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

  

鄭允浩訓練之餘開始很嚴肅地思考一個問題:一個直男喜歡上一個男人的可能性有多大?愛情跟別的感情混淆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鄭允浩想起這段時間自己的那些突如其來的想法,還有那天晚上秦曉雲說的話、朴有天說的話,越發覺得毛骨悚然。

他怎麼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會因為被一個男生追了幾天自己就變成了同性戀,可是他因為金在中會難受,對他的事很在意又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不不不,鄭允浩搖頭,只是因為太久沒談戀愛了,忘了怎麼跟女孩子相處,金在中又做了那麼多讓他感動的事,所以他才會產生錯覺,一定是這樣,一定……是。

果然還是應該先跟在中保持距離,在他們都冷靜以後,才能重新開始當朋友。鄭允浩把腦袋靠在牆上,暗暗下了決心。

 

*

 

雖然是在一個大學城裡,可即使是一個學校的學生不在一個學院也很少能碰上,更何況還是兩所大學,只要金在中不主動去A大,他們就沒有什麼機會遇見。而另一邊的金在中,被同系學姐拉去文學社幫忙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忙得昏天黑地,連回了寢室上會兒遊戲的時間都屈指可數,更別提想法子到鄭允浩眼前去晃悠。

 

恢復了正常生活的鄭允浩似乎又找回了以前的節奏,認真進行體能訓練,每天到文化課去點到,然後去圖書館查資料,在宿舍整理內務,偶爾上網下部電影來看,甚至也開始考慮,是不是該再談一個女朋友了。

他的所有表現朴有天都看在眼裡,但什麼也沒說。他知道鄭允浩在怕什麼,可他也沒有權力干涉,左右都是他的好兄弟,他不想因為金在中而給鄭允浩任何負擔。如果他們真的有緣分,遲早也是會在一起的,鄭允浩躲不了一輩子。

所以當金在中問他鄭允浩最近都幹嘛的時候朴有天只好說:「他啊,最近可忙了,老大對他看得緊,每天都累得要死要活才回來。」

金在中有些心疼地說:「那他有記得吃飯嗎?訓練晚了食堂還有飯嗎?」

朴有天:「哎喲你就放心吧,他要是訓練晚了都是去教官餐廳吃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鄭允浩就是個關係戶。」

金在中這才放了心,不過掛電話前又補了一句:「好像你不是關係戶似的。」

朴有天:「你……說得對。」怎麼自己也被搭進去鄙視了……

 

*

 

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一個多月都過去了,金在中忙完文學社的事拿到了一筆“分紅”,雖然不多,不過也算是小財一筆。做家教的那家孩子馬上高考了,家長覺得補習已經差不多了,怕再繼續孩子會壓力太大,所以四月末的時候就把工資給金在中結清了,然後還請他在家裡吃了一頓飯,買了挺多大魚大肉,既是答謝家教老師,也是給女兒補身體。

金在中沒有推辭,吃完飯才禮貌地道別。女主人要洗碗,把金在中送到門口招呼自家女兒:「晴晴,送送金老師。」

金在中擺擺手:「不用了阿姨,讓晴晴休息一下吧,待會兒還要看書呢。」

晴晴抱著金在中的胳膊出門:「沒關係金老師,我還有問題要問你呢!」

於是金在中只好衝晴晴的媽媽點了點頭轉身出門。四月底天還不是很熱,傍晚的時候微風陣陣很是舒服,晴晴走在金在中旁邊,不時看他一眼,眼睛哧溜哧溜地轉。

金在中被視線攪得很不自在,只好轉頭看著穿著藍色裙子的漂亮女孩兒:「你老是看我做什麼?」

金在中只比晴晴大一歲,兩人之間也沒有什麼客氣生分。晴晴以前很貪玩,半點也不把學習放在心上,金在中費了不少勁才把她的學習補起來,所以晴晴的爸媽都對他很感激。然而金在中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有耐心的人,如果不是為了對得起晴晴媽媽給的高昂的補課費,他才不會有那個興致陪一個叛逆期幼稚的小姑娘玩兒。

