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說不上什麼時候,因為什麼事兒,你就和人對著幹了。

比如,你在門口發現了不屬於自己家的垃圾;比如,你把垃圾扔過去給鄰居;再比如,你在家門口發現了更加壯大的垃圾袋。

 

鄭允浩叉腰瞪著門口比昨天大出一倍的垃圾袋,特別想一腳把它窩進隔壁那家,怎奈,隔壁的門看起來挺新還挺結實的。

於是他只好把那袋垃圾平移了幾步,擺在鄰居門口,又跑回屋子四處搜刮,把能扔的都給撿出來,什麼廢報紙,包裝袋,沒用的塑膠瓶子等等等等。

鄭允浩把第二袋垃圾擺好,進屋關大門拍拍手,心想:我就跟你死盍了!

然後忽然就那麼靈機一動,打了一個響指,今天碼字的素材有了,於是奔去打開文檔,啪啪啪幾個大字標題打上,《對面的冤家看過來》,接著十指如飛,蹂躪了鍵盤兩三個小時,幾千字的文章開頭華麗麗的就出了爐。

 

離線發送給網站審閱人員,伸了個懶腰,馬上就點進遊戲的官方論壇。

由於前天遊戲更新改動了不少的職業屬性,於是乎誰能搶先出測試結果,而且結果又全面又準,就成了驗證遊戲高手的一項準則。

U-Know發的最後一篇帖子是在今天淩晨,雖然並不是最先發表對新職業屬性看法的,卻在短短一個上午引來無數跟帖。

主要也都是【強!】【頂!】【排!】之類的,鄭允浩一一掃過,目光停留在一大方留言上,看看頭像,是遊戲裡的一隻寵物松鼠,果然是MAX珉。

【在看你寫的這個之前有看過幾篇新職業心得呢,但整體感覺比較含糊其辭。你這篇分析得很有深度(先生,是不是又沾沾自喜了?),很詳細,並且很專;可是我還沒有練到那個級別,去感受新屬性的不同(喂~~ 其實是你自己很笨好不好~~o(>_<)o ~~),不過呢,你這篇心得,既可以用作掃盲貼(比如掃一掃我),又可以作為晉級貼,所以說,你筆下的東東一直是我大愛啊。

PS:先生,測這個又犧牲了您幾個小時的睡眠啊?】

鄭允浩笑了,心裡非常舒坦,抬起手啪啦啦的長篇回覆給他,然後,了卻了一樁心事,按兩下遊戲圖示,登入進去。

 

剛出現在遊戲,消息留言就開始一個個的往外蹦,有一條說,【老大,兄弟我結婚,趕快來!】鄭允浩回了個,【好】,便點著滑鼠,U-Know屁顛屁顛的跑到結婚禮堂,只見裡面人頭攢動,為了增加喜慶氣氛,有人不停加著各種華麗的狀態,有人放禮花,有人刷屏喊著,【恭喜恭喜,紅包拿來!】

畫面上眼花繚亂,有些卡,鄭允浩看著好多人給他發出各種各樣的表情,刷著【老大來了】的字樣,忽然覺得有點淒涼,點開自己配偶欄,看著上面的名字,心想這位已經有幾個月沒來了,是不是退出遊戲,不玩了呢?

