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和允浩分手之後,在中一直努力避開昌珉的糾纏。不管昌珉是否清楚事情的原委,他知道在他和允浩分開之後那個人一定不會坐視不管。但這次的事情並不是誰單方面說想要分手就分手那麼簡單,他也根本不想要外人插手。

在他和允浩的感情上,昌珉也只能算是個外人。

他可以借著腿上躲回金家,一方面好好養傷等著姐姐將公司裡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到英國去,另一方面也算是躲著不必要的紛擾。如果是在金家,昌珉回去之後也不會覺得自在,更不用說同他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些莫名奇妙的事了。

他這種擔心當然不是瞎操心,在他出事之後昌珉打來的電話沒少過。

如果遇到在英在場,他乾脆就讓在英接了電話,欺瞞他說是正在睡覺,有時候在英不在他乾脆不接,只是這樣昌珉也仍然沒有放棄。

 

允浩那邊其實也沒能消停,他和昌珉在公司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根本躲不開。

在中出事之後整個行銷部的事情都落在了他身上,好在年終總算是到了,齊藤的年終酒會也順利舉行,所有的事情告了個段落,他該陪著父母回家過年了。

他也不是不知道公司裡的閒言碎語,只是久而久之卻也習慣了,畢竟打從他和在中在一起開始這些流言就沒停過。

這下他是真的都不在意了,可在中卻也是真的說了分手。

隔了這麼久也不見他有過任何表示,允浩心裡逐漸意識到,在中說分手或許並不只是一時衝動,也不像在英說的那樣,過一段日子兩人就能夠和好。他和在英聊過幾次,在英在語言上也有些含糊不清,他感覺這件事情或許並不只是因為誤會而暫時失望這麼簡單。

許久沒見到在中,說不想念那也是不可能。

現在每天和俊秀處在同一個屋簷下,卻找不到和在中在一塊兒時的那種感覺了。以前總疑惑那種少有激情的感情是否能夠長久,畢竟他對在中的確沒有當年追求俊秀時的那種衝動。然而現在分開了,才發覺自己整個人在看待感情上成熟了些,不再追求刺激,而是希望能夠一直過著平平淡淡的溫馨生活。

不可否認,在中給他的就是那樣的生活。

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工作,一起休息,雖然都是些反反復復毫無新意的生活,丟失之後卻是從未有過的懷念。

有的時候早晨從沙發上醒來,還會習慣性地轉頭看看在中醒了沒。可旁邊只是放著水果的茶几。

俊秀似乎是知道了一些事情,他因為工作而在齊藤待過一段時間,該聽的不該聽的也聽了不少,只是見到他總會欲言又止。他也知道俊秀是在擔心他,雖說他表面上看起來的確沒什麼大礙,其實他心裡很清楚,自己已經過了為失戀自我墮落的日子,相對而言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雖說過年那幾天算是公司的年假,但因為要回老家,所以說不定走親訪友的會耽擱一些日子,於是他在放假前還是特地到總經理辦公室去了一趟。

在英正忙著處理去英國前的最後一些工作,允浩進門的時候才將忙了幾天的工作短暫地停下來。

「我聽在中說起你父母來了,你也該多抽點時間陪他們,這一年你算是很辛苦地工作,我和爸都看在眼裡。這是你的年終獎金,拿著好好改善下生活,想要出去玩玩或是孝順父母都可以,反正這是你應得的。」

將早就準備好的獎金卡放到他手裡,在英望著他才發覺他這段時間也瘦了不少。

「最近很辛苦吧?都瘦了一圈了。我看在中是因為受傷所以整個人瘦了一圈,結果你也好不到哪兒去。好好休息,別讓人家以為我們齊藤虐待員工了。」

在英話裡的意思允浩就算再笨也聽明白了一些。

前幾次她總是不願意說出在中的事情,今天卻一連兩次提起,允浩猜到這算是在英給他的一個暗示,他應該要順著她的話繼續問下去。

「在中最近還好吧?」

「嗯,算是挺好的,家裡把他照顧得很好,雙拐變成了單拐,也是一種進步。」

將看過的文件放到一邊,她起身正對著允浩。

和允浩心裡所想的一樣,她今天的確是想要將這件事情好好解決一下。不管怎麼樣,在中休息了一段時間也不該總是逃避,根本沒將事情都解釋清楚,也不明白怎麼允浩就不像昌珉或是其他人一樣在感情這麼重要的事情上追根究底問清楚,而是一臉淡然地等著。有些事情等待根本就等不出任何結果,在中也不會知道他在等什麼。

