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今天,又是一個大陰天。我懶懶地躺在一張躺椅上,覺得無所事事。就是這麼奇怪,雖然陽光能傷到我,但我還是這樣地熱愛著它。允浩去上學了,俊秀去撒歡了,而大哥呢,在工作日是不會離開學校的,我總覺得大哥生前一定是這個學校的老師,不然咋這麼愛校咧!

總之,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我是唯一那個被留下的孤單人,在風中享受這種獨處的孤獨感。本來,我的內心是很平靜的,看看天,看看小花小草,一天的日子很快就能打發走,但一陣震耳欲聾的哭喊聲將我的魂魄從詩意的世界拉回了現實。

咋啦!地震了,海嘯了,還是死人了!我一個激靈地從椅子上彈開,環顧四周,看到不遠處黑色的一片,哦,真的是死人了!

我飄啊飄,哭聲更清晰了。一隊人馬,一律穿著黑色的衣服,最前頭哭的老淚縱橫的中年男人手裡捧著一張掛著黑色緞帶的遺照。我定睛一看,愣住了,遺照上的胡家奶奶還是那樣皺著腦門上的紋路,好像下一刻就會說:「真是造孽喲。」但是,事實上她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心情,想哭又覺得矯情,想笑又覺得冷血。我就維持著想哭又想笑的表情看著只有我能看見的胡家奶奶,皺著她深重的皺紋飄在遺照的上頭。

我想:對於鬼而言,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平靜地對待死亡,就像現在。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與胡奶奶的初次見面,怎麼也要體面親切地進行。

「胡奶奶。」我笑著叫了一聲。

「你是?」胡奶奶疑惑地看著我,皺紋更深了。

「胡奶奶應該不認識我,但我認識您已經四個月零十二天了。」

胡奶奶思考了片刻,恍然大悟狀,充滿憐惜地對我說:「造孽哦,這麼年輕的小後生喲!」

我立刻就覺得鼻頭有些酸了:「胡奶奶~~」

 

我和胡奶奶坐在屋簷上,看著底下哭泣的人群。胡奶奶慈愛地笑著:「這群孩子,哭啥,我活到這把歲數也已經夠了,再活下去,也就是給孩子添亂的。」

「哪有您這樣說話的。」我嘟囔著嘴,「您那個孫子還沒有給你抱上曾孫呢,在晚上幾年,四世同堂,多好!」

胡奶奶搖搖頭:「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的,知足才好。我這一生,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命,但也安享了晚年,兒子女兒也還孝順,孫子孫女也長大了,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倒是你,年紀輕輕的,你父母怕是要傷心死了。」

我笑了一笑:「呵呵,奶奶放心,我應該是個孤兒吧,不然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去輪轉司報到咧。孤魂野鬼,說的就是我這樣無父無母的吧。這樣多好啊,沒有什麼牽掛,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哎,你這孩子!」胡奶奶皺眉,「不想笑就不要笑,在我胡奶奶這裡還裝什麼笑臉。人活著的時候,事事要陪著笑臉。既然都做鬼了,再裝著就是個傻子!」

我愣住,摸了摸臉,才發現嘴角的弧線有多麼牽強。原來自己一直都是一個傻子啊!成年人的通病就是喜歡裝X,把傷心偽裝成憤怒,把憤怒偽裝成開心,把開心偽裝成平靜,好像這樣就能帥氣地顯示出成年人的魅力,其實不過是縮在自己裝X的龜殼裡,當個忍者神龜。我還嘲笑允浩同學裝X的臉,原來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我嘆了口氣,看著胡奶奶的臉,怎麼都透著一種世外高人的莫測來。「奶奶!」我感覺我的眼眶應該浸潤著淚花,「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胡奶奶理解地笑笑,摸摸我的頭:「誰不是從傻子過來的。」我心裡淚流滿面。

 

 

