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文呢~~老實說一直是我的口袋名單之一,但因為一直不斷的發現其它的新文,導致這篇文就一直被壓著。最近看中意的新文還沒有完結,再加上我最近一直在看各式各樣的電影,就是突然對電影很有興趣了,再然後又迷上了看韓劇,以前一些同事一直叫我看的韓劇我那時都沒心情看,直到最近才開始又對韓劇熱衷了,所以這文今天才得以重見天日啊。。。

欸~扯遠了,今天開始要PO的文是《地攤貨》,作者"YJFSP",之前有放過他的另一篇文《MD!便宜你了》,所以對於作者就不再介紹了,今天在校文時突然覺得...這種文的風格和我現在喜歡的風格其實有很大的差異,就是單純了些~可能文看多了,口味就愈來愈重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菸),不過劇情還是很有看點的。

金在中是一個從小就只有媽媽陪在市集裡摸滾帶爬長大的孩子,雖然有個爸爸,但不知道為什麼爸爸一年只能見上一次面,一次因為母親重病住院,而開啟他人生的另一個轉折點,而開啓這個轉折點的人就是鄭允浩,因為金在中就是鄭允浩找了很久的人,而要允浩找人的人就是在中的生父的弟弟,因在中父親身份特殊仇家很多,不得以只能將在中母子隱藏在人群之中,不忍看著哥哥過世後母子兩人流落在外,所以要允浩找到他們,但在中天生的傲骨讓兩人的溝通相處上常常是火藥味十足,不久~允浩即發現其實在中的伯父根本是不安好心,允浩開始計劃如何助在中平安渡過難關....

 

=================================

 

 

第一章

 

「我擦!城管來了!」

隨著這一生高亢嘹亮的叫喊,本是喧鬧的小街道更是喧鬧。

金在中蹲在牆角,趁著收拾醬料的大叔轉移方向,溜手撚兒了一個臭豆腐。

「臭小子,真當我這豆腐不要錢,還笑!你等著,別讓我抓到你!」

金在中對著豆腐大叔拍拍屁股,順著城管的方向吹了一聲口哨,然後溜人。

「臭小子!臭小子!!你等著的!」

伴著豆腐大叔扔過來的爛菜葉子,金在中樂呵呵的撒丫子跑到橋邊上,出溜一下躲到橋洞下。

這裡是防空洞,所有地攤主的防空洞。

頭上轟隆轟隆的警車聲,大家卻一副和剛才千差萬別的悠閒的樣子。該抽菸的抽菸,該算錢的算錢。

金在中撓撓頭,小身子板兒跐溜一下子鑽了橋洞深處。

 

「回來了,小兔崽子」女人一身粗布,頭髮也是油了好幾天的樣子。粗手粗腳,完全可以和男人媲美的壯士。

「嗯,媽」

女人叫金顏美,可惜了這個名字,女人長得其實挺抱歉的。不過男人緣兒倒是很好,總是有攤主過來搭訕,不湊巧的是女人有一個調皮的兒子,每次這些來搭訕的大叔都被整的再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調戲。

金顏美摸摸兒子的頭髮,毛躁的很,一點也沒有十二歲小孩兒的水靈樣子。「今兒又搶你李大叔的臭豆腐了吧」

金在中抿嘴眼睛骨碌骨碌的轉。

「臭崽子!」

「媽,今天的貨好賣嗎?」

「小小年紀問這個幹嗎?趕緊讀書去,等那些條子撤了,媽還得趕著回去呢,知道不?」

金在中小眉毛一皺,好不容易圓實的眼睛有癟了回去。

「醜死了,趕緊睜開眼睛!」

「我不喜歡寫字。」

本來撅著屁股整理大褲衩子的女人,突然站起身子背對著在中「你說什麼?」

女人的聲音很適中,但是在中知道她生氣了,每次說不要寫字的時候她總是生氣。

那時候的金在中還不知道,上學在那個時候對於好多人都是一個夢,尤其是她的媽媽。

早早就嫁了人,因為是女人連上學的機會都沒有。從小到大就是一句敷衍,女孩子不用識字。

女人甩掉手裡的褲衩子,轉過身看著兒子「再也不要說這句話,知道嗎?媽要你好好的,要你識字要你有出息」

「媽...」

「趕緊寫字去吧!」

「嗯。」

 