「允浩,我站在姐姐的角度問你一件事,你必須告訴我實話。如果答案不是我想要的,那麼我就帶著在中去英國並且短時間內不會讓他回來。如果答案是我樂於見到的,我這個做姐姐的也想幫你們一把。」

「嗯。」

他知道在英要問什麼,這也是他最近一直在思索的問題。

「你到底愛不愛在中?」

這次無論如何都逃避不了了,他不想悔恨終身。

 

 

 

「東西都收拾好了?」

聽到在英的聲音,在中轉過身來笑著點點頭。

也沒什麼重要東西,只是幾件衣服而已,沒什麼好收拾的。

「姐,機票定好了吧?」

「嗯,後天的飛機。」

後天……

這麼說他後天就會離開這裡了,也許也就真的離開了那個人的生活。

看他的表情在英自然明白他根本什麼也沒放下,只是想要借著出國旅遊為藉口暫時逃脫現在的困境。這種事情李醫生也說過多次,只能抱著放鬆的心態出去,若是一味為了逃避,逃得再遠不會對他的病情有任何好處。

「姐,我想去江邊吹吹風。」

「好啊,我也正想著走之前去四處看看,這一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她也有想要逃避的事情,比起在中而言也好不到哪兒去。

 

在英將車將到江邊,江邊的夜景仍然像往常一樣璀璨耀眼,兩人相視一笑朝著人少的地方走去,在英將就著在中因為腿腳不方便的原因而將平常的走路速度放慢了不少。往常在齊藤裡雷厲風行的總經理金在英此時只是一個愛護弟弟的尋常姐姐,離開了辦公室也只是個尋常的女人而已。

選了個冷清的地方站定,江風吹得人格外舒爽。

「在中。」

「嗯?」

「姐姐問你,你是真的決定要跟我一塊兒走?」

愣了愣,雖然明白在英話中的意思,還是選擇避而不提。

「姐,你問這個做什麼?只是出去散散心,你也說了,像是旅遊一樣,又不是不回來了,搞得這麼感傷。」

這個弟弟……

知道自己因為心理疾病差點釀成大錯之後,總是在這些問題上逃避。剛開始還隨著他去了,想著他因為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總需要一段時間喘口氣,哪知道他還真的不打算將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處理好了,只想著躲到英國去。這樣根本不像他那個敢作敢為就算鄭允浩不記得他也硬到人家面前相認表白的金在中。

「算了,懶得跟你鬼扯,我去對面超市買點東西。」

「你這時候要買什麼東西……」

「你們男人用不著的東西!」

無奈地笑了笑,心情卻莫名地比剛才好了一點。

原本以為依姐姐的性格把他拉到鄭允浩面前解釋一番是必不可少,哪知道這次姐姐就真的順著他的性子由著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面對好,還是逃避更好。只是懦弱地認為等到他從英國回來之後鄭允浩應該已經有了新的物件,或者根本沒有對他牽腸掛肚,那樣他也就真的給了自己一條死胡同沒退路倒也好。

說到底還是太懦弱了,害怕面對的時候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以前好像總是允浩在逃避問題,這次他一逃避,就逃避了個徹底。

 

等了許久都沒見在英回來,江風吹得有點冷,他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想著還是回到車裡去等比較好,反正在英要是找不到他遲早也會回車裡。可當他走到停車的地方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在英的那輛車。

原本在英停放車輛的地方停著另一輛車,車是他選的車牌號也是他親自挑的,再怎麼也不可能不認識。

「在英有事先走了,我送你回去。」

果然……

姐姐最後還是插手了。

現在他根本沒得選擇,手機在在英的車上,身上根本沒帶錢,傷了一條腿也不可能這樣走回去,即使只有半個小時的路程,夜色又這麼暗了。

他只有上車這一個選擇。

硬逼著他面對。

早該想到的,只是沒料到會在這個時候。

 

 

 

 

 

 

