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眼看著一周就要過去了,這天剛吃完晚飯,鄭允浩洗完了碗,擦乾淨手走過來。在中穿著簡單的白色二道背心和寬鬆的條紋睡褲窩在沙發裡吃著薯片,看著電視,時不時地笑出聲。

鄭允浩將小人攬到自己懷裡,問:「好看嗎?」

小人完全被節目吸引,頭都沒轉地說:「好看。」

為了表示自己沒有忘記身邊的愛人,從袋子裡拿出一片薯片,抬手估摸著鄭允浩的方向,餵了過去。

允浩低著頭扭著脖子以奇怪的姿勢,用嘴接下了那片薯片。用攬過在中的那隻手,輕撫著他的後脖頸到髮際線的地方。摸不到那一頭順毛,還是有些不習慣。

這邊的節目還沒有結束,在中卻換了台。

看到ESPN的標識,允浩問:「你不是看那個看的好好的?怎麼換過來了。」

「你不是喜歡看球賽嘛。」在中放下薯片,伸手抱過抱枕。

「想不想去酒吧?咱們回來還沒去過呢,你之前不是說在家悶嘛。」鄭允浩說道。

他還記得之前在中和他說的,在家很無聊,於是現在當面勸他出去玩玩。

「那會兒只有我一個人在家,當然悶啦。」在中嘟著嘴抱怨,隨後又說:「不過…唔,還是算了,酒吧太吵了。」他皺眉,搖著頭否決了鄭允浩的提議。

也許是剛從伊拉克回來,金在中不喜歡嘈雜又人多的地方。

「當然不是去那樣大的酒吧,去我們認識的那個,好不好?」允浩搖了搖懷裡的小人,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

他倆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個小酒吧裡,這個酒吧算是小鎮上比較老的酒吧了,老闆是住在這裡快五十年的老人。它沒有大城市的嘈雜,有些安靜,昏黃色的燈光和唱著藍調的駐唱歌手,帶給這個小酒吧一種曖昧的氣息。

金在中似乎想到了什麼,笑了笑,卻抬起頭問:「你不看球賽了?」

鄭允浩是個球迷,別說回來的這幾天了,就是遠在伊拉克,有空也會關注。現在正好進入了季後賽,那精彩程度更是無可比擬。

「球賽怎麼會比你重要。」

鄭允浩寵溺的語氣加上動人的情話,讓金在中不禁嘴角上揚,心裡像是有什麼東西要炸開一般,他把臉埋在抱枕裡,露著好看的笑成月牙狀的大眼睛看著鄭允浩。

「好不好,嗯?」鄭允浩也笑著,眼裡全是快要溢出來的溫柔。

「好~」在中笑著點頭答應。

鄭允浩看著他這副可愛樣兒,忍不住在在中的額頭上印下一吻:「那就換身衣服,我們出發。」

 

酒吧離家不遠,晃著晃著就到了。

他倆坐在吧台,點了一瓶威士卡,酒保是個年輕的中國小夥,拿出兩個加了冰塊的杯子,給兩人倒好酒,將酒瓶放在吧臺上就走開了。

「還記得嗎,允,就是在這張吧台邊,我們認識的。」在中將杯裡的酒一飲而盡,笑著看著允浩。

「當然記得,那陣子你喝的爛醉,還差點被色鬼調戲,還好我英雄救美。」

那是鄭允浩生平第一次進酒吧,和幾個同班的大兵一起,他們穿著便裝,但健壯的體格和標誌的鍋蓋頭卻暴露了他們軍人的身份。

他們的到來立馬引起了酒吧裡姑娘們的注意,紛紛簇擁過來,可鄭允浩是個同,非但對這些女人沒興趣,還被她們身上刺鼻的香水味惹的噴嚏連連。

逃開了女人的包圍圈,他看見了癱在吧臺上的在中,一頭漂亮的黑色短髮,還有幾縷乖巧的貼在人兒的鬢角處。他偏著頭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櫻紅的小嘴嘟嘟囔囔的不知再說什麼,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酒杯,看來小人兒是喝醉了。

