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趕不走的小強(下)】

 

即使不見的時候會忍不住想念,見面之後金在中仍然沒給鄭允浩什麼好臉色。只是也不太忍心再對他冷言相向,因為他的臉色看起來實在不怎麼好。不知道他這陣子突然消失是因為什麼,但問出口的話似乎不會得到太好的答案。

 

「從小就這麼彆扭,也不知道是遺傳誰。」

戴琳娜無奈地嘆氣,心疼地摸了摸兒子的腦袋。

「他二話不說就消失了,又突然出現,我當然會覺得他沒太把我當回事兒。」

「都追了你快一年了一點兒進展都沒有他還堅持不懈,你怎麼好意思說他沒太把你當回事兒!」

戴琳娜手上的力度增大,金在中吃痛地嗚咽一聲。

 

鄭允浩當然是又像以前那樣對他無微不至地給予關懷,為了多看他幾眼,一有機會就坐計程車跟到他宿舍樓下。他第一次感覺到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既然已經堅持了快一年,肯定是非常喜歡他了,就連那些口口聲聲說可以為他去死的粉絲都不會像他這樣風雨無阻。如果最終還是不能接受他,那他肯定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他突然開始於心不忍。

正在他想著要怎麼把話說開的時候,沈昌珉給他看了一篇帖子,是寫在官網留言簿上的。

 

我很喜歡一個人,但那個人和我一樣,是個男人。我從沒想過會愛上一個男人,我也想像其他男人一樣擁有一個完美的家庭,結婚生子。可是當我遇見他之後,除了他,其它的事情什麼都想不了做不了,只想多看看他,聽他多說幾句話,哪怕他罵我是“變態”。他比我優秀,追他的人數都數不過來,我偏偏是最渺小的一個。我想努力工作,有足夠的能力站在他面前,再請求他和我交往,可我只要一想到他就沒辦法專心工作。一想到他的冷酷無情,我渾身都難受,去借酒澆愁,結果睡過頭誤了大事,被老闆炒魷魚,差點就一蹶不振。本以為再奮鬥幾個月就可以升職當經理,現在卻又得從小職員重新做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平等地站在他面前,說出自己的心裡話。他太耀眼,耀眼到根本就不可能只屬於我一個人。現在我才開始懷疑,是不是有點太癡心妄想了?


如果這篇留言出現在一些論壇上,那倒是無可厚非,可出現在金在中官網的留言薄裡,很快就有不少粉絲咋呼開了。

【說的肯定是在在吧,真虐心啊‥‥】

【這種變態就該離在在遠一點,在在是我們的,不許染指!】

【好想哭啊‥‥好像在看小說T-T 】

【皮下是女的吧?一看就是YY的。】

‥‥‥‥

沈昌珉還在繼續把頁面往下拉,金在中突然伸手按住了他握著滑鼠的手。

「這個人‥‥是那個姓鄭的?」

沈昌珉攤手:「你要覺得是那就是,要覺得不是,那就不是。」

這句話聽起來是廢話,可金在中這次卻聽懂了。

他的意思是:如果你看了這留言之後覺得被他感動了,或者你心裡其實也開始放不下他,那不如就當成是他,放下身段接受;如果你仍然對他沒有感覺,不想再被他繼續糾纏,那就當作一個玩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繼續對他冷言冷語,或者直接罵走打走換了手機號甚至換宿舍也行。

 

當天晚上,鄭允浩第一次收到了金在中主動發來的短信:

【明晚十點,xx酒店xxxx號房,我在那兒等你。】

 

「看不出你小子這麼悶騷!就這麼把自己給打包送出去了!」

戴琳娜興奮地跺腳。

金在中沒好氣地白她一眼:「我是那種人嗎?」

在他看來,這種得來不易的機會,而且一看就是某種邀請的機會,只要是個男人都不會放過,尤其是像鄭允浩這種苦追他一年的男人,哪裡會禁得住誘惑。

 

果不其然,十點整,門鈴響了。

金在中早就洗完了澡穿著浴袍半敞著胸膛坐在床邊看電視,門鈴響了之後立刻走過去打開門,看到對方因為自己的穿著而倒吸一口涼氣的時候,知道計畫成功了。可當他真的把人拉到房裡自個兒貼上去主動吻他的時候,心裡卻突然覺得悲戚起來。他知道這一夜的事情發生之後意味著的是他會更換手機號碼搬宿舍甚至雇傭保鏢禁止這個人靠近他,這會兒給他點甜頭,當然也不至於真的就倒貼給他,哪怕是一晚上也不行。

