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跟往常一樣,坐在梧桐樹上看著鄭同學。他手裡拿著一本看著就滲人的硬殼書,維持著一個舒適悠閒的姿勢。不得不說,蔣嬸嬸的情報也有出錯的時候,那個傳說中懸樑刺股,勤奮地嘔心瀝血的身影,我怎麼從來都沒有看到過。

我看到的鄭同學,從來都是十點整點上床,作業?那是什麼東西!我一度以為,我腦海中關於高中生苦逼的印象都是謬論,但在我多方考察之下我才知道,這只是智商的差距。鄭同學在書桌上從來都是一堆我不怎麼看得懂的紙稿,我看過幾眼,都是莫名其妙的線條,整體看應該是建築設計圖,但原諒我不怎麼發達的審美能力,我只能說「很好,很強大!」然後就再也說不出其他的了。或者,就像今天一樣,捧著一本不知道哪裡來的原文書,自然地就像看一本卡通漫畫。

我拖著下巴,看著一動不動的鄭允浩,他棱角分明的臉在光暈下有種異常柔和的效果。也許是美好的夜色在作怪,也許是過於安靜的環境在作怪,我胸口堆積的鬱悶慢慢地堆積到了眼眶。情緒很好,氣氛也很好,我想:終於要哭了嗎?!

我保持著哀傷的姿態,等了一會兒,又一會兒,但眼角愣是沒有濕潤的意思,我終於忍不住用中指比對老天:難道鬼連掉幾滴眼淚的權利也沒有嗎!沒錯,我努力了一個月,但是愣是流不出眼淚。

我很鬱悶,我非常鬱悶,心裡像奔流了幾萬匹的草泥馬。泥人也有幾分脾氣,我到底犯了什麼事兒,要被這樣地折磨。「忍耐忍耐忍耐~~~」我對自己心裡暗示。

「不對啊!」我突然靈光一現,「我是鬼啊,我忍什麼啊。」於是,我毫無保留的開始了沒有眼淚的嚎哭,想想自己那灰暗的未來,睡的床還是一張小小的,腿還伸不直的破沙發,不由更加的悲從中來。

仗著不會有人聽見,看見,我哭的毫無形象,嚎叫聲可以驚醒十里八鄉的野狼。嗓子開始發啞,體力開始消退,但我感覺我肚裡的怨氣才發洩了二分之一,於是我依然無知無覺地堅持著。

「你可以休息一下了嗎?」

我驚恐地張大嘴巴,對上鄭同學冷靜的眼睛,他在對我說話?!!我僵硬地用手指比了一下自己,顫顫巍巍地開口:「你在跟我說話?」他淡定地點了一下頭,我不淡定地從樹上掉了下去。

 

十分鐘後,我總算找到一點做鬼的尊嚴,裝作鎮定地飄到鄭允浩的窗戶前,卻發現這貨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繼續看著書。我抽了一下嘴角:「你能看見我?」

「嗯。」鄭允浩頭也不抬。

「一直都能看見?」

「嗯。」依舊頭也不抬。

我想起剛才自己的行為,表示作為鬼,這太傷自尊了。我讓自己鎮定,回想了一下貞子前輩的造型,由於自身限制,只能用頭髮遮住三分之二的臉。我冷肅了一下臉色,調整了一下光照的角度,力求讓自己顯得陰森鬼氣,然後慢慢的低沉地說:「剛才你都聽見了什麼?」

也許是被我的氣勢所迫,鄭允浩終於正眼看了我一眼:「如果你說的是那個長達半個小時的鬼哭狼嚎,我想我已經聽見並且制止了你。」

我又被噎到了,本來我想像中的畫面應該是非常帥氣的。陰森的鬼霸氣地說:「剛才你都聽見了什麼?」然後膽小的人類就算不瑟瑟發抖也該臉色蒼白地小聲回答:「什麼也沒有聽見。」最後,陰森的鬼滿意地陰笑一聲,瀟灑地飄走,留下癱倒在地上的人類。

但是,我顯然忘記了,鄭同學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未成年,我也不是傳說中強大的鬼前輩。我呆愣了幾秒,最後僵硬地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字:「我是鬼。」內心有著最後的掙扎:也許他還不知道我的身份,畢竟能漂浮在空中的物種還有很多,比如那個有著白色羽翼的鳥人。

