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5

 

如果有人問金在中,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他一定會告訴對方是鄭允浩剛喜歡上他的時候。那個時候,兩個人整天的膩在一起,哪怕什麼也不做,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彼此靠著各做各的事,但是只要知道對方就在身邊,伸出手就能碰到,便能感到滿滿的幸福。

雖然長時間的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兩個人之間很難沒有摩擦,也會跟別的情侶一樣,為了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鬥嘴鬧彆扭,但他們一直都能做到彼此包容和原諒。金在中覺得自己在這點上尤其值得嘉獎,簡直可以堪稱是楷模中的楷模!因為他需要包容的物件不是別人,是鄭允浩,一個世界上性格最爛嘴最損的男人!

我們暫且不去管鄭允浩到底是不是全世界最損的人,因為這實在不好評價,尤其是當他發揮的好與壞完全取決於金在中說不說得過他的時候。也就是說,金在中說得過時,鄭允浩就不算損,說不過時,簡直損得天理難容。當然,每當鄭允浩損起來時,金在中也是要反擊的,通常是手邊有什麼,就拿什麼砸他,兵器常以枕頭抱枕一類的居多。倒不是說金在中擔心稍硬的東西會砸傷鄭允浩,這是聖母白蓮花才有的思想,而他是個生起氣來連他自己都覺得可怕的猛男!他只是覺得靶心要是不小心偏了,砸壞了別的東西很不好!畢竟,這是他跟鄭允浩的私人恩怨,與東西無關!

而每次鄭允浩要是只被砸個一兩下,還能假裝不在乎,次數多了也會黑臉,氣呼呼的撲過去,掐著金在中的臉就分別往左右使勁扯,問他還砸不砸了。金在中一邊嘴巴漏風的說有本事你別掐我臉,一邊揮舞著爪子去撓他。然後兩個人就會非常幼稚的扭打成一團,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只是特別奇怪的是,每每打到最後,兩個人竟然又莫名其妙的抱在一起親來親去了。接著就又開始互相擠兌,這個說有種你別親我,那個說明明是你先親的我。再往下,就不管到底是誰先親的誰了,直接扒了衣服褲子見。等到金在中被幹得又哭又喘,一會兒叫快點,一會叫慢點的時候,再問他剛才兩人為什麼會吵起來,鄭允浩究竟錯在哪了,他就會非常無奈的說已經不記得了。

當然,大多數時候,鄭允浩還是很寶貝他的,幾乎是有求必應,只是金在中萬萬沒想到,這所有美好的一切竟然會在他得知鄭允浩有個兒子之後就走到了頭。

 

當時正值農曆新年。

金在中回G城陪孤單一個人的金媽過年,而鄭允浩的家人也從英國趕回來一家團圓了,所以濃情蜜意的兩人不得不暫時分開一周的時間。見不到面的兩人只好煲電話粥,雖然內容無聊且沒有營養,可是就是有說不完的話,從中午吃了什麼到剛才誰誰誰又在電視上賣萌了,都可以拿出來說一遍。

金在中一直以為這世上,最難熬的莫過單相思,直到那一刻才知道,相戀而不可相見,才是真的難熬。

「我想你了。」金在中說,以前只覺這句話肉麻到家了,可如今卻怎麼說都嫌不夠,根本無法排遣他內心思念的萬分之一。要知道,這還只是他們分開的第一天啊……

「我也想你。」鄭允浩低沉的嗓音從聽筒裡傳來,在孩子們嬉笑打鬧的聲音襯托下,顯得特別無可奈何。和金在中家只有兩個人過年的冷清氣氛不同,鄭允浩這邊人多到幾乎要把房頂掀翻,可他最希望陪在身邊的人卻和他隔了有千里之遙。

忽然,一聲呼喚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金在中聞聲愣了一下,下一秒,聽筒裡已經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金在中以為是電話斷線了,可看通話時間還在走,表示對方並沒有掛斷電話,不禁奇怪。又過了會,鄭允浩的聲音才又傳來。「快零點了,我去放鞭炮,別掛電話。」他說。

金在中訥訥的回了聲好,心道鄭允浩的公寓不是在市中心嗎?那裡居然還可以放鞭炮?!像他家所在的社區就因為位於市中心,不允許燃放煙火,所以只能偶爾聽到幾個熊孩子點燃的零星的炮仗聲,一點節日氣氛都沒有。金在中一邊納悶鄭允浩到底是在哪裡放鞭炮,一邊默默的聽著電話另一頭的聲音。不過片刻,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就傳了過來,洋溢著濃濃的節日氣息。