沒想到鄭允浩卻突然把他推開了。

被他推開的那一瞬間,他突然鬆了一口氣,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如果你只是想‥‥那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又不是為了這個才一直追著你不放,你這樣是在看輕自己,也是看輕我。」

金在中頓了頓,笑:「你這是何必?送上門的都不要?不是已經有感覺了?」

鄭允浩微微伸手擋住襠部,搖了搖頭,苦澀地朝他笑了一下,轉身拉開房門。

 

「你就是那時候對他動心的?」

戴琳娜饒有興趣地盯著他。

「也不全是‥‥不過如果他沒把我推開,我是絕對不會接受他的,連面都不會再見。」

「彆扭的小鬼!」

戴琳娜無奈地笑,心裡卻也慶幸兒子找到的是個不可多得的人。男人在面對美色的時候還能臨危不亂,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鎮定冷靜。當然,她不知道的是,就在這天的酒店事件發生不到三天的時間裡,她的寶貝兒子還是被鄭青年給吃乾抹淨了。

當然,那是在酒後半推半就兩廂情願,誰也怪不得誰。

 

從酒店離開,鄭允浩在街道上吹了許久的涼風靜下來,回到家裡洗了澡正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收到了金在中主動發來的第二條短信。

【明天下午三點的時候我要回公司錄音,大概八點的時候結束。你別來得太早,八點之前到就可以了。我想吃蘑菇燉小雞,就是你上星期四買的那種蘑菇。】

鄭允浩還沒回過神,手機就再次震動了一下。

【你有三個月的試用期,表現不好的話隨時開除,三個月後再說轉正的事兒。】

終於看明白他的意思,鄭允浩激動得差點哭出來。

之後三個月的試用期裡,鄭允浩當然是盡最大可能地取悅了自己的“老闆”,三個月的試用期還沒到就提前上崗。

 

沈昌珉曾經很有姿態地說:「怎麼想都是鄭允浩不划算啊,你除了夠好看夠紅也能掙錢之外,好像沒其他特長。脾氣不好、不體貼人、任性、動不動就給人臉色看、還喜歡偷拍,他再怎麼說也是個根正苗紅的好青年,就被你給糟蹋了。」

「糟蹋個屁!明明被糟蹋的是老子!我身心都被他給糟蹋了!」

本來不想讓沈昌珉這麼快知道,結果試用期才開始沒多久的時候因為在做某種運動的過程中太投入不小心按到了枕頭旁邊的手機,撥給了不久前通過電話的沈昌珉,被抓個正著。沈昌珉沒有過度反感和反對,他也就不那麼忌諱和他說這些私事兒了。

「喲!還說上髒話了。你敢在鄭允浩面前說句“屁”說句“老子”試試看?」

金在中吃癟,找不到話反駁。

 

「賤!賤攻賤受!」

戴琳娜開始嗑瓜子兒。

「媽,你別總去看那些有的沒的‥‥」都學壞了。

「哎‥‥我還以為你老爹是世界上最體貼的,沒想到遇到小鄭以後就完敗啊!我當年答應得太容易了,早知道也該拖個一年半載,多享受享受他無微不至的關懷。看吧,和他在一起之後他就總是忙得不可開交了,怎麼追我的時候就那麼清閒?那時候我還當他這個小老闆是虛的呢,想著就算和他過清貧日子我也認了。」

「他哪有讓你過清貧日子?他雖然忙,不也是為了讓你多享享福?」

戴琳娜無奈地點頭。

這頭,金在中卻又感嘆起來:「允浩追我那會兒我也覺得他跟沒正事兒幹似的總是圍著我轉,住到一起以後他也忙我也忙,有的時候我回家等到大半夜他才回來,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得出門,壓根兒連句話都沒說上。以前每天至少給我打三個電話,現在忙起來有的時候一整天都沒空發一條短信。」

戴琳娜總結:「你說男人是不是都這樣?追到手了之後就不寶貝了?你看你爹,今天明明我過生日還跑到外地去談生意,以前哪會這樣?」

「你說的對,他們都是這樣的。」

「哎‥‥」戴琳娜再次伸手去揉旁邊早就被他揉亂了的腦袋瓜子,「還是兒子最乖。」

 

 

XD.gif 你們 這對母子真是夠了!