這時一個健壯的白人男子上前,坐在小人旁邊伸手撈過,小人掙扎著似乎並不想讓人碰觸。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出手,他將那白人打翻在地,兄弟們都以為是鄭允浩受了欺負,一群人圍著那人打了起來,允浩卻拉著小人的手衝出了酒吧。

小人腳下一軟,就要往地上坐,允浩眼疾手快攬住他的腰把他抱在懷裡。小人兒把頭埋在他的頸窩,嘰裡咕嚕的說著話,允浩低頭去聽。

兩人的姿勢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韓國人??」允浩從他口齒不清的話中聽出了一些詞語。

「嘿嘿,是啊。」小人兒用著韓語回答。

「好巧,我也是。你叫什麼?住在哪裡?」允浩好笑的看著懷裡的人。

「我叫……嗯…不告訴你!為什麼…要告訴你啊。」

「我叫鄭允浩,作為交換你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

「嗯……我叫……金在中,鄭允浩。」小人仰起頭看著鄭允浩。

「那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允浩又將懷裡的人向上提了提。

「嗯……我家啊…」在中轉了個頭,後腦勺的頭髮蹭的允浩有些癢,緊接著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鄭允浩身上,整個人也向下滑。

「喂喂,在中??」鄭允浩趕緊箍緊雙臂,偏頭一看,原來他就這麼睡過去了。

 

「允浩,你知道嗎?」在中調皮的眨著大眼睛,「其實,那次醉酒是我裝的。」

這回輪到允浩瞪大了眼睛。

「我從你和他們一進來就看上你了,也看的出來你是個大兵。」在中接著說,「我又不確定你和我是不是一路人,所以就假裝醉酒,吸引你的注意。」

「你就這麼肯定我會過來?」

「賭一把唄~而且我覺得你一定會過來。」在中用手撐著頭,看著鄭允浩。

「那之後你醉倒在我懷裡也是裝的了?」允浩長臂一撈,把在中撈進懷裡。

「對啊,不然怎麼能知道你住在哪裡啊?」在中倒說得理直氣壯。

「小鬼頭,小妖精,感情我是被你騙來的。」允浩揉著懷裡人的小腦袋,「不過我心甘情願。」

「哼!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在中從允浩懷裡坐起,挺直了上身,撅著小嘴:「我裝了那麼久,你還對著那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笑!我差點被那個美國佬擄去!哼!!」

「好了,寶寶~」允浩啄了啄在中撅起的小嘴兒:「那不是才有我之後的英雄救美嘛~」

「哼!還好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比較乖巧,就原諒你了!」在中大手一揮:「再來一瓶!!」

乖巧!!聽到這個形容詞鄭允浩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但聽到小人之後的“再來一瓶”時,忙抓住他的胳膊,把錢拍在桌子上,拉著在中往外走:「還喝?!!明天我們去邁阿密!該回家了!!!」

金在中倒也不掙扎,乖乖的任由允浩拉著他離開酒吧,還笑嘻嘻的對著酒保說了再見。

他喜歡被前面這個男人拉著的感覺,無論去到哪裡,有他的地方就是天堂。

 

 

 

 

 

第十七章

 

邁阿密,浩瀚的大海、醉人的沙灘、絢麗的陽光、婆娑的樹影,還有熾熱奔放的女郎和心狠手辣的毒梟。當然還有我們的主角,鄭允浩和金在中。

第一天他們就去了著名的邁阿密海灘,為彌補之前在家裡跳水的遺憾,玩瘋了的金在中先是把鄭允浩埋在了沙堆裡,之後又租來衝浪板嚷嚷著要衝浪。

無奈技術太差,幾個回合下來,他被大西洋的海浪無情的拍在了沙灘上。

一回頭看見鄭允浩被幾個熱辣的比基尼美女圍住,心裡一陣火大,沖過去毫不掩飾的宣佈了自己的主權。

比基尼美女遺憾的同時也大方的送上自己的祝福,讓在中不禁感嘆大城市就是不一樣。

這卻引來鄭允浩的白眼,這和城市大小沒關係好嗎。

兩人一路就這個問題拌嘴,到最後鄭允浩不得不用火辣的吻制服這張小嘴。

 