【49】

允浩的駕駛技術不錯,可他很少開車。

相比較而言,在中可以說根本是花錢買到的駕照,在美國時拿到的駕照在這裡根本不被承認,又懶得再去一次駕校,於是多花了很多鈔票買了個國內的駕駛執照。

國外的公路上車子不像國內這麼多,道路也更加寬敞,所以那種橫衝直撞總是超速的開法實在是太危險了些。允浩總擔心他開車開得那麼快會出個什麼差錯,而當他真的將車直直地開向電線杆的時候,一開始也以為是交通事故,刹車失靈。

然而事實卻並不是這樣。

想起在英告訴他的那些話,他已經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逐步恢復了冷靜。

在中知道姐姐一定是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所以他根本就逃不掉。就算現在拒絕上車,允浩也會找到家裡去的。

假如允浩對他有那麼一丁點兒重視的話……

當然也不只一丁點兒。他不是瞎子,感情進展到什麼地步自己也能感覺得出來。

 

「如果是因為那種原因分手,為什麼不將事情都告訴我讓我來決定?」

「有區別嗎?」

很少用這樣的語氣相互對話,兩人卻都沒有感到一丁點兒的不自在。

好像這衝突並不只是從這件事情才開始。

允浩怔了怔,將車停到路邊。

果然他還是不夠了解在中,又或者在中沒有將真實的那一面全部展現在他面前。難怪在英會和他說那樣的話,他們兩個從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在對方眼裡就都不是均等的。

從一開始他就覺得自己對不起在中,所以想要盡可能地付出真心去對待他。久而久之,連他自己也分不清那份關心到底是處於真心還是出於習慣,所以也就在不知不覺中忽略掉了很多細節,以為愛他的在中不會介意這些,或者任何兩個均等戀愛的人都不會介意這些。但在中卻是從一開始就小心翼翼謹慎得不得了,生怕因為一點兒小的細節就影響了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並不穩固的感情。然而這些,他們都沒告訴過對方。

所以當一段感情遇到問題的時候,根本不可能說只有哪一方的過錯。

在英說得沒錯。

他錯在太相信在中,而在中錯在太沒有安全感。兩人都做錯的,就是對於愛情沒有放手一搏,而是束手束腳謹慎行事。

如果從一開始他就將孫甯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在中,可能也就不會有那場車禍。不過他要是不明白這個問題,意外也可能隨時都會發生。

 

「在中,在這種問題上你怎麼就怕給我一個機會表明立場?你怎麼就認為我一定會選擇其它的選擇而不是你?」

「那如果那個其它的選擇是你的父母呢?」

以為他擔心的只是強迫症的問題嗎?

不是迫不得已,他怎麼可能捨得在那種情況下開口說分手?明知道允浩對他的感情已經越來越深了,越來越朝著他想要的地方發展了。他開心還來不及,他可以不顧一切,但也知道允浩和他不一樣,對於男人而言,愛情都不是第一位,他金在中只是不需要擔心其他任何問題才會格外重視愛情。

「我姐也告訴你我的情況了吧?那天是我自己最後回過神了,否則要真的出事了呢?就算你能原諒我,我要怎麼原諒我自己?如果對方是你的父母呢?你該怎麼選擇?你爸媽根本就不可能接受我,這是絕對改變不了的事實,就算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總會有一天必須去面對。你的父母對你有多重要我很清楚,你怎麼可能因為我就放棄他們?如果換作是我,我的父母不肯同意我們倆的事情,我就算任性個幾年可能也會回到父母身邊去。連我都是這樣,更何況是你。我不想到了那個時候再讓你去為難這種明知道結果的事情,在我還沒感覺到我們之間的感情變成你的負累之前結束掉,這樣最好。」

 

沉默。

在中說完這一長段話之後,車裡的兩人都只剩下沉默。

連允浩自己都沒敢想到那麼長遠的地方,在中卻將一切都想明白了。

 

許久,他才開口。

「我的確從來沒想過和我爸媽決裂,可我也不會輕易就放開你。在中,我想的是讓我盡最大努力去求得父母的諒解和原諒,總有一天——」

「要是沒有那一天呢?不是一樣還得面對?」

恐怕拖到那時候,他們倆都累了。

他不想等到那個時候再被允浩判死刑,現在分開,在他認為自己的強迫症差點讓自己釀成大錯的時候,他能夠說服自己是因為自己對於這種情況的束手無措才不得不選擇和深愛著的人分手,不是因為其他的原因。

