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度2

在中對著這個數字核實了再三,放下體溫計去摸電話。

「俊秀,」開口出聲時聲音啞得自己愣了一下,「我在發燒。」他求救說。「我醒過來‥‥覺得不舒服,量了體溫‥‥然後就給你打電話。」在中說,又一陣的寒意讓他牙齒打顫,加上嘶啞的嗓音,聽上去很不清楚。

「別緊張!你做的很對,你還沒有通知允浩是嗎?沒關係,我想他應該還在醫院裡。躺著別動,儘量讓自己暖和一點兒,在中,放鬆,一會兒就有人到了。」

俊秀的聲音很溫和,很鎮定,這讓金在中聽了安心不少。掛上電話,他現在可以做的只有等待‥‥

直到那個他再熟悉不過的男人衝進來,把他扶起來裹在厚實的大衣裡,抱著他不斷喚著他的名字。他聽見對方有力的心跳和急促的喘氣聲,「允浩‥‥」在中小聲叫著,忽然有流淚的衝動。

 

「帶他去抽血驗尿。」俊秀從允浩懷裡接手在中,做了幾項簡單的檢查,然後扶他坐到輪椅上,吩咐護士說。他又轉頭對允浩道:「你留下,我有話要說。」

 

「太亂來了,我以為你們會有分寸一點,」俊秀板著臉說,「這回算你們運氣好,應該只是為分娩時準備的子宮外導管和直腸切口的連接處交叉感染,引發炎症,沒有影響到胎兒。如果是出血或者更嚴重一點是直接脫落‥‥」俊秀停下來,允浩煞白的臉色讓他不忍再說下去。

「總之,你們以後節制一點兒‥‥」俊秀嘆一口氣,「這次情況還好,因為胎兒的關係我不敢用藥效太強的消炎藥,不過給他吊吊鹽水,多休息幾天也就沒事兒了。」

「我現在能做什麼?」允浩有點兒無措的問。

「他好像已經把自己的胃倒乾淨了‥‥空腹輸液我怕在中會虛脫,你現在去買點兒吃的吧。我會安排他住院觀察一晚‥‥我知道你今天很不好過。」 俊秀按著允浩肩膀安慰著。他能為他們做的只有這麼多。

俊秀已經聽說了昌珉今天淩晨被身份不明的潛入者攻擊未遂的事情。早上一上班,醫院門口就圍了好多的記者還有員警,想不知道都不行,聽值班的護士說,還好當時昌珉隔壁病房的病人起夜,聽到昌珉掙扎的動靜按了急救鈴。

 

就像俊秀所說的,今天對允浩來講實在是糟透了的一天。他現在疲憊的靠坐在在中病床的床頭,讓在中枕在自己身上,看著吊瓶的液面一點一點下降。

「我聽俊秀說了昌珉的事情,」在中感覺好多了,又變回堅強自立的金在中,「對不起,添亂了。」

「‥‥不許說傻話,」允浩把頭抵在他肩上,悶聲說,「該道歉的明明是我,寶貝兒,怎麼辦,我感覺愧欠你越來越多。」

「那一定是我前世欠你的。」在中低聲笑著,「所以,下輩子你可要小心了。」

允浩不再說話,小心的繞過在中連著針頭的手臂,把他箍住。

 

 

******

「在中,你家裡有人是糖尿病患者嗎?」俊秀問。

「我媽媽,可是我沒有遺傳她。」在中回答。

「是這樣的‥‥你的空腹血糖偏高。」俊秀翻著在中這次的化驗結果,皺下眉頭,解釋說,「不過並不嚴重,我暫時不想用藥,一般的降糖藥會透過胎盤使胎兒低血糖,很容易誘發多種畸形。你只要注意一下飲食,儘量少吃多餐,也別餓著自己,另外,平時可以多走動增加運動量,一旦覺得頭暈心悸或者虛汗不止,就來醫院。」普通的孕婦在懷孕後期也會有1%~2%的概率患上妊娠期糖尿病,在中現在才受孕三個多月,按理說不應該,不過他情況又特殊些,俊秀決定還是小心一點,下星期就提前給他做糖負荷篩選試驗。

 

同一時間,在昌珉的病房裡。允浩也皺著眉頭在發愁。

「昌珉,沒關係,想不起來就算了,不要太勉強自己。」他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我們可以慢慢來。」但是他知道他們其實已經沒剩多少慢慢來的時間了,他已經把開庭時間拖了又拖,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找到有足夠說服力的證據。

