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那之後的一周多金在中都安安心心待在學校裡,他有鄭允浩的手機號,每次想發條問候的短信過去,最後又被自己心裡的小人給阻止,說好要按計劃來,怎麼能自己先憋不住。朴有天這個軍師加間諜很稱職,幾乎每天都給他彙報鄭允浩的情況,諸如今天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今天他小考的時候又跑了第一名,今天他吃飯的時候竟然打了最討厭的芹菜……用朴有天的話來說,那天以後的鄭允浩都不太正常,很明顯戰略是有效的。

金在中嘆口氣說:「說不定那個老好人只是覺得拒絕了我這個根正苗紅的美少年心裡過意不去。」

朴有天鄙視他:「你可以不用這麼自戀。」

金在中嘿嘿笑。

不過……哪怕是從朋友做起也好啊,起碼不能永遠都是他主動吧,或者說……鄭允浩連朋友都不想跟他當……金在中把螢幕上的照片撥過來撥過去,心裡突然有點兒抑鬱。

  

金俊秀拿著夜宵進門,見金在中眉頭緊皺地盯著手機,於是也湊過去看。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著那個讓死黨失魂落魄的傳說中的大帥哥。七號球服,頭髮很短很幹練,大概是剛進了球,衝著隊友笑得很爽朗。

「臥槽,在中你偷拍水準不錯啊!」

金在中反應過來馬上鎖屏:「喂喂,你怎麼進門都沒聲兒的?」

金俊秀樂不可支地說:「誰叫某人思春太入迷,我那麼大關門聲都沒聽著,欸我說,這傢伙長得不錯嘛。」

金在中表情略得意:「好歹是小爺我看上的人,萬人迷妥妥的好嗎?」

「……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跟隔壁的阿大看松島楓(AV女優)的時候一樣嗎?」金俊秀一臉的痛心疾首。

「我靠!」金在中撲過去以手還牙:「一樣你妹啊一樣,我對允浩的一顆心多純潔啊能比嗎能比嗎?!」

「等等啊啊啊我的湯灑了!」金俊秀勉強招架住金在中的突然襲擊,馬上放好手裡的飯盒。

護住食物了這才繼續人身攻擊並且進行精練到位的總結:「你還不如阿大啊,好歹人家能夠擼一發,你現在就是一欲求不滿吃不著的癡漢!

金在中挑眉:「怎麼說你也是中文系學生,思想怎麼這麼低俗呢!」

「難道我說的不對?」金俊秀笑哈哈地繼續湊上去挑釁。

「滾滾滾,買了什麼我看看,餓死我了……」金在中推開死黨的臉,決定結束這個不符合他們氣質的話題。

然而吃完夜宵的時候,金在中才發現,手機有一條未讀短信,寄件者是——鄭允浩。

 

*

 

N市的幾所大學都比較集中,圍成了一個大學城,每年大學城都會舉辦各種體育比賽,在幾個學校分散舉行。經過抽籤以後,今年的籃球賽依然是鄭允浩他們學校的主場,而鄭允浩,顯然是隊裡的主力選手之一。

第一場比賽是A軍大對F體院。相比另外兩所綜合性大學,軍大和體院在體格和實力都是上不容小覷的,強強對決一定非常有看頭,很多女生從幾天前就準備好了相機和頭巾,激動的程度不亞於看演唱會。

鄭允浩賽前訓練完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朴有天一邊玩遊戲一邊若有似無地提起金在中好像也很喜歡看球賽。

鄭允浩想了想,說:「那你問他要不要來看?」

朴有天攤手:「要問你自己問啊,我又不打球。」

鄭允浩頓了頓,然後直起身子拿出手機:「把他電話給我。」

朴有天轉頭有些吃驚地問:「怎麼,你要主動約他?」

「……只是朋友而已,我就隨口問問,如果他要來的話讓何岩他們留個好點兒的位置。」鄭允浩回答,然後自顧自地點了點頭。

朴有天衝他笑得很陰險,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

鄭允浩於是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頭。

「我念你記啊——1XX-0126-X206……」

鄭允浩存下號碼,編輯姓名——金在中……不,太生分了——在中。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異樣的感覺,就好像這串簡單的號碼在發燙似的。鄭允浩下意識把手機放到了一邊,過了一會兒又咒駡了一句拿起來,輸入了一條短信發給號碼背後的人。

  

週六我們學校和體院有籃球賽,我也要上場,有天說你喜歡球賽,要不要來看?