他就是做好了自欺到底的準備,這樣才不會痛不欲生。

「這樣吧,除非你爸媽同意,否則我不會再回頭了,這樣對你我都好。」

這樣對你我都好……

連續劇裡最狗血爛俗的臺詞。

這和判死刑有什麼區別?允浩再找不到可以說服的理由。

在中擺明是對他判死刑了,一點申辯機會都不肯給。

他清楚在中是怕將來受到更大的傷害經歷更多的痛苦才會忍痛割捨,但他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說服不了在中。

在英交代給他的事情,結果還是失敗了。

在中望著窗外開始漸漸加速移動的街景,心情複雜。

他知道允浩一定也不好過,明明已經做好準備要和他一塊兒面對父母,請求父母的諒解。結果他卻在重要關頭臨陣退縮了,將所有的殘局都扔給他收拾。只是他並沒有允浩想的那麼堅強,就算再怎麼愛,他的能力,他的耐力,他的堅持都是有限的,況且他害怕一切的一切到頭來都變成了一場空。

 

「再見。」

推開車門,拒絕了對方的幫助和攙扶,自己拄著拐杖朝家門外的階梯走去。

允浩望著他的背影,心裡五味雜陳。

在中知道他一直在望著自己,擔心自己上樓梯的時候出什麼意外,等走進了拐角對方再也看不見的範圍裡,他才鬆了一口氣頓了頓按下門鈴。

在英果然已經到家了。

「以後別這樣了,我按照你希望的面對他,不會再有下次了。」

「在中……」

「我去收拾東西。」

「別收拾了,爸說是時候讓你了解公司運轉,英國的事情讓我一個人去處理,你以後跟著他去見客戶,學著經營和管理。等我回來之後,也就退居當副總經理,到時候總經理的位置就交給你了。」

「別說笑了……」

昨天明明還說過讓他好好待在家裡休息,跟著姐姐一起出去散散心也好,回來之後休息一段時間再去公司上班,今天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轉變?明知道他在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心思學習這些。

「我沒在開玩笑,你以為你要面對的只有鄭允浩?」

「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帶我去英國?」

他好像明白一點兒了。

「你說對了,我哪能一輩子寵著你讓你當溫室裡的花朵?」

這次她倒是爽快承認了,反正在中根本逃不掉。

父親再怎麼寵愛他們那都是有限度的,私生活一律不過問,但一到涉及齊藤的問題上絕對不會馬虎。他們姐弟倆都很清楚,一旦父親提出什麼要求,他們只能乖乖聽從,這樣才能換來自由舒適的私生活。

「你稍微帶點換洗的衣服就行了,後天我們一塊兒去機場。我去英國,你跟著董事長去香港見客戶。」

不再是姐姐和弟弟商量的語氣,而是命令。

上司對下屬的命令。

或許姐姐的確是為他好,但好像超過他能承受的範圍了……

 

 

 

 

 

【50】

在英說過,如果他沒辦法留下在中,那她就會將在中一起帶去英國,並且短時間內不會讓他回來,讓他們兩個都徹底斷了對這段感情的念想,免得拖拖拉拉最後惹出一大堆麻煩。允浩很清楚作為姐姐的在英之所以會有這一打算的原因,畢竟在中再怎麼也是他的親弟弟,對他來說最好的忘記方法就是離開得遠遠的。

雖然不甘心,可他的確沒有能力留下在中。

在中說的那些話,他翻來覆去想過了,的確像在中分析的那樣,真到了要做選擇的時候他又能有什麼辦法繼續拖延?就算失去所有,也不可能做一個不孝順的兒子。所以在那一天到來之前,在中提前放手了。

 

果然這以後一直沒在公司裡見到在英,看來他們姐弟兩個已經去了英國。

意料之外的是,在英在離開之前將他提拔為行銷部經理,還分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秘書給他,這實在是讓他感到匪夷所思,

難道這是在中的意思?希望他聽父母的話和女孩子多做接觸徹底忘了他?

