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08001  第十二章——主角總歸是要湊在一起的

 

第一個發現鄭小道士不見了的是朴有天。

清晨林中霧氣大,朴有天起先以為自己睡眼朦朧看錯了,捧著袖子擦了擦眼睛,微眯著掃了一圈,旋即瞪大眼睛震驚的站起,零星的睡意因為遍尋不見鄭允浩的身影而刹那全消,幾乎是愣了好幾秒,才嘶聲道:

「允浩呢?」

他這一嗓子如同投入平靜湖面的石子,打破了清晨的寧靜,人蔘娃娃雖然看起來比小老虎還要稚嫩幾分,但是實則成熟不少,警覺性極高的他在朴有天開口時就驚醒過來,等聽完他說的話,立刻一躍而起,回身一腳踹在身後的樹幹上,聲音沉沉道:「快醒醒!」

和人以及其他精怪不用,沈昌珉是草本植物成精,恢復原形時是一碗口大的豔麗桃花,但凡是有樹的地方他就能掛在枝頭,此時他睡得正熟,被人蔘娃娃這麼冷不丁一踹,嚇得「哎呦」一聲變回人形,順著樹幹滑到地上屁股著地,疼的齜牙咧嘴的抱怨:

「能不能溫柔一點,大清早的作甚?」

「允浩不見了。」

朴有天神情嚴肅,長劍在手,警惕的看著四周,如今這樣前有埋伏,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沈昌珉一聽也立刻正色起來,,見小老虎身邊確實空空如也,於是飛快的掃了一圈,疑惑道:

「是不是到林子裡去了?」

「應該不會,」設了結界的地方統共沒有多大,朴有天來回走了幾趟,也不見鄭允浩的身影,於是語氣不免焦急起來,「我設了結界,還貼了符,除非是我施法,否則是不許進也不能出的。」

「哥,哥,在中哥……」人蔘娃娃在朴有天和沈昌珉奔走訓人的同時蹲下來搖醒茫然的小老虎,直截了當的問道,「允浩哥呢?」

「在這兒啊……」睡得迷迷瞪瞪的小老虎茫然的看了俊秀一眼,還以為小道士被他靠著,於是反手摸摸邊上的樹幹,「允浩……噯呀,允浩的臉咋這麼咯手。」

…………

人蔘娃娃的表情僵硬,剛想說話,就被一驚一咋的跳起來的小老虎撞了腦門:「允浩呢?允浩呢?他昨晚還在這兒呢……」

「在中,你也沒看見允浩?」朴有天抓住小老虎話中的關鍵字,一個健步跨過來問道,「你最後見到他是什麼時候?」

「昨天晚上他就睡在我邊上的,」在中指了指自己爬起來的地方,「他去哪兒了?」

「不知道,」朴有天揉了揉眉心,他明明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眉心卻有一道深深的折痕,顯然是常年思慮過度,「我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不見蹤影。」

小老虎摸摸鼻子,一副嚇壞的樣子,抓著朴有天的胳膊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倒是出去找了一圈回來的沈昌珉神色帶著幾分晦暗,搖頭道:「找過了,沒有,小梅花那裡我也問了,沒見著。」

朴有天皺眉深思,半晌像是下定決心一般,一撩衣服下擺盤腿坐下,深吸一口氣道:「那也只剩一個辦法來,這山上除了修竹和咱們再無他人,人和妖氣息不同,我施法搜索,要是他不在山上,便即刻下山去找。」

「那是大傷元氣的,」人蔘娃娃和小老虎常年在山上修行,乍聞此法還懵懵懂懂,沈昌珉在人間浸染多年,卻是知道其中的厲害,伸手按住朴有天的肩膀道,「不若我去讓修竹……」

「你那朋友肯收留我們一夜已是不易,別給他惹麻煩了。」

這道士自打到了他們身邊便是一副落拓的樣子,偏偏這一笑溫和而美好,直看得沈昌珉愣了神,等回過神兒來的時候,朴有天剛收了手,劇烈的咳嗽,嘴角有鮮血溢出,見其他三人正懷著一臉殷切的希望看著他,抬手擦去鮮血,苦笑的搖了搖頭。