同一時間,除夕夜的鐘聲敲響了。

 

「新年快樂,寶貝。」鄭允浩的聲音驀地響起。「待我向老太太問好。」

金在中淺淺一笑,「好,也祝你和家人也新年快樂。」

鄭允浩的低沉的笑了幾聲,又說:「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了。」

金在中樂不可支的說:「總裁也請多指教。」

鄭允浩不滿的說怎麼還叫總裁,應該叫老公。金在中難以苟同的問他肉麻不肉麻。鄭允浩輕嗤一聲,說誰敢說肉麻,說明誰嫉妒,讓金在中乾脆點快叫。

「乖啦,叫聲老公,給你糖吃。」他輕聲哄道。

金在中對天翻個白眼,說:「不叫。」

「叫啦。」

「不叫!」

「不叫我掛了。」鄭允浩說。

金在中聞言急忙嚷嚷說等一下!

鄭允浩笑說:「等著呢,快叫。」

金在中紅著臉,憋了半天,鄭允浩又催了兩次,才彆彆扭扭的叫了聲老公,完了先把自己給噁心了個半死,電話另一邊的鄭允浩倒是開心得很。

「呵呵,老婆真乖!」

「呃!對著一個男人叫老婆,你不覺得彆扭嗎?」

鄭允浩得意的說:「你管一個男人叫老公都不嫌彆扭,我又有什麼好彆扭的?」

那一刻,金在中真的很想順著無線電波爬過去掐死他。「是你讓我叫的!」他氣絕的說。

鄭允浩笑,「老婆真乖,老公讓做什麼就做什麼!那下次來玩69吧!」

聞言,金在中只覺臉上快要燒起來了,小腹更是忽然緊了一下。正想違心的罵對方兩句,一聲撼天動地的呼喚卻忽然從聽筒裡傳了過來。

「老爸!你到底還要講多久電話?!」

稚嫩的童音卻幾乎將金在中震暈過去。這次,他確信自己真的不是在幻聽了。

鄭允浩朝對方回了一句馬上就來後,又回過來跟金在中說等他回B城以後,他有事要和他商量。金在中木然的回了聲好,身上的熱度已經涼了大半截,本想問問鄭允浩剛才那個是誰,對方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金在中愣愣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好一會兒,直到金媽叫了他好幾聲,他才回過神來,回了屋。

 

那天晚上,金在中失眠了。

雖然之前公司確有傳聞說鄭允浩有個孩子,但由於沒人見過,而且鄭允浩也從來沒有親口跟人提起過,所以金在中自然而然的就將它當成了辦公室裡眾多八卦中的一個,比傳他是鄭允浩的表弟的那個八卦還要讓人想“呵呵”,卻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個最讓人無法相信的八卦,它竟然會是真的……

接下來的幾天,金在中雖然依舊保持跟鄭允浩一天打一個電話,有關孩子的疑問也一直困擾著他,可他始終沒有開口問過鄭允浩真相是什麼。原本好幾次話都到了嘴邊了,卻還是被他給生生咽了下去。金在中覺得,未免誤會,有些話還是兩個人當面說比較好,就這樣一直堅持忍到了回B城的那天。

 

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樣一算,允在二人也至少有十八年沒見了。小別勝新婚,更何況是十八年?!所以見面後的兩個人怎麼抱怎麼親都嫌不夠,車子裡溫度又高,眼瞧就要把持不住了,鄭允浩卻突然放開了金在中,平復了一下情緒,說:「好了,不親了,再親就耽誤正事了。」說完,又情不自禁的在對方的唇上啄了兩下。

金在中摟著鄭允浩的脖子蹭了蹭,顯然是被親得有點上了火,聲音暗啞的問他什麼事。

鄭允浩安撫的拍拍他的大腦袋,發動汽車。「帶你去見幾個人。」他說,見金在中一臉不解的看著自己,就又揉了揉他的腦袋,笑道:「是我家裡人。」

刹那間,金在中只覺一道天雷驀地劈向了他的天靈蓋,劈得他渾身猛的一顫。「你的家人?!」他驚愕的問,原本還被情欲搞得有點迷蒙的雙眼一下子變得清澈無比!

