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精...嚇了!!!今天痞客邦抽風了哦??來人數怎麼可能這麼少?而且前一個小時和後一個小時的人數還遞減??!!! = =+

【第二十一回  趕不走的小強(上)】

 

金在中的生日之後沒過一個月就是戴琳娜的生日。關係公開之後,全家人一起給母親慶生這種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終於實現了。金老闆喜上眉梢,花重金把以前買下後一直沒用上的別墅重新裝修了一番,趁著這個日子就請了人把戴琳娜一直放在酒店裡的行李都打包搬了過去,順道慶祝喬遷新居之喜。

金老闆的家人在他年輕時一直反對他和戴琳娜有所來往,兩人有個兒子的事情他也一直瞞著家裡。自從金在中的身世公開以後,家裡不像以前那樣反對了,也贊成他和戴琳娜去領結婚證,說是這麼多年都沒能攔住,如今兒子都這麼大了,索性就不管了。當然,也管不了。

 

搬家的事情還是驚動了記者,畢竟戴琳娜回國後的新聞不斷,一直有人在酒店潛伏著等待拍到最新進展。

戴琳娜本想讓鄭允浩也一起過來,一看別墅周圍有記者,只好作罷。

「還想在生日的時候吃吃允浩做的菜,看樣子今天只能訂餐送來了。」

金在中不屑地哼唧了一聲,被戴琳娜扔過來的禮物盒子砸個正著。

「你哼什麼哼!」

「我高興!他平常工作那麼累,哪能還專門過來伺候你?」

戴琳娜還想再酸回去,結果手頭拿著一直在拆的禮盒拆開了,裡面躺著她前陣子剛在雜誌上看到的限量水晶吊墜。看雜誌的時候兒子正在旁邊坐著,她隨口說了句「這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才上市」,沒想到兒子聽進去了。不是他代言的牌子,卻能在正式上市前拿到,肯定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暫且就容忍他在自己面前護著他那只姓鄭的忠犬好了。

 

金老闆白天得到臨市談一筆生意,得晚上才回來,於是中午的時候母子倆就簡單訂了幾個菜讓飯店送來,吃完飯之後坐在一樓客廳裡用金老闆專門定做的超大螢幕高清電視看最近正在迴圈重播的金在中主演的連續劇。

金在中對自己的臉出現在螢幕上並不感興趣,戴琳娜倒是看得十分帶勁,他只好陪著坐在一邊,翻看隨著行李一起搬過來的戴琳娜年輕時候的照片。

也難怪她那會兒是大眾情人,幾乎每個男人都將她視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他這個做兒子的也不得不承認,母親如果過早地嫁給父親在家過著相夫教子的生活的話,的確是太可惜了點兒。

當然,他這個如今還活躍在螢幕上的母親本人也不會甘願當個家庭主婦。

戴琳娜趁著廣告的間隙和他一起翻看照片,想起年輕時候的事兒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老爸的公司那時候還沒現在這麼有名,我肚子裡懷了你的時候他也遇到了一次不小的財務危機。知道的人都說我跟著這麼個人以後肯定不會過得太舒坦,勸我打掉孩子專心發展自己的事業,可我只要一想到肚子裡的孩子是我跟他兩個人的結晶,哪裡捨得打掉?他為了有足夠的能力照顧我們,總是沒日沒夜的工作。」

的確,小時候聽到戴琳娜往國內打電話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爭吵。

他一度以為父母這麼吵下去遲早有一天會離婚,可這倆人吵來吵去都沒能吵散,母親也是個嘴硬心軟的人,哪怕父親真的遇到危機一蹶不振,也肯定會不離不棄地陪著。

他和鄭允浩也會吵架,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允浩先妥協,如果不是這樣,恐怕他們也不可能維持了兩年這樣的地下戀情。從小身邊就沒有父親陪著,戴琳娜的工作也忙,很少能陪他吃飯睡覺,更別提出去逛街或者帶他去遊樂場,所以他的性格很古怪。如果不能做到理解他包容他寵他,他根本就不願意耐著性子和誰談戀愛。

