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金在中!!!」

「開門!!!」

擂了十多次門,鄭允浩決定去找物業時,門開了。

「你不是說了你不會‥‥」鄭允浩看著眼前的門開了以後皺起眉,說到一半的話硬是被噎了回去。

「早上好~~~~」金在中瞇著眼睛微笑著沖鄭允浩擺擺手。

下一秒鐘就被衝進來的鄭允浩一把推進來,脫下西服給全身光著的金在中披上。

「我說,你睡覺都不穿衣服的嗎?」

「還好吧‥呼呼‥‥」

「呀呀,你給我清醒點!」一手抱著金在中的腰,往衛生間裡拖。

「不是沒有通告嗎‥‥」還是神志不清。

「安總來電話說有個會議,要我帶你來參加‥‥十點鐘開始‥‥你給我站穩了!」

 

終於受不了的將他攔腰抱起往衛生間走,把他靠在洗手台上,彎下腰去在浴缸裡放水。

「嗯‥‥安老頭‥‥會議‥‥嗯呢嗯呢‥‥」

白皙的皮膚在大理石的洗手台上慢慢下滑----

「喂!!」鄭允浩一把勾住就要撞進浴缸的金在中的腰,有些無語的將他抱緊了,另一手去試探水溫後慢慢的將仍然閉著眼睛的某人放進去。

但是溫度適中的溫水讓金在中睡的更舒服,一進到水裡金在中就開始慢慢的往下滑,慢慢的直到鼻子沒進水裡的前一秒被允浩一把揪起來。

允浩直起身,咬著唇皺著眉,雙手叉腰的俯視著水裡昏昏欲睡的人。

「我一大早來伺候你洗澡的是吧‥‥」

沒反應。

「金在中,我再問一遍,你起不起來。」

不吱聲。

「行,你有種,你別後悔。」允浩豁出去的擼起袖子‥‥

「啊啊啊~~~!!鄭允浩你想死!!」金在中一把飛快的抹下臉上冰涼的水,「你要死啊你!!」

「我問過你了要不要起來的。」閃身躲開飛過來的毛巾,抱著臂膀歪著頭看著他。

「看看看看個頭啊你看!!出去出去!!」金在中沒好氣的揮著手,說著還將浴缸裡的水噗啦噗啦的往允浩身上潑。

「你最好快點。誰看你啊一身骨頭架子‥‥」

「你滾死去‥‥」

允浩在水潑到自己身上前的最後一刻閃了出去。

金在中以前從來沒覺得自己智商這樣令自己鄙視過。

想來想去,還是皺著眉頭,裹了浴巾在身上,壓抑住滿身的不自在打開了衛生間外走。

一定。下次一定不要忘了買它一筐內褲回來!

 

埋怨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讓一個陌生人看光的時候,想著一會他要是盯著自己看一定罵的他狗血噴頭‥‥

鄭允浩正坐在沙發上看雜誌,意識到金在中出來時只是抬眼瞄了一眼就低下頭接著看書,貌似都懶得理他。

金在中氣的把濕漉漉的頭髮吹上了頭頂。

走回自己房間,拉開衣架,對著自己的完美身材拄著下巴想今天該穿什麼好呢‥‥

「最好是穿正式一點,據說今天要和另一個公司的代表見面。」

鄭允浩悠閒而淡定的聲音從客廳“適時”傳來,讓在中覺得很不爽很不爽。手上剛拿的白色襯衫立刻又被沒好氣的掛了回去。

「拿回去幹嘛?這件不是挺好的嗎?」一眨眼的功夫鄭允浩已經飄了進來,走到在中身邊,將他剛剛放回去的衣服又拿了出來。

「你幹嘛你?這是我家我的房間我的衣櫃!」在中頂著一腦袋沒乾的金髮霸道的喊。

「我是不想管,但是我不管你恐怕不能乖乖的按照要求穿衣服。再說你不是剛要穿這件嗎?一身火藥的小孩。」允浩拿著白色的襯衫往在中身上比劃著,「這個東西也有學問的,見人家高層你得穿正式點給人留個好印象懂不懂‥‥」

