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太敬業了我?!(煙)

出來玩還借了朋友家的電腦貼文!(口下留情啊~~~~那支玉米是我的!!!!!)

========================================

<23>

「我知道你在裡面,不用躲了,早點出來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點。」

徐董事朝著身旁的人點了點頭,那人從包裡掏出一把槍,朝著倉庫周圍的貨箱連開兩槍,槍擊聲回蕩在整個倉庫裡。

在中在允浩懷中一陣顫抖,隨後抬起頭來。

「別怕。」

知道他會有這樣的反應都是因為那陣槍聲作怪,那些人就是想要用槍聲引出他。儘管知道在中藏在這堆貨箱的縫隙當中,為了防範於未然,自然是希望他乖乖地出去。出不出去都是死路一條,往往這個時候很多人會為了活命而出去求饒。

但他鄭允浩絕不是這樣的人。

不到最後關頭,他絕不會認輸。況且他來之前已經囑咐好了一切,倘若他和在中能夠撐上一段時間,或許有辦法毫髮無傷地離開這裡。

「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將槍拿到自己手裡,徐董事一步一步朝著裡面走來。

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在中地緊緊抓著允浩的手臂。

其實允浩也擔心不已,他找到倉庫旁邊的一個側門進來,想著只要找到在中兩人便一起逃出去,外面也會有人接應他們。可現在這樣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出去得了,何況在中還受了傷,對他而言就更加有難度。

莫非他們倆真的會死在這個漆黑的倉庫裡?

不行,這樣的話他不僅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兒子,有一些事情也永遠都沒辦法弄清楚。想到這裡,他便堅定了一定要堅持到底的決心,抓著在中的肩膀想要讓他鎮定一些,沒料到他卻顫抖得更加厲害。

他應該真的害怕極了。

 

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保持鎮定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在中有這樣的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相比而言,他必須保持鎮定,否則兩人都亂了陣腳只會陷入敵人的陷阱。

「在中,你喜歡我是不是?」

幾乎不可聞的聲音,但他知道在中一定聽得見。

抬起頭來望著他,在中沒辦法想通這個關頭他為什麼還能如此鎮定地問出這句話。不是應該想著要怎麼逃脫才是嗎?雖然這麼想,但他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不知道兩人能否逃得出去,這種緊要關頭誰有心思撒謊。況且自己分明已經間接承認過一次了。還沒反應過來,驚訝得微張的嘴唇便被熟悉的感覺再次襲擊,在中自覺地閉上眼,心中有著不好的感覺。

允浩該不會是以為他們這次必死無疑了,所以在臨死之前決定了了他的一個心願吧?倘若連允浩也沒有把握,那他們一定是沒辦法逃出去了。

並沒有深入,允浩很快便放開了他。他知道這個關頭沒多少時間來做這樣的事情,可卻還是忍不住做了。有些東西能夠逐漸找到答案了,這個關頭明白過來,似乎誰也沒有辦法再去隱瞞和欺騙自己。

「如果這次我們都沒事,能夠平安逃出去,我可以試試看,和你換一個方式相處。」

剛開始還沒從那個淺吻中回過神來,聽到這段話在中猛地張大了嘴。

看著他的反應,允浩也不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怎麼還會有精力笑得出來。可最後還是沒忍住,笑著摸摸他漲得通紅的小臉,那張臉果真在他的觸摸下越來越燙得驚人。

「所以我們一定都要沒事,懂了嗎?」

趕緊點點頭,在中本能地沒有辦法拒絕,連一刻猶豫的時間也不想浪費。

可那腳步聲分明越來越近,在中卻沒有辦法不緊張。他恍惚間記起一件事,抬起頭來看了允浩一眼,隨後迅速又埋下了頭。

 

昌珉逃出去之後,那些人一定沒按照昨天的約定聯繫允浩,也不可能知道允浩已經到了這裡。那麼,他們一定只是以為自己躲在裡面,並不知道允浩為了救他也偷偷進來了。這麼說來,若是他‥‥若是他先被發現的話,那些人就不會想到這裡面還藏著一個人。

他很慶倖關鍵時候他的腦袋瓜還是挺管用的。

那些人只是想要殺他滅口,絲毫也沒發現允浩早就趁他們不注意闖了進來。他的想法一定可行,只是‥‥那樣的話他便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剛才聽到的槍聲不是假的,他腿腳再怎麼利索,也不可能跑得過子彈。