他元神出竅,巡遍全山,卻無鄭允浩的蹤影,小老虎傻愣愣的站在一邊,良久突然跳起來往外跑,嘴裡嚷嚷著:「我去找他。」

「在中。」

「在中哥。」

 

其他幾人趕緊去追,但是卻忘了虎之一族本就是陸地上跑得最快的,沈昌珉和人蔘娃娃前後腳追到結節邊緣,見小老虎已經快要跑出去連忙伸手去抓,然而卻撲了個空,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在中一陣風一樣的跑出去,自己卻被隔在結界之內。

「臭道士,怎麼回事兒?」沈昌珉幾次嘗試,卻都被結界攔下,「那笨老虎怎麼能出去的?」

朴有天撐著樹幹站起來,有些恍惚的樣子,好半天才嘆道:「前世今生……我竟忘了他身上也有在中的血。」

其餘兩人聽得雲裡霧裡,朴有天卻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自腰間抽出泛黃的符紙,手指一撚,那符紙便燃燒起來,他先前大範圍的尋人受了不輕的傷,此時聲音低低的喝道:「破!」

釘在樹上肉眼可見的符紙應聲碎成齏粉,沈昌珉和人蔘娃娃對視一眼,一前一後撲了出去,朴有天緊隨其後,三人還不等出山,就聽見不遠處小老虎急的變了調的叫聲:

「允浩,允浩,你怎麼了?允浩?」

「不好!」朴有天眉目一擰,強行提氣禦劍而起,在半空中朝沈昌珉道,「你帶著俊秀,我先去看看。」

「明白。」

距離小老虎找到鄭允浩的地方的距離並不算遠,朴有天眼尖看見兩人,趕緊疾奔而去,等到了面前才發現鄭允浩不知為何受了不輕的傷,衣服破損,胸口還有不斷洇開的血跡,手中卻緊緊地抱著一碎花小布包,一邊費勁兒的抬手去擦小老虎的眼淚和鼻涕,一邊咧嘴笑道:「我……我把東西都從家裡拿出來了,你的娃娃,面具,還有糖葫蘆,不過……糖葫蘆有點碎了,別哭啊……我以後給你買新的。」

小老虎哭的眼淚一把鼻涕一把,抓著小道士的手不放,死命的搖頭道:「不要了,不要了,我都不要了,你不要死啊。」

「好好好,不死,不死,」鄭允浩的笑容溫柔,那個剛下山時傻傻的小少年像是在一夜之間長大了一般,努力的伸手摸在中的臉頰笑道,「我這不是回來了。」

哭的醜兮兮的小老虎拉著小道士不撒手,朴有天好不容易才尋了個縫隙給鄭允浩把脈,插話問道:「怎麼回事兒?」

「我回了趟……咳咳……竺城,本是很小心的,」鄭允浩咳嗽的時候嘴角不斷有血沫子溢出來,聲音逐漸虛弱的道,「結果出城的時候撞上了……那冒牌的徐員外,險些沒躲過去,也不知道……他追沒追上來,得趕緊……咳咳,趕緊走。」

「只他一人?」

「嗯。」

「我知道了,你別說話,歸元訣學過嗎?」朴有天伸手按著鄭允浩的天靈蓋,指間微微發亮,見他點頭鬆了口氣道,「那就好。」

歸元訣是道家的幾大基礎要訣之一,如果一定要談一下他的普及程度的話,放在二十一世紀應該就和『挖掘技術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放在台灣的話應該就是“全國電子就感心ㄟ” XD)是一樣的,此訣可以讓重傷之一守住最後一口真氣,朴有天得知鄭允浩會歸元訣後,便鬆了一口氣,等沈昌珉來時,簡要地說了情況,後者一驚,拂袖摸上鄭允浩的脈門。

「問題不大,這傢伙雖然學藝不精,但是像是服食過保命的丹藥,」沈昌珉搖頭晃腦,臉上本來擔心的神色總算褪下去不少,「總算是逃過一劫。」

「和我診的一樣,」朴有天點頭,旋即又道,「不過眼下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那人怕是很快就會追上來,咱們必須趕緊起程去翡翠山脈。」

