更沒有理由腳傷好了還不回公司上班,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還會在公司裡見到晟宇!

「你少墨蹟,人家不也給你邀請函了嗎?就這關係,人來到咱地盤上了,不去打個招呼合適嗎?」燕子拽著金在中的西裝下擺,拼了老命的往裡面拽。

金在中苦著臉想要真只是這種關係,他又何必像現在這樣要死要活的?

「……還是說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你不好意思見他?」燕子試探的問,常年混跡於腐女圈的她擁有與常人有別的天賦異稟,腦袋上隨時可以探出兩條長長的觸鬚,專門用於探測八卦和姦情一類的東西。

金在中被燕子的話嚇了個激靈,忙說什麼也沒有。

燕子明顯不信,長長的觸鬚在金在中的臉上戳來戳去。

「我說真的啦!只是覺得你這麼堂而皇之的跑去打擾人家拍戲不好!」金在中義正言辭的說。

燕子愣了愣,忽然朝門內的某個人眨眨眼睛,說:「歐巴,我們打擾到你了嗎?」

聞聲,金在中探出頭去,發現不知何時晟宇竟然已經發現了他們,並走了過來。

「當然不會,我很高興你們能來探我的班。」晟宇笑笑的說。

燕子開心極了,踩著姑娘們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奔向晟宇。金在中也知道這個時候要還執意不過去打招呼,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只得不甘不願的跟了過去。即便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金在中在面對晟宇時,那種揮之不去的負罪感依舊搞得他很難受。晟宇倒是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和燕子有說有笑,時不時的也會跟他說上兩句話。打完招呼後,正好輪到拍晟宇的戲,他就順勢邀請燕子和金在中留下來看他們拍戲了。

燕子又哪會錯過近距離欣賞男神拍戲的機會?遂自動自發的越過了警戒線,給自己挑了個僅次於導演的好位置站定,同時還不忘催促金在中快過去。金在中擔心晟宇覺得自己是在刻意回避他,只好硬著頭皮走到燕子身邊。

 

晟宇不愧是拿過最佳男主角獎的人,拍這場向女主表白的感情戲,完全是手到擒來。那深情款款的模樣,哪裡有半點演戲的感覺?簡直就是百分百真情流露,看得金在中忍不住暗暗稱讚,更別說一旁的燕子了。要不是這部劇是現場收音的,她簡直要拍手叫絕了。

這場戲,由於男女主角都發揮得不錯,所以只拍了兩條就過了,男女主角各自退下去休息。

「怎麼樣?」晟宇笑著徵求燕子和金在中的意見。

燕子自然又是一番發自肺腑的讚美,《新華詞典》裡能找到的讚美之詞都快被她用完了,逗得晟宇哈哈大笑。「我剛聽副導演說有個女主同事的角色,四句對白,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你要不要去試試?」他心情甚好的對燕子說。

燕子難以置信的指著自己,瞪著大大的眼睛,見晟宇肯定的點點頭,方確信自己剛才真的沒有幻聽。接著就在劇組工作人員的指引下,顛顛的跑去化妝去了。金在中遠遠的還能聽見她興奮的跟人家化妝師要求什麼要果凍妝要減齡的,不禁好笑的搖搖頭。

「你要不要也去試試?」突然,晟宇問他。

金在中愣了一下,急忙擺手。「我?不行的。」

「沒試過怎麼知道?」晟宇笑,意味深長的看著他。「你長得很帥,稍微打扮下,會很上鏡。」

金在中還是笑著搖搖頭,「晟先生抬舉我了。」

晟宇笑笑,也沒打算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道:「某天拍外景的時候,我看見你從房屋仲介公司出來。怎麼?在找房子?」