邁阿密是個不夜城,晚上的風景絲毫不遜色於白天,燈紅酒綠的環境和妖嬈熱辣的女子使得整條街都在閃爍,酒吧裡的年輕人和著音樂跳動,讓遊人情不自禁地陷入瘋狂。

鄭允浩不是很喜歡夜店這種地方,但難得免費出來旅遊一趟,加上在中期待的小眼神兒,他們還是選擇了一家夜店進去感受當地的熱情。

第二天他們去了大沼澤地國家公園,金在中一路上嚷嚷著要看大象。

「允浩,允浩,快給我和大象拍照!!」

在中把手中的手機塞到允浩懷裡,轉過身齜著一口小白牙,眯著大眼睛,伸出一隻手指著大象。

「好了。」允浩把手機遞給在中。

「哎呀鄭允浩你笨死了!!大象走的這麼慢你都照不上!」

在中看著照片,可能是允浩按的慢了,照片裡的大象只剩下了大屁股。

鄭允浩將金在中圈在懷裡,抬起手機,哢嚓就是一張。

照片裡一隻母象身邊跟著一隻小象,右側上方就是抱著金在中的鄭允浩。

無奈這裡和泰國,緬甸等亞洲國家不同,大象是野生的,不能騎。

在中只好遠遠的坐在車裡看著大象成群結隊的慢悠悠的晃出自己的視線。

 

傍晚回到市區,路過美航中心球館。鄭允浩是個籃球迷,拉著金在中買了票進場看球。這場是邁阿密熱火主場迎接達拉斯小牛。

這已經是總決賽的第三場,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攝像機照例開始選擇場邊的觀眾,被選中出現在中央大螢幕的兩個人就要接吻。

「其實我要是在這裡跟你求婚的話,也挺浪漫的。」鄭允浩站著,轉頭看向金在中。

「我才不要呢!這裡怎麼會浪漫!」在中並不領情,他擰開瓶蓋,邊大口地喝著飲料,邊看著球館中央的螢幕。

他看著被攝像師選中的人們,一個個地親吻,正考慮著為什麼選的這麼准,還都是情侶的時候,金在中在大螢幕上看到了自己和鄭允浩。

他看著自己微仰著頭,喝著汽水,眼睛還一眨不眨地盯著鏡頭,而身邊的鄭允浩似乎被場邊的球員吸引,沒有注意到大螢幕。

「喂喂,允浩快看,是我們。」金在中放下瓶子,拉了拉鄭允浩,舉起手示意他看大螢幕。

鄭允浩在螢幕上看到他倆,興奮不已,他笑著對金在中說:「既然被選中了,那麼…」

「喂!不行!這麼多,唔——」沒等金在中說完,鄭允浩就雙手捧住他的面頰,無視那雙瞪大的眼睛,毫不猶豫地親了下去。

頓時場館裡沸騰了,口哨聲,尖叫聲,還有人們的掌聲,掃卻了金在中的緊張和害羞,他雙臂環住鄭允浩的腰,享受這公開的甜蜜。

「呵呵~」一吻結束,讓鄭允浩沒有想到的是,金在中笑了出來。

「怎麼了?寶貝。」鄭允浩用頭抵住金在中的額頭,也笑著問。

「這種感覺還不錯~」

 

這座城市是個多國移民的城市,拉美移民占了很大比例。

在邁阿密,每年的三月是拉丁月,會有各種各樣的活動。

即使到了現在,也有很多活動,兩人看完球賽避開了活動在海邊的古巴風味餐廳吃了些宵夜,

沒想到出來還是被湧動的人群捲在其中。

既然這樣,那就隨著音樂搖擺吧。

隨著人群一路來到林肯街,對時尚很敏感的在中自然不會放過邁阿密這個潮流之都。

來到林肯街的在中像是小老鼠掉進了油罐。不僅挑自己的,還給允浩選了不少。

大包小包的出來,被街邊一大一小彈吉他的兄弟倆吸引,大的不過10歲,小的也可能才5、6歲。不少人被小哥倆動聽的吉他聲和真摯的歌聲吸引駐足觀看,往吉他盒裡放錢。

生活就是這樣,有的人一出生可能就有上億的家產等待其繼承,而有的人也許需要從小就依靠自己的雙手賺取生活開支。

和平地帶的孩子享受著文明社會的一切成果,動盪地帶的孩子卻在還沒有理解什麼是戰爭的時候早已消失在這片土地上。

 

有了18天的休假,在中的精神狀態好到了極點,他和鄭允浩的按時歸隊也給日復一日巡邏,交戰的隊伍打了一劑強心劑。

雖然允浩說著自己不會當逃兵,但是隊裡的有些人覺得鄭允浩一定會逃走,就算不逃也會晚歸。

金在中聽了這樣的傳言很惱火,就差找那人打上一架了,他男人鄭允浩才不是這樣的人!!