如果真是這樣,他沒辦法做到在中所想的那麼灑脫。

陳芸的確是個漂亮又可愛的女孩子,雖然剛從大學畢業但舉手投足之間已經有了成熟女人的內斂和氣質,做事果斷腦筋聰明。只是無論如何,他此時都沒有心思留意到其他人,即使面前擺了這麼個優秀到不能再優秀的女孩。

對於自己上司的冷淡,陳芸倒是沒介意,反而有些其他看法。

早在剛進入公司還在其他部門工作的時候就已經聽說了鄭允浩和金在中的花邊新聞,作為見多識廣的新晉大學畢業生,同性戀這回事也不是沒見過,對於他們敢將關係公諸於世心裡也是存有幾分佩服。只是這調過來當了鄭允浩的秘書之後才從行銷部其他職員的口中得知這兩人已經分手,原因是這個鄭允浩腳踏兩條船。現在金在中離開了公司,他反而還升了職,看來金在中對他的情分果然不同一般,只是他怎麼就這麼安於現狀?

很多時候想要開口詢問,一看到上司嚴肅的目光就收了口。

跟在他身邊快兩個星期了,沒見他和工作以外的誰在上班時間聯繫過,也沒見什麼人來過公司找他,更別提之前那些職員說起的那個第三者了。而鄭允浩倒是時常坐在辦公室裡發呆,隨手拿起一件東西就能看個好半天。

後來的某一天她看上司太累勸他回去休息之後就幫忙整理了一下辦公室,整理的時候才發現辦公桌上讓上司經常走神的那個香框裡是他和金在中的合照。

她這才想起這間辦公室是金在中曾經用過的辦公室。

看來他也不是真的忘恩負義。

以前還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相處了一段日子之後覺得其實鄭允浩這個人並沒有外面人議論的那麼壞,於是每天到公司裡整理檔看到鄭允浩沒在辦公室的時候,也就抽空進去收拾收拾東西。

鄭允浩和其他上司不同,他喜歡獨來獨往單獨去處理事情,就連談生意也不愛讓秘書跟著。

於是當他代表齊藤行銷部出面和一家廣告公司高層洽談合作的時候也沒讓陳芸跟著,陳芸幫他整理好了檔之後便進了他的辦公室將他工作室弄亂的東西都好好整理一下,免得他回來看到一大堆亂放著的檔又得浪費不少時間去整理。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天下午遇見怎麼也沒預料到的人。

畢竟整個齊藤的人都認為金在中跟著總經理去了英國談一筆大生意,順帶治療情傷。

所以當金在中跟著父親從香港回來之後打算趁著鄭允浩出去談生意的時候回公司將之前落在辦公室裡的一些私人物品收拾一下的時候,打開門就看到陳芸打開了櫃子在擺弄著一本一本的文件和書籍。

「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

怎麼會有個人在允浩的辦公室裡亂動東西?

他本來就有潔癖,況且那櫃子裡不少東西都是他留在這裡的,被人弄亂了實在是心裡不舒坦。

「我……我來幫鄭經理收拾一下辦公室,我是他的秘書陳芸。」

被毫無預兆出現的在中這麼一嚇,陳芸也是立馬出了一身冷汗。

「出去。」

「啊?」

「叫你出去,這不是你該隨便進來的地方。」

聞言,她只好趕緊離開了經理辦公室。

一出辦公室,陳芸就覺得想不明白。明明聽人說金在中是個十分謙和的人,倒是鄭允浩比較嚴肅,結果今天見到本尊,比鄭允浩的氣勢更讓人望而卻步。

該不會是職員們都被他給騙了吧?

 

雖然走路還沒回到以前平穩的狀態,但至少不用再藉助拐杖,去了香港之後談妥了生意父親也專門找了個中醫替他針灸,現在腿的狀況比起兩個星期離開前要好了很多,獨自走路是沒什麼問題了。所以他才會想到獨自一個人來公司裡取東西。

從來沒有用這種態度對待誰,他知道那個秘書只是好心進來整理辦公室,但在踏進這個辦公室之後發現還有另一個人在裡面,他也說不清自己心裡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思想,沒來得及多想就將那人趕了出去。

可能再見到與那個人有關的人或物,心裡總有種想要逃避的意念吧……

辦公室裡的佈置還是按照他走之前那樣沒有改變,桌上,也還是他和允浩的合照。

好像除了這張在家裡吃飯時突發奇想自拍的合照之外,兩人根本連一張正式的合照都沒有。買這個相框的時候想著等有空了一塊兒出去玩總有機會將照片換掉,結果到頭來仍舊只有這麼一張。

