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如果說鄭爸鄭媽曾經還因為自家兒子看上的是個男孩而覺得有點兒遺憾,卻又因鄭允浩一旦認准了什麼就一路跑到黑的性格而無奈接受的話,當他們真正和金在中接觸後就對這個未來兒媳毫無怨言了。

在鄭媽媽懷著鄭允浩的時候,夫妻倆曾經去寺廟裡許願,希望未來的兒子能夠是一個長得好、有禮貌、誠實、聰明、善良、有毅力、勤勞勇敢、積極向上的人。但是讓他們覺得追悔莫及的是,當初怎麼就忘了說一句「不要是個小面癱」呢?

這話怎麼講呢?其實鄭家爸媽的期望鄭允浩全都以“A+”的成績達標,可是鄭允浩從小就一副小大人的樣子,不像其他孩子那樣喜歡跟父母撒嬌跟父母親近,別的孩子被媽媽無恥地奪走初吻時,鄭允浩面無表情地推開媽媽親過來的嘴唇跑老遠了,別的孩子偷懶讓爸爸背背時,鄭允浩搶回鄭熙年手中的小書包,自己背著走回家。

從小到大,鄭允浩永遠嚴肅著一張小臉,沒有大喜大悲,甚至連表情都不多。他從來沒讓爸媽操心過,沉著懂事總是讓那些為孩子頭疼的父母羡慕不已,直說鄭爸鄭媽上輩子一定聯手拯救了銀河系,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鄭媽媽因為兒子不對她撒嬌跟丈夫哭了好幾次,而鄭爸爸最大的願望就是給兒子當一回大馬來騎。。。所以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然而金在中的到來讓鄭家爸媽覺得心上缺失的那一角被填補上了。金在中活潑開朗,臉上始終掛著暖洋洋的笑容,讓人看了就覺得親近。不光長得好看,而且溫柔可愛、賢慧大方、善解人意,照顧鄭允浩無微不至,家裡外面一把罩,還總會說一些特別貼心的話,簡直是滿足了鄭家夫妻倆曾經對兒子,不不,是對兒子和兒媳加在一起的所有的幻想。

現在別說是給他家當兒媳婦了,就是讓他們把鄭允浩扔了換成金在中當兒子,搞不好夫妻倆琢磨一下也會欣然同意的~

 

看見爸媽這麼喜歡金在中,鄭允浩當然開心地不得了,對於在中比他更得寵也完全不在意,只是有一點,在中現在人氣太旺了,鄭爸鄭媽都跟他搶人,導致他能和金在中在一起的時間被分走了好多,不信你瞧:

「在中,來來,幫叔叔看看這道菜該控制什麼火候比較好?」鄭爸爸在廚房裡呼喚。

「好嘞。」金在中和鄭允浩話說到半截,看著鄭允浩欲言又止的樣子,抱歉地摸摸他的頭,「我去給叔叔幫忙啊,一會兒就回來」就幾步就跑了過去。

結果一老一小擠在廚房裡交流做菜心得,研究地不亦樂乎,哪裡還記得回來?只剩下鄭允浩撅著嘴啃著剛剛切好的柳丁,哼,好酸。

下午,鄭允浩端著沖好的奶茶和金在中坐在自家院子裡曬太陽。

「在中你覺得我爸媽怎麼樣?」鄭允浩貌似不經意地問問,心裡其實有一點點小緊張,畢竟他爸爸還好說,他媽媽那樣脫線的人可不是是個人就能接受的。

「他們人很好呀」金在中抿了一口奶茶,「對我也特別好,簡直能比得上我親爸親媽了呢。鄭叔叔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是粗中有細,對家庭特別有責任心,純爺們兒型的哈哈。阿姨也特別可愛,又年輕又漂亮,你要不說我才不相信她快50歲了呢,這個年紀還能這麼天真純良,允浩,你爸爸真的把她保護地很好。」

「嗯,爸爸很愛媽媽。」人家都說夫妻感情終究會從愛情慢慢變為親情,但是鄭允浩覺得他爸爸對媽媽這麼多年永遠是對戀人的寵愛,包容她的一切小缺點,為她阻擋住外界的紛擾複雜,護她一生無憂無慮。