「呵~」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現在出現在鄭允浩臉上的表情可以解讀成嘲笑,「那又怎樣。怕太陽,只會飄,得了失憶症,進不去房子,每天只能乾嚎的鬼?」

我怎麼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前綴詞聽起來這麼的寒酸。鄭同學,果然你還是神秘的外星朋友吧?!我終於意識到,這是個多麼好的,和外星建交的重要時刻,應該放下個人仇恨,拋棄小我成就大我。這樣想著,我的心情變得極其明朗。就像我曾經說過的一樣,我是個樂觀開朗積極向上的鬼。

 

我微笑地重新坐到樹上,開始攀談:「嗨,鄭同學,這個你在看什麼書?」

「《設計項目(羅伊那•裡德•科斯塔羅與視覺構成關係)》」,鄭允浩的聲音有種莫名飄逸感,我感慨地嘆了口氣,天才的人生果然不是我能理解的,就這書名也無言地透露出一股獨領風騷的騷包之氣。

「你也知道的,我好久沒有跟人說話了,有點激動,那個‥‥」我有些呐呐地,「會不會打擾到你學習。」

「你說。」鄭允浩態度良好,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樣子,一下子,我的心安穩了下來。我肚子裡裝了一個月的苦水,毫無保留地向他倒去。其實我感覺我是個很碎煩的人, 嘴裡不說點什麼話就難受,做鬼以來,天天對棵草都能磨嘰半天。而現在,有個能看見我聽見我的大活人站在我面前,我的話匣子有些收不住了。

「我跟你說‥‥」我眉飛色舞,手舞足蹈,從抱怨睡的那張破沙發,講到那個王家的小媳婦,巴拉巴拉的說個沒完。鄭同學雖然表情冷淡了些,話語少了些,總的來說還是一個很好的聽眾,不會打斷我的話,也不會反駁我的發言,任由我自由發揮,胡天胡地。

 

「所以說啊,做家長還真的不容易。那個李家長滿青春痘的兒子,昨天我還看見他在抽菸,小小年紀的怎麼就不學好呢。幸好,被他同學告了狀,他爸拿著棍子追了他幾條街。哈哈哈哈~~」我捂著肚子,想起那個畫面就越想越喜感。

「十點了。」鄭允浩放下書,站了起來。我很有覺悟地住了嘴,啊!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我放送一個大大笑臉:「那明天見,鄭允浩同學,晚安。」

「晚安。」鄭允浩冷淡的聲音,在現在的我聽來是那麼的動聽,我歡樂地向樓頂飄去,飄啊飄,樓頂的平臺露了出來,然後,我定住了。因為,我那小小的破沙發上已經躺了一個男人的身影。

「我靠。」我震驚了,「這都要跟我搶。」這是哪來的流浪漢?!

我環顧四周,再也沒有了另一張破沙發,我仇恨地盯著那個流浪漢的背影,慢慢的那個背影居然轉了過來,露出一張看著傻傻的臉。他跟我大眼瞪小眼,我內心慢慢的不確定起來,僵直不動。

「你能看見我?!」那個傻缺興奮地對我叫著,嘴裡講著我的臺詞。我看了看黑壓壓的天色,想著: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你好,我叫金俊秀」名為金俊秀的傻缺興奮地向我撲來,我矯健地一個閃避,成功地讓他撲出了樓頂,我緊張地盯著他,果然看見他跑出了地面,升到了空氣中。很好!終於找到同類了,我很高興。

我笑瞇瞇地看著金俊秀,伸手給他了一個哥們兒的熊抱,雖然沒有什麼存在感,但畫面也足夠感人了。擁抱過後,我鼓勵地看著金俊秀疑惑的臉,他應該是新進的鬼,作為鬼齡一個月的前輩是要給他一些愛的幫助。於是我和藹地開口:「有什麼問題,你說。」

他高興得溢於言表,用朝氣的聲音說:「你也是超人嗎?」

我又一次噎住了,超人!!!這是什麼東西?!!!我認真的研究了一下金俊秀的臉,長得還過得去,要是沒有那蠢蠢的水潤潤的眼神,應該也是成年帥哥一枚。看著年齡也不小了,難道當鬼都會有點後遺症?我是丟了記憶,他是丟了腦子?