 

 

 

 

【第二十四回   難得的年終假期】

 

一到年終,金在中的工作就會出奇的多。尤其是在接了影片拍攝的情況下,不僅要奔赴劇組拍戲,還得拍公司第二年的日曆,代言的廠家也會在這時候讓他去拍新的宣傳照。不僅如此,年末的頒獎禮也是一個接著一個,各大電視台紛紛趕在這個時候為這一年的娛樂圈做總結。電影方面的,電視方面的,唱片方面的‥‥偏偏他還三個領域都占齊了。

通告最多的時候一天可能坐兩三次飛機,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折磨。

「要是年終的時候能好好休息睡大覺,那該是多幸福的事情!」

鄰座的沈昌珉挑眉一笑:「這種話可不能亂說,你要真能在家睡大覺,那鐵定是出了什麼大的意外。」

金在中總說沈昌珉是烏鴉嘴,說什麼靈什麼,這次聽他這麼說,右眼皮突然就跳了一下。

「我怎麼有點心虛‥‥」

 

飛機落地以後,金在中匆忙地趕到頒獎禮現場化妝換裝。等一切都準備妥當,再以頒獎嘉賓的身份和之前合作過的一位女演員一起拿著獲獎名單上台宣佈獲獎者之後,回到後台,沈昌珉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讓他直接去趕航班。

「真的好累啊‥‥」

他也只能利用飛機上的這一兩個小時稍微睡一會兒,可沒卸妝沒換衣服就這麼睡實在是不舒服。

劇組為了配合他的行程,已經專門把他的戲改在了淩晨的那幾個小時。儘管覺得累,但到了劇組看到好幾天都沒怎麼休息的導演和工作人員,還是努力打起精神準備工作。劇組看他遵守承諾頒獎一結束就直接趕過來,身上還穿著西服,也很友好地同他寒暄,給他拿來了防寒的羽絨服和熱水。

 

沈昌珉算是得了一時的清閒,坐在不遠處的休息區裡打瞌睡,一不小心就睡熟了。等他再醒過來,劇組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金在中仰躺在地上,旁邊的工作人員正在不停地撥打急救電話,其餘的人全部亂作一團。叫醒他的那名工作人員在看到他醒來之後又立刻跑到其他地方去了,因為不知道金在中從欄杆上跌下來之後具體傷在什麼地方,大家都不敢輕易去扶他或是把他抬到凳子上。

沈昌珉嚇得一激靈,趕緊掏出手機給大老闆打了個電話。

金在中的傷雖不至於危及生命,但一時半會兒是下不了床了,倒是圓了他想躺在床上睡大覺渡過年末的念想。沈昌珉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預知能力,以後開口說話還真得小心了,想不明白怎麼每次順口對他說什麼就真會靈驗。

 

這次的事故劇組沒有太大的責任,金在中是因為連日的過度勞累才會在拍戲的時候暈倒。和他肩並肩坐在欄杆上看星星月亮的女主角當時還沒反應過來,等下意識地想要去拉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胳膊骨折了,腰也扭傷了,腦袋上還撞了個大包,他在落地之後竟然也沒疼醒過來,直接昏睡了過去。

「你沒辦法理解,每次我工作的時候你都可以坐在一旁打瞌睡,你休息的時候我可是都在工作。如果只能睡一兩個小時就要去參加典禮,那還不如不睡,餓著肚子根本睡不著,如果吃了東西再睡醒來之後會浮腫,直播的時候不好看。」

「窮講究‥‥」

沈昌珉白了他一眼,手頭卻遞過去了剛削好的蘋果。

 

只在醫院住了兩天,因為實在不願每天被粉絲和記者打擾休息,金在中乾脆在淩晨的時候讓沈昌珉開車給接了回去。鄭允浩一直在屋裡候著,等他到了家,趕緊放了水給他擦了擦身子,又做了碗煎蛋麵給他吃,吃完後他才安安分分地回屋睡覺。

 

本想著先和愛人膩味幾天再去別墅陪母親兩天,結果第二天一大早醒來就沒看到鄭允浩的蹤影,才想起年末的時候他們公司肯定也很忙。原本興奮的心情頓時就被潑了涼水。手上打了石膏,已經沒多少感覺了,只是有時候會覺得不方便,腰部也固定好了不會有問題,至於頭上的包,暫時被頭髮遮住了,誰都看不見。