 

 

 

 

 

 

第十八章

 

轉眼間,離回家只剩下了3個月,大家興奮的計畫著回國事宜。

「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投民主黨的票!!!我要帶上全家去投票,我這輩子都只給民主黨投票!!!」山姆躺在床上玩著手裡的PSP。

「嘿,嘿,別忘了你回的是德國,哈哈哈哈哈哈!」有天無情的打擊著。

「小子你懂什麼,在伊拉克都可以投票,只要你是公民。」鄭允浩走進他們的宿舍。

「允浩哥你呢?」昌珉問。

「我等著退役上大學,再等在中退役,我們就結婚。」鄭允浩說的一臉幸福。

「那你不是還要等四年?!對你的小貓這麼放心啊。」山姆算著在中退役的日子。

「六年,我簽的是專業士兵的合同。」

在中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他們的話題,坐到允浩身邊:「說這個幹什麼?還有,什麼放不放心的。」

「我們在說回國之後的打算,反正我駐紮在韓國,回去一定要先吃一頓烤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昌珉說到這裡忍不住的抱住枕頭在床上打著滾。

「允浩哥說要等你退役和你結婚。」有天壞笑著看在中的反應。

果然,在中聽到這裡從臉紅到了脖子根。鄭允浩混蛋!這種事怎麼能當著大家的面說。但心裡又是止不住的甜蜜。

「嘖嘖嘖,看這個反應就知道可以放心啦,害羞的耳朵根都紅了,心裡止不住的冒著甜蜜的粉紅色泡泡吧。什麼時候我和我家的小朋友說結婚他也能這副表情我就感恩戴德了。」山姆又開始調戲在中。

「我說不過你總打得過你!!」在中一個箭步跳上山姆的床,山姆卻閃身從床上下來:「鄭允浩你管一下!!都是有家室的人。」

這回阻止他們的不是鄭允浩,是帕內爾少尉:「鄭,準備一下,咱們排晚上九點出發。」

 

沒想到的是,這次金在中沒有再哼哼唧唧,磨磨蹭蹭。哼著小曲檢查著裝備。

一邊正在裝子彈的鄭允浩問:「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啊?」

「哼~不告訴你。」

「小樣兒~」鄭允浩裝好子彈,將槍放在一邊,拿起M9手槍裝在右大腿上方的槍套裡,說:「走了,先去吃飯。」

鄭允浩都走出了宿舍,還不見金在中出來,正準備回頭,肩上卻多了份重量,身體因為衝擊力慣性地向前了幾步。

「哎呦,今天怎麼這麼大膽了?」鄭允浩側過臉問著背上的愛人。

金在中望瞭望,四下無人,才大膽地說:「小爺高興!小爺樂意!」

「好,好,您是金爺~」鄭允浩也順著他的話茬。

夕陽的橙紅灑在這片戈壁上,也將金在中的臉印的通紅。

他不會告訴鄭允浩,他喜歡他向朋友公開說明他們的關係。

他們不是見不得光的秘密情人,他們是出生入死的親密愛人。

 

晚上九點,在夜色的掩護下,大部隊向費盧傑的西邊挺進,他們要去的地方叫拉馬迪,位於費盧傑以西30英里處,這兩座城市同屬安巴爾省。

據說從費盧傑逃離的武裝分子大部分盤踞在拉馬迪。

證據也很明顯,費盧傑被平息後,拉馬迪的反抗活動大為增加,到目前為止,拉馬迪是整個伊拉克境內最危險的城市。

不止有他們營還有海軍陸戰隊和空軍,看來這次是要動真格的了,三個軍種的相互協作歷史還要到三年前這場戰爭剛開始的時候。

之後鄭允浩才知道,原來這次不僅僅是剿滅武裝分子,更重要的是抓獲兩個頭目,準確的說他不是伊拉克的哪一派,而是從阿富汗那邊潛入的恐怖分子頭目,這次過來就是為了和武裝分子頭目尤素福合作的。

