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宮中,在中發現宮裡還沒有很多人發現自己和允浩離開的事,現在自己回來了,那些懷疑的人,也都閉上了嘴巴,太子妃坐鎮,論地位絕對是夠了,處理了一些簡單的事情後,錦瑟有些著急的在在中耳邊悄聲道:

「安平公主找您過去一趟,說是大事。」

在中聽了錦瑟的話,趕緊往安平那裡趕去,在中邊走邊想,由於昌珉和基範都和自己去了邊疆,安平這邊一直沒顧得上,她懷孕了,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有沒有被別人知道,現在她到底是個什麼處境,在中著急的趕到安平宮裡,就看到安平坐在床上蓋著被子,眉頭微皺著,在中稍微平靜了下,擺擺手退了下人們,在中走過去道:

「安平,你還好吧?」

安平看著在中道:

「在中哥,我……」

看著她的樣子,在中也不隱瞞的說道:

「我知道你懷孕的事情了。」

安平有些驚訝的看著在中,在中點點頭,安平也點點頭,開口道:

「在中哥,我想留下這個孩子,前一陣子還好,但是最近開始,肚子已經越來越掩蓋不住了,我以身體不適為理由,躺在床上不出屋,父皇已經找了好幾個太醫要來給我診治,都被我推掉了,要是被他們看的話,一定會發現我懷孕的事,到時候,父皇一定不會讓我留下這個孩子的,在中哥,幫幫我吧!」

在中看著安平著急的樣子,很想幫她,但是,如何能幫呢,肚子是掩蓋不住了,除非和父皇攤牌,或者……,在中突然想到一個辦法,他說道:

「安平,你先別著急,別動了胎氣,事情交給我來辦,我來想辦法,你就放心吧!」

 

回到自己宮中,在中著急的把有天找了過來,把事情的大概和有天說了下,有天說道:

「那你想怎麼辦?孩子是掩蓋不住的吧?」

在中點點頭道:

「畢竟安平現在懷孕的時間還不是很長,你應該知道吧,有一種藥,可以暫時掩住喜脈,我想這樣,我們先暫時掩住她的喜脈,然後就說安平生了病,我想辦法把她接到我的宮裡,這樣不就行了嗎?!」

有天說道:

「那我們要如何說服皇上,讓皇上找我來給公主看病呢?」

在中搖搖頭,

「不,不用你,就用父皇找來的太醫看病,安平推掉了那麼多次太醫的診治,不知道父皇現在是不是已經開始懷疑了,我們就用太醫來看病,這樣,也能解父皇的疑惑。」

有天回道:

「掩蓋喜脈這種方法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啊!」

在中點點頭,

「夠了,我先去太醫那裡做點手腳,事情就成了。」

 

在中告訴安平,明天招李太醫來給自己看病。

帶著錦瑟,在中來到了李太醫的地方,看見太子妃親自光臨,李太醫誠惶誠恐,在中微笑道:

「太醫不必拘謹,實不相瞞,今天來,是有事求太醫。」

李太醫行禮道:

「太子妃言重了,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就是了。」

在中坐下道:

「本宮聽說,李太醫明天要給安平公主看病,是吧?」

李太醫點點頭,在中笑了下,

「那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想必太醫你也知道,雖然允浩如今已經是太子,但是,只要沒坐上皇位,這事情就難說,所以,我們也需要點幫手不是,本宮是嫁來鄭國不久,不過,也知道,安平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要是能拉攏來安平公主站在我們這邊的話,那就事半功倍了。」

李太醫也是明白人,聽了在中的話,回道:

「那太子妃的意思是……」

在中回道:

「醫術,我是不太懂,不過,有什麼辦法能讓安平公主住到我太子宮裡來養病呢?」

在中微微轉頭意味深長的看著李太醫,李太醫點頭道:

「太子妃放心吧,老臣明白了。」

在中笑了下,然後吩咐錦瑟道:

「放下吧。」

錦瑟把一個袋子放到李太醫面前,在中開口道:

「一點小意思,你拒絕就不好了。」

李太醫行禮道謝。

在中臨走時,回頭看著李太醫,微微嚴肅道:

「本宮想,太醫你不會把今天我們說的話,說給其他人聽吧,包括……」

李太醫趕緊回道:

