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金在中起了個大早。

儘管不確定他還會不會來叫他,或者會不會又像那幾個一樣的就此不管他了,但還是早早的起了床。

其實誰都不喜歡被拋棄的感覺。

有個人在管著,也不一定就是壞事。起碼他還有管你的“閒心”‥‥

 

早上八點,房門的門鈴準時的響起。

一直在看錶的金在中從沙發上跳起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有種莫名的期待。

真沒種!他狠狠地拍了下頭,一邊還把自己之前已經弄好的髮型呼嚕的一團亂。

門鈴不停地響著,金在中靠在門邊不緊不慢的看著門鏡。

從這裡看他,他那張窄窄的臉一定會變的很滑稽。他偷偷地瞄了一眼‥醜死了醜死了‥‥

假裝不情願的打開門,瞇著眼睛靠在一邊,不爽的看著外面西裝筆挺的鄭允浩。

「幹嘛?」明知故問。

鄭允浩似乎想了一下,之後用依然沉穩的聲音回答。

「叫你吃飯。」

瞧瞧,多麼親密的說法,「叫你吃飯」,跟一家人似的‥‥

金在中照常的不領情,「跟你不熟。」

鄭允浩突然微笑,抬起拎著東西的右手:

「都買回來了,一會該涼了。」

金在中即使是真的迷糊著也被他弄的情醒了。

「你要到我家裡來吃早飯?」

「反正也是叫你順便了嘛。」鄭允浩拉開他的胳膊,換下鞋逕自的往裡走,「廚房在哪邊?說實話我連我自己的房子都沒轉明白呢‥‥」

金在中終於反應過來,連忙踩上剛剛踢走的拖鞋趕忙往裡面“出溜”。

「喂喂喂我讓你進了嗎?你給我出來!那是我的廚房!你換鞋了沒有我有潔癖!呀!」

 

 

這已經是兩個人第三次在一桌吃飯了。對於金在中來說這已經是太頻繁的意外。他吃兩口油條就抬眼瞄兩眼眼前突然多出來的陌生人。

「這不是公司樓下的自助餐廳裡的,那裡太遠了我怕來不及。」鄭允浩看了一眼對面的金腦袋,「味道也挺好,你應該不會太討厭。」

金在中咬了一下勺子,不會太討厭是什麼說法‥‥

他才不會問「你怎麼知道我喜歡豆漿油條」之類的自掘後路的白癡問題。對於這種不記仇的人,得用智慧戰勝他。

「今天我得買兩瓶消毒水回來,別忘了提醒我。」

鄭允浩問:「為什麼?」

「給碗筷消毒!」金在中逮著了的得意。

鄭允浩居然笑,「換個成熟點的行嗎小孩?」

「你說誰是小孩?我放你進來已經不錯了我告訴你!別得寸進尺!」

這句話說出來金在中有些後悔。

其實得寸進尺的人是自己吧‥‥為什麼欺負他的時候會有負罪感‥‥他明明是那麼壞的人。

於是他說完就不吱聲了。

鄭允浩好脾氣的笑。

「這樣才乖。」

死老頭‥‥臭男人‥‥

金在中在心裡已經把他罵了好幾個來回,並暗自後悔自己的矯情。

 

「昨天和成圖的總裁通了電話,他們對於昨天的事情很抱歉,並提出願意補償,免費提供給我們產品贊助,前提是如果在中願意出演電影的話。」安佑成說話的表情好像他很滿意的樣子。

「在中說他不願意涉足電影,而且他也不是很擅長演藝,所以是不是先把歌手的根基打牢‥‥」

金在中仍然打算和經紀人對著幹的想法沒有因為一頓早飯就此打消,所以他立刻打斷了鄭允浩的話:

「誰說的我不願意?我正想著演電影呢!有機會我就上。」

鄭允浩回頭看了他一眼。

安佑成樂了,「你真願意幹?」

「我什麼時候拿工作開過玩笑?」說著還故意瞪了一眼鄭允浩。

鄭允浩沒說話。

我不是在為你考慮呢嗎小孩?