說起來,那時候若不是鄭允浩一直緊追不放,也就不可能有這兩年的相處相愛了。

 

看他在一旁笑得噁心,戴琳娜關了電視,轉頭望著他:「來,跟媽媽說說,你們怎麼認識的?他怎麼追的你?」

「我不想跟你說這個。」

被老媽惡不啦嘰眼神給刺激得渾身一抖,他趕緊往後退了一段距離。

「媽媽難得和你一起過個生日,你看媽媽這麼多年一直都覺得很對不起你,雖然剛開始知道你和一個男的在一起我也打了幾通電話對你發了脾氣,可最後還不是沒拗過你?我又不是那種棒打鴛鴦的媽媽,告訴我怎麼就不行了?」

金在中最怕的就是戴琳娜用這種撒嬌的語氣說話,為了避免繼續遭罪,只能一咬牙答應了。

 

其實他和鄭允浩之間的那些事情,連唯一一個可以說是一路看過來的旁觀者沈昌珉,也不見得就都清楚。

那時候他參加一個曾經有過合作的廠商開的party,因為那地方挺偏僻,也沒人知道他會以私人身份出席,連公司都不知道他當天要去那個地方。那會兒剛走紅不久,身邊總是有記者跟著,他心情難免焦躁,到了現場發現氣氛不錯也沒有什麼熟人,他和那幾個認識的朋友喝了幾杯之後就躲到角落裡自己抱著酒瓶子開喝了。沒有記者,他就卸下了防備,喝完之後才發現有點超出承受範圍,於是到洗手間去醒酒。

頭腦不太清醒,他進了洗手間的隔間之後竟然忘了鎖門。

在馬桶上坐了沒多久,想起應該通知沈昌珉一聲,於是打了個電話讓他這會兒開車過來接人,掛了電話就坐在馬桶上開始走神兒。

鄭允浩並沒有喝酒,進洗手間是來解決三急的。大家都忙著應酬,洗手間裡根本就沒什麼人,他想也沒想就走了兩步隨手拉開了一個隔間的門。

這就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真夠丟人的你!」

戴琳娜伸手揪了一把他的耳朵。

 

金在中當時喝多了酒,按照鄭允浩後來的形容是「坐在馬桶上仰起頭來像個熟透了的番茄」,他就這麼仰頭盯著鄭允浩,順著鄭允浩詫異的目光往下移,才發現自己還光著屁股和大腿,頓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要站起來穿褲子。

他對鄭允浩的第一印象並不好,因為他不僅不聞不問就很沒禮貌地直接拉開了隔間的門(按照他個人的說法是肯定會有醉漢忘記鎖門所以不管怎麼樣都該先確認裡面沒人才能拉開),還用直勾勾的眼神一直盯著他光溜溜的下半身看。在那之後他的酒立馬就醒了一大半,心裡祈禱最好再也不要見到這個人不然就丟臉丟到外太空去了。

 

偏偏天不遂人願。

整理好收拾好走到之前和沈昌珉約好的後門上了車,回到原來住的宿舍伸手掏鑰匙打算開門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丟了。

他有兩個習慣,一是時不時地自拍幾張發到公司的官網上,有不少粉絲給他起了個別名叫「賣萌小王子」。第二個習慣,他還愛偷拍一起工作的人的照片,尤其是出醜的,例如挖鼻孔摳腳趾或者剛從廁所出來整理褲子的樣子,和他一起合作過的演員幾乎都被他拍過。沈昌珉是最深受其害的,因為每次外出拍攝時都是他和金在中住在同一間房裡。

經常有人笑說「如果金在中的手機掉了那就是緊急事故了」,沒想到一向妥善保管的手機竟然真的一時大意給弄丟了。他用來存別人照片的相冊上了鎖,可他自己的和沈昌珉的卻沒有設密碼。