雖然這樣說實在有雙重標準的嫌疑,金在中不能說自己不是一點也不幼稚一點也不叛逆,否則也不會連跟父母表面上的和平都維持不了,但他又有自己的原則,為了能獨立,至少自己要有一份不錯的學歷和工作,所以他在學習上一直都很認真。

  

金在中很早之前就隱隱約約感覺到晴晴對他有些女孩子才有的心思,可人家沒說他也就當不知道。本來以為就是一時興起等補課結束就完了,倒沒想到她會在這時候鼓起勇氣表白。

女孩兒的雙手緊張地交扣在一起,很明顯跟平時的性格一點也不一樣,然後她閉緊了眼開口:「金老師,我馬上就要高考了,我一定會考上大學的,然後,如果你喜歡的人還沒答應你的話,我可不可以追你?」

金在中一個趔趄差點摔在地上:「你……你……你怎麼知道我有喜歡的人?」

晴晴嘆氣:「老師我的重點明明就不是這裡!」

金在中「咳」了一下:「你現在應該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高考上,安安心心複習,等你考完了再來考慮這些事。」

晴晴的眼睛亮了起來:「你是同意了?」

金在中心裡翻了個白眼,你哪裡看我同意了,我根本就不喜歡女孩子啊。可是……老子喜歡的是男人,這種話你讓金在中怎麼說得出口。

所以金在中沉思了一下:「那萬一那時候我喜歡的人已經答應我了呢?」

晴晴顯然沒有想到這一點,有些洩氣,不過僅僅一瞬間眼睛裡有恢復了活力:「可是你們現在還不在一起啊,就算在一起了也不一定合適啊,再說了你現在只每週給我補一次課,你都不瞭解我,等以後你瞭解我了一定也會喜歡我的!」

姑娘你太自信了……金在中被噎得沒話說,怕刺激馬上高考的孩子,最後只好打個馬虎眼:「那也是有可能的,不過……你得先考好了,我可是不會喜歡不好好學習連大學都考不上的女生喲。」

女孩兒笑眯了眼:「我一定會努力考上大學的,然後我一定要追到你!」

金在中扶額:「那小姑奶奶,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怎麼知道我有喜歡的人的?」

晴晴壓低了聲音:「你上次給我補習的時候太累睡著了,我沒吵醒你,不過我聽見你說夢話了,你說你很喜歡她,問她為什麼不喜歡你……我不大記得你念的那個人的名字了,你聲音太小了……啊,好可惜啊,我連情敵的名字都沒聽清!」

金在中聽得滿臉通紅,恨不得捂住女孩兒的嘴。眼看著走到了社區門口,立刻停下來打發晴晴:「好了到了,你快上去吧,在外面待久了你媽會擔心的。」

然後也不聽晴晴在後面叫他,急急忙忙走遠了。金在中有些淩亂,真想拍自己的嘴兩巴掌,你個叛徒,連睡覺都管不住不該說的話!還好還好,沒把鄭允浩說出來,要是把喜歡男人的事說出來,估計早就拿不到這份工資了。

金在中打定主意,把晴晴媽媽的電話從手機裡刪掉,準備以後對這姑娘進行冷處理,反正她也只知道他在C大,連他是什麼系的都不清楚。

 

*

 

第二天金在中把錢存到卡裡後查了下餘額,然後規劃了一下用途,剩下的錢竟然夠買他肖想了很久的一款遊戲滑鼠,金在中咬咬牙拍了下來,經過跟店家的一番討價還價,店家又送了他一個耳機,金在中於是覺得很划算,當天吃飯都比以往多點了一個菜。