劇本由自己的編劇來出,贊助之類的都是由對方聯繫。安佑成似乎很重視這方面的發展,鄭允浩知道最近他都在忙影視的事情,許多公司的藝人都在轉演藝圈,他似乎是怕金在中趕不上趟一樣,卻因為他不願意而不知道怎麼辦。

但是鄭允浩並不是單純的幫安佑成,是金在中和公司。不過金在中突然要演電影倒是他沒有想到的。

「你可想好了。」過後他對金在中說。

「這有什麼想不想好的,我又不是以後不唱歌了‥‥」他還是那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鄭允浩一股氣上來,但是現在他不想和他吵。

「劇本過幾天送過來,後幾天的通告推了,你就在家裡安心看劇本。」

「嗯。」金在中很不容易的沒有拆他的台。

 

過了一會,鄭允浩突然問他,

「有沒有想要合作的女演員?」

「沒有。」金在中頭也沒抬一下,「我對女人沒興趣。」

「我又不是問這個‥‥」鄭允浩無語,「莫非,你對男人有興趣?」

金在中抬頭,一本正經的點頭,

「還行!」

他看見他臉上一怔,雖然僅僅只有一秒鐘,卻也被金在中捉住那一瞬間的表情。

終於將了他一軍,金在中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

在鄭允浩眼裡,金在中只是個小孩。

這個小孩的定義並不明確,但是除了這個他也再想不出來什麼更準確的形容詞了。

於是在工作忙下來的時候,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把手機裡他的名字改成了“小孩”,想了想還在前面加了個破字。

破小孩。

 

 

 

幾天忙忙碌碌的工作終於難得的空閒。金在中把自己關在家裡,關了手機不讓任何人打擾。

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是在跟那個姓鄭的較勁。不然沒事閒的不好好唱歌幹嘛非要跑去演戲?

誰讓他說自己不行來著?自己還就行了給他看看!

 

趁這個時間鄭允浩正好騰出時間來上街。新搬進來的房子裡還什麼都沒有呢,整天的都陪著那個祖宗滿世界的跑。

但是他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勞累。比起當初的時候這些都算不了什麼。起碼有個還算固定的,自己暫時還能夠勝任的工作,還可以養活自己。

不過不知道如果那些人知道了自己窩在一個經紀公司給一個小孩當經紀人天天的伺候他,能不能笑掉大牙。

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說了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鄭允浩倒是也不在意。

他只是想過幾天安生日子而已。

首爾城似乎一下子變得小了。

鄭允浩其實並不熟悉這個地方。他的家在全羅道,自己出來混的那時候也只是到這裡來過幾次,沒有長留。

他不是能閒下來的人。他媽就是這麼說他。總是想要找點事情做的人,似乎很小的時候就可以很好的管理自己。所以自己沒有讓家人知道自己這幾年是怎麼過來的。說出來的話他不保證在家的媽媽能不能犯了心臟病。

 

味增,五花肉,泡菜,大粒鹽,拉麵‥‥該買的日用品在一天之內全都買齊了貌似不太可能,所以只好先搬回去一些,保證回去之後餓不死。

關鍵是不能離開太長時間。

安佑成說金在中喜歡玩失蹤,得務必看好他。

鄭允浩覺得自己不討厭他。他知道他有實力,誰會討厭優秀的人?

鄭允浩喜歡聰明人。交流起來不困難反而會覺得有意思。和聰明人打交道叫做挑戰。

在他的世界裡,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敵人,一種是不討厭的人。

個人世界裡太豐富了其實不好。增添那麼多沒有用的元素只會帶來很多的麻煩。獨來獨往慣了根本沒辦法習慣那種繁瑣的生活,自己怎樣都好對付。

這是屬於他的處事原則,也許也只有他能夠自如的把握。

 

買完了東西,想到他在家可能還沒吃飯,就帶著剛買的食料一起回去。

怎麼說他也是暫時和自己有關係的人,更何況自己還是個保姆似的“經紀人”。

到家把東西都大概的收拾了一下,就到隔壁開始敲門。本已經快習慣了擂半天的門才會開的鄭允浩這次卻發現金在中家的門沒有鎖。

不會是跑出去了吧‥‥

推開門時就看見整潔簡單的客廳,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鄭允浩剛剛邁出一隻腳,

「別忘了脫鞋老男人。」

鄭允浩已經懶得和他計較稱呼的問題。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於是鄭允浩不得不承認他這次的出場方式很特別。

第一次是光著身子開門,這一會換成高空俯瞰了。

金在中穿著家居背心和寬鬆的灰色運動褲,盤腿坐在靠近陽臺的高櫃子頂上,兩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進門的鄭允浩,還笑呵呵的。