我斟酌了語詞很久,怕傷害到他幼小的心靈:「你是不是發現除了我,沒有人能看見你?」

他猛點頭。

「你是不是發現自己不用吃飯,但是怕太陽?」

他猛點頭。

「你是不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能穿過樹木?」

他繼續猛點頭。

「你是不是發現自己進不去屋子?」

他眼睛都發亮了。

「你是不是發現自己走路靠飄?」

他頭點的都快掉了。

「所以」,我果敢地下結論,「你不是超人,你是一隻鬼,跟我一樣。」他愣了一下,問我:「鬼跟超人有什麼不同嗎?」

我眼神抽搐,整理了一下腦子裡跳出的資料,耐心解釋:「超人能戀愛,能吃飯,能玩電腦,還受人們崇拜。你覺得,你行嗎?」

我小心地等著他的表情,他的眼神慢慢變呆,笑容慢慢不見,我的罪惡感慢慢地加深了。終於,他一扁嘴,一張嘴:「嗚嗚嗚嗚嗚嗚~~」我捂住耳朵,深感到這就是傳說中的現世報,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當我不管不顧地狼嚎完後,會有這樣一位仁兄給我上了這最狠的一課。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第四章

 

我精神萎頓地飄著,身後飄著一個拖油瓶——金俊秀同學。他好奇地東張西望著,對著任何一樣東西都能發出孩子般純真的驚嘆聲。「叔叔,叔叔,我們要去哪裡?」「叔叔,叔叔,那是什麼?」「叔叔,叔叔,那個人在幹什麼?」我痛苦地扶著額角,悲傷地看著這個天真的孩子。

經過我這幾天的研究發現,這個一身西裝的男人真的生活在童年的世界裡。他的智商,他的記憶都停留在小學六年級的那個暑假。當我告知他,他應該已經死了後。他悲傷了一會兒,然後又興高采烈地跟我說,他那還沒有開工的暑假作業終於不用做了。我沉默了很久,覺得他著實可憐,所以,就任由他叔叔叔叔地叫我。雖然我覺得,我和他的歲數應該差不多。但馬上,我就發現自己對他的同情,那是多餘的。

金俊秀,就像所有小學生一樣,瘋狂地迷戀著超人奧特曼,整日的上躥下跳,精力旺盛。我深切地體驗了一把作為父親的感覺,如果我能拿到棍棒,我想我一定也會追著他追出幾條街外。

我深吸了一口氣,用正常地音調冷靜地說:「俊秀,回來。」他燦爛地向我揮手:「叔叔快點過來,你看,這裡有賣棉花糖。」

我瞄了一眼那個被孩子們圍繞的地方,雪白雪白的棉花糖在風中搖曳。「俊秀啊,叔叔告訴過你什麼?我們做鬼的是吃不到東西的。」我嘆了口氣。

金孩子的臉瞬間垮下來了,「但是」我猥瑣地笑了一下,「吃不到可以想像嘛,我們做鬼的吃東西從來都是不用付錢的。」

他求知地看著我,一臉疑惑。我咳嗽了一下對他進行指導:「看見那個正在吃的孩子了沒有?」他點頭,「飄過去,踩到他肩上,然後抱住你的棉花糖。」他聽話地抱住,「那個孩子開始吃了,伸出你的舌頭,閉上你的眼睛,想像一下,你就是那個孩子。」我語氣非常的輕柔,帶著夢幻的色彩,「舔一舔,抿一抿,甜甜的,棉花糖在你的嘴巴裡馬上就融化了。」他的臉上慢慢露出幸福的神情,我的語調更柔和了:「你再大大地咬一口,糖粘在了你的臉上,是不是感覺臉上黏黏的?嘴巴裡都是甜甜的味道?再咬一口‥‥再咬一口‥‥睜開眼睛,你看!棉花糖被你吃完了!」