鄭允浩點點頭,「放心,就只有我爸和我媽,還有我兒子。」

轟隆隆,又一道天雷劈下,金在中愕然的問:「你真的有個兒子?!」

鄭允浩挑眉,「你沒聽公司裡的人說嗎?」

「我以為那些都是未經證實的八卦!你也從來沒有親口承認過!」

「哦,我看你那天聽見有人叫我老爸,卻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天天跟我打電話,也不問問我怎麼回事,就以為你早就已經知道了。」鄭允浩說。

金在中見他笑得一臉促狹,就知道自己又被耍了,於是沒好氣的說:「這麼逗我好玩嗎?」

「好啦,開個玩笑,別生氣了。」鄭允浩說,用手背輕輕碰了碰金在中的臉。「子櫟(ㄌㄧˋ)從出生以後就一直和我爸媽住在英國,所以除了個別的親戚和朋友,沒人知道他的存在,這次是他第一次回國。」

聞言,金在中沉默了很久,猶豫了半天,還是忍不住問:「那他的母親呢?」

鄭允浩其實是想憋住的,他發誓!奈何金在中一臉如臨大敵的表情,讓他覺得實在是太逗了,所以他努力了半天,還是沒能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所以你墨蹟了這麼多天,卻一直不敢問我,就是在擔心這個?」鄭允浩好笑的說,寵溺的捏了捏金在中的臉。

金在中氣呼呼的拍開他的手,怒道:「算了,你別說了,我不想聽!」

鄭允浩伸手去拉他,趁著等紅燈的時候,將他抓過來用力的吻了一下,才笑笑的說:「你老公天生就是彎的,怎麼跟女人生孩子?」

「那難不成你兒子還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了?!」金在中沒好氣的道,話音剛落,卻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鄭允浩見他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就猜他可能是想明白了。「沒錯,體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技術,代孕媽媽是一個已經孕育了四個孩子的母親。」鄭允浩說,笑了笑。「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發現自己性向和普通人不同,跟家裡溝通過以後,他們接受了我只喜歡男人,未來也只能和男人一起生活的事實,但前提條件是,我必須想辦法給鄭家留下一個孩子。」

 

 

 

 

 

Chapter 36

 

車廂裡忽然有些安靜。

鄭允浩的一番話說得很隨意,甚至有些漫不經心,仿佛他只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可在金在中聽來卻只覺驚心動魄。

如果家裡唯一的兒子說自己無法娶妻生子了,因為他喜歡男人,將來也只可能跟男人一起生活,別說是像鄭家這樣一個在政商兩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的豪門望族了,就是放在任何一個普通的家庭裡,這都是個晴天霹靂,絕對要鬧得雞飛狗跳的。

金在中不知道鄭允浩是用了什麼手段讓家裡人接受了這個現實,總之,肯定不會是像現在這樣只一句話就能帶過,如此雲淡風輕。而且那個時候的鄭允浩才二十歲出頭,這要換了別人,還只不過是個半大不小的愣頭青,家裡要養得再嬌氣點,說他還是個孩子都不為過,可他卻要面對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事實,還要設法說服家裡人接受他,這內心的掙扎和茫然,這過程中的痛苦和折磨,豈是一兩句話就能說得清的?金在中自己又不是沒有經歷過。思及此,他情不自禁的握住了鄭允浩的手,與他十指緊扣。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想要安慰他,於是會心一笑。「沒事,都過去多少年了。」他說,執起金在中的手溫柔的吻了吻,又道:「放心吧,子櫟很聰明很乖,你一定會喜歡他的。」

金在中點點頭,他雖然沒有太多跟小孩子相處的經歷,但是如果是鄭允浩的孩子,他一定會對他很好,而且會非常非常的愛他。「但問題是我現在很緊張。」他說,苦著一張臉瞪鄭允浩。「你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要跟你家裡人見面?」

鄭允浩理所當然的說:「因為你一定會唧唧歪歪,瞻前顧後,猶豫半天,最後告訴我說你沒準備好,就像現在這樣。」

金在中知道鄭允浩說得沒錯,卻還是忍不住道:「但是我現在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要是搞砸了怎麼辦?他們不喜歡我怎麼辦?」

鄭允浩安慰他說,「沒事,醜媳婦終須見家婆嘛。」

金在中不滿的道:「你才醜媳婦呢!」

「是啊,我媳婦又不醜,我媳婦好看著呢!」鄭允浩笑,「所以他們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金在中好氣又好笑的看向鄭允浩,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對方臉上那藏也藏不住的期待讓他有些動容,就只好將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反正這也不是鄭允浩第一次在關於他的事上擅作主張了。既然有了一次妥協,那再有兩次、三次又有什麼區別?再說,對方既是鄭允浩的親人,那也就是他的親人,見自己的親人又有什麼可怕的呢?總歸一句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死就死吧!!

