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到帳篷附近,卻發現不知什麼原因引起了騷亂。

一群男人衝進帳篷嘰裡咕嚕的衝著正在給一個4、5歲的小男孩看病的有天吼叫,孩子被這些人嚇到,癟起小嘴低聲哭泣著。

有天抱起孩子將他護在懷裡。

一邊的翻譯說,這些男人需要安定和嗎啡,他們整晚因為炮火睡不著覺。

「告訴他們我不會給他們這些婊子一樣的男人什麼安定或者嗎啡,想要看病的就他媽乖乖去後面排隊,再他媽插孩子的隊就都滾蛋。Motherfucker!!」

有天連爆粗口,用一隻手推搡著這些挑事的男人。

他打心眼裡看不起這些依靠女人生活的男人們,雖然這樣的生活在這個社會是理所應當的。他們可以娶好幾個老婆,生一堆孩子,把女人們當做奴隸。

不僅是這樣,有天還親眼看到這些成年男人從孩子手裡搶他們發給孩子的糖果。

他們見到美軍就油嘴滑舌想要撈到些好處,等美國人離開又立即向武裝分子報告他們的行蹤。這樣的男人簡直就是敗類。

 

「It’s okey,baby, it’s okey.」

有天把懷裡的孩子放在板凳上柔聲的說著。

因為常年的營養不良,孩子瘦的皮包骨,細細的脖子讓人擔心他的大腦袋隨時都會掉下來。他啜泣著,拿小手抹著臉上的眼淚。

看到這一幕的鑰匙沒有忍住,終於把心裡的話都倒了出來:「中士,人是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的,難道伊拉克的孩子就註定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嗎?不是,是我們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我參軍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上大學,我熱愛我的國家,來到這裡我才知道我的國家在幹什麼,現在我明白了那些向我們開火的人,他們也是為了他們的國家。這場戰爭我們一開始就是錯的,我們不是為了祖國,是為了操蛋的石油,因為石油,這場戰爭看上去就是侵略戰爭!FUCK BUSH.」

鑰匙轉身欲走,卻被允浩一把揪住領口:「不要怨天尤人,小子!這就像一場遊戲,從你踏入的第一天開始就沒有回頭路,我不管你腦子裡的盒子是不是滿的都要溢出來了,我希望你收起這些有的沒的的想法,集中精神在每一次攻擊和防禦上,然後四肢健全的回家!之後你是繼續留在軍隊還是拿著炸藥去白宮,都不關我的事!」

鄭允浩知道用這樣強硬的態度對待鑰匙不對,但是他再也不允許他帶低整個班級的情緒,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容不得一絲馬虎。

「你有試過被子彈擊中的感覺嗎?!當你什麼都沒有做,他們卻突然跳出來向你瘋狂掃射,眼看著自己的戰友被打死或是被炸死,他們什麼都沒有做,那個死在我面前的戰友,他什麼都沒有做,沒有搶劫過一個伊拉克人,沒有帶走一勺石油,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炸死了。他披著國旗躺著回家了,這就是事實,也許和你想像的不一樣,但事實就是這樣!」

說著鄭允浩微微抬起頭,露出脖子上的傷疤:「我被伊拉克人的彈片擊中的時候心裡除了恐懼就是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作為一個風餐露宿的士兵你沒!有!選!擇!!」

 

 

接下來的兩天他們都在這個防區,有天,昌珉和翻譯依舊在帳篷裡提供服務。

鄭允浩則拉著金在中在市區裡逛著。金在中看見一個商店賣碟片,就走了進去。

「這個怎麼賣?」在中拿著一張好萊塢的新片兒。

「20美金。」伊拉克男人用帶有濃重阿拉伯口音的英語說著,還伸出兩根手指,怕他們聽不明白,一臉諂媚的樣子。

「Fuck you,你簡直是想錢想瘋了!別人家只賣5美金。」

鄭允浩吐槽,可那男人聽不懂,還在賣笑。

在中又發現了商店門口的冰激淩機,他放下碟片:「給我來一個冰激淩。」

他怕店家聽不懂,邊說著邊指著那台機器。

「你要嗎?」在中接過冰激淩問鄭允浩。

允浩搖搖頭,笑著說:「吃一口你就不想再吃第二口了。」

金在中白了他一眼,嫌他挑剔,卻在舔了一口之後扔掉了。

那味道怪的他不能形容,像是一堆廉價的牛奶味甜香精勾兌出來的。

 