   鄭允浩

 

發完短信鄭允浩舒了口氣,跟一個喜歡自己然後被自己拒絕了的人說話……還真是個巨大的考驗。

  

他不知道的是,看見短信的金在中,在一瞬間就跳了起來。說滿面紅光太誇張,但金在中一下子就覺得心跳加速了很多,然後他又一次荼毒了可憐的室友以及……隔壁的室友。

「啊啊啊啊啊啊,允浩他主動約我看球賽啊啊啊啊啊啊!!!!!」

隔壁老二怒吼:「金在中你丫還讓不讓人睡啦!」

金俊秀補充:「死基佬!」

金在中樂不可支完全不在意。雖說吵醒了別人,然而晚上他自己卻睡得異常香甜,早上起來的時候看見晃眼的太陽光都覺得一本滿足。

喜歡一個人就是這種感覺,他會讓你心酸難過覺得整顆心都被敲碎了,但也會讓你滿足幸福看到全世界都陽光萬丈。正式因為這種獨一無二的體驗,即使最後的結局可能並不美好,但愛過的人也永遠不會絕望。

 

*

 

週六的時候金在中跟做家教的那家人請了假,早早地就拉上睡眼朦朧的金俊秀坐上了去A大的公車。

「至於嗎你,不是說球賽在下午嘛?」金俊秀對於大清早就被叫起來怨念頗深。

金在中道:「我要去看他們熱身,對了上午還有女子拳擊也可以去瞧瞧!」

金俊秀被嚇了個清醒:「……我今天才知道,你還好女子拳擊這一口。」

「你懂什麼,女子拳擊是一項感人至深的運動,孱弱的女性用力量和速度的武裝變成強者,這種剛柔並濟的運動,你不覺得很讚嗎?!」

「………」抱歉我等凡人實在欣賞不來。

  

與別的大學相比,A大要封閉得多,也就是每年的這個時候才能看見學校裡有許多其他學校的人。

金在中和金俊秀一到A大就給朴有天打了電話,朴有天剛上完課從教室出來,於是到門口去接他們。

平時其它學校的學生哪有機會進軍校,金在中也是因為朴有天的關係跟保安混了個臉熟才能鑽空子時常混進來,金俊秀自然就從沒來過。一進學校金俊秀感覺就像是進了軍營,時不時還能看見學生對路過的指導員敬軍禮。

 

老遠看見朴有天,金在中衝他招招手,朴有天小跑過來。

「我室友金俊秀,我遊戲裡的基友朴有天。」一句話算是給兩人做了介紹。

兩個人打了聲招呼算是認識了,一同往體育館走,金俊秀走在金在中身邊聽兩人聊天心裡腹誹:現在的兵哥哥怎麼長得一個比一個為禍人間,還讓不讓咱老百姓活了?

  

雖然比賽在下午,但籃球場的看臺上已經坐了不少人,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今天來圍觀軍校帥哥的外校女生。

三人進去的時候鄭允浩正跟隊友站在中間聽教官作安排,他穿著深藍色的球衣,額頭上有一點細密的汗,一雙神采奕奕的丹鳳眼認真地盯著教官,露在背心外的胳膊看起來緊實有力……金俊秀立刻注意到金在中的眼睛直直射過去,就差捧著心作花癡狀了。

朴有天找了個視野好的位置讓他倆過去,三個人坐下的時候聽見身後的女生竊竊私語。

「7號超級帥的有沒有?看起來好陽光啊!」

「12號也不錯,不過沒有7號高。」

「……噓,我說,」一個女生悄悄指了指前面一排:「咱們前面的三個也長得不錯欸,都是A大的嗎?軍校就是帥哥多,古人誠不欺我!」

「要不怎麼說軍校女生福利好呢,周圍都是帥哥,好羡慕啊啊啊啊!」

金俊秀嘴角抽了抽……這還叫竊竊私語?就差拿個擴音器來全場廣播了……

  