男孩子一個人跑回了家,沿路上還看到了狼狽的豆腐大叔。

滿臉的鬍子,拿著一隻鞋準備要砸自己。

給了豆腐大叔一個鬼臉,金在中拉拉書包,小腿兒趕緊往馬路上跑。

那時候的金在中腦子裡只有讓媽過上好日子,自己再也不用寫字,還有就是希望可以吃上肉。

小小的個頭兒,總是衣衫不整,頭髮也亂糟糟的。金在中從來也沒有在意過,不過他知道有的大人管這個叫做地攤貨,就是邋遢的沒有人管的野孩子。

可他不是野孩子,他有媽,也有家。

小腿緊倒著,一路上跑過了繁華的街道,再穿過一個垃圾小道兒,就是他們的家。

一對簡易房弄起來的城市裡的貧民窟。

金在中進了門,脫下書包扔到一邊,掏出兜裡面的漫畫書,開心的看了起來。

看完了漫畫書,從書包裡拿出今天撿的紙,開始瞎畫起來。

圓的化成橢圓,方塊沒有棱角。

可是小小的金在中卻感覺到了最大的幸福。

耳朵豎起來一聽,果然是媽的腳步聲。趕緊收拾好小板凳上的紙張,掏出破破爛爛的書本假裝照著寫了起來。

這是金在中的秘密,在12歲時候的秘密。

 

 

 

晚上躺在硬床板上,金在中看著一直彎腰的女人「媽,今天賺了多少錢?」

「小兔崽子不是和你說了嘛?!你只要——」

「會寫字就行」

「你倒是知道的嘛。」

金在中把頭縮到被窩兒裡,眼睛盯著都是木頭渣滓的板子「媽我長大一定讓你過好日子。」

女人坐到床邊,拍拍他的頭「媽也會近期讓你洗一個舒服的澡!」

金在中看著女人,臉上已經開始起了皺紋,嘴唇乾裂的像是幾天沒有喝水。「媽...」

「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女人說完這句話,重新蹲到地上整理那些褲衩子和襪子。

金在中吸吸鼻子,本來閃亮的眼鏡漸漸變的灰暗下來。「我不喜歡上學...」用蚊子般的聲音絮叨著,像是肯定女人聽不到一般。

可惜,女人彎著的腰,越來越彎。

 

 

 

 

轉眼6年過去,直到女人的頭上白頭髮明顯多於黑頭髮。

依舊是那條街道,依舊是繁忙的人群。

「哎,美女看看衣服,都是尾貨,廠家低價處理的」賣衣服的是一個個頭挺高的男孩兒,一頭金髮很是扎眼。嘴裡嚼著泡泡糖,用簡潔的語言描述就是,一看就是流氓。

「哎,美女,美女別走呀...身材這麼棒,這件衣服太適合你了,而且還便宜」

「放手!髒死了!」女的長的挺漂亮,胸也夠大屁股也夠翹,就是這嘴臭了點兒。

金在中把嘴裡的泡泡糖吐了出去,吸吸鼻子,吊兒郎當的走到女的面前「美女,說話積點兒德,知道不?」

「滾開!」

金在中雙手叉腰,眼睛四處一瞥,果然是吸引了眾多觀眾。「哎喲,既然來這裡買東西,那個字兒就少提知道不?」

「你這噁心巴拉的東西,敢這麼教訓本小姐!你死定了!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

這女的話一落口,旁邊的豆腐大叔趕緊拉住在中「小子,這是這裡的財閥金鐘山的小姐,聽說嬌氣的很,咱們別惹她」

金在中嘴角上揚,隨手就抄起掃把,對著那女的就是一甩「這有一拖屎,趕緊掃走,狗屎走運,人屎嘛..沒有興趣...」

四周瞬間爆笑起來,金在中舔舔嘴唇,混混樣子做足了氣勢。

那女的也終於忍耐不住臉面,跺腳指著在中「你給我記住了,我叫金美玉!」

「哎?霉魚?!!!小姐,你的名字莫名的性感呢」金在中楚楚可憐的拿著掃把看著女人。

「哼!」

四周的聲音越來越爆炸,那小姐終於受不了一甩胳膊撤了。

 

她前腳剛走,後腳豆腐大叔就湊到在中耳邊「小崽子惹禍了喲...」

金在中蹲在攤前,吐了一口唾沫「爺我不在乎,那種女人就該被教訓一下,讓她知道都是從娘胎裡出來,大家平等。」

「對,金老弟說的對」四周應和了起來,金在中也陪著大笑起來。

天知道,這樑子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架起來了。

 

 

 

 

晚上金在中買了肉和魚,高興的叼著棒棒糖回家,可是打開門的一瞬間——

「媽!!媽!!」

金顏美坐在床沿,手捂著嘴巴,指縫間卻溢出好多的血。

「媽,媽,你怎麼了?」

「沒事,沒事」似乎沒有意料到兒子的出現,女人還趕緊樂呵呵的說「沒事,兔崽子瞧你什麼模樣,媽咳咳...沒事」

「媽咱們去醫院!」金在中不等母親回應就背起她衝出了門口。

這是金在中第一次打車,遠遠沒有想像中的那種爽快的感覺,現在的腦子裡都是血,他媽手裡的血。

不是說只是感冒嗎?感冒怎麼會吐血??

