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irty-three——DAY 33

 

——租房子?!

——雙宿雙飛?!

——和大神共住一個屋簷下?!

——春宵苦短日高起,一地內褲沒人洗?!

這樣的生活呀~~~~~~~

金小在同學脫口而出這個想法後,立刻被自己完美的想法震撼了,他怎麼能這麼聰明又善良啊喂,竟然能再被大神折騰了大半夜,自個小菊花怒放的合不上的時候還為大神的性福考慮(你確定不是為你自己?!),竟然還想著換張大點的床!

啊喂!村裡有個小夥兒叫在中,長得好看又善良呦!(咦= =?!)

腦海裡喜滋滋的幻想著他和大神租下一間小小的房子,一居室的房間裡只放得下小床以及簡單的傢俱,簡陋但是溫馨,下了課,他們就一起擠在廚房裡做飯,然後一起在桌子前看書,渣風雲,晚上看著月色一起相擁入眠。

嗷嗷嗷!!!

浪裡格朗,實在是太美好了喂,簡直是媳婦兒的美好,啊呸,簡直是金小在的美好時代啊!!

「允呐,允呐,咱們租房子吧!」在中越想越興奮的偎進大神的懷裡,大眼睛笑成一彎新月。

「叫我什麼?」

「沒,沒什麼,我,我在唱歌,」金小白菜臉紅,隨口亂唱,「啊啊啊,天邊飄過一片雲哪,雲哪~~~~~」

O(╯□╰)o

「租房子要先找地方,談租金,裝潢‥‥」

口胡!這年頭怎麼租個房子都能這麼麻煩,這麼多事做完超人都能改穿西裝了,他難得想到這麼可行的想法,這是又要破滅了麼?!

他和大神總不能老是在宿舍那啥吧,樓下會不會以為一星期地震好幾次啊?!而且,總不能老是把有天和昌珉趕走吧,照這個形式下去,俊秀很快也要菊花朵朵開了,摔!

「我來處理。」

「要不算了吧,會不會太麻煩了?」

「沒事,一切有我。」

 

大神堅定的目光和回答成功的驚到了金小在,一直到被護送回宿舍,他還沒有緩過來,任胖子和俊秀四隻爪子在眼前晃來晃去,滿眼的手指頭亂飛。

口胡!大神搞清楚他的意思了吧?!

他要表達的是能住人的房子,有門有窗有屋頂的那種,不是路邊的集裝箱喂,也不是烏龜殼兒喂!!

「胖子,依你看,我哥這是咋了?」

「本神醫初步診斷,估計是大神的口水喝多了。」

「SO?」

「消化不良了唄。」

「我以為,你會說白哥」蹲在一邊餵貓的大七幽幽的開口,「是大神的牛奶喝多了。」

「‥‥大七,你最好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胖子狂笑,「哦吼吼,還牛奶,啥味兒的呦?」

「大神自產自銷的牛奶難道還能逆流?最後變成口吐白沫?」

「也許,直接就被吸收了。」

「所以傻了?」

「沒辦法,大神牌牛奶,營養豐富啊。」

男生宿舍的話題永遠是這樣,於是胖子和俊秀越說越離譜,哎嘿嘿的一起淫笑,終於遭到了金小在的怒火攻擊,被掐的七葷八素。

「那啥,我準備和大神租房子出去住。」

「口胡!未婚同居啊。」胖子驚。

「哦哦哦,我要通知掃黃打非小隊,男的站左邊,女的站右邊。」俊秀搗亂。

「白哥蹲中間。」大七配合。

魂淡!這群深井病,統統拖出去吃乾冰!!

 

 

租房子的事情很快就在開學的前幾個星期裡各式各樣的活動大潮中被金小在遺忘,推優測評,迎新送老的各種籌備忙的419這群學生會的新新人類腳打後腦勺,所以,當接到大神讓他出去看房子的電話時,在中愣了好幾秒,才一把扔開面前的策劃書,奔騰的衝出宿舍。

「這娃幹啥去了?」被要求在晚會上唱歌的俊秀一時間沒緩過來,用中氣十足的美聲問道。

「也許,」胖子做好PPT,轉頭看著煙塵四起的樓道,默默開口,「也許,去喝牛奶了吧。」

419沉默ING。

「大神,」在中遠遠的看見站在路邊的身影,連忙跑過去,「等很久了吧。」

「還好,走吧。」

乖乖的被牽了手的金小在小朋友左顧右盼的看著這個離學校不遠的高檔住宅社區,心中默默思考,大神不會選了這裡面的房子吧,那得多少毛爺爺才夠啊,放一排都能拍個全家福了吧,摔!