金在中無奈的嘆口氣,將自己租屋被無良房東收回去的事跟晟宇說了一遍,末了還不忘道:「那天……在總裁家碰到的那次,就是因為我突然沒地方住了,總裁才好心收留我的。」

晟宇挑眉,「看來咱們鄭總對員工都相當關照。」

金在中聽不出晟宇這話是褒是貶,只得違心的附和了句。「是啊,總裁對人特別的好。」

「我和允浩認識的時間不算長,除開在一起的時候,我對其它時候的他知道得不多。」晟宇說,頓了頓,笑著看向金在中。「說起來……我看你和他關係好像挺不錯的?」

金在中笑著打了個哈哈,尋思著要不要扔下燕子,不仗義的先開溜——單獨和晟宇待在一起,對他來說,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晟宇卻像是忽然來了興致似的繼續追問道:「跟我說說,在你眼裡,允浩是個什麼樣的人?」

金在中還在忙著糾結“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嘴上也沒留神,就條件反射的回了句。「晟先生想聽真話還是奉承話?」剛一說完,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晟宇則饒有興致的說:「先奉承話吧。」

金在中想了想,將工會主席年度工作彙報的稿子照搬了出來。

「如您所見,總裁人很好,待人沒有架子,年紀雖輕,但眼光卓越,膽識過人,公司在他的領導下發展迅猛,利潤連續兩年實現了百分之三十的增長,給廣大員工和股民都謀了大福利,是公司不可多得的好領導!國家不可多得的好棟樑!所有有志者必須學習的好榜樣!」

聞言,晟宇樂得直不起腰,複又問那真話是什麼。

「嘴損就不說了。」金在中毫不猶豫的說,「還喜歡找別人麻煩,脾氣大,自以為是。」一說到鄭允浩的缺點,金在中的嘴就像是關不住的水龍頭般,可見平日裡真的是被壓抑得太久了。「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就挑到別人碗裡,還不許別人不喜歡吃。為人小氣,睚眥必報,屁大的事都可以記恨很久,找著機會,就一定會報復回來。」金在中BLABLA的說了一大堆,把自己平時慘遭鄭允浩壓迫的那些事都扳著指頭給數了一遍。完了,見晟宇一直不說話,只面帶微笑的瞅著他,方覺自己失了分寸,就急忙閉上了嘴。

晟宇心領神會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到允浩面前去告狀,說你說了他那麼多壞話的。」

金在中窘迫的點點頭,還沒來得及道謝,就聽見背後冷不丁的冒出個陰測測的聲音來。

「那真遺憾,我剛好全部都聽見了。」

兩人循聲望去,只見鄭允浩正面無表情的朝他們信步走來。

晟宇熱絡的朝他揮揮手,金在中則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討好的說:「總裁,您來啦?」

鄭允浩白他一眼,看向晟宇。「中午不休息?」

晟宇點點頭,「要趕戲。」

「午飯呢?」

「劇組準備了便當。」晟宇說,「你呢,吃了嗎?」

鄭允浩搖搖頭。

「那快去吃吧,別餓壞了。下午我這如果結束的早,就一起吃個飯吧。」

鄭允浩點點頭,一把揪住正伺機開溜的金在中。「小同志,為了感謝你那番發自肺腑的評價,身為領導,我想我必須請你吃個飯。」

「不、不用了!」金在中一臉驚恐的道,指著拿了劇本回來,準備背臺詞的燕子說:「我、我還要等燕子。」可惜燕子完全不知道剛才都發生了什麼事,還特別善解人意的說不用等她了,她會跟男神一起快樂的享受便當時光的,氣得金在中差點搶過她手裡的劇本抽死她。

「行了,小同志,別再跟領導客氣了,走吧。」鄭允浩說,拎著金在中的領子,跟晟宇打了個招呼後就走了,背過身去的二人都漏看了晟宇那漸漸斂去了笑容的表情。

 

 