他們回到裝甲車附近,後車門大開著,鄭允浩從裡面抱出紙箱放在車子的旁邊,裡面都是軍用口糧,準備到中午的時候大家開飯。

車子就停在市中心那個有娛樂設施的公園旁,金在中想玩鞦韆,無奈自己全副武裝坐不下,於是他改變了想法,輕輕地幫孩子推著鞦韆,鞦韆上的小女孩穿著紅色裙子,隨著鞦韆的擺動,就像一隻漂亮的紅色小蝴蝶,她看著在中,羞澀的笑。其他孩子有秩序的排著隊,等待著坐鞦韆。

 

 

 

 

 

 

第十二章

 

鄭允浩被這樣的場景吸引,剛邁出步子走向在中,卻聽到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他本能的轉身,舉起槍。看到的卻是一個8、9歲的小男孩。

男孩抱著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腳邊還放著兩袋美軍口糧:「美軍先生不要打我。」

「你會說英語?聽得懂我說話嗎?」鄭允浩放下槍,讓槍自然垂在身側。

「我聽得懂,可是只會說一點,我的爸爸在倫敦上過學。」

小男孩依舊抱著頭,用大眼睛怯怯地看著鄭允浩。

金在中看到了這邊的動靜連忙過來,看到這幅場景大概也猜到了七八分。他走過去伸手。

「美軍先生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沒有人要打你,快起來。」

金在中伸手把男孩拉起來,顯然因為發育不良,8、9歲的孩子個頭才到金在中的腰。

他單膝蹲下,摘掉護目鏡,仰著頭看著男孩:「為什麼要偷東西?」

男孩猶豫了,他回頭看了看,又轉過頭。

金在中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在不遠的大樹後躲著2個小男孩,他們伸著頭看著這邊,可是看到金在中看過來的時候,便撒腿跑了。

「我的爸爸死了,媽媽帶著我在叔叔家住,他們是我的哥哥,叫我來偷食物。」男孩老實的說。

「叔叔家沒有吃的嗎?」在中問。

「有,可是叔叔給我吃的很少,哥哥還會把我的搶走,他們說只要我偷兩包,一包就會給我。」男孩說著,大眼睛裡就積滿了淚水。

金在中拉著他的小手來到箱子邊,他拿了兩袋口糧給了小男孩:「誠實的好孩子,我們做個交易好不好?」

在中笑著,「以後你每天來這裡,幫我們的忙,我每天給你5美元,還管飯,怎麼樣?」

「真的??美軍先生?」男孩的眼睛裡放著光,一個伊拉克工人一個月的工資是20美元。

「真的,你還可以帶一包口糧回家給你的媽媽。」在中說。

「謝謝你,美軍先生。那我需要做什麼?」男孩緊緊抱著手裡的口糧。

「嗯……你做我的小翻譯吧,翻譯先生。」

金在中聽著這小孩一口一個美軍先生的叫,不禁笑了出來。

「Yes,sir!!」男孩敬了個禮。

「不不不,我不是sir,他才是。」金在中歪著頭,指著鄭允浩給小男孩看。

鄭允浩戴著護目鏡,看不出他的眼神兒,但面無表情的樣子還是嚇到了小男孩,他沒有了剛才的活潑,像是搗蛋的學生見到了老師一般。

金在中起身,掐著鄭允浩的臉蛋:「喂,你把我的翻譯先生嚇壞了!笑一笑嘛~」

「真是拿你沒辦法。」

鄭允浩咧開嘴角,露出一口白牙,雖然眼神被護目鏡擋住,但金在中似乎感覺到了男人不加掩飾的寵溺,臉蛋兒上飄著兩朵紅雲。

 