 

一路刷門卡,驗指紋,坐電梯,最後站定在10樓的大紅木門的面前,在中看著大神淡然的拿出鑰匙開門,然後,然後他就震驚的站在門口了‥‥

啊啊啊啊!!!!

誰來告訴他,是不是他走錯門了?!

誰來告訴他這雖然簡單但是低調的黑白奢華的足足有一百平的複合套間真的是大神租的房子,誰來告訴他他幻想的那個小小的破破的房子怎麼就變成了面前這個鋪著軟綿綿的長毛地毯的大房子了,誰來告訴他,其實現在看見的一切都是在做夢?!

大神的肚子上一定有個口袋吧,大神其實根本是從22世紀來的吧,大神的耳朵其實是假的吧,大神的名字其實是哆啦B夢吧喂!

「大神,這個是租的?」

「不是。」大神遞過一雙拖鞋,搖頭,在中舒了一口氣,他就說嘛,大神是超人,又不是鈔票。

「是我買的。」大神繼續慢悠悠的說完,噎的在中愣在原地。

買,買的?!

這套房子是大神買的?!

口胡!難道他金小在傍的不是大神,而是大款?!

「大神你說的買的意思就是那個買吧?」

「嗯,全款。」

嗷嗷嗷!!!

怎麼辦,他現在有點暈!!

大神其實是外星來的吧,否則怎麼有大學生能負擔得起這麼一套房子的錢?!

「大神,你入侵地球的時候有沒有看見一圈香飄飄?」 (科普的結果是"香飄飄"為大陸很有名的食品公司,不過peggy也不太清楚作者在此引用的意思是什麼~是指像萬里長城一樣顯眼?全國人民都在喝香飄飄一眼就看見?)

「‥‥三圈。」

‥‥‥‥

原來,大神也是可以玩冷幽默的,其實超人也有可能有一天脫下內褲跳大象舞吧?!

「既然有房子,怎麼前幾天我說租的時候你怎麼還一本正經的考慮租下來?」

「我忘了。」

「這都能忘?!」

「以前買的。」

以前?!

「我之前決定到這邊上學,正好看見這個樓盤開盤,就買了一套,裝修了下。」

金在中無言以對!

這是什麼經濟頭腦啊,這是多有先見之明啊?!

他高中畢業的時候在幹嗎,貌似還在玩模擬人生玩的不亦樂乎,人家大神都買了套真的房子了喂!

 

T綜大建在郊區,在沒有大學城的時候還是很荒涼的,也沒什麼人住,房價都是很低的,一直到了大學城和周邊的配套設施建好,房價才開始蹭蹭的漲,聽胖子說以前要是買過一套現在轉手,一秒鐘就變百萬富翁。

「你買的時候多少錢?」

「一千二一坪吧。」

「那現在呢?」

「六千多吧。」

!!!!!!!!!!!!!!

氧化鈣!一萬個感嘆號都表達不了他內心的狂野,哦,不,是震驚!

「你哪來的那麼多錢?」

「好像是和有天參加了個模特大賽的獎金。」

啊喂!人比人氣死人啊,想當年,他個歡樂的小二貨拿了一百塊都激動的快上房了,他要是像大神這樣,肯定已經沖出‥‥香飄飄了。

「那怎麼這時候才帶我來看啊?」在中東摸摸西摸摸,大神的房子耶,那是不是有一半也算是他的財產了哇?!

「這個。」大神扔過來一個紅色本子。

口胡!這回不會是結婚證了吧?!

被上次戶口本嚇到的金小在小心翼翼的打開,欸欸欸,這是‥‥房產證?!

房產證上寫的還是他的名字?!

「這個是這房子的房產證?」

「嗯,前兩天我拿去過戶了。」

「過戶給我?」

「嗯。」

「你怎麼有我戶口本的?」

「找媽要的,基本是媽幫忙弄得。」

他就知道,他媽遇上這種事情一定很積極,賺了個兒子,還換了套房子。

不過,於是說,現在這房子已經整個都是他的了?!

他現在也是有房有車,咳咳,自行車也是車一族了?!