六十八層,總裁辦公室裡。

金在中忿忿不平的收拾著茶几上的殘湯冷炙,文靜進來後跟他打了個招呼,當她看見他的臉時,驀地一愣。「……你嘴怎麼了?怎麼那麼紅?」文靜問。

金在中手上動作一滯,正苦惱著該如何解釋,就聽見不遠處的鄭允浩輕飄飄的甩過來一句。

「中午吃太辣了。」

文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這種理由也真虧你想得出,太辣?那你怎麼沒事?!」金在中不滿的小聲碎碎念,正好被忽然湊過來的鄭允浩聽見,後者一本正經的說:「因為我比較能吃辣。」

金在中冷笑,心道你個本地土著,平常連辣椒的邊兒都不敢沾的人,居然好意思在他這個從西南——以能吃辣著稱的城市來的小老百姓面前宣稱自己比較能吃辣?!搞笑呢吧?!

顯然,鄭允浩從他的表情上就看出了他在想什麼,於是道:「嗯?看來小同志還挺不服氣啊?」說完,趁背對著他們的文靜視線受阻的空隙,一口又咬在毫無防備的金在中的唇上。

金在中一聲驚呼,引得文靜疑惑的回頭。「怎麼了?」

彼時,鄭允浩已經放開了金在中的唇,金在中只得捂著自己的嘴,欲哭無淚的說被辣到了,一旁的鄭允浩則附和道:「看吧,我就說你不能吃辣吧?你偏還逞強。」說完,趁文靜轉過身去時,又靠到金在中的耳邊不懷好意的說:「看你以後還敢污蔑我心胸狹窄、睚眥必報。」

金在中一頭黑線的瞪著他,心道:總裁,你做人這麼不要臉,請問你爸媽知道嗎?

 

 

 

 

 

Chapter 25

 

天空淅淅瀝瀝的下著雨,一下一下的敲在窗戶上。

金在中獨自一人坐在餐廳裡吃著蛋炒飯,偶爾抬起頭來看一眼牆上的鐘。時間已經走過了晚上九點,可鄭允浩還是沒有回來。由於這些天他們總是兩個人一起吃飯,所以並不覺得,等到忽然只剩下一個人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間公寓竟然大得這麼可怕,讓人的心也跟著變得空落落的。

吃完飯,無聊的金在中只得靠做衛生打發時間。這時,門外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片刻後,鄭允浩一身濕淋淋的出現在門口。金在中愣了一下,急忙翻了條毛巾迎上去。「怎麼淋濕了?你車呢?」他驚訝的問,不停的擦著鄭允浩頭髮上的水。鄭允浩忽然將他抱進懷裡,冰冷的寒氣害他忍不住打了個冷戰,金在中下意識的掙扎了下。

「別動,讓我抱一下。」鄭允浩說,聲音低沉。

金在中愣了愣,接著輕輕環住鄭允浩的腰,將頭枕在了他的肩上,小聲問:「吃飯了嗎?」

鄭允浩搖搖頭。

「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鄭允浩還是搖頭,「很累,想休息了。」他說,鼻子在金在中的頸子上蹭了又蹭。

金在中覺得好笑,這頭熊一樣的傢伙下午還一臉匪氣的欺負他,現在卻是在跟他撒嬌嗎?儘管如此,他還是忍不住放柔了聲音問:「那先泡個澡吧,我去給你放水。」

鄭允浩點點頭,猶豫了下,還是拉住了正要離開的金在中。「今晚睡我那吧?」他說,頓了頓,又道:「我保證什麼也不做。」

金在中狐疑的看著他,最後還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夜裡,鄭允浩摟著金在中側躺在床上,透過窗紗看向窗外雨幕後的世界。金在中像隻小貓一樣乖巧的蜷在他的懷裡,睡得無比香甜。鄭允浩看著他恬靜的眉眼,不由心下一動,憐愛的吻了吻他的臉。熟睡中的金在中不堪其擾,將臉埋進他的懷裡,貓兒般蹭了蹭,又睡了過去。鄭允浩輕嘆一息,收緊了環在他身上的手,也跟著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中午,燕子照例拖著金在中陪她去探晟宇的班,順便補拍幾個鏡頭。

