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金在中最近覺得自己生病了,還是心臟病,很嚴重的心臟病,基本表現為一看見鄭允浩就心跳加速,咚咚咚咚跟揣了只小皮球似的。

心臟問題可絕對不是小事,於是金在中起了個大早,趁鄭允浩還在睡覺偷偷跑去醫院看病去了。二樓,心血管內科,雷醫生。金在中推開門,一位看起來30不到的年輕醫生正襟危坐在辦公桌前,長得嘛還算可以,就是有點兒黑。

醫生:「請問您哪裡不舒服?」

金在中:「心臟。」

醫生挑眉:「心臟?你這麼年輕按說不應該啊,那你說說有什麼症狀?」

金在中:「就,就是有的時候會突然跳得很快,我自己也控制不了。」

嗯,醫生在病歷上草書——疑似心律不齊,建議去做心電圖。「還有嗎?」

金在中想了想,「還有就是,嗯,臉會發燙。」

醫生頓了一下,又寫上——伴有發燒症狀。「除了這些呢?會不會失眠,盜汗,或者呼吸困難等等?」

「唔,失眠是有一點,我最近都有些不太好入睡,盜汗倒是沒有,呼吸困難的話,只有過那麼一次,不過不太嚴重。」

醫生盡職地在病歷上繼續畫著只有醫生才看得懂的字元,「你這樣的病例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並不像典型的心臟病,你這樣子已經持續多長時間了?」

金在中回憶了一下,「已經大概一周了。」

「一周啊」醫生推推眼鏡算了算,「那不就是從除夕那天開始的嗎?」

「嗯。。是,是的。」金在中在椅子上有些不安地動了動。

「你那天做了什麼讓自己過於激動的事情嗎?」

「沒什麼啊,就是吃飯,看電視,包餃子,放煙花。。」金在中還沒說完就被醫生不耐煩地打斷了,「我要聽的不是這些家長里短,我是問你因為什麼突然心跳不規律了?」

長得還不錯的醫生皺起眉毛來看著有點可怕,讓金在中想起了小時候給他打針的那個兇神惡煞的叔叔,被他提高的聲調嚇得一哆嗦,兩眼一閉,說:「因…因為我被一個人親了。」

是了,雖然金在中極力想撇清關係,但是他的病症確實都源自除夕夜的那一吻。鄭允浩不期然地印在額頭上的一吻帶著他嘴唇的溫熱,灼熱了金在中的心。那個吻太意外了,金在中當時嚇了一跳,然後心臟就開始狂跳,仿佛要從胸腔中蹦出來一樣。可是那個吻又實在太過自然,不是玩鬧,不是搞笑,不是戲弄,好像理所應當的一樣。鄭允浩抬起頭後看他的樣子那麼認真,嘴邊的笑容溫暖又隨和,讓他覺得似乎一個男生親了另一個男生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所以金在中只是傻愣愣地看著鄭允浩,直到被拉走去吃餃子,那句「你為什麼親我?」也沒說出口,後來想起來也沒法再去求證。

 

金在中拍拍自己的大頭暗自後悔怎麼這麼輕易就讓人家親了呢,那邊的醫生卻啪嗒一聲重重地把手裡的筆拍在了桌面上。「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因為被一個人親了而心慌意亂,隨後的一周時間裡每當看到她(他)心就砰砰直跳,然後還會臉紅、手足無措,晚上因為想起來這件事而輾轉反側睡不著,哦,還有那個什麼呼吸困難也是因為被親時太緊張而忘了呼吸對嗎?」

冷面醫生的肺活量估計跟朴有天有一拼,不帶間歇地說完這一大段話後,昂著下巴做出等你回答的姿勢,可是卻讓人覺得背後隱隱冒出黑色的氣團。

全部被說中了,金在中沒敢說話,小心地點了點頭,然後就見醫生一把抓起他的病例嗖的一下飛了過來,氣急敗壞地衝他喊:「艸,老子身體不舒服還在這裡兢兢業業上班,認認真真聽你講你那複雜又詭異的症狀,還以為你得了什麼新型的心臟病,本來都做好拿你當研究病例去申報課題的準備了,沒想到你丫壓根是來逗我玩的是嗎!!」