傳說中,人死後,靈魂要七七四十九天才會離開。但是才十天不到,胡奶奶的鬼身就慢慢地變得非常透明了。我知道,胡奶奶的日子快到了。

「我好像快走了。」胡奶奶微笑著看著我。

「我笑不出來。」我的眼睛感覺辣辣的,「奶奶,你就不能把我一起帶走嗎。」

「傻孩子。」胡奶奶仍然微笑著,「你的牽掛還沒有了結的時候,你是走不了的。」

「牽掛?!這是什麼玩意兒。」我咬牙切齒,殺氣騰騰,「如果我知道,我早把他幹了。

「耐心一些,總會有一天,你會知道的。」胡奶奶看著我,「奶奶不會看錯的,你身上有靈光,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我囧,胡奶奶啊,您老人家的眼睛是老花到什麼程度了,就我這樣的還有福氣,全世界還有人沒福氣嗎?!

「不多說了孩子,我要走了。你一定會得到幸福的。」胡奶奶的手慈祥地撫摸著我的腦袋。我愣愣地看著她的手離我越來越遠,身體越來越透明。我以為我能瀟灑地接受這一天的到來。但是當胡奶奶的靈魂再也看不見的時候,我還是覺得非常難過。

當我難過的時候,我喜歡發呆,一動不動,就像現在,我躺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享受著無數車和行人從我身上踩過的快感。

正是下班放學的高峰期,人們匆匆走過,街上叫賣聲不斷,我躺著,享受著這種市井的熱鬧。

「嗨。」我對著剛剛放學的允浩打著招呼。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躺街的無賴樣,定了幾秒說:「怎麼了?」

我瞇著眼睛看著天空上方不想回話,心情惡劣的時候最不想回答的問題就是怎麼了。我還帶著點惡意的想著,也要讓允浩這個面癱的小屁孩嘗嘗我平時對著他的感覺。

我維持著面癱的臉,和生人勿近的氣質,等著允浩走人。

「早點回來。」他沉默了一會兒,留下一句話從我身邊走過。我一愣,不知怎的,我的心情因為這句話莫名其妙地好轉了。「早點回來」真是很好聽的四個字啊!我摸摸我的嘴角,發現此時它正輕輕的上揚著。

深秋的天氣黑的特別早,我雖然是個鬼,但還是有些怕黑的。所以,既然允浩同學都殷勤地想我早些回去,怎麼也要給他個面子嘛。

 

我快速地飄回了我的小窩,果然,俊秀這個蠢孩子還沒有回來。哎~~我只能哀嘆著去找允浩玩了。

「哎呀,年輕人,這是在幹嘛呀!」我感嘆地看著允浩桌前地上混亂的一堆堆紙團。難得允浩的房裡出現這麼零亂的景象,正應該好好的看看。我好奇地飄得更近點,發現允浩皺著眉對著一張紙稿苦思著。

「這是什麼?」我大聲地對允浩說。

允浩一驚,從沉思中清醒起來,看了我一眼說:「建築設計圖紙。」

「哦,」我恍然大悟,「你想當建築設計師?」我嘖嘖地看著燈光下的允浩同學,深深地覺得跟他同一年齡的孩子就是個悲劇。當他們還在苦逼地為高考做準備的時候,我們的允浩同學卻已經開始為他的職業人生做準備了,這是怎樣的一種差距啊!

正胡思亂想的我突然覺得後頸上的寒毛根根豎了起來,我僵硬地對上允浩詭異的空洞的視線,我嘴角抽了幾下問:「有什麼事嗎?」

「問你一個問題。」允浩依舊維持著他詭異的眼神。

我內心有些顫顫地說:「你問。」

「你覺得房子是用來幹什麼的?」允浩問我。從來不詢問我任何問題的允浩同學突然一本正經地問我一個這麼神奇的問題。

我呆了一呆,想了一想小心翼翼地說:「住的?」

允浩表情顯得很吃驚,牢牢的盯著我。被他盯著的我覺得自己異常羞愧,怪不得自己只能當個阿飄,原來是沒文化鬧得,瞧瞧,這都是什麼回答,連俊秀都不如。

我心裡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了,但我的自尊強大地讓我維持了若無其事的表情。我淡笑著與允浩對視,1秒、2秒、3秒……五分鐘過去了~~~

