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明天要上班就無力‥‥ ="=

 

<25>

其實有了允浩說的那些話之後在中並沒有覺得自己的生活因此產生了多大的變化。允浩仍然每天忙碌地工作著,他也依然坐著陳管家開的車負責接送昌珉,有的時候閒來無事也會幫忙料理家務,和管家保姆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

大家似乎都將他當成了這個家的主人,可實際上他和允浩並沒有什麼進展。

著急的人並不只他一個。

「在中。」

「嗯?」

小傢伙從坐上車開始便一直盯著他看,看得在中都有些不好意思。

又不是沒見過,要看的話也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何況昌珉此時的眼神讓他不寒而慄,總覺得那裡面有什麼陰謀似的。可昌珉明明只是個五歲的小孩兒‥‥

當然他相對於同齡的孩子來說的確是早熟了一些。

「我們去爹地的公司看看吧,我好久都沒去了!而且在中也需要和爹地聯絡聯絡感情是不是?反正我也不想要這麼早回家,陳爺爺,好不好嘛?」

這小鬼頭一旦開始撒起嬌來,便沒人能抵擋得住。

陳管家想想也覺得無妨,便點點頭將車子改變了方向。

在中這還是第一次來允浩的公司。雖然以前就聽說過這個地方,也私下偷偷來過很多次,但都沒有這樣正式地走進去過,只是裝作路過在門口看了看。

這裡就是允浩畢業之後一直工作著的地方,他呆在這裡的時間比呆在家裡的時間還要長得多。在中一直很好奇這裡面是個什麼樣子,進去之後便知道果真是允浩工作的地方,就連公司內部的裝潢都是像家裡一樣的清新和諧。

一路上都時不時的有人朝他們打招呼。看來,陳管家和昌珉都是這裡的常客,幾乎每個員工都能準確無誤地認出他們並鞠躬問好。

鄭允浩的職員也和他一樣,恭敬有禮貌。

 

朝著寫著”總裁辦公室”的那個房間走去,在中心裡始終感覺有些壓抑。

他和鄭允浩的區別實在太大,不僅是生活上,現在來到了他的公司便更有這種感覺。

允浩是個事業有成的人,除了愛情上因為和沈熙妍不太完美的婚姻給他帶來了一絲瑕疵之外,其餘真的完全無可挑剔。哪像他,連一個霜淇淋店的打工仔都做不好,更別提什麼正經八百的工作了。

這樣大的差別,也難怪允浩和他一直沒多大進展。

或許兩個不同生活層次的人本身就沒什麼共同點也沒什麼共同話題,相處起來自然也就十分困難。倘若這樣下去,哪怕允浩真的有這個意思也會不了了之。

 

「先生。」

在中回過神來的時候,辦公室門已經被陳管家推開。

「進來。」

允浩沒有抬頭,聽到是陳管家的聲音也就安心繼續做自己手中的事情。

這段時間的工作實在太多,搞得他根本沒什麼時間吃飯睡覺。通常每一年到了這個時候都會特別繁忙,公司裡的職員也都需要加班很長時間。作為老闆的他,自然是不可能比其他的職員鬆懈,必須做出好的表率,也要讓他們覺得自己盡忠職守,才會安心地將自己做事,一起努力將公司發展得更好。

「爹地!」

昌珉直接朝他跑了過去,允浩抬起頭來摘掉眼睛順手抱起他坐在自己大腿上。

「你們怎麼來了?」

看到在中,他神色明顯緩和了一下,隨後又皺了皺眉。

「昌珉說想你了,所以叫陳管家送我們過來看看。」

在中見陳管家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只好幫忙回答了這個意思。他沒看出允浩提問的時候目光正對著他,陳管家自然會以為那是允浩在問他,不會搶過問題主動回答。

「爹地我去看看叔叔阿姨們!」

「我帶他去吧。」

允浩點點頭,看著陳管家將昌珉帶出辦公室,隱約覺察到了那小傢伙是想要留下空間來讓他和在中說說話,於是也稱了他的心意,讓陳管家帶著昌珉出去和職員們問候去了,留下腿腳不便的在中在辦公室裡。

