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納桑~~~~中秋節快樂!!!!(一手烤香腸、一手key字的祝福。。。)

=========================================

<21>

有天一直在公寓裡等著,甚至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睡覺,就是希望在中回來之後看到他的悔意能夠原諒他做過的事,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受在中所托幫他帶走行李的沈熙妍。

他終於知道,在中說的都是心裡話,這段時間怕是真的不想見到他。

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想著各式各樣的見面去接近他。

他知道在中在鄭家要做的工作,所以每天趕在昌珉放學之前到幼稚園門口等著,但最終還是沒有勇氣上前。

在中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他知道只要他前進幾步出現在那個人的視線範圍之內,那個笑容就會驟然消失,所以思量再三最終還是決定遠遠地看著就好。

至少,在中說過不恨他,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鄭氏和朴家的生意仍然維持著,所以他和允浩避免不了每隔幾天都會需要見一次面。或許是為了防止氣氛尷尬,允浩特地將昌珉也帶來了。有天當然知道他的意圖,昌珉在的話,那些關於在中的難以啟齒的話他便無論如何不會提起,昌珉那孩子只不過是對他們兩人都有用的擋箭牌。

小孩子在一邊吃著東西,大人談論的話題他並不感興趣。

「關於新開發那塊地的建設方案,我的想法是將那裡建設成豪宅區,那裡靠近沿海,我想很多人都願意花高價買那邊的房子,再加上我們上次在城中心投資建的豪宅反映很好,不是有很多人說願意出高價買嗎?」

「我本來是想用那塊地建個運動場‥‥」

顯然,兩人意見難得出現了不一致。

那塊地是前段時間兩家公司一起出資競標拿下的一塊極富建設價值的地,加上兩人在這方面的看法向來都是一致的,只是沒想到這次竟然出現了分歧。

「長期發展來看,我覺得運動場會更有盈利價值。」

豪宅區他並不是沒想過,只是現在投資建設豪宅區的公司有很多,即使這塊地確實很符合那些有錢人的口味,可交通方面畢竟始終不太方便,只要稍加斟酌,很多人便會猶豫之後放棄原本的想法。

不知道冒出個什麼勁頭,就算已經被允浩說服,有天這次還是不想放棄自己的想法。

「室內運動場很多,不會有太多人喜歡專門駕車到海邊。」

「可是——」

「或者要找我父親商量一下?」

畢竟朴家的大事還是有天的父親在做主,搬出這個後台,對於向來尊敬朴董事長的允浩而言,也會無話可說。

「你幫忙安排一下時間吧。」

即使有天說出這樣的話,但為了那塊地的發展和兩家的商業前景,允浩還是打算和朴董事長談談。朴董事長經驗老到,關於他和有天提出的方案相比他也會選擇更合適的去投入建設,如果是他親自挑選的方案,他們兩人都會聽從並付之行動。

 

「好了,吃東西吧。」

再這麼談下去,允浩總感覺兩人會爭吵起來。

有天的缺點就是很情緒化,感情用事。在中那邊讓他吃了不少閉門羹,現在在中呆在鄭家,多多少少都會對他造成一些不爽快的情緒,這個時候談什麼都會影響原本的合作意圖。

「朴叔叔,這邊的烤魚卷很好吃的,我媽咪,老爸,還有在中都說好吃,你也嘗嘗看啊!」

從一開始就注意到兩個大人神色不太對勁的昌珉抓緊時間調解,用筷子夾起一塊烤魚卷放到有天的餐盤裡。

「昌珉最近還好吧?」

看到他,有天的心情不由得好了很多。

小孩子的天真無邪總是容易影響大人的情緒,昌珉的方法明顯奏效,有天拿起筷子吃了起來,臉色看起來也比剛才自然了不少。

「我好得不得了!現在每天都有爹地和在中陪著我,我都快幸福得飛到天上去了!「

只要一想起最近每天開心地和父親,在中一起生活著,他小小的心裡就被滿滿的幸福給裝滿。現在對他而言,不僅有媽媽,有爸爸,還多了一個小舅舅,還有他最喜歡的在中。至於在中也是他其中一個舅舅的事情,允浩始終沒告訴他。童言無忌,若是昌珉知道之後總在在中面前提起,或許又會讓那個人不開心。

聽著他發自內心的話,有天心裡實在不怎麼舒服。

在這個孩子眼裡,在中已經成了他們家的一份子。

這頓飯吃得很不愉快,雖然一開始就料到可能會有這個結果,但和有天分手的時候允浩還是覺得心裡有些難受。

在認識在中之前,他和有天雖算不少是多好的兄弟關係,卻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讓人心裡哽著塊石頭似的,吐不出咽不下。