「太子妃請放心,老臣保證,絕對不會向任何一個人透露一個字的。」

在中點點頭,帶著錦瑟離開了。

 

第二天,在與太醫約好的時間前一點,在中把有天給他的藥讓安平吃了下去,有天說過,這個藥只能掩蓋住喜脈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在中微微盤算,時間應該夠了,剛吃下藥不一會,李太醫就過來了,雖然皇上沒有親自跟著,但是,卻派了一個貼身最信任的太監過來,看著給安平診治。

李太醫為安平把脈,由於藥的緣故,他並沒有摸出喜脈,放下安平的手,李太醫說道:

「安平公主沒有什麼大病,只是,身子骨確實不是很好。」

太監問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調理,李太醫道:

「安平公主住的這間屋子,有些潮濕,現在天氣漸漸冷了,以公主的身體,不太適合住在這了。」

太監聽了李太醫的話,有些猶豫了,這給公主換屋子,可不是他一個太監就能說的算的了,看著太監的樣子,在中開口道:

「要不這樣吧,讓安平住到我太子宮去吧,太子宮位置比較好,而且我那人多,也好照應,而且,我和安平的關係還不錯,父皇也能放心。」

聽了在中的話,太監趕緊笑著說是,這樣的話,就省了自己去回皇上的話後再去辦事的麻煩了,況且,住在太子宮裡,肯定不會有什麼差錯的,太監笑著說要趕緊回去給皇上回話。

在中對著李太醫微微一笑,點點頭。

 

順利的把安平接到了自己的宮中,在中騰出了一間比較好的屋子,安平看著在中道:

「在中哥,雖然現在沒什麼問題了,可孩子,該怎麼辦呢?」

在中看著安平,說道:

「你就別想那麼多了,事情總會有辦法的。你先好好靜養著,我們再想辦法吧。」

安平點點頭,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在中忙完安平的事情走出屋子,就看到基範正在前廳裡等著自己,看到在中,基範示意他回屋子去說話,在中點點頭,帶著基範回到自己的屋子,基範低聲開口道:

「皇上可能已經知道安平公主的事情了。」

宮中本來就有眾多的皇上的眼線,被發現,在中一點也不意外,他看著基範道:

「知道很久了嗎?」

基範搖搖頭,

「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現在負責皇帝安全的是我的師弟,所以,他偷偷告訴了我,但是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了。」

在中聽了,開口道:

「我早就想到,這個事情瞞不住,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基范看著在中道: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太子又不在。」

在中回道:

「這個事情,允浩不在的話,可能還更好說一點,看來現在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在中微微嚴肅道:

「直接找父皇去談,可能父皇也正等著我去找他吧。」

基範驚訝了下,

「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在中點點頭,

「這的確是冒險了點,但是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風險越大,或許我們能成功的幾率也能稍微大點,你現在就去發書信,讓允浩趕緊回來,就說……」

在中湊在基範耳邊耳語了幾句,基範愣住。

 

晚飯的時候,在中把飯送到安平的屋子,看著安平吃完飯,在中開口道:

「安平,父皇已經知道你懷孕的事情了。」

安平驚訝的看著在中,顫抖的開口道:

「那我該怎麼辦?」

在中輕輕拍了拍安平,說道:

「安平,你現在要仔細聽我說的話,然後好好的做決定。」

安平點點頭。

在中開口道:

「父皇已經知道你懷孕的事情了,我想肯定是在今天之前了,既然知道,還縱容了我們這樣做的話,那就說明父皇他或許也在思考要怎麼做,我們要先下手,和父皇談,安平,你要知道,你是沒出嫁的公主,如果站在你的立場的話,無論如何,這個孩子都很難保住,如果想要保住孩子的話,我現在只想到一個辦法。」

安平認真的看著在中,在中繼續道:

「那就是把這個孩子過繼到我和允浩這裡,如果我站在我的立場上,去和父皇談的話,那麼能留住孩子的機會就大多了,我不能生孩子,所以,我以要這個孩子為我保住位置的立場去談的話,或許會有轉機,只是,這樣你能接受嗎?」

安平低頭想了下,然後抬起頭,看著在中,堅定的說道:

「在中哥,我接受,況且,如果是跟在你和允浩哥身邊的話,肯定要比跟在我身邊強多了,或許,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在中握著安平的手,點了點頭。

 

 

起了個大早,在中穿上太子妃的衣服,去南書房見皇上。

看到在中來,皇上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在中行禮後,開口道:

「父皇,我有事情要和您說。」

皇上直視在中道:

「要說安平的事情?還是安平肚子裡的孩子的事情?」

沒想到皇上這麼直接,在中愣了下,但是很快反應過來,回道:

「我想說,懇請父皇讓安平把孩子生下來。」

皇上回道:

「安平是個未出嫁的公主,怎麼能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在中平靜道:

「我就是來和父皇您談這個問題的。」

皇上靜靜的看著在中,在中繼續道:

「我想讓安平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然後過繼到我和允浩這裡。」

皇上點點頭,

「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是,安平未婚生子的事情還是擺平不了吧……」

在中繼續道:

「其實很簡單,現在安平住在我的宮中,除了我宮裡的人,沒人知道這個事情,太子宮裡的人,都是我一手調教的,是絕對可以信任的,所以,只要我向外宣佈,我懷孕了,不就好了嗎,這樣,一切不就順理成章了。」

皇上笑著搖頭道:

「在中,你是個男人,怎麼可能懷孕呢?!你這說法,能讓人信服嗎?」

在中微笑道:

「父皇,不管哪個朝代的皇宮裡,總是有很多神奇到被大家傳誦,但是,卻沒人知道真假的事情,不是嗎?!只要我們這麼說,誰又能怎麼樣呢,到時候,孩子一出來,懷疑的人不也就都閉上了嘴巴,再說了,宮裡的事情,不就是那麼回事嗎?!說明白點,有多少娘娘的孩子,又真的是自己親生的呢,不明不白的事情,在宮裡,根本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吧。」

皇上微微讚許的看了眼在中,在中的膽識和智慧果然不錯,況且,現在自己的確也在發愁要怎麼處理這個孩子,知道安平一定不會讓孩子被打掉的,而安平又是自己喜歡的孩子,不能狠心處置她,所以 ,自己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在中的這個辦法很可行,不過,不知道在中為什麼要這麼幫安平,皇上開口道:

「你嫁過來的日子也不是很長,和安平的關係就已經這麼好了?」

聽著皇上的疑問,在中在心底笑了出來,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到皇上一定會問了,在中沉穩的回道:

「其實,也不光是為了安平,也是為了我自己,我是個男人,不能為允浩留下孩子,在這後宮之中,有個孩子為自己撐腰有多重要,我不是不知道,所以,為了保住我自己的位置,我也需要一個孩子,我是和親過來的,在鄭國,除了允浩,沒有可以依靠的人,雖然允浩現在沒有其他的妃子,不過,以後可說不準,要是哪個妃子有了孩子的話,那我的位置就岌岌可危了,所以,為了保住允浩的心和我的位置,我都想要這個孩子。」

在中的回答讓皇上很滿意,這個理由足以支撐在中為什麼會選擇幫助安平了,皇上看著在中道:

「這個事情,我准了,你去辦吧。」

在中沉穩的點點頭。

 

 

邊疆,允浩正和昌珉坐在營帳裡下棋,外面的人傳話說來了加急書信,允浩打開信後,瞬間愣住,只見信上寫道:太子妃懷孕了,請太子速速回京。

看著愣住的允浩,昌珉接過信一看,也目瞪口呆,不過,昌珉很快反應了過來,他想到了安平懷孕的事情,昌珉思考了下,然後把自己的想法和允浩一說,允浩也覺得差不多,放下書信,允浩說道:

「看來這悠閒日子沒過幾天就要到頭了,準備回京吧。」

 

快馬加鞭往京城趕,昌珉對允浩道:

「我們也不知道在中哥到底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們回到宮中還是先配合他的話做,等問清楚了,再做決定也不遲。」

昌珉說的有理,允浩點點頭。

 

回到宮中,一路上,看見允浩的下人們,表情都很複雜,有的人恭喜允浩,卻也說的很生硬,允浩明白,誰聽見說一個男人懷孕,估計都不會有很平常的表情吧?!看著太子宮近在眼前了,允浩微微搖頭嘆氣,這個在中,不弄出點動靜來,就難安生啊。