「我是真的看到他了,他先用什麼東西砸了我的頭,然後繞過我走向我媽媽,我昏過去之前還聽到我媽媽的慘叫聲。我只是記不起他的臉。」昌珉著急得又說了一遍。

「鄰居說,在這之前有聽到你和沈太太爭吵的聲音,你還記得你們為什麼在吵嗎?」

「‥‥不。」昌珉面色蒼白的搖頭,「可那真的不是我‥‥她畢竟是我媽媽。」

「不是你,這一點我們都清楚,會沒事的。」允浩安慰著嘆息。今天在昌珉這邊他依然沒有取得任何進展。「對了,你想不想見見鄭先生,我幫你去聯繫‥‥」

「不用了,」昌珉忙擺手說,「我爸很忙,我知道。」

允浩覺得很奇怪,一般人遇到這種情形不會加倍的依賴剩下的家人嗎?昌珉卻好像本能得在怕他爸爸‥‥好像是說從小就跟著媽媽和父親分居,所以關係生疏的緣故。他甚至強烈的反對在出院後和父親住到一起。而兩天前,昌珉在醫院遇襲的時候,鄭先生雖然做出很關心的姿態,卻也鎮定的過分——他只是打電話到醫院詢問了大概情況,就直接找到了自己。允浩猜測他們這樣的大家族裡面總有一些不為外人道的故事,但是昌珉不願說,或者是已經不記得了,畢竟,他的記憶從出事以來就混亂得可以。

 

「好了,先生們,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金在中在門外敲敲門說。

允浩應聲開門,「不是說好我們辦完昌珉的出院手續,再去接你。」

「你們太慢,俊秀轟人了。」在中笑道。允浩當然不信。

「現在有什麼要幫忙的嗎?」在中問向沈昌珉。

對於在中其實是允浩的戀人,他們兩個人住在一起這件事,昌珉好像一點也不驚訝,更沒有排斥。

「在中哥,我接下來要給你們添麻煩了。」昌珉搖頭說,他說的添麻煩是指自己要搬去允浩和在中家借宿的事情。

允浩安排昌珉住到自己家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昌珉現在身邊必須有人,在中也是。而且作為常常要牽扯到各種案件中的律師,允浩給家裡安裝的保安監控系統很嚴密,不用擔心有人闖入。

「不要客氣了,說不定是我要麻煩你呢。」在中說。

昌珉點頭,他沒有說出來,其實心裡極信任這個在他最無助時接下自己案件的大律師,也很喜歡他這個每週都帶著好吃的(順道)探望自己的同性愛人。‥‥‥

 

 

******

有天凝視著那個把他從寂寞中拯救出來的情人離他而去的身影,她每走一步他的心就涼一分,臉上的絕望越發明顯起來。

「我知道,你還是會留在我和孩子身邊的。」身旁的女人一手托著肚子,一手拉著有天的胳膊,滿足地笑著。

有天輕輕地把女人的手從他胳膊上拿下來,沒有看她,落寞的向另一個方向離去。女人依然笑著,笑著然後淚水自兩頰安靜地淌下。

————————————————————————————————

「CUT!」導演喊。

有天對導演點點頭,從在中坐著的椅子邊上擦身而過。

「有天,行了吧,你從我一進來就沒有給過我好臉色。」在中笑著拉住他。

「我只是太驚訝金編劇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有天沖著在中身上比劃了一下,「你就不能對我們稍微有信心一點兒,然後老老實實在家休息嗎?」

「可是我的醫生說我需要運動‥‥今天正好昌珉說想看你們拍戲,我陪他過來。」金在中叉著腰覺得自己很有理。

「他剛剛看的的確很專注。」有天看著現在還不知在出神想什麼昌珉,壓低聲音,「你還沒告訴他,你現在懷孕了?」有天知道昌珉不是個任性的孩子,如果他知道,一定不會提要在中陪他出來的話。

「等瞞不過了,再說吧,他現在是唯一把我當正常的人而不是養豬一樣對待的傢伙了。我也不想在這種時候再嚇他。」

「他的案子不順利嗎?」

「允浩不會和我多講,但是他最近熬夜熬得很凶,我想是吧。」在中微微皺著眉頭,「昌珉幾乎都在發呆,不怎麼說話。難得他對我們這部戲很感興趣的樣子,我想帶他出來散散心也好。」