從小就和有天一起長大,這次金在中的出現,是他第一次見到朴有天迫切想要得到一樣東西卻怎麼也束手無措的一次。他忍不住想起熙妍曾經說過的話,再看到有天這樣,看來他是真的對金在中動了心,而且還一發不可收拾。

而自己‥‥

他沒辦法理清他和在中現在究竟算是一種什麼關係。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麼那次的親吻又要怎麼解釋?那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吻,更重要的,主動的人竟然是他。

在中沒提起過,但心裡一定始終記掛著。

這件事一定要提早解決,否則拖下去一定會造成誤解。

他是這麼想的,可這麼長時間了卻始終沒有給出一個解釋,分明天天都可以見面可以找個時間去解決的是卻硬是拖到了現在,誰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麼。

哪怕心裡一直有種感覺,或者說是一種覺悟,但他也沒想過他會真的和在中發展成為他從沒想過的那種關係。戀人,愛人‥‥或是更加預料不到的關係。

可一旦發生了,就只是短短一瞬間的事情。

 

當他意識到這個人可能真的會在他眼前消失,那個整天微笑地看著他,很容易就臉紅,鼓足勇氣閉上眼向他索吻,被他親吻的時候全身激動地顫抖的人,真的可能從所能看見的世界裡永遠消失的時候,有些東西會在那突然的一瞬間全都明白過來。

然後再也放不開手。

 

在中接送昌珉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期間除了熙妍出現的時候有了一些變故之外,其餘的一直保持原狀。很長時間都沒出現過任何類似於綁架的人出現,或許他們都以為金在中是個厲害的角色,鄭允浩放心讓他一個人接送鄭昌珉,那麼他必定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看似危險的方法實際上卻幫了很大的忙。

允浩也一度以為,他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

可有一點卻是他沒料到的。

深夜回到家的時候才從管家口中得知在中和昌珉一直沒回來,他心裡就開始不安起來。在中不是這麼沒分寸的人,打了好幾次手機都是關機狀態,就連昌珉的萬能小電話也根本沒法接通。

能夠將昌珉的電話也搜走的人,一定不會簡單。

誰會想到一個小孩子身上有手機?

還是一個有追蹤器的手機‥‥

「先生,你看我們要不要報警?」

之前昌珉一直被管家保護得很好,誰也沒料到會在這個時候出這種事,使得允浩一時間也沒了主意。

不過‥‥

「在搞清楚是誰之前暫時不要報警。我想那些人過不了多久就會打電話過來,而且,有在中在昌珉身邊的話我放心很多,他會保護昌珉的。」

話雖這麼說,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拿不穩。

正在這時,允浩的手機響了起來。

陌生的號碼。

「我是鄭允浩。」

[喲‥‥總裁啊,好久不見了!]

「徐董事?」

他記得前不久他開除了一個私吞公款的董事,只是沒料到他竟然會有膽量做出這樣的事。只是如果這件事真的是徐董事所為,那恐怕就不是一般的綁架勒索了。

[總裁啊,小少爺現在可是在我手裡。]

「徐董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當初可是有著確鑿的證據才會將你逐出公司,證據都還在我手裡,你若是膽敢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知道後果。」

努力鎮定,不能讓對方聽出自己的緊張。

[我可是記得總裁的諄諄教誨,現在沒有一個公司肯雇用我,你別怪我,是你做得太絕,我既然敢走到這一步,也就不會在乎後果,我只不過是想要找個人陪葬而已。你這兒子生得俊俏,我看著喜歡,就讓他陪著我走黃泉路好了。]

「你‥‥」

管家在一旁聽著也擔心不已。

[等我好好玩幾天,順便給你聽聽你寶貝兒子的聲音,看看我對他多好,現在還是活蹦亂跳的,真是‥‥]