推開太子宮的門,允浩就看到,幾位太醫都在廳堂裡,看到允浩進來,全都行禮問好,允浩擺擺手,然後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一位太醫回道:

「太子妃懷孕了,因為男人懷孕實在是匪夷所思,所以,皇上找我們幾位太醫都來給太子妃仔細查看查看。」

允浩點點頭,回道:

「那結果是……」

太醫繼續道:

「雖然很匪夷所思,但是,太子妃真的懷孕了,恭喜太子!」

允浩的表情僵硬了下,然後示意太醫們可以退下了,走到屋子裡,就看到在中躺在床上,錦瑟在旁邊伺候著,示意錦瑟也下去後,允浩問道:

「這又是怎麼回事?」

在中笑了下,

「你就要當爹了,難道不高興?」

允浩皺眉,

「難道金國有能讓男人懷孕的東西?我怎麼沒聽說?」

允浩湊上前,掀開被子,在在中的小腹上摸來摸去,在中拉住他的手道:

「瞎摸什麼啊,別把孩子嚇到了。」

允浩收回手道:

「那你先別把我嚇到了才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中收回表情,不再和允浩說笑,把計畫和允浩仔細的說了一遍,允浩聽後,回道:

「你這可夠冒險的,要是父皇不答應的話,你腦袋就要落地了啊!」

在中回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你看,現在不是皆大歡喜嗎!」

允浩搖搖頭,轉身往外走去,在中攔住他,問道:

「你要去哪?」

允浩看著在中,

「我去收拾間房間睡覺,你現在不是懷孕了嗎,我們也沒法同房了吧,正好騰出屋子給你休息。」

看著允浩轉身要走,在中低吼道:

「你要是敢走出這個屋子的話,明天我就流產!」

「啊?」

 

 

安平在太子宮中被保護的很好,在中吩咐錦瑟去照顧她,允浩也安慰她不用擔心,在中在外面裝作懷孕的樣子,一開始大家看到還覺得有些尷尬,但是時間長了也都覺得沒什麼了,倒是苦了允浩,在中仗著懷孕,幾乎不停的奴役他,一會這樣一會那樣,出去散步也一定要讓允浩親自扶著,隨著在中塞的棉花越來越多,肚子越來越大,全皇宮都在盛傳說,太子現在是最春風得意的了,全是好事臨門。

可有個人看著這一切可眼紅的很,那就是容妃,雖然自己沒有子嗣,但是因為自己姿色不錯,所以一直還算得寵,德妃有允浩和允龍兩個兒子,地位自是不必說,可是自己一直也不是很羡慕,現在德妃的兒子當上了太子,太子妃又懷孕了,好似這德妃已經是皇太后了一樣,每天來巴結的人都快把門檻給踏破了,容妃在心中暗道,別想一個人獨佔所有好事!

 

這天中午,允浩扶著在中在花園散步,在中低聲道:

「聽有天說,安平生孩子也就是這半個月左右的事情吧,我們得做好準備了。」

允浩回道:

「你做好準備不就行了,我又不生。」

在中生氣的拍了允浩一下,允浩握住在中的手微微低聲道:

「有人跟著我們,跟了好久了。」

在中疑惑的看著允浩,允浩笑道:

「看來有人不想我們這孩子來的太順利呢!」

 

扶著在中回宮,允浩吩咐基范去查到底是誰跟著自己,基範找了昌珉一起去查,沒一會就查到了,昌珉回道:

「是容妃。」

允浩微微驚訝,

「容妃?我們和她似乎沒什麼仇吧?!」

基範回道:

「似乎是因為太子妃懷孕,如今宮裡到處都在盛傳說如今最春風得意的就是太子了,所以,很多人就開始巴結德妃娘娘,所以,她心有不甘吧,畢竟,她沒有子嗣。」

基范說的有理,允浩繼續道:

「所以,她想弄掉這孩子,給我們點教訓?!」

基範點頭,肯定就是允浩說的這樣了,昌珉道:

「那我們怎麼辦?」

允浩回道:

「先不用做什麼,以她的能耐,我倒不覺得是威脅,我們先看看她會怎麼做吧,隨機應變,反正在中又沒真的懷孕,也沒什麼好怕的!」

在中抱怨道:

