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呢~昨天電腦已經拿回來了,本來想PO文的,但又想...不如選在今天這個好日子PO好了(菸)<---哪裡好啊?!搶票搶的快殺人了!!!

今天開始要轉的文《替身玩偶》作者是惘凝梅,我相信很多人對這文不陌生,甚至看過好幾次了,我自己呢~是看過一次之後就沒再看了,因為太虐太想砍人了,所以就沒再看第二次,這次為了要轉文寫導讀文,就又看了一遍。這篇也是我的口袋名單之一,我記得之前有人留言說希望可以多放些經典的文,這篇我一直考慮要不要放,然後大約兩個月前和允在親估們聊天聊到這文,就在那時候決定PO了。

作者惘凝梅我查了一下她的資料,她的作品除了這篇還有替身的續篇-米秀文《讓我做替身》 就沒再看過其它的允在文了,查了無水那裡,她放的水帖是18隻的創文吧,所以說作者是東神和SJ的飯??難怪這文裡SJ的人客串那麼多。

不過這篇再看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第一次看是我剛開始看允在文的時候(2010年),那時對通篇男人都搞基的文很新鮮沒什麼扺觸,現在再看就覺得有些荒唐了,唯一感覺沒有變的就是想砍了允浩的心情,以及後面看到允浩的癡情為他落淚,這些都沒有變,作者真的是往死裡虐咱們的在中哥,不過好在最後的結局是幸福的。

大綱:允浩是一個專門受僱殺人的冥莊的莊主,而在中則是莊內的第一殺手,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允浩就極為維護在中對在中好,但對他好不代表他喜歡的人就是在中,懂事後的允浩告訴在中他喜歡的人是希澈哥時,在中的心都要碎了,他沒有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允浩仍是笑著祝福著他們,但總是事與願違,希澈喜歡的是另外一個人,當希澈對在中說他要和愛人離開希望在中幫他,在中心軟幫助了希澈逃走,允浩知道後從此對在中的態度一八○度轉變,他把不能得到希澈的愛的恨全部轉移到在中身上,對他不再呵護備至,不再噓寒問暖,有的只是身體上的折磨及言語的嘲諷,希澈走了三年在中就受苦受了三年,他懼怕允浩同時也深愛著允浩,在一次次身心受辱的同時,在中心想:原來自己是如此的下賤之人啊。。。

 

======================================

 

替身玩偶

 

 

漆黑如墨的夜空中掛著一彎殘月,發出淡淡的,柔和的光,清輝似水瀉滿院落,灑在院中那個正蕩著鞦韆一襲白衣的人身上,憑添幾分淒然。

那人有著一張能令天地失色的絕美面容,渾身散發著一種空靈的氣質,一雙美目直直的望著前方,衣袂隨著鞦韆上下飄動,更顯的清靈。

「別等了,今晚莊主是不會來的。」一個黑衣人走到那人的身旁,眉頭微皺。

「是嗎?」那人有些茫然的看著黑衣人,突然像想起什麼,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我怎麼忘了,今天是希澈哥的生日,他的確不會來這兒。」

「在中哥,回房吧,夜裡涼,你穿的太單薄了。」黑衣人望著在中,眼中有說不出的心疼。

「昌珉,你似乎忘了,我可是冥莊的第一殺手,會這麼容易著涼嗎?」勾出一朵奪人心魄的笑,在中輕盈的跳下鞦韆,走向昌珉「你是他的貼身護衛,怎麼不在他身邊?」

「以他的身手根本不需要什麼護衛,更何況,現在的他應該不想被人打擾。」昌珉的眼眸微垂,不去看在中那勾人的笑。

「也對。」嘴邊的笑容加深,在中的眼神卻出奇的冷「即使希澈哥離開了冥莊,也從沒離開過他的心。」我等,也只是空等罷了。最後一句話,在中沒說出口。

「在中哥。」昌珉看著在中,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這是什麼表情?覺的我很可憐嗎?」在中的笑很美,卻很冰冷「如果真的覺的我可憐,當初為什麼要告訴允浩是我放走了希澈哥呢?昌珉?」