金在中朝小男孩招手:「快過來,我的翻譯先生,我們要去給那邊的美軍先生送飯了。」

說完又恢復了傲嬌本色:「鄭允浩,你負責抱箱子。」

「你不是有你的翻譯先生嗎?」允浩好笑的看著在中,就是不動手。

「他還是個小孩子!」

「我可以的,美軍先生。」男孩說著就要抱箱子。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可是你是翻譯先生,這個就讓我來吧。」

鄭允浩拎起紙箱,拉著小男孩的手。

金在中卻從允浩手裡搶過男孩的小手:「他是我的翻譯先生。」

金在中的重音放在“我的”上面。

鄭允浩孩子氣的一把拉過在中的另一隻手:「那我還是你的愛人先生呢!」

金在中沒有理會鄭允浩的幼稚,轉頭問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艾米爾,美軍先生,是王子的意思。」小男孩解釋著他名字的含義。

「噗,那你不成烏代了?」鄭允浩笑著。

烏代是薩達姆(海珊)的兒子,在這個以前由他獨裁統治的國家裡,烏代不就是王子嗎。

「不,不。烏代是壞人,他到處殺人,我們都害怕他。」艾米爾眼神裡流露出深深的恐懼。

「好了好了,你是小王子,我以後可以叫你小王子嗎?」金在中說。

「嗯,可以,但是不要讓他們聽到,可以嗎,美軍先生。」艾米爾靦腆的說。

「OK,一言為定,阿拉伯小王子。」

一下午的相處,金在中發現艾米爾活潑開朗,對他的翻譯工作也盡職盡責。

即將收隊回基地的時候,金在中給了他5美金還有兩袋口糧。

「小王子,明天早上要按時來哦。」金在中刮著他的小鼻頭。

「我會的,美軍先生。」

 

第二天金在中買了一個足球送給艾米爾,果不其然,男孩高興極了,說自己最喜歡的球星是貝克漢姆,他的父親在倫敦上學的時候還見過這位大球星。

艾米爾用網兜兜著足球,一手提著,腳踢著,漫不經心的問:「美軍先生,中士先生喜歡你,對吧?」

他聽到周圍的大兵都叫鄭允浩“中士”,所以他也叫他“中士先生”。

金在中拉著他的手一緊,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是害羞了嗎?美軍先生,」艾米爾笑著,視線從足球轉移到金在中。

「在伊拉克也有很多這樣的,但是他們不能公開,我們的宗教不允許。但是我覺得他們沒有錯。難道這樣做就是違背了安拉的旨意嗎?我覺得不是的,他們說同性戀是異教徒,可是先知默罕默德不是也在《聖訓》中說,“誰欺侮了和平共處的異教徒,便欺侮了我。”嗎,所以我不明白。」

艾密爾頓了頓,接著說:「你們也不能公開嗎?」

「是啊,我們要是公開了,就當不成美軍先生了。」在中儘量說著他能聽懂的片語。

「不過等我們不當美軍先生了,在美國,我們可以結婚,也會有人祝福我們。」

「我會替你們保守秘密的,嗯,我也祝福你們。」艾米爾說的一臉真摯。

「謝謝你,小王子。」

金在中看著走在他們前面的鄭允浩,嘿,允浩,你聽到了嗎?

