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終於可以開始po新文了,真的讓大家久等啦~這次po的文是我一看完就想要po的,但我想想決定要留在允浩入伍那天再po,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一直到今天才能轉這篇文。

《殺戮一代》作者"瑞克部長",這個作者我很陌生,第一次看他的文,偶然間點進去看,看了二章後覺得還不錯看就一直看下去。

這篇文是篇軍旅的允在文,比較特別的是背景不是中國大陸,而是描寫美籍韓裔的允在兩人在伊拉克戰場上的愛情,作者對軍隊的制度、作戰的方式、使用的武器、戰爭的慘烈都寫的很詳細,我問了作者為何如此了解這類的事情,他說因為對軍事方面的很感興趣也有研究才能寫的如此到位。文裡面大量的軍事專用名詞看起來有點生澀,不過重點是允在兩個人,就算看不懂也不影響這篇文帶給我激動的感覺。

允浩是位職業軍人,和在中在服役時認識的,兩人一見鐘情然後開始交往,目前感情穩定,唯一讓在中感到不安的就是允浩職業軍人的身份,允浩在伊拉克前線出身入死,有次差點就戰死異鄉,讓在中每每想起總是後怕。允浩是軍人有自己的使命,但是為了在中他也會好好的保護自己。不過在這次前去伊拉克執行任務時,允浩在和在中來往的郵件中,隱隱發現在中的不對勁,直到某天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出現在這個不可能的地方時大腦當機,他可愛的、清秀的、溫柔的愛人竟然穿著軍裝理了寸板頭站在他的面前,而他的愛人對他說:我不想日日夜夜擔心你守著一屋子的寂寥,所以我來了,來和你一起併肩作戰。

(我發現我愈來愈不會寫導讀了〒.〒 )

 

 

 

第一章

 

『殺手1號,任務完成,我們成功抓獲尤素福,完畢。』

被四個全副武裝端著槍的大兵掩護著,中間的亞洲男人用單兵無線電呼叫著總部,他的頭盔下有配套的耳麥,不需要動手就可以聯絡各方。

他押著一個中東長相的男人,中東男人雙手被反銬在身後,右邊的耳朵血肉模糊,看起來已經掉了一半,血順著脖子一路流進衣領,染紅了他身上的白色襯衫。

『這裡是殺手1號,幹得好,鄭中士。上尉要求你迅速將尤素福押回連部,明白嗎?』無線電裡傳出指示。

『收到,長官。』亞洲男人摘掉戴著的墨色護目鏡,標準的巴掌臉,雕刻般的下巴,高挺筆直的鼻子,一雙丹鳳眼警惕的看著四周:「山姆,給他帶上頭套,押上車。」

「允浩,這次你可立了大功了,等著拿銅星勳章吧。」身後一個白人士兵端著槍大步上前,抓過尤素福的胳膊,給他戴上黑色頭套。

隨後這個叫做“鄭允浩”的亞洲男人也跟著上了車,坐在了尤素福的旁邊。

巨大的斯特瑞克裝甲車開動起來,車裡很安靜,只有發動機隆隆的聲響。

「鄭中士。」中東男人操著一口不標準的英語叫著身邊的中士,「你們真的以為就這樣抓住我了?」

鄭允浩沒有做聲,他也懶得理這個男人。

「我的人正在來的路上,哦,不,是埋伏在你們回去的路上,呵呵。」男子挑釁的說,「自大的美國人,你們真的以為裝甲車可以把我運回你們的基地?」

「你TM的閉上嘴!」鄭允浩冷冷的說。

「允浩,要不要請示總部,請求空中掩護?」前排的山姆覺得這樣更為妥當。

鄭允浩想了想,就在呼叫連部的同時,巨大的爆炸聲在鄭允浩的身邊炸開,裝甲車被震動。

「中士,我們的車被RPG(火箭彈)炸癱瘓了!」司機庫里轉過頭來說。

「全部下車!!!步行押送!!」鄭允浩一邊指揮著班裡的人,一邊呼叫連部:『殺手1號,我們被小股RPG隊伍襲擊,請求空中支援!完畢。』

『不允許,夏馬風來臨了,不能派出直升機,地面快速反應部隊即將出發。完畢。』

夏馬風又叫熱乾風,每年初夏和仲冬的伊拉克都會被這股強勁的北風襲擊,帶來沙塵或沙暴天氣。

全隊人馬依靠著裝甲車作掩體,一個一個地撤離到不遠處的斷牆後。

鄭允浩掩護,最後一個撤退。子彈如同雨點般落在裝甲車上,敵人隱蔽在兩邊的建築內。就在這時一發RPG拖著長長的火焰尾巴炸在裝甲車下方的土地裡,鄭允浩閃身躲過了爆炸,卻被一塊飛起的彈片劃開了脖子,鄭允浩瞬間倒地,血流一地,他用手捂住傷口,試圖減慢血液流動的速度。

