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界(上)

酒店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越野車,靜悄悄的。門童靠在玻璃門上打瞌睡,前臺的服務員頭挨著頭眯著眼睛靠在一起,大堂的保安抱著電擊棒,下巴頂在胸前別著的無線對講機話頭上。

淩晨的微光和不安的雲層。

 

「我,回去了。」尾音有點發虛的道別。這種在緊閉的車廂裡,只餘兩抹呼吸的感覺簡直就要讓人窒息。

太久沒有見面,竟然不知道該怎麼相處。與內心深處迫切的渴盼與思念相反,現下只想逃離這種陌生距離的處境。儘管有點犯疼,也總比這樣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解開扣在腰間的安全帶,金在中無措的躲開鄭允浩定格在他臉上的視線,手指扣住了車門的開關。

隨著哢噠一聲,車門打開了一絲縫隙,溫暖的車廂內頓時闖入絲絲寒風,金在中額前的髮被吹起,手指索瑟‥‥因為那只按在他肩膀上的溫暖大掌。

「在中!」幾乎是和車門聲同時響起的聲音。

鄭允浩僵硬的扯著嘴角笑了一下,掌下那人細微的顫抖一陣陣的傳遞過來,他收回手,放在方向盤上焦躁的摩擦「果然變得陌生了。」

「不是。」金在中慌張的抬眼否認,視線卻在對上男人直射的目光後又躲開,頭比之前垂的更低。

呼吸開始變的紊亂。

不是陌生,明明就不是陌生。還是他的鄭允浩,可是‥‥可是‥‥

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該死的!這種想要靠近卻又不敢靠近的該死的心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還有通告。」

下了車,扶著車門,把頭撇向一邊的男人語速極快的解釋「總之,不是你想的那樣。不是陌生,我‥‥」

金在中懊惱的看了他一眼,用力的關上車門「算了。」

頭也不回的快步走進了下榻的酒店。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在電梯裡顯得尤為清晰。

 

鄭允浩,鄭允浩,鄭允浩!!!

 

可惡,腦子裡全部都是那個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的的臉!變得更加成熟,過去帶著稚嫩的眼角眉梢都泛著男人的俐落。

更好看,更帥氣的鄭允浩‥‥讓他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捏著房卡的手指用力到泛白,堅硬的卡片甚至在手掌心留下一抹紅痕。

「該死!」站在門前的金在中惱火的把頭抵在咖啡色的門板上,緩緩的滑了下去,雙膝跪地,胡亂的揉著頭髮。

不應該這麼走掉‥‥以後要怎麼才能找到他?才一分開,就開始擔心下一次見面不知道又要等到什麼時候,一點都不想失去男人的聯繫,已經不是以前那種隨時隨地都不必擔心對方不在的處境了。

真討厭,真討厭那種馬上就又要失去的感覺。果然,還是誠實一點好,好想抱抱他。

至少‥‥也該厚臉皮的,裝作絲毫不在意的,根本對他的離開一點也不想念的樣子淡淡的問「電話多少?以後方便聯繫。」

強硬的壓下想要發洩的吼聲,金在中開始搜尋腦海裡那張只在夜色中看了一眼便可以細細臨摹出來的臉。

最終,只得出一個結論——他回來了。除此之外,對於這樣的“突然”,他的不知所措讓他腦內一團亂麻‥‥

 

房卡最終印上了感應區。

結果也只是回來了而已吧‥‥他們根本就回不到過去了。在一起也只是冷場而已。

心臟揪成一團「允浩‥‥」

可是無論怎樣,他是鄭允浩啊,是鄭允浩‥‥不是別人‥‥

「允浩‥‥」又是一聲夾雜著嗚咽哭腔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走廊裡顯得尤為可憐。

金在中捂住嘴,眼眶疼的蘊出水來,想要阻止那一聲聲溢滿心肺的呼喊。

 

