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清晨突然被一陣電話聲吵醒,迷迷糊糊中接過電話之後,允浩立刻叫醒了昨夜同他一塊兒收拾屋子折騰到淩晨才睡的在中給叫了起來。兩人都沒料到離開公司之後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直到剛才警衛去公司裡巡視的時候才發現——

行銷部被人躲過監視系統撬開了大門,此時裡面已經亂作一團。

齊藤的守衛向來森嚴,發生這樣的事情極有可能是內部人做出的事。於是在中醒來之後又趕緊給警衛室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吩咐公司各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將這件事情保密,不要洩露出去。

按理來說一般情況下行銷部並沒有值得別人這樣大肆搗亂的地方,而他金在中在齊藤的身份也不會有人打行銷部的主意,但一夜之間整個行銷部被擾得不像樣子卻也是事實。

兩人匆匆忙忙穿戴整齊之後就開車朝著齊藤出發,根本沒顧得上吃點東西。

 

「誰能跟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踏進行銷部大門,在中就朝著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一群員工問起情況來。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警衛一定也通知了家裡,相信過不了多久姐姐和父親就會過來,他最好在他們到來之前將事故的前因後果給弄弄清楚,否則就算父親和姐姐平常再怎麼寵著他也會為這件事情頭疼不已。

「昨天淩晨十二點我們按照規定準時來各個部門巡視,發現沒有異常情況之後就關閉了電子鎖打開了監視系統到樓下大廳的警衛室值班,今天早上換小張上來巡視開門的時候,到了行銷部就看到這樣的情況。」

警衛已經比在電話裡彙報情況時平靜了許多。

「如果證實這是警衛室的失職齊藤會立刻終止和你們簽訂的合同,並且要求你們賠償損失。」

「是是是……這件事我們的人也會協助調查。」

發生這樣的事,不僅給行銷部造成了損失,對他們警衛所屬公司的聲譽也有不小影響。

「有丟了什麼東西沒?」

轉身詢問身旁站著的員工。

「我們大家進去看了看,應該是沒丟什麼東西,重要的東西都縮在保險櫃,但是保險櫃根本就沒有被動過,只是……」

「只是什麼?」

員工的表情看起來不怎麼自然。

「經理你的辦公室被砸得厲害。」

在中聽了他的話之後吃驚地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跑去,允浩也緊跟在後面進去,進門之後發現果真如員工們所說的那樣。整個行銷部被弄得亂七八糟,而他的辦公室能砸的東西幾乎都砸壞了。這麼高的樓,就算有太大的動靜待在一樓警衛室裡的警衛們也根本聽不見。

擺明了是衝著他金在中來的……

那就比他想像中更要嚴重了。

允浩站在一邊也感到詫異不已。

在中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平常本分守己根本就沒有和誰結下什麼梁子,況且從這陣仗看起來應該是內部人所為,這就更加奇怪了。他來了行銷部這麼久,從沒見在中對誰惡言相向或者對誰過於嚴苛。隔壁策劃部的職員們還總是羡慕行銷部有這麼個平易近人的經理,哪會有人對他不滿到了這種地步?

實在想不到是誰,也想不到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導致了這件事情的發生。

員警調查之後也沒有給出任何結論,最終只是提取了行銷部所有員工的指紋和在中辦公室裡被摔壞的花瓶上印著的指紋拿回去比對,說是明天能夠得到結果。

因為這件事,行銷部不得不先暫停工作一天,在中也打電話請了保潔公司來稍微將辦公室整理打掃一下。

發生了這樣的事在中也獨自回到金家和父親姐姐商量結局辦法,但在結果出來之前還不能將懲罰措施下達下去,因為公司裡有些人還是不能輕易得罪的資深員工,就算要懲戒也得聯繫他在公司的表現。

對於這件事,允浩即使回了家也放心不下。

 