「好像在做夢啊。」在中跑到臥室裡看著超大的歐式大床掐掐自己的臉,大神從後面環住他的腰,半晌才開口。

「是不是做夢,試試就知道了。」

然後,一日之計在於床,金小在的新家之旅從大床上的嗯嗯啊啊開始。

 

 

有了溫馨而寬敞的新家,在中同志很快就拋棄了冬天刮陰風,夏天曬日頭的破宿舍,哼著歌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和大神開始歡快的同居生活。

「小白白,你真的決定要搬走了?」

「是啊,咱老百姓兒啊,今兒真高興。」

「唉~~~~」胖子嘆氣。

「怎麼,捨不得金小爺我啊?」

「是啊,」胖子哭喪著臉,「你走了,以後我偷誰的襪子穿啊。」

「口胡!我說我怎麼五天只剩七隻襪子,你還我襪子命來。」

於是,胖子和舍寶上演了一齣什麼叫禍從口出的真實版!

「哥,大神真的給你買了房子?」

「是啊,就在學校對面哦。」

「學校對面,」大七從床上爬下來,「不是個公廁嗎?」

「‥‥大七,你還是不要說話了,」在中翻了個白眼丟了個內褲過去,「喏,口罩。」

「不過,哥,你真的真的要搬走了嗎?」

「是啊。」

「哦也,太好了,」俊秀蹦躂,「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完成我的夙願了。」

宿舍其他三個人集體抬頭看著金俊秀,這廝還有什麼夙願?!

「我終於可以上半夜睡自己的床,下半夜睡另一張床了,恩康康。」

哼(ˉ(∞)ˉ)唧

神經病啊喂!!!!

朴有天,可苦了你了,以後你和俊秀睡一起的時候,如果看見上半夜腦袋邊兒放的是個頭,下半夜就變成腳丫子,千萬不要驚慌啊喂!!

 

囧囧有神的收拾完東西,在中拖著包走到門口,轉頭看見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其他三人,終於無奈的妥協:「我說,要不都去我家吃飯吧。」

「歐耶耶耶耶!!!!」本來垂死狀的三個人立刻原地滿血復活,風雲也不玩了,嗷嗷的往外衝。

「喂,胖子,你幹嘛拿著飯盒?」

「總不能只吃一頓啊,我要把下個星期的都裝出來。」

「‥‥呀,金俊秀,你有必要拿著臉盆嘛,你要不要把垃圾桶帶著啊。」

「好主意,大七回去把簸箕也拿著。」

「喂喂喂,你們還真拿啊,都給我回來。」

‥‥‥‥

 

混亂了一路,金小在可算是把這群好像去白宮旅遊一樣興奮的三人組帶回到家門口。

「謔,真是麻將雖小,五臟俱全啊。」胖子站在門口感嘆。

「胖哥,那是麻雀,我謝謝你,」俊秀換了拖鞋,然後看著L型真皮沙發,價值不菲的家庭影院,以及牆上掛著的藝術品,「而且,要是這個是麻雀的裝備,那咱們宿舍就是毛毛蟲了。」

「哎呦,大神在做飯啊?」胖子晃悠過廚房,然後掛倒檔轉回來,他一定是開錯了,他一定是今早把啤酒瓶底兒當成眼鏡帶出來了,所以他才會看見大神穿著圍裙,正在煎雞蛋?!

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大神,您為毛要裸著上半身穿圍裙?!

這是您和小白白的情趣嗎?!

但是,他們這些局外人看了會長針眼的喂!!

「哥,是不是裸著做飯比較有利於發功啊?」

「什麼?」

金小在同學順著俊秀的手指看過去,這才施施然的發現只穿了個圍裙和短褲的大神。

口胡!這個人搞毛線啊,幹嘛不穿上衣啊?!

等等,昨天晚上,他好像把大神的襯衫給‥‥拽壞了,然後早上他回去拿行李,大神還沒撈到空兒回去,所以‥‥

所以他就能這麼真空上陣嗎?!

「隨便坐。」某大神在大家窘迫的目光中端著菜盤子放在桌子上,然後,被金小在滿臉通紅的推進臥室。

「胖子,你有沒有看見?」

「我好像看見了。」胖子咽了口口水,他剛剛依稀看見大神背上一道一道觸目驚心的‥‥抓痕,撓的跟溝壑一樣,有幾道還紅紅的。

「‥‥沒想到,哥的戰鬥力這麼強。」

「我也沒想到。」

「所以,胖子,大神不穿上衣的意思是不是想告訴我們,我哥是他的人?!」

「不是,我覺得,」胖子看著大神穿著明顯不合身的衣服出來,深吸了口氣道,「大神的意思是讓我們送他指甲剪吧。」

那,是送人用的,還是啊嗚用的那種?!