“砰”的一聲。額頭撞上前門,離去前也沒有關上暖氣的空間裡湧出一股熱流。

「既然這麼想我,為什麼還要走掉?」

被用力的按進懷抱,背脊緊緊貼著寬闊的胸膛,熟悉的味道包裹著他,維持著被貼在門上卻又被男人用力的抱住的奇怪姿勢。

他不可思議的回過頭去,看見男人墨一樣的黑瞳。

鄭允浩把頭埋進金在中的脖頸裡,深深的嗅了一口「在中,是不是很想我‥‥嗯?既然想,就好好告訴我有多想‥‥」

「混蛋‥‥」

隨著再也壓抑不住的哭聲,懷裡的人掙脫他的束縛轉過身來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身,毛茸茸的腦袋伏在他的胸前,肩膀一聳一聳的抽動,混雜著模糊不清的控訴。

「混蛋‥‥混蛋‥‥我討厭你‥‥」

「滾開‥‥」

「不想見到你,再也不要見到你‥‥王八蛋‥‥」

一邊罵著,抱著男人的力度卻越來越大。湊近男人脖頸的唇露出牙齒咬在脈動上,深深地‥‥其實,就是想證明他的存在。

聽著那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違心之言,鄭允浩陣陣輕笑,卻是說不出的開心。是真的很開心,莫名其妙的,從金在中開始掉淚開始,就愉悅到讓他顫慄。他撫摸著金在中的腦袋,任他哭訴,鼻尖和嘴唇從金在中的頭頂到脖頸,一次次的來回斯磨,汲取著快要令他發瘋的味道。脖間的刺痛,令體內的血液沸騰。

濕漉漉的眼睛看著抱著他的男人,牙齒咬住嘴唇,陣陣的抽噎也漸漸平復。稍微離開的緊貼身軀因為一個抬頭的動作顯得曖昧,這種明明身體緊貼卻視線交纏的距離‥‥

鄭允浩好像又長高了一些,身體也變的健壯,抱著他的臂膀結實有力。

「在中‥‥」鄭允浩習慣性的捏住他的下巴,拇指在他的唇上摩擦按壓。被咬的紅紅的嘴唇,潔白的貝齒。

他幻想過無數次將舌頭探入金在中的口腔,捕獲濕軟與之糾纏。

「我想你。」鄭允浩下巴抵在金在中的腦袋上蹭了蹭,而後親他的眼睛「不要逃避我,不要用那種陌生的眼神看我,在中,在我眼裡,你一直是在中。」

他們在一起這麼久,即使分開,他還是能猜透這人心裡想的是什麼。

金在中害怕的‥‥

「即使你在台上,我在台下,你還是我的在中。」

 

關上門,黑暗裡,鄭允浩把金在中壓在門上,手指描繪著他的輪廓「好好讓我看看。」

男人的手落至後頸,隨之一路而下,揉捏著他的腰身「瘦了,有沒有二十斤?」

點點頭「猜這麼準幹嘛‥‥」金在中用鼻尖磨蹭鄭允浩的下巴「反正你都沒有想過我更想在你身邊的選擇不是嗎?」

「這麼乾脆的走掉,都不說一聲‥‥」咬住男人的下唇,不顧鄭允浩眼裡急升的火焰,假裝聽不到沉重而急促的呼吸,舌尖細細的舔著性感的唇瓣「六年‥‥什麼東西都可以磨平‥‥」

鄭允浩捏住他的脖子,硬生生的克制體內的衝動,眯著眼睛問他「那現在呢?你戒掉我了嗎?」

金在中捧著他的臉,泛著水光的眼睛看著他,毫無掩飾的愛戀,鄭允浩沒等他回答,俯首把他壓在門上吻了下去。

濕熱的唇舌掠奪著他的口腔,用力的吮吸著他的舌尖,深入到咽喉般的吞噬卻無法平息體內的火。

鄭允浩雙手握拳,咬著牙放開金在中,兩人的目光都無法逃脫對方的捕獲。太久了‥‥這點觸碰‥‥根本就無法填補時間得溝壑。

「不夠‥‥根本不就不夠‥‥」鄭允浩額頭抵著金在中的額頭,閉著眼睛說「反正都過界了。」

 

金在中牽著他的手,手指輕觸男人的掌心,隨後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脫落,露出修長白皙的身軀,在黑暗的房間裡尤為刺眼「你知道我這幾年想的最多的是什麼嗎?」