 

 

話雖這麼說,可等到了飯店的時候,金在中還是慫了,可憐巴巴的跟鄭允浩說他尿急。

「……真的假的?!」鄭允浩懷疑的瞪著他。

金在中信誓旦旦的說:「真的!我一緊張就會這樣!我發誓!!」

鄭允浩被逼無奈,只得同意讓他先去解決三急,而自己則去跟家裡人打聲招呼應付一下。金在中如獲特赦,感激的抱了下鄭允浩後,就迫不及待的衝進了洗手間。

金在中用冷水拍了拍臉,給鏡子裡的自己不停的加油打氣,並分別扮演了四個不同的角色,總共演練了不下三種待會大家見面時可能會出現的情況。比如說,該怎麼稱呼鄭允浩的父母——當然也包括鄭子櫟又該怎麼稱呼他,才不會讓彼此覺得唐突或是尷尬。鄭允浩的父母倒還好說,關鍵是鄭子櫟。像他這種從小在國外長大的孩子,領地意識是非常強的。被人侵入領地也就算了,還要被迫親近對方。換位思考一下,金在中也覺得有點過分了,而他又特別想給鄭子櫟留下個好印象。

或者……他應該學老外那樣酷酷點,讓鄭子櫟直接叫他的名字?

金在中胡思亂想著,又忍不住用冷水拍了幾下臉,好讓自己冷靜下來。待他再抬起頭來時,發現身邊那個在洗手的小男孩正一臉古怪的打量他。

金在中知道對方肯定是聽到自己剛才像個神經病似的在這裡玩角色扮演了,故假意的咳了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擦臉的時候,又偷偷瞟了眼小男孩,發現對方還在看他,不禁有些納悶。難道他身上有什麼髒東西?還是褲子拉鍊忘拉了?!金在中偷偷的對著鏡子打量了一番,確定自己身上並沒有什麼不妥後,不禁又想,難道他們認識?!這麼一想,金在中發現小男孩的臉竟然有些面善,似乎是在哪裡見過。

「雖然你很期待,」忽然,小男孩開了口,一口地道的英國倫敦腔。「但是我並不歡迎你,一點也不。」他說,挑高了一邊的眉毛。「順便給你一句忠告,角色扮演看上去真的很白癡。」

聞言,金在中一愣,看著小男孩那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眉眼,嘴角不由的抽了兩下。

這時,洗手間的門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鄭允浩雙手抱在胸前,靠在門框上,對著鏡子前的一大一小道:「金在中,鄭子櫟,請問你們準備在洗手間裡親切會晤到什麼時候?」

望著眼前的鄭允浩和正太版鄭允浩,金在中的心裡終於是緩緩的流下了兩行悔恨的淚。

 

正如鄭允浩所說,當晚的飯局真的只是家人之間的非常尋常的一次晚餐。出席的人除了他和鄭允浩外,就只有鄭允浩的父母和鄭允浩的兒子鄭子櫟。可儘管如此,金在中還是略嫌拘束,一頓飯吃得如坐針氈。

先說鄭允浩的父親吧,鄭啟忠,同時也是鄭氏財團的現任董事長,和公司年鑒畫冊裡給人的印象完全一模一樣。頭髮打理得一絲不亂,說話時絕對會把筷子先放下來,給人感覺既嚴謹又刻板,不苟言笑的模樣更是不怒自威。可以說,當晚金在中所感受到的壓力絕大部分就是來自於他。而鄭太則和他相反,一直都和藹可親的笑著,說話輕聲細語的,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但奇怪的是,金在中就是放鬆不下來,每次聽見她問話,都會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鄭子櫟就更不用說了,或許是兩人第一次邂逅時,金在中給他的印象真的是太糟糕了,這小傢伙從頭到尾態度都冷冷淡淡的。雖然談不上失禮,但就是疏離得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令堂知道你跟允浩的事了嗎?」鄭太問,方才在得知金在中家裡只剩金媽的時候,她也是好一番唏噓,又擔心對方接受不了允在二人的關係,最終鬧出事來,但見金在中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就又放心的笑了。

鄭允浩則朝金在中投去了詢問的目光,意思是你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

金在中沒說什麼,只默默的在桌子底下握住他的手,朝他淺淺的笑了笑。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鄭太看著鄭允浩,不無感嘆的說。「本來令堂不反對你跟允浩的事,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畢竟你是允浩第一個帶回來給我們認識的人,我想他一定很喜歡你。」

金在中聞此言,不禁紅了一下臉。鄭允浩則在桌下輕輕的撓了下他的手心,笑得一臉得瑟。

鄭太接著說:「但是結婚這事,不只是對你們兩個人,對兩個家庭來說都是一件大事,我們家又跟普通人家不太一樣,許多人看著,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會更慎重些。」

結婚?!