「沒懷孕就不保護我了啊!」

允浩搖頭,

「是不用保護孩子了,怎麼能聽成是不保護你了呢,真是,你沒懷孕脾氣都這麼大,要是真懷孕了,我還真是招架不住了呢!」

「你!」

在中抽出肚子裡面塞的棉花,朝允浩砸去,允浩靈活的接住,在中白了允浩一眼,說道:

「我覺得還是趁早解決這個事情比較好,畢竟,我是真的沒有懷孕,要是被她發現這件事情的話,那就完了,所以,我們不能放鬆警惕,如今安平就快要生了,事情馬上就要成功了,不能壞在這裡。」

允浩點點頭,在中說的也有道理,的確是不能太過冒風險了,允浩問道:

「那你有什麼想法?」

在中笑了下,回道:

「她的目的如果是除掉孩子的話,那肯定就會對我下手了,我們就給她一個這樣的機會,找一天,留我單獨一個人在,我想她肯定會下手的。」

允浩皺眉,

「這麼做會不會太冒險了,要是她並不為孩子,就是衝著你來的可怎麼辦?」

在中瞪了允浩一眼道:

「你還真是傻的,我現在懷著孕,你就是離開我身邊也不可能離開很遠很久吧,找一個適當的距離,只要我一喊,你不就出現了,而且,我覺得她想害我的可能應該不大,畢竟,我是太子妃,害我的話,皇上也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一定會徹查的,如果只是孩子流掉的話,那麼事情就不是很大了。」

允浩點點頭,在中說的有理,在中繼續道:

「而且,我們最好讓皇上也在場,即使不徹查,也一定要讓皇上知道。」

基範不解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

在中回道:

「你們忘了牡丹的事情嗎?!女人的心理是很複雜的,她如果沒害成孩子的話,難保她會不會再有什麼計畫,我們也不可能一直都分出一部分精力來對付她,退一步說,就算我們能防住她,但是孩子呢,誰知道她會不會繼續害孩子,我們也要為孩子著想,所以,讓皇上知道這件事,也是給她個壓力和教訓,讓她知道,壞事輕易不要做。」

昌珉佩服的看著在中點點頭,在中的心思細膩縝密,每一步都不是輕易就決定的,昌珉覺得鄭國能有這樣的皇后,真是幸事。

 

允浩連著幾天都扶著在中在固定的時間裡在花園中散步,基範和昌珉坐在不遠的屋頂上,看到了跟著他們的人,是一個宮女,是容妃宮中的,既然派一個宮女來,那麼就說明,容妃果然要害的是孩子,或許是在找一個允浩不在的機會,推在中一把或者怎樣,害在中把孩子流掉吧。

大致瞭解了容妃的計畫後,在中他們決定在明天實施他們的計畫了,皇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花園賞花,明天正好是皇上來花園賞花的日子,允浩他們每天散步的時間也不是隨便挑的,正好就是挑在皇上會來的時間,在中想著,如果看到皇上她們能就此收手的話,那麼就從此不在追究了,不過,如果她們還是決定繼續計畫的話,那麼,在中他們也不會手軟了,而且距離安平要生產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再拖了。

 

這天中午,天氣十分宜人,允浩照例扶著在中在花園中散步,允浩微微抬頭,看了一眼躲在樹上的昌珉,昌珉點點頭,那個宮女果然還跟著他們,距離皇上要到花園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允浩扶著在中在花園中的石凳上坐下後,就藉故離開了。

在中坐在石凳上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拿手帕搧著風,手還時不時的摸著肚子,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在中微微把頭轉向皇上要來的方向,就發現已經能看見走在最前面拿著糕點盒子的太監了。

就在這時,在中聽見一陣細小的跑動聲,然後自己就被一股力量推到了地上,在中不著痕跡的挑了下嘴角,然後在捏破自己一直握在手裡的血包的同時開始大聲叫了起來,

「允浩!允浩!孩子!孩子!」

允浩適時的跑了過來,事實上,他已經在暗處,把那個宮女跑過來推倒在中的過程看個仔細,當然,昌珉也看個仔細。

這時候,皇上已經走到了花園來,也聽到了在中的喊聲,看到在中身上的血跡,皇上明白了點什麼,畢竟,他是知道在中沒有懷孕的,看來肯定是有誰要害孩子,他們才這麼做的,在中的喊聲驚來了許多附近的宮女和太監,大家看見太子妃身上的血後都不知所措了,皇上看著這一幕,配合著他們演戲道:

「快傳太醫!給太子妃診治!給朕徹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上發話後,允浩抱起在中就往太子宮奔去,然後大家開始手忙腳亂的找太醫,調查去了,而那個宮女,躲在暗處看到了這一切,嚇的白了臉,她沒想到皇上會出現,看到這,昌珉一個轉身,也離開了。

 

回到太子宮,錦瑟就奔出來道:

「安平公主要生了!」

允浩和在中一驚,幸虧早早讓有天找了一個產婆留在這裡,所以,在中趕緊吩咐錦瑟到偏屋裡把產婆帶到安平的屋子去,允浩吩咐基範看好進出的人,就趕緊抱著在中往自己的房裡奔去,在中輕聲對允浩道:

「正好趁這個機會,就說我把孩子生下來了。」

允浩點點頭,他也是這樣想的,把在中放到床上後,允浩就奔去安平那,告訴錦瑟這個計畫,讓她把孩子抱到自己房裡。

允浩剛奔回到自己屋子裡,太醫就已經趕到了,在中大喊著肚子疼,看到在中身上的血,太醫有些驚慌道:

「想必太子妃是要生了啊,趕緊找產婆來!」

不一會,產婆就急忙的來了,在中喊著不要允浩離開身邊,況且在中是男人,也不存在什麼忌諱,所以,允浩就留在了在中身邊,產婆進屋後,允浩冷聲道:

「什麼都別問,就說太子妃要生了,在這等著。」

產婆歲數不小了,也是見過些世面的,點點頭,然後衝外面喊道:

「快燒熱水,太子妃要生了!」

在中配合著開始大叫起來。

 

安平這邊,錦瑟照顧著,產婆為安平接生,比較順利,安平生下個男孩,然後就昏了過去,產婆說沒事,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錦瑟趕緊抱著孩子,悄悄的從側門繞了進來,把孩子遞給產婆,產婆輕輕一拍打,孩子叫出聲,然後產婆就推開門走了出去,允浩也緊隨著走了出去,就看到皇上正在正廳裡,皇上看到孩子後,微微一笑,產婆說道:

「是個小皇子,母子平安。」

允浩從產婆手裡接過孩子,然後看著皇上,意味深長的說道:

「父皇,放心吧,都平安。」

皇上明瞭的點點頭, 說道:

「今天的事,要給我徹查!」

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皇上走後,允浩吩咐說在中要好好休息,其他的下人也都退下了,關好房門後,在中就趕緊從床上起來,和允浩一起往安平的屋子跑去,產婆已經為安平都整理好了,此刻,安平正平靜的睡著,在中和允浩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屋子,就看到放在床上的孩子,錦瑟正在照顧著,在中走過去把孩子接過來,孩子看到在中後,就咧開嘴笑了,看到孩子笑了,允浩開口道:

「看來他這麼小就知道討好你這個母后了。」

在中白了允浩一眼,回道:

「我們一定要好好撫養這個孩子,不然怎麼對得起安平呢。」

允浩點點頭,

「是啊,我們一定要好好撫養他。」

 

太子妃順利產下個男孩的消息在宮中盛傳,容妃氣的臉都變了顏色,看著跪在地上的宮女,正要開口指責,只見門開了,幾個侍衛恭敬的說道:

「不好意思,容妃娘娘,皇上懷疑,你和陷害太子妃的事情有所關聯,請你和我們一起去趟南書房。」

容妃刷的跪坐到地上。

 

 

沒有幾天的時間,安平的身體就都恢復了,在中把孩子抱過去讓她看,安平微笑道:

「謝謝在中哥,是你幫我留下了他。」

在中搖頭,

「別說這些話了,正好你身體也好了,明天,我們好好吃一頓,我親自下廚。」

安平點頭道:

「在中哥,謝謝你,也替我跟允浩哥說謝謝,能遇到你們,真的是太好了,孩子就託付給你們好好照顧,我相信跟著你們他一定會健康快樂的。」

在中握著安平的手道:

「怎麼盡說些見外的話呢,我們是一家人啊,還有,記得給孩子起名字啊,允浩最近幾天一直在琢磨著給孩子起名字的事情,我特意把這個機會留給你的哦,畢竟你是孩子的娘呀!」

安平微笑著點點頭。

 

第二天一早,在中起了個大早,準備今天好好做一頓好吃的,正想著要把有天和昌珉他們也叫來的時候,這時,錦瑟敲門進來,面露難色,有些顫抖的說道:

「太子妃,安平公主她……去了,我剛才去伺候的時候發現公主已經……」

在中震驚的看著錦瑟,錦瑟一邊搖搖頭,一邊遞給在中兩封信道:

「這是在桌子上發現的。」

在中木然的接過信,一封是寫給皇上的,一封是寫給在中和允浩的,在中顫抖著打開信,只見信上寫道:

在中哥,允浩哥,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已經不在了,其實,我早就已經有了這個想法,只有這樣,才能永遠的和漢卿在一起,只是,那時,我發現我已經懷孕了,事實上,我早就已經知道了漢卿去世了的消息,雖然你們盡力瞞著我,但是,我還是知道了,所以,我千方百計的想留住這個孩子,也算是我和漢卿生命的延續,最後還是靠你們幫我留住了,只要能留住這個孩子,我就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在中哥,你是個好人,我很高興你是我的嫂嫂,從你在我宮裡避雨的那次開始,我就感覺到,你的聰明和智慧了,陪在允浩哥身邊的人,是你,真的很好,自從母后去世後,就沒人再像你們對我這麼好過,你們讓我過了一段很快樂,很幸福的日子,希望你們能永遠這樣幸福下去,我一直被宮裡束縛著,不能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不能自由的有自己的想法,這下子,可是真的解脫了,希望來生,我們還會遇到,我想宮裡有你們這樣的人在,也是對百姓最好的交代了,另一封信,替我交給父皇,我也有好多話要對他說,有很多的對不起要對他說,我不是個孝順的女兒。

最後,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就叫他福麟吧,希望他永遠幸福,吉祥,如果可以,我希望還是不要告訴孩子我的事情,畢竟,我這樣拋棄了他,我不想傷害他,所以,在中哥和允浩哥,你們就是孩子的父母,是他最親近的人。

 

在中含著淚看完了信,這時,允浩已經起床,看著站在門口的在中,快步走過去,接過了他手中的信,在中看到允浩,撲到允浩懷裡忍住聲音,哭了起來,允浩看完信,眼眶也濕潤了,沒想到迎來一個生命,又送走了一個生命,緊緊的摟住在中,看著已經開始發亮的天空,允浩感慨,遺憾真是無處不在。

 

在中親自把另一封信送到了皇上那裡,皇上在看到信的第二天就昭告天下,宣佈退位,以年邁為由,要安享晚年,把皇位傳給了允浩,沒有人有異議,允浩登基的第一天就宣佈封太子妃金在中為皇后,福麟為太子,並且大赦天下,也放了一直被關在宮中的允翔和牡丹。

沒人知道安平到底給皇上寫了些什麼內容,只是皇上從此以後,性格變得平和多了,宮裡沒人知道安平公主的下落,只知道安平公主突然間就消失了,皇上也沒有給出任何的答覆,安平公主的故事就像一個傳說一樣,開始在宮中流傳。

允浩本想放基范出宮和昌珉遠走,但是基範堅持留下來繼續保護允浩,昌珉也很支持,允浩想招韓庚進宮做御醫,但是韓庚拒絕了,他在希澈的布莊旁邊開了間醫館,憑著良好的醫術和性格,開始漸漸有名,他和希澈的事情,現在成了那條街上,大家茶餘飯後的美談,有天正式接管了朴家,並且明媒正娶了俊秀進門,朴家上下沒一個人反對,在中看著俊秀幸福的樣子,在心底覺得寬慰,幸虧把俊秀交給了有天,有天膽大心細,知道如何對待俊秀那率直的性格,他們真是絕配。

 