「坐下吧,你的傷還沒好。」

指了指旁邊的沙發,允浩關切地望著他。

如果不是真的太忙,他或許會好好照顧著這個為了自己和昌珉而受傷的人。畢竟之前他確實也承諾過一些東西,也是真心想要和這個人嘗試著相處看看。在中是個單純的人,如果他不主動做出一些回應只怕這個腦袋簡單的傢伙會想到其他地方去。

「要喝點東西嗎?」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來了之後才知道允浩真的這麼忙,原先還總是有著其他的一些想法,甚至懷疑了允浩說要和他試試看的誠意,現在想想看倒是他無理取鬧了,允浩的確是沒時間。看到桌上放著的那盒冷掉的速食,便知道他連吃飯的時間也挪不出來。

「你沒吃飯嗎?」

允浩怔了怔,看了一眼桌邊冷掉的速食。

「工作太忙了也就沒顧得上吃,等到忙得差不多的時候也早就冷掉了。反正時間這麼緊,等忙完之後回家再吃點東西也是一樣。」

「這樣都不會有胃病嗎?」

在中不禁有些擔心。

英生就是因為高三那一年學習太忙經常沒顧得上吃飯所以得了胃病,像允浩這樣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人也同樣讓人操心。

「嗯,胃病還挺嚴重。以前有熙妍照顧著倒沒覺得有什麼,不過現在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胃部總是不適,痛起來吃不下飯也是常常不吃東西的原因。胃病沒辦法根除,據說只能靠養。以前熙妍還在的時候,會親自下廚來好好供養著他這個高貴的胃,而現在熙妍離開了,他多數時間都是在外面吃飯。

「我‥‥反正我也沒什麼事,不如我給你做飯送來吧?」

在中小心地徵求他的意見,緊咬著嘴唇。

「你?」

點了點頭,在中將頭低下。

其實他的廚藝並不太好,和英生住在一起的時候英生也說過他的菜只是勉強湊合。可如果努力用心做的話,做出來的東西總會比速食要好得多吧。

「好。」

沒料到允浩會答應,在中喜出望外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可一個沒站穩又跌坐了回去。

看到他的反應允浩輕輕笑了幾聲,隨後又低下頭繼續做著手頭的工作。

其實他也不太清楚同性戀人之間應該做些什麼才對,也不知道與在中相處和之前與熙妍相處之間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他自己也還在探索過程當中,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卻又擔心在中胡思亂想受到冷落,所以當他提出給自己送飯的時候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每天抽出一個小時和他見面一起吃飯,應該不會有多大困難。

 

只是他沒料到在中會這麼在意這項送飯的工作,從第一天開始便是他認真烹調的食物,擺得整整齊齊讓允浩食欲倍增。

接下來的幾天,在中每天換著花樣給他弄吃的,他的胃口也逐漸變得大了起來。

於是每天等著那個可愛的人一瘸一拐地提著一個保溫桶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便成了他一天中最期待的事情,枯燥乏味的辦公室工作也變得有趣了許多。

 

 

 

 

<26>

在中最近發現了一件傷腦筋的事。

昌珉那孩子正處在生長期,長起個頭來也是急速。可正因為如此,他也忍不住擔心起來。

相比起同齡人而言,昌珉本身就顯得瘦弱。或許也是營養沒跟上的緣故,所以即使到了長身體的年紀,他的個頭不斷增高著,但那體重卻沒見增長,現在更是瘦得皮包骨頭似的,抱在懷裡磕得胳膊疼。

允浩每天忙裡忙外,剛好公司又是正忙的時候,照顧昌珉的任務自然就到了在中頭上。他不僅每天親自去市場買菜,甚至和市場上的大嬸們研究著小孩子長身體應該吃的東西,應該補充的營養,然後回到家按照別人教的方法一一做著試驗。

昌珉仍然沒見長胖,倒是允浩胖了好幾斤。

分明是沒日沒夜地工作,允浩也不禁納悶兒自己怎麼會反而胖了?