這個人牽扯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個戰場,所以美軍高層甚至是總統布希都非常重視。

晚上出發前少尉把鄭允浩單獨叫了過去:「鄭,我聽說了上一期你服役的時候參加了抓捕尤素福的行動,並且是突擊小隊的指揮官,還打掉了他一隻耳朵。這次抓捕的兩個人其中之一就是他,我希望你小心,他似乎在針對你。」

帕內爾少尉友好且善意的表達著自己的擔心,他很欣賞鄭允浩,是個不錯的士兵。

「謝謝長官的關心,我會注意的。」鄭允浩笑著說。是的,就算為了在中他也會小心。

 

 

 

 

 

第十九章

 

這回是鄭允浩開車,他不放心帶著夜視儀的金在中。

夜視儀會讓人沒有深度覺,光線都是斜的,會讓你分不清那些陰影是溝還是檻。

『全體獵豹車輛,我們正向拉馬迪推進,保持25公里車速,保持車距,完畢。』無線電裡又傳出了指示。

「有時候無線電很討厭,排裡的,各班的,呼叫支援的都串在一起。」

在中不在的日子是由昌珉頂上的,他真是把無線電討厭到了家。

「它總歸是好的,不然也不會推廣到單兵了。」允浩戴著夜視儀開著車。

「鄭允浩,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戴著夜視儀的時候超帥!好像施瓦辛格演的終結者哦。」金在中一臉花癡的看著鄭允浩。

夜視儀有一個可彎曲的支架可以固定在頭盔上,需要的時候可以彎下來,長度自己調節,剛好對上眼睛。

鄭允浩有兩個夜視儀,一個是雙眼的一個是單眼的,為了防止自己在開車的時候出現深度覺,他一般都會戴上單眼的,看起來就像終結者露出來的那個機器眼睛。只不過是突出了很多。

「I’ll be back!!」鄭允浩也配合著機械般的轉過頭面無表情的說著《終結者》裡的臺詞。

「可惜身材就差了很多!!哈哈哈。」坐在後面的山姆一圈打上了允浩的肩頭。

「喂喂!man,我在開車!!!」

『獵豹2-1,這裡是獵豹2號,』獵豹2號是排長帕內爾少尉,『我們接到一個任務:一個陸戰隊補給單位在南部遭到襲擊,三名受傷的陸戰隊隊員被俘。需要我們去解救。明白嗎?』

『收到,明白,長官。』

「嘿,我聽說就是這些被俘的陸戰隊隊員,那些人把他們釘在了十字架上。」鑰匙說著。

「釘在十字架上!?!」有天驚訝的問。

「是啊,那是一種刑罰。你看過聖經嗎?是生活在美國嗎?」

昌珉在炮塔上雙手握著M429重機槍,站在兩名戰友中間,聽到這裡弓著腰低頭探進艙內接話,順便還鄙視了有天一把。

「沒准都是扯淡。」在中說,「可是為什麼要我們去救陸戰隊,他們自己人呢。」

「雖說我們和陸戰隊不是一個單位的,但怎麼著都是美國部隊。他們本來就人少,最近在拉馬迪遇到了頑強的抵抗,抽不出人,所以才讓我們去。」鄭允浩給他解釋。

「鄭允浩。」金在中開口卻沒有了下文。

允浩疑惑的轉過頭看他。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從語氣裡可以聽出,金在中對其的花癡程度又上升了一個等級。

「那是因為你太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姆放肆的大笑,引得一車人都在笑。

「Fuck Sam!!」

 