另一邊的隊伍也沒好到哪裡去,負責看管尤素福的士兵在到達掩體後被子彈射中了右胸。

尤素福趁機逃脫,他跑過鄭允浩身邊,又折了回來。

「哼哼,美國人,也不過如此。鄭中士,我記住你了,也記住了你開的那一槍和我的耳朵。」

尤素福單膝跪在地上,透過頭套上的兩個眼兒低頭看著鄭允浩。

「中士!!!」一邊還在開槍射擊的下士萊利看到這一幕衝了過來,卻被子彈擊中小腿,他發出痛苦的呻吟。

山姆一邊開槍一邊迅速向鄭允浩靠近。

一輛白色皮卡從十字路口拐出,停在鄭允浩身邊,接走了尤素福,下來一個小夥,包著中東頭巾,端著AK對著鄭允浩,就在這瞬間,山姆開槍擊斃了中東男子。而那輛白色皮卡又消失在了街尾。

 

 

 

「啊!」男人驚醒,看著漆黑一片的四周判斷出還是淩晨,轉頭看著枕邊的愛人,還好沒有吵醒他。

那個場景始終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清脆的鬧鈴打破了這個寧靜的清晨,床上的男人迷迷糊糊的按掉了鬧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頭,新理的髮很扎手。眯著眼看了看窗外,沒有拉緊的窗簾透出微微的亮光,是的,天空剛泛白。轉過頭看著他的愛人,用被他已經枕的發麻的手臂攬過來緊緊的抱住。

「唔……到點了??」懷裡的漂亮男人嗡嗡的說,昨晚忘情的歡愛讓他有些受不住。

「是啊,我要走了。」男人騰出一隻手輕輕撥開愛人前額的頭髮,露出他好看的大眼睛。

「唔……真是不懂,你到底簽了多久的賣身契啊?!你這是第二期了都。」男子微皺著眉,嘟著小嘴,爬上男人的胸膛,認真的雙手捧著身下人的臉:「你的大鳥要是敢在外面打野食兒吃,尤其是那個山姆!我就要你好看。」

「還打野食兒吃,你趕緊的在這天天祈禱我的大鳥不要被IED(土製炸彈)炸掉就萬幸了,不然回來怎麼滿足你這個勾人的小妖精。」男人咧著嘴笑著。

「允浩……」男子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臉,眼睛一眨不眨的說:「你一定一定要平安回來!我就在這等你回來。」說罷,吻上男人喉結上方的傷痕。

去年他得知鄭允浩受傷時,全身的血液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這種感覺他再也不想體驗了。

「放心在中,我一定一定平安回來。」說罷在愛人的嘴角印上一個吻,起身洗漱穿衣了。

在中坐在床上看著允浩進進出出,最後眼神落在床頭的相框,裡面是他和允浩去年在機場忘情相擁的畫面,他本以為他的允浩這輩子都不會回到那個鬼地方,誰知道,才一年,鄭允浩又接到通知,他要再次前往那個地方,那個人間地獄——伊拉克。

伊拉克,是的,那曾是一個天堂,《聖經》中的伊甸園,幼發拉底河和底格裡斯河沖積出了肥沃的美索布達米亞平原,在這平原上孕育出了古巴比倫。

也許在歷史學家眼中那是聖地,在石油商人面前是金礦;在普通人眼裡只是個新聞;在反戰人士眼裡是罪惡;在民主黨眼裡是扳倒共和黨的利器;但是在金在中眼裡那就是野獸,一個隨時可能撕碎他的一切的野獸。

他的愛人鄭允浩是一名美國陸軍第2裝甲騎兵團B連A排的士兵,是一個美籍韓裔。

 