金在中嚇壞了,趕緊接住差點打中自己額頭的病歷,解釋說:「醫生大哥,您,您別生氣啊,我我我不是來搗亂的,我是真的想看病啊。」

這麼一說醫生更炸毛了,「看看看看你妹啊!我告訴你,你嘛病都沒有!你是喜歡上人家姑娘了聽懂了嗎!臥槽20多歲的人了你沒談過戀愛嗎?你沒心動過嗎?被人親了一下就以為犯心臟病了你丟不丟人啊!」

任誰好好去看個病卻被人又丟病歷又一通大吼也會生氣,何況不炸毛則以一炸毛翻天的金在中呢?黑臉醫生還在那裡喋喋不休,金在中也火了,顧不得怕不怕了,大聲喊回去:「你才丟人呢,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誰告訴你我是被個姑娘親了?」

心血管內科的屋子本來就不大,兩人這麼一吵門口早就擠了不少人在圍觀,本來大家都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等著看那個很傻很單純的白淨小哥被黑臉醫生一語驚醒夢中人,然後情竇初開,羞答答地跑出門去追求那個主動親了他的姑娘,沒想到卻還有這麼個峰迴路轉。哈哈,人家是被個漢子親了,看醫生你怎麼說?

 

聽到不是個姑娘,黑臉醫生微愣了一下,周圍人還以為他被噎地不知道說啥才好了,結果沒想到才停了1秒鐘不到,他就繼續罵開了,「不是姑娘有什麼奇怪的?不是姑娘就不能喜歡了?臥槽滿大街的基佬還少嗎?報紙都登了男女比例差距那麼大,那剩下的男的你以為都練葵花寶典去了嗎?不就是彎了嘛?彎了怎麼了,照樣過啊。被個男的親了一下就臉紅心跳不是GAY是什麼?你看看你那一副小受受的樣子,不彎都可惜了!」

金在中覺得自己的蘑菇頭都要變成刺蝟頭了,怪不得人家都說怒髮衝冠呢,「我才不是GAY!沈吃貨都說了我就是個腐男而已,腐男不等於GAY你懂嗎!再說了我又不是隨便被個男的親就臉紅!別的男的我也不會讓他親!」

金在中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說出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醫生可是聽明白了,哼哼一笑,「切,別人都不給親,就給這一個親,都為人家守身了還說不喜歡人家??你就是傳說中的彆扭受!妥妥的彆扭小白受!」

「擦,你才是受你才是受!」金在中不依不饒,憑什麼他們一個個的都說他是受!沈昌珉也是,腐女同學們也是,網上不認識的向日葵也是,現在連這個無良醫生也這麼說!「我看你才是受,你就是那什麼,對!傲嬌暴躁炸毛受!」

本來已經嘿嘿笑著的醫生像是又被點了把火似的,一陣風似的從辦公桌後面跑了出來,站在金在中面前氣得直跳腳,「我不是受!我不是!我是大攻,一直都是攻!是攻是攻!」

金在中有點兒傻眼了,這是什麼展開啊,他為啥不說「我是直男啊?」(沈天才:呵呵,跟你當年一樣呢~~~~~)

 

周圍看熱鬧的人們看著屋裡面一個黑臉醫生一個白臉病人吵得不可開交,跟兩隻逗急了的小貓似的,互相呲著牙跳著腳,張牙舞爪地比劃著,嘴裡嚷嚷著讓人哭笑不得的話:

「你是受,你全社區都是受!」

「你全街道都是受!」

「你全市全國全亞洲全地球全宇宙都是受!」

「你你你你是大姨夫來了嗎!」

「你二姨夫來了!」

「你三姨夫四姨夫表姐家的三舅老爺來了!」

。。。。。。

 

這場異彩紛呈、空前絕後、看起來永無休止卻又沒人敢插手的唇槍舌戰,終於因為另一位白大褂醫生的到來而告一段落。門口有病人認識這位,跟周圍人說「這就是醫院有名的笑面虎韓大夫,首屈一指的外科手術專家呢。」