旁邊立著一架很人品的折疊梯子。

鄭允浩換了拖鞋,心裡暗自佩服自己的處事不驚。

「你說你在家看劇本。」

他走到櫃子跟前,仰著頭看著金在中慢慢的說。

「嗯。」金在中抿著嘴點點頭。

鄭允浩微微的踮起腳,才看見他旁邊擺著一個裝著餅乾渣的小碟子。

「我自己烤的,要不要來一點。」金在中用手指捻起一點,遞到鄭允浩的鼻子前面。

「不了,謝謝。」鄭允浩一臉淡定。

金在中就那麼坐著,安靜的瞅著他。

鄭允浩看了他半天,開口,

「你是不是不打算下來了?門也不關?」

金在中回答的特理所當然,「我等你回來呢。」他指了指自己的腿,「坐時間長了,動不了。」

鄭允浩瞄了一眼他盤著的腿,又看向他。

「劇本呢?」

金在中又指了指地上,「掉了。」

鄭允浩不喜歡工作不認真的人。

「我看完了。」金在中在他黑臉之前及時的補充。

「非常好。」

 

鄭允浩點點頭,正欲轉身。

「經紀人!」金在中喊。

「幹嘛?」

「你不覺得做事應該負責一點嗎?」金在中歪著腦袋一本正經的問。

鄭允浩想了想,點頭表示贊成。

「哦。」

「腿麻時間長了就跳不了舞了。」金在中又解釋。

鄭允浩轉過身來,「你怎麼上去的?」

金在中指了指旁邊的梯子。「我爬上來的。經紀人的運動神經不是很好嗎?」

鄭允浩靠近櫃子,審視的眼神逼近金在中。

「對男人有興趣的男人,怎麼想借機佔我便宜嗎?」

金在中掛不住臉了,

「不幫就不幫怎麼廢話那麼多?耽誤時間‥‥」

說著他竟然用手支撐著往旁邊挪了挪,接著身子一個前探,整個身子就那樣栽了下去。

那個位置正好錯開鄭允浩站的位置,掉下去也不會碰著他,所以金在中是打定主意了不要他幫忙了。

鄭允浩反應快,一個伸手將他撈了過來,但仍是一個重心不穩,兩個人以一種很彆扭的姿勢一起倒了下去。

但是鄭允浩還是吃虧的那個。只聽見砰的一聲響,作為在下的那個他很榮幸的成為金在中的墊背。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金在中就這麼自己下來了。

鄭允浩喘著粗氣盯著天花板,

「金在中你夠狠。」

「這回是你佔我便宜了。」金髮的臭小孩,在他胸前還不忘諷刺他。

說完這句話,金在中就一個翻身從鄭允浩身上下來,拍了拍身子,接著蹭到一邊去,轉過身開始自顧自的掰扯自己動不了了的腿。

 

鄭允浩這次也是打定主意不打算管他了,支起身子,站在他旁邊抱著臂,好整以暇的看著地上背對著自己的,正在用力的掰扯腿的人。

他感覺到腿部酥麻給他帶來的煎熬。可是這個傻小孩,麻了那麼久的肌肉哪是那麼硬掰能恢復的。

他準備看他的笑話,結果聽到嘎嘣一聲,給鄭允浩嚇了一跳,再一看金在中的腿已經伸直了。但是他背對著自己,看不到他痛苦的表情,卻也聽不見他一聲哼哼。

鄭允浩走過去,到他身邊蹲下開始檢查他的關節和肌肉。

金在中一意識到旁邊有人,立刻笨拙卻有果斷的挪開了腿。鄭允浩的手一下抓了空,不自覺一愣。

「我給你看看,別傷了骨頭。」他說。

金在中沒吱聲,只是換了個姿勢,背對著他,又低下頭自顧自的揉著肌肉。

鄭允浩看著他鬢角流下來的汗珠發愣。

他知道那樣其實很疼。

鄭允浩看了他半天,突然笑了。

「你生氣了?」他歪著腦袋問。

金在中不理。

「這麼倔不好啊。」他又說。

金在中還是沒說話。

 

最後鄭允浩服輸,直接伸出手將金在中一個公主抱帶了起來。本來準備好了他會掙扎所以加大了力氣,沒想到他居然乖乖的呆在他的胳膊裡沒動。

他果然是個不安常理出牌的人。

金在中被他慢慢的放在沙發上,收回了掛在他脖子上的胳膊,但還是一句話不說,只是悶頭按著自己的腿。

鄭允浩突然有點不知所措了。

說兩句話,或者吵幾句嘴,自己還知道怎麼對付,不說話的時候反而最讓人沒辦法。

他就在旁邊坐著,手指交叉著握在一起。

自出生以來還是頭一次覺得尷尬。

 