昌珉低下了頭,不敢去看在中的眼睛。

「無話可說了嗎?」在中輕笑「那以後就別在我面前裝出一副憐憫的樣子,讓我噁心的想吐!」在中的笑驟然消失,目光冷冷的打在昌珉的臉上,隨即飄然離去。

昌珉看著在中的背景,神色黯然。

在中哥,我寧願你認為是我告訴了允浩,寧願你恨我,也不願讓你知道真相,因為,我怕你承受不起。

 

 

 

『為什麼要放走希澈?!』

『為什麼要背叛我?!』

『既然你放走了他,那麼他欠我的,你來還!』

 

猛的從床上坐起,在中在黑暗中驚懼的瞪大了眼睛,後背已被冷汗濕透。

原來是夢啊。

在中回過神,苦笑了一下。又是這個夢,一個做了三年的夢,真實的夢。夢中的場景是三年前,他放走希澈哥的那一天,那一天是他真實的噩夢的開始,無休無止的噩夢。

感覺喉嚨不些乾澀,在中下了床,走到桌邊倒了一杯水,剛將杯子送到嘴邊,還沒來的及喝下,房門突然“咣”的一聲被人踹開。在中嚇了一跳,手一抖將杯子掉到了地上,頓時摔了粉碎。

在中看著來人,眼中綻放出喜悅的光芒,同時還夾雜著一絲恐懼。

「允浩,你……你怎麼會來?」

「怎麼?你認為今晚我不該來嗎?」允浩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慢慢的逼近在中。

「我……我的確沒料到,今天,不是希澈哥……啊……」

一聲痛呼取代了在中接下來要說的說。允浩的手狠狠的扯著在中的頭髮,讓在中的頭高高的仰起,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金在中,我記得我不只一次提醒過你,不許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看著在中因疼痛而皺起的眉,允浩的眼中沒有一絲疼惜。

手用力一推,將在中甩到了床上。允浩欺身上前,粗魯的扯掉在中的褻衣褻褲,讓他完全的暴露在自己眼前。同時褪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毫無預兆的,沒有任何前戲的進入了在中的身體。

雖然以前的經驗讓在中有了充分的心裡準備,但突如奇來的劇痛還是讓他慘白了臉。在中緊咬住下唇儘量不讓自己叫出聲,手將床單揪成了一團。

「今天是他的生日,如果不是因為你,也許我可以陪他一起過,看他開心,看他笑,一切都是因為你!」允浩的語氣陰冷,眼中滿是狠戾,說話的同時,還不斷的狠狠的在在中的體內抽動,每一下都讓在中有如墜地獄般的感覺,疼的直冒冷汗。

「嗯……」在中的下唇咬出了血,但還是忍不住呻吟出聲,允浩的動作越來越快,幾乎到了他所能忍受的極限,有好幾次他都想開口求饒,但還是忍了下來,他不想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丟掉。

這是一場沒有歡愉,只是單方面發洩的酷刑。最後,在中在劇痛的折磨下,終於撐不住暈了過去,在黑暗中,得到了一絲解脫。

看著在中暈過去,允浩的動作絲毫沒有停,依舊折磨著那纖弱的身子。只是望著在中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臉,允浩眼中閃過一絲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憐惜。

 

 

當在中醒來的時候,房內早已沒了允浩的身影,雖然是早就預料到的結果,但在中還是忍不住失落了一下。他的心裡,終是沒有自己。

試探著動了動身子,下身立刻傳來了陣陣的抽痛,在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額頭滲出一層密密的汗珠,向身下望了望,雪白的床單上是一片刺目的鮮紅。

看著床單上那一片狼籍,在中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眼中滿是漠然。對此,他早已習慣。

自從希澈哥離開冥莊以後,他就淪為了允浩的發洩工具。無論什麼時候,只要允浩想要,他就必須將自己給他。他反抗過,但得到的,只是更粗暴的對待。他是冥莊的第一殺手,但他在允浩的手下過不了二十招。冥莊莊主,天下第一,武林中幾乎沒有人是他的對手,除了那個帶希澈哥離開的男人。