陽光傾瀉在兩人身上,像是給他們溫柔地蓋了層被子。金在中眯著眼睛看著藍天,感慨道「啊,相愛這麼多年真是美好,我爸媽也是,你爸媽也是,一輩子只談一場戀愛,一談就談一輩子,這樣,真不錯。」

鄭允浩被他的話觸動了,「在中,你也能遇到愛你一生一世的那個人,你知道嗎,我。。」要不要告白呢?良辰美景,清風朗日,如此充滿愛意的話題走向,鄭允浩覺得自己的心情快要破繭而出了。

「在中~~~~快來看看我的新設計圖~~~」鄭媽媽穿透力極強的嗓音從二樓傳來,威力極強的聲波將鄭允浩未說出的告白直接噎了回去。鄭允浩翻了個白眼想要撒嬌讓金在中不要走,可是豆包臉還沒鼓起來呢,金在中已經一口喝完了剩下的奶茶,興奮地跑了,「阿姨我來啦我來啦,我要看~~~」

嚶嚶,婆媳關係太過融洽了真的好嗎?

 

準備晚飯的時候,依然是鄭爸爸和金在中兩個人在忙活,雖然金在中是客人,但是哪裡有光讓長輩一個人做飯的道理?鄭允浩扒著廚房的門從外面探進頭來,「我來幫在中就行了,爸您去休息吧。」

金在中剛想說好,鄭熙年噗嗤就笑了,「你還幫忙呐,越幫越忙吧,快跟你媽媽看動畫片去。」

「不要小看我,我會洗菜,切菜,還會炒幾個菜了。」鄭允浩憤憤不平。

「我還不知道你嗎?天天讓人家大米給你訂飯~快快一邊兒歇著去吧。」鄭熙年並不知道自家兒子追“妻”追到了大酒店順便當了一個多月勤雜工的事,只當他是為了跟金在中膩乎而賴著不走,有的是時間給你粘著你家在中,不急在這一會兒啊,本著對全家人生命安全負責,鄭熙年還是不由分說把兒子轟走了。

鄭允浩不情不願地回到客廳,鄭媽媽正啃著蘋果看《喜羊羊與灰太狼》呢,一扭頭看見兒子撅著個小嘴,喲,這表情可真難得,「怎麼了兒子,你爸欺負你了?」

「媽,你老公杵在我媳婦旁邊不走,還把我轟出來了。」鄭允浩哼哼著。

「哈哈,看我的~」鄭媽媽把最後一口蘋果塞進嘴裡,「年年~~~快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嗖的一聲,鄭爸爸躥了過來,又嗖的一聲,鄭允浩躥進了廚房,把門一關,很好,眾神歸位~~~

 

吃飽喝足之後,就是全家人圍在一起看電視的時間,金在中在心裡偷笑,還以為高富帥家有什麼不同嘞,沒想到也是如此屌絲的飯後娛樂活動哈哈~

鄭家的客廳很大,一個精緻又奢華的歐式沙發是主沙發,旁邊有兩個各具特色的單人布藝沙發,此外還有幾把形狀詭異風格各異的椅子錯落有致地擺在周圍,可是呢,金在中左右看了看,這麼多地方可以坐,我們為什麼卻要擠在一個沙發上面啊?

原因是這樣的,鄭媽媽看電視的時候喜歡右邊倚著點什麼,但是沙發的扶手不夠舒服,所以只要鄭爸爸在家,他就是專屬扶手無疑。好了,右邊坐下了鄭爸爸,鄭媽媽又開心地招呼金在中挨著她坐,鄭允浩當然不肯放過好不容易能貼著媳婦的機會,而去坐單人沙發,也顛顛跟了過來,於是就形成了鄭允浩-金在中-鄭媽媽-鄭爸爸四人擠在一張沙發上的其(擠)樂(來)融(擠)融(去)的情景。。

有人說,衡量婆媳關係是否處得好,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看她們是否會一起看電視。鄭允浩看看那兩個一邊看一邊討論得津津有味的二人,對這個觀點表示萬分同意。金在中從小就喜歡跟著媽媽一起看電視劇,什麼《天使的眼淚》啦,《惡作劇之戀》啦,《一不小心愛上你》啦,《一起來躲雷陣雨》啦,數不勝數。

或許你要問了,既然是個電視迷,那為什麼他以前從來沒在電視裡見過鄭允浩呢?當然啦,因為金媽媽熱衷的大都是沒什麼太大邏輯可講的粉紅偶像劇,演員一會兒哭一會笑一會瘋一會兒鬧,而這樣的戲,會有哪個導演傻到花大價錢請鄭允浩這個面癱大神來演呢?