賣家寄的同城快遞,下午的時候就收到了滑鼠,金在中興致勃勃拿回寢室,拆了滑鼠後就一直捧在手裡晃來晃去,就差再吼一句“滑鼠在手,天下我有”了。

金俊秀無言地搖了搖頭,然後跳下床拍下他瞎晃悠的爪子:「欸,週末咱們去雁南街那邊兒玩吧,叫上朴有天他倆。」

「那兒有什麼好玩的,逛街?」金在中很是詫異。

「逛什麼街啊,嚴曦他們說那兒新開了一家很大的桌遊吧,他們今天去過了,據說環境還不錯。」

「唔,你竟然跟朴有天發展這麼快,都已經到週末一塊兒出去玩兒的程度了?」金在中挑眉。

金俊秀「切」了一聲:「又不是談戀愛,發展毛線啊發展,一起玩幾次遊戲看幾回實況自然就熟了唄……到底去不去啊?」

「隨便,」金在中把新滑鼠換上:「……只要他倆行我就行。」說是這麼說,其實金在中還是有些忐忑的,萬一鄭允浩對桌遊不感興趣不去呢?

金俊秀嫌棄他一副優柔寡斷的模樣,摸出手機就給朴有天打了電話過去,特意問了鄭允浩的意向,得到肯定答覆後得意洋洋地抱臂看著金在中:「你猜猜,你家允浩去不去?」

「懶得猜,」金在中扭頭繼續倒騰滑鼠,比想像中還要順手,於是嘿嘿笑著點開了遊戲。哪裡是懶得猜,只是金俊秀這個不會進行表情管理的傢伙太好猜了好嗎,不用說也知道鄭允浩肯定沒拒絕。

一個多月沒有見面,金在中一邊等載入,一邊悵然若失地想,也不知道鄭允浩這段時間那麼忙有沒有瘦,頭髮會不會又短了,本來就已經是板寸了……

  

也不知是換了好滑鼠的緣故還是能見到鄭允浩了的緣故,一晚上金在中都渾身舒爽,連被別人搶了怪,黑了物品都半點不生氣,還笑眯眯地問對方缺不缺別的東西。對方打了個冷顫,問:「你是……抖M?」

正好經過的同工會的人看見了,一起在公會頻道刷屏嘲笑他:【在水之中是受什麼刺激了,被人黑了裝備竟然還反問人家缺啥?!】

【笑死我了,這小子是忘了帶腦子出門嗎?】

【捶地hhhhhhhhhh,老子也要去跟他一起刷圖,爆出來啥都是我的23333】

朴有天邪魅一笑:【你們懂什麼?人家這是感情順遂心花怒放,哪裡還顧得上裝備喲~】

【原來乳齒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統:[在水之中]勃然大怒,向[愛有天意]發起了主動進攻,[愛有天意]損失HP3333333點!

【你才心花怒放,你全家都心花怒放!】

【炸毛了→_→】

【好萌啊啊啊啊啊啊】

朴有天趴地:【我也就算了,可我爸媽幾十年前就怒放過了幹嘛還讓他們躺槍╮(╯_╰)╭】

金在中:【………】

  

週末睡夠了大早上,金在中才跟著金俊秀出門,金俊秀跟朴有天約在雁南街街口碰面。出校門的時候金在中餓得不行,拉著金俊秀在旁邊的全家買了幾個燒賣,又要了一個奶黃包叼在嘴裡這才慢悠悠地走去公交月臺。

C大到雁南街有半小時車程,等到下車的時候兩個人身上都捂了一身汗。

「我去,」金俊秀一邊扯著衣領通風一邊抱怨:「這才剛六月份呢,怎麼就熱成這鬼樣子了?」

金在中也熱,不過相比金俊秀,他還是很在意路人眼光的,扯著T恤抖來抖去把半個胸口都暴露在別人視線下的這種事,他還沒那麼奔放。這大概……就是直男和彎的的區別?