那個男人永遠是一副溫吞的樣子,帶著暖暖的笑,曾經有那麼一瞬,他覺的如果不是他先愛上了允浩,他也會為了那個男人著迷。他的名字和他的人一樣,讓人感覺暖暖的,他叫韓庚。

 

「在中少爺。」門外響起的敲門聲打斷了在中的思緒。

在中皺了皺眉,將紗帳放下,說道:「進來。」

一個下人推門而入,走到床前,恭敬的說道:「在中少爺,莊主有令,讓您接下這個任務。」說著,遞出一個信封。

在中纖細的手伸出紗帳,將信封接了過來。

這是冥莊的規矩,莊主派下的任務,只有去完成任務的殺手才可以知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在中冷冷的說道。

「是。」那人應了一聲,便退下去。

「等等!」在中似又想起了什麼,叫住了那人「你去幫我準備些熱水,我要沐浴。還有,拿一套新的床單和被褥來。」

「是。」

那人下去,很快便將準備好的浴盆和水抬了進來,並拿來了新的床單和被褥。

「在中少爺,要屬下扶侍您沐浴嗎?」

「不用了,你出去。」在中冷聲回道。

那人沒再答話,乖乖的退出了門外。

在中待那人出去後撩起了紗帳,咬牙忍著身下的劇痛下了床,一瘸一拐的走進浴盆。

 

水沾濕了身下撕裂的傷處,疼的鑽心,在中忍著疼清洗著自己的身子,雪白的嬌軀上滿是青青紫紫的痕跡,有新的,有舊的,遍佈全身,讓人看著觸目驚心。待在中沐浴完後,盆裡的水已被染成了淡淡的紅色。在中看著那盆水,有種想吐的感覺,第一次覺的自己的身子那麼骯髒,那麼血腥,第一次覺的自己原來那麼下賤。

將身子擦乾後,在中穿上衣服,將床上染血的床單扯下,團成一團扔在了一旁。他知道自會有人來收拾,他也不怕被別人看見,因為全冥莊的人都知道,金在中是鄭允浩的禁臠。

 

拆開剛才的那封信,在中掃了一眼裡面的內容,眉頭微皺。

這次的任務是取冥莊附近一個小鎮中的一個惡霸的性命,那個人名叫李正浩,在江湖上也算是數的上的人物,他勢力雖說不大,但身手卻不錯,招式刁鑽毒辣,並不好對付。

在中嘴角浮出了一抹冷笑,他明知道昨晚他傷了他,卻還派給他這樣的任務。鄭允浩,你心中難道一點都不在乎我?是不是即使我死了,你都不會有一點感覺?

在中苦笑看搖了搖頭,暗罵自己笨。鄭允浩在乎的永遠都只有金希澈一個而已,他明明知道的,還在奢望什麼呢?

 

在中走出了房門,向馬廄的方向走去,心裡盤算著如果順利的話,他當晚就應該能回到冥莊。

從在中的房間到馬廄的距離並不是很遠,但對今天的在中來說,這段路變的尤為漫長。在中每邁出一步都會牽動到下身的傷處,疼痛難忍,但在中還是儘量讓自己的走路姿勢與平常一樣,他不想讓別人看出來。

「在中哥,你這是要去哪兒?」昌珉看見了在中,上前與在中打招乎,眼中滿是關切。

他是允浩的貼身護衛,當然清楚允浩的一舉一動,所以,他知道昨晚允浩後來去了在中那裡,也清楚兩人昨晚發生了什麼。

「出任務。」在中淡淡的答道。

「出任務!?」昌珉瞪大了眼睛「莊主真的讓你出任務?可你昨晚不是……」

「沈昌珉!你可以再大聲一點」在中冷冷的瞪向昌珉。

「對不起,可是你真的沒事嗎?」昌珉的眼中充滿了擔心。

「不勞你操心。」在中漠然的丟下這一句,繼續向前走。

昌珉本想再說些什麼,但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是愣愣的看著在中離去的身影。雖然在中極力的掩飾,但昌珉還是看出了在中走路的姿勢與平時有異,心頭微微一痛,眼眶不由的紅了。

在中哥,你知道嗎?只要你願意,我隨時都可以帶你離開那個不斷傷害你的人,可為什麼,你情願留在他的身邊,承受那麼多,還甘之如貽?