既然是一直放在這桌上,允浩一定也看到了。

本來只是來收拾點東西,結果正好遇上了允浩的秘書,這對他來說已經不妙了,因為這就意味著允浩很快就會知道他根本沒去英國。雖然是遲早要曝光的事情,在英的做法不就是為了讓他不得不真正面對他該面對的事情,可這還是比他預期的要早了很多。

要再多待下去,說不定待會兒整個公司的人就都知道他回來了。

至於這照片……就算是給他留個紀念吧。

 

等他收拾好東西回到大廳裡和父親碰面一塊兒回家的時候他才明白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多蠢的事情,無奈又可悲。

他完全可以等到公司下班之後用金家本來就有的鑰匙解除警報系統進去收拾東西,或者讓父親代勞。結果他偏偏選擇鄭允浩不在的時候去,其他職員又不是沒有上班,那麼多雙眼睛看著他進了齊藤,難不成這消息還能瞞得住鄭允浩?

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

這種時候還做這樣的事情,是他自己還不願意放棄吧……

心裡期盼著能夠被他知道這件事情,期盼著他沒打算放棄掉這段感情,期盼著他得知自己回來的消息之後來跟自己見面……

其實根本就想他想得不得了。

金董事長只覺得兒子奇怪,也沒想那麼多,開車載兒子回家。

 

而允浩在談完合作一回到辦公室就看到陳芸斷著咖啡進來站著,吱吱唔唔地想說什麼。

「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該不會是趁著他不在犯了什麼錯吧?

他可不希望自己突然多出來的這個秘書是個不太安分的人。

「經理,我今天收拾辦公室的時候,金……金在中經理來過。」

想不到該怎麼稱呼金在中,思量再三還是用了以前的稱謂。

「在中來過?」

這秘書該不是耍著他好玩兒吧?在中分明在英國。

「是真的,大家都知道,你剛走沒多久他就來了,好像是收拾了什麼東西才走的。」

「好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你先出去工作吧。」

等到陳芸出去之後,他左右看了看,發現櫃子和桌上的確少了些東西。

不過……

那張合照還在原處。

不知道怎麼的,他突然鬆了一口氣。

 

 

 

 

 

 

 

【51】

即使被父親明令禁止去公司上班,在中仍然不肯待在家裡好好養傷。總覺得這樣被家人照顧著什麼事情都不用做的生活反倒讓自己活得很累。不是不知道家人都因為他和允浩分手的事情而對他關愛有加,可這樣卻更讓他心裡覺得難過。

分手是他提出來的,但家裡人誰不知道他對鄭允浩用情頗深。

金在英這樣扔下他跑去英國,實在是讓他感到頭疼。

沒有金在英這層保護傘,家裡所有人時時刻刻都在圍著他一個人轉。

更讓他覺得難辦的,是前段時間因為要避開在英出國而被金董事長派到澳門談投資的沈昌珉也在這個時侯回來了。

在英不在,金家也就將他留了下來。本來很抗拒住在這個家裡的沈昌珉,在得知在中正在家裡養傷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將外面房子裡的行李收拾了一些搬回了金家,住進了離在中的臥室不太遠的一間客房裡。

原以為他這麼做立刻就會給自己帶來困擾,但昌珉住進來好幾天之後兩人卻除了在飯桌上有一點交集意外在其他時候根本沒有任何接觸。就連有時候在家裡的某個地方碰上了,昌珉也只是打個招呼就回自己房裡去了。雖說他希望昌珉真的想通,但也不是這樣對他冷冷清清毫不理會。後來轉念一想,似乎他是最沒有資格要求昌珉放棄他之後還必須要保持以往的兄弟和朋友關係那樣相處。

 

在英到了英國之後每隔幾天就會發一封郵件給他,告訴他生意的進展情況以及她在那邊的近況。

在中看著她的郵件,總是羡慕不已。

到了那邊,她是真的逐漸灑脫放開了,還說如果遇到合適的物件就會結婚安定下來。她已經結錯一次,對另一半的要求並不高,只要能夠好好對她,兩個人一起拼搏過日子也就行了。按照在英那麼優秀的條件,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並不難。她之所以會這麼說,也就證明她在經歷了一次刻骨銘心的感情和一次算不上成功的婚姻之後在對這些事情的看法上有了很大的改變。