「被你給害死了!你趕緊想想到底是掉在哪兒了?」

如果被有心之人撿了去,那事情就大條了。

「你急什麼呀!你不就是被我拍了睡覺的露點的?我自個兒還給自個兒拍了不少‥‥」

沈昌珉氣得恨不得直接朝他那張帥臉上揮幾拳過去。

努力回想了一下,他最後一次用手機是給沈昌珉打電話讓他來接人,那就是在廁所裡。之後他就沒去過什麼地方了,不可能忘在哪裡,除非‥‥他急著穿褲子的時候,他的手機那會兒似乎是放在‥‥大腿上!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掉在之前上廁所的那個隔間裡。

沈昌珉立即折返回去,跟他一起進到隔間,卻沒能在那個隔間裡找到任何東西。肯定是被之後進來的人給拿走了,那事情就複雜了。金在中能夠記起來的那後來進來的人剛好有一個,就是站在門口把他看個精光的混帳!

只是‥‥他找遍整個場子,都沒有看到那個人,肯定已經離開了。

 

兩人沮喪地回到車內,正準備開車走,沈昌珉才想起應該打一通電話過去看看是否有人接聽,如果那人願意還,哪怕開口要點錢也是行得通的。

結果還真的接通了。

沈昌珉掛了電話後告訴他撿到手機的是在他之後進那個隔間的人,和他打過照面。金在中立馬就知道肯定是那個人,又不好意思把碰面的詳細過程告訴沈昌珉,只好怏怏地開口問那人願意還嗎?

「嗯,他說明天送到公司來,到時候我去幫你拿,你就不用出面了。」

「不行!我也要去!」

「你還嫌惹的麻煩不夠?」

「我想‥‥對他表示一下感謝嘛‥‥」

要是那人敢對沈昌珉說什麼,他立刻就衝上去掐斷他的喉嚨!

 

「要是在古代啊,小女孩兒被人看了胳膊都得以身相許讓人負責,你這關鍵部位都被人給看光了,看樣子還真是上天註定啊!」

戴琳娜哭笑不得。

「我又不是女的,要是男的被人看了也得讓人家負責的話,那街上裸奔的男人多了去了,哪還有人敢多看一眼?」

金在中斜眼反駁。

 

 

 

 

【第二十二回   趕不走的小強(中)】

 

因為沈昌珉提前打過招呼,所以鄭允浩很順利地就進了金在中所屬的演藝經紀公司。金在中那會兒正忙著為演唱會彩排,聽到電話後也沒來得及擦汗換衣服就趕緊跟著往會客室走。沈昌珉說他太不講究,再怎麼說也是見外人,該梳洗一下再去。他不幹了,說又不是見粉絲只不過是見過的討厭鬼幹嘛要討他歡心?

「髒兮兮的也不嫌惡心。」

沈昌珉憎惡地理他一米遠。

 

沒過多久,金在中就後悔沒梳洗整理之後再去會客室了。被鄭允浩猛烈追求的時候他問過明明只見了兩次面怎麼就非他不可了,鄭允浩說哪怕只是看一眼也覺得心動。第一次紅著臉一臉委屈的模樣像個番茄,第二次頂著汗濕的頭髮樣子很性感。

「見鬼的性感!」

金在中氣得摔手機。

鄭允浩還告訴他,手機裡的那些圖片他都轉存進自己的手機和電腦了,氣得他連掐死自己的勇氣都差點兒有了。當然,還是差點兒‥‥那時候他覺得因為這麼一個人的逼迫就自我了斷的話太對不起自己了。

當然也有趣事。

 

沈昌珉一直嘲諷他說換了手機號碼不久沒事兒了?可他總覺得如果換了手機號那就是自己認輸了妥協了,連這麼一個小角色都鬥不過。沈昌珉又說他這分明就是覺得單調的明星生活太無聊想給自己找點兒樂子,這次他就沒否定了,笑著說玩玩兒又怎麼了?