雖然現在年輕的小帥哥演員們大都是走輕鬆又討喜的偶像劇起步的,但是鄭允浩入行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接過一部這樣沒什麼營養的劇,在他看來,寧願演一個帶著刀疤鬍子拉碴的頹廢大叔,也不要跟個傻子似的撒潑哭嚎「XX,我錯了,你回來吧~」

至於只看言情的金媽媽是如何淪陷在鄭允浩的魅力中的呢?其實純屬是她記錯了電視劇的名字,陰差陽錯間被鄭允浩的一張帥臉擊中紅心了。只可惜當時金在中上大學要住校,而且天天沉浸在BL漫畫和動畫之中,也因此與螢幕上的鄭允浩失之交臂。

話題扯遠了,不管喜歡與否,鄭允浩和自家老爸還是兢兢業業地陪著心上人看肥皂劇,看兩個活寶在那裡眉飛色舞。

 

「在中你說是女一號漂亮還是女二號漂亮?」

「唔,差不多吧」其實都不算頂漂亮,金在中想了想,「還是女一號好一點。」

剛說完,鄭允浩那裡就不鹹不淡地飄來一句:「她眼睛鼻子都是整的~」

「欸?真的嗎?人造美女啊,那不可愛,還是女二好一些吧。」

「女二全身都是整的~」

噗,鄭爸爸嘴裡的柳丁噴出了老遠。

金在中受挫的心還沒癒合呢,鄭媽媽又問他,「在中在中,你說男主角是不是特別帥?我可喜歡他了,唱歌也還不錯~」

「嗯,還算挺帥的。」金在中點點頭。

「帥什麼啊」這回鄭爸爸開口了,「大眼無神,眼白太多,鼻子也不夠挺。」

「而且髮際線過高,過不了幾年就要買假髮戴了~」鄭允浩在一旁搭腔。

呃,婆媳二人又被打擊了。

這時男二號出現了,鄭媽媽激動地拉拉金在中,「在中你看,男二其實也很好,對女主一往情深,默默守護,這演員我也挺喜歡的。」

「嗯嗯,我看過他演的《一生有你》,哇塞妻子得了癌症卻始終不離不棄,可感人了。」金在中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一臉崇拜。

鄭允浩在一邊哼哼:「那都是演戲,他曾經可是腳踩三隻船呢~」

「沒錯」鄭爸爸幫腔,「而且還因為勾搭有夫之婦,被人家老公打折過鼻樑骨嘞~」

一連吐槽了好幾輪,鄭媽媽和金在中饒是神經粗也聽出這爺倆的不對勁了。

「年年,我說你跟允浩今兒是怎麼了,怎麼這麼針對人家演員呀?」

鄭熙年摸摸鼻子四處亂瞅,「還不是因為你誇別的男人帥啊哼,吃醋不行嗎不行嗎。」

以前沒有金在中,鄭熙年陪她一起看電視但是從來不往腦子裡進,連個人物都分不清楚,鄭媽媽自然不會和他討論。可是現在有了金在中這麼個興趣一致又投脾氣的兒媳婦在,鄭媽媽憋了一肚子的話終於有人說了,於是發花癡也沒了顧忌,都忘了自家老公還在身邊呢~

不過對鄭媽媽來說,這完全不是個事兒~她直接抱上鄭熙年的脖子,往臉上親了一大口,「年年誰都沒有你帥~~不生氣啦~~」

鄭媽媽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這不,鄭熙年梗著個脖子,卻已經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鄭家爸媽光速般和好讓金在中大開眼界,他笑著跟鄭允浩打趣,「允浩,難不成你也因為你媽媽誇別的男人帥而吃醋啦?」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不是。」