 

 

傍晚時分,允浩用過晚飯後習慣性的向在中的住處走去,昌珉跟在一旁看出了允浩的意圖,開口道:「莊主如果去找在中哥,那麼就不必了,他還沒有回來。」

「沒回來?」允浩不禁皺眉「他去哪兒了?」

「莊主今早給他派了任務,難道莊主忘了?」昌珉的語氣中隱隱透著怒氣。

「我記得我給他的任務就離冥莊不遠,他居然現在都沒回來?」允浩冷笑「他這個冥莊第一殺手還真是越來越不濟。」

「在中哥會越來越不濟,原因恐怕在莊主你吧?」昌珉毫不畏懼的說。

允浩聽了昌珉的話挑了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昌珉深吸了口氣,直視著允浩的眼睛說道:「莊主昨晚對在中哥做了什麼莊主應該清楚,這種情況下還讓在中哥出任務,他能活著回來就不錯了!」

「你還真是關心他,可惜,他好像從沒領過你的情。」允浩的眼中帶著嘲諷。

「請莊主告知屬下在中哥的任務。」昌珉沒有在意允浩的嘲諷,跪下身子說道。

「你應該知道冥莊的規矩,如果他死了,只能說明他是一個廢物,冥莊不養閒人。」允浩的語氣冷冷的,不帶絲毫感情。

「允浩哥,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在中哥了嗎?當年是希澈哥執意要離開的,在中哥有什麼錯?你難道一點情份都不念了嗎?」昌珉站起身,聲音都有些顫抖。

「昌珉,你如果真的想讓金在中好過一點的話,就別在我面前再提當年的事,那只會讓我更恨他!」允浩的目光如刀子般射在昌珉的臉上。

「恨在中哥?你有什麼理由恨在中哥?當年是……」

「閉嘴!」允浩打斷了昌珉的話「你給我滾!」

「也好,如果在中哥真的死了,也許是一種解脫。」昌珉喃喃的說出這一句,悠然離開。

 

允浩站在原地,想著昌珉剛才的話,眉頭微皺,按道理說以在中的身手殺李正浩絕對不是難事,但……

允浩想著昨晚他離開時床上的那一片鮮紅,心頭不由的一緊,快步向馬廄的方向走去。

金在中,你最好不要真的給我有事!

 

 

 

看著地上那具還沒死透,瞪著怨恨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屍體,在中無力的靠在身後的樹上,背後兩道深可及骨的刀傷正不斷的往外冒著血,浸濕了他黑色的夜行衣。

因為昨晚身下的傷,他的速度和身法都有大打折扣,差一點,躺在地上的就是他自己了。其實,如果他真的死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心不用再受煎熬。

 

「完成了任務怎麼還不回莊?!在這兒站著欣賞自己的傑作嗎?」

看著在中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允浩的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他剛剛到了李正浩家裡,發現裡面並無異狀,以為在中真的失手了,心不由的提到了嗓子眼,後來他在李家的後門發現了打鬥的痕跡,一路追蹤到了這裡。

在中看著眼前的允浩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允浩會來找他,他還是會擔心他的嗎?

「屬下無能,有勞莊主親來,是屬下的過錯。」在中直起了身子,緩緩的向允浩跪下。

「別囉嗦了,回莊再追究你的責任。」允浩冷冷的說完,吹了聲口哨,便有兩匹馬跑了過來。

允浩翻身上馬,看了看還在地上跪著的在中,沉聲喝道:「上馬,隨我回莊!」

「是。」在中木然的應了一聲,從地上站起,因為失血過多的原因視線不些模糊。

在中走到馬前凝了凝神,踩著馬蹬使出全身的力氣向上一躍,隨後只覺的眼前一黑,身子不由的向下倒去。

 

允浩一直在馬上看著在中,看出了他的行動遲緩。但由於天黑,加上在中又是一身黑衣,允浩並未看出他傷在何處,何況在中又沒吱聲,他以為並不打緊。此刻看到在中的身子忽然倒下,允浩心中一驚,從馬上一躍而下,險險的接住了在中。