韓醫生隨便聽觀眾們說了幾句就瞭解了“戰爭”的前因後果,笑著把圍觀的人都解散了,把門一關,只留下三人在裡面。

金在中一看這陣勢,人家倆人是同行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關係,但是怎麼也不會向著自己這一個外人啊。雖然心裡有點兒怵,但是他還是不畏強權地衝那個什麼韓大夫說:「我告訴你啊,你可不能偏向他,是他先拿病歷本扔我還衝我大聲鬧喚我才回嘴的。」

「誰讓你來這裡耍人玩,你根本就是。。。無理取鬧。」黑臉雷醫生被韓醫生一瞪,立馬蔫了一大截,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幾個字乾脆是哼哼出來的。

「小弟弟你別生氣,他昨天想反攻沒成功還被我疼愛了多半宿,所以心裡一直憋著火,沒想到今天讓你趕上了,是我管教不嚴我代他向你道歉,我回去會好好教導他的~」這話說出來雖然語氣很平常,但是就是讓剩下的兩個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我,我。。你,你們。。」好像突然知道了什麼勁爆的事情啊,金在中這回真的語無倫次了。

韓醫生笑了,「沒錯,我就是他老公,我們是一對一的夫夫關係」斜睨了一眼想要踹他的雷醫生,「我們在一起6年了,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和諧,這沒什麼不能講的,也不是什麼噁心的見不得光的事。至於你呢,喜歡不喜歡只有你自己明白,別人說什麼都是放屁,我也不跟你說那些沒用的。總之你心臟絕對沒問題,心結還是要自己去面對。這是我們倆的名片,有問題可以來找我們,就這樣,慢走不送了啊。」

 

金在中從醫院裡面踉踉蹌蹌地跑出來,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兩個醫生的話不斷地在腦子裡循環往復,金在中怎麼甩頭也趕不走。他們說他喜歡上鄭允浩了,這是真的嗎?他們說喜歡不喜歡只有自己最清楚,可是怎麼辦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雷醫生雖然暴躁,但是卻把他最近這些日子的狀況猜得一點兒不差,這難道只是巧合嗎?韓醫生的語氣那麼篤定,帶著不容置疑的氣勢,他有什麼理由騙自己,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一切一切的疑問似乎都在指向同一個方向——他們說的都是對的。所以,他真的喜歡上鄭允浩了嗎?可是,鄭允浩是男人啊。雖然金在中一向熱衷於男男小說和漫畫,18禁的無碼動畫存了幾十個G,對剛才那對真人版的夫夫也沒有排斥的心理,但是能接受別人並不等於想成為其中的一員。小說看多了,比起皆大歡喜的結局,BE的更讓他覺得刻骨銘心,文中的他們因為父母反對而分道揚鑣的有之,因為世俗偏見半途而廢的有之,因為仕途壓力選擇與一個不愛的女人結婚的有之,因為承受不住痛苦而選擇放棄生命的也有之。

小說雖然大都是虛構的,但是哪一個不是站在現實生活的基礎上的演繹呢?那麼多分分合合,分明帶著真實故事的影子。沒有能讓人與之共鳴的真實,又怎麼可能吸引和感動越來越多的人?

金在中知道自己不算什麼真正的勇士,他曾經跟沈昌珉打趣說,倘若自己是GAY,恐怕男朋友還沒扛不住壓力,他就先扔下人家拜拜了。當時只是當成個笑談,心裡也從來沒有一個模糊的所謂男朋友的影子,可是現在,若是那個影子變成了鄭允浩,那麼他還能輕易就抽身離開嗎?

不,不可能了。心中的答案讓金在中不自覺地在車水馬龍中停住了腳步。

「金在中你不要命了!」胳膊被人拽住向後大力地一拉,一輛吉普車險險地跟他擦身而過。金在中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沈昌珉,如夢初醒一般,「你怎麼在這啊?」

沈昌珉看他這一臉恍惚的表情,氣不打一處來,「我上班的地方不就在這附近嗎,我出來買零食吃。我說你怎麼回事啊,不在家跟鄭允浩玩,自己跑大馬路上面思考人生來了?剛剛多危險你知道嗎!」

看見了從小到大的死黨沈吃貨,金在中覺得終於見到了親人,張開嘴就哭了,「珉珉,大事不好了嗚嗚。。。」

 

 

 

 

 

第二十七章

 