想給允浩燉碗湯,手不方便,想用方便的那只手拖地,腰又沒辦法往下彎,實在是‥‥

好在在家休假養傷也不會被人遺忘,正中午的時候沈昌珉就拎著外賣出現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又是炸雞又是烤串兒,給我吃的就是蔬菜粥和炒肉絲!」

「有蔬菜粥就不錯了,本來我還想給你買白粥的,想你本來就不愛吃蔬菜,趁著這個時候多吃點兒綠色食品對身體有好處。」

話是這麼說,但當金在中伸手悄悄拿烤串吃的時候,沈昌珉視若無睹。

其實沈昌珉心裡多少有那麼點兒自責,作為經紀人,明知道金在中一直沒休息好可能會出現貧血或者暈眩的症狀,卻自顧自地在旁邊睡大覺,先前回公司的時候已經被大老闆訓斥了一頓,所以他才會好心地親自送午餐過來,而不是直接打個電話給外賣店就了事。一起吃了午餐,又陪著無聊的人看了一會兒DVD,他才起身說要回去了。

「走吧走吧,反正我就是一可憐又可悲的人,受了這麼重的傷也沒人陪,要是待會兒想吃個煎蛋都沒辦法自己動手。」

沈昌珉長嘆一口氣,又重新走回來坐下。

「這麼可憐又可悲,怎麼不讓你家鄭同志伺候著?」

「我倒是想,可他們公司這段時間也忙得很,不然他哪能扔下我不管?」

沈昌珉不想這麼長時間陪他打發時間,於是建議:「要不也找個理由讓他放假?」說完才發現這話怎麼聽起來又不對勁,才剛意識到這張嘴不能對著他胡亂說話,結果這才沒過多久就破了戒。好在金在中沒留意,反倒是認真思考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掏出手機發短信。

看他發完短信後「嘿嘿嘿」地笑個不停,沈昌珉忍不住問他到底發了啥。

「就說讓他裝病趕緊回家呀,多請兩天假,就說得了重感冒。」

沈昌珉滿臉黑線:「你以為他是你?他有那麼傻?你以為他的老闆那麼笨?」

這話倒是提醒了金在中。

鄭允浩和朴有天交朋友以來,他也見過朴有天一兩回。為了表示友好也為了瞭解鄭允浩平常的工作情況利於查崗,金在中和朴有天互相記下了對方的聯繫方式。兩人的聯繫是在鄭允浩不知情的情況下秘密進行的。朴有天三天兩頭的發短信問他有些什麼行程,或是某某節目大概什麼時候開播。他有一個還在讀大學的表妹,是金在中的忠實粉絲,為了討表妹歡心讓表妹對他的一些私事兒守口如瓶,他就會利用金在中的行程資訊作為交換。

 

一個多小時以後,鄭允浩打開了玄關的門。

「還真回來了!」

沈昌珉忍不住驚嘆。

在他看來,鄭允浩的工作雖然一直不上不下,可他的態度卻是十分認真,不會刻意為了配合金在中的時間就耽誤工作,雖然上一個工作的確是因為金在中的緣故才丟掉的。不過‥‥撒謊說感冒了還能在年終請到假,這恐怕有些不靠譜了。

「你跟朴有天說了沒?」

聽到金在中的問題,鄭允浩忍不住皺眉。

「哪能啊‥‥我看起來健健康康的,就算朴有天准我的假,其他同事看到了也會心裡不平衡,我怎麼可能撒這種謊?」

「那你是怎麼請到假的?」

沈昌珉納悶了。

鄭允浩自己也覺得奇怪,回想起來都忍不住疑惑:「剛才朴有天突然到我的位置上來,說是我前兩天通宵加班太累要給我兩天假,可我已經有一個月沒加過班了,我在想他是不是記錯了,等他走了發短信問他,他說讓我先回來再說。」

金在中又「嘿嘿嘿」笑起來。

沈昌珉了然,拍了拍鄭允浩的肩讓他好好照顧還在傻笑的小祖宗,鄭允浩點頭送他出門。

金在中給朴有天回了條短信:

【等3月的演唱會出票了,我就給你快遞兩張VIP過去。】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