  

在離目的地還有幾百米遠的時候,金在中就眼尖地看見了鄭允浩,他穿著一件白襯衣,亞麻色短褲,三葉草的板鞋,耳朵上掛著他經常看見鄭允浩隨身攜帶的頭戴耳機,站在街邊就是一幅青春洋溢的風景。趁還沒走近的時候金在中打量了一下自己……白色的棉T,騷包的淡藍色條紋短褲,看起來倒是很和諧……很像情侶裝。金在中在心裡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讚,這就是默契啊有木有,穿得這麼有夫妻相!

朴有天先看見他們,扯了扯一旁的鄭允浩,朝他們走過去。

金在中緊張的要命,但鄭允浩卻是面色如常的樣子。他「嗨」了一聲,看見對方彎彎嘴角笑了,金在中心漏了一拍,犯規啊喂!

當然自己的花癡絕對不能被對方發現,於是金在中故作鎮定地笑了一下馬上轉身不再看鄭允浩,轉而過去攀著朴有天的脖子架著他朝桌遊吧的方向走。

朴有天小聲埋汰他:「你這招呼打得太不自然了吧。」

金在中小聲回答:「我都一個多月沒看見他了,緊張一點不行啊?」

「當然行,你這個弱受。」

「想我今晚上遊戲虐死你嗎?」

「不用今晚,待會兒就來啊,」朴有天哈哈大笑:「卡坦島還是桌面足球?」

「你來真的哦?」

鄭允浩和金俊秀走在後面,金俊秀幾次往旁邊看,只見鄭允浩把手抄在兜裡視線一錯不錯盯著前方,也不知是在看金在中他們還是在專心聽歌。金俊秀覺得鄭允浩相處起來比另外兩個人困難多了,也找不到共同話題,所以只好不搭話,反正也就兩三分鐘的路。

  

進了桌遊吧,四個人要了個二樓的包間,點了一紮啤酒和一些小吃。樓下大廳已經有不少人在玩,足球桌邊更是圍了一圈,金俊秀和朴有天都喜歡足球,聽見擊球的聲音心裡就癢得要命,馬上也過去圍觀。金在中跟鄭允浩領了啤酒和餐牌只好先上樓。

包間佈置得很溫馨,窗簾拉著,裡面光線稍稍有些暗,只開著一盞暖黃色的壁燈。這麼好的氛圍,金在中不禁有些心猿意馬,難道……那兩個傢伙故意的?

見鄭允浩心情似乎不錯的樣子在翻看架上的卡牌遊戲,金在中不太自然地「咳」了一下:「他們大概得看完幾局才上來,我們先找個雙人遊戲玩?」

鄭允浩聞言轉頭笑:「好啊,你挑一個。」

金在中又想吐槽鄭允浩犯規了……尼瑪,說了不喜歡老子還勾引老子!

三國殺、風聲、卡坦島、銀河競逐……金在中最後翻出來一盒《失落之城》。

「好像也就這個適合兩個人玩了……」金在中把盒子打開,跟鄭允浩分坐到桌子的兩邊,然後把遊戲台擺到中間。

「三輪定輸贏?」金在中問。

「好。」鄭允浩答。

金在中眼珠一轉,嘿嘿笑:「輸的人答應贏的人一個要求!」

鄭允浩愣了愣,攤攤手沒有異議。於是金在中開始發牌。

每人八張,金在中發完牌後把剩下的摞在一旁,抓起自己的牌,登時就得意了,只有黃色藍色和加注牌,花色少點數也還不錯。

金在中先把一張投資卡放到古埃及圖鑒下面,鄭允浩想了想放了一張亞特蘭蒂斯。重新摸到的是一張兩分的綠牌,金在中果斷棄掉,倒被鄭允浩抓了過去。

臥槽……早知道就不那麼快放棄了,鄭允浩肯定綠牌比較多。

…………

  

一番你來我往,兩輪結束的時候,金在中的點數還是稍勝一籌,鄭允浩有一列牌只有兩張,最後減掉成本變成了負數。

金在中很喜歡玩遊戲,無論是網游手游還是桌遊,自詡經驗肯定比鄭允浩要豐富一點,那傢伙平時那麼嚴肅肯定不愛玩亂七八糟的,時間都拿來訓練了吧……金在中得意洋洋地想著,出掉了手裡最後的一張巴西叢林,看著疊在一起的一張張卡牌最後變成了最原始的文明。然後兩人開始計算點數。