 

兩人短暫的交談的空當,小老虎依舊是一臉恐慌的搖晃著鄭允浩,沈昌珉餘光瞄見,無奈的伸手去捉金在中的胳膊道:「笨老虎,你再這麼晃下去,他沒事兒也要給你晃死了。」

「啊……」

小老虎擦著鼻涕張著嘴發愣,半晌才點了點頭,然後換了個動作抱著鄭允浩繼續嚎,沈昌珉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艱難的開口詢問:「這和剛剛有差嗎?」

「這是搖。」

…………

沈昌珉的表情囧囧有神,人蔘娃娃倒是習以為常的樣子,唯一能堪大用的主心骨朴有天給鄭允浩止了血後才道:

「行了,別鬥嘴了,咱們馬上啟程,昌珉……你和俊秀扶著允浩,在中你跟緊我。」

「不要,」小老虎哭成了大花貓,還固執的搖頭,「我要跟著允浩。」

「你要是跟著他的話,會拖累他,他的傷就更治不好了,」朴有天假模假樣的恐嚇金在中,心中不免有些傷感,怎麼前世驚才絕豔的金在中這一世變成這樣笨笨的傻老虎,不過眼下也不是琢磨這些時候,他加重語氣道,「所以你要跟緊我。」

小老虎其它的也沒注意聽,只聽見“不聽話,允浩的傷就治不好”,於是嚇得嗷嗚一聲,跳起來衝到朴有天身後,把他撞得一個踉蹌,朴有天差點直接撲到地上,好不容易站穩,小老虎又急吼吼的跑過來,緊緊的貼著他的後背,一副亦步亦趨的模樣。

「你幹嘛?」

「你不是叫我跟緊你嗎?」小老虎眨巴著大眼睛,乖乖巧巧的樣子,於是朴有天捂著胸口覺得自己沒受重傷也要吐血。

 

幾人磨嘰了一會,剛趕到山腳下,朴有天打頭陣,正要跨出去,耳畔卻突然捕捉到呼嘯的風聲,於是立刻停下腳步,手臂一抬,攔住後面的人道:「等等,有……哎呦。」

名震江湖的道士半個時辰之內被撞了三四次,於是憤然回頭,就看小老虎摸摸腦袋道:「我想跟緊的。」

…………

「似乎有人,在中,你和俊秀帶著允浩退回去,」朴有天神情凜然,在獵獵風聲中自言自語,「來得真快。」

朴有天的耳力極好,片刻後果然有鬼魅的笑聲由遠及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本以為你們會逃回翡翠山中,沒想到你們竟然躲在這裡……果然,果然不愧是當年那老道士的徒弟。」

「哼,今日遇上,便叫你有去無回。」

朴有天朝沈昌珉使了個眼色,他先前因施法尋鄭允浩,元氣大傷,雖說不是強弓之末,但是也不敢和這妖物硬拼,於是一邊應對,一邊暗示沈昌珉趁機帶其他人走。

「虛張聲勢,」那冒牌徐知哈哈大笑,隨手劃下結界道,「你當我看不出你如今元氣大損,又要護住這些人,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應對。」

「那便試試……」

朴有天冷笑,擺出起手式,劍鋒光芒閃爍,整個人浮到半空中,聲勢驚人。

兩人在半空中硬拼,一時間天地變色。

若是擱在平時,以朴有天的深厚功力,和這徐知拼個勢均力敵,但是如今他氣力不支,一陣劇烈的爆炸聲後,兩人急速後退,朴有天倒退數步,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單手撐著劍反手道:「將允浩的黃符給我。」

他這幾日拼鬥陡然增多,帶著的黃符已經所剩無幾,他依稀記得鄭允浩身上帶了不少,於是靈光一現,沈昌珉見狀和金俊秀一左一右頂上,剩下小老虎趕緊在包裡翻找,好不容易找到幾張,連忙遞過去,朴有天拿起來正要施法,結果定睛一看,差點吐血:

「在中……」

「欸!」

「這是保家宅平安。」

「這個,這個……」

「……這是生產順利。」

…………

那頭沈昌珉已然支撐不住,人蔘娃娃自化為人形後第一次這般惡戰,臉上掛彩,卻寸步不讓,小老虎急的一腦門子汗,差點把包裡的東西都倒出來,帶著哭腔道:

「我……不認識啊。」

「哼哼哼,」那徐知將一切看在眼裡,手下動作愈發淩厲,惡狠狠道,「朴有天,百年之前我留你一命,如今,你可沒有這麼好運氣!」

光芒暴漲。

沈昌珉本能的閉上雙眼,正想把身邊的人蔘娃娃護在身後,自己硬碰硬的擋上去,鼻尖就聞到一陣冷冽的花香,旋即一隻纖細的手伸出,手指堪堪的夾住徐知送過來的劍尖,聲音淡淡道:

「走。」

「小梅花……」沈昌珉驚得合不攏嘴,半晌才道,「你怎麼……」

「快走。」

叫做修竹的梅花精容色出眾,卻沒什麼表情,只是淡淡的開口,說話間已經和徐知鬥在了一處,他是修行千年之久的梅花精,功力甚至比朴有天還要更加深厚一些,數招便壓制了徐知的攻勢,見沈昌珉還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細長的鳳眼閃了閃,冷冷道:

「走!就當你欠我兩個人情。」

「小梅花,我……」

「走!」

這一戰中,除了小老虎外,其他人身上都帶了傷,沈昌珉轉頭看了一眼,咬了咬牙,一把拽起俊秀,招呼其他人道:

「我們快走!」

「休想逃!」徐知見他們要走,手下動作加快,立刻就要撲過去,修竹身形一轉,攔在他們面前,手掐靈訣淡淡道:

「闖入我家,就別想輕易出去。」

兩人在半空中纏鬥,沈昌珉護著其他人飛快的下山,到了山腳下卻忍不住回頭看著已經變成小白點的修竹,滿腹愁緒的長長出了口氣:

他……本不想連累朋友的。

 

得到了修竹的幫助,朴有天一行人終於得到了短暫的喘息之機,一行人匆忙的下山後拐到了隱蔽的小路上,才敢暫時停下腳步,從長計議,朴有天強撐著設下結界,神色凝重的道:「只怕我們不能去翡翠山脈了。」

「的確,」沈昌珉一邊給人蔘娃娃包紮傷口,一邊轉頭應道,「聽那徐知的意思,他想必是已經探過翡翠山脈,如此想來,他早就知道在中的底細,看來那裡已經不安全了。」

拿著袖子給鄭允浩擦臉的小老虎聞言立刻慌了神:「那熊伯伯他……」

「在中,你且與我說說,你下山前,那熊……伯伯是怎麼說的?」

「他就說我一直想下山玩,就讓我和允浩下山,還說叫我們找到你,我說我不認識你,他說有緣就會遇上,」小老虎撓著腦袋想了半天,吭哧吭哧的說著,還轉頭問俊秀,「俊秀,是這麼說的吧?」

「嗯。」

小老虎立刻轉頭看朴有天,一臉“你看就是這樣,我沒騙你”的表情,後者聽完這話就陷入沉思,半晌後才深吸了一口氣道:

「我想……這熊伯伯一開始就已經料到了這件事,所以才叫你下山……翡翠山脈是去不得了。」

「那我們還能去哪兒?」

沈昌珉抬眼,心頭突然湧上些許悲涼,這天大地大,可是卻找不到他們的容身之處,悲哉,悲哉。

「事到如今,」朴有天起身,理了理衣袖,眼神投向虛空之中,慢慢道,「只有一個去處了。」

「哪兒?」沈昌珉見他有主意,於是大為振奮,背著鄭允浩也起身問道。

「三清觀。」

「哦……啊,啥?」

沈昌珉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哪裡,一臉驚恐的正要發問,卻見那臭道士已經飄揚遠去,於是趕緊一邊追一邊想。

這哪兒到哪兒啊。

帶著一群妖怪去道觀?

