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大神和小白菜的幸福生活實錄A

 

『實錄』【大七】:

作為一個默默無聞,在419宿舍一直充當龍套角色的我至今也沒搞清楚為什麼會被抓來寫那對全校公認的膩歪夫夫的實錄筆記,不過為了滿足各位看倌的要求,我還是努力回想,我最近一次見到他們是什麼時候來著?

依稀記得,那是一個月明星稀,烏鵲南飛,草木‥‥的早上,咳,不好意思,最近語文考試有點神經錯亂。那是一個有點陰沉沉的早上,我起床準備去吃麵的時候俊秀約會還沒回來(咦= =?!),胖子正橫跨他和俊秀的床呼呼大睡,其實我一直懷疑那樣跨會不會杠的腰間盤突出,前提是如果‥‥他有腰的話。

T綜大附近有很多麵館,大有吃過的碗連起來可繞學校五圈的勢頭,但是唯獨只有這家的價格公道,湯頭又足,雖然隱藏的很深,開門又不及時,但是為了吃,一切都是可以克服的。

只是,我沒想到,會在這家麵館裡見到消失了很久的舍寶白哥和他的夫君大人,這倆人據說前段時間借著調查的由頭,跑去雲南旅遊,天知道醫學院的高材生和經濟學院新晉研究生大神擱一起能調查個毛線,拿人民幣當手術刀?!還是對著病人宣讀《經濟學原理》啊?!

 

「大叔,要兩碗牛肉麵,不要辣呦,一點點都不要啊。」白哥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嫩的能掐出水就好像他怎麼著都不肯吃辣一樣。

緊隨其後的點了碗什錦麵,我猥瑣的找了個小角落縮著沒打算上前,沒辦法,要是讓泉水和不離不棄兩個瘋女人知道我竟然打擾了他們的二人世界,一定會把我從護墊打成夜用加長,完全腫掉的喂。

「呼~~~~好香啊,我要開動啦,」白哥一手拿一支筷子點著腮幫子,然後笑瞇瞇的把碗裡的牛肉往大神的碗裡轉移,「啊,最不喜歡吃牛肉了,允浩,你多吃點,在雲南背我累了吧,我重不?」

不愛吃牛肉?!

上次是誰把宿舍的牛肉乾全藏自己被窩裡,是誰在動物園看見犀牛都想啃兩口的?!

「還好。」大神一如既往的淡然的快要入定,側臉看起來好像黑了不少?

「喂,你這個表情是在說我重嗎?」白哥永遠都這樣找不到重點,真給我們419丟臉啊【掩面

「嗯。」

「呀,壞人!我不吃了,我要減肥!」偷偷從隔斷往外看,果然看見白哥一邊擺了張傲嬌臉,一邊渴望的看著麵碗。

「那我都吃了?」大神作勢要去拿白哥的碗,不過我敢用我今天的麵條湯保證,大神的眼睛裡滿滿的全是笑意。

白哥撅嘴‥‥

白哥繼續撅嘴‥‥

「放開我的麵。」

果然,我們419的孩紙都註定過不了吃這一關,唉~~~~

「不減肥了?」大神果然就是大神,一秒鐘搞定彆扭的白哥【膜拜

「不減了,我要吃成胖子那樣,等晚上的時候壓死你,哼!」

所以,白哥啊,你們最近都玩騎乘式嗎?!

 

「在,幫我去櫃檯要點辣椒油。」

「這裡不是有嗎?」

「不夠辣。」

「哦~~~~」白哥乖乖的蹦下高腳椅,往櫃檯蹦躂,留下大神看著他的背影一會,然後‥‥然後慢條斯理的把自己碗裡的牛肉都撥到白哥的碗裡,在淡定的把麵條翻上來蓋住。

這是‥‥變魔術?!

你們倆,去買一塊牛肉會死嗎?

雖然這家的牛肉是附近公認最好吃的,還不外賣。

「允浩,辣油。」

「嗯,快吃吧。」

「允浩,你的牛肉呢?」

「吃完了。」

大神優雅的倒辣油,活生生的把一碗十塊牛肉麵吃成了五十塊的義大利面,和白哥的狼吞虎嚥形成了鮮明對比。

唉,事實證明,奧利奧怎麼發展都不會變成奧特曼的!

「欸,怎麼底下藏了這麼多牛肉?」

「放錯了。」

我什麼時候能做到大神這種說瞎話臉都不帶紅的境界?!

不過,看著白哥一臉滿足的樣子,我,好像也明白了點什麼,是不是愛一個人,就是要這樣,那些微不足道,甚至在外人眼裡不甚理解的行為,其實都是他們相愛的體現呢?!