鄭允浩的朋友基本上都見過金在中,這時候注意到他們仨,站在鄭允浩旁邊的李程用手肘碰了碰鄭允浩,然後示意他向看臺上看過去。

鄭允浩抬起頭朝李程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正好跟金在中對上眼,金在中說不出心裡什麼感覺,一個眼神就讓他腦子有些放空。

後座的幾個女生因為鄭允浩的視線低聲尖叫起來,推搡著開玩笑:「他在看誰啊?是在看這邊吧?」

「看你呢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老早就起來偷偷化妝了!」

「我哪有!你別瞎說……他應該是不經意看過來的吧……」

朴有天聽了半天,終於沒忍住樂了,他湊到金在中耳邊:「你說他在看誰啊?」

金在中推他:「滾你丫的。」

鄭允浩見兩人打鬧,衝他們笑了笑,然後又把注意力收回去。

李程開玩笑:「眉目傳情?」

「都說了就是朋友,你怎麼也跟朴有天學八卦了?」

李程撇撇嘴,故作受傷地說:「都是朋友你怎麼不對我溫柔點,偏心眼!」

鄭允浩哭笑不得。

  

訓練了一大半鄭允浩就下了場,走上看臺,在眾多女生的注目下一路走到金在中他們旁邊,跟朴有天撞了下肩膀然後坐下看隊友訓練。

金在中幾乎是習慣性地從包裡取出一瓶柚子茶遞給鄭允浩。

鄭允浩愣了愣,還是接了過去喝了兩口。

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鄭允浩義正言辭地跟他說過不要再端茶送水,於是有些懊惱地咬了咬嘴唇。

朴有天在中間解圍:「啊,這個是在中的室友,叫……欸,同學你是叫金俊秀吧?」

金俊秀囧囧地說:「叫我俊秀就行了,不用叫同學。」

鄭允浩很有禮貌地說:「你好,以後經常跟在中一塊兒過來玩。」

「嗯,一定一定!」金俊秀滿臉笑容地回答完才驚覺……鄭允浩這人,說話怎麼那麼有首長的錯覺呢……

 

*

 

最終金俊秀也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女子拳擊,因為自從見到鄭允浩,金在中就把他獨特的愛好完全拋之腦後了……

鄭允浩後來又下場去跟隊員配合了一下,幾個人看看打球聊聊天一上午也就過去了。中午鄭允浩換了衣服到門口跟他們集合,四個人一塊兒吃了點兒東西又打道回體育館。

除了之前的那瓶水,其餘時候的金在中表現得一點也不像之前圍著鄭允浩轉的金在中,他一直都跟鄭允浩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講到有趣的話題也哈哈大笑,簡直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看著金在中跟金俊秀勾肩搭背走在前面,鄭允浩悄悄問朴有天:「你說……在中他現在是不是已經看開了?」

朴有天的表情有些難以捉摸:「哦,大概是的,畢竟兩條腿兒的男人很好找的,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就找到合適的目標轉移了呢?」

鄭允浩若有所思:「……也對。」

他們回去的時間很早,上午的位子也還留在那兒,鄭允浩跟他們打了招呼就進了後臺更衣室,金在中坐在那兒百無聊賴地玩手機,倒是朴有天跟金俊秀似乎已經混得很熟,也不知道嘻嘻哈哈在聊些什麼。

  

比賽下午兩點正式開始,接近開場的時候金在中從手機遊戲裡抬起頭才發現所有看臺已經坐得滿滿當當了,甚至還有一些後面來的在頂層站著等比賽。

金在中感嘆:「不愧是A大跟體院的比賽啊,場面跟我們學校對Y大的時候差別也太大了吧!」

朴有天得意:「體育比賽當然要看強強對決啦,不是我說,你們學校的文科男放到他們面前根本不夠看。」

金俊秀先著急:「不帶人身攻擊的,老子的足球光碟不借你啦!」

金在中:「臥槽!你們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

  