咦?金在中納悶了,「那是因為什麼?」

「不是因為我媽,是因為你,你誇別人長得好看。」鄭允浩嘟囔著。

「我說人家長得好看怎麼啦?很正常嘛,那你說,我應該誇誰好看?」

「我啊!大米得到過不少很可靠的小道消息,說他們好多地方都是整容整出來的,在中不要喜歡他們,看我看我,我是真的,如假包換!」

認識這麼久了,金在中頭一次見鄭允浩拿自己的長相說事,而且還是一臉臭屁的樣子,還「看我看我」呢,他看的還少嗎?可是金在中卻被他這樣子弄得心情大好,這麼希望我的眼裡只有你的存在嗎?這孩子怎麼傻得這麼可愛呢~金在中笑著拉拉他的手,「好啦好啦,我們允浩最帥最好看了,他們都比不上行了吧~」

「嗯。」

所以說,在禦夫術上面,鄭家婆媳真是不分伯仲。

 

電視看爽了,吐槽吐累了,大家終於該洗洗睡了。「不好意思呀在中,我們家客房被我給玩具當倉庫用了,只好請你和允浩住一個房間啦~」鄭媽媽明明一臉抱歉的表情,話語中卻帶著難以掩飾的興奮。

金在中想了想上午參觀時確實有幾間房間被略過了,因為鄭媽媽說是儲藏室,趕緊擺擺手說,「沒什麼啦,我們倆一間就好。」

自家房間那麼多,怎麼可能缺一間客房?鄭允浩玩味地看了鄭媽媽一眼,挑了挑眉,鄭媽媽偷偷衝他擠了擠眼睛,一切盡在不言中~

為了金在中進去洗澡時不會覺得冷,鄭允浩先跑去洗澡了。金在中在鄭允浩的房間裡東瞧瞧西看看,鄭允浩的房間還保持著他之前住在這裡時的原樣,不算小的屋子因為傢俱以外還有眾多萌物的存在,倒也顯得熱熱鬧鬧的。牆上貼了不少動漫人物的海報,一個大大的展示櫃中擺滿了各種動畫周邊產品,玩偶啊,手辦啊,甚至有一整套的數碼寶貝模型,種類繁多,琳琅滿目。

書桌的一角擺著好幾本厚厚的大相冊,金在中好奇地拿過來翻開,裡面是鄭允浩從小到大的照片。嬰兒時期被媽媽抱在懷裡面無表情地盯著鏡頭的鄭寶寶,被爸爸牽著手學走路的鄭寶寶,騎著兒童車摔倒了卻沒有哭的鄭寶寶,背著小書包穿著幼稚園統一制服的鄭寶寶,抱著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熊睡得香甜的鄭寶寶。。。那麼多樣子的鄭允浩,卻無一例外地繃著一張小臉,金在中心裡偷笑,果然是三歲看老嗎,從小就是一副冰山的樣子呢~

一張一張地看過去,金在中的指尖卻突然停住了,目光緊鎖在其中一張照片上。那是一張班級合影,照片上面的鄭允浩背著背包,挎著小水壺,站在學校的大門口,和眾多同學一起傻乎乎地比著剪刀手。這張照片就是當年春遊臨行前胡圖圖給班裡小朋友照的合照,因為照相技術不過關,好幾個小朋友的臉都糊掉了,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照片中的鄭允浩給金在中帶來了巨大的熟悉感,或者說,他根本就認識那個時候的鄭允浩。

鄭允浩溫柔地撣去他身上的土,問:『摔疼了嗎?』

鄭允浩蹲在自己身邊,將肉嘟嘟的臉湊過來,『給,隨便戳~』

鄭允浩指著被他咬出牙印的臉頰,說:『你親親就不疼了。』

鄭允浩捧著盛有牛奶的保溫杯,認真地跟他說:『謝謝』。

鄭允浩被自己抱著胳膊一同進入了夢鄉。

記憶紛至遝來,好像是曾經被大壩截住的洪水,現在終於擺脫束縛洶湧而來。怪不得覺得鄭允浩鼓著臉的樣子那麼熟悉,怪不得對他的擁抱從來不曾排斥,怪不得自己對揉他的臉頰有著仿佛根深蒂固的執念,怪不得總覺得記憶中有過似曾相識的溫暖。金在中輕輕摩擦著照片中的那張圓乎乎的小臉,眼眸中流露出自己未曾察覺的溫柔,原來我們那麼早以前就已經相遇。