找一個愛著自己的人,才不會那麼累。

在英很清楚地告訴了他這一點。

只可惜這對他沒辦法適用。

愛他的人,身邊至少有那一個,但如果選擇了這個,那麼將來的生活會比他和允浩在一起時還要辛苦。他沒信心再去經歷一次,那種勞累有過一次就夠了。何況他對昌珉,根本就沒有除了兄弟死黨之外的感情。

 

昌珉回到齊藤上班之後,也不再像往常一樣經常去隔壁的行銷部串門,畢竟現在已經沒有了要過去的理由,兩邊毫不相干。

而金俊秀在完成了油畫牆的工作之後,那個和他一起合作的畫廊老闆很喜歡他,便將他帶回了畫廊,管理畫廊裡的畫作,不太忙的時候還能坐在畫廊的工作室裡和老闆學畫畫。這對他來說是一份十分渴望的工作,所以算是正式渡過了低谷,生活漸漸明朗起來。

無論是誰和誰,好像突然之間都失去了交集。

即使俊秀仍然借宿在允浩租下的房子裡,兩人見面的時間也是少之又少。

 

因為擔心兒子,鄭家父母回家之後鄭母又反反復復來過好幾次,見到俊秀比見到自己兒子的次數更多,老兩口也就知道自己的兒子現在有多忙了。

以前因為他和金在中的事情鬧得兩夫妻著實睡不好覺,原以為孩子這下死了心能夠好好工作,哪知道這還沒兩個月就已經弄得整個人瘦了十來斤,工作起來也總是三天兩頭顧不上吃飯休息。

就算是在業務繁忙的大公司,一個小小的經理又能忙到哪兒去?

看著心疼的,最終還是父母親。

 

孫甯的事情解決了,她跟著那個男人到國外見公婆然後結婚,孫家老倆口到了最後關頭也只能嘴硬心軟,接受了那個外國女婿。只是孫甯走之前問鄭母是不是仍然不肯答應允浩和在中的事,她哽了哽說不出個答案。

對於他們這個十分優秀的兒子而言,到底是過著正常的生活平平淡淡來得重要,還是在別人的指指點點下和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更為開心。她也找不到答案。

想要和兒子好好談一談,他卻沒日沒夜地工作根本沒有能夠讓母子好好談談的時間。

鄭父沒再插手這件事情,說是讓她自己看著辦,可她一個女人家的,這種事情也找不到個人商量,到了這個關頭實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加上允浩這期間又鬧過一次疲勞過度飲食無規律引發的胃潰瘍,她這個做母親的,最終還是決定硬著頭皮攬下這件事。

 

俊秀沒料到鄭母會到畫廊找他,但聽明瞭來意之後便放了心。

鄭母本來想著通過俊秀找到金在中,然後將他約出來好好談一談,看看他對允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想法,後來想了想又覺得這種事情如果是和金在中的母親談應該更為妥當。同樣身為孩子的母親,出身名門的金母或許比他更懂得怎樣處理兒子的事情。

聽到鄭母的請求,俊秀為難之下聯繫了沈昌珉,知道了金家的家庭電話號碼。

沈昌珉不是笨蛋,當然知道他要這個電話號碼的目的,不過他欠俊秀太多,這種事情讓俊秀插手他根本就沒有拒絕的餘地。

所以鄭母很快便聯繫上了金在中的母親。

金母正好也一直在揪心自己兒子的狀況,接到電話之後立刻就答應了見面的請求。

 

兩位母親面對面的坐在咖啡廳裡,正是電話接通的當天下午。

金母沒將這件事情告訴在中就單獨出來了,之前她也聽說過一點關於鄭家父母反對他和允浩的事情,心想著如果鄭家這次找他出來是想要趁著孩子們分手的關頭斬草除根,那麼見面的這件事情就不能讓兒子知道。明知道兒子對鄭允浩的感情,在英走之前也將在中發生的事情詳細告訴了她說是希望她能好好照料在中,所以如果鄭母要強人所難那她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有必要的話,他會動用金家的勢力和關係網牽制鄭允浩或是他的父母。