就在一車人哄笑的時候,一串突如其來的機槍子彈橫掃過他們的裝甲車,沿著車輛的裝甲板,發出叮叮噹當聲響的同時火花飛濺,一直延伸到炮塔,昌珉本能地蹲下身子。

一車的士兵飛速衝下車跳進路邊的堤壩。

有天卻還在隆起的護堤上,他摘掉夜視儀,拿著望遠鏡觀察著。

無論是在南方的沙漠地區,還是在幼發拉底河以北綠色的農業地區,護堤都是伊拉克的一大特徵。它們是人工修築的沙堤或土堤,從一兩米到一二層樓高不等。

「有天快過來!!!」允浩喊著。

可有天像是著了迷一樣,沒有動作也沒有回答。

槍聲有其自身的語言,壓制性活力,目的是為了把你壓制住,這種槍聲就像現在的這種,聽上去雜亂無章,在你上方來回移動,並沒有太大的準頭。

這種槍聲徹底而又隨機,從某種程度上看,似乎並不太致命。

「允浩哥,我好像看到了炮火的方向。在我們的11點方向,距離1000米,那些樹叢旁邊。」有天不時地拿掉望遠鏡用肉眼觀察。

「昌珉,到你的位置上去。」允浩用裝甲車作為掩護用望遠鏡觀察,同時指揮昌珉上到炮塔,「11點方向,1000米。」

昌珉扣動扳機,M249怒吼著吐出一連串火舌。

「向左50」允浩看見對方機槍口的火光,「向左10,向上20。」

望遠鏡中,逆光的人頭趴倒在地,機槍也安靜了下來。

「朴有天你不要命了?!!」來不及歡呼,沈昌珉站在炮塔上吼著朴有天。

驚訝的是有天不怒反笑:「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電視機前看比賽都要比這緊張,其實我還是挺想感覺一下,被射中是什麼滋味。」

「真是個瘋子!!!」昌珉翻著白眼。

 

 

 

 

 

第二十章

 

拉馬迪距離費盧傑不遠,所以他們大半夜的來到了拉馬迪營,整個營區因為即將到來的大戰燈火通明,果然不僅有陸軍,還有陸戰隊。

他們的裝甲車隨著卡車,補給車,悍馬,浩浩蕩蕩的開進營區。

即使是淩晨也看見士兵在房間內堆起沙袋,加強薄弱點的守衛工作。

「好了,先生們,」帕內爾少尉下了車,集合了鄭允浩在內的4個班長。

「明天早上5點開始戰鬥,因為我們的任務是解救人質,所以我們要跟在第一梯隊的後面進去解救,人質的具體位置上頭已經給了我,」說著,他從口袋掏出地圖。

「拉馬迪有三條主幹道,我們會從中間的這條道進去,到達第三個十字路口向右轉的第二個建築,據無人機發回的資訊,人質就在這裡。鄭和詹姆斯你們兩的班負責週邊火力支援,派克和卡爾你們的班負責解救人質。雖然有空中掩護但是城裡的敵人很多而且很頑強。這次的任務是由駐伊美軍總司令大衛.彼得雷烏斯將軍直接指揮。」

他收起地圖,說:「我知道這聽上去像是在拍《黑鷹墜落》,但我們要在他們轉移人質之前到達。明白嗎?」

「是的,少尉。」

 

第二天淩晨0410,營區裡所有的部隊都在運動。

鄭允浩將金在中拉到一邊:「今天你來開車,一會到了目的地,能晚下來一分鐘是一分鐘,」

鄭允浩把金在中身上的防彈背心帶子重新扣好,「D型止血帶呢?」

「哦,這兒。」金在中翻了半天才從固定在右側大腿的腿包裡拿出了止血帶。

「你的教官沒有告訴過你止血帶應該放在哪裡嗎!」允浩的口氣有些責備,在中知道自己做錯了,只有癟癟嘴,任由鄭允浩把止血帶繫在他的脖子上。

「血型條貼好了沒有?」鄭允浩檢查著他滿身的裝備和魔術貼。

血型識別章是戰場急救時,方便讓醫護兵知道傷者的血型。

「在這裡~」在中將貼在右臂國旗下的血型條給鄭允浩看。

「最好貼在胸前。」鄭允浩撕下來,貼好,再抬頭看看,頭盔上也綁好了。

「一會不要逞強,保護好自己。」

戰場太亂了,雖然鄭允浩知道自己就在他身邊,一旦交上火真的是顧暇不及。

「我會的,你也要保護好自己。」金在中重重地點點頭,也對鄭允浩這樣說道。

鄭允浩深深的看了一眼金在中,隨後轉身拍手集結隊伍:「五分鐘後進入戰備狀態!!」

 