晟宇正在聽動作導演說戲,間或跟武打演員比劃幾下動作,看到他們過來,也只是淡淡的一瞥,忽然就沒了昨天的熱絡。

「男神今天好像有些沒精神啊。」燕子不無感嘆的說。

「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他今天為了掩蓋倦容,粉撲得比以往都要多得多。」燕子說,摸了摸下巴,嘴角忽然彎出一抹猥瑣的笑。「難道……昨晚他和大老闆已經上演過動作戲了?」

金在中無語的翻個白眼,心想大老闆就是要上演動作戲,也是跟他好不好?昨晚他們兩人可是睡在一起的。說到昨晚,金在中本來一開始還有點小緊張,畢竟大半年沒跟鄭允浩做過那檔子事了,他是既害怕,又隱隱有一丟丟的期待,結果鄭允浩竟然真的什麼也沒做,只是默默的摟著他,兩人一覺睡到大天亮。年輕男人嘛,早晨都不可避免的會晨勃,可鄭允浩也只是壓著他接了會吻,眼看就要把持不住了,卻自覺的鑽進衛生間裡去了。

金在中不知道鄭允浩究竟怎麼了,竟然這麼克制,但是不用在上班前經歷床事上的痛苦,他還是鬆了口氣的。

 

這時,開完會的鄭允浩打電話來了,叫他出去吃飯。金在中一看時間都快一點了,就打算跟正在為拍戲做準備的燕子打聲招呼後再離開。眼角的餘光不經意掃到晟宇,發現對方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他就詢問的看了回去,誰知晟宇竟又漠然的移開了視線。金在中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見他準備拍戲了,而且似乎也沒什麼重要的事,也就沒放在心上,遠遠的跟燕子打了聲招呼後,就轉身走了。然而剛走出沒多遠,就聽見身後的人一陣呼天搶地的嚷嚷著,似乎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金在中遲疑著又倒了回去。劇組的人已經圍成了一團,動作導演在人群的中間火大的吼著。

「讓開讓開!!別都圍著他!!他需要新鮮空氣!!」

金在中被擋在了最外面,不知道裡面的情況,只見燕子從人群中好不容易擠了出來,淚眼汪汪的打著電話。金在中被她的模樣嚇了一跳,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晟、晟宇昏倒了!!」燕子說,聲音裡已經帶了哭腔。

金在中一愣,就看見動作導演和幾個武打演員扒開人群,將臉色慘白的晟宇扶了出來。

原來剛才戲正式開拍的時候,根據劇情安排,負責跟晟宇配戲的武打演員將會一腳踹向晟宇的胸口,而晟宇這時應該向旁邊避開,再順勢一個側踢,將武打演員踢飛出去。可當時的晟宇明顯有些走神,當武打演員那腳踹過來的時候,他反應慢了一拍,避不開,而武打演員當時已經收不住腿上的動作了,所以他的胸口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腳,結果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

其實,如果換做是別的演員,尤其是武打演員,這一類的小傷簡直就是家常便飯,不值一提。可惜那人是晟宇,是國民男神,大夥難免就緊張了些,燕子甚至還在第一時間給鄭允浩打了電話“號喪”。鄭允浩接到電話後,就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金在中看到他,嘴唇動了動想叫他,可他卻一點停頓也沒有的就逕自從金在中身邊越了過去,蹲到了晟宇的身邊,臉上寫滿了擔心。

金在中愣了愣。

彼時晟宇已經緩過了氣來,但是胸口還痛著,胸腔裡也悶得厲害,一張臉白得跟紙似的。看到鄭允浩過來,竟一反常態的將頭別向了另一邊。無論鄭允浩說什麼,他也不理不睬。

導演見晟宇的狀況不是特別好,就叫他先休息,然後把其它場次的戲先提到了前面來拍。「鄭總,小宇的情況不是特別好,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不知道您這邊是否方便安排個獨立一點的房間?」導演說。