在遙遠的阿拉伯世界,在戰火紛飛的中東國家,在真主安拉統治的精神家園裡,有一個小天使在祝福我們。

 

 

 

 

 

 

第十三章

 

這一天鄭允浩的班輪休,金在中一直睡到正午才起床,又窩在鄭允浩的床上哼哼唧唧的不起來,一直到食堂都快關門了才被鄭允浩拉著出了帳篷往食堂走。

路過基地大門的時候,他看到外面坐著一個小男孩,由於美軍基地不能靠近,他抱著膝蓋坐在遠遠的戈壁上,周圍什麼遮蔽物都沒有。金在中眼尖的看出了他是艾米爾。

連忙讓允浩去食堂拿些水和食物過來。

「小王子,對不起,我沒有告訴你我今天休息,讓你白等了。」

金在中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戴在艾米爾的頭上,想幫他遮點陽光,又拉著他來到基地由防爆袋堆成的牆的陰影下乘涼。

「沒關係,美軍先生。」

艾米爾的嘴乾的起了皮,金在中不知道他究竟走了多遠的路才到這裡。

鄭允浩拿了一瓶2升裝的水,還有兩個滿滿的飯盒,遞給艾米爾。

「哇,謝謝你,中士先生,我第一次吃到螃蟹和龍蝦。」

艾米爾打開飯盒,螃蟹和龍蝦兩個詞可能因為不常用,所以他的發音有些錯誤。

「不客氣,你要是不夠,我再給你拿些,你還可以帶一些回去給你的媽媽。」

允浩溫柔的說著,他從在中那兒知道了一些關於艾米爾的事。

 

兩個人陪他坐在基地外的牆根處,看著他狼吞虎嚥的吃完。

艾米爾用手抹抹嘴,金在中連忙拿出紙巾擦著他的小手:「以後吃完飯要用紙巾擦嘴,知道嗎?」

說著,金在中把剩下的一包紙巾都給了他。

「知道了,謝謝你,美軍先生,可是這個我不能拿回去了。」

艾米爾把手裡剩下的一個沒動的飯盒還給金在中。

看著兩人不解的表情,他慢慢的開口了:「我給你們當翻譯的事情被哥哥們告訴了叔叔,叔叔打了我,還警告我不准再給美國人幹活,不然就給別人說我媽媽是異教徒,幫助美國人才拿到了錢和食物。這樣媽媽會被燒死的。」

「Fuck!!」在中掀開艾米爾的上衣,果然,小男孩的前胸後背都是青紫的,顯然是用棒子打出來的。

鄭允浩從腿包裡拿出隨身帶著的藥膏:「小王子,這個是藥膏,一天兩次,會很快好起來的。」

「謝謝你,中士先生。」艾米爾接過藥膏。

「中士先生,我知道你和美軍先生的小秘密。」

艾米爾笑著神秘的眨眨眼睛:「我知道,但是我答應過美軍先生要替你們保密,這個秘密只有安拉知道,我做禮拜的時候都有幫你們祈禱,真主會保佑你們平安回家的。」

「謝謝你,小王子,你是我在伊拉克最好的朋友。」

鄭允浩單膝蹲下,單手握拳,用拳頭撞了撞他的肩膀。

此刻,鄭允浩和他做著男人見面打招呼的禮節。

金在中拿出紙筆,寫上他們在美國的地址:「小王子,你要是有機會就來美國找我們,這是地址和電話號碼。我們隨時歡迎你。」

知道了艾米爾是特意和他們道別的,在中不禁紅了眼眶。

艾米爾露出了些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其實我不識字的,美軍先生。我看不懂英文。」

他沒有接過紙條。

「沒關係,你要好好學習,你這麼聰明,一定會像你爸爸一樣出國上學的,到時候就來找我們,這是我們的約定。」

金在中又指著自己右胸前的姓名條:「K-I-M,KIM.我姓金,叫做金在中。」

「我姓鄭,叫做鄭允浩。」允浩也指著自己胸前的姓名條。

艾米爾嚴肅的將紙條裝在他貼身的口袋裡。

「哎,這個你也拿著。」金在中從兜裡掏出他身上帶著的所有現金,一共80美金。

「不了,叔叔把我的錢都拿走了,這些錢也會被他拿去的。」

「你把這個拿著。」鄭允浩把自己的手錶褪下來給他戴上。

「謝謝你,中士先生,我一定會去美國看看你們的世界。」

他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很舊很髒,腳上穿著一雙成人的拖鞋,大出了很多。

一頭自來卷,大大的眼睛,稍有些黝黑的皮膚,他笑著,大眼睛呈月牙狀。

金在中終於忍不住落淚了,他緊緊的抱住艾米爾:「我們結婚的時候一定會邀請你,你一定要來哦。」

「我會的,美軍先生。我也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他在金在中耳邊說著悄悄話:「第一次有人叫我小王子,我很高興,謝謝你,KIM.」