「嗚哇哇,看起來要下雨了。」外面本來就陰沉沉的天空,此時變得昏暗無比,黑雲壓城城欲摧呦。

「走吧。」大神率先起身,自然的牽起白哥伸過來的手,像校園裡最平常的情侶一樣,點頭朝店主道謝,然後低聲交談的走出門。

 

我爬起來看在他們坐過的桌子上併排放著的兩個麵碗,看著玻璃門外兩個依偎著在風中走遠的身影‥‥

「老闆,再幫我加一碗麵。」

我,單身了二十多年的大齡男青年,突然也很想知道是不是這樣吃麵會更幸福一點?

 

 

 

 

『實錄』【昌珉】:

鄭允浩這傢伙沒有當交流生完全在是在我預料之中的事情,自從幾年前他一反常態的讓朴有天把新生的資料全抱回宿舍,奴役了我們一個晚上最後找到了那個白嫩嫩小學弟的時候,我就知道——鄭允浩,這個我從小認識的感情絕緣體,這回栽了,栽的徹徹底底,心甘情願。

為了金在中,我想他應該什麼都可以放棄的,這應該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後來的事實證明,我想的沒有錯,平時陰險狡詐(咿= =?!),做什麼事情都要九曲十八彎的繞來繞去的鄭大神在第二天就直截了當的和家裡攤牌,挨過了不可言喻的一段冰封期後搞定了家人,就開始身兼特工,跟蹤狂,偷拍狂等一系列職業準備把小學弟引上勾,這是一段很有趣的歷史,當然,如果這段歷史裡沒有我,那就更好了。

現在,我和鄭大神都已經是T綜大的研究生,而小白菜也是多年學弟熬成了學長,除了沒有讀研的有天和泉水以外,其他的幾頭時常出來小聚,每次不喝到把襪子往頭上戴都決不甘休。

而醫學院著名的小白菜大人在某位無良的傳說沒邊兒的寵愛下,已經有發展成T綜大的一霸的趨勢,好在這位主兒平時都縮在校外的房子裡,不愛出門,不過,偶爾,也會有無辜人士中槍,比如說‥‥我。

我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平時深居簡出的鄭大神和小白菜夫夫怎麼會屈尊降貴的來參加這個什麼小型知識競賽,以‥‥小白菜的脫線能力來說,這種競賽還是太為難他了。

 

「老大,你們為什麼會來?」隨便找了個選手位置坐定,沒想到一轉頭就看見老僧入定一樣的大神。

我這是什麼狗屎命啊?!

明明平時在這種場所碰見老大的幾率比夜禮服假面素顏的幾率還小的喂!

「在中想要那個獎品。」

忘了說,這次知識競賽的獎品是一頭玩具大象,有‥‥一個人那麼高的娃娃。

「‥‥要那個幹嗎?拿回家騎啊?」

「有意見?」

「沒有,」有我也不敢說啊,「不過,小白菜騎你不就夠了。」

「他喜歡的,我都會給他。」

嘖嘖,看著情操,看著短褲,一般人兒可沒這巨物,哦,不,覺悟。

「那他要是喜歡我呢?」

雖然我是天才兒童沈昌珉,但是請相信我,天才偶爾也會犯這種低級性的錯誤,這也就讓我深刻的記得了老大那天的回答:

——做成標本。

做成標本,成標本,標本,本‥‥

欸,那這樣的話我不就可以在這倆人臥室偷拍了?!

上次不離不棄那貨借住在老大家,偷拍的照片不高清就算了,竟然還要賣高價,缺德!!

 

「允浩,允浩,這個題的答案是什麼?」老大的手機裡傳來小白菜小小聲的問話。

「法國。」

「五號搶答,請問答案是什麼?」主持人的聲音聽起來真的很像被人掐著脖子。

「是法國。」小白菜的聲音略帶興奮。

「正確,加一百分。」

如此如法炮製了幾次,小白菜一躍成為場上的最高分,不論多偏的題都能快狠準的搞定,引得場上唏噓不已。

「老大,你不參加答題嗎?」

「我不是選手。」

「那你為什麼能坐在這?」

「因為我是鄭允浩。」

冷靜~!冷靜~!!

心靜自然涼,凡人不能和超人計較,著裝品位都不同。

「‥‥你可以做到觀眾席上,中國移動(電信)這點距離還是可以搞定的!!」

「在中看見我才安心。」

老大,你是六味地黃丸嗎?!你是定心丸嘛?!

看了就能好還是怎麼地啊?!