球員出場的時候引起一陣陣尖叫,女生們手裡的相機哢嚓哢嚓響個不停,金在中一眼望過去就看見鄭允浩,他走在隊伍中並不是最高最壯的那個,但無疑卻是最顯眼的那個。就像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一樣閃閃發亮,金在中不禁想,如果不念軍校去演英雄電影或者青春偶像劇的話,鄭允浩一定會成為讓所有人臉紅心跳的大明星。

A大的學生天天做體能訓練站軍姿,整整齊齊站在場上的時候就像是不偏不倚的一排小白楊,看起來英姿颯爽。當然體院的也不差,除了實在有點……強壯過頭外。不過有的女生就喜歡這種肌肉型的男生,當金在中聽到左邊女生興奮地說XX號的肌肉好發達好性感啊的時候,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然後又默默地轉過了頭再也不想把臉暴露到左邊……

  

比賽從一開始就很激烈,兩邊都分毫不讓,你來我往讓人眼花繚亂,旁邊的金俊秀興致來了一會兒支持A大一會兒又支持體院嗓子喊得比女生還來勁。

金在中沒有進球隊打過籃球,但私底下也很愛好這項運動,喜歡看球場上精妙的手法和速度的較量,一開始他的眼神還圍著鄭允浩滴溜滴溜地轉,幾分鐘後也認真投入了比賽。

鄭允浩打的小前鋒,跟隊裡的中鋒配合很默契,每次一拿到球都能很快作出反應繞過對方球員傳球或者投籃,運球過人、上籃、外線遠射,幾乎百發百中,讓體院的人很是咬牙切齒。

靠著精湛的球技,鄭允浩一點也不意外地成了全場的焦點,也是對方的重點防守對象。金在中緊緊盯著球場,跟周圍的人一樣興奮和激動。

突然,金在中發現貼著鄭允浩死守的一個對方球員突然側身想要跳起來搶球,他還沒來得及驚訝鄭允浩後已經退不及被撞了一下,右腳還沒來得及站穩摔到了地上。

全場譁然,撞人的那個球員也沒想到兩人會碰上,一時有點傻眼。他反應過來伸手把鄭允浩拉起來,看他並無大礙正摸摸後腦勺想道歉,鄭允浩卻自己輕跳了兩下表示沒什麼問題。金在中這才放了心,低頭看了看手腕,才發現被自己剛剛一著急捏得有點泛紅。

這麼在意……好像有點過火了。金在中嘆了口氣,無所謂地笑笑,繼續看球。

  

那天的比賽最後還是以7分的差距結束了,A大險勝,看臺上的觀眾見比賽結束也一邊說著比賽一邊走出了體育館。

朴有天給鄭允浩發了條短信,鄭允浩讓他們在門口等一會兒說請他們吃飯。

迅速換好衣服的鄭允浩跟隊友說了一聲推了球隊的慶功宴,無視掉一干八卦的眼神出了更衣室。

碰面後朴有天捶捶鄭允浩的前胸調侃:「胸部好像又結實啦,老實說最近是不是悄悄練了胸肌?」

鄭允浩拍開他的爪子:「摸來摸去成何體統,反正比你壯不就得了?」

「嘖嘖,贏了比賽挺得意啊!」

「那是,哥一向是姿勢帥球技好,讓你天天晚上跟我打球你不去,今天見識到爺的英姿了吧?」

「滾你,老子又不是第一次見你打球了,照我說,顧曉的得分後衛倒是打得比你帥,不信你問在中他們,我們可是一致同意的!」

金在中扣著朴有天的脖子往後拽:「你這傢伙又想把仇恨拉到小爺身上,活膩了吧!」

「大俠饒命!」

  