「叔叔,棉花糖真的被我吃完了!」俊秀崇拜地看著我,我擦了擦汗心想:小孩子真容易騙,總算又忽悠了一回。

「叔叔,今天還要去聽蔣嬸嬸說書嗎?」俊秀有些不情願地對著手指頭。我思考了一下,也對,小孩子總是無法理解大人的興趣,今天又是個大陰天,就勉強順從他一回。「那你想去哪裡?」我態度和藹。

「我想去學校。」他有些靦腆地低著頭。「啊?!」我震驚了,難道他還是個好學生?這五條街內唯一的學校只有允浩所在的Y市第二高中,那地兒我都沒去過。我沉吟了片刻點頭:「好,我們去學校玩玩。」我話剛一說完,俊秀這破孩子就“咻”地一聲飄遠了。我哀傷地看著前方已經渺小的身影,想著:年輕真好!

 

學校,傳說中都是鎮魂的寶地。沒事的時候拿把鏟子鏟鏟,說不定就能看見累累的白骨和盈盈的鬼火。所以,我還真沒想往那地兒去。

我飄啊飄,第二高中的正門就很簡陋地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就這生著鐵銹的大門,怎麼就會有這麼多家長前仆後繼地要把自己的孩子往裡送呢。我搖了搖頭,飄了進去。飄啊飄,我突然停住,轉頭,片刻後開始大笑不止。最醒目的櫥窗裡,鄭允浩的頭像端端正正的貼著,有正面的,有側面的,還有背面的。旁邊幾個大字清楚地寫著——高中生標準髮型。我從來不知道,鄭允浩同學也有這麼喜感的時候。

「再加個白紙寫上——我有罪,就更好了。」我賊笑道。眼睛一瞥,發現旁邊的櫥窗裡好像也有鄭允浩的名字,我再仔細一看,禁不住地想撇嘴。滿滿的一個櫥窗裡,鄭允浩的名字佔了一半。這種明晃晃地閃耀著的光輝,誠然不是我這種一介布衣所能理解的。我感慨地再望了一眼,帶著欣慰的心情去尋找那個很不靠譜的金小朋友。

 

我轉了一圈又一圈,不大的學校裡,我愣是沒有看見金小朋友的身影,我不禁有些擔心了,難道他在來的路上出了什麼意外?我東張西望地,沒發現金俊秀,倒是讓我找著了鄭允浩,他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表情認真地寫著什麼。我很猶豫,要不要去打個招呼呢,但人家正在上課,打擾到認真上課的學生總不是件好事。

我還在躊躇不前時,就被鄭允浩發現了。我對著他冷靜的眼睛,尷尬地笑笑,「嗨」我揮了揮手,他點了下頭,又若無其事地轉了過去。我有說過,我最討厭鄭同學這種裝逼的表情了嗎?

我表情依然平靜著,但牙齒已經被我磨得咯咯作響,這個時候,我才覺得金俊秀是多麼可愛的孩子啊,我更擔心他了。

「俊秀~~~金俊秀~~~~~」我在校園裡亂吼。在我吼累了,停下來休息時,金俊秀才表情興奮地出現在我面前。

「你跑到哪裡去了?」我陰森地盯著他。

「叔叔,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叔叔。」他跳著跟我說。

叔叔?不會又發現同類了吧?「你說的叔叔是人呢,還是鬼呢?」我問。

金俊秀愣了一下:「不知道誒,不過他像奧特曼一樣的厲害!」我深深地知道,像奧特曼一樣的厲害是金小朋友對別人的最高讚揚,連我也沒有得到過。我不會承認這是種要不得的嫉妒心理,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裝作興奮地說:「哇哦,這麼厲害,俊秀帶叔叔去看看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我帶叔叔過去。」話音剛落,這不靠譜的娃兒又飄遠了,我拼了老命地追,總算沒有被我跟丟。

那個叔叔所在的地方是位於學校東南角的小樹林裡,也難怪我沒有找到。在這種陰陰的天氣裡,那裡顯得更加陰暗,植物雜亂無章地任其發展,顯得沒有人料理的樣子。我跟著俊秀飄了進去,終於看見了那個所謂和奧特曼一樣厲害的大叔,只一眼我就確定,他是鬼,因為不會有人能倒吊在高高的樹上,又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哎呦,娃娃又來了啊。」大叔笑的非常猥瑣,「咦,還帶來了一個小夥伴?」