聽著對方的電話被遞給誰的聲音,允浩努力壓住心中的緊張,將手機拿開一段距離,長長地呼出一口氣之後又重新放回耳邊。

「說!」

被綁匪用力推了好幾下,昌珉還是咬著牙一聲不吭。

在中望著他,知道這孩子不想讓允浩擔心才會咬著牙不肯發出聲音。可眼看著那幾個綁匪要對孩子動手逼著他發出聲音,在中趕緊撲了過去。

「你們怎麼能對孩子動手?」

「你說不說!」

眼看著昌珉被用力推了好幾下還是不肯發出一點聲音,在中擔心地撲過去搶過電話,趁著他們還沒搶回去將電話放到耳邊。

「允浩哥,我是在中,你放心吧,昌珉好好的,我不會讓他——啊——」

「在中!」

一直沒肯發出聲音的孩子突然驚叫起來。

允浩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手在不停顫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在中發出的那聲慘叫,昌珉突然的疾呼,心猛地被揪緊。

眼看著在中被綁匪一腳踢中頭部倒在地上,昌珉驚嚇地瞪大雙眼,呆呆地接過綁匪遞到手裡的電話。

就算昌珉平常再怎麼聰明早熟,但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從沒見過血腥的場面,看到在中就這麼直直地倒在自己面前,已經被嚇得差點哭出來。生怕壞人再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他只能乖乖地接過電話。

「爹地,在中‥‥在中‥‥」

還沒來得及說完,電話便被徐董事給搶走。

「怎麼樣,鄭允浩,是你兒子沒錯吧?」

允浩捏緊了拳頭,雖說看不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可光從電話裡也聽得出他們對在中做了什麼,才會讓一向鎮定的昌珉也怕成那樣。

在中‥‥不會有事吧?

[怎麼了?放心吧,你兒子沒事,只是帶你兒子回家那小白臉兒不太好。不過我可不保證你兒子過了今天還會活蹦亂跳的,你最好給我想清楚!]

「你到底想怎麼樣?怎麼樣才肯放人?」

說到底,他恨的人應該是他鄭允浩才對。

[爽快!明天中午我會打電話給你,你按照我說的路線一個人來,我要是發現你報警或者有人跟著,我保證你那兒子再也跳不起來!]

徐董事說完便立刻掛了電話。

「先生,是不是‥‥」

管家在一邊詢問著。

「不要報警,我來解決。」

既然話已經說出來了,那看來應該是沒有別的選擇了。不論如何他都不能讓昌珉出事,也不能連累了在中。徐董事再怎麼厲害也是年老八十了,或許他想些辦法能夠反敗為勝。只是他不想找其他人幫忙,他冒不了這個險。

無論是昌珉還是在中,都不能出事。

 

 

 

 

<22>

「在中‥‥」

昌珉緊緊握著在中的手,乾淨的小臉已經被淚水弄得髒亂不堪。在中睡在地上,他便將那顆額頭沾滿鮮血的腦袋枕在自己大腿上,試圖讓在中感到舒服一點。

「別哭,我沒事。」

被綁匪踢了那一腳,在中的頭重重地撞在了幾個綁匪用來休息的木頭凳子上,雖然沒有致命的危險,卻也疼痛不已。可他還是儘量裝作沒什麼大不了,畢竟昌珉還是小孩子,遇到這種事一定會害怕。

他突然想起昏倒之前迷迷糊糊聽見的那些話,那綁匪的頭目似乎叫鄭允浩明天中午的時候過來。他昏睡了這麼久,透過倉庫頂層的天窗往外看去,應該已經距離中午不太遠了。昌珉在這些人手上,允浩一定會聽從綁匪的話來這裡救他。可倘若允浩真的聽話來了,那麼這群綁匪一定不會饒過他們,況且他和昌珉已經將所有綁匪的臉都看了個一清二楚。

通常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是不可能有活路的。

與其三個人出事,倒不如他拼了命讓昌珉逃出去,只要昌珉找得到允浩,那他擔心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否則就會真的如那些綁匪所想的,他們三個一個都活不了。

只是‥‥

綁匪一共三個人,如果硬碰硬根本不可能救得了昌珉,可他這顆腦袋也並不聰明,想不到什麼驚天動地的大計畫好辦法,但為了昌珉,不管是什麼辦法都得試一試,況且現在自己受了傷,那些人的戒備心應該會少了些。