 

 

 

 

 

 

第十四章

 

第二天他們再次去那個片區的時候,艾米爾果然沒有出現,但在玩耍的人群中,在中看到了他送給艾米爾的足球,鄭允浩更是看見了他昨天親手給艾米爾戴上的手錶。

那塊黑色的卡西歐電子錶正出現在另一個男孩的胳膊上。

跟金在中比起來,鄭允浩在伊拉克從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他一把抓過那個男孩,大聲質問著:「你的錶是哪裡來的?!!」

男孩被嚇懵了,嘴裡嘰裡咕嚕的說著鄭允浩聽不懂的阿拉伯語。

鄭允浩抓著男孩戴著錶的胳膊,指著他的錶又問:「你的錶是從哪裡來的!」

男孩的阿拉伯語讓鄭允浩更加煩躁。

「翻譯!!翻譯!」鄭允浩把翻譯找來。

「他說,這個手錶是他爸爸送給他的。」翻譯對鄭允浩說。

「滿口胡話!!這是我的手錶!!問他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鄭允浩端著槍,但槍並沒有上保險,他是想嚇嚇這個孩子,讓他說實話。

翻譯看出了這是他們中士的錶,勸男孩說實話。

男孩看著鄭允浩拿槍指著自己,嚇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是從表弟艾米爾那裡搶來的。

他說著,哆哆嗦嗦的把錶還給鄭允浩。

鄭允浩把錶扔出數米開外,一槍將錶打得粉碎。

「以後再敢搶你弟弟的東西,你就像這塊錶一樣!」鄭允浩威脅道。

他希望這樣的威脅能讓艾米爾寄人籬下的生活稍稍有些好轉。

 

剛回到基地金在中就被軍士長叫去了辦公室,軍士長是個“小老頭”,頭髮花白的像是六十歲了,其實只有不到45歲。

不到半個小時金在中就回來了。

「小老頭叫你什麼事啊?」軍士長管的方面太多,鄭允浩也猜不到。

看著在中一副泫然若泣的樣子,該不會是要調到別的單位了吧,可是這事也應該是上尉通知吧。

「…………我…我要休長假啦!!!」金在中跳到鄭允浩身上,興奮的喊著。

駐紮在戰場的美軍都有一個18天的長休假和一個4天的短休假。

18天的長休假可以回美國,或者去任何地方,並且往返機票的費用美軍都是報銷的。

而4天的短休假,一般都是在伊拉克境內美軍的度假村,或者卡塔爾,科威特的美軍基地。

「你小子嚇死我了!!我看你一副要哭的樣子以為你被調走了。」

鄭允浩拖著他的小屁股又往上湊了湊。

「真好真好真好~~」金在中在鄭允浩身上亂扭,突然想到了什麼:「誒~你修過18天的長假了嗎?」

「沒有耶,我連4天的短休都沒休過呢。」

「那沒准我們這次一起。」金在中的眼睛閃閃亮,仿佛他們真的一起休了一樣。

「不是沒有可能,只是這個幾率太小了,一個班一下就少兩個人一般不可能。」鄭允浩搖搖頭。

金在中有些沮喪,鄭允浩安慰他:「沒關係啦,看你休假我更開心,好好的玩玩,不要想這裡的事。」

「中士,士官長叫你。」兄弟排的喬治過來叫鄭允浩。

兩人大眼對小眼,嘿嘿!沒准他倆這回還真就一起休了。

「鄭,你的18天休假,明天早上八點出發,七點半去停車場坐車走。」

士官長坐在辦公室前批著文件。

「Yes,sir!!Thank you,sir!!」

回到宿舍一對才知道,鄭允浩比金在中早休一天,於是兩人只好一前一後了。

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回家休息一周,之後去離家不遠的邁阿密玩一圈就該回來了。

 