 

鄭允浩從浴室中出來的時候,金在中正坐在床上玩手機,聽見門響就抬頭看了過去。

「臥槽!你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啊!」看著從浴室裡走出來的只在下身裹了個浴巾的半裸男,金在中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鄭允浩抓抓擦得半乾的頭髮,「我忘了拿衣服進去了嘛。」說著就朝金在中的方向走過去。

「你你你站那別動!!」

知道自家媳婦突然看見自己露這麼多肯定是害羞了,可是這反應也大了點兒呀,嚶嚶,鄭允浩委屈地想,人家沒想做什麼啊。鄭允浩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聽候發落,只見金在中顫悠悠地抓著手機沖著他,白光一閃,「歐耶!鄭影帝濕身半裸照到手!」

啥?鄭允浩哭笑不得,「在中你讓我不許動就是為了偷拍?」

「Yes!哈哈哈哈允浩你以後要好好聽話哦,不然我手裡可是有你的裸照呢~浴巾很好P下去的哇哢哢~~~」金在中抱著手機樂得在床上打滾。

鄭允浩為自家媳婦異於常人的思維默默點蠟,轉了轉眼球,不懷好意地說:「在中啊,你要是喜歡看就直接告訴我嘛,隨時都可以給你看哦,想拍多少拍多少哦~」

金小受聽了臉一熱,果然炸毛了,「我我我才不喜歡看呢,哼,身材好了不起啊,我我我我現在就把照片刪掉!」

「哎呀在中別刪嘛。」鄭允浩撲過去搶金在中的手機,金在中躺在床上左右躲閃著不讓他夠到,鄭允浩長臂一伸奮力搶奪,你爭我奪之間,腰間的浴巾因為動作幅度過大而慢慢下滑。

嗒噠

浴巾滑落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一秒

兩秒

三秒

倆人對視了足有半分鐘後,金在中嗷的一聲一骨碌翻下床,「我我我去洗澡!」

鄭允浩不好意思地捂著臉,光著屁股趴在床上,被媳婦看光光了好害羞!

 

金在中洗完澡吹乾頭髮後磨蹭了半天才從浴室走出來,之前的情景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鄭允浩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性感的鎖骨,裸露著的八塊腹肌,還有,還有下面尺寸傲人的。。啊啊啊,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啊,況且又不是自己被看光光,雖然,雖然比你小那麼一丟丟,但是你有的我都有啊!!這麼自我安慰著,金在中的臉還是不爭氣地因為剛才的回憶而越來越紅。磨磨蹭蹭地來到了床邊一看,鄭允浩已經躺進被窩睡著了,金在中鬆了口氣,卻又有些不平,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在這裡心潮澎湃,始作俑者卻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睡得安心啊。。

金在中從床的另一邊掀開被子躺進去,卻不期然地摸到一條光溜溜的胳膊,這才注意到床上只有一床被子!臥槽,鄭允浩你跟別人用一床被子居然也只穿一條內褲睡覺!鄭爸鄭媽已經睡了,為了不打擾他們休息,金在中放棄了再去要一床被子的念頭。哎,算了,好在被子還夠大。金在中放棄了裸睡這一健康生活習慣,穿著睡衣躺進了被子裡,關上了床頭燈,他卻有些睡不著了。

除了弟弟,這是他第一次和另一個人躺在同一個被窩裡,這個人是和他共同生活了4個多月的鄭允浩,是在娛樂圈叱吒風雲的鄭影帝,是讓人頭疼的鄭寶寶,也是多年前同他邂逅於那個小小的村莊,又因為突然的離別而令他哭了好多天的豆包哥哥。金在中側過身子看向熟睡中的鄭允浩,月光傾瀉進屋子裡,給那張俊臉勾勒出平滑的曲線,多年前的那個迷路的小豆包,現在已經長成了如此俊逸的模樣,眼睛變大了,鼻樑變挺了,棱角更加分明起來,不變的卻是他溫和的性格,和看似冷漠的外表下那顆溫暖的心。