在家門口吻別了金在中,鄭允浩背起行囊奔赴機場。他要先從路易斯安那州的路易阿姆斯壯紐奧良國際機場起飛到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哈茲菲爾德-傑克遜國際機場。

亞特蘭大機場是美國最大的新老兵中轉站,鄭允浩獨自坐在候機廳看著那些熙熙攘攘的新兵蛋子,有的是去訓練,有的是訓練結束,準備去各自部隊服役。也有一些像他一樣風塵僕僕的老兵。有的剛從伊拉克回國休假,有的則是休假結束回伊拉克的。

他喜歡看著來來往往的士兵,他們和自己背負著同樣的職責,而每個人卻有有著不同的故事,摸摸自己喉結上方的傷疤。幸運的是那次彈片並沒有割開他的動脈和氣管,地面部隊隨後趕來雖然沒有抓住尤素福,但及時地將鄭允浩送回基地。

鄭允浩動了手術醒過來第一眼就看見哭的稀裡嘩啦的山姆,想到這裡他不由的笑了出來,唉,不知道還會不會碰到那個冤家。

 

在亞特蘭大的機場等了五個小時鄭允浩第一次見到同是韓裔的朴有天,他用純正的美音和身邊的白人大兵狂聊在德國的日子,還來不及上前打招呼便被通知登機,就這樣鄭允浩終於登上了飛往科威特的飛機。

到了科威特已是夜晚,機艙門一開,就聞到了那股噁心而熟悉的土腥味,不過這次沒有以往那麼酷熱了,沙漠的氣候早晚溫差極大,科威特的夜晚已是陣陣寒意襲人。

從機場馬不停蹄的奔向另一個中轉基地,在那裡鄭允浩簽到了明天早晨去伊拉克的飛機並且看到了同樣去伊拉克的朴有天。

還有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允浩抓緊時間給在中打了電話,無非是一些報平安的話,但是金在中那頭的情緒不像他剛出發的時候那麼平靜,鄭允浩在這頭好像聽到了些哽咽和吸氣聲。

 

早上9點,士兵們集結完畢,登上“大力神”C130飛往伊拉克。鄭允浩坐在飛機上將大腦放空。不知是飛行員的緣故的還是別的,這趟飛的很顛簸,不過該來的還是要來,飛機安全著陸,鄭允浩又一次踏在了這裡,他此行的目的地——巴格達。

鄭允浩作為一名職業軍人,政治和意識形態實際並沒有進入他的思想。

他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個地方,他並不那麼理想主義,不那麼反對惡的,贊成善的。為什麼他會去往伊拉克,他想是為了推翻薩達姆(海珊)

鄭允浩的爺爺也是軍人,參加過戰爭。爺爺告訴他,只要你穿上軍裝,成為一名軍人,便不是你選擇戰爭,你也無法控制戰場上的未來。戰鬥中沒有對錯,只有你到底做了什麼。做到最好,試著無愧於心。

460f06f431adcbefeda   

「歡迎來到巴格達前哨基地。」從胸前的軍銜可以看出這是一個上尉,身材魁梧,比鄭允浩還高出半個頭。士兵們跟著上尉進入這個長方形大概有一座體育場那麼大的基地,正門口豎立著三面旗:美國國旗,伊拉克國旗還有他們第二裝甲騎兵團的旗幟。

基地四周弧形的牆壁由裝滿沙子的Hesco防爆袋構成,高高的堆起了兩層足有3米多高,牆外還有水泥墩作為掩體,同樣的高3米多,寬1米半,板厚1米多,而且這些水泥磚都是可以拼起來的,可以有效的防止彈片、子彈甚至炮彈的殺傷。

不光是這個前哨站,所有在伊拉克的美軍基地都是如此。牆內搭建著一些防風雨的帳篷,十幾座建築,還有四座崗樓。

對於這裡鄭允浩是再熟悉不過了,沒有興奮沒有緊張,就好像走進自己後院一樣,他現在只想趕緊到自己的宿舍裡去好好的睡一覺。

 

經過了一系列的報導和交接,一直到了晚上鄭允浩才回到他的宿舍,一進去就看到了衝著他邪笑的山姆,鄭允浩扶額,隨後又攤開雙手聳肩,笑著:「我靠,我以為你說說而已,你還真的跟著我來?!」