只穿著內褲的金在中他不是沒見過,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宛如做愛前戲般的誘惑‥‥腦子根本無法思考,眼睛無法離開,想要移開都做不到,這樣觸手可及的夢‥‥怎麼可能推開‥‥

「我不會讓你有離開我的機會。」金在中說「允浩,不會再有第二次離開的機會。」

「正好,我回來之前就做了死都不會放開你的決定。」鄭允浩用血紅的眸子盯著他「‥‥極限了‥‥」

 

「啊‥‥」被男人撞倒在地上,金在中吃痛的叫了出來。

男人把頭埋在他的脖間粗暴的啃食,留下一道道青紫的痕跡,唇舌遊移回豔紅的嘴上,雙舌交接間男人也除去自己身上的累贅,腹下的火熱隔著內褲互相折磨。

鄭允浩撐起身子,俯視著身下的人,手指壓上胸前的紅櫻,一手伸進內褲揉捏著挺立的玉柱,看著金在中在他身下扭動。

「嘶‥‥喂‥‥你輕點‥‥」被男人咬住胸前的乳珠那一瞬間,先是全身的火熱都似集中到了上面,迅速的腫脹了起來,就連下身都流出了汨汨淫液‥‥

舒服到‥‥「怎麼會‥‥唔‥‥」怎麼會希望被鄭允浩需求到這種程度。即使從一開始就知道,做起來的話,他不會比對方弱勢,可是‥‥當被男人如此玩弄起來,竟然‥‥「啊!」

沒來得及多想,就被胸前的陣陣刺痛拉回現實「你不要要的那麼用力啊‥‥混蛋‥‥」

被玩的濕漉漉的乳珠看起來淫靡至極,男人用手指搔刮蹂躪,那種帶著刺痛的酥麻敢延伸至下腹。

鄭允浩扯下他的內褲,分身跳出來「好可愛‥‥」

「靠‥‥你‥‥你媽的‥‥」金在中伸手推他,眼睛不敢看身上的男人。

健美的肌肉和過去的修長雅致相差太多‥‥會讓他從“勢均力敵”到“好想被擁抱”這樣沒出息的渴望。

「在中‥‥」鄭允浩用下身頂了頂他的分身「快摸他,硬的我快爆炸了‥‥難受‥‥」

男人用那種可憐兮兮的眼神乞求,可惡!你‥‥你上一秒的王八氣場去哪裡了‥‥你這樣!讓人‥‥根本沒法拒絕啊!

「鄭允浩‥‥你‥‥你‥‥」金在中咬著嘴唇,最終發出了一聲吼叫「吃了你!」

兩人的位置因為金在中突然爆發的力量上下顛倒,男人的內褲也被扯掉,至此,終於坦誠相對。

「別急啊‥‥」帶著低笑的寵溺,手掌卻以和語氣相反的霸道揉弄著山上之人的身軀。

在後腰處重重的揉捏了幾把,發燙的手掌停留在白嫩的臀瓣上揉弄,指頭陷進臀縫裡,鄭允浩無法克制的咬破了金在中的嘴唇‥‥「那麼瘦,沒肉了‥‥」

即使這麼抱怨,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把它變得沒有一點說服力,金在中軟趴趴的倒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去床上啦‥‥地毯好硬‥‥唔‥‥你手指摸哪裡啊!」

 

直到背部貼上柔軟的床,他還是無法從那種顫慄中平復‥‥剛剛‥‥男人的手指在摸那個地方對吧‥‥是在摸那裡吧?!