「可以。」鄭允浩說。

晟宇卻忽然使起了性子,冷著一張臉說:「用不著。」

「你今天整個精神都不好,下午還要趕戲,所以最好還是休息會。」導演勸道。

「說了不用就不用!」晟宇說,語氣相當糟糕。

一旁的助理急忙拉了拉他的胳膊,然後跟導演賠禮道歉道:「小宇他最近為了拍好戲,休息的時間都在琢磨劇本,已經一連好幾天都沒有休息好了,所以壓力有點大,王導您多擔待,別跟他一般見識。讓我來勸勸他,您先休息會。」

導演笑笑說沒事,「都是為了這戲嘛,我理解,所以為了配合好下午的拍攝工作,我建議你還是好好休息休息。別到時候大夥反過來配合你,落下了拍攝進度,可就不太好了,你說呢?」說著,拍了拍晟宇的肩後,就走開去跟其他人說戲去了。

助理賠笑的朝導演的背影鞠了個躬,繼而附到晟宇耳邊小聲說了幾句,又安撫了幾句,眼神示意晟宇看一下四周。晟宇這才注意到周圍頻頻向他們這邊投來好奇目光的人們,只得不甘不願的站起來,跟著鄭允浩走了。

 

金在中默默的守在總裁辦公室的門外,好幾次想敲門進去,卻都忍住了。肚子餓得咕咕叫,他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先去吃點東西。鄭允浩眼下也什麼都沒吃,而他要是去吃了,豈不顯得他很不仗義?但是如果鄭允浩一直待在裡面不出來的話,難道他就要一直餓著肚子在這裡傻等?

金在中鬱悶的瞅了眼門,最後乾脆掏出手機給鄭允浩發了條短信。手機自然是之前鄭允浩送給他,又被他還回去,再被鄭允浩掃到垃圾簍裡,最後又無奈的撿回來的那部。

【我餓了。】

金在中在短息裡寫道,發出去後,卻半天沒有回應,他只得又發了一條過去。

【我自己先去吃飯了喔?】

這一次金在中並沒有等太久,鄭允浩的短信就到了,他急忙打開來一看,卻只有一個字。

【好。】

金在中氣不打一處來的對著緊閉的門揮了幾下拳頭,悶悶不樂的走了。

 

鄭允浩看著短信裡那個憤怒的卡通小人頭,無奈的嘆口氣。

「我不會放手的,允浩。」

床上原本閉著眼的晟宇忽然出聲道,藍色的眼睛睜了開來,目不轉睛的看著鄭允浩。

「為什麼是他?」晟宇問,輕嗤了一聲。「我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好的。」他承認金在中長得還行,可也僅此而已了。

「我也想不出他有什麼好的。」鄭允浩附和著點點頭,「沒品位,打扮老土,不懂浪漫,走路習慣低著頭,缺乏自信,見識少,還很愛錢,實在不是個理想的好情人。」鄭允浩無奈的說,卻在晟宇完全無法理解的目光中,唇角一勾,道:「但是如果說要找個人過日子的話,我想沒有人會比他更適合我。」

話音剛落,他的手機就響了一下,一條短信進來。

【你想吃點什麼?我給你帶回來,小籠包怎麼樣?】

鄭允浩溫柔的笑了笑,飛速的回了個【好。】

晟宇只覺那個笑容實在刺眼得厲害,索性用力閉上眼睛,鑽進了被子裡,不再搭理鄭允浩。

 