正在這個時候,大門外傳來說話聲,鄭允浩還想繼續遊戲,跟往常一樣置若罔聞,然而下一秒點著滑鼠的手就頓住了。

他詭異地笑了笑,趕忙調小了音箱音量,把U-Know擺在遊戲裡,躡手躡腳地往門口走去,趴在貓眼上往外看。

隔壁門前站了兩個人,一高一矮,高個子的正面對著允浩這邊,低頭拿著掃把,正在說,「呀,在中哥,你得罪誰了,真他媽噁心,剩的泡麵湯都淌出來了。」

噗~,該!鄭允浩捂嘴,心裡這個樂啊。

背對著這邊那個黑頭髮的,看不見臉,但是鄭允浩用滑鼠墊發誓,那肯定是面癱男,原來是叫什麼在中,嘖嘖。

然後聽見他說,「小人!」

鄭允浩瞪了瞪眼睛,握著拳頭,一副我要你滅了你的樣子,敢說我,哼,你小子膽兒真肥,上次怎麼沒直接把你壓斷氣兒,留著簡直禍害人間。

「昌珉,你去給我拿兩個新袋子,順便把廚房裡的垃圾拿來!」

「‥‥‥」高個子大眼睛的男人嘟嘟囔囔進了屋。

面癱男掃了掃剩下的垃圾,接過重新回來的叫做昌珉的男人拿的黑塑膠袋,把亂糟糟的垃圾都裝了進去。

鄭允浩在門邊,憋笑快憋得岔氣兒,看著面癱男紮好兩袋垃圾,拎起來走向這邊,心裡數著〝1~〞,用手指輕輕扭開門鎖,〝2~,〞悄悄扣住門把手,〝3~!〞

鄭允浩霍地拉開門。

面癱男剛放下障礙物,彎著的腰還沒直起來‥‥

「你幹什麼?」鄭允浩問,面色嚴肅,聲音低沉。

另一邊門口站著的昌珉拍上額頭,一閉眼。

男人放下袋子,直起腰,與鄭允浩剛好打了個照面,眼睛被黑頭髮擋去一半。

「扔垃圾!」面癱男果然是面癱男,依舊面不改色心不跳,說完拍了拍手上的灰,轉身欲走。

「你等等!」鄭允浩一把扯住他手臂,指著自家門口說,「拜託您瞅准了,這裡是垃圾場嗎?」

面癱男轉頭,翻著大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鄭允浩,看得他心裡發毛,差一點想放開了,忽然心裡一個激靈,加緊了手上的力道。

面癱男終於開口了,「我們家好像也不是垃圾場吧?」

「喂!是誰先把垃圾亂扔的?」

「你哪隻眼睛看見是我扔的?」

「你!」鄭允浩你了半天,沒你出下句,兩人就這麼對視著。

「咳」,在一邊看熱鬧的昌珉走上來,「那個,有話好好說,我看,還是我去扔了它們算了」,說著撿起地上的垃圾就要往樓下去。

「不行!」面癱男揪住一隻垃圾袋。

「慢著。」鄭允浩鬆開拉著面癱男的手,敏捷的揪住另一隻垃圾袋。

兩人互看一眼,都覺得不對,又同時伸出手,揪住對方的那只。

「你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你們想幹什麼?唉‥‥」昌珉氣得一撒手,就剩下兩個互扯著垃圾袋的人在那裡,誰也不服誰。

鄭允浩心想,怎麼的,別看你眼睛大,眼大漏神,我眼睛小聚光,瞪穿你!

「天呐,這是怎麼了?」朴有天和金俊秀一出電梯門就看見這一幕。

「你問他!」鄭允浩聽到聲音也不轉頭,氣鼓鼓地說。

「問你自己!」面癱男回嘴。

昌珉在一旁搖頭,先跟兩個人打過招呼,他說,「你們好,我是住在這邊的沈昌珉,這位是我表哥金在中,那個,你們是剛搬過來的吧?不好意思,呃,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了,就是從我回家一腳踢上一個垃圾袋開始的‥‥」

「啊,你好你好」,金俊秀跟沈昌珉握手,「我是剛搬來的金俊秀,這位是我朋友朴有天,咳,那個是鄭允浩,現在也住在這裡,以後有事請多多關照,話說我昨天也踢上一個‥‥」

「‥‥‥」

「‥‥‥」

這邊一團和氣的自我介紹,那廂還是互相瞪眼,僵持不下。

 

「我說,咱們是不是先把他們分開?」朴有天小聲說道,使了個眼色給金俊秀。

金俊秀跑到鄭允浩耳邊輕聲說,「你知不知道你喝酒那天都幹了什麼了‥‥」,於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把他失戀喝醉吐在金在中門上的事情簡單描述了一番。

鄭允浩聽的臉上一白一紅,眼神開始動搖。

「哥,咱們有話好說,這麼多人看著呢」,沈昌珉也捅捅金在中。

「那個‥‥咳」,鄭允浩聽完,開了口,「我不知道還有上次,總之,我弄髒了你的門,已經賠了,你扔垃圾給我也已經扔了,咱倆各不相欠。」

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依舊面無表情,「好,你放手吧。」

「你先放!」

「為什麼我先放?」

「呀!你們有完沒完?」金俊秀不樂意了,「又不是爭得什麼好東西。」

鄭允浩這才反應上來,手裡搶著的正是誰都不想要的——垃圾,真他媽荒唐!可嘴上仍然不肯示弱,「一二三咱倆一起放」,他說。

金在中點頭。

於是伴著一二三的數數聲,兩個人同時撒了手,兩袋垃圾自由落體在地上,幸好垃圾袋比較結實,沒破。

沈昌珉長長地籲了口氣,撿起地上的黑塑膠袋,朴有天也顧不上西裝革履的,撿起另一個,兩人一前一後去丟垃圾。

鄭允浩摸摸鼻子,走了回去。

「有空來玩啊」,金俊秀對著進了另一邊門的金在中喊,得到的是嘭地一聲關門。

「你和他客氣什麼啊,自討沒趣吧?」鄭允浩邊奚落,邊奔向他的電腦,打開Word。

《對面的冤家看過來》又有素材了,明天不愁稿費嘍~

 