而警察局在調查出結果之後,立刻給在中撥打電話通知。

第二天整個行銷部的氣氛都格外凝重,而在在中回到公司的時候所有人更是放下了工作等著他說話。

然而在中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將警方的調查結果公佈出來。

看到在中的眼色,允浩跟著他進了辦公室。

「你不打算告訴他們?」

在中得知了結果之後也給他打了電話,雖然不知道那個人為何要做出這樣的事但找到了犯事的人也總算安了心。

「畢竟他來齊藤這麼多年,我爸也希望我能私下處理,別讓他名聲掃地。」

允浩點點頭,尊重他的決定。

然而兩人並不知道此時的行銷部裡發生的事情,直到所有事情都決定之後出了辦公室大門才聽到外面的吼聲。

「你以為他鄭允浩才來公司不到半年就當上了副經理是怎麼著的?靠的就是這層關係!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來了齊藤這麼多年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發生,金家不嫌丟臉我還覺得在這樣的人手下工作讓我渾身不舒服!」

「楊叔叔,您在做什麼?」

對於這個來到公司已經快二十年的人,在中一直十分尊敬。

的確,因為他的突然出現而導致原本已經決定要擔任下一任行銷部經理的這個人沒能升職,他多多少少會有些心理不平衡。

只是沒想到竟然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允浩皺了皺眉,剛才聽到的那些話似乎更針對於他。

「噁心的同性戀!呸!」

允浩有些發怔,他似乎明白這個人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了。

但在中遠比他冷靜地多。

「這是我私人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你對於允浩擔任副經理或者乾脆對於我擔任經理感到不滿的話可以直接給董事長和總經理彙報。齊藤做事向來是看本事,如果是靠關係這一層,我也用不著一開始就從基層做起,結果招來閒言閒語。」

他不是不知道那些人的議論,只是父親和姐姐的勸誡讓他對這些都故意視而不見。

「笑話!如果是看本事,怎麼都輪不到他鄭允浩!」

心理不平衡,碰巧又知道了他和允浩之間的事情,就趁著這個機會大肆宣揚,破壞他們的聲譽讓他們在齊藤待不下去。

齊藤不能留這樣的人。

「你的所作所為讓你去監獄裡待上幾年都不為過,看在你為了齊藤付出大半青春的份上本來我打算從寬處理不張揚,不過既然已經這樣,我想你也沒有必要留在齊藤了。至於你說的那些事,原本就和齊藤扯不上任何關係。如果誰對我和允浩的工作感到不滿意都可以彙報給董事長和總經理,其它的是我個人私事,我想也沒必要給任何人一個交代。」

員工們面面相覷,隨後埋頭繼續工作,生怕惹到了這正在火頭上的兩人其中任何一個。

「你們都說說!說說看!這叫什麼解釋!啊?」

隨手拽起一個員工,那員工緊張地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在中,隨後又埋下頭。

「經理說得對,這本來就是他私人的事情,他和副經理一直盡心盡力在工作。」

被弄了個無話可說的地步,姓楊的也只好暫時忍下了這一口氣,收拾好東西離開公司。

不過這下關係在公司裡公開了,他們兩人都得承受全公司的目光和議論。

 

 

 

 

 

 

【26】

「說實話你真的不怕?」

金在英原以為和鄭允浩的關係公開了之後自己這個弟弟會找不少藉口趁機脫離齊藤。他原本就不喜歡這類工作,而是熱衷於收藏各式各樣的油畫,所以若不是因為鄭允浩突然到了齊藤工作,或許他現在已經是某個畫廊的老闆。

然而他這次卻不想要趁機逃脫。

「怕,怎麼不怕?可就算再怕我一個人躲得遠遠的算什麼事兒?」

現在要讓他在離開齊藤做他想做的工作和與鄭允浩待在一塊兒做個選擇,就算在英覺得他被愛情沖昏了頭他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真是個傻子……」

對他無可奈何,在英只好轉身回自己的辦公室去。

其實並沒有她所擔心的那麼糟糕,至少那些員工不會在他們面前談論起他和鄭允浩的事情,雖然他也清楚那些人在背地裡會說些什麼話,不過與其擔心自己,他反而是更擔心允浩。像那姓楊的人說的,承受非議更多的人應該是允浩。

可在那件事發生之後,他因為一直待在家裡和父親姐姐一起商量將這個消息封鎖不外泄的事所以已經兩天沒回他和允浩的住所了。允浩也沒主動問起過什麼,準時上班下班和平常沒什麼兩樣。正是因為這樣,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向允浩開口詢問他的想法。他是否在意這件事?是否在意他倆的關係就這樣公諸於眾?