可是‥‥他怎麼也不希望連累了允浩。

他早就忘了這件事真正最無辜的受害者就是他自己。

沒有辦法保護好昌珉是他的錯,若是再連累了允浩,他就算到了黃泉路上也不可能原諒自己。允浩還有昌珉那個好兒子,還有自己的事業,他也不希望讓昌珉也承受一次失去父親的痛苦,所以似乎看來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腳步越來越近,朝他們走來的人雖然謹慎,但他知道這個時候沒有時間再多做考慮。

剛才允浩說的那番話,對於苦苦單戀了他一年多的自己來說也沒什麼缺憾了,這個時候做一回英雄,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似乎也是一件格外光榮的事。

至少‥‥允浩會因此一輩子記得他。

深吸了一口氣,在中掙脫允浩的束縛,猛地朝著那人靠近的方向跑去,故意弄出了一些聲響吸引他們的注意。

果然,很快‥‥

「他在那裡!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抓在手中的人突然跑掉,當允浩聽到外面的叫喊聲才意識到在中做了一件多蠢的事情,蠢到明知道出去是死路一條卻還是義無反顧的事情。

“嘭!”

一聲槍響震得整個倉庫有些不穩固地震動起來,允浩再也堅持不下去朝著在中剛才衝出去的方向跑了過去。

這一瞬間他只知道他絕對不允許在中出事,絕對不能出事!

 

在中倒在地上拼命保住自己的腳,允浩一眼便看出他的腿一定是被剛才那一槍給打中。腿受傷的話,沒有人幫忙不可能再跑得出去。

「鄭允浩!」

徐董事驚呼一聲,將原本指著在中的槍突然改變了方向。

在中回過頭去,才看到允浩從裡面跑了出來,此時正站在離三個綁匪不遠的地方。

「允浩哥‥‥」

他掙扎著想要起來,可腳上的傷卻讓他整條腿都使不上力,使勁動了動最終還是跌坐在地上。

「你好好呆在那裡別動!」

看他掙扎著起來的模樣,腳底下還有一攤血,想起他剛才不怕死地衝出來,就忍不住對著他吼了一聲。

在中張了張嘴卻反駁不了什麼。

“嘭!”

一聲巨響,倉庫大門被人撞開。

「不許動,把槍放下!」

允浩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進來之前吩咐管家,若是他半個小時都還沒能出去的話他就帶著員警衝進來。本來自己若是帶著在中逃脫了他便私下解決這件事不法律追究,只是沒料到最後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徐董事怎麼說也為鄭氏工作了大半輩子,允浩並不希望搞得他家破人亡。

 

「怎麼還坐在地上不起來?」

徐董事和另外兩個綁匪被員警帶走之後,允浩擦了擦汗朝著那個仍然坐在地上的人走去。

「我們沒事了?」

在中似乎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是,我們沒事了。」

如果不是他剛才冒冒失失闖了出來,等到員警趕來的話,他連腿上那槍傷也不會挨。

「可我起不來‥‥」

說真的,剛才一緊張並沒覺察到這槍傷原來這麼痛。現在放鬆了下來,才感覺到這鑽心的痛讓自己有些難以忍受。

看他蒼白的臉色,允浩蹲下身想要將他橫抱起來,可又怕碰到他的傷口。

「你傷在哪兒?」

頓了頓,在中低下頭指著下面。

「射到我腳板心裡去了。」

「‥‥‥」

嘆了口氣將他從地上抱起來,管家在前面幫他們打開車門,開著車子朝醫院駛去。

 

一路上在中都懊惱著沒說一句話。想起剛才傻乎乎地以為兩人一定死定了,所以做了臨死之前最後一個決定,就是一定要保證允浩平安無事,隨後便視死如歸地跑了出去,眼看著那把槍直直地指著自己,他因為害怕結果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那子彈不知怎麼的改變了方向就直接射進了他的腳底板正中間‥‥

還好允浩不知道,否則一定會被笑死。

哪知道允浩早就有計劃,他們躲在裡面按兵不動,再等一會兒就會有人衝進來救他們。

真是的‥‥

那種關頭允浩卻什麼也沒告訴他,莫不是他也被嚇傻了吧?

可是他們都活下來了‥‥

「如果這次我們都沒事,能夠平安逃出去,我可以試試看,和你換一個方式相處。」

他的意志清醒,怎麼也不會忘了允浩說的那句話。

「嘿嘿‥‥」

被醫生取出子彈的時候,他突然傻笑起來,醫生看了他一眼險些將刀子直接捅進他的腳心裡面。

 

一瘸一拐走出來,當他看到允浩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等著的時候,似乎都還不能相信,這起他到現在還仍然不清不楚的綁架案竟然就這麼解決了?