 

 

 

 

 

 

150708001第十三章——路遙知人心

 

後來的很多年裡,無數次淪為道觀中一霸金老虎的頭飾和蹂躪對象的桃花精追悔莫及,悔不當初啊!

想他好不容易修出人形,幹嘛不好好的待在樹上做他餐風飲露,仙風道骨的桃花精,為什麼偏要摻和這些人的事兒,如果當初沒有摻一腳,那後來的所有的事兒都不會發生,他更不會淪落到睡破廟的地步。

「咱們一定要睡這兒?」可以坦然的在林中安睡的小桃花沈昌珉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看著年久失修,結滿了蜘蛛網,形同鬼屋的破廟,咽了口吐沫道,「再往西不遠就有鎮子了,咱們走快點應該不會錯過宿頭。」

「不行,」儼然已經成為這三妖兩道的奇怪組合的領頭人物的朴有天反手提著劍,隨意的撥開已經塌了半邊廟門上厚厚的蜘蛛網,擺著習以為常的表情道,「徐知雖然被修竹阻了阻,但是以他的性子,勢必還會追上來,這裡還是竺城的邊緣,為了安全起見,城鎮能不進就不進,他現在頂著徐知的身份,手中人脈甚廣。」

朴有天的態度太過於篤定,揣摩徐知的心思幾是手到擒來的自如,沈昌珉狐疑看了他一眼,早就壓在心頭的疑問讓他忍不住脫口問道:

「你們到底有什麼恩怨?」

這樣牽連甚廣,處心積慮,不死不休的截擊追殺,聽起來都著實叫人心驚,更何況是親身經歷,沈昌珉問完,不但鄭允浩投過疑問的目光,連一直安靜的走在前面的人蔘娃娃也停下腳步,轉過頭來,本想搪塞過去的朴有天嘆了口氣,以劍拄地,半晌後開口,聲音滄桑:「這事兒……說來話長,等安定下來,我定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們,現如今……請你們相信,我絕對沒有任何不良的企圖。」

朴有天的出現太過於突然,雖說是他一手將眾人救出,但是聽徐知和他的言談間,卻是迷霧團團,無法分辨,憨直的小師弟和單純的老虎精或許沒有什麼想法,但是外表大大咧咧,實際上精明而狡猾的桃花精以及更為成熟些的人蔘娃娃卻都是心生疑竇,只因連日來徐知咬的太緊,而一直沒有時間詢問。

 

自五人聚在一起以來,這是第一次開誠佈公,朴有天一人站在廟門口,廟內潮濕陰暗,廟外餘暉淡淡,於是他一腳黑暗,半身光明,看著其他四人聚在一起,像是對壘分明的味道,心中突然湧起幾分失措。

很多年以前,似乎也有過這樣的情景,最有前途的掌門師兄下山歷練多日未歸,後竟傳出與千年狐妖相戀,師父和師叔屢勸不歸,於是商量除了那妖物,將心愛弟子引回正途,師祖出關將那狐妖捉回山中,卻不曾想在山上長大的師兄竟拔劍相向,一路打上山來,險些釀成彌天大禍,當時所有弟子都列陣與他對峙,自己……也在其中。

如果那個時候,他能再大膽一點,偷偷放出被囚的狐妖,那麼之後的一切是不是不會發生,他們所有人也不會淪落如此。

所以說這天道輪迴,如今他也站到了這樣的位置,那麼當年,師兄的心境是不也是這般?

朴有天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又緩緩地睜開,正想再解釋幾句,身體剛剛恢復,看起來還有幾分蒼白的鄭允浩突然開口,帶著幾分爽朗的笑意道:「我相信你……」

「嗯?」

朴有天一怔,小道士已經走上來拍拍他的肩膀,眉眼彎彎的笑道:「你都救我們的命了,我咋不信你……何況,總覺得你哪裡有些熟悉。」

眉目疏朗,眼眸深深,朴有天恍惚間覺得又看見了多年前在山頂一襲白衣劍舞八方的卓越男子,於是脫口道:

「師兄。」

「啥?」

錯覺一瞬間幻滅,朴有天對著傻乎乎的笑著撓頭的鄭允浩呐呐的不知說點什麼,半晌搖搖頭道:「沒什麼,趕緊找個地兒休息吧,我去佈置結界。」

 