 

場上小白菜以最高分順利通過第一輪,PK掉了兩個負分的倒楣蛋兒,現在正一臉驕傲的看向這裡,視線觸碰之下,邊上的老大也勾起了嘴角。

我認識老大至少十年,他的笑容熟悉的好像每天都要用的手紙(喂= =?!),但是,這個笑容卻讓我感到了發自內心的喜悅,同樣只是肌肉的牽動,但是,此時此刻的老大,眼睛盛著滿滿的笑意,目光灼灼的盯著伸著舌頭搖頭晃腦的小白菜,那笑容是從心底流露出的幸福。

「我說,小白菜這是在驕傲啥?」

這孩紙的答案基本都沒有動腦,怎麼還能在場上笑的跟春光燦爛豬九爺一樣?!

「他是為我。」

所以說,小白菜其實是在為老大驕傲?!

果然,合過體的人都不分彼此了嘛?!

 

第二輪的比賽很快過去,有神相助的小白菜繼續遙遙領先,而一直在和老大說話的我因為保持零分也一路殺到了決賽,和一個文院的孩子呈三足鼎立之勢。

不過,文院的孩子很快因為必答題的失誤而黯然離場。

於是‥‥

「三號沈昌珉回答正確。」

「三號沈昌珉回答正確。」

‥‥‥

這種簡單的小題目對我來說完全是手到擒來,但是老大你能不能不要再這麼熱情的盯著我啊喂,我要是紙糊的,現在肯定早就燒了個洞了喂。

「三號沈昌珉請作答。」

「三號沈昌珉請作答。」

「我尿急,棄權。」

‥‥老大,為了您的寶貝,我棄權總行了吧,反正我對大象也沒興趣,能吃嘛?!

「恭喜五號選手金在中獲得冠軍,現在請他上臺領獎。」

我聽著主持人公鴨嗓還帶破音的恭喜聲,在黑暗的後臺入口靠在門框上看著聚光燈下抱著快趕上自己高的大象笑的純真的小白菜,以及從選手席的另一側鼓著掌慢慢地走來的老大‥‥

這時候的舞臺燈光璀璨,鮮花掌聲,人群嘈雜,可是,我好像只能看見那兩個慢慢靠近的人,看見他們膠著的目光,看見背著大象笑的瞇起眼睛的小白菜拋開主持人熱情的擁抱跑向老大,然後‥‥

啪嘰一下,摔進了老大的懷裡。

小腦不發達的孩子呦,大象都要給你摔成白象速食麵了喂。

圓形的舞臺上,白色外套的小白菜被大神摟在懷裡,藍色的大象娃娃立在一邊,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樣的場面,只是,我想窮盡我這輩子學的詞語,也沒有辦法描述出那種充盈而和諧的感覺。

鄭允浩,他賭對了,不惜一切的賭注換來了一個一輩子的陪伴。

 

「喂,你們都在哪呢?不聚會,一起去動物園看大象吧!!」

 

 

 

 

 

『實錄』【泉水】:

嗯,我是泉水,就是風雲裡的泉水叮咚啦,對對對,就是那個以前和是金花不是菊花是一家,後來被大神橫刀獨愛的內個悲催貨,謝謝。

好吧,我承認我曾經是喜歡過在中,入學沒多久的晚會上,他被臨時抓做主持人,而我,正好是那場晚會開場舞的表演者,那次的後臺,我第一次見到他,穿著西服手足無措的整理自己的領帶,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像是一個無措的大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主動幫他打領帶,陪他說話,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覺得我喜歡他,喜歡他無聊的時候晃著腿喊我的名字,喜歡他走路的時候不老實的去踢石子,喜歡他無措的時候投來的求助的目光,雖然,後來不離不棄那廝說在中根本就是激起了我的母性!!!

母性她妹啊!!!

見過我這種紮著馬尾辮,穿著學生裙的母啊,水母吧?!

 

我一直以為我是喜歡在中的,至少在遇到大神前,我認為我是最喜歡他的一個,但是,遇到大神後,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天邊最美的雲彩啊。

我絕對不會處心積慮的把在中騙去玩遊戲,不會為了順理成章的認識他而動用那麼多的人力物力,不會為他放棄出國交流以及高薪的工作留下讀研,不會為了他甘願站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不離不棄說我太愛自己了,我想其實,只是我還沒有遇上那個值得自己不顧一切的人而已。

作為大神的手下敗將,其實在單獨的場合中,我還是很避免和他接觸的,沒辦法,小怪獸對奧特曼的敬畏感是與生俱來的。

不離不棄說那是創口貼看見衛生巾的自然反應!!