 

 

 

 

 

(四)

 

人生都不是那麼順利,總是要出點小意外,有點小煩惱,甚至大意外,大煩惱。遊戲人生也不例外。

 

作為幫主,說不定哪天就成為眾矢之的,U-Know這個幾乎成為全區傳奇的幫主也沒有逃脫。

鄭允浩這天忙碌地把自己洗好的衣服從洗衣機裡撿出來,晾在外面之後,一上線就有人來告副幫主的狀。這位副幫主是和U-Know進入遊戲以來出生入死的兄弟,鄭允浩當然就說我先查清楚,該怎麼辦到時候再決定。

地球人都知道的網路聊天弊端——沒有語氣,看不到表情,聽不到重音等等等等‥‥於是就莫名其妙的被說是偏袒、不公平、尋私等等等等‥‥竟然有幾個立場不堅定的退了幫派,另立家門。

類似的事見多了,鄭允浩原本是無所謂的,可是還有人在伺服器頻道罵那副幫主,一看就是不知道是誰新建的小號,剛剛混到夠級別能夠吼伺服器頻道,罵得很難聽,雖然被系統河蟹了許多髒字,但是滿眼的螢幕垃圾,還是讓人很惱火,於是站出來阻止了一下那個小號,說得挺正氣,挺有威嚴的,連敵國的許多高級大號都出來幫腔U-Know,不過也有人說他〝裝〞。

 

N多私聊視窗蹦出來,本來就心情鬱悶的鄭允浩忙得頭有些疼,被罵的副幫主丟過來一句話,讓鄭允浩腦袋嗡得一下,血氣頂到額頭。

【算了,都沖我來的,這遊戲越玩越沒意思,我去刪號!】

鄭允浩心說,我都這麼挺你了,你怎麼還這樣啊,於是打過去幾行字勸了勸,結果,那位兄弟,還是消失在茫茫的遊戲系統之中,〝灰飛煙滅了〞‥‥

臨走時說,【老大,我們曾經出生入死的日子,我一輩子忘不了,祝你愉快,珍重‥‥】

鄭允浩眼睛花了,心裡有氣,氣這個人居然這麼小家子氣,意氣用事,不顧別人感受;也有難過,難過一個並肩作戰的兄弟就這麼走了,曾經的付出的情誼也都隨風而去。

遊戲裡的人生畢竟不是真實的人生,玩膩了就走,傷心了可以逃避,那麼輕易的就可以放棄的一種人生,自己的付出到底算什麼啊,換來的都是些虛無縹緲的所謂〝威信〞,所謂〝情誼〞‥‥

 

仰頭靠在椅背上,忽然覺得很累,摸了摸兜裡剩下的最後一顆菸,舉起打火機。

「要抽給我去外面!」金俊秀的吼聲魔音灌耳,讓鄭允浩打了一個冷戰,眉頭很糾結,無奈這是人家的家,人在矮簷,只好趿拉著拖鞋走到陽臺。

鄭允浩無心賞月,啪啪啪地按動打火機,蹦出幾點火星,菸——仍然沒點著‥‥

「靠!」鄭允浩甩了甩手上的破玩意兒。

唰~隔壁的玻璃門開了,鄭允浩雙唇鬆鬆地叼著菸,挑起眼睛,跟剛剛邁出陽臺的人隔著中間玻璃擋板打了個照面。

屋內的燈光打著他的背影,天上的月光照著他的正臉,沒那麼蒼白,帶著點柔和。

是金在中!

鄭允浩抓掉菸捲,第一直覺就是轉身想走,但下一秒又想,我憑什麼見到他就躲啊,要回避也是他先回避。

想到這趕忙又把菸扔回嘴裡叼上,啪啪啪啪地繼續按打火機,心裡直罵,你丫個破玩意兒,別他媽讓老子丟臉。

 

還是火星亂冒,就是打不著火。菸點不著,倒是把鄭允浩給點著了,他心裡本來就挺堵,見到金在中更加煩躁,現在這一抓狂,乾脆直接掄起胳膊,一個抛物線把火機向樓下花園的方向丟了出去,然後胡亂地抓抓頭髮,撐在欄杆上生氣。

噠噠噠,物品敲擊玻璃的聲音,鄭允浩遲疑地轉過頭去,見金在中正拿著個東西敲著兩家之間的玻璃隔板。

「幹嘛?」口氣不怎麼好。

金在中也不回答,胳膊拐到欄杆外面,兩隻手指夾著個小東西伸到了這邊。

鄭允浩仔細一看,是個淡紫色的一次性打火機。本來打算開戰的,看到這個之後,有點驚訝,沒想到面癱男忽然間這麼友好,一時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接,還是不接?