「在中!你怎麼了?!」允浩將在中抱在懷中,輕輕搖了搖,可在中此時已暈死過去,毫無感覺。

允浩皺眉,發覺手上沾滿了溫熱的液體,借著月光一看,是殷紅的血。允浩將在中的身子翻過來,終於看到了那兩道還在流著血的刀傷。

看著那兩道深可及骨的傷口,允浩的眼神帶著狂怒射向已死去的李正浩,隨後迅速點了在中周身的幾處大穴,阻止血再流出,抱起在中翻身上馬,向冥莊狂奔。

一路上,允浩將在中緊緊的攬在懷中,儘量使他不受顛簸,感覺到在中的氣息微弱,允浩一慣冷酷的臉上不禁有一絲的驚慌,不斷的催馬疾行。

 

到了冥莊,允浩抱著在中衝了進去,一進門就大喊道:「來人!」

「莊主有何吩咐?」幾個下人見狀急忙迎了過去。

「去把朴大夫給我找來!要快!」允浩厲聲道。

「是!是!」幾個下人連連應著,跑去找朴大夫。

允浩抱著在中,快步走向自己的臥室。昌珉聽說允浩抱著在中回來了,急忙趕了過來,正碰上他們,但允浩卻好似沒看見他一樣,一臉焦急的進了臥室。

走到床邊,允浩扶著在中坐下,運功將自己的內力不斷的輸給他。昌珉進門時剛巧看到這一幕。

如果在中哥此時醒著,看到允浩哥這個樣子應該會很高興吧。昌珉在心中默想,也許,允浩哥並非全然不在乎在中哥,至少此刻,他在為在中哥著急。

 

正在這時,一個纖弱的身影匆匆的走進了房內。他正是允浩口中的朴大夫,朴正洙。

「允浩。」正洙喚了一聲正在專心為在中運功的允浩。

「正洙哥!快看看在中!」允浩一見正洙來了,收了功,讓在中臥在床上。

「不用擔心,我不會讓在中有事的,你先到外面等著吧。」正洙看了眼在中,微微的皺了一下眉。

允浩聽後點了點頭,走出門外。一直站在一旁的昌珉見狀也跟了出去。

 

允浩出了房門後一直在院子裡徘徊。他不得不承認這次金在中真的嚇到他了。在馬上,他清析的感受到在中的氣息是那麼微弱,讓他有一瞬的害怕,怕他真的就這樣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回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昌珉,允浩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你說的還真準,金在中這次差點就真的回不來了。」

「如果他真的沒回來只能說明他是個廢物,這是莊主您說的,屬下真沒想到莊主會親身前去幫他。」昌珉看似在諷刺允浩,實際上,他想讓允浩明白,他是在乎在中的。

「這不正稱了你的心?如果他死了,最難過的應該是你吧。」允浩冷冷的說。

「難道你不會難過嗎?」昌珉緊盯著允浩的臉,不放過他的任何一個表情。

「我只會覺的可惜,以後少了一個玩具。」允浩的眼中滿是冷漠。

昌珉不再說話,手緊緊的握成拳。

「對了,你現在帶上幾個人到紅楓鎮西邊的樹林裡,李正浩的屍體應該還在那兒,把他的屍體給我剁成肉泥餵狗!」允浩一臉的狠戾。

「是。」昌珉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允浩哥,你真的不在乎在中哥嗎?如果是這樣,你為什麼會如此的憤怒?除了希澈哥,我沒見過你為任何人這樣過,為什麼你看不見自己的心?