金俊秀陷入沉思。

大神,永遠都這麼隱晦啊喂,他們這些凡人在情趣用品,計生用品,床單和指甲剪間搖擺不定,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啊!

 

419的三人組酒足飯飽的走了,在中洗了澡,換上大神的長T恤,抱著抱枕縮在沙發上看著搞笑的電影,大神洗完了碗,收拾完房間,把熱好了牛奶遞到他手上,然後坐在他的身邊攬著他的肩膀安靜地陪著他,房間裡的加濕器默默的工作著,潮濕的混雜著他們的呼吸。

一切都美好的讓人想把時間靜止在這一秒,再不前進。

 

 

之後的日子一直這樣平淡而溫馨的過著,大神每天到院裡等他放學,兩人一起去附近的超市或者菜場買想吃的菜,然後大神主廚,他縮在一邊打下手,偶爾搞錯了大蔥和蒜苗,被輕輕地捏捏鼻子作為懲罰,飯後,沒有課業的日子大神會照例去看新聞,他則是在一邊搗亂,最後惹禍上身的亂到床上。

而有了大神從旁指導的風雲,他很快就從小醫師變成了快要轉職的醫仙,借前段時間BH無比的宣言,他和大神這對夫妻成了風雲OL裡最有名的情侶,不但各服都津津樂道的傳揚著他們倆的故事,連風雲OL的宣傳視頻裡都多了他們的影子。

直到‥‥

 

直到有一天金小在同學忘記帶門鑰匙,去傳媒學院找大神拿,聽見了兩個女生的對話:

「聽說沒,咱們學校出國交流的名額定下來了?」

「誰啊?估計是經濟學院的吧?」

「我跟你說啊,小道消息,是咱們院的鄭允浩。」

「真假的啊?」

「我舅舅是咱們學校的老師,我聽他說的。」

「哇,我前幾天聽說選定為交流生的人這兩天就要準備走了啊,以後看不見大帥哥了。」

‥‥‥‥

 

午間溫熱的陽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在中的心中卻一片冰涼。

大神,要出國?!

口胡!他男人要出國交流?!

坑爹啊,他一傳媒學院的播音主持專業的人出去交流個鬼啊,總不能去國外播新聞吧,那些洋鬼子能聽出什麼四五六啊?!

總不能告訴他,大神去國外是傳播新聞聯播這種永遠沒有大結局的連續劇的吧?!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的金小在一口氣跑回家,縮在沙發上抱著抱枕發呆,大神這段時間都正常得很,一點都沒有看出來要出國的樣子啊。

思來想去了幾個小時,大神終於拎著一袋子食材開門進屋。

「允浩,你‥‥要出國?」在中這種直腸子的孩子永遠藏不住事情,劈頭蓋臉的就開口詢問。

「學校有這個意思,我還沒有同意。」

「原來是真的啊。」

魂淡!什麼破學校,不知道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嘛?!

大神要是走了,他要怎麼辦,自生自滅嗎?!(喂= =?!)

「不想我去?」

「才沒有,」在中抱著膝蓋,「為什麼你這個專業也要出國留學啊?」

「我沒告訴你我的第二專業是金融?」

納尼?!大神還有第二專業?!