半晌,金在中開口。

「我不喜歡男人。」

鄭允浩一愣。

想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卻又不知道該問什麼。人家明明說的明白。

「那天是因為想和你對著幹才那麼說的。別誤會。」

鄭允浩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尷尬,人家喜歡男的女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他低了低頭作為回應。為了避免進一步的尷尬他又問了一句特弱智的問題,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疼嗎?」

金在中搖搖頭,接著扶著沙發桌想要站起來。

鄭允浩連忙一個箭步站起來來伸手去扶,

「你又幹嘛啊?」

金在中輕輕推開他的手臂,走的搖搖晃晃,手指還指向櫃子。

「我的餅乾。」

 

 

那天的晚飯鄭允浩主動提出要做。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種愧疚感,仿佛金在中腿上的麻煩是他造成的。

金在中似乎又恢復了之前的樣子,那顆黃燦燦的大腦袋又揚了起來,坐在沙發的中央十分傲氣的拿著一本時裝雜誌看。

「劇本是關於什麼的?」鄭允浩問。

「本來不愛,後來又愛了,女主角是個特傻特天真的主。」金在中回答的不緊不慢,說著還啃了一口手裡的蘋果,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鄭允浩感覺到自己微微的嘆了口氣。

「你的角色呢?」

「一流氓。」金在中回答的簡潔,之後又補了一句,「特瀟灑的流氓。」

「反面角色啊。」

「愛情反面,之後到底愛上人家了,真情感動啊,感動的我都快吐了!沒見過這麼狗血的劇本,白癡‥‥」從金在中的語氣裡聽得出來,他對這個劇情不是特別滿意。但是為了自己當初的目的還是想要硬著頭皮完成它。

其實沒有太十足的把握能演好。以前除了MV以外也沒演過什麼東西,這個明明廣告都很少接的人。

但是他喜歡善始善終。

 

鄭允浩把菜端出來,叫金在中來吃飯。

金在中放下手裡的雜誌,把剩下的蘋果核抬手投進了垃圾筐。

「哎咦兩個人的晚飯還真是沒勁啊‥‥」

「還有一個湯沒出來,一會就好。」鄭允浩當做沒聽見那句話,慢慢放下手裡的東西,摘了圍裙坐在金在中的對面,「嚐嚐吧,除了我自己好像還真沒人吃過我做的菜呢。」

金在中聽了這句話,伸到菜盤邊緣的筷子頓住。

「那你確定別人也能吃嗎?」

鄭允浩笑,

「不敢嚐?」

果然,下一秒金在中就毫不猶豫的夾了菜到嘴裡。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表情頗為自信。

出來混這麼長時間,連個做菜都不會那可就真丟大人了。

金在中品了品,半天來一句。

「‥‥湊活。」

鄭允浩笑笑。

能從他的嘴裡得到這樣的評價應該算是挺不容易。

「經常不在家吃飯嗎?」他又問。

金在中似乎是愣了一下,接著很快的回答,

「是啊,平時都和朋友一起出去的,很多人在一起熱鬧的很,才不像這個樣子,死氣沉沉的‥‥」

鄭允浩看著他低頭嘟嘟囔囔的樣子,沒說話。

安佑成說他總是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往,總顯得孤單。

他的性格本來是可以有很多的朋友的。但是許多事情在金在中身上都是意外。

大家每天都在撒謊,來填補自己一個沒有完成的事實。

鄭允浩不戳穿他。謊言並不應該被唾棄,誰沒有誰的無奈。

欺騙背後只是數不盡的無奈而已。如此說來大家都很可憐。

 

鄭允浩發現金在中吃飯的時候不喜歡說話。

就像一件精美的藝術品,遠遠的放在那裡,不能去觸碰,也不能大聲的議論他,仿佛有太大的聲音就會把他吵醒。而他一旦醒了,那麼就是個失敗的藝術品。

但是他毫無瑕疵。沒有人能夠否認。

「明天和投資商見面,主演和製片人導演見面吃個飯,」鄭允浩說,「預計後天就可以開機了。」

金在中頓了頓,

「明天什麼時候?」

「下午一點,怎麼有問題?」

金在中低下頭,

「沒問題。」

 

 