我看著大叔猥瑣的笑,不知道為什麼覺著特別親切,我屁顛屁顛的飄上去:「大哥,怎麼稱呼啊?」

他高深莫測地笑了一下:「前塵往事,莫再回首。你就叫我大哥吧。」我從善如流地大哥大哥地叫上了。一番交談下來,我發現我這新認的大哥甚得我心意。以他的話來說,這個學校就是他的地盤,只要是在這個地方發生的事,就沒有他不知道的。

我興奮地問他:「知道有個叫鄭允浩的學生嗎?」

「當然,學校的名人啊。」大哥馬上接到。「那他在學校表現怎麼樣?」我心裡盼望著能找到鄭允浩的一點兒破綻,我就不相信了,一個還未成年的小孩就真的這麼無懈可擊。

大哥思考了一會兒,皺眉:「好學生。」

「沒了?!」我吃驚地張大嘴,「其他的呢,比如有沒有女生喜歡他,還是他有沒有喜歡的女生之類的。」

「哼。」大哥冷哼了一聲,「全校有不喜歡他的女生嗎?只不過他一個也看不上而已。」

「暴殄天物啊!」我無奈地嘆息。

在一邊完全聽不懂我們說話的金小朋友睜著眼睛好奇地看著我們。大哥瞥了他一眼低頭小聲對我說:「話說,這娃子怎麼了?」

我也小聲地回答:「摔壞腦子了,一直以為自己是小學生呢。」

大哥瞭解的點點頭,對俊秀笑的很慈祥:「俊秀啊,想不想再看叔叔變魔術。」俊秀眼睛瞬間變大了。

大哥神秘地微笑著,輕輕捏了一下手指,一簇絢麗的火苗就憑空出現了。他慢慢地引導著小火苗向下飄去,貼上一片樹葉,包裹住它,然後樹葉就被吞噬了,留下一小團黑色的灰燼。

我張大嘴巴,吃驚地看著這一幕:「大哥,你是怎麼辦到的?!」大哥笑的很霸氣:「小意思而已,不要這麼驚訝。我怎麼說也在這裡混了十幾年了。」

「十幾年?」

「是啊,我做鬼已經十幾年了。」大哥笑的很謙虛。

我覺得一個晴天霹靂當頭劈下,我顫顫巍巍地重複:「十、幾、年?!」

大哥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哎,說不定你不用待這麼久。那些沒有什麼牽掛的都投胎了,放心放心。」

雖然被安慰了,但我怎麼就高興不起來呢。我轉頭看了一眼還沉浸在魔術的世界裡無法自拔的金同學,覺得由衷的羡慕。

 

 

 

 

 

 

 

 

第五章

 

自從我意識到做鬼也許是一段很漫長的生活後,我就開始認真規劃了一下自己的生活。所謂衣食住行,衣和食自然是不需要了,但住還是可以改善的,那張破沙發的確過於簡陋了。我遊遍了五條街,終於找到了一張還像樣的床板,但是作為鬼的我是無法搬動它的。而唯一認識我的人就只有鄭允浩同學了。

「允浩~」我貼在玻璃床上,笑的非常柔和,「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時間?」

允浩抬頭看了我一眼:「沒空。」

我笑容沒變,更柔和地說:「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小小的忙?」

允浩連回也懶得回我了。「不會浪費你很多時間的,你知道‥‥」我醞釀了一下情緒,儘量顯得自己很可憐,「最近我收養了一個孩子,還是在長身體的孩子,卻連張睡的床都沒有,真真是太可憐了。雖然我是個沒有什麼能力的父親,但是,總不能讓孩子也走我的老路吧。」

我眼眶紅紅的,雖然我知道不會有眼淚飆下,但我認為欲落還未落的憂鬱更有震撼人心的效果。

我聲音開始哽咽:「允浩啊,允浩啊,你還小,還不能理解我這種心情。那個孩子叫俊秀,小學才剛畢業也沒了性命,這麼小的孩子,雖然你看不見他,但你可以想像 一下樓下的那個小孩。正是那樣年紀的孩子啊,喜歡奧特曼,喜歡玩警察抓小偷的遊戲,每天開朗的調皮的有生氣的活著。可是‥‥」