 

 

「正洙哥,在中哥真的沒事嗎?」一個長相可愛的少年坐在在中的床邊,紅著眼睛問身邊的正洙。

正洙寵溺的拍了拍他的頭,道:「不會有事的,他的外傷雖重,但不致命,只是他失血過多,估計要休養一陣子。你放心,他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希澈哥走了,現在我只有在中哥了,他一定不能有事。」少年說著以要哭的樣子,緊緊的握著在中的手。

「俊秀,我說他沒事他就會沒事的,你這是在質疑我的醫術。」正洙故意扳起臉,一副不悅的樣子。

「可是……」

「正洙哥說他沒事,他就一定會沒事,俊秀你不要再哭了。」允浩正巧進門,打斷了俊秀的話。

「莊主……」俊秀一見允浩,緊張的站了起來,眼中帶著些許埋怨。

「你還是叫我允浩哥順耳一點。」允浩衝俊秀溫和的笑了笑。

他們畢竟是一起長大的,感情很好,見允浩這樣,俊秀便放鬆了下來。

「允浩哥,以後不要再讓在中哥執行這麼危險的任務了好不好?」俊秀淚眼汪汪的說。

「當然可以,這次是我考慮的不周。」允浩輕輕的撫了撫俊秀的頭「別哭了,這麼大的人還哭鼻子。」

「允浩哥,那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

「俊秀,你累了吧,在中醒了我會告訴你,回房休息一會吧。」正洙狀似隨意的打斷了俊秀的話,硬將俊秀拉了出去,他怕俊秀再說,會觸到鄭允浩的底線。

待正洙和俊秀離開後,允浩走到在中的床前,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在中,輕輕的碰了碰他蒼白的臉頰。

「金在中,你最好快點醒過來,不然,我還真覺的有點無聊。」

 

 

在中一直昏迷了三天三夜。醒來的時候,第一個看見的就是俊秀那張激動不已的臉,然後就是正洙欣慰的笑,還有昌珉那透著關切的目光。

獨獨少了允浩,在中在心裡一陣嘆息。

原來,即使他生命垂危,也換不來他的一絲關心。

鄭允浩,你真是無情。

「在中哥,你在想什麼?」俊秀的手在在中面前晃了晃。

在中醒來後的這些天,一直是俊秀在照顧在中,雖然他平時迷迷糊糊的,但這次卻十分認真,對在中照顧的很周到。

「沒什麼。」在中笑了笑。

「你是不是在想允浩哥呀?」俊秀歪著頭問道。

「別瞎猜,才不是。」在中白了俊秀一眼。

「最近幾天莊裡的事多,允浩哥應該是沒時間。」俊秀試著讓在中寬心。

「他不來才更好,他來了,就沒好事。」在中苦笑了一下。

「你和允浩哥到底怎麼回事啊?從三年前開始就怪怪的。」俊秀皺著眉。

在中不語,只是無力的笑了笑。俊秀並不清楚他和允浩之間的糾葛,因為允浩不允許莊裡的任何一個人在俊秀面前亂說,否則,必死無疑。允浩之所以會讓俊秀這樣無憂的過著,只是因為,俊秀是希澈最疼愛的弟弟。

 

「傷好點了嗎?」允浩不知何時走進了房內,眼中帶著笑意看向在中。

「允浩哥,你來了。」俊秀看見允浩,開心的笑了起來。

在中卻微微皺眉,也只有俊秀在旁邊的時候,他才會對自己笑。

「俊秀,你先回去吧,這兒有我呢,我有些話要和你在中哥說。」允浩對著俊秀溫和的笑了笑。

「好。」俊秀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俊秀一離開,允浩的眼神立馬冷了下來,不帶一絲溫度。

「聽正洙哥說,你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允浩的語氣冷冷的。

「所以呢?迫不及待的跑來折磨我了嗎?」在中想也沒想的脫口而出,說完,在中就後悔了,他知道這樣會惹怒允浩。

果然,允浩本就閃著寒光的眼眸又陰沉了幾分。

「受了傷脾氣變大了不少啊。」允浩冷笑「我看這些天你過的真是太安逸了,忘了自己的身份」允浩抬起了在中的下巴。

「我不敢。」在中微垂下眼眸。

「不敢?」允浩勾了勾嘴角「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你不敢的?」

在中不語。

「怎麼不說話了?」允浩眯起眼睛。

「我想知道。」在中幽幽的開口「那天晚上你為什麼要去找我,你不是從來不在乎我的死活嗎?」不然你怎麼會幾乎夜夜那麼粗暴的對我,完全不顧我的感受。

「誰說我不在乎?」允浩露出一個邪氣的笑「你是我的玩偶,在我沒決定丟棄你之前,你不能死。」說著,允浩解開了在中的衣衫。

聽了允浩的話,在中的眼中滿是受傷,原來他只是他的一個玩偶。

 