就在我快要崩潰的時候,允浩的眼睛終於迸發出明亮的神采,埋頭開始迅速地畫起來。我呼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真的老了,小年輕們在想什麼是真的搞不懂嘍。

我坐在窗臺上看著夜景,順便等俊秀回來。窗戶裡面,允浩同學全身投入地對付他的圖紙。我看看窗戶裡的允浩,再看看窗外零星幾顆的星星,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胡奶奶說的不錯,要知足。至少我能碰見允浩同學、俊秀小朋友還有鬼大哥,還有那些雖然看不見我但我喜愛的大嬸們。

珍惜已有的,放過失去的,才有可能幸福吧!

 

 

 

 

 

 

 

 

第七章

 

自從那天起,允浩就處於絕對瘋狂的境界裡,房間裡堆積的紙稿越多,他的臉色就越差。到後來,他身上的冰山氣質連我都有些打顫,更不用說其他正常的青少年 了。據說,這幾天允浩的同班同學們被他影響的神經衰弱。所以,到了最後老師很委婉地讓他回家休息幾天,反正以他現在的水準聽不聽課是一樣的。

於是,我開始當起了某人的保姆,負責提醒他的一日三餐和睡覺。雖然被無視的徹底,但我驚奇地發現,對允浩這張冰山臉,我有著無比熱情的愛心和耐心。也許是做鬼以來被無視的麻木,又也許是因為我惡劣的欠虐體質,我就是這樣地屁顛屁顛地把自己這張熱臉使勁地往允浩的冷屁股上貼。

在將近兩個星期的瘋狂下,允浩終於開始收拾桌上一堆東西,臉色也變得冷靜了。我知道,這說明允浩的瘋狂要告一段落了。

「年輕人,完成了什麼巨作,給我講解講解?」我好奇地瞄著那一堆的紙稿。雖然我全程陪同了兩個星期,但遺憾的是我仍然看不懂那一堆的線條和公式。

「等我回來再跟你說。」允浩將紙稿放進袋子裡,披上外衣,一副準備外出的樣子。

咦~~允浩真的準備講解給我聽?其實我就是這麼隨便地說了一句,我囧在了原地,天曉得,其實我對於資料線條什麼的沒有什麼愛的。

我尷尬地笑笑向允浩揮揮手:「小心點,注意安全。」

「嗯。」允浩看了我一眼,大踏步地走遠了。

 

允浩走後,我就枕著梧桐樹幹睡去了,天知道,原來陪讀還是件體力活。等我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太陽早就下山了,一片黑漆漆。我飄出去,瞄了一眼時鐘,已經指向七點。允浩的爺爺坐在椅子上,臉繃得緊緊的,不時地看著時鐘,看看外面。

真是彆扭的老人家啊!我嘖嘖地搖搖頭,決定去允浩回來的那個路口看看。那個路口的前面有個公車站,允浩應該會乘公車回來。我等啊等,飄來飄去地自己都要吐了,終於,看到那個姍姍來遲的身影。

小子,終於回來了啊!我嘴角綻放了一個陰暗的笑容,準備好好教育教育這個孩子,未成年有這麼晚回家的嗎!

我只飄了一米,一輛車更快地從我身邊擦身而過,“刷”向允浩開去。我愣住,看到那輛車停了下來,走下來一個女人。我的眼睛瞬間亮了,那個女人!雖然我沒有見過她,但是當我看見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有種堅定的直覺一定就是她了!