登基大典上,允浩拉著在中的手,昭告百姓,開始了一個新的王朝,在中看著滿朝文武,眼眶濕潤,種種經歷似在眼前一一閃現,初見允浩,傾心於允浩,嫁給允浩,到如今這樣緊緊握住他的手和他面對天下,在中覺得,一切的付出都在這一刻化為了值得,不論未來的路還有多少的艱險,只要手中緊緊握住的這雙手還堅定的拉著自己,那麼,自己就有無數的勇氣,去面對所有未知的一切。

 

 

 

五年後

 

「福麟!你給我站住,你要是再不聽話,我要打你屁股了!」

小跑的福麟聽到這句話,回頭笑道:

「昌珉師傅說了,母后只是嚇唬我,根本捨不得打我,我才不怕呢!」

「你!你給我站住!」

在中穿著長袍,跑不過福麟,轉眼福麟就沒了影子,在中氣得跺腳,這一幕,被剛下朝的允浩看到,允浩笑著走過去道:

「怎麼,又被福麟氣成這樣,小孩子難免貪玩嘛!」

允浩邊說,邊給在中拍打衣服上的灰塵,在中沒好氣的扯回衣服道:

「就是因為你和昌珉還有基範總是護著寵著他,他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我要再不好好教訓,這還了得,要當一國的君王可不能這個樣子!」

聽了在中的話,允浩無奈道:

「福麟他才五歲,你這也太嚴厲了吧?!」

在中瞪眼,

「就要從小好好教育啊,你要是小時候就遇到我的話,我肯定把你教育的比現在還好!」

允浩眨眨眼,估計在中是被氣的語無倫次了。

 

這時,對面走來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昌珉領著福麟走了過來,福麟撲到在中懷裡撒嬌道:

「母后別生氣了,福麟好好聽話,好不好?!」

在中本也就捨不得教訓他,看他這個樣子,氣就消了大半,允浩笑著把福麟抱起來,福麟湊在允浩耳邊道:

「父皇,你要好好謝我啊,昌珉師傅說,我要是惹母后生氣,遭殃的肯定是父皇,我是捨不得父皇受氣才特意和母后道歉的。」

福麟邊說,邊回頭和昌珉對了個眼神。

道過歉,昌珉就領著福麟練功去了,看著他們的背影,在中感嘆道:

「你說,把福麟交給昌珉教育,是不是找錯人啦?!」

允浩失笑。

距離安平離開,已經過去了五年,這五年裡,允浩和在中把福麟照顧的非常好,允浩的後宮中只有在中一人,只有福麟一子,這些都成了宮裡的佳話,大家都知道,皇上把皇后和太子寵上了天,福麟生性聰明活潑,宮裡無人不喜歡太子,在中和允浩遵照安平的意思,沒有告訴福麟她的事情,但是,福麟的脖子上,一直掛著一塊上好的玉佩,玉佩上面刻著“安平”二字。

 

在中叉腰看著允浩,邪魅的笑了笑,允浩詢問的看了在中一眼,在中開口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哦,你們合夥福麟對付我的事。」

允浩眨眨眼,在中繼續道:

「有天在偷偷教福麟醫術,俊秀總是帶些奇怪的零食來給他,我找希澈做件衣服要等上好久,他給福麟做的衣服都要堆成山了,福麟只要怕被我教訓就去找韓庚幫忙,昌珉就不用說了,快把福麟教成了小滑頭,基範幫著他監視我什麼時候去檢查他的功課,你嘛,你根本什麼都不管!牆頭草,也不站在我這邊,哼!」

在中邊說邊轉身離去,允浩看著在中的背影,笑的開懷,在中的背影,一如當初,清麗美好,現在的允浩已經無法想像,要是沒有遇到在中的話,日子會變成什麼樣,只是做了母后以後,性格能在稍微好一點就好了。

見允浩沒追過來,在中偷偷回頭看,允浩笑著追過去,攬住他的腰,往回走去,四月天,樹木都發了嫩芽,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映著遠去的兩個璧人,恩愛美好的身影。

 

 

=================== 全劇終 =====================

 

 

在打上完結的時候突發奇想的改成了全劇終XDDDDD

因為這文就有一種在看電視宮廷戲的感覺

不知道各位親估還喜歡這種題材的文嗎?

有機會的話會再介紹類似這樣的文給大家

下時PO文是20號,因為星期一開始我會連忙幾天~

我們20號見!!^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