「昌珉,扶我起來,躺著不舒服。」

昌珉聽話地將他從自己腿上扶起來,在中趁著這個機會將嘴湊到他耳邊。

「待會兒要是聽到我叫你跑你就趕緊跑,外面是公路,你就在公路邊上找個地方躲起來,我拖住他們,你想辦法聯繫你爸爸。」

說完,在中裝作沒事地靠在牆邊躺下,仔細觀察著哪三個綁匪的動作和神情。

昨天和鄭允浩通電話的那個人看起來是這三個綁匪中的頭目,年齡已經過了半百,倒是沒有多少擔心,只是另兩個人都是三十來歲的壯年。

「啊!」

在中驚呼一聲抱著頭倒在地上,昌珉嚇壞了,連忙彎下腰看他到底怎麼回事,卻看到在中朝自己使眼色,想起他剛才說的話,頓時明白了過來。

「你們過來看看啊,他怎麼了?一定是你們撞壞了他的腦袋!如果出了什麼事,我爸爸不會放過你們的!在中‥‥在中你怎麼了?」

「怎麼了?」

那幾個人似乎也很擔心。畢竟昨天看到他的傷口在頭部,若是真的有個什麼好歹他們誰都負不起這個責任。雖然話說得很滿,但那畢竟只是口頭上威脅鄭允浩的,他們真正想要對付的人是鄭允浩,這些人若是有個好歹,一方面他們便真的走上了絕路,另一方面也沒有了威脅鄭允浩的籌碼 。

除了鄭允浩,他們不想殺任何人。

畢竟又不是惡魔,只是被鄭允浩逼得走投無路了才會想要報復。大不了和鄭允浩來個同歸於盡,但在那之前這兩個人絕對不能出了差錯。

「徐董事,你看著要怎麼辦?」

在中臉上本來就沾滿了昨天受傷時候留下的血跡,加上失血引起臉色蒼白,所以他這樣裝作昏倒看起來也不可能露餡兒,那三個人果然相信了,紛紛圍了過來查看他的身體狀況,甚至將手指放到他人中處探探鼻息。

「還好,還有氣兒。」

三個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知道在中的計謀,雖然算不上十分聰明,卻也是個不錯的辦法,趁著這幾個人擔心著在中的時候,昌珉偷偷跑到一邊拿走了被他們放在桌上的自己的追蹤小手機,看到在中的眼色之後朝著門口跑了出去。

由於三個綁匪才剛出去買了午飯還沒來得及關門,昌珉輕輕拉開門便想要朝著屋外跑去。

“咯吱‥‥”

由於倉庫大門破舊不堪,門被拉開的時候連帶著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那小子!」

在中眼看不妙,伸手抱住其中一人的腿,那三個人這才意識到這是調虎離山之計,互相使眼色打算追出去。

「你們兩個去,我守著這小子。」

徐董事交代了聲,兩個健壯的男人趕緊衝了出去,臨走之前被在中抱住腿的男人狠狠地朝著在中胸口踢了一腳。

昌珉拼命地跑著,終於跑到了空無一物的公路上,這裡沒什麼車子路過,果真只能像在中說的那樣,找個地方藏身。還好他身子小還是個小孩子,在路邊找了個草叢便躲了進去。看到那兩個人追出來,蒙住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等著那兩個人走遠。

撥出允浩的電話,他知道父親一定能夠按照追蹤器的定位來找到他,唯一擔心的,就只有還在倉庫裡被關著的在中。

 

趁著徐董事沒注意,在中朝著倉庫裡面跑去。

雖說是廢棄的倉庫,裡面大大小小地卻堆滿了許多貨物,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在中躲在巨大貨箱中間不敢出來。就算聽著那人走來的聲音,他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昌珉跑掉了,這些人一定不會放過他,失去了威脅允浩的籌碼,那些人一定會將他殺人滅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中小心翼翼地在貨箱當中移動著腳步,生怕被那幾個人發現。聽到什麼地方有動靜,他便趕緊朝著相反的方向移動著。

被人猛地一拍肩膀,在中張大嘴就要驚叫出來,卻又突然被蒙住。回過頭之後頓時瞪大了雙眼,簡直難以置信。

「別出聲。」

允浩小聲說著將他扶穩,隨後帶著他朝自己剛才進來的方向走去。

「怎麼辦?」

在中突然將他拉住。

看向前方,允浩不由得皺了皺眉。

剛才他進來的那個地方已經被一個人給堵上,另一頭出去又是另外的人堵著,這樣看來他們根本沒辦法逃出去,被兩頭的人困在中央。

現在只能祈禱他們不要被對方所發現。可是這樣下去,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

「你幹嘛進來啊‥‥」

在中顫抖著聲音,心中充滿犯罪感。

既然允浩找到這裡,那麼也就是說昌珉已經安全了。既然這樣,幹什麼又跑回來,明知道這裡有危險,少一個人受難不是件好事嗎?

「別說話。」

在他耳邊呢喃著,允浩擦了擦額頭上沁出的汗珠順手將面前虛弱的人攬入懷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