正打鬧著,金在中兜裡的手機響了。金在中停下來摸手機,看了眼來電然後接通。電話是夏冕打過來的,問他在不在學校。

「我在A大呢,今天跟朋友一塊兒吃飯就行了……」

「我過去接你吧,我媽今天過來了,你也不來陪她聊聊天?」

金在中猶豫了一下,笑答道:「那好吧,你現在就過來?我在A大門口等你。」

「好,我大概十五分鐘到。」

「嗯,拜拜。」

金在中掛了電話轉頭,臉上依然還是那副笑臉,然後才發現三個人都盯著他。

「幹嘛都這副表情?」

朴有天:「老實交代,誰的電話?」

金在中「咳」了一聲:「你管那麼多幹嘛,我不跟你們去吃啦,先走了。」

金俊秀不甚在意地擺了擺手,鄭允浩嘴角不太自然揚了揚:「那再見。」

「拜~」金在中揮了揮手,快步朝學校門口走去。

  

待人都走遠了,朴有天攀住金俊秀的肩膀:「誰啊讓我八卦一下啊,你看他接個電話笑得春光燦爛的。」

金俊秀一副天機不可洩露的表情:「憑什麼告訴你?」

「這種娛樂新聞當然要和大家分享啦,你說是吧允浩?」

鄭允浩聳聳肩:「我沒你那麼有娛樂精神。」

「說嘛俊秀,當做給新朋友的問候禮啊!」朴有天繼續過去纏住金俊秀。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你們可別讓在中知道你們知道啊……」金俊秀神秘兮兮地笑:「好像是在中他初戀,在本市工作,他倆每週都會見一次面的,雷打不動!」

朴有天石化了,走在前面的鄭允浩背脊也幾不可見地僵硬了一下。

初戀?!狗頭軍師很震驚,為什麼這個情報老子沒有?!當初金在中說的和父母吵架的藉口原來不是瞎掰的?!

  

  

  

 

 

-伍-

  

A大的校園面積不小,金在中到校門口的時候夏冕開車也到了,拉開車門坐到副座,夏冕開車前示意他把安全帶繫上。

「跑這邊兒來做什麼?參觀軍校?」夏冕隨口問。一周不見,他的頭髮好像長長了一點,眼圈下面顏色有些深,大概最近又是在熬夜工作。

金在中伸了個懶腰:「過來找朋友玩,今天有籃球賽,阿姨怎麼突然過來了?」

才開出幾步就碰上紅燈,夏冕停下來揉了揉太陽穴:「說是給我捎點家裡的特產來,不過我看有是來偵查敵情的。」

金在中莫名:「什麼敵情?」

「還不是想來看我有沒有交女朋友,我媽現在可比誰都著急。」一說到戀愛的事,夏冕就一臉疲憊的模樣。

金在中不知道夏冕還記不記得以前喝醉酒說出了自己是GAY的事,於是也不知道該怎麼往下接,索性轉移了話題,跟他聊學校的事,夏冕這才笑起來:「真懷念讀書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沒那麼多煩心事,哥現在可羡慕死你了。」

金在中摸摸腦袋:「可是畢業了以後有了自己的事業也很好啊,那樣的生活很有價值很充實不是嗎?」

夏冕訝異地愣了愣,笑了:「你說得對,有工作忙就已經很充實了。」

  

車子緩緩駛進夏冕住的社區,夏冕在地下停車場外把金在中放下,然後自己去停車,金在中等了幾分鐘,跟停好車的夏冕一起上了樓。

夏媽媽正在做飯,聽到開門聲手裡拿著鍋鏟出了廚房,金在中討巧地過去跟夏媽媽擁抱了一下:「阿姨我好想你啊,做夢都想吃你做的飯!」

夏媽媽樂呵呵地笑:「還是我們小在嘴巴最乖,你冕哥就從來不會哄我高興。」

夏冕換著鞋挺無奈地說:「媽我都多大的人了,你還讓我跟在中一樣和你撒嬌啊?」

金在中挺不樂意:「我才沒撒嬌,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一想到阿姨做的紅燒魚和炸茄盒就饞的流口水!」

夏媽媽笑眯了眼:「就知道小在喜歡,我剛才特意去買了條魚回來,等著啊,我都洗乾淨了馬上就能開始炒菜了。」

夏媽媽說著回廚房,金在中屁顛顛跟上去:「阿姨我給你打下手。」

夏冕看兩人談笑風生頓時覺得家裡氣氛好了很多,果然還是在中這個氛圍製造機好用啊,夏冕笑笑,拿著公事包進了書房。

  