睡著的鄭允浩突然翻了個身,抱上了金在中的腰,將他面對面地摟進了懷裡。結實的臂膀,光滑的皮膚,同自己一樣的沐浴露的香氣,因為睡前一杯奶的習慣,現在還帶著淡淡的奶香。包裹在鄭允浩的味道中,金在中覺得睡意襲來,他把頭靠在鄭允浩的胸膛,拿手戳了戳那厚實的胸肌,「傻小子,把我當抱枕了吧,便宜你了哼。」

黑暗中,鄭允浩輕輕勾了勾嘴角。

 

 

今年的除夕讓金在中覺得很特別,這是他第一次沒有和家人一起過的除夕,然而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寂寞孤單,鄭允浩一家就好像和他認識了很多年的親人一樣,在這裡他覺得像在自己家一樣的親切、輕鬆、快樂,沒有隔閡,這,或許就是緣分吧。

晚上,四個人一邊包餃子一邊看春晚,鄭爸爸堪比機器的擀皮速度讓金在中嘆為觀止,三個人一起包餃子都完全供得上。「叔叔,您這速度怎麼練出來的啊?」金在中兩眼閃著光。

鄭熙年喝了口茶說:「叔叔我當年在劇組跑龍套,逢年過節的沒什麼好吃的,群眾演員們就湊在一起包餃子,慢慢也就練出來了。」

「廚藝也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嗎?」

「那倒不是」鄭熙年接過妻子手裡奇形怪狀的餃子,重新修補了一下以免露餡,「廚藝是為了允浩媽媽特意去學的,她不會做飯,我不能讓她跟著我吃亂七八糟的東西。」

「嗯,年年最好了。」在戴雨萌心中,自家丈夫是永遠的男神。

餃子包好了春晚也接近了尾聲,零點時刻全家人跟著電視機裡面齊聲倒數,5,4,3,2,1!新年到了!鄭媽媽蹭地躥上去抱住鄭熙年的脖子親了一口,「年年新年好,我愛你!」

「我也愛你。」

鄭允浩和金在中同樣被鄭媽媽偷襲成功,「希望我的帥兒子心想事成!我們在中開心幸福!」

「謝謝阿姨,阿姨會越來越漂亮!」

金在中大方地回抱住鄭媽媽,見鄭允浩在一邊沒動,知道這孩子是不好意思了,偷偷踹了他一腳。鄭允浩這才彆彆扭扭地湊過來,抱住了眉開眼笑的鄭媽媽,「媽,謝謝您。」

 

鄭爸鄭媽煮餃子去了,鄭允浩拉上金在中的手,「我們去放煙花吧~」

高富帥家的煙花威武粗壯地散發著土豪的氣息,鄭允浩點燃以後為了安全起見,拉著金在中呼哧呼哧跑了好遠。

漫天煙花雨從空中灑落下來,美得有些不真實。金在中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那邊也很熱鬧,歡聲笑語在狹小的手機中顯得擁擠。

「大頭新年快樂!」

「花花回來媽媽補償你壓歲錢哦~」

「哥,這邊可暖和啦,以後我們一起來啊!」

雖然知道金在中很懂事不會在意的,但是金家三口對於將金在中一人拋下還是充滿了歉意。金在中笑著大聲回應,「爸爸媽媽俊秀新年好!我愛你們!我不孤單,我現在很幸福!」

放下了電話,金在中握住鄭允浩的手,「允浩,謝謝你陪我一起過年,謝謝你讓我看到這麼美的煙花,謝謝你讓我認識了你這麼可愛的家人,我很喜歡你們。」

鄭允浩凝視金在中的眼睛,笑了,「我們也很喜歡你。這個是新年禮物。」說著俯下身,在金在中的額頭輕輕烙下一吻。

群星璀璨,煙花漫天,不及你點點笑顏。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