 

而且誰都沒事‥‥

「別笑了,看你拐杖怎麼用的?」

被他用怪異的眼神看了好幾分鐘,允浩終於忍受不住走上前去幫他將拐杖扶正,隨後走到另一邊扶著他朝醫院外走去。

 

坐在車裡,在中開著窗戶望著外面的夜色,突然覺得路燈五光十色的光芒刺得眼睛疼,滾燙的液體起到了很好的緩衝作業。

誰會知道,他金在中毅然決然決定捨棄性命抱著必死的決心保全鄭允浩的時候,聽到那聲槍響差點被嚇得尿褲子‥‥

 

 

 

 

<24>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沈家自然也是有所耳聞。允浩向來不會故意隱瞞一些事,所以當熙妍問起的時候他也就照實說了出來。當然,關於他和在中的那一部分還是隱晦地一句帶過。熙妍雖然擔心不已,不過既然所有人都是安全的,他也就放下了心。

在中的傷並不重,休息一個月也就不會有多大問題,只是走路方面造成了不便。

他仍然堅持著要接送昌珉上學,允浩拗不過,便吩咐管家每天開車送他們去,然後再將在中帶回來,等到下午再開車去接昌珉。

感覺得到允浩對他的變化,不過在中仍然心有芥蒂。

 

綁架的事情過去之後,允浩公司似乎很忙,幾乎每天都沒準時回家吃飯,更別說和他見面聊一聊上次說過的事。

允浩向來是個說話算話的人,即使上次只是在關鍵時刻說來緩解緊張的話,那也一定是算數的。可他金在中不是什麼厚臉皮的人,不可能直接走到他面前去問他上次說的話還算不算數。若是鄭允浩不記得了,那他豈不是丟臉到家了?

可如果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那他又不甘心。

畢竟是親耳聽到的話,他還因此差點丟了性命。

允浩該不會是想要反悔,所以才這麼三天兩頭不回家的吧?

想到這裡他不禁擔心起來。

若真的是這樣那可就比之前要尷尬得多了。畢竟抱也抱了,親也親了,甚至還做出了類似於承諾的東西,要一筆抹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事實證明他確實是想多了。

在他擔心得不可開交已經幾乎忍不住想要去允浩的房間裡問個清楚的那天卻意外接到了他的電話,說是晚上一起吃飯,而且還不帶著昌珉。放下電話之後他便隱約感覺到,晚上允浩一定會幫他確定這段時間以來他心裡的不安,那麼明顯,允浩又那麼聰明,一定早就發現他奇奇怪怪的舉動了。

由於在中腿腳不便,到了約定的時間還是陳管家開車送他去了允浩定下的餐廳。

到了餐廳之後,允浩便走了出來將在中扶進去。

可這個世界往往是無巧不成書。

在中和允浩才一剛進去,便看到了坐在窗戶邊的朴有天。

有天身邊還有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不用細看就知道他一定又和哪個女人糾纏在了一塊兒。

允浩倒是不以為意,打了個招呼便扶著在中朝裡面他特地定好的包間走去。在中望著有天,想要笑著打個招呼,最終還是沒能成功。

 

前幾天出的事有天也聽說了一點,可當他在得到消息之後趕去鄭家想要看看在中的傷勢如何的時候,卻在鄭家門口意外地看到了鄭允浩將他橫抱進車裡隨後跟著坐在了後座。

那是在在中受傷的三天之後,允浩聽從醫生的吩咐帶著他去醫院換藥複診。

看到那兩人靠在一塊兒進了包間,有天心裡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做錯了那麼一件事,現在陪在在中身邊的人應該還是他才對,在中也不可能遇到什麼綁架案,更不可能受傷。

推開身邊的女人,他現在需要好好平復一下心情。

 

「怎麼這麼多菜?還有其他人嗎?」

在中不解地望著滿桌的美味佳餚,如果真的只是他和允浩兩人吃的話豈不是太鋪張了?莫非真的不止他們兩人?

「沒有其他人。」

允浩笑了笑,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桌子的兩頭隔得很遠,如果說話太小聲或許對方都聽不見。在中有些不明白,明明是兩個人出來吃飯,幹什麼要用這麼長的一張桌子,還包下一整個包間。

允浩今天這麼浪費,他平常雖然不算節省卻也不會這麼鋪張,實在是奇怪。

「吃吧,我看你應該也餓了。」

才不餓‥‥

這樣讓他根本沒心思吃飯,整整一個下午都在想著今天晚上兩人出來單獨吃飯的事,想著允浩會說的那些話‥‥‥

這麼鋪張浪費,該不會是‥‥真的想要急著撇清兩人的關係?這頓飯該不會是什麼訣別的最後的晚餐吧?