此刻,在中的衣物已被允浩褪盡,露出雪白的肌膚。

允浩輕撫著在中柔嫩的肌膚,眼中帶著殘忍。

「怎麼不求我放過你?你的傷還沒好。」允浩狀似憐惜的看著在中。

「求你有用嗎?」在中挑了挑眉,眼中滿是悽楚。

「也許我會考慮。」允浩翻身將在中壓在身下。

「不必了。」在中偏過頭,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知道,即使他求他,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他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

「我可是給你機會了喔,在中。別說我不疼你。」允浩笑著分開了在中的雙腿,一個挺身,刺進了乾澀的甬道。

「啊……」在中忍不住痛呼出聲,臉色慘白如紙。允浩總是這樣,從不做任何前戲,直接進入,讓在中痛的死去活來。

進入後允浩沒有絲毫的停頓,快速的抽動起來,狠狠的撞擊著在中的內壁,不給在中一絲喘息的機會。血,沿著兩人的交合處緩緩流下,染紅了雪白的床單。

「啊……啊……」在中經不住這樣粗暴的對待,連連呻吟出聲,額上滿是冷汗。

「好久沒聽你這麼叫了,乖,再大聲點。」允浩說著用力一頂,在中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不受控制的尖叫出聲。

「啊……允……允浩……輕點……好疼……」在中痛的眼角流出了淚水,剛才那一下,允浩太過用力,使他背後尚未完全癒合的刀傷一下子撕裂開來,徹骨的痛楚瞬間襲遍全身。

「這就受不了了嗎?你還真是退步了呢。」允浩拍了拍在中毫無血色的臉,力道非但沒有減輕,反而加重了,一次又一次強力的貫穿著在中的身體。

「允……允浩……啊……」後背與身下兩處不斷傳來的劇痛讓在中再也忍受不住,開口求饒「求……求求你……我……啊……我真的受不了了……啊……」

「剛才我讓你求我,你不開口,現在不覺的太晚了嗎?」允浩帶著殘忍的笑,動作絲毫沒有減慢。

淚傾泄而下,在中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再痛一點吧,再痛一點自己就會暈過去,那樣就能解脫了。

「睜開眼睛!」允浩突然用力的扯著在中的頭髮「在沒結束之前,我不許你暈過去!聽見沒有!」

在中痛苦的睜開眼看著允浩,喃喃的問道:「為什麼?」

「你、說、呢?」允浩一字一頓的說,每說一個字都用力的向下一頂,將自己深深的埋入在中的體內。

「啊……嗯……」在中一臉的淒然,心裡的痛早已超越了身上的痛。

為什麼?為什麼?就因為我放走了希澈哥,所以即使你折磨了我三年還是不夠嗎?允浩,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放下心中的怨恨?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看見我對你的愛?我們以前不是這樣的,什麼時候這樣的日子才能結束?

 

在幾個猛烈的衝刺後,允浩終於在在中的體內釋放了自己,也終於結束了這場對在中而言的酷刑。

允浩下了床後,在中將自己蜷縮成一團,在床上瑟瑟發抖,淚水不斷從那雙空洞無神的大眼中流出,滴落在床上,隨即不見。

穿好衣服,看著滿面淚痕的在中,允浩的心像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一樣,這種感覺讓允浩煩亂不堪,皺起眉上前粗魯的拉著在中的頭髮,將他從床上拉起來。

「不許哭!聽見沒有?!看到你的淚就讓我厭惡!」

在中沒有說話,但淚卻落的更猛了。

「你現在這是在反抗我嗎?」允浩更用力的拉扯著在中的頭髮。

「允浩,三年了,難道還不能結束嗎?」在中淚眼朦朧的看著允浩。

「結束?」允浩冷笑「從那天起,你就不配再回到原來的位置,現在這樣不是很適合你嗎?別再說這種話,否則,你該能想到後果!」允浩說完鬆開在中的頭髮,將他推回床上,隨即大步走出了門外。