「小崽子竟然打車,你知不知道咳咳...」

「媽閉嘴,咱們馬上就到了」

金顏美臉色蒼白的握住兒子的手「媽對不起你,因為沒有錢,讓你明明今年就可以考上大學了」

「我不愛上學,這你是知道的,所以別再說這些了。」

一路的顛簸終於到了終點,金在中扔給司機一堆一塊錢,就背著他媽衝進了醫院。

醫生說了一堆屁話,可是金在中滿腦子裡只有那點滴聲。

「你母親得了肺癌,怎麼這麼晚才來醫治?.....」

「你TMD說什麼?」金在中沖紅的眼睛抓著醫生的衣服就是嘶吼道「TMD再說一遍」

「放手!先生,你母親是肺癌,請放手別激動」

金在中張著嘴,眼睛也完全沒有了焦點。頹廢的跪在地上,喘著斷斷續續的氣。「你說什麼...什麼狗屁...明明是感冒....」

 

一邊不同於別人看熱鬧的休息椅處,一個短髮的西裝男人抖了抖報紙。

修長的雙腿,翹著優雅的姿勢。

 

 

 

 

 

 

 

第二章

 

「金先生請冷靜,雖然說是肺癌但是並不是晚期還是可以醫治的...金先生...請冷靜一下...」

金在中站起身,撣撣自己的褲子「可以醫治對吧?」明明前一秒還是冷靜的說,後一秒,那醫生的領子又被金在中給拽了起來「TMD可以治吧?」

醫生哆哆嗦嗦的說「對對對對對對....」

金在中吐了一口唾沫,撓撓頭「那麼多廢話,我就知道沒事,那女人這麼結實」

「那麼如果可以,請金先生準備一下手續好嗎?」

金在中瞪了那醫生一眼,轉身跟著護士向付款台走去。

途中路過休息室,金在中無意間撇到了一個看報紙的男人,也不是故意的,也不是這個時候還有心思亂看,只不過那個男人太顯眼了。

男人只是看著報紙,絲毫沒有理會在中的眼神。

 

「金先生,請填寫一下資料,我們給您辦理住院手續和繳費單」

「久等了金先生,一共是XXXX元,請——」護士小姐溫柔的遞給金在中單子

金在中拿到那東西,眼睛暫態冒了火星,要咬嘴唇,偷偷拍了拍自己的褲兜。「美女小姐,我錢沒有帶夠能不能....」

「對不起,這個我們是有規定的,一定要付款後才能進行治療安排,請——」

金在中攥緊拳頭,從兜裡掏出一打兒十塊「這裡是1456塊零7毛,你先收著剩下的我馬上拿過來」

火箭一樣衝出去的金在中,完全馬虎的把資料扔到了繳費檯子旁邊。

護士小姐為難的看著金在中跑出去的方向,收起了那些零碎的錢。「真是看不出來那個人只有18歲呢....」

 

另一邊,婦科裡面出來一個妖嬈的女人。

高跟鞋的聲音在大廳裡面回蕩的很響「允浩!」聲音很甜美,引來了很多人的矚目。

女人很自信挺胸抬頭,向休息椅上的男人走去「允浩~」又是一聲撒嬌,酥掉了路過的好幾個人。

「怎麼樣?」

「醫生說只是新陳代謝不好讓我好好調理一下就好。」女人很得體的坐在男人身邊,在外人看來簡直就是金童玉女,不是一般的般配。「對了,你幫我去拿藥吧,人家腿痛,剛才為了排隊站了很久」

男人寵溺的點了一下女人的鼻子「辛苦我們美玉了,你先去車子那邊等我」

「好~」女人拿著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小包包,笑著向外面走去。

 

男人走到付款處,排隊等待著。

高大的男人在一群普通身高的人面前很是顯眼,一會兒旁邊就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男人從頭到尾都沒有皺過眉頭,一直面帶微笑很是紳士。

惹得前面的護士小姐加快了工作的效率,就期待著能趕快輪到男人。

到男人的時候,護士小姐立刻殷勤的詢問起來。

一邊簡潔有禮的答覆著,一邊不經意見看到旁邊的幾張資料。

上面寫著金顏美..女....親屬...金在中...18歲.....