先回家的鄭允浩把家裡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因為在中走的時候都在傢俱上蓋了布,細細小小的零碎物件也都用紙箱裝了起來,所以沒有花多少工夫。

好好的洗了個澡,第二天一早去了超市買食材。

鄭允浩雖算不上做飯的一把好手,但從小的耳濡目染讓他做的飯也屬於中上水準。

金在中拿手的是西餐,並不是因為家裡富裕的原因,而是高中打工的時候在餐廳偷師,這麼看金在中還是蠻有料理天賦的。

金在中愛吃韓食,所以兩個人在一起多是鄭允浩做飯。

睡了一個好覺,鄭允浩起來估摸著在中回來的時間開始做飯。時間掐的正好,金在中回來的時候差不多都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還是家裡舒服啊!!」

在中一進門就甩下身上巨大的行囊,把自己狠狠的扔進巨大的沙發裡。

「好了,小髒鬼,快起來洗個澡,要開飯了。」鄭允浩繫著圍裙,從廚房探出頭來。

「允浩允浩允浩~~」金在中又衝進廚房纏住正在做飯的鄭允浩:「哇~牛排骨湯!!太棒了~~」金在中湊到鍋邊,小鼻頭動了動:「好香啊~~我們允的廚藝真是一級棒!」

允浩關掉火,摘下圍裙伸手抱起金在中飛奔向浴室:「小髒鬼快快洗乾淨,出來吃飯了。」

 

沖掉了身上的灰塵,在中只穿了條沙灘褲就出來了,端坐在飯桌邊等著允浩端菜出來。

鄭允浩端著牛骨湯出來,看到金在中這一副涼爽的樣子皺起了眉:「怎麼不穿上衣就出來了?以前是不擦乾頭髮,現在是不穿上衣了。」

以前在中是個蘑菇頭,現在剪成了寸到讓他省事了。

允浩放下鍋子又轉身進了臥室翻出一件短袖給他套上:「雖說是大夏天的也不能這樣啊,家裡還開著空調呢,你呀,真是我的大寶寶。」

「大寶寶要開動啦~~~」在中毫不客氣的衝著鍋子就是一大勺:「在伊拉克吃了那麼久的西餐和口糧我都快吐出來了,還好有這麼個假期緩衝一下,好好的安慰一下我的韓國胃。嘿嘿嘿~」在中吃的呼哧呼哧的,允浩在一邊看著。

「你也吃啊。」在中抬起頭看見允浩只是看著自己。

「你吃就好了,我都回來了休息了一天了。」

允浩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在在中碗裡。

「不行不行~」在中從這頭跑到允浩那邊,一屁股坐在允浩腿上,一隻手環著他的脖子,一隻手拿著筷子夾住剛才允浩遞給自己的肉:「快吃~~啊~好不好吃?」

看著允浩吃進去,他還認真的問,好像這鍋子是自己做的一樣。

「好吃。」允浩簡單的回答。

「怎麼了?你有心事??」在中放下筷子,雙手攬住允浩的脖子。

「沒有,」允浩也順勢環住在中的腰:「就是看到我的寶寶還能這麼活潑可愛,真的很開心也很感動。」

原來允浩在想這個,在中用手指撓撓自己的後腦勺:「其實……我昨天在機場的時候,是有些不適應,有些過度緊張。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行動快過了思維,之後我有認真的反省和思考,我相信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不會在那麼緊張和戒備了。」

「我很開心你把這些事情告訴我,剛回到國內都會有些戰場後遺症,我還擔心你因為之前那個嬰兒的事情變得更糟糕。更擔心你患上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