在中趴在臥在床上,血從背上裂開的傷口處緩緩的流出和身下的血一起侵染著原本乾淨,潔白的床單。

永遠不能結束嗎?允浩,我沒忘,小時候你說過會保護我;我沒忘,我受傷時你背我回莊;我沒忘,老莊主在時,每次我犯了錯都是你替我受罰;我沒忘,我沒忘,你喜歡上希澈哥時第一個告訴的是我,我沒忘,我沒忘,你對我說即使有了愛人,也會像以前一樣照顧我,可這些……你全忘了吧?所以,你看不見我在哭泣,看不見我在流血,把痛苦不斷的加在我身上,聽不見我的哀求。你,就那麼恨我嗎?

 

「在中……」正洙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進來,看著床上全身赤裸,狼狽不堪的在中,忍不住紅了眼眶。

他剛才見了俊秀,聽俊秀說允浩來找在中,心裡便有些擔心,急急的趕了過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在門口聽到了在中的慘叫聲,心裡著急卻不敢進去,一直等到允浩離開才進了房。

「在中,傷口是不是又裂開了?我幫你處理一下。」正洙人倚在床邊,從隨身帶的藥箱裡拿出了金創藥和紗布,細心的幫在中上藥。之後,又將染血的床單換下。

「“煢煢白兔,左盼右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這話還真沒錯,是不是正洙哥?」在中幽幽的開口「我始終比不上希澈哥。」

聽了在中的話正洙忍不住落下淚來,哽咽道:「在中,你……你這次傷好以後就走吧,你等不到他回心轉意的,已經三年了,夠了!」

「我不恨他,正洙哥,畢竟,當年是我幫希澈哥逃走的,他這麼對我,也是應該的。」在中喃喃的說。

「在中……你……你真傻!」正洙看著在中眼中滿是不忍「你這又是何苦呢?」

「我沒事的,正洙哥。」在中虛弱的笑了笑「 我想總有一天,他會原諒我的吧。」

「唉。」正洙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你好好歇著吧,你這傷估計又要多養幾天了。」

在中點了點頭,閉上眼睛,也許真的是太累了,不一會兒,在中便睡著了。

看著在中蒼白的臉,正洙心頭微微一痛,起身走了出去。

無論如何,這幾天在中絕不能再與允浩做那種事了,否則,再這麼下去,在中的身子非毀了不可。他本來不想插手允浩和在中之間的事,但這次,他不得不管了。

 

推門走進允浩的書房,允浩正凝神看著什麼,昌珉侍立在一旁。

「正洙哥,有什麼事嗎?」允浩抬起頭,看著正洙。

「昌珉,你先出去一下。」正洙將目光移到昌珉的身上。

昌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詢問的看向允浩。

允浩沖昌珉微微點了點頭,昌珉依言走出了門外。

「正洙哥,到底有什麼事?」允浩靠在椅背上,一臉的疑惑。

「在中身上還有傷,你知不知道?」正洙沉著臉。

「知道,怎麼了?」允浩挑了挑眉。

「那你還對他……對他……你知不知道他的傷口又裂開了!就算我求你,這幾天能不能別折騰他了!」正洙衝著允浩吼道。

「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傷,所以我前一陣子才沒去找他,我很體諒他了。」允浩淡淡的說道。

「你……」正洙氣的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把在中當成什麼了?他是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不是男娼!你是不是非要折磨死他才甘心!」

「他早就不是我的兄弟了!正洙哥,我和他的事不用你管!」允浩的口氣冷了下來。

「我可以不管,但在中傷完全好之前你不能再碰他,他的身子已經很弱了,你就給他一條活路吧!」正洙說完便摔門而出。

 

真的有那麼嚴重嗎?聽了正洙的話,允浩不覺皺起了眉,眼中閃過一絲憂心,但隨即又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讓人心寒的冷漠。

不管他怎麼樣,都是他應該的,這是他欠他的,只要他不想停止,他就永遠只能承受,當一個予取予求的玩偶。

 

之後的幾天,允浩的確沒再對在中施暴,但並不是因為正洙的話,而是因為冥莊來了一個人,一個風華絕代,美豔無雙的人,金希澈。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