她穿著黑色的毛皮大衣,身材苗條,氣質高貴又溫柔,一張保養得宜的臉在路燈下顯得很很朦朧。就算看不真切,就算有個允浩這麼大的兒子,但就我一個男人的感覺來看,也無損她渾身散發的魅力。

嘖嘖,允浩的媽媽果然是個大美人!我躲在一邊,留著哈喇子。「允浩。」果然美人的聲音也動聽地很,溫溫柔柔的,在我聽慣了蔣大嬸們的大嗓門後,這簡直就是天籟。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允浩的聲音冰的掉渣。我一個哆嗦,這麼冷的允浩其實還是挺少見的,我偷偷瞄了一眼允浩,注意到允浩的手此時握緊的程度,然後冷靜地判斷出,恐怕此時的允浩已經快要接近爆發口了。

「允浩,不要和自己的前途過不去。」美人焦急地上前小跑了幾步,「小牧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就讓我幫你一次,以後的路就你自己走。今天你也看見了,這個社會不是光靠自己就能行的,特別又是在建築設計領域,Q大雖然好,但更好的學校都在國外。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幫你申請國外最好的大學,你也不用擔心學 費‥‥」

「夠了!」允浩一掌拍在路燈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我再說一次,我的事情你沒有資格管。我的前途從你嘴裡說出來真是好笑的事情,你有這個時間還不如管管你自己的那個兒子。只有花架子的傢伙就算進去了又能怎樣呢,不想被鄙視就讓他多學點。」

「允浩。」美人的手撫著心口,感覺很痛苦,「不要這樣,是我對不起你,我一定讓小牧來跟你道歉‥‥」

「免了。」允浩臉上勾起一個諷刺的笑容,「李少爺的道歉我可承受不起,回去轉告給他,今天我收到的禮物,日後我悉數奉還。」

美人的臉一下子變得慘白,我在暗地裡吹了個口哨,允浩同學實在是太有范兒了。瞧瞧這臺詞,瞧瞧這語氣,帥呀!

允浩再也不理會她,從她身邊毫不留情地走過。美人如落葉般在風中飄舞,我惋惜地看了一眼,趕緊小心地跟上允浩的步子。

 

「不要鬼鬼祟祟地,出來。」允浩的眼睛像雷達一樣對上路燈後我的眼睛。我笑瞇瞇地飄了出來:「允浩同學,心情不愉快啊,要不要知心叔叔給你參謀參謀。」

允浩瞪了我一眼,繼續往前走,料到是這樣的反應,我一點也不生氣,仍然笑瞇瞇地說:「我來猜猜發生什麼事了好不好?Q大建築學院院長—袁教授是目前國內建築設計的第一把交椅。我們允浩準備了兩個星期的作品,原來是為了這個袁教授。本來嘛,靠你的實力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但是你同母異父的弟弟靠著關係搶了你的位置,代替了你,然後那個女人也就是你的母親想要補償你,讓你去國外讀書,但你拒絕了,是不是這樣?」

我得意地笑,能從這麼幾句隻言片語中判斷出事情梗概,我覺得我的邏輯思維能力一定很強。

允浩的眼睛更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說錯了,不是弟弟,是哥哥。」我一愣,咦,居然這麼狗血,哥哥?也就是說,不是美人拋夫棄子後有的孩子,這裡就有兩種可能了,一種,美人和前夫生的,第二種,美人跟情夫生的。哦哦,這劇情越來越八點檔了。我表示很狗血,但我喜歡!!

腦補完畢,我才發現允浩已經走得老遠了,我眼睛一亮,嚎叫:「允浩,等等我,再給我點線索啊~~~~」

 

我以最快地速度衝回去,發現就在我耽擱的這幾分鐘裡,爺孫倆已經杠上了。小小的客廳裡,兩人各據一方,顯現出分庭抗爭的氣勢。我看看左邊的老人家,再看看右邊的未成年,再次肯定了允浩的脾氣絕對是百分之百的隔代遺傳。瞧瞧,一模一樣的姿態,一模一樣的眼神,太神了。