「說吧,怎麼了?」沈昌珉把乾嚎的金在中領到了附近的咖啡館,叫了兩杯咖啡,向後倚在舒服的沙發座椅上,長腿一翹,做好洗耳恭聽的架勢。

金在中此時情緒已經穩定了一些,至少在這麼安靜又有情調的咖啡廳裡不好意思咧著嘴嚎了,喝了口咖啡潤了潤嗓子,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全盤交代給了沈昌珉。

由於瞭解金在中一向是雷聲大雨點兒小,所以沈昌珉一開始沒指望他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出來,只當是這熊孩子不知道又鑽啥牛角尖了。這麼一聽才知道還真不算小事,但是也基本在他的意料之中,金在中早晚會意識到自己對鄭允浩的情感問題,又是心裡憋不住事的人,遲早會來找自己尋求支援。

雖然金在中一直嫌棄他是吃貨,但是沈昌珉對於自己這個朋友在金在中心中的分量還是很有信心的。只不過,金在中開竅的時間比他預想的提前了,拋開兩位醫生夫夫的催化作用不談,看來鄭允浩的一吻真的讓金在中非常在意。

 

聽完了金在中的敘述,沈昌珉沉吟了幾秒,問他:「你對鄭允浩是什麼想法呢?」

「我。。我」金在中秀氣的眉毛皺了起來,「剛遇見允浩的時候,我真的是把他當成個傻小孩看待的,你不知道他那時候有多可愛,蹲在地上拉我的衣服,還讓我領著去找經紀人,把我的手攥得緊緊的,生怕把他落下了似的。還有啊。。」

「喂喂,STOP!禁止更多關於鄭允浩很萌的描述了,請說些有實質意義的好嗎?」沈昌珉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這怎麼沒意義了啊。。好吧。。後來在凱撒的那段時間他一直跟在我身邊,幫我幹這幹那,雖然笨手笨腳的,但是髒活累活絕對不讓我做。他失蹤的那一周我特別傷心,覺得明明很充實忙碌的生活突然就多出了好多空白,心都不在自己身上了似的。他回來找我的時候我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他沒騙我,也沒忘記我,看見他坐在樓道裡等我的瞬間,我差一點就哭出來了。後來他犯胃病住院了我就同意去當他助理照顧他,其實之前我也猶豫了很久,但是他一生病我就想不了那麼多了,當時就一個想法,我沒法扔下他不管。」

金在中斷斷續續地回顧著兩個人從認識到相處的過程,沈昌珉默默地聽著,有很多是他知道的或是金在中在群裡以一種在他看來很傲嬌的方式提到過的,也有一些是他所不知道的,比如他因為鄭允浩的不告而別有多難過,比如他去當助理的真正原因。

 

「我不知道我對允浩是什麼樣的心情,我喜歡和他在一起,做什麼都會想著他,很開心,很滿足,即使忙得腳不沾地也是快樂的。但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喜歡。我們都是男人,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歡男人,也不知道我是否喜歡允浩。我自己的感情都鬧不清楚,後面的路該怎麼走我真的沒做好準備。」說到這裡,金在中的面容已經露出了一絲苦澀。

「所以,現在的我就是這麼一種混沌的模樣。」金在中搖著頭,無奈地看向對面的沈昌珉。

沈昌珉沒說話,卻突然站起身,上半身直接越過了桌面向金在中探過來。金在中被沈昌珉出其不意的靠近嚇了一跳,臉離得太近,好像要親過來似的,條件反射地就向後仰,這才堪堪躲了過去。「沈吃貨你幹嘛呀,好好說著話你突然靠這麼近幹什麼?我剛才說了這麼多你有在聽嗎??!!」

看他這反應,沈昌珉笑了,整理了一下因為動作過大而不太平整的衣服,把身子靠回了椅背。「別生氣,我剛剛只不過是想做個實驗而已。心理學上講到過,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周圍都有一定的“私人空間”,一旦有人闖入我們就會感覺不舒服、不自在、會產生逃離的衝動。在中哥我們從小學就認識了,除了你爸和俊秀,我算是跟你最親近的男人了吧,可是我剛才忽然靠近,你仍然會下意識地往後躲。若是一般人想偷親你,看你躲避的速度恐怕是很難得逞的吧。但是鄭允浩卻能輕而易舉地做到。所以,你明白我想說什麼了嗎?」