「喂喂‥‥喂‥‥唔嗯‥‥」反抗被堵住。

男人固執的玩弄著他的臀瓣,指尖滑過隱藏其中的縫隙,若有若無的探進去,而後用力的摩擦著周圍的褶皺‥‥

兩人的下腹不斷的摩擦,男人火熱的口腔輪流舔舐著胸前硬硬的乳珠,偶爾在他的脖間咬一口。

而他,只能抱著男人的頭,揪著他的髮‥‥享受這種被佔有的快感‥‥

好喜歡‥‥好舒服‥‥不想停下來,欲望叫囂的越來越強烈「允浩‥‥再用力一點‥‥」

就是這樣的,用力的撫摸他,啃噬他,陣陣疼痛的酥麻才讓他覺得真實。

「‥‥你怎麼‥‥」鄭允浩用力的親了他一口「這種話‥‥」

男人的眼睛越來越紅,接著把他翻過去,火熱的吻沿著背脊一路而下,最後對著臀尖咬了一口,濕熱的舌頭隨之附在齒痕上細細的舔舐。

「唔‥‥嗯‥‥」摩擦著床單的火熱比不上身後被施予的對待。

「允浩‥‥」那個‥‥唔‥‥好丟人!「你不會要進去吧‥‥你好歹‥‥塗一下‥‥啊‥‥」

之後那聲拔高的尖叫是男人用力的拍他的屁股。

「閉嘴‥‥這樣的情況別渴望我有什麼多餘的自制力‥‥」

然後,臀瓣被用力掰開,臀間的縫隙都有種被扯開的快感,硬的發燙的巨大火熱‥‥頂尖濕漉的巨物戳刺著穴口,好像隨時都會插進來‥‥

「該死的‥‥」男人低咒了一聲。

把欲望埋附在雙臀指尖,用力的把臀肉擠壓在一起,包裹著他的欲望‥‥就著分身被穴口周圍的褶皺摩擦的快感,被瑩白的臀瓣包裹的快感,用力抽插起來‥‥

「喂‥‥啊‥‥」

「不准說話!」鄭允浩無力的發出聲音「沒看見老子‥‥靠‥‥」不能說,不能解釋‥‥一對上那傢伙羞答答的轉過頭來看著他的表情‥‥

真想就這樣不管不顧的——直接進去算了!

 

「媽的‥‥不行‥‥」不能看著這麼誘人的場面‥‥鄭允浩無奈的咬緊牙根,把目光從包裹著他欲望的臀瓣上移開,不捨的抽出,又把人轉過來,面對他‥‥把欲望擠進了柔嫩的大腿根部‥‥

原本以為這樣的刺激會小一點‥‥結果,被折磨的傷痕累累的脖頸,紅豔的雙珠,流下口涎的嘴,迷濛的雙眼‥‥不停扭動的腰肢‥‥

「‥‥他媽的‥‥」

「允浩‥‥」

可惡‥‥別用那種聲音叫他!

「桌子上有乳液‥‥」

這麼說著,金在中甚至拉過男人的手撫上胸前被冷落的紅點「好癢‥‥」

男人低低笑了一聲,表情變得猙獰,撲到他身上狂亂的親吻,大手用力的摩擦這柔嫩的肌膚,金在中整個身子都被摩擦的紅紅的。

被男人的火熱折磨的周圍濕漉漉的穴口感到了一股粘膩的清涼,兩根手指擠了進去,急躁的開拓。

仿佛還嫌把鄭允浩逼的不夠,甚至還主動抬起腿,最大限度的拉開,與之相反的是‥‥把頭扭過一邊,緊緊閉著的眼眸‥‥

 

手指一邊在濕熱的甬道裡開拓,一邊著迷的看著那人羞澀的通紅的,被情欲薰染的‥‥令他迷醉不已的容顏「就這麼喜歡我嗎‥‥」

「在中,你比我愛你,更加的喜歡我嗎‥‥」

金在中在床上被折磨的依依呀呀的不斷地說著喜歡,喜歡‥‥「夠了‥‥」

「不夠。」男人又增加了兩根手指,四指類比著進出的頻率抽插著。

光是手指,就已經逼得他快要發瘋,男人不敢想像‥‥等一會真的佔有了這個人,當欲望進入到最深的地方狠狠的翻攪之時‥‥

會死吧,不死也瘋了‥‥

 

可是當終於結合那一刹那,所有的感官都化作了蜜。

怎麼會這麼甜‥‥這麼甜‥‥

 

 

 

過界(下)