沒錯,這個山姆就是金在中口中的那個情敵也是鄭允浩口中的冤家。

鄭允浩和山姆的孽緣要追溯到新兵連。

他倆在新兵連是同班,意外得知鄭允浩和自己是同樣的性取向後,對其展開了瘋狂的追求,那時鄭允浩還是單身,可他的理想型也不是這五大三粗的美國佬。

好不容易熬過了新兵連,山姆被分到德國西部,鄭允浩去了路易斯安那州的波克堡服役,他在這裡遇到了來旅遊的金在中,倆人一見鍾情,天雷勾地火,確立了關係。

誰知道被派往伊拉克他們又是一個排的!

其實山姆當時在德國也有了男朋友,和鄭允浩的關係也在戰火紛飛隨時沒命的伊拉克回歸為死黨。

只是聽說鄭允浩有了個可愛的韓裔小男友之後,在推特上對其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調戲,每次看著鄭允浩哄金大醋罈的苦逼樣他就覺得人生還是美好的。

現在可好了,他們居然又同班了!!

 

「我來之前已經艾特了你的小貓,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心情。」山姆一臉賤笑,起身上前一拳捶到鄭允浩胸前以示歡迎。

允浩放下背囊笑著說:「你就別給我添亂了,來之前他還警告我離你遠點兒,這下是遠不了了,你TM就在我旁邊嘿!」允浩邊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末了頓了頓:「不過這樣挺好,兄弟!」

自從這場戰爭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不斷有人說這是一場為了石油而戰的戰役,但對於這個說法似乎誰也不在意。

他們在這裡,生活在一起,對此他們感到非常舒心。

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週末和他最好的朋友們在外宿營的情景。

 

 

 

 

 

 

第二章

 

美國陸軍一個班是9個人,鄭允浩是這個班的班長。

兩個班副分別是:山姆,別看他平時嬉皮笑臉,在戰場上嚴肅冷靜,軍事能力十分突出,更何況上一次他還救了鄭允浩的命;

哈利,英裔美國人,自稱是伊拉克戰場上的哈里王子,長的不像“哈利波特”倒是有些“羅恩”的影子;

步槍手:鑰匙(KEY)是個長的很帥的美德混血,戴著一副眼鏡,有一次巡邏的時候還被伊拉克的同性戀相中問他的性向,還想和他好,這事在排裡傳了好久;

胡迪,小時候的願望是當警長,親身經歷了911之後他決定來參軍,同時還是允浩的通訊兵,允浩這個班裡只有他拿到了通訊兵的資格。

在戰爭中通訊官在戰爭中協助指揮官快速有效地同戰友建立無線通訊,聯絡營裡其他單位和呼叫空中支援。

榴彈槍手:糖果(CANDY)是個才剛滿18歲的新兵,斯斯文文,高個子可是有些瘦;

重機槍手是個黑人名字很長,大家都叫他TJ,唱的了RAP打的一手好籃球,黑人的天賦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美軍對於士兵要掌握的技能沒有明確的規定,除了新兵營畢業之後每個人都要選擇一項專業技能之外,其他時候你想學什麼都可以,只要去報名,訓練並通過考試。

鄭允浩拿到了陸軍所有車輛的駕駛資格,悍馬,斯特瑞克,佈雷德利步兵戰車,但他只會開所有的車,鄭允浩想去學開坦克卻被拒絕,因為這樣會引起系統混淆。

除了這些,他去年還去了喬治亞州本寧堡的跳傘學校學了跳傘,取得了傘兵的資格。

作為韓裔的鄭允浩還通過了韓文的資格考試,美軍鼓勵多種語言,如果你能通過一種語言的資格考試,每月工資漲300美金,如果你能通過兩種語言資格考試,每月增加600美金。

所以每個月山姆看到鄭允浩多領300塊的時候,眼神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

會的東西越多在戰場上當然就越有利,但同時也意味著你要付出更多,哪裡缺人手就要頂上去。

目前他的班是這7名士兵,現在兵力不足,上頭之前來通知一周之內會補充,排裡其他的弟兄說鄭允浩好命,居然會給他們配滿員,其實其他人也知道,並不是上級大發慈悲,只不過他們排是一線隊伍,巡邏踹門巷戰的都是他們。