 

T綜大附近的商場挺多,作為建築系的一朵金花,我也時常去逛一逛陶冶下情操,只是沒想到,我竟然會在女裝部碰見鄭大神!!

為什麼大神會來陶玉梅這麼經典的媽媽級店面看衣服,一個典型的高富帥在各種花花綠綠的貨架間以及售貨員阿姨的目光中悠閒的好像在逛阿瑪尼是鬧哪樣?!

在打招呼和不打招呼間糾結了四又三分之一柱香的時間,作為一個創口貼的本能讓我拎著大包小包躲在沙發後面,呈匍匐狀等圍觀大神要幹什麼,難道說,大神找了個四十歲以上的新歡?!

熊熊燃燒的八卦魂促使我拿出手機開始攝像,帥哥就是好,360°無死角啊,欸,怎麼多了雙腿?!

俯臥的姿勢導致我只能看見一雙腿從我的面前穿過,然後擋住了我的鏡頭,慢慢的往上移了下,就看見了在中抱著袋子的爪子和小白臉(咦= =?!),大神正接過他手中的袋子,順便摸了摸他的手?

「決定買這個了?」

「嗯,允呐允呐,我覺得媽穿肯定好看。」

「買了兩件一樣的顏色?」

「沒有,媽是綠色的,媽是藍色的。」

???????

這倆人在說什麼?!

在中什麼時候趁倆媽了?!

「嗯,這件一會回去吃飯就給媽,另一件等放假回去給。」

所以說,這對神奇的夫夫到底是怎麼分清自己媽和人家媽的區別的,難道是靠面部表情?!

說你媽的時候歪嘴,說我媽的時候斜眼?不知道的還以為中風呢?!

 

眼看著兩人併肩繼續往前走,我立刻‥‥匍匐的跟上,然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拿了件衣服邊走邊擋著臉,一路尾隨。

其實,這麼多年下來,我看過不少情侶逛街,有年輕的,有年老的,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但是卻是第一次這樣看一對同性的情侶這樣逛街。

沒有刻意的掩飾,沒有特別的親近或疏離,只是兩個人肩併肩的走著,在中時不時的調皮的去戳大神的腰,或者跳起來彈他的頭,然後尖叫連連被追殺過幾個貨架,最後笑嘻嘻的求饒,個子比大神矮上不少的在中故意去摟大神的肩膀,然後趾高氣昂的裝大攻。

別人沒有看見,但是我卻看見大神特意微微彎曲的膝蓋和寵溺的微笑。

偶爾兩人也會為了一件衣服喋喋不休的爭論,當然一般只有在中一個人再說,大神只負責點頭搖頭,然後火眼金睛的拿出一件衣服把在中推進試衣間,事實證明,大神一出手啊,必是珍品。

或許,這就是愛一個人到了骨子裡,所以為他選的東西總是最合適的,因為在大神的心裡,或許早就篩選過千萬遍了。

 

「呀呀呀,鞋帶開了。」前面抱著衣服蹦躂的正歡的在中突然蹲下來,嚇得我立刻躲在柱子後,驚得幾個大媽莫名的看著我。

偷偷的探出腦袋,我以為我會看見大神接過在中袋子的場面,我沒想到,我看見的是,大神在人來人往的過道中蹲下身,不顧所有人的目光繫上了在中右腳的鞋帶,然後慢慢的起身,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在貨架間穿梭。

在中的表情有一瞬間的錯愕,然後就是裂開嘴傻傻的笑,最後加速追上前面的人,猛地蹦上了他的背,笑聲回蕩在室內。

一室生香!

簡簡單單的愛情,看起來好像真的不錯。

我低頭看看自己的運動鞋,然後拿出手機播出熟悉的號碼,在商場的門口亂吼亂叫:「不離不棄,限你半小時之內到XX商場門口來給老紙繫鞋帶。」

抬眼間,在中腳上的蝴蝶結在風中微微擺動,好像在告訴我:放手去愛吧。

 

 

 

 

 

番外2——大神和小白菜的幸福生活實錄B

 

『實錄』【不離不棄】:

我是,嗯,第四個來錄口供的犯人,編號?!

尼瑪,都是這群無良的人誤導我,蹲牆角默念一百遍!!