被用力的撞擊,無論身體多麼的不堪重負,被殲擊的下體脫離,男人有力的臂膀一次次的把他拖回來,再次的緊密結合。

停不下來‥‥不知道做了多久,後穴痙攣抽搐到疼痛,男人的下體還是不停地戳刺著,巨大的快感使視線無法聚焦,半睜著眼簾儘量不要昏過去,能做到的,也只有這個程度而已,剩下的‥‥就只有讓那個不斷地在他身上施予獸欲的男人掌控。

「唔嗯‥‥不行了‥‥」

跪趴在床上,臉頰蹭著沾滿淫靡氣味的枕頭,咬住一角忍住因為聲音嘶啞又要被身後的衝撞逼高拔尖的吟叫,金在中發出不知第幾次的唉聲求饒。

腰身再次被拖回來,似乎被進入的更深了,男人的前端深深的埋進體內在那一點上碾磨。

「啊‥‥」

「不行啊,沒辦法停下來啊‥‥」鄭允浩咬住他的耳垂,舌頭探進耳蝸內「你這個樣子,讓人怎麼做都覺得不夠‥‥」

「而且‥‥」男人又用力的頂了他一下「纏的這麼緊,我倒是想出來‥‥都不行啊~」

「混蛋‥‥」

這樣調戲他簡直太過分了。

下次‥‥下次絕對不能讓這個男人為所欲為了。得寸進尺的傢伙!

 

 

小新背著大大的包從房間出來的時候正巧看見沈經紀站在金在中門前埋頭苦思良久,一邊推著餐車的服務員正低頭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他說話的人解釋。

小新蹭蹭蹭的頂著一頭亂髮過去「沈哥,發生了什麼事?」

沈經紀的周圍散發著一坨又一坨的怨念之氣,小新正要按門鈴的手縮了回來「沈哥‥‥」聲音弱到不能再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快點來個人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啊!不知道還有兩個小時就要開始活動了啊~金少那個賴床的功力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沈經紀你這樣的氣場站在這裡讓人手足無措,結果到頭來遲到了被罵的還不是我?!

金少,你最好已經有清醒的意識了。小新模糊的想著。

 

沈經紀轉頭問推著餐車的服務員「所以說,你一來就是這個樣子?」

服務員臉紅到了脖子根,握著餐車推把的手也正在微微的顫抖,然後‥‥他似乎聽到了什麼,本來就索瑟的肩膀又抖了一下「是‥‥是的,我按照您的吩咐,七點鐘的準時送餐過來,結果‥‥結果‥‥就是這樣‥‥」

服務員小哥很無語,很緊張,很糾結,很不能克制眼睛往哪道微微開啟的門縫偷窺。

 

話說今天早上,他按照沈經紀人的吩咐推著準備好的餐車送到金在中的房間。甚至因為要為偶像服務了而開心不已,他甚至偷偷帶了專輯和寫真過來準備看看有沒有機會要到簽名。誰知道‥‥誰知道‥‥

門沒關!

他覺得奇怪,想說是金在中忘了關嗎還是怎樣?於是,他好奇的探頭觀望了一下‥‥沒見有人在客廳走來走去啊。於是他敲了敲門——咦?!沒回應!

「客房服務。」

「客房服務!」

「客房服務!!」

‥‥‥‥一點回應都沒有。於是,他只好進去了。

金在中住的是套件,這位服務員小哥走到客廳的拐角,就在拐一個彎就能直達偶像的房間!睡覺的房間!說不定能目睹正在睡覺的偶像的房間時‥‥他僵硬了‥‥

「唔‥‥輕點‥‥」

「啊!啊‥‥慢啊哈‥‥」

這是什麼聲音?!這是怎麼回事?!

是在‥‥做那種事情吧?!可是‥‥明明就不是女人的聲音啊!那聲音‥‥那種媚到骨子裡的聲音,泛著微微沙啞的低吟之聲,是貨真價實的男人啊,而且‥‥是‥‥是金偶像的聲音吧‥‥不可能會錯的‥‥

他的步子沒辦法向前再邁一步,不要,不想見到偶像在別人身下承歡的樣子。

可惡!明明在他心中是那樣聖潔的存在!那個人唱歌的時候像天使一樣美好‥‥才不要見到那樣的偶像‥‥

結果,他逃了。剛出門,就遇到了沈經紀,然後,就是這個樣子。

 