我哽咽地再也說不下去了,其實是因為我怕再說下去,就會忍不住拿起大棍,打爛俊秀的屁股。我一邊小聲地悲泣著,一邊偷瞄允浩的反應。

「什麼忙?」允浩放下書,面無表情地問我。

我一下子燦爛了,果然鄭同學是個外冷內熱的好孩子。「垃圾箱旁邊有張不錯的床,能幫我搬到樓頂嗎?」我托著腮幫期待地看著他。

 

垃圾箱旁邊,我居高臨下地在上方進行指揮:「小心一點,那個角不是很牢固。」「唉唉唉!往那裡,往那裡,會碰到的。」「允浩加油!展現你青春的力量吧!」「允浩‥‥」

「閉嘴!」允浩的臉上籠罩了一層黑暗的陰影。我立刻聽話地閉嘴微笑。

允浩把床放了下來,低頭注視了一會兒,我好奇地盯著他看。十五分鐘後,我對著一地的木材,欲哭無淚。「你~你~你~對我的床做了什麼?」我顫著手指,對允浩投以秋風般冷酷的視線。

「拆了。」

「我知道,可是,為什麼啊!!」我不敢置信,不就是剛剛碎嘴了一點兒,至於這樣嗎。

「閉嘴!」又是一個閉嘴,我覺得我額頭上的青筋一定明顯地跳了起來。但是,悲傷的是,在他說閉嘴後,我還真的不敢說話了。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王八之氣?!

一個小時候,我飄在屋頂,對著煥然一新的床嘆為觀止。我崇拜地看著允浩,就在剛才,我眼睜睜地看著被拆的床,又重獲新生,那本來歪著的床腳也不歪了,本來有些傾斜的床身也不斜了。果然,優秀的人總有些自傲的資本的。

「你是怎麼做到的?!」我語氣興奮允浩斜睨了我一眼,很囂張地抬起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腦子,然後,一個轉身,瀟灑地向樓下走去。

「呵呵」我傻笑著,這樣有些小傲氣的允浩,讓我覺得更真實可愛。

「這樣才對嘛,年輕人!」我笑了笑,哼著歡樂的小調去找我那不知道哪裡撒野的兒子。「俊秀~~金俊秀~~~」聲音一路飄遠。

 

我的生活固定了下來,我一直認為,規律的生活才能有活著的安全感,所以,我認真貫徹著我的人生哲學,當然俊秀這個小屁孩對於我的哲學是表示了莫大的痛苦。

「金俊秀!」我表情嚴肅地端坐著,「把我剛才的那段念一遍。」

眼皮耷拉的金小朋友一個激靈站起來:「hallo,I am ,I am‥‥」

「把這段念一百遍。」我毫不留情地處罰這個不聽話的學生。

「啊啊啊!」俊秀的悲鳴地嗚咽著,「叔叔,為什麼我還要讀書。」

「叫老師。」我眼神一掃,恨鐵不成鋼般地悲痛道,「智商都這麼低了,還不加把油。雖然不要求你一百分,但總不能當白癡吧!」

「嗚嗚嗚~」俊秀羞愧地哭泣,我滿意地摸摸他的頭,心想:不教你讀書,我將怎麼填滿我空虛的日子啊。

不時的找允浩同學聊聊心,跟鬼大哥吹吹牛,日子就在俊秀每日的嚎叫中歡樂地奔流著。等我回過神來,樹木已經凋零地成了一個大禿子。

 

又是一個週末,我特准俊秀出去玩,所謂的出去玩就是可以到五條街以外的地方逛逛。我嫉妒地目送俊秀笑嘻嘻地迅速飄遠,飄到我怎麼也到不了的地方。他似乎沒有我認為領域上限制,連鬼大哥也沒有,這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大哥告訴我,我是他遇到的唯一一個飄不出五條街,有領域限制的鬼, 他安慰我說,特殊的存在的總有其特別的意義,讓我耐心等待說不定會有大驚喜等著我。切~~~憤世嫉俗的我當然不會相信什麼所謂的驚喜,不要是驚嚇就好了。