男人皺起眉頭,緊緊一秒鐘的疑惑,然後依舊紳士的對著護士小姐道「請問這個是...」

「哦,剛才有個人錢沒有帶夠所以....他把他家人的身份證壓到這裡了,自己回家——」

男人展開笑容,迷的那護士小姐瞬間失了神兒「先生....」

「能給我看看他的身份證,也許是我認識的人」

「當然可以」

男人接過那身份證,嘴角不明顯的上揚。從兜裡掏出卡對著花癡護士說「我來付。」

 

等在中趕回醫院的時候,已經快到了下班的點兒。

急急忙忙的跑到付款處,氣還大喘著「錢...錢..呼呼...給」

護士小姐一下子就認出了在中,畢竟他那頭金髮太顯眼了,「已經有人付過了,這個是那人留給你的東西,說是你的朋友。」

拿過護士小姐給的證件和那個名片,金在中咽了一口唾沫,他可不記得有個朋友叫做鄭允浩....還是什麼狗屁(一個英文公司名字)的董事?!!!!(文裡的括號不是我打的)

撓著頭,金在中收好了錢,向病房走去。

一路上都在糾結著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個人吃飽了撐的,還是錢太過憋的?幹嘛給自己交錢,無語了。「不會是精神病吧....不管了反正有地址,把錢還給他不就行了」想通了的金在中趕緊向病房跑去,手上拿著好多水果。

 

 

 

一輛跑車停到與其完全匹配的別墅門口。

「允浩,不上來坐坐嗎?媽媽很想你呢~」女人撒嬌的纏著男人的胳膊,一臉的可愛模樣。

「當然。」男人優雅一笑

女人沒想到男人竟然答應的這麼痛快,立刻笑開了花「太好了!」

男人依舊只是笑,很紳士化的溫柔笑容,可是卻把女人迷的七葷八素。「我也想伯父伯母了。」

「嗯。」女人笑著先下了車

而男人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領帶。

進了那如同宮殿一般的別墅,首先迎接的是一個個氣質女僕。

「鄭先生。」

「小姐。」

「歡迎回來。」

金美玉把衣服給了身邊的女僕,趕緊摻上男人的胳膊「去見媽媽吧。」

「美玉,我先去和伯父打招呼。」

「嗯..也好,我先去換衣服。」女人撒嬌的撅嘴看著男人,男人只是一笑在女人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討厭。」

女人的背影都可以看得出歡快,男人把衣服交給女僕,轉身向二樓走去。

 

咚咚咚——

「進來。」

「伯父。」

「允浩,快進來進來,好久不見。」金鐘山語氣也透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完全對的起他這四十幾年的閱歷。

「伯父,我這次來是為了上次您拜託我的事情。」

金鐘山本來樂呵呵的臉上一閃的沉重,但是依舊語氣和藹道「你找到他們了...」

男人點點頭「我想是的。」

金鐘山立刻露出了笑容,拍著允浩的肩膀「你果然是我的準女婿,做的好!這次的LINPO的CASE也麻煩你了。」

男人溫婉一笑,禮態怡然。「謝謝伯父。」

「如果真的是他們那鐘林哥也可以安息了。」

男人看著金鐘山帶著悲哀和惋惜的表情,也立刻安慰道「金先生知道有您這樣的弟弟,一定會安息的。」

金鐘山看著男人,嘴上的笑容意義不明。

 

 

 

 

醫院裡,女人握著兒子的手「兔崽子真是兔崽子,媽真的老了....」

「閉嘴,睡覺休息」金在中不敢多說話,害怕他媽聽出他擔心的語氣。他已經是男人了,是男人就要撐起整個家。

「還記得你爸爸嗎....」

「嗯,記得。那個鬍子男人....每年只有一次見面而已...我已經不把他當作這個家的一份子了。」

「胡說!咳咳咳咳。」

「媽!」金在中放下手裡的水果,趕緊給女人拍拍背「對不起。」

「兔崽子..我知道你怨恨,但是那是你爸,無論發生什麼他都是你爸」

「可是自從那次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那個混蛋男人....」金在中狠狠的插了一刀削好皮的蘋果「那個混蛋男人....金鐘林!」

女人靜靜的看著兒子的樣子,摸摸他的頭「你爸最愛的就是咱們倆,我真的希望在活著的時候可以再見到他...你口中的那個混蛋男人...」

「媽。」金在中看著越來越老去的媽媽,心裡說不出的滋味兒。

那個男人...他媽愛的男人,他的父親究竟TMD在哪裡?!!!他的女人病了,他兒子的媽病了,他究竟在哪裡?!!