當然,我這種看熱鬧的心態是很不可取的,但是,比起爺孫倆平時的相處模式,這種火爆場面更得我歡心。

「我是絕對不會同意你去學這種洋玩意兒的!」老爺子的聲音鏗鏘有力。

「對不起,爺爺,我的決心不會變!」允浩直直地站立在那裡,神色沉靜。一聽允浩這麼說,老爺子的眼睛立刻瞪得像銅鈴,聲音更冷了:「我說了我不會同意!」允浩沒有回話,眼睛沉沉的,直直地看著對面的爺爺。

我緊張地看著兩人,所以沒有注意旁邊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世界大戰,一個不讓學,一個偏要學。」我隨口回到。話一出口,我就愣了,一轉頭,大哥!一旁笑的很猥瑣的鬼大哥,跟我一樣趴在窗戶上,看著裡面的狀況。

「你說那個小鬼不愧是鄭大爺的孫子,有骨氣,我喜歡!」大哥摸著下巴的鬍渣,滿意地點點頭。

「嘿嘿,大哥你說爺孫倆最後誰會贏?」有伴一起圍觀,我更帶勁了,「我賭小的獲勝。」

大哥不贊同地搖搖頭:「你來的晚,沒有見過鄭大爺年輕時的盛況,他兒子就從來沒有抗得過他的時候。現在年紀大了,脾氣不減反增。我看這小的畢竟還嫩著呢。」

「肯定是小的!」我很堅定,「肯定是老的。」鬼大哥也異常堅定。「小的!」「老的!」裡面場面冰凍,我和大哥卻在外頭打賭打的火熱。最後,我和大哥誰都沒有贏,因為,爺孫倆最後不歡而散,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這到底是誰獲勝了,還真是不好說。我有些可惜地搖搖頭。

 

揮別鬼大哥,我飄到允浩房間的窗子前,看著裡面一切如常的同學,我摸摸腦門湊上去:「允浩,這個~~~高考憑你實力,上Q大~~~~沒有問題,就是~~~~嗯~~~~早一點和晚一點的區別,這個~~~~」哎,我承認安慰人不是我的強項,支支吾吾了半天我決定放棄。

看著沒有什麼反應的允浩,我哀嘆著不知道該做什麼。突然,允浩抬起了頭,我愣住看著那雙遠遠超越年齡的眼睛裡微微有些紅。我一下子慌了起來,一直以來,我都希望他多一些正常少年的情緒,但當他真的微紅著眼眶看著我的時候,我的內心突然有一種抑制不住的酸澀,在那一刻,我很希望自己能擁有真實溫度的身體,擁抱面前這個眼眶微紅的少年,給他一個能夠發洩的臂彎,讓他能感受到被愛,被關懷的溫暖。而作為鬼的我辦不到。

我所能做的,只有微笑,看著這個少年然後跟他說:「不哭,我會在你身邊永遠支持你!」

 

 

 

 

 

第八章

 

「不哭,我會在你身邊永遠支持你。」當時,說完這句話的我沒有任何的不適感。但事後,每每想起來,都會被自己噁心到。

事實證明,未成年就是未成年。成熟如允浩也會眼眶紅紅的時候。我決定把昨天晚上那個樣子的允浩永遠記住,這樣若干年後,我就有了嘲笑他的把柄。對此,我很洋洋得意。

第二天,允浩又恢復了正常冰山的樣子,我仍然笑嘻嘻地不時找他聊天。他又空閒了下來,雖然對於一個高二生來說,空閒是一個怪異的詞語,但對比每天苦哈哈跟題海奮鬥的孩子,允浩實在是空閒的很罪過。