重來重來,咳咳,大家好(嬌羞臉),我是都市新女性,風雲OL代號不離不棄的大齡女青年,作為隊伍裡唯一一個住在外地並且已經工作好幾年的老人,小花兒和鄭老大的愛情,從成長到紮根,點點滴滴我都看在眼裡,踩在腳底【這裡是嫉妒君閃現

 

一開始玩風雲只是因為想找一個地方擺脫工作時那個嚴肅的我,結果一玩就一發不可收拾,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得以認識了這群用生命在抽風的禍害,才認識了那對讓我自此絕了隨便找個人嫁了的念頭的小情侶。

說實話,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幾年,從小職員爬到現在這個位置,我見識了太多虛以委蛇的應酬,見識了太多虛情假意的人,見識了這個功利的社會,早已不是剛畢業的時候那個對一切都滿懷希望和嚮往的2B女青年。

只是,我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老天讓我以這樣的方式見證一段我曾無比嚮往的愛情。

 

第一次見到小花兒和鄭老大是線下聚會,倆人喜感的表白方式讓我記憶猶新,而遲來的第二次見面則一直拖到我去B市出差,因為定的賓館臨時出了問題,於是華麗麗的充當了把愛迪生的兒子。

小花兒和鄭老大的愛巢在離他們學校不遠的高檔住宅區,房子不小,裝潢的溫馨而明快,靠牆的愛心布藝沙發,貓咪地毯,錯落有致的生活照掛滿牆壁,兩個離家的大男孩敬業把小日子過得井井有條。

最出彩的是電視背景牆——手繪的卡通親吻小人兒,背著手的粉衣服小娃娃紮著沖天辮兒,踮著腳,撅嘴去親藍衣服的小娃娃,畫工並不出眾,但是卻流露出濃濃的童趣,小花兒一開門就炫耀這是大神親手畫的,然後就劈裡啪啦說個不停‥‥

劈裡啪啦,劈裡啪啦‥‥

這孩子是不是把櫻桃小丸子主題曲聽多了啊?!

要不要一起去郊遊啊?!

鄭老大一如既往的冷這張臉,一言不發的拎著兩個大行李箱健步如飛,這人,真是,有本事你去盜墓啊,扛著把鏟子不一定小哥,也不一定是林妹妹,搞不好是八戒喂。

 

小倆口的家客房很乾淨,我難得睡了個安穩覺,洗去了一身疲憊,隨手拿了個蘋果晃蕩出去,客廳裡空蕩蕩的,,陽臺上兩個人衣服掛在一起,濕嗒嗒的還在滴水,早間新聞裡的平板的女聲一如既往的讓人想換台。

「允浩,允浩,早上吃麵呀?」

「嗯。」

「真香!我們允浩是白雪公主。」

「嗯?」

「會魔法呀。」

O(╯□╰)o

會魔法的角色多了去了,這孩子為什麼這麼執著白雪公主!!

大神現在應該也一頭黑線吧,嘿嘿!看來要照顧小花兒,應該也挺費勁的?!

 

我啃了口蘋果,蹲在廚房門口,看到的卻是大神圍著圍裙嘴角彎彎的全神貫注切菜,小花兒笑瞇瞇的摟著他的腰,小臉兒在他的背上蹭啊蹭,一副有君萬事足的模樣。

「呀,好大的荷包蛋,給不離不棄的?」

「嗯。」

「不給她不給她,我的我的,全都是我的。」

某位老大不小的金同學抱著掌家大廚的腰晃悠的要求剝奪我的雞蛋權,至於嗎,來你家吃個雞蛋都這麼摳門,等著孵小雞啊?!

「她是客人。」

「她哪裡算客人嘛,泉水說她是老媽子,自己人。」

老媽子?!

老紙還老乾媽呢?!

「我的荷包蛋。」

我探出半個腦袋看著小花兒一臉沮喪的看著荷包蛋落進我的碗裡,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嘀咕啥,目光緊緊的盯著鍋裡的其他荷包蛋兄弟,然後‥‥

大神淡然的往一邊的空碗裡放了一個胖乎乎的荷包蛋,打進去滿滿的麵條,然後在上面又加了個雞蛋,撒上香菜。

「你的。」

小花兒賊兮兮的端著藏了個荷包蛋的麵條碗笑,踮起腳親了親鄭老大的側臉,跑出廚房。

單純的孩子果然很容易滿足啊,兩個雞蛋就打發了。

「小花兒,我的麵呢?」

「允浩端出來了。」

接過大神手裡的麵,我饒有興趣的盯著一直笑得好像被金元寶砸中了腦袋的小花兒,至於嗎,至於嗎,至於笑的這麼幸福刺激人嗎?!

一會老紙就去超市買一箱雞蛋,回家全做成荷包蛋吃!