週末的時候有些內疚擔心地將昌珉交給熙妍帶去沈家玩幾天,在中總害怕熙妍責怪他沒照顧好昌珉的身體,沒料到熙妍卻是一個勁兒地誇獎昌珉長了不少個頭。

帶孩子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週末,允浩忙完公司的工作準時回家吃飯,卻看到在中趴在飯桌上睡著了的情景。

在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一點鐘左右,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被子也蓋得好好的,他就知道一定是錯過了很難得的和允浩一起吃晚餐的機會。

「醒了?」

下了樓,他才發覺允浩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

看來他公司裡的事情真的都處理好了,否則他這樣的工作狂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悠閒地坐在沙發看電視?

「不好意思。」

在中撓撓頭坐到他身邊。

「沒關係,你最近照顧昌珉也忙壞了。肚子餓不餓?」

摸摸已經癟進去的肚子,他誠實地點點頭。

「走吧,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允浩說著站起身來,伸手去拿放在不遠處的外套。

「現在?這麼晚?」

雖然不解,但在中還是把握住難得的機會跟在他身後出門了。

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晚出門吃東西,更別說是跟著允浩出門吃東西了。如果不是每天準時去公司送飯給他,他一定早就忘了他和允浩之間的約定,他們正在交往的這麼一檔子事兒。

其實允浩也是因為公司太忙所以忽略了他良久,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早就想著等到這段時間忙完之後好好補償他一下,所以今天準時回家吃完飯,也打算吃完飯之後帶他出去逛逛街,或者看場電影。

他不知道在中是否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可他以前和熙妍做的也就是這些,當時覺得感覺還不壞。

 

在繁鬧的夜市吃了點有名的小吃,在中滿足地拍拍肚子朝著允浩樂呵呵地笑。允浩也被他逗樂了,付錢之後開車帶著他去了江邊。

夜裡的江邊溫度很低,允浩便沒允許他下車,兩人坐在車裡吹著暖氣。

記得上次也是這樣,那天他們三人去了遊樂場之後,在餐廳裡遇到了沈家人和英生在一塊兒吃飯,當時在中跑了出來,他追了出來,隨後兩人也是這樣坐在車裡一直到深夜。

只是那時和現在已經完全不同,當時即使吹著暖氣也看得出在中渾身發抖的模樣,可現在他心裡卻是暖洋洋的。這些溫暖,都是這個他原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和他有任何交集的人帶給他的。

允浩在他心裡一直是個高高在上的人,以前只能遠遠地望著他,像現在這樣平等地坐著根本不可能,然後到了如今這些都成為了現實。

「這段日子辛苦你了,每天都要給我送飯。」

搖了搖頭,在中一直笑得很開心。

如果那次綁架是他的噩夢,那麼現在他也會慶倖他有過這樣一個噩夢。因為緊接著那個噩夢而來的是他這輩子想都沒敢想過的幸福,對著他笑,溫柔地對他說話,吃飯的時候夾菜給他,有的時候會伸手攬著他肩膀的這個鄭允浩,都是他過於奢望的夢想。

然後他卻夢想成真了。

「在中,我很抱歉,我知道這段時間我做得不夠好。其實‥‥我真的也不太清楚兩人相處需要做些什麼,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直覺在做,如果沒顧慮到你的感受,你覺得委屈之類的,都可以直接告訴我,我想我會改正。」

「不用‥‥這樣已經很好了。」

他哪能要求得太多?

伸出手揉揉他低下去的腦袋,隨後看到他抬起頭滿臉通紅地沖著自己微微一笑,允浩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以前和熙妍在一起的時候,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莫非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為了看到這個人這樣的一個微笑,就足夠了嗎?

有些事情他始終不明白,例如感情這回事。以前他總認為他和熙妍在一起,他將他所認為的最好的都給熙妍,熙妍也將最好的都給了他,那樣兩人便是很相愛的表現了。可現在他卻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是像這樣,只是看到對方的微笑,就會覺得渾身都滿足的感覺嗎?