金在中提著兩盒“買一送一”的小籠包,蹬蹬蹬的跑回公司,進了電梯。到了六十八層,電梯門打開的時候,鄭允浩正靠在門邊玩手機,見他出來,就嫌棄的瞪了他一眼。

「你還能再慢點麼嗎?都快餓死了。」

「還慢?」金在中不滿的說,「我可是跑著回來的!」

「所以才說你缺乏鍛煉啊,年輕人。」鄭允浩說,一把攬住金在中的肩。「走,去天臺吃。」

「……現在可是冬天。」金在中說,剛才他跑回來的時候,那風刮在臉上跟刀子似的。

「磨練意志啊,小同志。」鄭允浩說,被小籠包的香味勾得差點流口水,遂忍不住拉開袋子瞄了一眼。「嗯?放這麼多辣椒?」

金在中眨眨眼,「嗯?總裁,您不是說您很能吃辣嗎?我還擔心放得不夠多呢。」

「……年輕人,有句話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

「什麼?」

「No zuo no die,why you try?」

「…………」

下一秒,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金小菜鳥被大老闆抵到了牆角,那裡正好是監視器死角,於是又華麗麗的被“辣”了一次。

 

 

 

 

 

 

Chapter 26

 

週末,殺青宴當天。

下午,鄭允浩遞給金在中一個大紙袋子,裡面是一套禮服和配套的皮鞋。「去試試,看合不合身。」他說,見金在中一臉狐疑的盯著他,似乎是在問他怎麼會知道他的尺碼,便不懷好意的笑了笑。「請問你身上還有哪個地方是我沒有看過和碰過的?」

金在中臉一紅,心裡暗罵了一聲老流氓,就鑽進了自己的房間。磨磨蹭蹭了大半天,才拉開條門縫,探個腦袋出來。「那個……總裁?」他怯怯的喚了聲。

鄭允浩正在看電視,頭也不回的問他怎麼了。

金在中哭喪著臉說:「還有別的衣服嗎?」

鄭允浩回過頭來,不確定的問:「……你把衣服扯壞了?」

「哪有!」金在中不滿的說,猶豫了下,又道:「襯衣領口太大了。」

鄭允浩不以為然的說:「先出來我看看。」

金在中這才扭扭捏捏的鑽了出來。

鄭允浩隨意瞟了一眼,然後愣了一下。

金在中不自在的攏了攏領口,問:「是不是很奇怪?」

鄭允浩沉默了許久,才站起來說:「我給你另外找一件。」

「很難看嗎?」金在中失望的問,跟在鄭允浩身後進了房間,在那大得不像話的衣帽間裡翻來翻去,但是都沒找到一件合適的。金在中太瘦了,鄭允浩的衣服給他穿,感覺就像大了一號似的,T恤毛衣什麼的還可以湊合,襯衣簡直是不能看。

鄭允浩氣悶的瞪著金在中,「女人都長得比你壯!請問你的肉都長哪去了?!」

金在中沒好氣的白了鄭允浩一眼,什麼叫女人都比他壯?!有這麼侮辱人的嗎?!嘴上卻只敢說:「要不我還是換一件吧?」他沮喪的想,難得鄭允浩專門給他準備了衣服,以鄭允浩的眼光來說,衣服肯定是很好看的,可惜他配不上。

「……算了,就這樣吧。」鄭允浩說,「反正你也沒別的衣服可以穿著去了。」

「說得也是。」金在中說,輕嘆口氣。

 

兩人出門後,先去接了燕子,然後三人才一起驅車去了殺青宴的現場。

因為這部劇的導演在娛樂界很有威望,再加上劇裡各主創的人緣也都不錯,而男神晟宇的翻身之作這個噱頭更是吸引眼球,所以當天來捧場的人著實不少,星光璀璨,謀殺了不知媒體多少菲林。不過是個電視劇的殺青宴,硬是給活活整出了微型電影節的節奏。

鄭允浩作為該劇的最大投資方,現身宴會現場的時候,導演和幾個主創都特意迎了出來,對他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晟宇也在其中,但是態度不冷不熱的,害大夥不禁都在猜他是不是和鄭允浩鬧什麼矛盾了。