在中努著嘴盯著允浩的臉使勁的看,一瞬間覺得安佑成給自己找了個幼師當經紀人。

就任憑允浩在自己的衣櫃裡面撥來撥去,最後拿出一套自己上個月買來的裝飾西服,上面的亮線和白色襯衫上的灰色銀線搭配的恰到好處。

以前自己怎麼沒看出來‥‥

「好了,你在這裡換衣服,然後我們去吃早飯。」允浩把那兩套衣服平整的放在床上,朝在中笑笑,然後轉過身就往外走,之後又補了一句,

「哦對了,不要打領帶,最上面的扣子留出兩三個不要扣,休閒西服太正式會顯得很板。」

在中光著上身,愣愣的看著允浩的背影。

 

他還是按照他的安排穿了那身衣服,倒也沒覺得哪裡吃虧了。

從房間走出來,抬起頭正對上允浩的目光。

允浩滿意的笑,

「不愧是大明星啊,穿什麼都有味道。」

在中清了清嗓子,

「你‥‥沒吃飯啊‥‥」

「哦,想著早上和你一起吃呢,再說了剛搬進來也沒什麼食料。」

在中似乎微微的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實際上在中沒有說,但是他已經忘了自己多久沒有吃早飯了。

 

 

 

「早飯很重要,長時間不吃早飯對身體很不好,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精神。」允浩說。

在中聽了瞪了瞪眼睛,把筷子啪的往桌子上一放,

「我從來不會狀態不好!」

允浩看了他一眼,只是笑了笑。

「抓緊時間吧,一會要遲到了。」

在中遲疑著沒動,對著一桌子的油條豆漿無聲的犯難。

允浩抬頭:

「你怎麼不吃?」

在中抿抿嘴,

「我吃不下。」

公司的自助餐其實挺好,但是在在中印象裡除了不乾淨的盒飯以外也沒什麼新花樣。所以他從來都不在公司吃飯。

實際上他每天的飲食很沒規律。因為沒有人跟他一起吃飯。

而他很討厭一個人吃飯的感覺,再加上需要保持身材,所以不餓的話乾脆就不怎麼吃。

允浩問他,「在減肥?」

在中抓住了一個藉口,眉毛一橫趕緊點頭。

允浩聽了,從旁邊拿過一雙乾淨的筷子,伸出手幫在中把眼前的油條一點一點撕進豆漿裡,慢慢的泡軟。

在中被他的動作弄的一愣,

「不是說了嗎我在減肥呢!」

「減肥又不是減早餐,」允浩幫他弄好了,將筷子放在一邊,「看你這一身皮包骨頭,還減肥,騙誰呢你。」

在中嗓門大起來,「誰皮包骨頭?」

旁邊有的員工轉過頭來看。

允浩抬眼看了一下他們,認輸,「好了別鬧,我自言自語行嗎。快點吃飯大明星。」

在中白了一眼他,拿著筷子沒好氣的戳著那些慢慢浸在豆漿裡的油條。

那一次之後,每天早飯點名要豆漿油條的金某人第一次讓允浩無語。

原來他吃飯的樣子也是挺可愛的。金色的頭髮在清晨清爽的陽光下閃著美麗光芒,那樣子像極了一個沒長大的小孩。

 

 

 

一進到會議室,安佑成便呆呆的愣在那裡。

金在中對著他差異的目光選擇無視。

鄭允浩迎上來,問,

「怎麼了安總,有什麼不對嗎?」

安佑成搖搖頭笑,「沒有,非常好。允浩,能讓金在中穿上正裝的,你是第一個。」

在中再一旁有些不耐煩的眨眨眼。

允浩聽了安佑成的話淡淡的笑,

「他今天是突然想穿了而已,跟我沒什麼關係。」

「但是昨天的電臺節目呢?」安佑成的笑容裡透著賞識。

允浩又笑笑,不再說話。

這是安佑成對於他工作的一種肯定,他自然是很高興。

要知道,這個叫做金在中的藝人,並不好對付。

 