 

「哎,這個荷包蛋挺好吃的啊。」

「是吧是吧,大神不管遊戲裡是大神,做菜也絕對是一把罩。」小花兒稱讚自己家男人毫不臉紅。

「可是,為什麼小花兒,你的麵感覺比我的要鼓呢。」

「因為‥‥」小花兒看了安靜地吃麵的鄭老大一樣,托腮思考了下,「因為他中暑了,漲的。」

‥‥‥

「我看是‥‥」

「吃。」

鄭老大夾了一筷子夫妻肺片丟進我碗裡,這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瞬間讓我忘記本來想說啥?!

「給我的?」

「嗯,」鄭老大吃完最後一口麵,把碗丟進廚房,然後端出一杯牛奶,才說出下半段話,「吃點肺,省著你廢話那麼多。」

(+﹏+)~狂暈

「不想喝牛奶。」看著牛奶皺眉的小花兒別有一番韻味,(⊙v⊙)嗯。

「我餵你。」鄭老大挑眉。

「不要不要,」難得看見小花兒這麼驚慌失措的表情,抱著牛奶杯一飲而盡,然後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說,「等你餵完,嘴巴都腫了。」

所以說,你們平時都用哺育的方式養活對方的?!

 

「你們倆要出門?」

「允浩去上課。」小花兒低頭穿鞋,然後就著鄭老大的手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衣服。

「所以呢,你去幹嘛?」

「蹭課啊。」

要不要回答的這麼理所當然?!

「小花兒,你們倆把我自己丟在你們家,不怕我一會把你貴重物品全都帶走?」

「才不怕,因為我的貴重物品,已經隨身了呀。」

隨身了?!

我錯愕的掃了眼連包都沒背的小花兒,這孩子好像牽著大神跟郊遊一樣,哪裡帶了什麼貴重物品啊?!

「喂!!!」

小花兒和大神十指相扣的手遙遙的舉起,在早上並不刺眼的陽光下突然閃閃發光,照耀進我的心,二人的背影漸行漸遠。

原來,他們早就把最重要的物品帶在身邊了。

 

放下碗,看著桌上擺著兩張照片,兩個大男孩年幼的照片都依稀帶著青澀的模樣,那時的他們應該也沒有想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們就這樣走進了彼此的生命,再不曾遠離。

最終變成了牆上那幅相擁的永恆。

 

 

 

 

 

『實錄』【有天】:

如果說一個人一生中最好的時光,我想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回答,只是,對於我朴有天來說,這輩子最好的時光是四年的大學,即使被老大壓迫,被沈昌珉那個毒舌荼毒,但是,真正接管了食品公司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那才是真正對我好的人。

公司在父親的手上一直按部就班的經營,沒有大的虧損,但也沒有什麼出色的盈利,或許是初生牛犢不畏虎,我接手後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把最老的一種礦物礦泉水重新推上檯面,作為主打,但是收效甚微。

公司壓抑的氛圍讓我忍不住想要開車回學校看看,途徑老大和小白菜的小窩時,突然忍不住想要去騷擾一下。

沒辦法,金俊秀那小兔崽子因為我家沒有足球氛圍,所以拒絕搬來和我同居,單身男人的日子‥‥不好過呀不好過!!

 

好不容易在一群買菜的老太太身後磨蹭上樓,還沒等我按門鈴,大門就刷的一下打開了,然後小白菜跟炸彈一下彈出來,嘴裡還嚷嚷著:

「呀,鄭允浩,我要離家出走。」

「你太過分了,這麼重大的事情竟然不和我說,我生氣了!!!!」

「你不要來找我,我走了。」

「哼!!!!」

小嘴連珠炮一樣的小白菜朝屋裡穩坐沙發巋然不動的大神做了個醜醜的鬼臉,然後蹬蹬蹬的跑下樓。

呦喂!吵架了!!!

這對恨不得24小時都膩在一起,刺激的不離不棄天天在群裡喊我要談戀愛的情侶都會吵架啊,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喂?!

「吵架了?」

「算不上。」

「你不去追,小白菜是路癡吧我記得,在遊戲裡都迷得暈頭轉向的。」

「不用。」

太驚悚了!

平時把小白菜寶貝的跟太上皇一樣的老大眼看著自家寶貝兒離家出走,竟然還有心情坐在這看電影?!

「你倆不會‥‥七年之癢了吧。」

不會吧,七年之癢啊,用海飛絲啊!

「‥‥我在幫他看結局,一會回來不知道結局又要鬧了。」

老大,你絕對是24孝男友,還是,老公?!

 

「5.4.3.2‥‥」

「你數什麼呢?」

「1。」

「呀,鄭允浩,你竟然不去追我。」

小白菜氣喘吁吁的出現在門口,撐著門框手指抖啊抖,然後嗖的衝進開著門的臥室,緊接著什麼衣服,襪子,襯衫,褲子,毛巾‥‥通通飛了出來。

這是大掃蕩?!