「哎~~~~無聊啊。」我趴在窗臺上無病呻吟,看著允浩又在畫著什麼我看不懂的東西,不由地扶著額頭哀怨地盯著他:「你就不能畫點適合普羅大眾欣賞的東西?」

允浩懶懶地抬了下眼皮子說:「別鬧,等我畫完。」我抽了下嘴巴,瞧瞧這語氣,我發現這小屁孩是越來越不把我這個長輩放在眼裡了。我氣哼哼地轉過身,把屁股對著他,看星星。

當我數到五百四十五顆星星時,允浩終於結束了。「轉過來。」我不理,「轉過來。」我還是不理。

「你不轉過來,我怎麼畫。」我一愣,轉了過去,允浩的臉上有隱隱的笑意:「你當模特,我來畫?」

我來興致了,當鬼這麼久,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長了個什麼鬼樣子。我規矩地坐好,想了想,傳說中側臉25度是最好的角度,我又開始調整我的方向。

「別動。」允浩沉聲說。我一撇嘴,斜眼看他:「允浩同學,你靠譜嗎?反正我自己都不知道長什麼樣,還不是任你怎麼畫了?!」

「你可以叫俊秀看看,小孩子不會撒謊。」對哦,我眼睛一亮。說起來也奇怪,允浩明明能看見我,但其他鬼就看不見了。所以,他從我的敘述中就很自然的以為,俊秀是個小孩子。

 

半個小時過去了,我是腰酸背疼腿抽筋:「你倒是好了沒有了啊!」

「好了。」允浩終於停了筆,把畫紙轉了個方向,豎起來給我看。我貼到玻璃上,一看, 「這個大帥哥就是我!」我驚訝。畫上的人有著柔和的輪廓,大大的眼睛,細碎的頭髮。看上去溫柔有氣質。

這個傢伙是我,我瞪大了眼睛,啊啊啊!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的個猥瑣大叔來著,這驚喜來的太突然,我得意,非常得意,叉著雙臂囂張地大笑。允浩看了我幾眼,淡定地開口:「我要再改一下。」

我大叫:「不要!!!」幾分鐘過去了,我看著紙上的畫像欲哭無淚,我就說嘛~~~~畫上的人樣子還是那個樣子,但眼睛下瞇了幾分,嘴角上揚了幾分,氣質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一個翩翩君子變成了傻笑的二缺。

「改回去。「我面目猙獰。允浩眉毛都沒動地說:「這才是你的常態,我只是尊重事實。」說完就把我的畫像收了起來。「哦,如果你不滿意,就自己畫唄,筆和紙我提供。」

瞧瞧,這語氣多瀟灑,神態多自然!我咬牙切齒,我不會看錯的,這個傢伙臉上的表情叫做嘲笑,嘲笑!我朝他陰森一笑,飄然離開,俊秀啊,俊秀啊,你怎麼還沒有回來啊。

我等啊等,終於等到哼著兒歌回來的俊秀。他看到我,有些心虛地後退了幾步。「又這麼晚回來啊。」我抱著雙手斜眼看他。

「呵呵,叔叔,你還沒有睡啊。」俊秀又退了幾步。

「你這每天這麼長時間的都幹嘛去了。」我很好奇,非常好奇,俊秀早出晚歸的狀態已經持續了很久了,我還一直沒有機會問他。

「我跟鬼大叔在學東西。」俊秀眨巴眨巴地看著我。「你跟鬼大哥學什麼啊?」我納悶。

「叔叔,你看哦。」俊秀顯得很得意的樣子。我一挑眉等著看。在我的注視下,俊秀的手指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火球,跟上次我在鬼大哥那兒見過的一樣。「哦?有些本事嘛!」

「鬼大叔說,我是天才,我的火球比他的大得多哦。」俊秀蹦蹦跳跳地過來,手裡的火球變得更大了,足有一個籃球那麼大。我後退了幾步,那麼大一團火看著滲人啊。「俊秀好厲害哦,把火熄了吧。」我哄著。

「哦。」俊秀很乖的應了一聲,「咻」的一下,火就沒了。我飄了過去,左看看右看看,臉上掛上笑容:「俊秀啊,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鬼大叔那兒學吧。」