金在中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我對允浩和對別人不一樣嗎?」

「Bingo~」沈昌珉打了個響指,「或許你現在還辨別不出自己對他是什麼樣的感情,但是至少鄭允浩對你來說是跟其他男人都不一樣的,你給了他某些別人沒有的特權,這一點是肯定的。」

是啊,特權。金在中回憶起兩個人之間無數次的牽手、擁抱,甚至允許他像情侶一樣從背後環住自己的腰,那麼那麼近的距離,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味道,這樣的距離他曾經給予過誰?金在中不是那種特別喜歡和別人有肢體接觸的人,對陌生人的靠近比一般人來的更加敏感,可是對於鄭允浩的親近他卻從來沒有過一絲抵觸,默許他一點一點走近自己,縱容他親昵地在自己怕癢的頸間蹭來蹭去。原來不知不覺中,自己早就給了他那麼多特權,只是以前從未察覺而已。

 

「所以呢」沈昌珉把最後一口咖啡喝掉,「現在在你面前有兩個選擇——要嘛不管是否真的產生了感情就此放手,這很容易,現在就離開他,離開這座城市,換一份工作,過你遇到他之前本應該過的那種生活。要嘛順其自然,慢慢去發現去確定自己的感情,不管後面如何發展都坦然接受。但是,我想說的是,我會永遠支持你,無論你選什麼你都永遠是我的死黨金在中。」

「哼,你小子現在說得輕巧,當初怎麼那麼致力於把我掰彎??」金在中也不是傻的,雖然沈昌珉最後的表明立場讓他打心眼裡感動,但是他可沒忘了當初那些網站、資源什麼的都是從哪裡來的!

呃,想不到金在中也不是那麼呆嘛,都這時候了還能想的起來治他的罪過,沈昌珉深感佩服。但是把他掰彎這頂帽子可不能隨便就扣他頭上啊,這責任太重大了。「在中哥你別誤會,我絕對沒有把你拐成GAY的想法,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雖然我不歧視同性戀,但我也不是那種恨不得把自己身邊所有男性生物都掰彎,還樂見其成的腦殘級腐男啊。我不是說你肯定是GAY,只是覺得有這個可能。」

「我,我怎麼就有GAY的可能了?」

「第一,你愛乾淨愛漂亮,喜歡亂七八糟的小東西,女人會的不會的家務勞動你都很在行,但是男生喜歡的激烈的運動你卻不怎麼熱衷。第二,你對女生從沒表現出過很大的興趣,反而更像好姐妹好閨蜜的樣子,雖然總嚷著要交女朋友,但是那也只是因為看見別人有女朋友,覺得面子上過不去而已。第三,對於我給你看的有關BL的小說也好、高8漫畫也好,你雖然害羞但是很容易就接受了,並且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其實當初我給你各種資源的灌輸也是為了看看你的反應,如果你表示反感不能接受,我是不可能硬逼著你去看的。」

「可是,可是你不是也會看的嗎?」金在中不明白,明明沈昌珉比他先腐的,他怎麼就是直的了?

「我當那些是興趣、消遣而已,況且我跟你不一樣,我有過喜歡的女生,收起你那八卦的表情,我是不會告訴你是誰的,況且也無疾而終了。」

「怎麼這樣。。」

「你不要管我喜歡過誰了,先把自己的事情鬧明白才好。說了半天你明白了嗎,我不是說你一定是同性戀,也不是說你就不能愛女人,畢竟你沒喜歡過哪個女人,但是對男的也沒表現出過過多的興趣,除了鄭允浩。所以如果想要中斷,那就快刀斬亂麻,回家找工作結婚好好過日子。」

結束語已經說完了,沈昌珉把兩手交疊放在桌面上,平靜地等著金在中自己做決定。

金在中低著頭,兩隻手握成了小拳頭,一會兒攥緊,一會兒鬆開。沈昌珉說得很明白,面前兩條路,一條平坦光明,有家人朋友的一路護送,但是再也不能有鄭允浩的陪伴,一條充滿迷霧和阻礙,也許要與全世界為敵,甚至連鄭允浩能否和自己併肩而戰都是未知。在別人看來似乎輕易就能做出的選擇,卻讓金在中遲疑了良久才給出答案,卻不是大多數人會選擇的那一個。