金在中認認真真切蔥花的時候,夏媽媽看了門外一樣,然後小聲問:「小在啊,你冕哥平時有沒有跟你提過什麼女孩子?」

金在中愣了愣,然後裝傻:「他從來都不跟我說這些,大概覺得我比他小,愛情觀什麼的不同吧。」

「什麼不同啊這小子就是不長心!」夏媽媽嘆了口氣:「這孩子打小就認真念書什麼都不想,我還說這是好事,可現在跟他一樣大的好多都結婚生孩子了,他這馬上就26了,到現在也不考慮一下家庭……你們現在的小夥子都喜歡忙事業結婚晚,可也不能連個物件都不處啊是吧,我跟他爸半隻腳都踏進土裡了,這輩子什麼都不差了就指著最後抱下孫子呢。」

「阿姨你說什麼呢,你跟叔叔還有好幾十年要享福呢,冕哥多能幹啊,長得又帥工作又好,一般姑娘哪配得上啊,得等他碰著合適的,這種事當然要順其自然嘛。」

「唉,我就怕他眼光太高了,女孩子踏實文靜就行了,他大學那個帶回家去玩過的好朋友啊你見過嗎,這都快結婚了,他過幾天去當伴郎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婚禮上遇到什麼不錯的姑娘……」

金在中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最近夏冕臉色這麼差,肯定是每天用大量的工作來麻痹自己,一定因為那個快結婚的好朋友吧。

腦洞太大的金在中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好興奮,好想看看以前的情敵長什麼樣!

緊接著金在中又在腦袋裡搧了自己一巴掌: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夏冕都那麼難過了你不說安慰他竟然還想見甩了他的傢伙。

夏媽媽又說起什麼,金在中這才回神又繼續跟她聊天。

 

*

 

吃完飯朴有天跟金俊秀去C大拿什麼足球光碟和遊戲碟,鄭允浩打了一天籃球懶得動,興致缺缺地自己會宿舍,在半道上碰到了秦曉雲。

秦曉雲就是鄭允浩的上一任女友,大一時候交往,不溫不火短短一個月就分手了,堪稱閃電戀情的楷模。雖然那時候兩人交往的時間很短,不過很多女生還是把秦曉雲當做了鄭允浩喜歡的類型的標杆跑去討教,畢竟時間再短也是鄭允浩大學唯一的一段戀愛。

被詢問的秦曉雲那段時間失戀了沒事兒做正在追一部日劇,嗑著瓜子答:「鄭允浩?他丫就是個食草男,壓根沒想認真談戀愛,你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

鄭允浩“食草男”的稱號,大概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秦曉雲看見鄭允浩心不在焉的樣子,把他拉到旁邊笑嘻嘻地問:「你現在……真彎了?」

鄭允浩拍下女生的爪子:「你聽誰瞎說呢?」

秦曉雲撇撇嘴:「還用聽啊,大家都知道有個C大的帥哥小受追你,你們今天還一起吃飯了,你要是不喜歡的話,能跟他一塊兒吃飯?」

「我們只是朋友,一起吃飯怎麼了?」

秦曉雲笑著湊近:「真的?」

鄭允浩很肯定地答:「真的!」

女生眉開眼笑:「那正好,我挺喜歡他那一型的,你們既然是好朋友,就給我介紹一下唄?」

鄭允浩愣了愣,還沒來得及答話秦曉雲已經哈哈大笑:「瞧你一臉的緊張還說什麼都沒有……我跟你說著玩的,他有膽量破罐子破摔追你這個銅牆鐵壁大直男,我可沒有那個把握能把彎的掰直了!」

說完秦曉雲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膀,說了句「加油」跑開了。

鄭允浩回味了一下她說的那句話,一時間真的覺得心裡有點亂。

 

*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夏冕把金在中送回了學校,臨下車前金在中對他說:「冕哥,你要是有心事的話可以跟我說,別自己一個人憋著。」