 

 

 

 

 

 

第三章

 

「混蛋老男人!」金在中仰著頭,大字坐躺在公園的休息椅上。

「你TMD再不回來我咒你金蛋蛋變成毛雞蛋!」

嘴裡的泡泡糖嚼到沒有味道,掏掏兜兒,左兜兒一打錢,右兜兒除了剩下的7塊五毛錢,還有..一個紙片。

掏出來放到眼睛上,眯著看了起來「什麼狗屁公司..董事..鄭允浩....」一個鯉魚打挺坐直身子,把那紙片上的位址和聯繫方式撕下來,剩下的廢物利用把口香糖吐在上面,正好蓋住了那人的名字「名字什麼的就算了,知道地址就行」隨手把那紙團扔垃圾桶裡,金在中撣撣屁股向車站走去。

 

車上幾個人盯著金在中從他的金毛,到腳下的球鞋好好的議論了一番,結論就是小混混真討厭之類的,語氣還嗲來嗲去像是踩了雞脖子一樣。

金在中被擠在門口,眼皮癟了下來,生動的表演了什麼是不耐煩的死魚眼。

車門勉強打開,金在中沒有動而是悠閒的打了一個飽嗝,回頭衝著後面一群嘰嘰喳喳的女人伸出中指,然後才長腿一邁,下車。

陽光下,一頭金髮,耀眼的很。

金在中咧著嘴,像極了幾年前撚兒人家臭豆腐的兔崽子。

 

 

 

「啊...照妖鏡嗎?」在額頭上弄上人工太陽鏡,金在中眯著眼睛抬頭看去,一堆玻璃,晃人晃得難受。

在這中地方的人,估計都像是玻璃一樣渾身會發光吧。

雙手插兜,吸了一口氣,金在中向那旋轉門走去。

前臺的小姐很漂亮,整理了一下頭發笑著貼到檯子上「Hi,請問..呃...」一下子沒了底氣,因為自己華麗麗的把那個人的名字忘了「我要找你們董事。」拍拍小心臟,還好自己記得那個人是個董事。

小姐的唇妝畫的挺漂亮,但是眼神卻藏不住鄙視的目光。「您有預約嗎?」

金在中站直身子,咧嘴笑開。這個在電視劇裡面看過,這麼說的話應該就可以了,「沒有,但是我是你們董事的——」

「先生對不起,如果沒有預約您不能見董事長。」

「咳咳」金在中挑起眉毛,大大的喘了一口氣「我是來還錢的,雖然我忘了你們老大的名字,但是作為一個正直的好青年,我跋山涉水的趕到這裡....」

鄭允浩一下電梯就看到了沒有骨頭黏在前臺上的金在中,嘴角掩飾不住的上揚,甚至忘了身邊的美女。

「允浩~」女人搖搖允浩的胳膊,委屈的眼神配上水汪汪的眼睛,散發著男人抵抗不住的荷爾蒙。

允浩立刻換上紳士迷人笑容,牽起女人的纖纖玉手「陳小姐,晚上我去接你。」

「嗯」女人姓陳是市長的女兒,人長的漂亮,家教也好,要說缺點那就是帶了那麼一點小姐脾氣,不過在允浩面前就像一個小綿羊一樣柔軟的很。

金在中舔舔嘴唇,一抬頭看到前方那對糾纏的人「哎喲,那女的不錯,胸不錯。」

身邊的前臺小姐鄙視的看了一眼在中,但是轉頭和在中看同一方向時候卻瞬間換上了溫柔的笑容。

金在中看那變臉看的一愣一愣的,搖搖頭,轉過頭對著那對男女就是一陣響亮的口哨。

女人感覺到四周的眼神,臉上也爬上紅暈,對著允浩微微一笑「我等你喲~」

「當然。」允浩點頭,目送那高跟鞋離開這富麗堂皇的大廳。

 