要怎麼開口才好……

真是頭疼。

 

「有時間嗎?」

抬頭,昌珉正靠在辦公室門口望著他。

那件事情發生之後他似乎還沒和昌珉認真談一談。

「進來吧。」

將沙發隨意收拾了一下,他在昌珉旁邊坐下,但刻意保持了一定距離。

昌珉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本來想早些來找你,結果前兩天出了那麼件事,我想你也沒時間來應付我這個麻煩的人。」

「昌珉,別說什麼麻煩不麻煩之類的話。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就是因為清楚,才知道這次我犯了多大的忌諱。」

在中一怔,突然明白了他的話。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不管是不是真的對自己存在那樣的感情都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所以對俊秀說出那樣的話對自己做了那樣的事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沒辦法改變就是沒辦法改變,像他金在中和他再怎麼親密也改變不了只是把他當做朋友,當做表兄弟的事實。

「所以我想跟你說聲抱歉,我怎麼突然一時間就不冷靜了……」

不冷靜……

是啊,沈昌珉向來都是他所認識的人裡最冷靜的一個。

如果說特別,以前在英就是讓他變得特別的一個人,現在……他這幾次失常好像都和自己脫離不了干係。

「昌珉,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誤會的事了?」

「呵呵,沒有。」

無奈地笑了笑,他抬起右手摸索著中指和食指,在中知道那是他緩解緊張的方式。只是他在緊張什麼?

「如果我說你上次送我回家在樓梯間吻你的那一次我根本沒醉——」

「沈昌珉!」

在中呼吸一窒,猛地從沙發上蹭起來。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

睜大眼抬頭望著他,昌珉似乎已經下定決心要將這些話都說出來,想要看看面前的這個人聽到這些可笑的花之後會是一副什麼反應,一定很有趣。這樣的想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會讓對方覺得變態,但他心裡的確就是這麼想的。

他想要知道……金在中的反應。

「昌珉,這種想法必須立刻停止!」

努力鎮定下來,在中也很清楚他根本不可能真的衝昌珉發火,發火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如果連他也冷靜不下來,這件事情可就麻煩了。

「要不要停止是我自己的自由,要不要接受那是你的自由。」

看著他離開,在中卻再也找不到任何阻止他的話。

這比起和金在英相戀,更世俗難容。

昌珉到底是怎麼了?

想起那次在樓梯間他分明叫的是姐姐的名字,那麼他剛才還說他根本沒醉,那就是說……在中不敢再往下想。

 

然而昌珉卻在打開門之後停下了腳步。

「你聽到了?」

在中轉過身,看到了站在門口一臉震驚的允浩。

「好吧,反正我也沒打算瞞著你。」

說完,昌珉頭也不回地越過允浩離開了辦公室。

將檔放下,允浩始終沒有抬頭看他一眼,在中望著他將所有檔整理好了整整齊齊地放到桌上,又往自己的水杯里加了些熱水,隨後拿起掛在門邊衣架上的外套穿上,背對著他將手放在門把上。

「我去看看俊秀。」

「回來吃晚飯嗎?」

心裡總有不安的情愫。

「你自己吃吧,九點之前我會回家。」

所有人都需要時間來冷靜一下吧?

連允浩也……

這個時侯,並不是只有失戀的金俊秀才需要安慰。

不過他又能說什麼?他招誰惹誰不好要去招惹沈昌珉,這下闖出事端了,誰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不過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能讓在英和家裡人知道,否則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金在中,你到底做錯了什麼……

 

根本沒有任何心情辦公,第一次在部門裡所有員工的注視下提前離開了辦公室。

他和允浩這樣前前後後地離開辦公室不知道又會引起什麼話題,他也管不了了,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安靜安靜,將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好好認真想想清楚。他不能失去允浩,也不能失去昌珉,但這不一樣。

根本就不一樣。

他很清楚,昌珉也很清楚,允浩或許也清楚,但是似乎誰都阻止不了。

發生的事情就是發生了,說出口的話也就是說出口了。

 

 

 

 

 

 