金在中口裡念念有詞:「二加五加六加八……乘以二……扣二十……然後這邊是……啊啊,我這列有八張,還要加分……」等到他算完不禁哈哈大笑,抬起頭問:「你呢,你有多少……分……」

臉上突然的熱氣讓兩個人都有些怔住,因為要往中間湊過去看牌上的分數,所以兩個人的腦袋都湊得很近,金在中抬起頭的時候鄭允浩也恰好抬頭,視線相撞,連鼻尖也只有很近很近的距離,金在中眉飛色舞的表情在一瞬間就僵住了,卻沒有立刻後退,看著鄭允浩放大無數倍的臉,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等他察覺自己的反應很丟臉想抽回身時,鄭允浩卻盯著他有些呆愣地回答:「二十三,你贏了。」

一直就知道鄭允浩的雙眼很有神,就像一直都在很認真很深情地注視著自己一樣,金在中鬼使神差地說:「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還算不算話?」

然後沒等鄭允浩反應過來回答,他已經閉眼悶頭在他腮邊碰了一下,皮膚和嘴唇接觸的一刹那,鄭允浩整個人都僵硬了,緊接著就覺得被他的呼吸包圍的那一塊小小的區域開始發燙一樣,有些麻癢。

金在中一下子彈開,兩個人如夢初醒。

他摸著頭乾笑了兩聲:「朋友之間,親親臉也沒什麼不是嗎?」

鄭允浩臉色凜了凜:「……你也經常親別的朋友?」

金在中怕他想多,只好硬著頭皮做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說:「對啊,這有什麼,金俊秀朴有天都被我親過呢!」

鄭允浩不再說話,氣氛一下子就變得有些沉默,過了半晌,鄭允浩說:「……以後別這樣了,我會不習慣。」

金在中悶悶地答:「……哦。」

  

好在這時候金俊秀跟朴有天及時上來了,於是金在中順理成章收拾了牌盒放回原來的地方。

金俊秀神經稍微大條一點,並沒有發現兩人有什麼不對勁,很興奮地跟金在中講剛才的比賽,金在中聽得哈哈笑,就像什麼事也沒有一樣。

朴有天坐到鄭允浩旁邊,挑挑眉:「剛才你們就只玩牌了?」

鄭允浩不太想搭理他,一股怒氣也不知從何而來:「你管那麼多幹嘛?」

「切~」朴有天撇撇嘴,也去研究玩什麼桌遊了。

 

*

 

晚上金在中躺在床上睡不著,想起白天的事懊惱地要命。怎麼就那麼管不住自己呢,明明做好了長期抗戰的準備的,都說了不能心急不能心急……啊啊啊啊啊,這都是什麼事啊,鄭允浩肯定會反感的……他那種性格,肯定很討厭這種所謂的朋友間的吻,他一定覺得自己很輕浮……

金在中搥著床,連腸子都快悔青了,雙眼無神地看了下時間,已經是半夜兩點,金俊秀似乎睡得很熟,在對面的床上說夢話,嘴裡念叨著「有天,不要……」

金在中全身一個哆嗦,細思恐極,更睡不著了。當然,他沒聽到的後半句是……不要搶老子的球……

 

 

 

 

 

 

-柒-

 

第二天金在中雙眼發青地起床去市中心的電腦城打工,在地鐵裡昏昏欲睡,差點坐過站。一整天他都有些心神不寧,最後攥著日結的提成早早地回了學校。

金在中知道自己的狀態很差,他覺得自己應該找一個途徑發洩然後轉移注意力。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在網上了。平時他只在博客裡瞎寫,偶爾幾個人看到,也會給他發幾句鼓勵的評論,這是第一次,他把網頁開開關關十幾次,最後還是決定到天涯開一個帖子。