週末對於我說總是特別的無聊,不僅是因為俊秀永遠歡樂的外出,還是因為允浩同學總是秘密的失蹤。他總是早早地就出發,然後要到太陽下山的時候才會回來,據我觀察,他去的應該是同一個地方。

我倒吊在樹上,假裝自己在盪鞦韆,我盪著盪著,就看見允浩遠遠地走來,我眼睛一亮,一個起身,小心地隱藏在樹幹後面。允浩近了,更近了,很近了,非常近了‥‥

突然,我的身體穿越了樹幹,臉倒著出現在離他近10釐米的地方。「啊!」我怪叫了一聲,心想:嚇到了吧,嚇到了吧,快尖叫!快尖叫!

允浩愣了幾秒,呆呆地看著我,幾秒後又恢復了面癱的表情:「無聊。」說完,快步地走進了樓裡。

我竊喜地笑,瞧這面癱的臉,裝的很鎮定的樣子。果然還是被我嚇到了吧。嚇的臉都紅了,平時怎麼沒有見你走這麼快呢。我深深地覺得很有成就感。

我飄到老位置,想要繼續嘲笑一下他,卻被站在窗前的允浩的爺爺嚇了一跳。這個看著身體很是健康的老人,我一直沒有怎麼提起,是因為他的確是一個怪人。我一直認為允浩的面癱臉肯定是遺傳了他爺爺的基因。至少在我的想像裡,想要看見這位爺爺有表情的臉,似乎比母豬愛上樹還要來的珍奇。

而現在,我清晰地看到了這位鄭大爺臉上綻放的微笑,他那乾皺的手輕輕地撫摸著允浩的書桌,臉上閃耀著慈愛的光芒。

「爺爺。」允浩站在門口,看著站在他桌前的老人。然後,我驚悚地看到剛剛還微笑的人一瞬間就又恢復了往日的冰山臉,嘆為觀止的我不得不嘆服這老人是實實在在的演技派啊。

「你回來了?」鄭爺爺淡定地轉身,「我吃過了,自己把飯熱熱吃吧。」

「好。」

兩個面癱的畫面其實是非常搞笑的,這一老一少每天都遵從著面癱的守則,能不說話就不說話,能不笑就不笑。蔣嬸嬸就深刻地分析過這對祖孫的關係,有血緣的陌生人。蔣嬸嬸也是難得會說這麼文藝的話,但就今天看來還是不大正確的。

這是什麼狀況,虐戀情深?!哇哦,我以為這種電視的橋段離我很遙遠,什麼祖孫三代的恩怨,什麼隱秘的身世之謎,什麼為了你而假裝冷漠‥‥很有戲劇感的我,腦子裡瞬間多了很多以前的故事。到底是為什麼呢?這個允浩的爺爺一直以來都對允浩冷漠的異常,我待了這些個月來,覺得我跟允浩說的話都比他們祖孫間的對話多。

我憐憫地看著允浩這個孩子,果然童年的不幸福對人的影響很大啊。瞧瞧,把一個花樣年華的孩子都整成了一個小老頭。

 

「你又在聯想什麼?」允浩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一個回神,突然覺得允浩的冰山臉上充滿著孤獨的憂傷感。於是,我用儘量柔和的語氣對他說:「允浩啊,以後有什麼心事就跟哥說啊,把我當親大哥,你就是我的親弟弟。知道了嗎?」

允浩的臉抽搐了一下,也許是太感動了,沉默著打開了一本新的大部頭,就不再理我了。

「允浩啊,書要讀,飯也要吃啊。乖,去吃了飯再來讀。」我念叨著。允浩還是不理我。

「允浩啊,乖,所謂人是鐵飯是鋼嘛,今天出去了一天,肚子不餓嗎。」允浩繼續不理我。

「允浩啊,這樣不吃飯,哥哥要心疼的哦。去吃個飯吧‥‥」

「夠了!」允浩深吸了一口氣,放下書走了出去。我欣慰地笑了笑,彆扭的孩子呀,真可愛!我覺得我的身上突然充滿著瑪麗蘇的光彩,正在用愛的力量淨化著允浩這個未成年孩子孤獨的靈魂,我都要被自己感動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