金在中一直跟在鄭允浩身後,自然也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夥都在打量他,還時不時的交頭接耳的說些悄悄話。導演誇他說鄭總身邊人才濟濟,隨隨便便出來一個人都有當紅小生的外形,不混娛樂圈實在可惜了。鄭允浩卻只是淡淡一笑,並不予以置評。金在中也知道導演不過是在客套,也就沒把他的話真的放在心上。然而被那麼多人看來看去的,他也實在有些吃不消,總會不經意的去攏攏那開得過大了的襯衣領口,擋擋自己那白花花的胸口。

 

宴會過半的時候,晟宇被大夥灌得有了些醉意,助理擔心他人前失態,便勸他去酒店的客房裡休息會,他卻不聽,還乘著酒興要和人拼酒。鄭允浩在一旁看得直蹙眉頭,和金在中打了個招呼後,就過去硬是把晟宇給架走了。

燕子從宴會開始就在忙著找明星們簽名合影微博互粉,一早就跑得沒了蹤影。所以鄭允浩一走,形單影隻的金在中只得縮在個小角落裡孤獨的啃雞腿喝雞尾酒。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越來越貪心了,他真的很不喜歡看到鄭允浩碰晟宇,準確的說應該是除他以外的所有人——五十歲以上,十二歲以下的不予考慮。

 

「宴會有點無聊,對嗎?」忽然,身邊有人搭腔道。

金在中疑惑的轉頭看過去,只見一個年紀約摸三十歲上下,長相英俊、舉止優雅的男人正笑盈盈的看著他。金在中急忙放下雞腿,略嫌尷尬的說:「那個,抱歉,我無意冒犯,但是我對明星不太熟悉,請問您是……?」

男人忍俊不禁的說:「怎麼?我長得很像明星嗎?」

金在中不好意思的笑笑,「呃,習慣性思維,在這種場合,看到長得好看的,就以為是明星,冒犯了,對不起。」

「沒關係。」男人說,朝他伸出手,大方的自我介紹道:「我叫淩鋒,你呢?」

金在中連忙擦了擦手,回握住淩鋒的手說:「金在中,那個……鄭允浩先生的秘書。」

淩鋒恍然大悟的說:「原來是鄭總的愛將。」

金在中慚愧的說愛將談不上,就一打雜的。

淩鋒笑,「鄭氏打雜的都長你這麼帥?難怪鄭總在生意場上總是那麼無往不利了。」

金在中聽他這麼說,不禁有些唏噓。或許是因為淩鋒的語氣和笑容都太真誠,讓他好感倍生,又或許是金在中這一整天真的太沮喪了。總之,他忍不住向這個認識了才五分鐘不到的陌生人吐起了苦水。

 

二十分鐘後。

「所以,你覺得人家嫌你配不上這套衣服?」淩鋒問,眼角眉梢都帶著滿滿的笑意。

金在中點點頭,鬱悶的將杯子裡的酒一口乾了下去,打了個嗝,說:「其實我也知道自己不適合這衣服,我有自知之明的好嗎?可誰讓他問也不問,就直接買回來了?!還說我長得沒有女人壯!拜託,我是男人欸!!有這麼傷人自尊的嗎?」他憤慨的說,示意服務生再給他來杯酒。

「我倒覺得對方這麼說,可能是出於嫉妒。」淩鋒說。

金在中狐疑的看著他,「嫉妒?」

淩鋒點點頭,拿起自己的酒杯和他的杯子輕輕碰了下,示意他乾杯,接著說:「你皮膚白,黑色的絲質襯衣最能突出這個特點,而這套西裝更像是比著你做的一樣,讓你細腰長腿的優勢展露無遺,顏色選得也好,不會讓整個人看上去太單薄,所以非常好看。」

聞言,金在中心裡雖然好受了些,奈何“女人都比你壯”這話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他還是嘆了口氣,說:「我確實是平時鍛煉太少了,才總也長不壯,又曬不黑,所以連燕子都叫我白斬雞。」