反正這樣的帖子每天都成千上萬,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他敲敲打打了一個多小時,把自己在心裡憋了很久的話一口氣發了出去。

一個小時後,那個帖子已經有了上百條留言。留言的人都像金在中自己一樣,是在現實生活中沒有情感寄託,最後只好在網上尋求安慰的人。金在中看著各種負能量中夾雜著幾條鼓勵和分析的回覆,當然還有罵樓主傻逼掰彎直男可恥的話,有些悵然若失地笑。可能他真的不應該嘗試去喜歡一個直男,為什麼一定要跟自己過不去呢?不過好在,他不是最痛苦的人,各種共鳴的回覆裡,有已經交往了很久最後對方結了婚的,也有分手之後才知道對方只當自己是炮友的。

金在中關掉筆記本,雙手抱著腿坐在床上,不是應該慶幸嗎,因為鄭允浩的原則,他追了他這麼久,他們還什麼都沒發生過,除了昨天那個衝動的印在臉頰邊的吻,他們什麼都沒有。鄭允浩給足了空間讓他全身而退,只要放棄這段感情,他就是還是只屬於自己的金在中,也許很多年後想起來,這根本就連一場戀愛都談不上。

可要是……真的發生過什麼就好了,哪怕最後鄭允浩還是不能接受他,起碼,他能擁有一點回憶。連回憶,那個人對他大概都很吝嗇吧……

但即使是這樣,還是不想放棄啊,金在中閉著眼睛想,第一次暗戀,用了五年時間,卻一次也沒有過說出來放在明面上的念頭。第二次明戀,他從一開始就發誓不達目的誓不甘休,他拼了命地去靠近……金在中苦笑一下,如果說這次失敗了,他大概以後都很難再喜歡一個人了吧,他已經失去了追求的勇氣,那種小鹿亂撞的戀愛的感覺,一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他不是濫情的人,他不可能那麼快就恢復過來然後投入到下一段戀愛……

  

之後的一段時間,金在中都沒什麼心情出門,尤其在沒有了家教工作後,他儼然就和所有混日子的大學生沒什麼兩樣了。上課、圖書館寫作業、吃飯、上網逛論壇……金俊秀也許感覺到他在想什麼,可是他什麼也沒說,金在中是個一旦有了決定就九匹馬都拉不回來的人,也只有在鄭允浩的事情上他才會猶豫。愛情的事情,除了自己,別人都說不得。

 

不知道是念中文的緣故,還是像他一樣戀愛無疾而終的人實在太多,那個並不長的情感交流貼的熱度像大火一樣蔓延開了,金在中怎麼也沒想到,只是每天去回幾句話聊幾句日常的自己突然就成了一個“知名樓主”。

甚至當跟帖裡出現各種求企鵝號求主頁的時候,金在中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他把博客主頁的位址貼上去,企鵝號卻直言不會加不認識的人,在網上宣洩一下心事而已,並不希望自己的日常生活被打擾。

 

*

 

這年頭的學生十個人就有七八個會逛天涯,所以上課的時候鄭允浩聽到後座的女生聊起八卦貼的時候並沒有注意,直到他耳尖地捕捉到那句「好心疼那個樓主小受啊,為什麼偏偏喜歡上直男呢,那麼用心地追了幾個月時間,結果還是一點收穫都沒有,不過就是親了一下臉頰而已,還要被那麼言辭凜厲地斥責……」

「照我說啊,那個男生也是挺渣的,既然完全沒有可能,幹嘛還說什麼當朋友,就應該直接滾得遠遠的啊,真心喜歡過的人怎麼可能成為朋友,太虐心了……」

「小受受說他也在N市念書,真想知道是哪所大學的啊……」

鄭允浩皺了皺眉,只覺得這個情節太熟悉。當天晚上,他就打開網頁進了從未逛過的天涯社區。金在中的帖子太火,一直都飄在首頁上,鄭允浩一眼就看見了那個一目了然沒什麼特點的題目:喜歡上一個原則超強的直男大概是世上最作死的事了……