【27】

九點……

十點……

淩晨……

睜著眼睛躺在床上,允浩沒回來,根本就沒辦法睡著。

門口傳來動靜的時候,在中拿起枕頭邊的手機一看——淩晨三點。

九點之前回來……應該也只是隨口說說吧?他差點忘了,對於金俊秀,允浩心裡始終還是放不下的。畢竟那段感情始終留有遺憾,現在知道俊秀和昌珉之間已經沒有可能,想必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竊喜的吧。

他不想想太多,但這樣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無法入眠又使得他不得不往那方面去想。

 

允浩洗完澡掀開被子躺下的時候,一雙手臂環在了他腰間。

「還沒睡?」

去找俊秀的時候出了點意外,俊秀一個人在家裡抱著啤酒喝個不停。他是一沾酒就醉的人,就算是啤酒,一瓶下去也就意識不清醒了,所以照顧俊秀花了不少時間。知道他那是心情不好,在他沒睡著之前也不好主動說要離開的話。

他從沒見俊秀這樣過。

以前兩人再怎麼鬧脾氣,俊秀頂多就是摔東西,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但這次卻不一樣了。看來他果真對沈昌珉愛得挺深。

原本以為沈昌珉會對俊秀一直好下去,再怎麼看他能給俊秀的生活也比自己能給他的優越很多,所以當初才會信任他將俊秀送到他手裡。若知道會這樣,打從一開始他就不會帶著俊秀去見沈昌珉,結果搞成現在這副樣子。看著現在的俊秀他不由得心疼,那個總是開懷大笑的小子現在看起來悶悶不樂,似乎從到了沈昌珉的身邊之後就是這樣,即使笑著,也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被他掩埋著。

他沒想到在中會這樣一直等著他。

他原本確實打算早些回來,但又實在放心不下俊秀一個人待在那所房子裡。

「俊秀怎麼樣了?」

「看起來很不好。我說了很多安慰的話還是無濟於事,看來他真的很傷心。我後悔了,當時怎麼沒再多看看就把他交給沈昌珉,我還以為沈昌珉很愛他。」

並不是他這麼想,在中也認為這段感情會持久,才會想也不想就將俊秀介紹給家人。

「這種事情本來就沒辦法強求。」

「或許是吧……已經很晚了,你快點閉上眼睛休息,明天還要上班。」

「嗯。」

其實他根本一點睡意也沒有。

旁邊傳來允浩輕微的鼾聲,他就更睡不著了。

允浩或許不知道,但他卻很清楚。

昌珉從一開始的確是想要認認真真地去愛俊秀照顧俊秀,以他對昌珉的瞭解。假如從一開始昌珉對俊秀就一點感覺沒有,他也不可能僅僅因為發生了關係就對一個人負責人。他不是那樣的人,如果從一開始就知道沒辦法繼續下去便不會這樣做。

只是這次卻想錯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昌珉怎麼突然間就對他……

難道真的是把對姐姐的感情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因為他和金在英有著相似的臉龐?

可昌珉又明明說那次在樓梯是清醒的……

實在是太複雜了。

 

睡著了的允浩將手伸出了棉被,他笑了笑將床頭的壁燈打開,藉著較為微弱的光線伸手將被子給他壓好,卻意外看到了他脖頸間的一抹刺眼的紅。

如果沒記錯的話……在做愛時他也喜歡親吻允浩的脖頸,因為總覺得那脖頸的線條很性感,尤其是在那種時候。只是……倘若沒有記錯,他已經有三個晚上沒回來了,距離上次的房事,至少也有五天了吧。

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很忙很累,通常在隔壁的工作室裡忙完了之後就已經淩晨了,洗澡之後也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覺。

允浩不是一個會再外面亂來的人,知道了這一點他反而更喘不過氣。

他已經是第二次在那個地方看到不屬於他留下的痕跡了,只是比起上一次來,這一次肯定要壓抑更多。

允浩……或許不僅僅只是安慰金俊秀這麼簡單吧。

他口中的“安慰”到底是什麼樣的?

如果他稍微再衝動一點,此時一定是打開所有的燈將允浩從床上拉起來質問清楚,只可惜他想太多,生怕這一問真的問出了什麼他不願意聽到不願意面對的事。或者他對這份感情根本就沒有預想中的那麼多自信,一旦出了什麼差錯,根本就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吧。他和金俊秀比起來,鄭允浩還是在乎俊秀更多一點是不是?