基地的水泥空地上的兩架小鳥直升機已經升空,這是一種氣泡型雙座艙攻擊直升機,看上去有些圓圓的很小巧,他們作為空中掩護還加掛了火箭彈,這是以往任務中罕見至極的。

而小鳥身邊的是三架加長運輸型“黑鷹”直升機。

不停運轉的機器震得大地都在顫抖,令人血脈噴張,配好槍支彈藥,緊握自動武器,防彈背心下是他們劇烈跳動的心臟。

這次行動代號是“阿喀琉斯”,寓意不言自白,但是別忘了,阿喀琉斯也擁有致命的弱點。

而清晨的伊拉克,所有的古城都沐浴在燦爛的宗教唱詩中,你是身懷炸藥的人也好,還是日落而息的農民也罷,在這一刻,都遁入了遠遠無跡的空門之中,放棄了所有的念欲,皈依在赤色沙漠的一片靜謐之中。

飛機排著緊密的隊形向著目的地進發,可是鄭允浩的裝甲車卻好笑的排在悍馬的後面向前行駛。

巨大的無線電局域網可以接收到任何一條關於“阿喀琉斯”的資訊,鄭允浩坐在車裡,雙手合十,做著最後的禱告。

隨著先頭部隊開進,已經同敵人交火。

子彈呼嘯而過,發出猶如木頭折斷般的聲音,到達指定後,派克和卡爾率領著自己的部隊立即向目標的後院投擲閃光彈,跟著便發起了總攻:撞開鐵門,躍過臺階,箭步衝進屋內,大叫著讓無關人等趴下的同時,向拿著武器的看守開槍。

人質解救任務很順利,而在外面的鄭允浩和詹姆斯的班則已經散開就位,背對著目標建築,朝各個方向射擊。

鄭允浩拿著他的M16瞄向9點鐘方向,那裡的武裝分子有十來人集結成隊,正從幾個街區以外的角落向這邊逼近,更糟糕的是,附近巷子裡還時不時會冒出人來放冷槍。

他們雖然沒有美國人強大的火力和精銳先進的武器,但是還是憑著一股勁將距離慢慢減小。

現在的情況似乎已經失去了控制,在聯合指揮中心的電子大螢幕上,越來越多的武裝分子從四面八方拿著武器趕來,人數已經遠超出他們之前估計的人數。

由於低估地方人數,所以海軍陸戰隊和陸軍一共只派出了400人,雖然接近半個團的兵力,但都分散作業,無法形成有效的攻擊防禦圈。再加上短兵相接,如果此時派出攻擊機,達到了大規模殺敵效果的同時,也會誤傷自己人。

而小鳥的殺傷力太小,裝載彈藥數少,起不到根本的空中掩護作用,現在只能靠他們自己突出重圍了。

 

「Fuck,Fuck,快點!!!!」

鄭允浩端著槍擊斃著越來越多的敵人,心裡卻焦急的等著他們將人質帶出來。

戰爭是雙向的,在將這座城市列為自由開火區的同時,他們就等於向著這座城市宣戰,有平民死在負責抓捕的先頭部隊的槍口下,無辜失去親人的人們拿起槍走進了戰爭。

擁擠慌亂的街頭,尖叫聲此起彼伏,四散逃竄的婦女和兒童,有人朝著戰鬥發生的方向跑,有人則跑向相反的方向,頭上傳來直升機震耳欲聾的呼嘯聲,四周迴響著機槍清脆的射擊聲。

武裝分子們用汽車和牆壁作為掩護,時不時的跳出來對著他們就是一通亂掃,然後又閃進巷子,有的更是只將槍伸出掃射。

的確,戰爭是醜陋和罪惡的,但在這個星球的大多數地方,它仍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方式。文明開化的國家固然有解決爭端的非暴力方式,但那都取決於每個牽涉其中的人是否能相互妥協和協調。

 

 

=================================

 

我發現這篇不適合分段PO

這作者寫文的特色分段PO更容易讓文有不連貫的情緒

是說現在才發現好像太晚了= =|||

文都快結束了....orz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