這些躲在基地的軍官們只是想自己在有空調的軟床上睡的更安穩罷了。

 

 

第二天一大早鄭允浩還在維修廠檢查他的斯特瑞克裝甲車,帕內爾少尉就帶人來了。

帕內爾少尉是鄭允浩所在排的排長,是他的頂頭上司,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標準身材穿上各種護具和裝備還真像從大片裡走出來的教官。

他是鄭允浩認為的在軍官中為數不多的聰明人,獲得過兩次銅星勳章還有一次英勇嘉獎。頭腦清醒,冷靜從容,性格也很好。

上一期服役時鄭允浩聽說過他,沒想到這一期有幸作為他的部下。

巨大的頭盔下兩張亞裔的面孔讓鄭允浩興奮不已,定睛一看,嘿,那不是在機場吹牛的小子麼?長的一雙桃花眼不曉得在德國勾搭了多少妹子。

旁邊的兵比他高些,瘦一些,雙唇緊抿,但神色沒有絲毫緊張,身後背著的狙擊槍暴露了他是個狙擊手。

「嘿,鄭,這是給你們班配的機槍手下士朴和二等兵沈,和你一樣的韓裔,怎麼樣?」

少尉得意的看看鄭允浩:「現在哪裡都缺人手,你的班居然滿員,足夠其它班羡慕的了。」

「是的,長官。不過看起來都是新兵蛋子。」

「這年頭能找到像你和山姆這樣的老兵恐怕要去三角洲和遊騎兵了,你們倆都是我好不容易要來的,我可沒那麼大面子再要來幾個老兵了。湊合點吧老兄,這TM的可是伊拉克,」

帕內爾少尉戴上帽子:「噢,對了,鄭,我想你也發現了我把保羅調走了。」

「是的,少尉。他是我們排的醫護兵,調走他對我們很不利。」

「不用擔心,下士朴在北卡羅來納州布拉格堡參加過醫療救護培訓班,足以應付戰場上可能發生的傷病。」少尉看著朴有天。

鄭允浩原以為朴有天是個吊兒郎當為了好玩才加入美軍的小公子哥,沒想到他還專門跑去北卡學了醫護,不禁在心裡對朴有天的印象有很大改觀。

現在戰事吃緊,戰線拉的很長,上頭怎麼還會專門給他們一個醫護兵呢,當然是一人多用了。好像胡迪一樣。

帕內爾少尉拍拍鄭允浩的肩頭:「鄭,我相信你,你帶出來的新兵錯不了。好啦,準備一下,一會還要巡邏呢。」

 

「在科威特的基地有上課嗎?」允浩從車裡拿了兩瓶水出來遞給他們。

「是的,中士!」

「上了就好,這裡有太陽的地方就有快50攝氏度,」

鄭允浩看著兩人全副武裝,滿意的點點頭:「雖然熱的心肝脾肺都要烤焦了一樣,但是總比被IED炸掉手腳的好,槍帶了嗎?」

「是的,中士!」兩人異口同聲。

「不用中士,中士的,我叫鄭允浩,布魯寧少尉說你們也是韓裔?」

「是的,我是下士朴有天,韓裔。」朴有天喝著水笑的一臉燦爛。

「我是二等兵沈昌珉,韓裔。」沈昌珉倒是嚴肅一些,也許是高強度殘忍的狙擊訓練造就的,也許是初到伊拉克的不適應。

「M24,雖然中距離很難秒殺滿血敵人,但是具有卓越的機動性、精准的跑動射擊、槍聲小等優點,是高遠程的狙擊槍,不錯不錯。」

鄭允浩看著沈昌珉手裡的M24,他曾經摸過這把槍,是在科威特基地。

「是的,我喜歡我的槍,沒有它我什麼都不是。」昌珉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對,槍械是男人的貴重首飾。不過你會用M249或是M240B嗎?」鄭允浩問。

M249分為兩種,一種是輕機槍,拆了撐子可以作為步槍,一種是重機槍;而M240B則是中型機槍。

「會,M240可能有些吃力,我只見過沒有摸過。」

昌珉如實回答,他有些不明白他一個狙擊手為什麼要會用重機槍,而且剛才少尉介紹的時候他也是和身邊的人一起被稱為機槍手。

「沒關係,我們車上就有,你可以試試。一個狙擊手一發子彈幹掉一個敵人,可這裡的恐怖分子一個IED就可以幹掉我們半車的人還找不到兇手,所以,你到這裡沒有被分到狙擊連就十有八九是要作為機槍手的,不過也不一定,在我們發現對方有狙擊手的時候,你會再次成為狙擊手,在伊拉克你得身兼數職。可以嗎?」允浩還是很友好的詢問。