「小心把自個兒給玩兒進去!你也不看看,他現在的陣仗不就是在卯足了勁兒追你嗎?」

「那又怎麼了?追我的又不是只有他這一個‥‥」

「你是同性戀嗎?你應付得來嗎?」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

沈昌珉懶得再反駁他。

後來金在中被鄭允浩弄得哭哭啼啼的時候他就忍不住幸災樂禍了一番。看吧!早叫你別去招惹了你還偏不信以為自己能駕馭得了!結果呢?結果呢?

 

鄭允浩沒有其他的方法找到他,只靠每天的短信騷擾,卻從沒打過電話給他,每次發的第一條短信都是【你忙嗎】、【現在有空嗎】之類的話,等自己忍不住回了條【死同性戀】、【臭不要臉】之類的過去之後,才會開始真正的短信轟炸。

 

要說鄭允浩追他的法子和其他人還真不一樣,別人總是甜言蜜語說個沒完,他卻總是提天氣好適合曬太陽或天氣不好多穿點衣服之類的話,庸俗又不浪漫。可那些甜言蜜語偏偏勾不起他的興致,他從不去理會,反倒是這些話,剛開始覺得無聊又麻煩,後來卻漸漸覺得有些異樣的感覺了。尤其是當他在被短信提醒會下雨降溫讓沈昌珉多帶了衣服和雨具又被沈昌珉稱讚有眼見和預言天氣的能力時,他心裡某個角落逐漸動搖了。

「這麼久都沒見你罵他,難不成——」

「閉上你的烏鴉嘴!」

沈昌珉悻悻地笑。

 

除了短信,鄭允浩還能用到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拎著個保溫桶站在他公司門口,像其他的粉絲帶來親手做的禮物想送給偶像一樣,就那麼靜靜地等著。一下班就過來,等到深夜才回去。可能礙于自己是個男人,不好意思和那些小女孩兒站在一起,所以他總是在對面的樹下找個位置,就一直待在那裡好幾個小時。

就這樣整整三個多月,金在中從沒吃過他保溫桶裡裝的東西。

金在中也是後來才知道,他在那之前只會蕃茄炒蛋或者蛋炒飯之類簡單的東西,那陣子連上班午休的時間都在研究菜譜,那三個多月的心血卻都只是白費了。

 

金在中第一次吃到他做的東西,是沈昌珉拎進來的。

他不知道鄭允浩對沈昌珉說了些什麼讓他答應幫這個忙,他一看到那個綠色的保溫桶就開口說「你怎麼把他做的東西拿進來了」。

沈昌珉笑著打開保溫桶,香氣立刻彌漫了整個休息室。

「你從來沒吃過,竟然會記得這保溫桶的樣子啊‥‥」

金在中被他噎了個正著,不再說話,卻沒有拒絕沈昌珉遞來的雞湯,他安慰自己說是因為排練太累又餓又渴不想虧待自己也不想糟蹋食物,倒是忘了分明已經糟蹋了三個多月了。

 

在那之後,只要他人在公司,沈昌珉便會做個好人把那個綠色的保溫桶拎進來。

大概又過了三個月,鄭允浩終於鼓起勇氣打了第一通電話,因為這通電話來得突然,金在中居然沒有拒聽的念頭,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當然,他對這個人還是沒什麼好話可說,諷刺挖苦了一番就直接掛斷了。

 

後來,只要沈昌珉把保溫桶拎進來,不久之後他就會接到那個人的電話,似乎是估算好了他的休息時間才打來的。雖然每次都是說些不好聽的話,那人卻絲毫沒有灰心。後來他才知道,鄭允浩之所以沒放棄,是因為在他吃了他做的飯菜,接了他的電話之後,他就知道自己對他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反感了。

 

「分明就是已經喜歡上了。」

戴琳娜隨手拿了個蘋果,一邊吃一邊繼續聽故事。

金在中忍不住嘆了口氣。

是啊,可不就是喜歡上了嗎?但自己那會兒又哪裡會這麼輕易就明白?