金在中對著前臺小姐擺擺手「你長的不錯,就是在這裡待久了變味兒了。」留下這句話,金在中邁開長腿走了過去。

「Hi,先生,是你吧?」像是見到老朋友一樣,金在中的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

允浩微笑著對在中伸出手「金先生你好,我是──」

「我沒有興趣」掏出錢就勢放到他手上「這個是還給你的,好了,就這樣。」

短短五秒鐘,允浩的介紹甚至只做了一半,金在中就已經出了門。

一看就是不想和自己拉上關係,辦完事就撤的性格。

允浩伸出的手尷尬的在半空中,眼睛看著金在中離開的方向。

一旁的前臺小姐擔心的走到允浩身邊「董事長,您沒事吧,要不然我去叫保安。」

允浩笑著搖搖頭,溫柔對著前臺小姐說「隨便離開崗位是不好的,所以林小姐請——」

「是的!董事長」

女人纏著短裙,急忙跑回去的樣子甚是搞笑。

一直保持著紳士笑容,甚至是在無人的電梯上。手裡攥著那一打零碎的錢,鄭允浩嘴詭異的上揚。

 

出了大廈的金在中大大的吸了一口氧氣「呼——在那種地方待久了會得病的,還好我辦事果斷又有效率,完美的解決了。」轉頭滑稽對著那大廈呵呵一笑「永遠不要再見喲~」

 

 

 

一趟公車,下腳就是熱鬧的地毯街。

沿路的人看見金在中都熱情的打招呼,有的甚至偷襲捏一下屁股什麼的。

金在中笑的傻呵呵,果然這裡才是他的天下,他的世界。

沒有那些有的沒的,這裡的人,為了賺錢辛苦的喊嗓子,招呼客人。再簡單不過的生意形式,可是每天都很開心。那比什麼都強!

「在中,回來啦,你媽怎麼樣?」

豆腐大叔的攤子總是在在中的旁邊,喝了一大杯白開水,金在中滿足的說「那女人結實著呢,放心!」

「那就好,對了!這個給你。」

在中看著豆腐大叔粗糙的大手拿著一盒新做出來的臭豆腐「幹嘛?大灰狼給小紅帽拜年?」

「臭崽子!你昨天折騰了一天鐵定沒有吃東西,雖說這個不是啥營養食品,但是還是可以填飽肚子的。」

金在中舔舔槽牙,接過塑膠盒,別過頭「我可不說謝謝。」

「謝啥,趕緊吃去!」

蹲在自己的攤前,吃著熱乎乎的臭豆腐。金在中的心終於踏實下來,要說這個街到底哪裡好?看看這臭豆腐,世界第一棒!看看那些叫賣的小販們,世界第一熱情。外面的西裝帥哥和美女哪裡抵得上這裡半分,啐你奶奶的有錢人!

 

 

 

 

此時金鐘山放下手裡的檔,慈祥的拍拍身邊少年的肩膀「沈律師果然年輕有為,我真希望可以有這麼一個孩子,就像沈律師一樣。」

「金董事客氣了,作為您的律師這是我應該做的。金董事看的起我,才是我沈昌珉的榮幸。有事您隨時聯繫我,我隨叫隨到。因為下面還有案子,那麼我先告退了。」

「嗯,你忙吧。」

這個叫做沈昌珉的少年,長了一張明星臉,大眼睛,一笑起來像是小鹿一般可愛。

金鐘山笑著目送這個少年,直到書房的門被關才踱步到窗戶邊上「有野心的小豹子,聰明是聰明,可惜藏不住傲氣...不過的確是可造之材」

 

咚咚咚——

「進來」

「爸爸~」金美玉一身粉色公主裙,頭髮梳成馬尾「我....」

看著女兒猶猶豫豫的樣子,金鐘山趕緊上前安撫「怎麼了,我的小寶貝?」

「就是如果有人欺負我,您會幫我嗎?」

「當然!」金鐘山摸摸女兒的頭「你是我的寶貝,誰敢欺負你」

「就是爸爸上次讓我去看您新買的地皮....在那裡有好多噁心的地攤商販,我本來只是看看,卻沒想到遇到一個無賴....」

美玉長著一張楚楚可憐的臉,每次撒嬌或者委屈的時候都格外的讓人心疼。

金鐘山趕緊把寶貝女兒抱在懷裡「爸爸明天就陪你去,對了!也叫上允浩,我們一起幫你出氣好不好?」

美玉點點頭,擦掉眼角的眼淚「嗯,我其實也不是要他怎麼樣,就是....給我道歉就好,然後讓他知道做人要有禮貌...」

 

 

 

 

 

 

 

第四章

 

第二天,剛從醫院回來的在中,呆呆的站在街頭看著自己攤位那兒火爆的人群。

「怪事天天有,今年特別多。擺攤子的時候人那是少的可憐,不擺攤子的時候倒是財源滾滾進,就是不知道進的是誰家...」一邊絮叨一邊向那邊走,正在疑惑是不是哪個新人走錯了茅坑,扒開人群才知道原來是不懂市容的狗狗在這裡大便了一通。