「你先回去吧。」沈經紀對服務員說「不好意思,還請你保密。這件事不能走漏任何一點風聲。你懂嗎?」

「啊‥‥是,是,我知道了。」即使是那樣的偶像,他也要保護「我不會說出去的,一個字也不。」

沈經紀在看見他的決心後鬆了一口氣,但隨後,眉頭又深深的皺了起來,金在中啊‥‥「不可能吧。」

這傢伙‥‥怎麼可能‥‥

「什麼啊?」小新扒了扒翹起來的頭髮,迷糊的問。

沈經紀不說話,雙手環胸的看著小新,歪頭正在思考著什麼。

「沈哥,那個時間快到了。再不叫金少起來,你不能‥‥不能扣我工資哦。」小新望天——沈大帥哥你這樣注視我我會臉紅噴鼻血哎!

沈經紀笑眯眯的看著他,從大衣口袋裡掏出皮夾,然後拿出了幾張嶄新的鈔票,拉起小新的手「拿著,隨便你去吃一樓的平價早茶還是頂樓的高級西點。現在走吧,我和金少有事要談。」

「欸?」小新拿著錢,好多錢好多錢好多錢啊‥‥等等「那今天的‥‥」

「啊,你不說我還忘了。」沈經紀雙手環胸「我相信去跟工作人員解釋金少不能參加這次活動的原因,順便賠禮道歉這種事你會很好的應付的。小新,你的工作能力一向都是那樣的優秀!簡直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助理!」

「我不去!我不去!」她就說沈經紀為什麼要給那麼多錢給她「那些個主辦方超級難應付的好不好!我不去,死都不去!」

沈經紀說「你不去?」抬出皮夾,厚厚一疊紙幣「這是我全部的現金了。」

小新拿著錢,淚眼朦朧的點頭「我會的‥‥我會好好完成的‥‥」妹紙的!這樣還怎麼讓人——靠!

 

望著小新撒歡的跑走的背影,沈經紀嘆了口氣,推開了門,而後合上。

走廊又恢復了寧靜,似是剛剛根本就什麼都沒有發生。

沈昌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手撐著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堵牆,那堵牆的後面,就是事實。可是他還是沒辦法越過去,也沒辦法鼓起勇氣走進那個房間一探究竟。

金在中,你一直深深壓抑的喜歡,最終是要變成這樣嗎?

根本無法阻止那些淫聲媚叫的牆壁過分的加劇了淫靡的回音。

等到陽光早已強烈的連窗簾都無法完全遮擋,才安靜了下來。

 

浴室裡響起了嘩嘩的水聲,而後又失去了響動,接著,輕微的踩上地毯的聲音預告著有人‥‥漸漸地步出房間,往客廳裡走過來。

沈昌珉看著從門口一直延伸到客廳的淩亂衣物,在那個人出現之前,他做了一件非常非常‥‥不合自身常理的事——他躲了起來,躲在了厚厚的窗簾裡。

然後,他看見腰間圍著白色浴巾的男人,頭上頂著應該是因為需要擦乾頭髮而未取下的白色毛巾看不見臉的男人,背對著他在料理臺上準備著‥‥蜂蜜水的男人‥‥

他的背上‥‥後頸上‥‥有深淺不一,說不上密密麻麻卻也絕不稀疏的抓痕?吻痕?齒痕?‥‥歡愛後的痕跡。

‥‥是,金在中‥‥留下的‥‥嗎?

男人端著蜂蜜水沿路回了房間‥‥

沈昌珉鬼使神差的沿著男人的腳步,行至了臥室‥‥不,他又退回了拐角處‥‥

剛剛的最後一眼,那個側顏是‥‥「鄭‥‥允浩?」

 

金在中一喝完蜂蜜水就睡了過去,鄭允浩親著他的眼瞼,然後坐在床邊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張‥‥

「這麼好看,所以才讓人惦念啊‥‥」

他們在重逢的第一天,就做了以前刻意苦苦壓抑的事情。感情理智的崩潰,怎麼都沒辦法克制的需求,是害怕再分開一次吧。

「在中‥‥」

正想再一次親吻安睡中顯得特別乖巧可愛的戀人那張豔紅的小嘴,嘴唇在即將印上的那一刹那——「誰?」

鄭允浩警覺的轉過頭——

沈昌珉雙手握拳「真的是你。你回來了。」

 