「喂」,金在中用打火機磕了磕欄杆,「快點拿著。」

再扭捏就不是男人了,鄭允浩別開眼神接了過來,心裡暗爽,還是面癱男先低頭的,算不算是初戰告捷呢?

點著了菸,吸上,吐了口霧氣,鄭允浩用同樣的方法把淡紫色打火機遞回去,「謝啦。」

「嗯」,金在中收起火機,仍舊是惜字如金,讓鄭允浩改不了這人很拽的印象。

 

兩個人都不說話,鄭允浩的菸吸了一半,身邊還是沒有什麼動靜,金在中也沒往回走,氣氛挺尷尬的,讓人不舒服,但是反過來又一想,自己跟面癱男貌似也沒什麼可說的。

這麼想著,不由得側了頭去,金在中正仰著頭看天空,神色有幾分認真,隔著玻璃給了這邊一個柔和又模糊的側臉。

鄭允浩不自覺地也抬頭觀望,滿天星辰被城市的燈光奪取許多光彩,「有什麼好看?」

「有流星雨」,金在中回答說,難得的平心靜氣,鄭允浩聽了很驚奇,使勁盯著天空看,除了有些模糊的月亮之外,沒看到什麼。

「‥‥新聞說的」,隔了一會兒又傳來金在中的聲音。

「哦」,鄭允浩有些失望,馬上又笑了,立刻引來鋒利的目光。

「你笑什麼?」

「哦,沒」,其實心裡是嘲笑面癱男挺幼稚的,新聞說了就信,「今天陰天,你看月亮都不亮,星星也沒幾顆,有流星雨也看不到吧‥‥」諷刺的話出口卻變成了安慰,因為看著金在中瞬間沉下來的臉,出乎意料地沒討厭,反而覺得有點可愛,大概是傻得可愛。

「可能吧」,金在中說完撅了撅嘴,很有禮貌地道晚安,「我先進去了。」

「嗯」,鄭允浩總覺得金在中走的時候多看了這邊好幾眼,面癱男軟化了,這讓他的自尊心自信心自等等等等心,不打折扣地大大增加,於是在心裡把兩個人之前的過節一筆勾銷了。

 

吸菸完畢,心情忽然間大好,那倒楣的副幫主事件似乎沒那麼讓人難受了。鄭允浩滅掉菸頭,轉身回屋,眼睛瞟見之前曬在陽臺上的衣服,順手摸了摸,‥‥

濕‥‥濕的?

不會吧?「今天下雨啦?」鄭允浩對著屋裡的金俊秀喊。

「沒啊。」

「不可能啊‥‥」鄭允浩滿臉狐疑,好像確實沒聽到雨聲,可是衣服洗好之後都是甩乾了的,而且已經晾了半天兒了,要是沒乾也不可能濕成這樣吧?都能擰出水兒來了‥‥遲疑地打開陽臺上的燈,定睛一看,地上濕濕的水點兒拼成一條水線印子,從鄰居那一側欄杆處延伸到曬衣架下面。

「好啊!」鄭允浩瞬間牙根癢癢,好你個面癱男,果然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說不定先拿著水槍什麼的先把衣服弄濕,然後再來假惺惺地借火。居然上當了‥‥!

我跟你勢不兩立!對著隔壁陽臺吹鬍子瞪眼睛好一陣,沒想出即時對策,好好好,來日方長,鄭允浩幾把扯下愈曬愈濕的衣服,氣呼呼地回到屋子,把門弄得啪啪響,惹來金俊秀大大的不滿和超高音的發飆。

鬱悶,對著遊戲畫面更是鬱悶‥‥於是掛著U-Know的ID跑到論壇寫了第一篇心情日誌,訴說自己遊戲以來的種種感情。

大作家抒發完了,索性關機,睡覺。

 

睡得太早,鄭允浩醒得也挺早的,開機第一件事就是開論壇去看跟帖。

MAX珉常常會在半夜留言的,每次醒來就能看見他一大段鶴立雞群的言論。然而這次,鄭允浩拉到最後一篇跟帖,也沒發現豆腐塊大的篇幅,當然也沒看見那個熟悉又盼望的ID。

總會來的,他也許有事,但肯定會來讀這篇的,這可是首次完整遊戲心情大披露啊,不信他不感興趣。

關了論壇,打開文檔,鄭允浩磨了磨牙,為了賺生活,討稿費,冤家啊冤家,你看我在文裡怎麼收拾你!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