「哼,我這次真的走了哦。」

費勁兒的抱著一頭藍色大象的小白菜手裡拎著塊兒花布,蹲在地上胡亂的劃拉了幾件衣服,然後繫好往肩上一丟,艱難的拖著大象一步步的往外走。

這孩子一定是地道戰看多了吧,這花布為什麼那麼像以前老大生日收到的那條限量版圍巾?!

綁的不牢靠的花布包兒邊走邊掉東西,小白菜所過之處,屍橫遍野,咳咳,是破爛兒遍野。

「啊,忘記拿這個了。」走到門口的小白菜放下大象,小碎步穿過客廳拿起一個相框塞進帽子裡。

繼續走‥‥

「啊,錢包。」

回來‥‥

「對了,戒指。」

繼續走‥‥

「枕頭要不要拿呢?」

思考‥‥

「哇,鑰匙鑰匙。」

回來‥‥

「唔,我的小熊掛件!」

繼續走‥‥

‥‥‥‥

「小白菜,我有點暈。」

還有,您這真的是要離家出走嗎?!

我怎麼看著像是要去擺攤兒啊,誰離家出走還帶著花瓶和一堆掛件啊?!

「喂,我真的走了哦,走了哦。」

「你快回來,我一人承受不來‥‥老大,快和我一起唱。」

「西瓜太郎你閉嘴,」小白菜一步三回頭的往門外蹭,「我離家出走了哦?」

 

正期待下面的劇情的本少爺突然被一個電話叫了出去,公司的老古董再次要求把礦物礦泉水停產,嘰裡呱啦的一通解釋最終無效,怏怏的打算進屋告個別,回去收拾爛攤子,結果,一進門就看見小白菜心滿意足的抱著一袋薯片卡茲卡茲的啃,老大則蹲在地上收拾東西。

一切都很和諧!!

但是,剛才的鬧劇難道是我的錯覺?!

「小白菜,你不是要離家出走嗎?」

「地球是圓的,我走回來了。」

「‥‥您腳程真快。」

「我也覺得。」

人類和蔬菜果然比較難交流,櫻桃小丸子一定是第一個合體成功的物種。

「老大,你怎麼搞定他的?」

「那裡。」

桌子上正中放了一個玻璃杯,杯裡放了小半杯水,清澈,透明,沒有雜質的在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光。

只是,這和哄好小白菜有什麼關係?!

「他是我的水。」

就這麼一句話?!

那下回哄俊秀的時候,我也可以說:俊秀,你是我的熱水袋?!

「不可或缺。」

我知道老大有多喜歡小白菜,大學的這幾年,我一路看著他們走下來,老大冷情冷性,對任何人都一副淡淡的樣子,總讓人覺得有不可逾越的鴻溝,只是,我沒有想到,原來,小白菜對他來說,已經重要到如斯地步。

水,生命之源。

卻在他們之間,更變成了愛情之源。

小白菜於他,是不可或缺的水。

離開了對方,便再存活的可能。

再轉頭看那杯水,好像突然間有了頓悟,也許,這也可以變成水的真諦。

 

十天后,朴氏企業的主打產品——愛情之源上市。

這種樸素無華的礦泉水上印著一間房子,裡面畫著兩個卡通小人,一個傻兮兮的笑著,一個站在他的身後,目光深邃,邊上寫著一句簡單的廣告詞:

——你是我的不可或缺。

 

 

 

 

 

『實錄』【俊秀】:

其實從大神第一次把我找去“談心”的時候,我就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哥一定會被他拐走,沒有什麼其他原因,只是因為,我去上廁所回來的時候,看見大神盯著我的錢包,目光柔柔,好像在看自己最心愛的寶物。

而那錢包裡,只有一張合照,那上面,有我哥的傻傻的笑臉。

我從不相信大學這種速食式的戀愛,搞得好像買菜一樣只看皮相,可是,就在那一刻,我讀懂了大神眼裡的感情。

愛,從來不需要過多的言語,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表情,足矣。

後來,老哥果不其然的被大神拐走,而且很快吃的連渣都不剩,在大一的時候就搬出去住,最神奇的是,家裡不管是哪位長輩都表示無比的贊成,就差把襪子脫了舉腳丫子了。

後來大伯父私下說:金家長輩一直很擔心,我哥以及我這麼單純的跟白顏料一樣的孩子會找不到好的飼養員(咦= =?!),好在大神和有天有好生之德,捨生取義,殺身成仁。

 

因為沒有和有天住在一起,對於學生宿舍早就怨念重生的我時常在週末的時間竄到哥哥家混日子,雖然經常被大神的目光殺必死,但是,能吃到點好吃的,值了。

今天照例一下課就甩了胖子和大七往社區竄,上了樓才發現竟然沒有關門,裡面不時傳出在中哥古怪的聲音。

「嗯‥‥」

「輕點‥‥」

「進去了啊,快點‥‥」

「唔‥‥啊‥‥這邊‥‥」

‥‥‥‥

不是吧,這兩個人大白天的這麼不檢點,做這種事情還不關門?!