但是第二天早上去找金在中的時候門沒有敲開。打手機也是不接。

鄭允浩急的不行,他拿出之前找物業私自配的鑰匙打開金在中房子的門,裡面沒有人,屋子裡似乎被收拾的很好很乾淨。

腦子裡突然想到安佑成的提醒——

金在中喜歡玩失蹤。

腦子裡嗡的一聲。

他給安佑成打了個電話,他說他在金田機場,中午的飛機回首爾,還提醒鄭允浩下午的會不要耽誤了。

鄭允浩嘴上答應著,實際上他心裡的確沒什麼譜。

他還不是特別瞭解金在中,不知道他會去什麼地方。

跟司機借了車就滿街的找著,一邊不停的打著電話發著短信,心想棘手的事情終於來了。早知道和金在中在一起日子不會安寧多久。

喜歡靜——

漢江?

 

天氣不好在下雨,驅車過去那裡根本沒有幾個人,更別說什麼大明星金在中。

這樣找下去根本沒有方向,找的人還是個公眾人物‥‥

按理來說自己找個人根本不算什麼難題,只是現在不同於往常。自己首先就是個被搜尋的人物不能太公開,他們到處都安插了眼線,被抓住就是廢。

鄭允浩不禁開始同情起來金在中以前的經紀人來。

實際上鄭允浩不是有耐心的人,他承認這一點。

曾經做事基本上是自己一個人。他沒有耐心等,更沒有耐心找。

只是現在不同於以往,不同於那些不需要對別人負責的日子。

 

他開始不可抑制的煩躁。但是自制力很強的他又不善於表露太多的感情。

只是在看見手機上的名字時火氣就突然一下子湧上來。

「好吵‥‥幹嘛啊你,手機有錢了是不是?」

鄭允浩深吸一口氣,壓下胸口的憤懣,

「你去哪了?」

「你別管。找我幹嘛。」

電話那邊很靜,在中的聲音很小,似乎不想驚動什麼一樣。但是這對於另一邊急的不行的鄭允浩來說是火上澆油。

「今天的會議忘了是吧?」鄭允浩在控制,四周的喇叭聲讓他煩躁不已。

「不是下午嗎?」

「你到底在幹嘛呢?」鄭允浩加大了音調。

「你小點聲!」在中反過來埋怨他。

「你現在在哪裡?」

「說了你少管我。」金在中壓低了聲音。他似乎真的有什麼事情,但是鄭允浩不管那麼多。

「你再說一句試試。」

「我說你少管我!」

「金在中我告訴你,不管你現在在哪十分鐘之內不回到公寓你就死定了!」鄭允浩坐在車裡惱火的低吼,「工作的事情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我告訴你別喊!」金在中的聲音聽起來很急,但是仍然很小。

「你再這樣不拿自己的工作當回事誰離開你都是早晚的事!你現在馬上回來!」

電話啪的一聲斷了。

上一次這樣的生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他漆黑的眼神開始變得淩厲。

鄭允浩拿著被掛掉的電話咬牙,猛的錘了一下方向盤。

「掛我電話‥‥」

雖然知道了他沒事,但是自己仍然不知道他在哪裡。

自己不知道這股氣來自於哪裡。就那麼突然間冒了出來,或許因為他的不告而別,或許因為他對工作的不認真。

但是那樣明晰的擔心是不可以忽視的。

想著他總是迷迷糊糊的小孩樣子,似乎未經世事卻又那樣莽撞的性格,實在不能讓人放心。

想了想還是再打了電話過去,

預想中的關機。

無暇去想在他身上的意外,鄭允浩覺得自己快被他弄得瘋掉。

離會議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按時間安佑成已經下了飛機。

會議準備自己也要參加,安排見面,文件匯總,安佑成還需要跟金在中做一些會議之前的準備和討論‥‥

總之事情一大堆,遠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

鄭允浩強迫自己冷靜,安靜下來想事情解決的辦法。

唯一的那個主角還不知道在哪裡逍遙呢‥‥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最後鄭允浩決定先去公司把那些事情解決完,做點什麼總比漫無邊際的在大街上沒頭蒼蠅的找人好。

從這裡到公司的距離,不排除堵車最快還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鄭允浩皺著眉頭,一言不發的轉動著方向盤,右手上的車檔被他捏的發出響聲。

 

 

迎面看見安佑成的時候鄭允浩不免的一愣。

他看見自己的時候居然還招了招手,然後就匆匆的往裡面走。

鄭允浩點了點頭,想著如果問他要人的時候該怎麼說。

總不能一句「人丟了」打發人。

鄭允浩還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手頭的工作,但是明明知道現在應該去找金在中的。一瞬間鄭允浩自己腦袋也木了,自己怎麼會一時抽風就回來了呢?