「在中,我真的想好好努力。」

他由衷地說著。

他不太懂得甜言蜜語,可偏偏這種略顯笨拙卻代表著一片赤誠的話卻是在中最愛聽的。

「我知道,我感覺得到。」

在中微笑地回應著,臉上的紅色很濃了。

 

似乎周圍的一切都是催情劑,似乎一切就應該是這麼理所當然,允浩根本什麼也來不及想,便服從了心靈和身體的雙重直覺靠近了他,隨後忘情地同他親吻著。

在中笨拙地配合著,腦袋微微一偏給了允浩更加深入的姿勢,車內溫情的音樂在此時也絲毫不會顯得突兀。

一切都自然得不能再自然。

 

===================================

甜死了~甜死了~甜死了~~~~

 

===================================

 

似乎是和允浩相處得過於順利,在中幾乎忘了上次從餐廳跑掉之後便再沒有和英生聯繫過。直到熙妍將英生帶到鄭家來,他才知道這件事已經被他擱置了很久。

他從不在乎他對沈家的人來說是個外人,可若是連英生都將他當作是局外人,他便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弟弟了。

熙妍其實並不太願意趟這趟渾水,上次和在中聊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對待沈家的意思,一時半會兒也不可能接受沈家,所以能夠接受她沈熙妍這個姐姐已經是極限了。只是英生偏偏又是他最在乎的弟弟,瞞著他和沈家有來往本身就是對他的一種傷害,況且在中還不知道英生已經和母親和好如初並且一直住在沈家。

「熙妍姐,隨便坐。」

他剛和允浩出去吃過晚飯不久,心情自然是好得很,只是當他對著熙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是覺得很彆扭。

這個地方曾經是沈熙妍的家,是他和鄭允浩鄭昌珉的家,現在卻搞得他金在中似乎成了這個家的主人,這樣的話語若是換成其他人或許還真會聽成是一種挑釁。熙妍瞭解在中沒什麼心機,也就點了點頭帶著英生坐下。

允浩到廚房去吩咐管家保姆做一些茶點,也正好避開了他們兄弟兄妹之間的牽扯。

畢竟有些事情他是外人,始終不好插手。

 

「哥,你最近過得還好吧?」

英生也常常會想,倘若在中能夠接受母親的存在,好好地和他們一起生活,現在過得富足安定,他這個做弟弟的也就心滿意足了,總好過他總是在外面辛苦奔波卻換不來多少血汗錢。

點了點頭,在中端起茶几上的水杯沒說話。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並不是真的因為和允浩相處得好才會忘記英生的這檔子事,但相比他去找弟弟問個明白,倒是英生自己來找他說明白要更好一些。

本身就應該是他給出一個解釋的,不是嗎?

「在中,你就聽英生好好說說,再怎麼你們也是相依為命那麼多年的兄弟,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應該破壞了原來的關係是不是?」

熙妍想著辦法讓這兩兄弟和解,不過說實在的,她知道在這一方面她的話起不了什麼作用,關鍵還是要他們兩個解開心結才行。以及那個在中一直閉口不談的問題‥‥

母親當年到底做了什麼,才會使得在中如此憎恨她甚至這麼多年了仍然不打算原諒。

她嘗試著問過母親,可母親卻選擇避而不談。可從母親閃爍的言辭中,她聽得出這件事多多少少和英生有關,可既然英生現在和母親和好如初了,為何在中還要糾纏著過去的事情不放?她倒是有些難以理解了。

如果是為了英生,那麼看到他現在開開心心地和母親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哥,我好不容易又見到了媽媽,我不想再失去她,可我更不想失去你,難道就沒有兩全的辦法嗎?你為什麼不肯原諒媽媽?」

媽媽‥‥‥

是啊,綜合種種跡象來看,他金在中才是多餘的一個人,人家沈家的事情根本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他為何要被牽扯進來?