「可以的,長官!」沈昌珉回答。

「鄭,你的車太完美了,無懈可擊,像是個漂亮的辣妹,要知道我平時看見的都是歪脖子長雀斑的老女人。」機修兵不著邊際的誇著。

「OK,沒有問題就好,」允浩帶好頭盔,護目鏡:「你們剛到,可以考慮是回宿舍休整一下還是跟著我們出去巡邏。」

此刻的鄭允浩帥氣的像是徵兵廣告裡走出來的大兵。

「我不累,想要出去巡邏。」又一次的異口同聲讓兩個剛認識的年輕人相視一笑。

「看來我還真是老了,一周之後你們要是還能這麼說我就謝天謝地了。」

鄭允浩打開車門,歪歪頭示意他倆上車。

「不要嫌我這個老兵囉嗦,我是第二次來到伊拉克戰場,上一次來到這裡,我們手下留了情,放跑的壞人比射殺的還多,但我們都認為這是對的,別TM的殺婦女和兒童,不要向人群開槍。不要傷害他們,即使將來你可以根據交戰規則證明自己那樣做是正當的。除非你受到了確實的傷害。」鄭允浩說著。

他們是士兵,殺人與被殺就是主題,他不希望會有那麼幾次的射殺讓他們悔恨終生。

 

10點鐘一到,班裡其它的大兵陸續來停車場集合,鄭允浩介紹了他們互相認識,四個班的三輛裝甲車合編,一個排就這樣出去巡邏了。

這些都是剛20的大兵,像允浩這樣23歲已經是老兵了,都是年輕人又是一個班的戰友,大家迅速的熟絡起來。

攀談中鄭允浩得知朴有天上過一次伊拉克戰場,那次受了輕傷被送到科威特的駐地治療,快回來的時候得知他所在的班在一次圍剿行動中中了圈套,6死2傷。

於是被分配到鄭允浩的班。

車裡的年輕人互相開著玩笑,車外的景象卻有些慘不忍睹。

他們開著車穿越了小半個巴格達,整個城市像一個廢墟,所有的建築物都是斷壁殘垣,千瘡百孔。

車隊地到達了目的地,總體來說這個街區還算不錯的,小孩在街上奔跑玩耍,婦女們提著各種袋子和日常用品從市場裡回來,男人們都在市場裡坐抽煙聊天,居民家裡也都有電。

一大幫伊拉克小孩跟在巨大的裝甲車後面跑,步槍手鑰匙不斷的扔從基地食堂帶出來的花花綠綠的美國糖果。

直到撒完了孩子們還是追著車,鑰匙拿出一顆手雷嚇唬他們,小孩一哄而散。

生活在這裡的孩子已經可以區分哪些是手雷了。

這一趟還算安寧,偶爾在遠處聽到槍聲,持續了10分鐘左右。

 