本來不想承認這一點,白天允浩擔心的樣子,可能任誰都認為這件事情當中受傷最深的人就是金俊秀,但是現在呢?

似乎是他比較可憐。

可是很不甘心啊,就這麼結束,好像還沒開始過似的,根本就不甘心。鄭允浩頂多只對他說過在乎之類的話,從沒說過愛之類的字眼。哪怕明知道他很想聽。

該不會是給自己留後路吧?知道可能會有某一天……

可是還是不想放手,什麼都付出了結果還是換不來自己想要的結果?付出和得到真的沒辦法均衡?還是因為其它的什麼,允浩一時頭腦發熱才和他在一起,或許從沒放棄過金俊秀?

真的不想想這麼多東西。

 

幫他把被子壓好,自己披了件衣服下床走到床邊。

外面的路燈還亮著,街上還有些車子在慢慢移動著,似乎整個城市都疲憊了,只有他一個人沒有睡意。

樓下有個車子閃著車燈,可他沒有心情仔細看。

他並不知道這樣站在床邊藉著屋裡壁燈的光芒他的身形便已經印在了車裡坐著的那人的眼中。

【原本只是打算這樣離你近一點,反正自己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家裡空蕩蕩的,沒想到真的看到你了。鄭允浩這麼晚才回來,睡不著了吧?】

短信沒有發出去,昌珉抬頭再次望了一眼樓上床邊的身影,將駕駛座的靠背降下去,空調溫度調高,緩緩閉上了眼。

有些話……還是不要再說的好。

他太瞭解在中,這樣只會給他造成更大的困擾。

畢竟他們有著一輩子都擺脫不了的關係。

 

 

 

 

 

 

【28】

早上起床的時候才發覺在中已經提早去了公司,留了早餐在桌上,早餐旁邊用他的手機壓著的字條上寫著讓他好好休息一下晚點再去公司。允浩這才記起,昨晚在中似乎等了他很久,睡著之前兩人好像說了些什麼,但他那時太睏了,頭腦也不太清醒。

脖子周圍很癢,對著鏡子看了看發覺長了個紅紅的小疙瘩。

這種季節竟然也會有蚊子……

沒有想太多,順手從衣櫃裡找了件高領的外套毛衣穿在身上,隨便吃了兩口桌上的餐點,拿著車鑰匙出了門。

 

「鄭允浩!」

突然傳出的聲音讓他嚇了一跳,轉過身來便看到了剛從車裡下來的沈昌珉。

「我們聊聊?」

「我很樂意這個時候跟你聊天。」

公司裡應該沒什麼急事,在中也說了讓他晚點過去,所以在去公司之前和沈昌珉聊一聊應該也耽擱不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正好他和沈昌珉一定都對對方有話要說,就算沈昌珉不來找他他也遲早會找上門去問問清楚。

總該知道他對俊秀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過沈昌珉似乎並沒打算和他好好聊,帶他來的地方是社區門口不遠處的一個街心花園,隨便找了張長椅就坐下了。

「你也有問題要問我吧?那你先說。」

待允浩一坐下,昌珉便開了口。

「你愛的人究竟是俊秀還是在中?」

他想問的的確就是這個。

如果此時沈昌珉說他愛的人是俊秀,或許他就會當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再讓俊秀回到他身邊去,因為他看得出俊秀有多在乎這個人。但倘若他愛的人是在中,那麼自己就沒有任何理由不和他為敵了。

「同樣,這也是我要問你的問題。」

昌珉回頭望著他,不甘示弱。

允浩一怔,沒料到他會這樣反問回來。

「我想要聽實話,然後我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

輕咳一聲來掩飾自己的驚訝,允浩定定地開口。

「我愛過俊秀,我以前有多愛他想必你也清楚,否則我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和你坐在一起談論這些話題。至於在中,他對我很重要,也是現在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人。」