 

成圖公司的負責人到達的時間和約好的開會時間足足晚了一個小時。這讓安佑成很不滿。

但是對方是有名的電子公司,在娛樂圈和商業場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即使是實力相當的水準,安佑成也不好說什麼。

鄭允浩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路上堵車,實在是不得已。」對方派來的人帶著一副金邊眼鏡,腦袋幾乎快要充當照明設備。

安佑成點著頭,沒有多語。

金在中坐在允浩的旁邊,大眼睛裡有一絲游離的神采。鄭允浩現在不知道,等過一段時間他就會瞭解,這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最近本公司有一批電子產品就要上市,聽說最近金在中先生有意要涉足電影的圈子,不知道貴公司有沒有意合作‥‥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可以考慮簽約。」光頭男臉上掛著商業的笑容。

金在中眼睛瞟向安佑成。

我什麼時候說要涉足影視了?

鄭允浩沒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大大的檀木桌面,等著安佑成的答覆。

「這個啊‥‥」安佑成看了一眼鄭允浩,「是有這個想法,但是具體還沒有明確的計畫。不知道您有什麼方案。」

金在中臉上顯現出了莫名其妙的神色,但是想質問的舉動馬上被旁邊的允浩無聲的壓下去。

他看見他一臉嚴肅,不動聲色的搖搖頭,示意他安靜。

金在中憤憤的瞪了他一眼,又恢復了剛剛的姿勢。

 

「我們的意思是想在電影中抽出相關的腳本,從情節中加入我們的產品。這樣既有利於您公司藝人的宣傳,也對我們產品的推廣起到促進作用。」

安佑成點點頭,接著問向允浩,

「你有什麼看法?」

允浩抬起頭,

「與其這樣,是不是先考慮下廣告比較好。」

他的餘光注意到光頭男一愣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

「首先電影的拍攝成本比較大,而且您的主要目的是想要為您公司產品的傾銷做一個宣傳性的工作,所以廣告的效果更直接一些。」

在中瞟了一眼他表情沉穩的臉。

「金在中的名氣與實力是我們所公認的,這麼多年娛樂圈我們也不少參與,」光頭說,「這麼多娛樂公司之所以選在你們,就是沖著他來的。僅僅一個小廣告,對於我們雙方來說不是都很掉價嗎?我完全可以自己來弄嘛!還用得著進行什麼公司交流?」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不論電影還是廣告,追求的都是效果,廣告也需要收視,能達到目的才是最佳效果不是嗎?」允浩見對方的態度有些強硬,他和安佑成交換了一下眼神,接著說,「話說白一點,您公司雖然業績一直都令人欽佩,但是誰也不能保證每次的產品都能達到滿意的程度。我們的藝人是要保持形象的。」

光頭拍案而起,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質疑我們的產品嗎?」

「不是,」允浩依舊神色淡定,話語清晰有力,「這是合作必須的環節。產品如果沒有保障,打再多的廣告都只會適得其反。換句話講,我也是在為您考慮。」

「你一個小小的經紀人有什麼資格說這些?」

「我只是發表我自己的看法而已,」允浩看向安佑成。

「不過我覺得允浩說的有道理。」安佑成點點頭,「不如我們先考慮一下廣告。」

光頭尷尬的坐下,「我們沒有廣告的計畫。」

「那麼‥‥電影的計畫呢?」安佑成問。

光頭叫手下的秘書遞過來一份資料夾。安佑成只是看了幾眼就又遞給允浩。

「你來看一下。」

 