 

僅僅用了五分鐘看完一樓,鄭允浩已經可以確定,發帖子的人就是金在中。一直以來他只知道金在中很喜歡他,那是第一次,那個人的心事想法全部都攤開在自己的眼前。那段掩埋在泥土裡靜靜消逝的暗戀、那一次他一腔孤勇的告白、那一杯杯暖得燙手的咖啡、那一個鬼使神差的淡淡的吻……

鄭允浩忽然覺得心臟刺痛了一下,他終於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殘忍,給了他希望,然後又一次次讓他絕望。

他揉了揉太陽穴關掉了網頁,那一突一突的疼痛似乎才得以減輕。關了燈一個人靠在牆上,竟然覺得眼睛裡有些酸澀。這種感覺太奇怪了,鄭允浩有些心跳加速,他終於注意到,這根本就不是以前的自己。

或許那兩個女生說得對,自己是太自以為是了,還以為能夠處理好,真的能夠當朋友,可是卻反而加重了對金在中的傷害。果然,應該在說清楚的那時候就離得遠遠的……離得……遠遠的?

該死,為什麼想到完全沒有交集會這麼心慌,究竟在難受些什麼?明明這才是最好的方法,讓他徹徹底底私心,過自己的新生活,也讓自己……別再有那些奇怪的心悸。

他模模糊糊地感覺到一點什麼,但心裡卻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誡自己,不可以,你以為這條路你能走下去麼,你不能。

 

*

 

週末的時候鄭允浩的哥哥給他打了個電話表示鄭媽媽勒令他一定要在週五晚飯之前回家。

鄭允浩奇怪:「家裡有什麼事嗎,我週五下午和晚上都要幫老師頂班給新生訓練她又不是不知道。」

鄭允彬在那頭回答:「誰知道啊,老媽這兩天神神秘秘地帶雅熙去上了什麼烹飪班,大概是準備給你露一手改善一下伙食吧。偶爾也給你那些小學弟放放假,少上一次課能怎麼了?」

鄭允浩只好答應下來,給帶的那個班的班長打了個電話然後打包回家。

  

鄭家有兩個兒子,中間差了6歲,長兄如父,鄭司令以前在外地任職的時候,鄭允浩就是被哥哥帶大的,兩兄弟感情很好,性格也很相似。鄭允彬如今在軍委上班,也算是順著家人的意走了鄭司令的老路,一路順順當當的升軍銜提拔職務。

相比之下小兒子卻叛逆得很多,鄭允浩從來沒想過一畢業就當軍官,儘管他接受了家裡的建議念的指揮系,但是整顆心都奔著部隊,每一次提到去向問題家裡都會大吵一架,然而不管多少次鄭允浩仍然堅持自己的想法,要去最好的連隊,要去做最艱難的任務,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想考進特種部隊……這種話只要一說家裡就會一團糟,鄭媽媽和鄭司令都說他癡人說夢,不懂得當特種兵要冒多大的風險,更不為家裡人負責。鄭允彬每次都保持中立,他能理解弟弟的抱負,但從他的角度上卻也沒有辦法完全信任他能夠做好。只有鄭允浩的爺爺,每次聽到一家人為了這件事吵架,都笑眯眯地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允浩想做的事,家裡人就應該支持。鄭爺爺是下過戰場的人,以前受的傷讓他老來的幾十年腿腳都不方便,但只要一說起打仗的日子仍舊會豪氣萬丈好像從來都沒有老過一樣。

  

鄭允浩的家就在市裡,到處都是高樓大廈,軍區大院裡卻還是老式的住宅,鄰里的關係都很好,鄭允浩的童年幾乎都是跟院子裡的小孩兒一塊玩的,後來高中畢業,他們這輩的,兩個出了國,兩個直接參了軍,一個去了首都的大學,倒獨獨剩下了鄭允浩一個人留在本市,因此每次鄭允浩回家的時候都被這家媽媽塞個蘋果,那家媽媽拉他去家裡坐坐,一個個都感嘆鄭家媽媽命好,兩個兒子都念家。