他說:「我想順其自然。」

 

金在中已經走了,沈昌珉靜靜坐在咖啡廳裡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金在中比他想像的要更加勇敢,也比他想像的更加在乎鄭允浩。雖然他一直像個幕後推手一樣看著金在中一步一步走向他預知的方向,但是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他是有多麼擔心自己做錯了決定,多麼怕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害了自己最珍貴的朋友。

就像他剛剛跟金在中說的那樣,他從來沒想過把金在中帶彎,他不過是比一般人看得更深、更遠一些,他只是想幫助金在中認清自己而已。那個傻孩子如果沒有人指點的話,恐怕要到猴年馬月才能意識到自己對鄭允浩不同尋常的關注和在乎。或許他會完全當成兄弟情、純友情,或許他將來會傻乎乎地結婚,若是那時候再發現自己也許並不喜歡女人,再後悔也晚了,害人也害己。

其實沈昌珉也懷疑過自己是不是判斷錯誤了,因為金在中確實沒有對身邊哪個男生表現出過多大的興趣,哪怕對方再優秀。讓他警覺的是從金在中突然熱切關注一個叫“鄭允浩”的明星開始,而讓他真正確定了的反而是在他和鄭允浩相處之後的表現,點點滴滴中透露出的連他自己都未曾察覺到的小幸福。說到底,金在中也許不是GAY,但是他喜歡鄭允浩一定是真的。

關於這一點,金在中還在迷茫和懷疑著,但是沈昌珉卻不想點醒他,別人看得再清也不過隔岸觀火、水中望月,自己用心去感受到的才是真實。

 

 

金在中回到家時已經快中午了,他剛打開門,就看見鄭允浩抱著外套要往外衝的樣子。「欸,在中你去哪裡了,怎麼連手機都不帶?我正要去找你呢。」

金在中看他那擔心的樣子心裡亂糟糟的,撂下一句「等會兒再說啊」就跑進自己屋裡了。

金在中急衝衝地要去幹什麼呢?他做了一件事後讓他怎麼也想不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的事情——他打開電腦,在百度搜索裡面輸入“如何判斷是否喜歡上一個人?”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大大的標題——想知道你內心的真實想法嗎?想知道你是否在暗戀著誰嗎?想知道你對他的感情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嗎?

臥槽,我想啊!金在中立馬點了進去,原來是一個心理測試。心理測試?金在中想,這個好,快捷便利,做做看。

 

【以下共有十道問題,請按實際情況選擇Yes or No,並記下Yes的個數,答案在最後,不許提前偷看哦!】

1. 當你正在忙時,卻會把手機開著,等著她/他的短信? Y or N

想起鄭允浩不在的那一周裡,自己的手機從來都是24小時待命等消息的,哪怕是在切菜,也把手機擺在料理臺上,金在中在紙上記上一個Y。

2. 你喜歡和她/他兩個人單獨漫步嗎?Y or N

跨年的那個午夜,寂靜的街道上,鄭允浩牽著自己的手行走在漫天的雪花中。艸,當時怎麼沒覺得這場景浪漫到肉麻呢?金在中又寫上一個Y。

3. 你很習慣於在視線中找尋她/他的身影,可是當她/他看向你時你卻會不好意思地移開目光?Y or N

多麼精准的描述,金在中點點頭,又一個Y。

4. 當她/他受傷或生病時,你會很著急很擔心,恨不得什麼都不去做就在她/他身邊照顧她/他?Y or N

鄭允浩生病時自己扔下工作就跑過去了,還不算很著急很擔心嗎?大大的Y。

5. 當別人對她/他有企圖時,你會心裡不是滋味,有種想把那個人踹到天邊的衝動?Y or N

金在中咬著筆桿,嗯,當初的賈賢哲確實讓他產生過這種衝動。呃,難道對鄭允浩不正常的小心思從那時候就開始了嗎?我嘞個去啊!惶恐中再加一個Y。

6. 當她/他笑的時候,你也會情不自禁地跟著笑?Y or N

嗯,對的,雖然鄭允浩的笑容弧度依然區別於正常人,但是似乎比以前好了許多呢?果然是被我陽光花美男影響了吧~~金在中搖晃著大頭,繼續Y。

7. 你能看到她/他的所有優點,她/他的缺點在你的眼中都可愛無比?