「燕子?」

「就是——」金在中轉過身想找燕子,卻發現周圍一片陌生的臉孔,誰也不認識。而這一轉頭,也才發覺自己的頭竟然暈暈乎乎的。「……我好像喝得有點多了。」他說,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淩風擔心他摔倒,就扶了他一把。「沒事吧?」

金在中搖搖頭,「沒事,去洗手間吐一下就好了。」

「我扶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金在中說,想要擺脫淩鋒扶在他腰間的手,腳下卻是一個踉蹌,差點栽到地上去,還好淩鋒一直扶著他,才沒有釀出慘劇。

「呃,淩先生,麻煩您還是扶我一把吧,我站不穩了。」金在中羞愧的說,心想他也沒喝多少啊,怎麼就暈了?

淩鋒輕笑,「樂意之極。」他說,攬住金在中的腰,拿起金在中的外套,帶著他離開了宴會廳。

金在中的酒勁上了頭,整個人都是暈的,只能任淩鋒帶著走,完全沒有發現淩鋒帶他去的地方和洗手間完全是兩個方向。

 

 

酒店客房裡,晟宇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鄭允浩,表情悲戚。「我們真的要這樣分道揚鑣?」

「不完全是,你跟鄭氏的合作還是有效的。」鄭允浩說。

晟宇苦笑,「你覺得我在乎的只是和公司的合作嗎?」

鄭允浩輕嘆一息,「小宇,我知道是我辜負了你,但是我真的只能說抱歉。」

「我不要你的抱歉。」晟宇任性的說,俯下身,試圖去吻鄭允浩的唇。

鄭允浩只得用力翻個身,反過來將他壓在身下。不知情的人若是撞見這一幕,會覺得無比香豔,也只有當事人自己才明白,鄭允浩此刻可是一點性趣也沒有。

「我到底哪裡不夠好?」晟宇難過的問。

鄭允浩搖頭,「不,你很好。」

晟宇覺得好笑,「我很好,什麼都好,可你就是不喜歡我。允浩,坦白說,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哪怕一秒?我們交往了這麼久,你甚至從來不提要和我做愛。以前我還當是你體貼我要拍戲的緣故,感動得不行,現在想想完全就不是這麼回事。」他說,藍色的眼睛紅彤彤的。「還記得上次你撞見我跟別的男人親熱嗎?如果我說我是故意的,你信嗎?」

鄭允浩眉頭皺了皺,卻說:「無所謂了,已經過去了。」

「我只是想你更緊張我一些,」晟宇說,捧住鄭允浩的臉。「但似乎是我錯了?」

「小宇。」鄭允浩翻身坐到床邊,「我們成不了戀人,卻還可以做朋友。」

聞言,晟宇痛苦的閉了閉眼睛,沉默半晌才說:「好吧,允浩,就算我願意放手,可對方絕對不能是金在中。不管你信不信,總之,我聽到了一些不好的傳聞,說他以前經常在一些風月場所出沒。」

「你找人查他?」鄭允浩臉色一變,聲音都冷了幾分。

晟宇苦笑,「怎麼?你現在還會懷疑我是會做這種事的人了?」他說,搖搖頭。「沒有,我是在今天的宴會上聽一個朋友說的。你也看到了,他今天的打扮,多撩人啊?我敢說,今天宴會上起碼一半以上的人都對他感到好奇。呵,之前還真沒看出他有這本事。」

鄭允浩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嘴上卻說:「那你的朋友有沒有告訴你,當初是誰替金在中開的苞?」

晟宇一愣,瞬間想到了什麼,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鄭允浩。

鄭允浩輕嘆一息,說:「小宇,我不是個好男人,你完全想像不到我以前是什麼樣的。我不喜歡女人,男人對於我來說也只意味著泄欲。之前不碰你,或許是因為我真的沒有把你當成男人,而是當成了朋友,所以別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不值得。」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