「這個真沒有。」

「我先去做飯。」大神拎著食材進廚房,留下金小在一個人幻想大神離開後的生活,肝腸寸斷。

~~~~(>_<)~~~~

他真的不想大神走啊!!

但是,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每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群女人,大神雖然不能有一群女人,但是一定要有他這個賢慧的支持他所有決定的男人才行。

但是,也有那麼句話啊,愛一個人就要把他留在身邊啊?!

看著做飯的大神,金小在終於崩了!!

 

第二天早上的實驗課,他很嚴肅的把胖子和俊秀都叫來,展開了一場具有紀念意義的對話:

「胖子,俊秀,大神他可能要出國留學。」

「恭喜,你這次戀愛,終於不負眾望的把網戀,異地戀,同居,異國戀全都嘗試了一遍。」胖子嘴賤的笑眯眯的拍肩。

「‥‥你想怎麼死?!」

「老死。」

「哥,大神跟你說他要去了?」

「沒有,但是他也沒說不去啊!!」

「小白白,我聽說這次名額特別珍貴,是學費全免,還提供獎學金,學校多少人擠破頭想去,大神被選上是好事啊。」

「可是‥‥」

「小白白,愛一個人就要成全他,古有孟母三遷,現今輪到你金小爺千里送夫了。」

口胡!能不要說的他好像是大神他爸一樣成嗎?!

不過,他確實不能以愛的名義把大神困在身邊,雖然,真的捨不得,但是又不是生離死別,摔!

 

掏出手機發了短信,金小在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死胖子,我今晚回宿舍睡。」

「好啊,歡迎回娘家,」胖子嬉皮笑臉,「我能不能去你家睡?」

「‥‥我能不能娶胖嬸兒?」

「當我什麼都沒說。」

回到久違的宿舍睡了一個不安穩的覺,天剛濛濛亮,在中就爬起來,靠在床邊看著外面的天空,手機裡的收件箱空蕩蕩的,只有寄件匣裡孤零零的躺著一條短信:

——允浩,你去吧,我等你!

他,是不是已經走了呢?!

那個不管什麼時候都按照計畫一步步走的人,也許已經收拾行李離開了吧,聽有天說,這次交流的大學是他一直很喜歡的一所學校,聽說,他很早就已經計畫好要爭取這次交流生的名額了,聽說‥‥

可是,明明是開心的事情,為什麼,他現在這麼難受呢?!

「哥,你都看了一早上天空了,有什麼可看的?」俊秀吃完了早飯,轉頭就看見快要石化的在中。

「小白白,你不要看灰機啦,」胖子也出言相勸,「大神又不是鳥屎,不會從飛機上掉下來的。」

-_-#

胖子,你最好也不要說話,魂淡!

大神,現在是不是也在某一架飛機上正在一點點遠離有他的城市呢?!

奧特曼之所以要永無止境的打小怪獸,是不是也是擔心有一天,他們如果連這個牽絆都沒了,就再也不能相見了呢?!

 

 

「白哥,樓下有人找。」打水上來的大七推門而入,興沖沖的想要繼續說話。

「如果是送外賣的,你們就拿上來吃了吧,我沒胃口,」在中頓了頓,「如果有人找我,就說‥‥我已經駕鶴西去了。」

「那如果是個‥‥白衣俠客找你呢?」

「有事燒‥‥你說什麼?」在中嗖的轉過頭,「誰?」

「白衣俠客,在我們樓下等你,已經引起圍觀了。」

是他吧?!

白衣俠客,會不會是他?!

 

在中穿著拖鞋狂奔下樓,然後就看見人群包圍之中,陽光之下,那個人穿著一襲白衣,背著長劍,一頭墨色的黑髮被風吹的飛起,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唯美的好似一幅畫。

那是,他做給大神的衣服,是那件生日禮物!

那個笑著朝他伸開手的人是‥‥他的大神?!

「我來接你了。」

白衣俠客淡淡的開口,陽光,樹葉,大地,喧鬧的人群,溫熱的空氣,花壇裡搖曳的小花,一切的一切在在中的眼中都化為虛無,所有的景物急速的後退,只剩下大神上翹的嘴角,只剩下那個白色的身影迎風而立,衣擺獵獵。

就好像,他們的第一次見面,遊戲裡的新手村,那個白衣大俠也是這樣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對他說:

——我帶你出去。

從此,一眼萬年,那個叫即墨的人走進了是金花不是菊花的生命,而鄭允浩,闖入了金在中的生活,再不曾離開。

「鄭允浩!」金在中丟開手上的東西,撲進鄭允浩的懷裡,「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

我來了,就再也不會離開,以後再也不會放你走!!!

「為什麼沒走?」

「我還沒帶你成為風雲裡的大神。」

「有天說那所大學是你計畫好的,他說你永遠都會按照自己的計畫來。」

「可是,你,從來不在我的計畫裡。」

「我‥‥」

「你是我的意外,最不能放手的意外。」

「假髮哪來的?」

「泉水借我的。」

「你要帶我去哪?」

「你不是上學期公選課的作業還沒交?」

「我做的截圖還沒拿!」

「沒關係,我們去就行了。」

「為什麼?」

「因為那個滅絕師太是我媽。」

‥‥‥

 

初春的校園,白衣的俠客牽著穿著小象睡衣的男孩漸行漸遠,留下掉了一地的下巴和傳說。

網遊33天的日子結束,即墨大神騙到了小白菜,而鄭允浩和金在中的故事,未完待續‥‥

 

===============正文完結====================

 

看到"正文"完結‥‥沒錯!那就表示有番外!(廢話)

不過這作者估計太愛這文了,番外也能寫到3萬多字@@~

我想了又想,決定為了文的完整性,明後天再放番外。

親估們,記得要來看唷~~~(揮手絹兒)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