鄭允浩和沈昌珉一直是種很奇怪的關係,除去經紀人這個頭銜之外,他們的強勢和氣場都有種相似感。儘管一個內斂一個外放,都無法讓人忽視那張俊美的臉龐下洋溢的才幹和掌控一切的領袖氣質。

所以,那時候,當鄭允浩拒絕簽約並且希望他不要告訴金在中的時候,他同意了。

因為他隱約知道這個男人的想法,並且能夠感同的理解。

 

掩上臥室的門,他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前是鄭允浩親自在用流理台的咖啡機調配的咖啡。

「你好歹也穿條褲子吧。」沈昌珉摸著杯沿,眼睛嫌惡的看著只圍了浴巾的男人「看著你傷痕累累的身體我會很心疼我們家在中‥‥可惡‥‥他一定被你折磨的很可憐‥‥」

「雖然現在不是你的經紀人根本沒權利管你‥‥」

鄭允浩抬手打斷沈昌珉的叨叨念「喂喂,夠了吧。你怎麼跟在中一樣一開始就嘰裡呱啦的說個不停啊?!」

沈昌珉看著正在擦著頭髮的男人,嘆氣「看來,在中和我一樣,好像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呢。」

「我們不存在這種問題。」鄭允浩端著咖啡晃了晃剩下一半的液體「雖然,一開始是你說的那樣沒錯。」

「昌珉,如果說,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他突然不見了,會給你造成多大的困擾?」鄭允浩看著拉開了窗簾之後,一片翠綠又湛藍的人工美景,眼睛在陽光的折射下有種詭異的森冷。

「你的意思是,你想在丟下他一個人六年並且無聲無息的回來之後,不管不顧旁人的想要自私的把他帶走再一次的無視他的感受的意思嗎?」沈昌珉說「如果是那樣,我也沒辦法。」

搖晃著咖啡的手頓住,深咖色的液體因為慣性還在晃動,鄭允浩笑了笑,眉毛還是和以前一樣習慣性的挑了挑「那麼認真幹嘛?揭人傷疤很沒風度。」

「你就是該死的欠教。」沈昌珉惡狠狠的咬牙。

「結果,當時你不也是默許了我的決定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害我們在中那樣不快樂的人,是兩個吧?」鄭允浩指著沈昌珉,又指著自己的胸口「我們是共犯啊。」

「喂‥‥你在逃避責任嗎?」

「不,我只是要把一切的錯誤擺在眼前。」鄭允浩伸了個懶腰「免得再錯一次啊。」

 

就在沈經紀感嘆這個男人何時變得這麼王八之氣外露同時講話又很欠扁的同時,這個空間裡突然闖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小新推著餐車衝進來「沈哥我想過了,你給我太多錢我總覺得以後你會在我身上加倍地討回來,為了讓我安心‥‥」

「你就‥‥和‥‥金少‥‥一起邊吃邊‥‥談談談‥‥談吧‥‥鄭!允!浩!」

面前這個人是鄭允浩!

「浴巾‥‥」

身為N多年前只是見了偶像一眼,並且華麗的留著鼻血犧牲了的現任助理小新此刻石化的狀態實在是進步了許多。

所以說‥‥現在這樣被沈經紀拎著衣領丟出門,還是挺不錯的‥‥

鄭允浩皺眉「誰啊?」

沈經紀拍拍手,合上門「哦,不成大器的助理。」

「解雇吧。」回房之前鄭允浩撂了一句「他身邊不需要任何雌性生物。」

沈經紀看著男人的背影,無奈的妥協「你們好好‥‥聚一聚吧?我會取消他後面三天的行程。外出的時候小心一點。」

鄭允浩比了個OK的手勢。

 

站在走廊上看著暈厥過去的助理時,沈昌珉在想,無論怎麼樣,都擺脫不掉活在鏡頭下的命運。

一開始選擇的人生,就是沒有辦法輕鬆的走下去的。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