可有些事情,他已經打算一輩子瞞著英生,便會一輩子都瞞著他。就算哪天這件事瞞不住了,他也會矢口否認裝做什麼也不知情。

「你有你的選擇,我也有我的選擇。我想要自己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沒有母親的生活我很習慣也很喜歡,倘若你喜歡和你的媽媽生活在一起的話,那你儘管去就是了,沒有必要再來知會我一聲。」

「哥‥‥」

果真一提到這個話題,在中的語氣就會不由得變得很衝。

「我不會和沈家牽扯上什麼關係的,既然你已經選擇好了,那我也只能和你斷絕關係。」

「哥!」

英生怎麼也沒料到是這樣的結果,他本來真的是想要好好跟在中說說打算兩人言歸於好,畢竟以前再怎麼嚴重的事也能解決,就像父親去世那麼大的事,在中不是最後總也原諒他了嗎?可這次他怎麼也想不到在中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熙妍姐,你帶他回去吧,幫我好好照顧他。如果他在沈家表現不好,你儘管打他罵他都行,不用客氣。」

因為他和我不一樣‥‥

後半句在中忍著沒說。

「在中啊‥‥」

「走吧,如果有機會,我會跟你解釋。」

看得出他另有打算,熙妍也沒多說,拉著英生離開了。

 

英生走的時候仍然倔強地回頭望著在中,希望這個哥哥能夠回心轉意,畢竟他並不是真的只想要母親而寧願失去哥哥。只是在中的態度他怎麼也沒辦法明白,難道血緣都沒辦法勝過一切的過錯嗎?

從裡屋走出來,允浩嘆息著將在中拉到沙發上坐下。

「你也認為我很無理取鬧嗎?」

人家都已經一讓再讓了,他卻還堅持著不肯低頭。

允浩沒說話,只是拉過他的手放在自手心裡摩挲著。

「我只是沒有辦法原諒,我沒辦法原諒這樣的事。其實我根本就是個局外人,沈家的事情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英生本來就應該去沈家的,到頭來我才是被拋下的那個人,我才是真正孤苦無依的那個。」

「你的意思是‥‥」

允浩隱約聽明白了些,但又不太確信。

「英生是沈家的孩子,只有我真正是金家的孩子。很好笑是不是?」

在中任性地將嘴角彎到最高,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反倒是眼睛疼得難受。

允浩頓時明白了過來。

 

小的時候在中並不懂得什麼叫外遇,什麼叫出軌。可當他長大之後明白過來,便再也沒辦法原諒母親當年的所作所為。

即使年齡很小,那時候的記憶力也是朦朦朧朧,他也仍然記得那個總是買糖給他吃的沈叔叔,記得媽媽總是帶著他去看沈叔叔,後來便有了英生。那個時候他不懂,還以為沈叔叔是真的對他和媽媽好,可長大之後想起來,那時候從言語中分明就能聽得出,英生是那個男人的兒子。

這麼多年之後,母親當年扔下他們父子三人改嫁的那個男人,竟然也姓沈。

這世上哪會有這麼巧合的事?

他不希望英生知道,他寧願英生一輩子都以為他是金家的孩子。

「別想了,好好休息一下,事情總能解決的,是不是?」

點了點頭,在中順從地將頭放在允浩肩上,隨後安心地閉上眼小憩。

 

陳管家端著宵夜從廚房出來便看到了這一幕景象,雖然有些許震驚,可他還是忍著沒發出聲音。悄悄將東西放到邊上,隨後趕緊回了自己的房間,還時不時地回頭看幾眼。

其實他早發現先生和金在中之間有些不對勁,畢竟他也在鄭家做了好幾年,允浩的臉色他還是懂得不少。在中到了鄭家之後,允浩原本沉默的性格明顯要開朗了許多,回家的次數也比往常多了好幾倍。

剛開始的時候他一度以為允浩會想著辦法刁難這個人,畢竟從一開始他將在中找來照看昌珉的意圖就是那樣的吧?想要讓他知難而退。

現在發展到這個地步,好像都是順其自然,並沒有真的因為什麼特殊的事情。在中也是個單純的孩子,不會懂得用一些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真正開始有了突破的變化應該就是綁架的那次,那天之後便能明顯看得出允浩變得很不一樣了。

或許這樣的變化沒什麼不好,畢竟他能看得出在中是真心對待允浩,這年頭誰還會在意別人的眼光,若是真的打算在一起了,他這個管家便只有祝福了。

想起那個時候,或許連他這個管家都不會有那麼大的勇氣為了保全昌珉讓自己身陷陷阱,這個看起來瘦弱的人卻有著讓人佩服的膽識。

換作是他,在那種情況下怕是根本什麼辦法也想不出來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