走到小院子外面的時候,鄭允浩就聽見了裡面有說話的聲音,他很敏捷地注意到聲音的主人不是鄭媽媽也不是大嫂顧雅熙,而是一個陌生的年輕女孩子,結合老媽強烈要求他一定要回家的事,不難猜到這是一頓什麼飯。

若是在以前,鄭允浩一定會扭頭就走,而這次,他卻猶豫了。沒等他在柵欄邊停多久,院子裡睡著的大狗樂樂卻聞到了鄭允浩身上熟悉的味道,高大漂亮的邊牧迅速站起身,汪汪叫著就向鄭允浩衝過來。鄭允浩蹲下身,親熱地揉了揉大狗的腦袋和耳朵,還要時不時應對牠湊過來的舌頭。

門內說話的人似乎聽到了狗的動靜,身上圍著圍裙放下摘到一般的菜就快步走了出來。那是鄭媽媽,還有一個五官有幾分熟悉的女孩子。

女孩子站在鄭媽媽身後,跟鄭允浩四目相對的時候,很溫婉地笑了笑。

鄭媽媽看見是小兒子,急急忙忙走過來取下他背上的包,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就捧住小兒子的臉拍了拍:「哎呦,怎麼又瘦了點兒,你這臭小子,是不是都沒好好吃飯?」

「媽,你幹嘛呢,手都沒洗就我臉上擦來擦去的,」鄭允浩不太自然地握著老媽的手腕放下去,然後重新接過自己的包:「包重,你別拿。」

  

等進了屋,鄭允浩把東西放回了樓上的房間再下樓,鄭媽媽才一臉笑意地把他拉過去:「兒子,給你介紹一下,你王伯伯家的女兒蔣珊珊,在Y大念法語,你們學校很近的,以後可以一起多走動走動。」

鄭允浩不動聲色地輕輕扯了扯嘴角,這又是哪裡冒出來的王伯伯,我怎麼不認識?說是走動走動,其實是想說交往交往吧……

他笑了笑看起來紳士又禮貌:「你好,我是鄭允浩。」

蔣珊珊臉有些紅:「嗯,我知道,你很出名。」

「是嗎?」難道不是我媽給你講了一下午?

蔣珊珊抿了抿嘴:「真的,我很早就聽說過你……」

如果,要從現在的困局裡擺脫出來的話,找一個女朋友是最好的方法吧,如果要找一個女朋友的話,蔣珊珊這樣的類型家裡人應該都很滿意吧,就像大嫂那樣,沒什麼脾氣,很溫柔聽話……

鄭允浩回神的時候,鄭媽媽叫了他一聲:「允浩,發什麼呆呢,把醬油遞給我一下。」

「……嗯,好。」鄭允浩在調料架上翻來翻去,卻分不清各種表面上看起來都一樣的瓶瓶罐罐,半分鐘後,還是正在切菜的女孩走過來準確地取出了醬油:「果然啊,你們這些男孩子對廚房裡的東西都一竅不通。」

鄭媽媽附和:「是啊,他們這一家子男人都是些當兵的大老爺們心思,信奉君子遠庖廚,可惜我連著生了兩個硬是沒抱個姑娘,要是我有個女兒就好了,就像珊珊你這麼貼心能幹。」

蔣珊珊不好意思地笑「阿姨您太誇獎我了,我一點也不能幹,這不是專門來跟你學做飯了嗎?」

鄭允浩見兩人說說笑笑,拿著剛接的一杯水出了廚房。鄭媽媽顯然已經把蔣珊珊當成了兒媳婦的最好人選,還把人拉進廚房像婆媳似的一起做飯。

蔣珊珊並不會讓人反感,說不上有什麼好,但是……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或許……這就是正確的那條路?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