鄭允浩在車外警戒的時候,有一個伊拉克小孩在周圍販賣東西,鄭允浩看見了他,他也看到了這個大兵,鄭允浩有意無意的向他靠近,他向前一步,小男孩就後退一步。

鄭允浩看清了他兜售的是香菸,有本地產的,有三五,也有萬寶路這樣的美國貨,還有一些上面有中文,可能是中國產的。

男孩用大眼睛緊張的注視著鄭允浩,好像在分析為什麼這個大兵想要靠近我。

那一副像小倉鼠一樣的表情讓他不由心情大好。

鄭允浩用英語問他:「你懂英文嗎?」

小男孩搖搖頭,但又突然點點頭,他拿起菸對著鄭允浩,說了一些阿拉伯語,可能是問他是否需要香菸。

鄭允浩翻翻褲兜掏出一包PINE。

這是昌珉給他的,說什麼韓國人都沒抽過韓國菸,就塞給他了一包,可是鄭允浩抽慣了萬寶路,覺得韓國菸太淡了。

鄭允浩對男孩說:「我有這個。」

但男孩還是舉著手裡的香菸。

「我買吧,給我兩包。」鄭允浩說著英文。

這下他懂了,有點臉紅地走到鄭允浩面前,把菸給他,伸出四根手指。

「是4美元嗎?」

男孩點頭,鄭允浩把錢給他,末了,男孩還指著鄭允浩手上的那包韓國煙,還說了一大堆阿拉伯語。

鄭允浩算是明白了,這小子想用四美元加那包菸做交易。他比劃著自己胸前木板上的菸,對鄭允浩說:「no,you.」

他沒有鄭允浩手裡的這種菸,他想要這個。

鄭允浩笑了:「你個小人精,給你吧。」

男孩拿著菸翻來覆去好奇的看,鄭允浩揉揉他的頭,男孩抬起頭看著鄭允浩笑,衝他比著大拇指。

突然500米處傳來槍聲,鄭允浩警惕了起來。

他對男孩說:「You here, around me.」並指向自己身後。

男孩聽懂了,老實地躲在鄭允浩身後。

這個時候是最亂的,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鄭允浩痛恨武裝分子,但孩子是無辜的,他也不想這個小男孩亂跑發生意外。

 

 

晚上2000回到基地,允浩吃了飯直奔網吧。

平時都是2300才能回來,沒有時間去,回到基地整理一下就0100了。

他想趁著今天早回來去看看在中發來的郵件。

這是他和在中的約定,兩人會每週發一次郵件說說最近的事,有時還會傳一些視頻過來,在中每次都會傳視頻上來,但是最近不是戴著帽子就是音訊檔。

允浩倒是常傳音訊,他會在執行任務的間歇拿著錄音筆錄一些,不過常常被打斷,所以一段完整的錄音會很四次元,從這個話題跳到那個話題。

現在執行的是重火力任務,為了不讓恐怖分子監聽到,手機電話一律不允許用。

再說,網路是免費的,電話卡卻是這些大兵們花銷最大的一筆,25美元可以打10個小時。

今天的網速比較快,允浩成功的下載了郵件裡的視頻保存在自己的U盤裡,想在中的時候就拿出來在自己的電腦上看看。

視頻裡在中把劉海捋過去戴著黑色的毛線帽,露出好看的額頭,趴在床上抱著枕頭。

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允呐,我們導師說下周就要去野外考察,作為一次在校實踐,為期9周。這段時間不能和你聯繫了,不過你可以照常發郵件給我,等結束了我會看哦~」

金在中上大學讀的是資訊情報,所以允浩也沒多想。

剩下的內容就是囑咐他注意安全,小心黑槍,能躲在車裡就不要出去踹門,遇到人多個心眼,小心上當進了地雷屋。

最後說了說自己最近的情況,在中最近想養條狗,他覺得一個人在家很冷清,可是想想就要出去了,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鄭允浩一邊看視頻一邊拿錄音筆錄,說什麼,你們這實踐的時間怎麼和新兵營似的都是9周,之後又說去野外也要注意安全,什麼藥都帶著點兒,想養狗那就等實踐結束唄。末了鄭允浩還鼓勵在中去酒吧玩玩。

他不是小看在中的魅力,只是他一個人在家確實無聊,雖然兩人確立了關係但也不能以此為藉口阻止在中交朋友把他放在只有自己的密閉空間。

另一方面他相信在中,鄭允浩這是第二期出征伊拉克,第一期是12個月,最近國防部長蓋茨親口宣佈駐伊和駐阿這樣在戰場中的士兵由12個月延期到15個月。

要是在中真有什麼想法他倆早分了,也不至於到現在。

那言情小說上不是說,愛情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嘛。

把自己要說的話整理好發給了在中,也把近期的照片發了過去,看看錶差不多了,在部隊裡的網吧,狼多肉少,每人只有30分鐘的時間。

明早0530還有任務,這就起身回帳篷休息了。

 

地球的另一邊

「好的……嗯…我知道了……謝謝您約翰上士。」

男子掛斷電話,簡單的收拾了衣物,來到徵兵站,安靜的等待開往新兵營的車。

「Get off the bus!」(下車)

「Stand in the line!」(站到隊伍裡去)

一個一個地,一排一排的。

這些從美國不同地方來的年輕人,就在這天晚上,集中到那個地方,一起開始訓練。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