金在中被這個詞給砸懵了,呆呆的看向鄭允浩。鄭允浩則安撫的朝他笑笑,示意他繼續聽。

「所以從今天起,我們希望你可以住到家裡來,像家人一樣和我們一起生活一段時間,如果彼此都沒什麼問題的話,那你和允浩的婚事,我想是沒有人會反對的。」

金在中儘管不願意承認,可他已經激動得手心都冒汗了,以至於鄭太后來又說了些什麼,可惜他根本就沒有能聽進去。

「當然,我們最希望的還是你能和子櫟好好相處。」鄭太又說。

金在中剛想說我會的,鄭子櫟卻搶在他前面說這恐怕很難。眾人聞言都有些意外。

「我才不想跟一個在洗手間裡玩角色扮演……」鄭子櫟話剛說到這,就被金在中塞過去的一塊甜點給堵住了嘴。「你幹什麼?!」鄭子櫟將甜點從嘴裡掏出來,火大的瞪著金在中。

「呃,我只是覺得這個很好吃,希望你能嚐嚐。」金在中賠笑的說,並不停的悄悄給鄭子櫟使眼色,懇請他不要把自己在洗手間裡玩角色扮演的呆逼行為給說出來。看得出,鄭子櫟一開始還不太樂意,後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竟如他所願的沉默了下來。

「既然你們已經達成了共識,那麼……」鄭太高興的說,「在中,從明天起你就不要再去公司上班了,就在家裡多陪陪子櫟吧。」

聞言,金在中一愣,不要再去上班的意思是——他失業了?!

 

去往鄭家祖宅的路上。由於鄭啟忠、鄭太和鄭子櫟在另外一輛車上,此刻的這輛車上只有金在中和鄭允浩,金在中也就趁機問出了那個一直憋在他心裡的疑問。

「為什麼要我不要工作了?」金在中悶悶不樂的說,「工作和照顧孩子有衝突嗎?」

「只是希望你可以有多些時間陪子櫟而已。」鄭允浩解釋說。

「那也不能不工作啊,不工作我吃什麼?」

「寶貝,你在和我開玩笑嗎?鄭允浩的老婆不工作會餓死?」

金在中蹙眉道:「我說過我不要你的錢。」

鄭允浩捏了捏他的臉,「老公賺錢給老婆用天經地義。」

「不管你怎麼說,總之,我不能沒有工作。」金在中說,不悅的將臉轉向窗外。

鄭允浩輕嘆一息,將車停到路邊,把金在中的臉轉過來對著自己。「在中,我保證這只是暫時的。我會儘快說服爸媽,讓他們同意你繼續工作的事。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我多陪陪子櫟。他剛回國,對國內的很多東西都不太適應,需要人照顧,而我不知道還有誰會比你更合適。你放心,再過幾天學校就要開學了,新的環境和小夥伴會分散他的注意力,到時候,如果你依然堅持,你就可以繼續工作,我保證。」

金在中無奈的看著鄭允浩,「你很自私,你知道嗎?」

鄭允浩笑,「我知道。」

「他明明是你兒子,」金在中鬱悶的說,「你幹嘛不多抽點時間陪他?」

「請注意,從現在起他是我們的兒子了。」

「……你說的,等他開學了我就可以回去上班。」

「我保證。」

金在中沉沉的嘆口氣,伸手扯住鄭允浩的臉,嘟嚷了句「別忘了你說的!」

鄭允浩笑,將他扯進懷裡,溫柔的吻上了他的唇。

就這樣,金在中住進了鄭家那幢位於郊外的氣勢恢宏的大別墅,開始了他的職業家庭主“夫”生涯。也是在那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那裡才是鄭允浩真正的家,一個不是誰都可以踏足的地方。

 

 

 =============================

 

 

最後一句話....是開虐的節奏......(菸)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