「喲,這是什麼意思?」在中的金毛髭到人群中央,有個看熱鬧的人趕緊接嘴「就是這裡的攤主貌似惹了什麼人,被潑糞了呢..」那人話說了一半,一回頭看見在中一臉好奇的模樣嚇了一跳「喲~這不是金老弟嘛!」

在中了然似的點點頭「在下的確是金某。」

那人趕緊讓出一個位置,順帶著推推身邊的人轉移注意力。不到十秒這吵鬧的人群便有順序有組織的站好,一致看著在中的方向。

捋捋自己的金毛,放下手裡的水果袋子「怎麼大家今天不用開工就有錢賺?」

「哈哈,金老弟愛說笑。」

「對對愛說笑。」四周立刻應承了起來,尷尬的說著說著就散開了。

在中看了一眼著眼前的狗屎塗鴉「挺有藝術感的。」

 

「在中!」

「喲,豆腐大叔,抱歉啊,看來今天你不能在寶地開火了呢。」在中撓撓頭發,有些無奈。

豆腐大叔拉過在中小聲說「別往心裡去,大家沒有惡意就是這看熱鬧吧..人之常情。」

「我知道,我瞭解。我就是不明白我是招惹了那條瘋狗,到這裡來發病?」在中坐在沿路的檯子上,對著豆腐大叔的攤子「這味道,在夏天還真是濃啊....」

豆腐大叔樂呵呵的拍了一下在中的頭「小子你呀,忘了那個財閥的小姐了?」

「啊?我每天見那麼多美女,還要在瞬間決定推薦那件衣服,我怎麼知道誰是誰?」

「果然啊,沒心沒肺」

「活得自在。」掏出兩塊錢放到豆腐大叔的錢盒子裡「一盒打折的臭豆腐。」

大叔搖搖頭,開始上火炸豆腐。

 

金在中經過大叔這麼一提醒的確是隱約記得有這麼一個....霉女。貌似叫什麼霉魚...

翹著二郎腿坐在豆腐大叔攤子的對面「霉魚..還能拉的出這麼氣勢磅礴的便便,高呀~~」

「臭小子吃東西呢,知道不?」

金在中直腰敬禮「噎死!」

「好好吃,嘴邊,弄弄嘴邊。」

金在中那袖子一抹,眼睛轉了轉,一看就是走神了。

豆腐大叔擦擦手,走到在中身邊揉揉他的金毛「臭小子看來樹敵人了,以後怎麼辦?」

「一會兒找點兒空氣清新劑噴噴然後繼續擺攤子,實在不行就挪個地方。」用手擦擦嘴,在中樂的痞子氣。

「你也知道咱們這條街攤位雖說不是固定的,但是幹了十幾年都習慣了。」

「嗯,我知道」在中跳下攤子,站到豆腐大叔對面「所以我在等,等瘋狗再來找我。」

拍拍屁股,在中給了豆腐大叔一個燦爛的笑容「所以現在我需要的做的就是,重新開攤子!對了大叔,那錢我會儘快——」

「閉嘴!臭小子再說我用油鍋涮你」

「嘿嘿,不說,我做!」留下這麼一句,金在中樂呵呵的吹著口哨跑了,身後是豆腐大叔駡街般的聲音。「臭小子!!」

 

 

歸置好了攤位,也不知道蓋了多少土噴了多少空氣清新劑。

再用眼神無限告誡身邊的攤主不要做出奇怪的表情,說出奇怪的話後,終於推來了小車。

重振旗鼓,拿起一件吊帶「小姐先生,來看看這是今年的新款喲!尾貨大拍賣,勿錯良機哦!!!」

街道旁邊的樓後面,女人跺了一下名貴的高跟鞋「爸爸怎麼還不來!還有允浩呢?!!」

身後一個穿黑衣服的人趕緊上前低頭哈腰「小姐~董事長因為有會議突然...能不能改成明天?」

「哼!那允浩呢?」

「剛才我聯繫了鄭先生,說是馬上就趕到。」

女人聽到這話才露出了笑容外帶著些小甜蜜「我就知道,他愛我愛的要命。」

一旁的黑衣人被酸的一個哆嗦,趕緊賠笑。「對對,對對。」

女人抱著胳膊,鄙視的看著前面那個金髮的攤主「潑糞還治不了你,可別怪我來狠的。PIN,找幾個人!」

那黑衣人臉色有些猶豫「小姐,這...不好吧...董事最近為這地皮費了不少心思,我覺得....」

女人撇嘴,眼睛翻瞪著看了黑衣人一眼「你覺得爸爸會捨得我生氣嗎?」

「當然不會!我明白了!」

女人驕傲的笑容爬上嘴角,掛著明白包包的手也翹起了蘭花指「看我不整死你!」

 