允浩接過檔,打開,也是略微的翻了幾下,之後看了一眼金在中。

他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裡,又開始神遊。

允浩的眉又皺了一下,接著眼光又回到文件上。

一共2頁,用黑體字打著,最下面有一個簽名。

允浩將那份計畫檔遞回給對方的秘書,微微的禮貌笑了一下。

「如何?」安佑成問。

「我的個人意見——」允浩開口,「以我對我藝人的瞭解,他不適合這個單子。」

金在中看了他一眼,又慢慢的轉回頭。

「為什麼?」光頭問。

「我就是覺得不適合而已。」允浩微微聳聳肩。

而現在他和金在中有著同樣的感覺。他實在是不知道坐在這裡還有什麼意思。

安佑成看著他的深邃眼神是沒有被忽略掉的,只是他同樣選擇了無視。

 

會議最後在鄭允浩犀利的言語下華麗的告吹。

「等著安老頭罵你吧小子。」金在中走在鄭允浩跟前幸災樂禍的笑。

鄭允浩一個飛眼瞪回去。

「我一會再找你算帳。」他壓低聲音說。

「鄭允浩你跟我來一下,在中你先去休息室。」安佑成在前面逕自的走著,他們看不到他們的表情。但聲音裡透出來的嚴肅讓人不得忽視。

「好運先生~~」金在中美滋滋的回身。

鄭允浩沒理他。

他的大腦飛速旋轉著,他不知道安總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之前對方的公司拿出的文案有著相當大的漏洞。那樣倉促的會議,沒有保險的大成本項目,一個電影製作的計畫書只有兩頁,而且宣傳產品卻連樣品證書之類的東西都沒有。

誇張了講,一點誠意也沒有,根本就是來糊弄人的。

鄭允浩不知道安佑成這樣的大角色怎麼會接受這樣人的邀請。他的經驗應該是比一般的公司總監都高才對。

隱隱約約的,他感覺到,他似乎是在試探他,但是又不知道有什麼理由。

但是他心裡有底他會是什麼樣的態度,至少不會炒了他。

 

鄭允浩跟著安佑成走進辦公室,慢慢關上了門。

「你剛剛的態度是什麼意思?」安佑成問。

「只是在按照你的要求辦事。」鄭允浩答。

安佑成聽了身子微微向後靠了靠,一直嚴峻的表情突然緩和。

「你有膽識,有敏銳的洞察力,職業道德也很強。但是有一點、」安佑成頓了頓,「唯一一個不足之處,就是你過於急躁。以後要注意。」

鄭允浩蹙眉。

我只是沒有耐心面對那種白癡而已。

「這個單子不是我安排的,但我也不否認裡面的水分我不知道,所以,就當是一個對你的練兵。允浩不會有想法的對吧?」

鄭允浩微微的笑,「不會。」

「你有能力讓金在中接從來不參加的電臺節目,有能力讓他穿上西裝,足以說明你能夠管理好這個棘手的藝人。他不同於別人。」安佑成又說,「我看好你。而現在我還是比較放心把金在中交給你的。公司還要推廣新人,進行海外拓展,所以實在沒有什麼時間總是針對一個紅人下那麼大的力氣,在中就拜託你了。」

鄭允浩點點頭:「我會努力做好的,安總您放心。」

安佑成滿意的點點頭。

鄭允浩略一思考,問:「那今天的成圖公司‥‥」

「這個你不用擔心,今天他們來的只是一個分公司的負責,我和他們老總是老交情了,不會有事。」

 

 

鄭允浩回到休息室找金在中,看見他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個人就那麼喜歡睡覺嗎??