俊秀嚴肅地看了我一眼,對我說:「鬼大叔說了,你學不會的,叔叔你還是別去了吧。」

我一聽,這就被鄙視了啊,憑什麼連俊秀這個小學生都能學會,我就學不會!我更堅定地要去學了。

於是,第二天,在我的威脅之下,俊秀小朋友一臉不情願地帶著我去了。

 

「大哥。」遠遠的,我就熱情地揮著手。

大哥躺在樹上,笑瞇瞇地看著我。俊秀撅著嘴巴:「我跟叔叔說他學不會,叔叔不相信。」說完還委屈地瞄了我一眼。

我一個拳頭就過去了:「還學會告狀了呀!膽子不小啊!」俊秀縮了縮頭躲到大哥後面去了

「嘿嘿,大哥,就教教我唄。」我討好地對大哥笑。大哥看了我一眼無奈地搖搖頭:「這學不會就是學不會。」

我怒了:「你教都沒教就說我教不會,我智商比這小屁孩還低嗎?」

大哥摳著鼻子,特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這不是智商的問題,確切的講是天分的東西。你就老老實實地飄著好了。」

「我哪裡沒天分了?!」我惡狠狠地說。

 

俊秀從大哥後面探出一個腦袋,憐憫地看著我小聲的說:「叔叔,這真不是學的,是感覺。鬼大叔說你和我們不一樣。」

鬼大叔懶懶散散地看著我點點頭:「這是好事,年輕人。相信我,這不是什麼好天分。」

我看著鬼大叔的表情,覺得毛毛的,感覺這玩意兒還真不是好東西的樣子,我猶豫了一會兒問:「這是什麼東西?」

鬼大叔笑了,看著俊秀說:「小朋友在旁邊,以後再告訴你。」

這啥?!我莫名其妙,帶著滿頭霧水地離開了。我的優點是永遠不用不明白的事情折磨自己,所以我很快地把事情拋開了,最多晚上跟允浩抱怨抱怨。

允浩對我的每晚抱怨已經很習慣了,只要任我說的滿意,結尾回應幾個字,我就能滿足,所以,目前為止,他還沒有反抗過我的行為。

 

晚上,等我心滿意足地倒完牢騷後,允浩卻平靜地問了我一個問題:「現在有個機會,能讓我去常青藤院校讀建築,你怎麼想?」

我愣住,常青藤?!愣了幾秒,我忽略了剛聽到消息時的怪異感,輕鬆地說:「那很好啊!建築設計的確是國外比較好。」

他靜靜地注視著我,沉默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你是怎麼想的?」我被他看得發毛,只能打破這突然怪異的安靜。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機會,學費生活費的問題有想過嗎?」

允浩收回視線說:「是政府支持的留學深造計畫,第一年的學費全免,後面幾年的學費減免一部分,其餘分期付款。生活方面可以去那裡申請助學金也可以提供打工機會。」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機會,常青藤的確比國內的大學要好,只是出國畢竟不是個小問題,日子的艱難也是肯定的。你問我是你有什麼顧慮嗎?」我問,允浩是個不一樣的未成年,他有目標,他有理想,他精確地規劃著自己的人生計畫,也許是從小的生活環境所致,他習慣了自己解決問題作出決定,而現在,他詢問我的意見,就證明有什麼困擾了他。

他盯著我,眼睛幽深。那種怪異的感覺又來了,心裡有些窒息的感覺。「沒什麼,讓我再想想。」半響後,允浩低下頭不再說哈了。

那晚的氣氛很怪異,雖然平時允浩也不大說話,但我能感覺的出來,允浩是放鬆的,是平靜的,有時,我還能從他細微的表情中感覺到他是開心的。但今晚的允浩,感覺周身圍繞著一股怪異的氣氛,像生氣像困惑又或是其他。也許是被氣氛所擾,就連我自己,都悶悶的。

我和允浩之間這種怪異的氣氛持續了好幾天,雖然看起來一切照常,但就連沒心沒肺的俊秀都能看出我的怪異,他剛剛學了個新詞,他覺得我就是這個詞的真實寫照,

這個詞叫做—更年期!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