連日奔波,大家早就疲憊不堪,眼下這個情況沈昌珉也沒法挑剔,於是捲起服擺,在破廟裡轉了一圈,愣是沒找到能落腳的地兒,恰好朴有天捏著符紙從外面進來,於是轉頭抱怨道:「誒,道士,我說雖然咱們要小心為上,但這地兒根本沒法睡啊,是吧,笨老虎……」

本來想拉個人加強說服力的桃花精回頭就看見笨老虎已經舒舒服服的躺在鄭允浩的道袍下,而後者正殷勤的把附近的蜘蛛網打掃乾淨,態度認真且端正,於是他接下來的話全都梗在了喉頭。

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紀,處女座潔癖星人沈昌珉應該振臂高呼:要逼死單身狗啊!而擺在眼下,他只能轉而尋找其他目標,結果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才發現人蔘娃娃已經半倚著門闔目休息,朴有天本就四處為家,這樣的環境對他來說更是習以為常,連挑都不用挑,隨便找個地方便和衣而睡。

真是……

「你們都安置好了,」沈昌珉踢開地上的枯枝,他本就是草木成精,又受人間薰陶,像是附庸風雅,如今不免忿忿,「我呢?」

一路嚇的不輕的小老虎靠著牆,歪著腦袋,還摟著小道士的一條胳膊,聞言小動物蹭了蹭鄭允浩的袖口,納悶的抬頭道:「你不是在那站著呢嗎?怎麼?你找不著自己了?」

…………

他幹嘛要和這隻老虎掰扯這件事兒?

桃花精憋得內傷,大覺失策,於是憤憤然的找了塊還能湊合的地方抱著胳膊坐下來,閉著眼睛換了好幾個姿勢,許久後才幽幽開口道:

「希望能順利到三清山。」

 

 

大概是小桃花的嘴巴比較靈,一路風餐露宿的繞過出竺城的必經之路後,接下來的路程倒是順利的不少,大家都鬆了口氣,不再一味的選小路走,當然,這一路上不免還是和追來的徐知對上,好在朴有天恢復大半,加上沈昌珉的從旁協助,徐知也沒有討到什麼好處,幾次被朴有天逼退,幾近瘋狂。

許是朴有天對敵時的氣定神閒,又或者是法術高超,也有可能是其它什麼原因,一直對此算不上太關心的小老虎突然產生了對朴道士的崇拜之情,從開始的只粘著鄭允浩轉而成了朴有天的小跟屁蟲,整日裡就能聽見他一臉好奇的詢問。

「這什麼用?」

「降妖。」

「那你能抓住我嗎?」

…………

「這個是吃的嗎?」

「嗯……允浩啊,咱們馬上往東?」

小老虎抓著朴有天煉丹的葫蘆不放,在耳邊晃得嘩啦啦直響,一副嘴饞的樣子,趁著朴有天拿羅盤定位的時候,偷偷摸摸的拔開塞子,胡亂的往嘴裡塞了一把,還不等咽下去,朴有天就已經轉過臉來。

於是偷吃的小妖怪被嚇了一跳,立刻舉手做投降狀,腮幫子塞得鼓鼓的像是松鼠一樣,含含糊糊的道:

「我……莫有次……嗝。」

「……這是我煉來防身的丹藥,原先在山上遇到過攔路的匪盜。」

「那我……」小老虎被噎的說不出話,本來正在和朴有天商量怎麼走的小道士連忙上來給他拍背,順了半天氣兒,他才“咕嘟”一聲把東西咽下去,「怎麼沒事兒?」

「因為你是妖怪。」

「……哦。」

…………

 

幾人這麼一路到了距離三清山最近的清水鎮,小道士看著跟在朴有天身後問東問西的在中,莫名的心情愈發失落,沈昌珉在旁幸災樂禍:

「有些人……啊,是有些妖就是沒心沒肺啊,你喜歡人家,人家不曉得啊。」

「誰……誰喜歡誰……啊,」打小在山上長大,被教導做道士需清心寡欲,不得貪戀紅塵的鄭允浩冷不防被戳破了心事,登時慌了神,結結巴巴的掩飾,「我……我……我,師父說了合格的道士要六根清淨,我才沒,沒有……」

長得清俊的小師弟臉漲得通紅,沈昌珉看的大樂,搶話道:「你合格嗎?」

…………

基本啥都不會的小師弟啞口無言,半晌才垂頭喪氣的自言自語:「我是沒有有天厲害。」

向來看熱鬧不怕亂子大的桃花精一看鄭允浩這幅樣子,心想完蛋,自己這好像樂的太過度了,於是趕緊想法子補救,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看到邊上手藝人的攤子上掛著的小布老虎,伸手拿下遞過來道:「喂,買了。」

紅黃兩色的小老虎,用黑色的石頭當作眼睛,手工粗糙,看起來傻乎乎的,鄭允浩瞪著眼睛看了半晌,茫然的看沈昌珉:「買它幹啥?」

「你別管了,買下就行了,」比起在山上長大的愣頭青除妖師和看起來機靈,實際上傻萌傻萌的小老虎來說,沈昌珉在人世浸淫多年,十足十的人精,「而且你看這是不是有點像在中,都一副傻樣。」

最近備受冷落的小道士接過布老虎看了看,突然覺得也有那麼點道理,於是乖乖的付了銀子,隨手把小老虎掛在了隨身背的包袱上。

「你這幾天也不要老往傻老虎那裡湊,明白不?」

「不明白,為啥?」

「你還想不想他不粘朴有天了?」

「想。」

「那就聽我的。」

「哦!」

挺好挺好!

沈昌珉摸著下巴點頭,反正“逃命”的過程這麼寂寞又無聊,不如自己給自己找點事兒做。

 

事實上,本來沒什麼心眼的小老虎並沒有發現這幾天鄭允浩有些異常,但是架不住沈昌珉隔三差五的在他邊上有意無意的說幾句,諸如鄭允浩看起來很喜歡那個布老虎嘛,看來他是比較喜歡老虎這種動物啊,你不也是老虎嗎?不過好像沒有布老虎好看……

於是,粗神經的小老虎突然就不高興了。

再於是,某天早上起床,小道士發現一直掛在包袱上的布老虎被扯的亂七八糟,不但有牙印,上面的爪印疑似來自於動物,心知肚明的沈某某和一頭霧水的俊秀以及有天把目光投向坐在門口小板凳上的唯一的動物。

「看我幹嘛?」

唯一的小動物撅著嘴,伴著小凳子轉了半圈,堅決用屁股對其他人。

「這個布老虎怎麼了?」沈昌珉用兩根手指捏起來晃了晃,棉絮亂飛,「看起來像是被尋仇啊,嘖嘖,真慘。」

「哼,不知道,」小老虎堅決不回頭,縮成小小的一團做曬太陽狀,「今天天氣這麼好,我要看太陽。」

「哥,外面下雨呢,你往裡面坐點。」人蔘娃娃聰明,腦中過了一遍,基本就知道前因後果,於是一邊忍笑一邊開口,倒是朴有天的表情有些複雜,眼神晦暗不明,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話。

「你真的不知道啊?」沈昌珉拎著布老虎的“屍體”湊過去,「這個感覺像是剪刀絞的?」

「才沒有,」小老虎不防有詐,轉頭露出點得意,「牙咬的,哢嚓哢嚓。」

在中亮完雪白的牙齒,才注意到沈昌珉不懷好意的笑容,以及其他人恍然大悟的表情,於是立刻炸毛跳腳道:

「就是我咬的!允浩喜歡它,不高興!」

小老虎跳起來,眼睛紅紅的,看起來是真的傷心的,單純的小妖怪最好騙,撅著嘴可憐兮兮的,鄭允浩趕緊想要安慰,被沈昌珉擋在後面,後者「哦」了一聲,問:

「那臭道士只能喜歡你啊?」

「對!」

其他的方面不像老虎,這山中一霸倒是挺像,沈昌珉在心裡吐槽,繼續問:「你喜歡他啊?」

「我不知道。」

「那你幹嘛管他喜歡什麼?」

「就是不行!」

小老虎張牙舞爪,沈昌珉默默的退了兩步,以防自己的臉也被撓花,轉頭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膀道:「你要不練練硬氣功?你看他牙口真不錯。」

「我才不會咬允浩!」

「那誰知道。」沈昌珉背著手懶洋洋的往外走。

「沈昌珉,你你你……」

「我我我……」

「我咬你!」

「你屬狗的啊!」

「屬老虎!」

 

因為鬧了這一齣,早飯也沒吃成,眾人只能餓著肚子上路,好在清水鎮離三清山不過半日的教程,眾人一合計,絕對趕在今日前上山,路程走了一半,被小道士牽著的在中才後知後覺的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小聲道:

「允浩,允浩。」

「咋啦?」小道士抹了把腦門上的汗,轉頭道,「餓了?」

「不餓,」小老虎搖頭,想了想才動了動嘴巴道,「你生氣嗎?」

「生氣?」忘性大的很的小道士在山上的時候就很少因為什麼事兒生氣,師兄們都愛逗他玩,他也總是樂呵呵的,於是這會莫名其妙的反問,「氣什麼?」

「我……咬那個娃娃。」

昨晚嗷嗚嗷嗚的咬布老虎的在中這會才自我反省,抬眼瞄鄭允浩的表情,然後又低頭看自己的腳尖,他在山上只有俊秀一個最好的玩伴,下了山就一直和鄭允浩在一起,以前不覺得什麼,可是等沈昌珉那麼說的時候,他卻突然不高興起來,怎麼看那個布娃娃都不順眼,明明知道那就是個擺設,但是還是半夜三更爬起來搞破壞。

「我當然……」鄭允浩壓根沒把那件事放在心上,金在中眼下不去找朴有天他就已經很高興了,哪裡還會生氣,正要說話,就見沈昌珉在邊上不停的打手勢,看了半天才明白過來,彆彆扭扭的說,「有……有點。」

本來就有點忐忑的小老虎聞言立刻哭喪了臉,皺的像個包子一樣,鄭允浩一看立刻就心疼了,趕緊要開口,前者卻突然墊腳湊過來,在他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口,乖乖的保證:「我以後都不咬人了,允浩,你不要生氣。」

聲音軟綿綿的,一點都不像平時調皮搗蛋的小老虎,鄭允浩立刻軟了一半,摸著臉猛搖頭:「不氣不氣,我不生氣。」

「真的?」

「真的。」

「嘿嘿嘿,」在中立刻高興起來,臉色由陰轉晴,笑眯眯的拉著鄭允浩往山上爬,還隨手撿了根樹枝揮來揮去道,「允浩,允浩,三清觀什麼樣啊?」

「就很多房子啊,然後師父,還有我幾個師兄,沒什麼其它的,」鄭允浩看小老虎一臉失望,補充道,「不過後山很大,有不少果樹。」

「那我們去玩。」小老虎眼睛亮晶晶的,含著爪子望鄭允浩。

「嗯。」

 

幾人走了一會,眼看著山門就在不遠處,小老虎突然停下腳步問鄭允浩:「你師父厲害嗎?」

「厲……厲害啊。」

「那他會不會抓我啊?」

「你到這個時候才考慮這個問題嗎?」沈昌珉蹲在樹下翻白眼,人蔘娃娃很有同感的點頭。

「我不會讓師父收你的。」小道士拍胸脯。

「那他要是一定要抓我呢?」

「那我帶你跑!」

「騙人是小狗。」

「嗯!」

小老虎喜滋滋的繼續走,朴有天落在最後,看著頗有些熟悉的山頭,半晌才嘆氣道:

「果然是逃不開的,只願結局不要一般。」

鄭允浩自然不知道朴有天在後面念叨什麼,頭一次下山的他早就想家了,三步併作兩步跳到門前,“砰砰砰”的拍門:

「師父,師父開門啊!」

「師兄,我回來啦!」

 

 

 ======================================

 

金小老虎咬壞那布娃娃的蠢樣,真的是萌史了有木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