「你這話還真是模棱兩可。」

看來鄭允浩是個很聰明的人,這些話就算是沒說他也知道。

不過他倒是真的沒興趣知道這個人和俊秀曾經有過的那段感情以及他對在中究竟抱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他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件事,他想要知道鄭允浩到底是不是一個值得在中傾盡全心去對待的一個人。這也是他從最初就想瞭解的事情,只是那時候束縛太多,或者他那時根本還沒整理清楚頭緒,他不知道他對在中到底抱著一種什麼樣的感情。然而現在,對在中無法抑制的熾烈的愛意竟讓他開始懷疑以前對在英過於沉溺的那份感情到底是真是假。

到底是因為將對在英的感情轉移到了在中身上於是在某一天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在中,還是從一開始就對在中有著難以描述的情感而硬將這份不可能發展的感情轉移到了在英身上一直到現在全線爆發?

他越來越懷疑……

他似乎想起學生時期便覺得通過朴有天見到的那個金在中是個可愛的小子,然後見到了在英之後便立刻愛上了,之後通過在英才真正和金在中成為朋友。

實在是太可悲了沈昌珉。

 

允浩並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只是看到他苦澀的表情莫名有種恐懼感。

沈昌珉絕不是個簡單的人。

「我很盡力去喜歡俊秀,事實上我也做到了,只是與此同時發現比起俊秀而言我有更想要的人,很不湊巧。」

對俊秀的那份喜歡,他從沒想過要抹殺掉。

也許自己有些激動,允浩很清楚有些事情怪不得別人。

「如果俊秀對我死心了回去找你,你會怎麼做?和在中分手,還是拒絕他?」

「我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在他這樣面對面的質問下,根本說不出任何謊言。

沈昌珉的笑容讓他渾身發毛。

「如果你不確定,那麼我可以幫你肯定的是在這樣繼續下去你一定會失去在中,他對你本來就沒有信心,你偏偏總是做些讓他更加失去信心的事。昨晚我看他在床邊站了一夜其實真的很想上去揍你一拳,但如果真那樣做了恐怕他就要對我失望了。」

「他站了一夜?」

允浩感到詫異。

他只知道他睡著的時候在中似乎還很清醒,只是睡著之後的事他根本一點也不記得了,至於在中是什麼時候睡著什麼時候起床離開的他更是沒有一丁點兒感覺。

「別怪我沒提醒你。人都是犯賤的,得到手的不會珍惜,反而去看著得不到的。我也是一樣,沒想過要好好珍惜俊秀,到現在也不後悔和他分手的決定。你要是沒看清楚,我也很樂意幫你看清楚,不過要是我真的出手了,你以為憑我和在中“表哥”割捨不掉的感情,他會覺得一個心裡有其他人的你對他更重要?」

昌珉的話對他有如當頭棒喝。

他好像的確忽略掉了不少東西。

一直到沈昌珉離開,他始終沒有從剛才聽到的那段話當中回過神來。

 

再在公司裡見到在中的時候,那個令他心疼的人趴在桌上堆滿的文件當中睡熟了。

這樣的在中讓他心窩子裡都開始泛疼。

這樣一味地望著他的在中或許真的有一天會死了心?

想到這裡,他突然害怕起來。

這段時間以來已經習慣了這個人陪在自己身邊,習慣了和他一起在工作室裡忙到深夜然後相擁著睡去,習慣他在自己懷裡因為自己放肆地縱情而拼命喘息。在外人眼裡強硬的金家少爺,齊藤公司行銷部經理金在中,為他捨棄了太多。

沈昌珉的話他有點明白了。

「允浩?」

想得太入神,在中什麼時候醒來的他竟然沒察覺到。

「很累?」

想起沈昌珉剛才告訴他在中站在床邊一整夜沒睡的情景,他強忍著沒提起這件事。他怕真的問起了原因,在中再反問他一些他根本回答不上的問題。

「有一點。你什麼時候來的?」

面前的人有一下沒一下地揉著眼睛,伸了伸懶腰從椅子上站起來。還沒來得及站穩,允浩一伸手就將他整個撈入懷中。

「允浩,怎麼了?」

「讓我抱抱。」

沒再說話,在中就這樣任由他抱著。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突然將他這樣抱在懷裡,但仔細想起來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擁抱,久而久之便不會像最初那樣悸動。

如果能夠一輩子這樣就好了,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想法算不算是奢求。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