所以來之前,他已經將鄭家的情況打聽得一清二楚。

只是鄭母並沒有提出任何她之前計畫好的事,只是說著擔心自己的兒子會繼續消沉下去之類的話。

她這才知道,分手之後的鄭允浩情況也並不好。

看來她丈夫的擔心是多慮了。

之所以在在中暫時離開之後將鄭允浩提升為經理的職位,正是金董事長採用的試探計。

如果鄭允浩和在中在一起只是為了順著齊藤這棵樹往上爬,那麼在這件事情以後一定會有一些其它的表現。沒有了金在中這麼一個籌碼,他鐵定是趁這個機會大撈一把之後跳槽到其它公司。

行銷部雖然不大,但手頭的資金確實整個公司所有部門裡排名前三的,在他接收了行銷部經理的職位之後就會馬上接收部門帳務明白這一點。失去了在中那麼也就意味著他不會再有多少機會繼續往上爬,畢竟這也意味著他在金董事長和其他高層眼中扣了不少的印象分,所以他能飛黃騰達的方法就只有打撈一筆之後跳槽。

然而鄭允浩卻沒這麼做,反倒是每天埋頭苦幹,甚至可以說是比行銷部裡任何一個人都還要辛苦地工作著。

聽了鄭母的話,金母心裡的那桿秤也算有了個確切結果。

 

「說實話,我兒子現在搞成這個樣子我比誰都心疼,想必你也知道一些所以才會找我出來說這些。如果不是這麼多年了他還對你兒子念念不忘,我哪裡會看他這樣自己折磨自己?」

「我明白……」

同樣都是母親……

「他一直都在關注允浩的情況,所以這麼多年我們家裡對你的兒子也是相當熟悉了,心裡也多多少少看出了點兒。所以當他畢業那年站到我和他爸面前說要回國,還告訴我們將來應該不會結婚生小孩,我們也沒覺得有多意外。我了解他,知道他對待這件事有多執著,再怎麼反對也沒用。」

說到這裡,金母無奈地笑了笑。

「確實我們一家子從他出生開始就一直寵著他,寵得可以說是過頭了,可這有什麼辦法?他們姐弟是我們夫妻的心頭肉,從小就磕不得碰不得,這次的事情做父母的幫不上忙在一旁只能乾著急,實在是難受。」

「是啊……」

比起金在中的父母,他們給允浩的似乎更多的是嚴苛。

他們家不比金家,金在中從小不愁吃穿也不用擔心未來的前途問題,只要開開心心健健康康長大就行了,允浩卻正好相反。

雖然他們家也算是小康程度,但夫妻倆達成共識,就是絕不能驕縱了兒子,從小就要讓他學會獨立堅強,也告訴他自己的道路要靠自己去努力奮鬥,父母親是絕對不會幫忙的。所以從小到大,允浩就是個幾乎不怎麼讓父母操心的兒子。

於是有了這麼一件事,他們怎麼都始料未及。

 

在咖啡廳裡聊了整整三個小時,鄭母最後提出要去金家看看在中。

上次的見面太過倉促並且不愉快,而且還有太多的誤會夾雜其中。今天和金母聊過之後頓時覺得心裡的壓力減輕了不少,也許她早該放開手讓兒子自己去處理問題了。原本獨立性就比同齡孩子要強的允浩應該能夠靠自己解決問題,不管他是堅持還是放棄,最終都得靠他自己決定,作為父母能做的,就是不要再給兒子施加更大的壓力。

這麼一想,就真的豁然開朗了。

之前將孫甯叫來的事情就證明了外人插手這種笨辦法的失敗,他們不該再繼續失敗下去。

難道兒子堅持自己的感情,就非得鬧得這個家庭四分五裂嗎?

金母很高興她能想通這一點,十分歡迎地帶著她到金家。

 

只是兩人誰也沒想到在她們正要到金家的時候家裡出了事,所以等到打開門進去之後才發現整個家都忙活了開來,昌珉的媽媽正大聲叫著昌珉的名字,然後便看到昌珉橫抱著臉色發白失去意識的在中從樓梯口衝了下來。

鄭母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跟著一塊兒坐上了金家的車。

允浩在辦公室裡始終有些心神不寧,直到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才知道在中出了事,於是趕緊馬不停蹄地往醫院趕去。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