以天為蓋,地為爐啊(是這麼用的?),不知道還以為這拍片兒呢?!

躡手躡腳的跑進去,打算抓個現行,於是直奔臥室,中途打開手機,準備記錄下這種好料。

咦?!

空的?!

這倆人還有在除了床以外的地點那啥的嗜好?!

廚房沒有‥‥

客廳沒有‥‥

書房沒有‥‥

餐廳沒有‥‥

那就只剩下浴室了,難道說這倆人比較喜歡在浴缸裡,還是滾筒洗衣機裡?!

 

匍匐前進到浴室,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我以為能看見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結果,沒有看到任何香豔的場面,看見的反而是,在中哥乖乖的坐在小板凳上,雙手放在膝蓋上,脖子上圍了個小白毛巾,低著腦袋,大神則站在一邊,手上全是泡沫。

這倆人是在‥‥洗頭?!

‥‥大神在幫老哥洗頭?!

喂!!洗個頭要不要發出那麼YD的聲音啊,害的不知名圍觀群眾以為可以看到神菜蒲團4D版本呢!

不過,大神幫老哥洗頭的樣子好溫柔啊。

手指在老哥的黑髮間穿梭,動作看起來很輕柔,連帶著表情都變得柔和起來,白色的泡泡在空氣中升騰,然後爆裂,循環往復,在中哥的大腦袋都被白色掩埋,過了一會,大神伸出一隻手去拿淋浴頭,打開水卻先在自己的胳膊上試了試,才小心翼翼的給老哥沖水,白色的沫子流到水池裡,嘩啦啦的聲音掩蓋了在中哥的喃喃低語。

不怕吃一嘴泡沫嗎?!

「低頭。」

「哦,咳咳咳‥‥」

「別鬧。」

大神收回腿,避開老哥伸出去勾的爪子,皺了皺眉。

哎呦喂!我說老哥啊,你這種時候能不能老實點啊,小心大神一個不高興就把你水煮了啊。

「脖子,脖子進水啦。」

「‥‥笨蛋。」

「你才笨蛋。」

從小最聽不得別人說他笨蛋的老哥果然反擊,似乎忘記自己還在洗頭,猛地支起身子,一頭撞上了淋浴頭,然後‥‥

然後,他和大神都失身了,NONONO,是濕身了。

在中哥的頭髮軟趴趴的貼在臉上,身上的襯衫被水打濕的幾乎透明,狼狽的像一隻落水的小動物,這會兒還張牙舞爪的要去抓翹起嘴角的大神。

「看我動感水波。」

老哥沒出息的拉著大神的衣服,然後使勁兒搖頭,漫天的水珠好像下雨一樣,落得大神滿臉。

哥,比起這個,還是動感D罩杯比較好用。

「金!在!中!」

大神惡狠狠的聲音響起,惹得在中哥連連後退,擺著手求饒。

可是,我卻看得出大神眼中的溫柔與寵溺,那樣的光芒,我曾經在爺爺奶奶的眼中看見,他們相濡以沫的走過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最後在奶奶的病榻前,爺爺也是這樣抓著昏迷不醒的奶奶說:「小娟不要調皮,快醒過來。」

哥哥和大神也一定會這樣的吧,成為彼此的依靠,陪伴到生命的盡頭。

 

拍了拍蹲麻的腿,我看著浴室裡兩個像幼稚園小孩子一樣打水仗的情侶,也忍不住笑。

他們這樣真的好幸福。

 

「哎,秀秀,怎麼來了就走了?留下來,姑姑今晚做好吃的。」

「不用了,姑姑,我先走了。」

「這孩子,怎麼還越叫越走呢。」

現在,比起美食,我好像更想出現在朴有天面前,告訴他:

——喂,我們同居吧。

 

============================

 

俊秀的實錄最後一段,我實在有看沒有懂==?

俊秀不是去大神和小白菜的家嗎?為什麼後面會有姑姑出現?(歪頭)

明天還有最後一篇的番外!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