想到這裡,他自然更加沒了胃口。

「上次在倉庫裡我跟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吧?」

「嗯‥‥」

僵硬地點點頭,隨後將頭埋得很低不敢抬起來看他,在中生怕他下一秒鐘就說出一句話讓他掉進地獄裡去。分明是他給了自己希望,要是這個時候說出什麼不承認的話那就真不是什麼好男人的作為了。

「我想我也不需要徵求誰的同意,上次說過的話,就從現在開始兌現吧。」

「啊?」

在中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傻愣愣地望著他。

「你該不是反悔了吧?」

允浩故意試探著。

「不是不是!」

將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在中的反應讓允浩再次笑出聲。

「好吧,那快吃飯。」

「哦。」

在中答應了一聲便開始吃了起來。緊張了老半天其實肚子早就餓了,只是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老去想著允浩的問題去了。現在鬆懈下來,摸摸肚子才發覺那個可憐的部位早已經癟進去了。

給他夾著菜,允浩一直笑著吃完這頓飯。

以前和熙妍在一起的時候都沒覺得,吃頓飯也是這麼開心的一件事。

在中和熙妍很不一樣,並不是單單只是說在性別方面。熙妍吃飯的時候不會發出一點聲音,儒雅大方,而在中喝湯卻能發出讓他驚訝的聲音,從不知道,喝湯也能喝得跟吹喇叭似的。可他並沒有覺得討厭,相反還幫他多盛了一碗。

 

吃完晚餐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說實話,允浩還是第一次見到在中胃口這麼好的樣子。

從包間裡出來,兩人怎麼都沒料到,有天一直都沒有離開。所以當他們說笑著從包間裡出來的時候,看到那個仍然坐在窗邊而剛才那個女人已經不在明顯是在等著他們兩個人有天的時候,同時止住了笑容。

其實最為詫異的人是有天。

他怎麼也想不到鄭允浩和金在中的關係會有這麼大的進展,現在這樣的氣氛分明就是兩人約會出來吃晚餐的情景,甚至連昌珉都沒帶上‥‥他原本以為鄭允浩永遠也不可能對金在中有其他看法,哪知道現在看來卻不是那麼回事。

這樣的事情他竟然也會估計錯誤。

是他太不小心了,還是鄭允浩變了?

 

「我去叫服務員打包一份烤魚卷帶回去給昌珉,你們先聊著。」

在中點點頭,讓允浩扶著他在有天對面的位置坐下。

既然現在和允浩在一起,那他也就不再擔心有天的事情。反正都是遲早要面對的事,有天和英生的關係,和沈家的關係,他不可能對這個人一直避而不見。現在有了允浩的那句話,雖說並沒有明確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算是一個很好的開端,這個時候他自然是心情舒暢,有天的事也已經決定不再計較。

「有天哥。」

「你的傷還好吧?」

頓了頓,有天抬頭望著他。

「嗯,沒什麼大不了的,醫生也說了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在中,你‥‥你和允浩‥‥」

不知道該怎麼問起這件事,有天想從他口中得到證實,證實他的想法是荒謬的。鄭允浩只是請他吃飯感謝他救了昌珉這件事,和他想的那些沒有任何聯繫。

「好了,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們就先回去了,這東西冷了就不好吃了。」

允浩突然提著打包好的烤魚卷從裡面出來,走到桌邊將在中扶起來。

並不想和有天過多的糾纏,尤其是看到有天望向在中那種複雜的眼神,他就不想讓在中再呆在他面前多一秒種。總覺得不放心,他見過有天的佔有欲和勝負欲。雖然和他相比起來還是他略勝一籌,不過在在中的這件事上,他卻沒了十足的把握。

雖然到現在都還不太清楚他自己對在中倒地抱著怎麼樣的心態,可他知道他不排斥這段感情,尤其是在經歷了綁架這件事情之後,那個不顧一切衝出去的在中更是讓他心中有了從未有過的決心。

有決心‥‥去好好愛一個男人,一個愛他愛到可以為他死的男人。

到了這個地步,誰還會在乎性別?

 

看著那兩人相互攙扶著走出去,有天知道在中再去了鄭允浩身邊的這次,決不可能再說什麼待不下去了想要離開的話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