 

鄭允浩的追求可以說是十分有耐性地層層遞進,在通了一段時間並不愉快的電話之後,他會在金在中離開公司以後坐著計程車一直跟到宿舍外。那時候他還沒買車,演藝經紀公司離公司藝人宿舍的距離挺遠,每次坐計程車都得花費一百以上,以他的收入來說,絕對算是奢侈消費了。

宿舍的管理很嚴格,外人要進入根本不可能,儘管如此,他仍然還是堅持跟著。

有這麼多閒工夫都不知道去多掙點錢,金在中心裡嘀咕著,又忍不住總往後看。

沈昌珉把車停好看他下車之後就又掉頭離開了,他站在門口沒進去,轉頭一看,果然看到鄭允浩正站在離他十米遠的地方。

藝人住的地方隨時都會有粉絲和記者在周圍,鄭允浩似乎很顧及這些,一直沒有靠近他。

金在中吸了很大一股氣在鼻腔裡,隨後用力地「哼」了一聲,轉身進了宿舍樓。

 

那天淩晨,他迷迷糊糊聽到手機響起,還以為是明天有臨時活動,接通了之後才聽出電話那頭的並不是沈昌珉,拿起來一看,竟然是“討厭鬼”

鄭允浩雖然喜歡發很多短信給他,也會在休息時間電話騷擾,可從不會打擾他工作,晚上十點之後也不會再發短信過來。這一次,似乎很奇怪。

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抽咽了一聲,聽筒裡就只有“嘟嘟嘟”的聲音了。

他因為這一通電話一整晚都沒睡好,第二天到公司錄製新單曲也不在狀態。本來還想讓沈昌珉在拿保溫桶的時候順便問一下昨晚的電話是怎麼回事,結果他竟然沒有過來,沈昌珉上樓的時候提的是印著對面餐廳標誌的塑膠袋和餐盒。

 

錄了一整天總算是把單曲錄好了,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時他還在想,這個鄭允浩,是不是真的要放棄了?堅持了快一年的時間,終於堅持不下去了?也對,能夠有這樣的耐性已經很不錯了,還沒人能被他這麼冷言冷語相對還一直默默為他做事情還毫無怨言的,又不是聖人。昨天在宿舍門口朝他冷哼一聲,恐怕是真的讓他涼了心傷了心吧?淩晨的那一通電話,該不會是想打來告別的?

 

接連好幾天都沒再見過他,也沒收到他的短信接到他的電話,金在中總忍不住把手機拿出來看是否有未讀短信和未接電話。可鄭允浩就像突然人間蒸發掉了一樣‥‥

某天半夜,他悄悄打了個電話過去,想著一旦接通了就掛斷,結果根本沒給他掛斷的機會,「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第二天白天他大著膽子又打了一個,仍舊是關機。

「如果他真放棄了,沒準兒你就丟了真命天子了。」

沈昌珉打趣道。

「他要是今天能提著保溫桶過來,那我就考慮看看要不要和他交往。」

「你可真夠欠扁‥‥」

沈昌珉翻了個白眼往窗邊走去,腳步驀地停住了。他伸手掐了自己一把,又揉了揉眼睛,突然驚叫了一聲。

金在中捂住耳朵:「你發羊癲瘋啊!」

沈昌珉突然大笑起來。

金在中不想理他,轉身就要進錄音間。

等他錄好一段再出來,沈昌珉正翹著腿坐在椅子上啃雞爪喝排骨湯,旁邊放著的是那個許久沒見的綠色保溫桶。

金在中走到窗邊往下一看。

鄭允浩果然站在街對面。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