「怎麼這麼說?」

「我看得出來你心裡有事,不過如果你覺得我不能理解的話也可以不用說,但你臉色太糟糕了,明天就別加班了,陪阿姨逛逛街休息一下吧。」金在中說著,面露幾分擔憂。

夏冕微怔,然後伸手把金在中的頭髮弄亂:「小子,我是哥還是你是哥啊,哪裡需要你為我擔心?你啊,很多事都不知道就別摻和了,你只要好好學習開開心心地玩就行了,倒是打工別太拼,缺錢的時候跟哥說。」

金在中聞言氣鼓鼓地下了車:「我什麼都知道,只是你以為我不知道!」

夏冕還沒細想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金在中已經快步進了校門。金在中太瞭解夏冕了,知道他對於自己的話最後只會無奈地笑笑說:小孩子心性。可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從他開始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喜歡,開始想要去努力去爭取的那天起……他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回寢室後見金俊秀不在,金在中登入了久違的博客。這是他從初中開始就累積下來的習慣,家裡沒人陪他說話,他有什麼想說的就發到網上,即使現在微博的使用率越來越高,他也沒有想過關掉博客。博客裡記錄了他幾年來大大小小的事,從多年前對夏冕模模糊糊的依賴感到後來對鄭允浩求而不得的失落,最後他點開新建,然後逐字逐句地敲下:慶幸的是,即使知道了夏冕沒有跟他喜歡的人在一起,我也不再有別的想法,我只是有些害怕,我不想有一天也這麼眼睜睜看著我喜歡的那個人結婚,那太痛苦了。加油,以一年為限,如果能追到他,我會變成最幸福的人,如果不能……那就走得遠遠的,再也不見他。雖然答應過他交往不成可以當朋友,可我自己比誰都清楚,我做不到。

 

寫完後金在中深吸了一口氣,關掉網頁,然後打開遊戲更新包。緩慢的進度條載入之後,他出現在了上次下線的位置。

朴有天收到上線消息,給他發私聊:你回學校了?

金在中:嗯,俊秀怎麼還沒回,你們才剛分開?

朴有天:早分開了,我都在遊戲上掛兩個點兒了,專等你→_→

金在中:囧,等我幹嘛?又不是不能跟別人組隊

朴有天:小在在你竟然有情況瞞著軍師,軍師很失落┭┮﹏┭┮

金在中:滾蛋,別娘兮兮的,我瞞著你什麼了

朴有天:那你告訴我,下午接你去吃飯的是誰

金在中:我同鄉的哥哥,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他在這兒工作

朴有天:就這麼簡單(你以為我會信)?

金在中:……我招,我以前喜歡過他

鄭允浩喝完水走過來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句話,朴有天被身後突然冒出來的人嚇了一跳,然後看著好友難以捉摸的表情咽了下口水。

朴有天嘿嘿笑:「俊秀不是都說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初戀怎麼了,誰沒個初戀是吧,在中現在早就不喜歡他了,他只喜歡你!」

對面的金在中莫名其妙:你人呢?不用這麼吃驚吧-0-

鄭允浩含糊地「哼」了一聲:「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就口是心非吧。」朴有天也哼哼。

鄭允浩轉身回了他自己電腦前:「玩兒你的遊戲吧!」

「Yes,sir!」朴有天笑嘻嘻地回答,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電腦前,然後在金在中的一串問號下面打字:剛剛你說的被鄭允浩看見了^_^

金在中:我艸艸艸艸艸,他在寢室你還問老子這個,你要害死我啊啊啊啊啊

朴有天:你急啥,我打包票,允浩他吃醋了

金在中:……真的?(ρ_?).。

朴有天:他剛才都氣得直哼哼了。

金在中:滾,別用形容豬的句子來形容我家允浩o( ̄ヘ ̄o#)

朴有天:……

朴有天:見色忘友,我們分手吧[揮手表情]

金在中:說到分手……你跟你女朋友分了?今天都沒一塊兒看球賽

朴有天:[落葉]早就分了,我這兩天準備開始追蘇琳琳了,你說幾率有多大?

金在中:……你還是滾遠點吧,跟你待在一起太久我怕以後我也這麼濫情

朴有天:討厭,追求更好更完美的戀情是每個人的權利

金在中:→_→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