鄭允浩一直不喜歡打擾別人睡覺,在他旁邊站了一會,就在他旁邊拿了份雜誌在手裡翻著。

反正今天也是閒著。

結果一睡就是一個多小時過去,金在中一睜眼睛就看見面前坐著的,正在悠閒的翻著雜誌的男人。

他不知道鄭允浩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醒了,反正他沒有抬頭。

他揉揉眼睛,劉海下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他怎麼還在這裡?這樣子怎麼也不像是被訓了‥‥

「哦欸!你!」金在中沒睡醒的喊著,「說你呢小子!」

鄭允浩聞聲抬頭,順手合上了手裡刊登著金在中寫真的雜誌。

「安老頭都說你什麼啦?」金在中笑。

鄭允浩想了想,回答,

「他叫我好好努力。」

「還有呢?」金在中一臉的期待。

「沒了。」

「沒了?」金在中又笑,「你騙誰呢孩子?不好意思說啊?」

「沒有騙你,不信自己去問安總。」鄭允浩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我給你十分鐘,之後我有事找你談。」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金在中撇了撇嘴。

「不去問的話就快點走,整個樓就快只剩咱們倆了。」鄭允浩不理他的胡鬧,「談也得談不談也得談,由不得你。」

「你又開始裝了是吧?」金在中望著他高大的背影昂起頭。他實在是不滿他傲慢的語氣,「還沒有人能把我金在中怎麼樣呢。」

「正經事!」鄭允浩已經打開了電梯,低沉的聲音在整個休息室被擴音。

金在中鐵定了不去理會鄭允浩的強勢。在他看來就是窮裝。一個同齡的男人憑什麼擁有比自己強大的氣勢?

就是裝。這年頭誰都在裝,就看誰會裝。

 

電梯一開金在中就搶先一步走出去,故意做出毫不在意的樣子。

鄭允浩在他身後,他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反應。

走廊裡只剩下他們走路發出的清脆聲音。

這樣的安靜一直持續到家門口,金在中打開門就要進去的瞬間,一個力量從後面出現並將他一把推進門內。

金在中火了。

「我說了不談不談的!你別這麼賴行不行?」

「你一直是這樣的嗎?」

金在中看著他眉頭緊鎖的陰沉的臉一愣。

「一個年輕藝人在有關自己工作的會議上居然可以分神睡覺,連聽都不聽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你別告訴我你的名氣就是這樣出來的。」鄭允浩慢慢的逼近,金在中面對他高大的身軀不得不慢慢的後退。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在分神睡覺了?」金在中自己都知道是在狡辯,可他卻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去面對他的質問。

「如果我是你,我會好好的聽著會議裡的內容,仔細的思考然後加入適當的對自己有利的見解,而不是一味的只知道交給經紀人負責。」鄭允浩繼續說,「為什麼你的那些經紀人會那個樣子,難道不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嗎?」

「這是我自己的事,全部都是因為我,他們一點毛病都沒有,你難道不明白麼?哈~」金在中冷笑,「所以我早就說過,你不幹就走人,但是你沒有資格來教訓我!」

「你比誰都知道我在幹嘛。」鄭允浩維持著他的情緒,語調雖然不高,但是裡面的嚴肅讓人無法忽視。

「我不知道。我說了我金在中不是什麼知好歹的人,但是我這麼多年就是這麼過來的!沒有人幫我也不需要任何説明!我靠的是實力!」

 

鄭允浩面無表情的看了他好半天。

半晌他開口。

「我不會害你。但是你最好對自己負責一點。」

就在金在中就要還口的前一秒,鄭允浩轉過身拉開門走了出去。

什麼跟什麼啊‥‥就因為自己在會議上睡覺就讓他這樣羞辱一番‥‥

我睡覺了又怎樣?關你屁事‥‥裝什麼救世主‥‥

金在中討厭那些總是懷疑自己能力的人。他當真沒有想過要依靠誰。

誰也依靠不起。誰會有那個閒心來管別人的事。

都是一樣的‥‥裝什麼裝‥‥

抓起身邊的煙灰缸,狠狠地摔向一邊的牆壁。

「死變態!」

 

鄭允浩剛剛掛上了脫下的西服,就聽見面前的牆壁上傳來砰的一聲響,讓他的動作頓時一僵。

之後又一聲不響的將衣服掛了上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至於嗎。

這樣任性的小孩居然還可以在歌壇上走紅,那別的工作人員得受多少氣啊‥‥

還喜歡砸東西,真是幼稚。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