允浩也真誠的說出了他的擔心。

 

 

 

 

 

 

第十五章

 

創傷後應激障礙(Posttraumatic stressdisorder;PTSD)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這些經驗包括生命遭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身體或心靈上的脅迫。這類事件包括戰爭、地震、嚴重災害、嚴重事故、被強暴、受酷刑、被搶劫等。PTSD發病多數在遭受創傷後數日至半年內出現。

「那個嬰兒確實對我有些影響,但是你也說過,要放下一些東西,過去的都過去了,不僅要全鬚全尾的回來,還有這裡,」說著在中指指腦袋:「不要讓自己的餘生都留在伊拉克。你都能做的那麼好,為什麼我做不到?!」

在中揚起小腦袋,趾高氣昂的看著鄭允浩。

「咦??!這話我沒給你講過啊,朴有天那小子告訴你的?」

「對啊,他看我那段時間不對勁,就來勸我了,之後我才發覺,原來我們好多喜好和思想居然是差不多的!我們是soulmate.」

「你什麼時候和他走的那麼近的?!」允浩眯起了眼睛。

「那你還和山姆走的近呢,都近了2、3年呢。」在中撅著小嘴兒。

「好啊,現在敢頂嘴了,讓我嚐嚐會頂嘴的小嘴兒是什麼味道。」

說著允浩就要吻上去,在中捂著自己的嘴不讓他親,說的話也甕聲甕氣:「唔………就不給你親!我要吃飯!啊——」

允浩一把抱起在中走向臥室,一把扔到床上,自己脫掉上衣壓住在中:「吃飯?!等你喂飽了我,再讓你好好吃飯。」

「不要!!」在中嘴上說著不要,還是順從的分開兩腿,讓鄭允浩的身體埋了進來。

鄭允浩吻上在中的眼角,眼睛,鼻頭,撬開小人兒的牙關,找到小舌頭往自己這邊帶了帶。

手也順著沙灘褲鬆鬆垮垮的腰帶處伸了進去:「寶寶今天掛了空檔啊。」允浩說著話,上下嘴唇和在中的相互摩擦著,引得小人兒一陣情動,含住允浩厚實的下嘴唇。

「唔…在伊拉克…習慣了。」允浩的手握住在中的分身慢慢的擼動,讓在中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伊拉克漫天的黃沙會隨著風鑽進褲腿,領口。穿了內褲的話,內褲就像一張磨砂紙,一走一跳都會將你敏感細嫩的皮膚一寸一寸細細打磨,所以在伊拉克的大兵都沒有穿內褲的習慣,這樣西沙會隨著褲管出去,讓敏感的部位不受傷害。

 

除去彼此身上惱人的衣物,允浩用手在左邊的紅果周圍畫著圈,時不時地撥弄。另一邊則用牙齒輕咬住,摩擦。隨後吻上在中光潔平坦的小腹,留下一串串晶瑩的水漬。誰料在中一個翻身,跨坐在允浩兩腿之間的床上。允浩巨大的分身被白色的四角褲包裹著,因為勃起,分身的頂端已經探出頭來,在中用手指輕輕從頭部劃到根部,末了還揉搓著雙球。

「嗯…寶貝今天很主動啊。」允浩躺在床上任由在中擺佈,在中隔著內褲似有似無的挑逗引得允浩的分身又粗了一圈。

褪掉內褲,在中將兩人的分身握在手裡揉搓,允浩的比他略長一些,頂端巨大的傘冠隨著手裡的動作一下一下的頂著在中的雙球,在中舒服的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頸線,允浩坐起來抱住在中,扶住分身在小穴周圍研磨,淺淺地刺入又拔出,反覆十幾下,直到在中的小穴可以接受之後,衝進了溫熱的小穴,而此刻在中也配合的重重坐下去。