允浩的優點很多的,只不過大多數人都沒機會見到~~至於缺點嘛,路癡?那是萌點!面癱?那是你們不懂觀察!馬虎?有我在怕什麼!喜歡萌物?尼瑪這當然不是缺點!喜歡抱抱??(≥/////ω/////≤) 吐豔,Y啦Y啦。

8. 有時候什麼都不做,光靜靜地看著她/他都覺得十分幸福?

金在中想到無數個早上,自己跑進鄭允浩臥室偷看人家的睡臉,鄭允浩被籠罩在曚曨的日光裡微張著嘴熟睡的模樣,安靜而美好得讓他不由得想起“天使”那個平常想來過於誇張和肉麻的詞語,可是,就那樣靜靜地看著,時光仿佛靜止了一般,心中所泛起的暖暖的熱流,似乎真的叫做幸福。金在中眯著眼睛,再次寫上Y。

9. 喜歡和她/他親近,但是有一些親密身體接觸時會臉紅心跳?

金在中有些要抓狂了,這個心理測試為什麼好像專門寫給他的?好吧,Y。

10.想到離開她/他你會覺得心痛?

離開嗎?不是沒想過離開,在鄭允浩莫名其妙失蹤的日子裡,在猶豫是否要去給他當助理的日子裡,甚至就在剛剛和沈昌珉談話的過程中,都曾萌生過離開的想法。可是似乎有那麼一根敏感的神經直接從大腦牽扯著心臟似的,只要想到離開鄭允浩,金在中的心就會泛起陣陣的刺痛。孟大廚曾經告訴過他,『拿不定主意的時候就問問自己的心,跟隨心的方向就是最正確的選擇。』從何時起,鄭允浩所在的地方就是他心的方向了呢?

 

10個大大的Y落在白紙上,代表什麼似乎已經不言而喻了。但是金在中還是不甘心地去翻答案:

Yes的個數1-3 你對她/他只是有好感的階段

Yes的個數4-6 你在乎她/他,但還不是非她/他不可

Yes的個數7-9 你喜歡她/他,不要再懷疑

Yes的個數10 都全中了你丫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人家,你是來搞笑的嗎?

金在中看著最後一行,頭上爬出一堆黑線,我去啊這年頭心理測試還帶人身攻擊的。。。不過想想也是,自己的心思都這麼明顯了,居然還要靠問度娘來確定自己的感情,金在中快要被自己蠢哭了。

好啦,糾結了這麼多天的問題終於解決,金在中的心情也總算撥雲見日了,結果顯而易見,不就是喜歡上鄭允浩那個呆萌了嘛~金在中也是個看得開的孩子,喜歡了就是喜歡了,不管自己天生就是個彎的也好,還是遇見鄭允浩才彎了也罷,總之他現在喜歡的是個男人,是那個叫做鄭允浩的男人。

 

金在中打開門,鄭允浩果然眼巴巴地在門口守著,不敲門也不吵鬧,就那麼乖乖地等他出來。「在中,你怎麼了?」鄭允浩小心翼翼地問,這是第一次金在中扔下他頭也不回地走進房間還把門鎖上。被隔離在外面的感覺很不好受,可是金在中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在他需要空間的時候,鄭允浩無論如何都會給予最大的尊重。

金在中看著剛起床不久頭髮還有些亂蓬蓬的鄭允浩,這孩子因為醒來沒見到自己打手機又沒帶,一定很著急吧?他伸出右手,輕柔地撫著鄭允浩後腦勺翹起來的頭髮,「呐,允浩,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剛剛是很著急地想要去確認一件事,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現在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唔,是什麼事?」鄭允浩把頭放在金在中的肩窩處蹭著,聲音軟軟糯糯的。

「現在不能說哦~」金在中輕輕地將手搭在鄭允浩的肩膀上,一雙澄澈的眸子笑得彎彎的,「不過,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的。」

只是,到那個時候,你還能像現在這樣毫無防備地接受我嗎?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BL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