手裡拿著計畫單按著會議室的門把手,門卻被從另一邊推開。鄭允浩退了一步,見安佑成從裡面走出來。

他的眉頭微微的皺著,看都沒看門口的人就用擺了擺手做了等等的手勢。

「不知道怎麼了心牆不太好,允浩你去安慰安慰他。」

鄭允浩愣了幾秒,之後大概知道了他在說誰。

壓住心裡的驚訝,做出疑問的表情。

安佑成只是搖了搖頭,接著像是想起來什麼似的,認真的囑咐,

「可能是姐姐祭日的原因,你別提他家人之類的敏感話題。」

鄭允浩一驚,

「姐姐祭日?」

「哦我還沒和你說‥‥」安佑成拉著允浩到一邊,壓低了聲音,「他的姐姐在四年前的去世了。車禍。每年這個時候我都特許在中去南山公墓區看看她。」

鄭允浩恍然大悟。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總之心情不太好,一來就鐵青著臉,你勸勸他,別耽誤會議。」安佑成拍拍他的肩。

 

鄭允浩想再問點什麼,這時門被打開,金在中板著臉走出來,正撞上竊竊私語的兩個人。

「什麼啊‥‥」

一看見鄭允浩,原本就皺著的眉頭鎖的更深,話語裡也聽不出好氣,「幹嘛你們?還開不開會了?」

「嗯‥馬上‥‥」鄭允浩覺得尷尬。

金在中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轉身往走廊另一邊走。

安佑成沖鄭允浩聳聳肩,離開。

鄭允浩沒說話,金在中轉身的同時他想起了一個地方。

之前打電話的地方很靜,而且他之前不許他大聲說話。

突然覺得事情很糟了,他那個脾氣什麼時候可以原諒自己‥‥

 

 

會議很順利。因為安佑成和對方是老交情的原因。

金在中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也會偶爾的加上幾句自己的意見。

鄭允浩他知道他並不是把自己的話當回事,他只是在向證明,沒有你我一樣可以做好自己的事情。

像模像樣的小孩子脾氣。

不過他本來就不在意,更何況得罪了人家。

所以他還是做好該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並不多言。

 

按照原計劃,明天開機儀式。兩方吃過飯就各自回府了。

鄭允浩不習慣說對不起。但是在進門前他還是攔住了要進去的金在中,輕輕的拉了一下他的包。

金在中,沒有回頭,但是停下,讓鄭允浩頓時鬆了口氣。

他微微低了下頭,然後直視他的背影。

「對不起。」他沉聲說。

金在中沒做聲,在他說完了那句話之後逕自拉開門走進去,之後再嚴嚴實實的關上。

好像在那個瞬間,鄭允浩覺得他剛剛開始打開的心,隨著那道門也被輕輕的關上了。

雖然無聲靜默,但是它是緊密的。

 

 

那晚金在中一個人去了漢江。

他不知道鄭允浩知不知道。

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希望他知道。

他那樣的喜歡晚上的風。

江邊的空氣很清新。沒有雜質與繁瑣。沒有污穢與渾濁。

他對著江面久久的沉默。不知所言。

接到他電話的時候明明是很開心的。看著那一個個尋找的短信,聽著他著急又有些擔心的聲音。

「小孩你又跑到哪裡去了。」

「快點回來我們一起公司。」

「不要無視我否則你死定了。」

‥‥‥

 

他叫自己小孩。

那些短信的結尾都是清一色的句號。似乎不是擅長發短信的人呢。

終於有人可以真正的為自己擔心,但是為什麼就那樣的相信來自於他的。

他想知道答案。

可是聽見他的訓斥又是那麼委屈。而想要解釋的時候他又一次提到了工作。於是心底的開心在那一瞬間泯滅。

他言外在提醒自己,我只是你的經紀人而已。我來找你,只是想要完成工作而已。

於是心又一次的變得冰涼僵硬。

可是所有的失落在那一聲意料之外的「對不起」中煙消雲散。

到底是敗在自己手裡。

只是幾天的時間,金在中,他居然會承認。

 

「姐,你知道嗎。」

他對著江面輕輕的開口,金髮在點點月光裡瀟灑的飛揚,那合著微笑的聲音被風吹散在夜色裡。

「那個混小子,帥帥的死小子,」

「我好像‥‥真的愛上他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