「呃………哈……好…深…」 在中沒想到兩人的動作會讓允浩的分身頂的那麼深,好像要把自己頂穿了。

允浩含住在中胸前的紅果舔弄,下身也狠狠的頂著。巨大的刺激讓在中情不自禁的抱住允浩的頭,配合著允浩的動作擺動腰肢。

把在中放倒在床上,允浩撐著雙臂居高臨下的看著在中,在中的雙頰因為情事染上了粉紅色,大眼睛迷離的望著自己,微張的小嘴還可以看到裡面調皮的小舌頭。

在中的雙腿攀上允浩精壯的腰身,勾著他不讓他出去,允浩猛烈的撞擊每一下都發出淫靡的啪啪聲。

「寶貝兒,喜歡我操你嗎?」允浩擺動著緊實的臀部,讓分身在在中的小穴裡打著轉,在中最受不了允浩這樣,每一次允浩巨大的龜頭都會刮得他很舒服,頂端還會時不時的碰到敏感點。

「哈……喜歡……喜歡啊……允…允…」巨大的刺激和前端的空虛讓在中自己伸手想要撫慰前面卻被允浩扣住雙手高舉過頭頂。

「我要讓你被我操的射出來。」允浩將分身全部抽出又深深的插入,打著圈研磨。

隨後快速的抽插頂在那一點上。快感讓在中已經意亂情迷,挺動腰身配合著允浩的動作,嘴裡發出了嚶嚶的哭聲,射了出來。

感覺到允浩越來越快的頻率,在中有規律的收縮小穴,緊緊的絞住允浩的分身,允浩忍不住地射在了在中體內。

在浴室又忍不住來了一發,在中又嚷嚷著餓了,兩人把沒有吃完的牛骨湯熱了熱,吃了個精光。

 

第二天起來已經是中午了,原計劃就是在家好好休息放鬆一周的兩人,愣是在床上打鬧到快下午了。

因為允浩駐紮的原因,他們的家就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波克堡。

這裡是一個小鎮,房價本來就不高,再加上這兩年的經濟不景氣,他們貸了款在這裡買了房子,鄭允浩每個月都有房貸津貼,現在金在中也入了伍,兩個人齊心協力,終於在兩個月前把房貸還清了。

上下兩層,前有車庫後有院子,還帶一個不算很大的游泳池。

但是由於允浩平時要住在營地的宿舍裡,所以經常被在中抱怨當時腦子被門夾了才會買這麼大的房子。

現在看來倒是一個不錯的小窩。

 

允浩把昨天醃好的肉拿出來,在後院裡架好烤肉架準備烤肉,

「允呐,家裡的游泳池一點都不爽,太淺了,紮不了猛子。」

在中依舊穿著昨天的那條紅色帶花的沙灘褲,從泳池裡爬出來,又準備跳下去。

「我們過兩天就去邁阿密了,你到那裡隨便紮~那可是大西洋。」

允浩烤著肉看著小人擺著各種姿勢把自己扔進去。

「哎呀呀,你當初要是進海軍就好了,這樣我們的家就會在邁阿密。」

美國海軍在本土有三大基地:佛吉尼亞,加利福尼亞和佛羅里達。

當然在華盛頓和夏威夷還有兩個。

「那說不準,沒准我在加州呢,再說,邁阿密的房子多貴啊。」

聽到這裡,在中也不禁點點頭:「就是,邁阿密的房子太貴了。」

「沒關係,等爺升了官兒,娶了你,自然分到大房子。」

允浩一副款爺的樣子,一步三晃的端著烤好的肉放到泳池邊的桌子上。

「切~誰說要嫁給你了。」

在中爬上岸,不客氣的吃著烤肉,吃完拍拍手,一副小痞子樣兒看著鄭允浩。

「嘿嘿嘿,金在中!你在伊拉克的時候說的!我不管,我是賴上你了,你跑不掉!」

鄭允浩一個突襲,橫腰抱起金在中,助跑,起飛,落進了泳池。

兩人在家幾乎就重複著這樣懶散悠閒的日子。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