 

 

剛來了幾個顧客,眼見著那錢就要送到自己手上了,卻冷不丁的出現了幾個一看就是COS黑幫的人。

一個個高大黝黑外加肌肉發達順便還帶著兵器。

「喲,幾位大哥....」在中這話剛出口,那邊一棍子就掄下來了。

瞬間那裝著衣服的小鐵車變得極度的扭曲,招牌也被震到地上,淒慘的蹦躂著。

「小子,給你一分鐘立刻離開這裡,消失!懂嗎?!!」其中一個黑衣人,拿著棍子指著在中的鼻子道。

在中舔舔槽牙,冷哼了一聲「在我消失之前可以說一句話嗎?」

「什麼?」

「跟你們主子說,我這裡無罩杯的內衣很多。」

「你!」

黑衣人抄起棍子就下掄,但是被在中輕易的躲開。「老兄知道我頭髮為什麼這麼...閃亮嗎?」

那人當然不會突然和在中聊起天來,一個棍子又劃下來,但是又被躲過。「為了,照亮你們的前程,阿門!」跳到街道延邊的檯子上,靈活的翻身躲過那一個個長棍的襲擊。

「條子來了!!!」不知是誰喊了一句,這四下立刻慌亂了起來,幾個大漢也被擠在人群中顯得格外落魄。

在中嘻嘻一笑,推著小車子就跑。

平時為了應付條子他可是千錘百煉,簡直就可以踏入江湖弄個什麼大俠名號了。

小破車雖然身受重傷,但是依舊瀟灑風流,被在中一提就越到檯子上,接著跨過一個垃圾桶,奔上了鄰近的樓道胡同裡。

這是逃脫條子的第一條通道,因為身手靈敏又加上反應快速,所以在中逃出來的時候身後沒有幾個人。

靈巧的穿越了錯綜複雜的小道,在橫過一個老年活動站「哈哈!!全勝!」對著前面擺出YES的手勢,在中滿意的點點頭。

 

 

所以當允浩那雙皮鞋落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情景,像是白癡一樣的表情和動作,外加一輛歪了吧唧的破車,還有幾個耷拉著的衣服。

「金..先生?」剛才看到一個影子突然從道路旁邊的居民樓裡飛出來,吃驚之餘竟然發現是他!

在中回過頭呆了兩秒,了然的噢了一聲「你好,拜拜。」抓著車就要撤退,但是這小東西剛才英勇非凡,此時候卻開始鬧脾氣了「寶貝,動呀!」

金在中撓撓頭,越著急那車就越老實。

允浩彎下腰,笑著說「要不要我幫——」

金在中嘆口氣,無奈的對著允浩的臉「拜託~打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你臉抽筋啊,裝笑也裝的像一點,這樣子好像便秘哦。」

沒想到在中會突然蹦出這麼一句,允浩的臉色有些僵硬。

在中叉腰,抖腳接著說「麻煩讓您的寶駒給我這個破驢讓個道路,我好躲避追殺或者狂熱的FANS之類的..麻煩..」扒拉著允浩的身子,在中試圖穿越過去。

誰知卻被對方反抓住,警惕的看著他的臉,在中冷笑了一聲「喲,難得見到高手。」

「金先生我們需要談談。」

在中死魚眼狀,又看了看那表面上輕鬆實際使勁兒的要死的抓著自己的手「你先把你這便秘表情弄回去,我考慮一下。」眼睛看見幾個黑衣人,在中皺起眉頭。

果然允浩收起的那溫柔的笑容,本來是很平常的表情卻在沒有那笑容後冷的要命,啊不!應該說是..霸氣十足!

金在中揚起嘴角,邋遢一笑「OK,反正我也想嘗嘗好車的滋味,咱們快上車吧!」甩開允浩的手,飛速的把小車放到汽車的後備箱,再飛速的坐到副駕駛上,隔著玻璃,金在中對著允浩齜牙一笑。

整個過程允浩都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只是看著,面無表情。不過眉頭上微微皺起的眉頭,倒是恰到好處的顯露了主人的心情。

很糟糕,特別糟糕。

 

 

========================================

 

93c3c6d  

我們的調皮搗蛋天不怕地不怕金毛18歲騷年--金在中!

 

看著這照片也不禁感嘆~~我們的在中哥也曾年輕過啊。。。

(在:泥去屎!!我現在還很年輕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地攤貨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