「是我的魅力太大。」朴有天沉吟著點頭。

「‥‥他說這部戲讓他感覺很熟悉,看著很容易回想起以前的事。」在中忍了忍,決定不去計較有天對自己說了這麼噁心的話。

「還說帶人家散心‥‥分明是你想讓小昌珉想起痛苦的往事,助你老公一臂之力。」有天樂起來。

「去你的!你在我這裡磨蹭什麼?快去準備下一段台詞!」在中笑駡著站起來,正要轉身去找昌珉,突然襲來的暈眩感讓他腦袋重重的一暈,他急忙又抓住有天穩住自己。

有天立刻從後面攬住他的肩,撐著他,防止他摔下去。「喂,你還好吧?」他不安地問。

「我只是,」在中眼前天旋地轉,「需要再坐一下。」他必須靠著有天才不至於倒下去,並且心跳得發慌,皮膚開始冒冷汗。他用力吸了幾口氣,感覺自己快要昏過去。

「SHIT!你得去醫院。」有天焦急地吼他,幸運的是,金在中已經不能再反抗他。

 

 

「在中怎麼會突然昏倒?」允浩趕到醫院沖著金俊秀發問。

金在中心裡暗嘆,嘖嘖,早知道,上一部戲裡那個對著太醫亂吼「醫不好她就統統給朕陪葬」的昏君應該讓他去演啊‥‥

「‥‥血糖嚴重失調,」俊秀嚴肅的說,「他本身可能是糖尿病隱性基因攜帶者,受孕以後體內激素分泌變化極大,加上胎盤本身會加速胰島素降解‥‥我已經給他做過葡萄糖耐量實驗,可以確診是妊娠期糖尿病了。」

「會怎麼樣?」

「我建議把孩子流掉。」

「金俊秀!」在中一下子坐起來。

「你先躺下,小心針頭回血,」有天把還在輸液的在中按回去,看著臉色同樣十分不好的允浩,開口幫忙問,「秀秀,有那麼嚴重嗎?」

「我不知道,有天,就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會有多嚴重。」俊秀很為難的慢慢搖頭。

「你這樣的原因,我不能接受,我不會同意的。」金在中甩開朴有天的手,把針頭從手背上拔下來,神情激動地大聲說。允浩只得死死抱著他。

「反正‥‥你們再仔細考慮一下。」俊秀嘆氣,一手拉上還是沒有想明白“在中哥一個男人為什麼會懷寶寶”的昌珉小朋友,一手攬住還在考慮“怎麼能讓金在中聽俊秀的話”的朴有天,邁步走開。

‥‥‥‥

 

「允浩,」在中終於平靜下來,他閉上眼睛,睫毛還在顫抖,「剛剛俊秀給我檢查寶寶的情況,說馬上就能知道是男生還是女生了‥‥我最近連著出狀況,寶寶還是健康得不得了,三個半月大,都已經可以看清楚手和腳了‥‥允浩‥‥」

「想留下就留下吧,我不會逼你打掉他的。」允浩撫著在中頭髮說。

「啊?!」在中睜大眼睛。這未免太容易了些。

「我就那麼像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要綁你去流產的狠心父親嗎?」允浩失笑,溫柔地看著他「只要你不要讓我後悔,在中,千萬別讓我後悔。」他幾乎用懇求的語氣說。

金在中忍不住吻上去,纏綿而長久‥‥‥

 

另一邊,醫生金俊秀正在斟酌患者的妊娠期胰島素用量問題。

「你不是建議在中哥流產的嗎?」昌珉在一邊看著,摸不到頭腦的問,他終於放棄弄明白“男人為什麼會懷孕”這件事了。

「反正叫他不要嘗試生孩子,他一定要生,叫他多休息他工作照接不誤,說過了三個月才可以‥‥結果剛滿三個月他就縱欲胡來,叫他適量運動他就到處亂跑,他今天早上還吐到脫水,剛才說起來不是他自己一樣的滿不在乎。叫他流產又怎麼了,反正他從來都不聽我的。」金俊秀氣嘟嘟的說。

「你剛才是嚇唬他的!」有天抓住重點,張大嘴巴。

「不狠狠地嚇他,他永遠學不乖。」俊秀說著忽然安靜下來,把頭靠在有天肩上,有些害怕又難過的繼續說,「有天,如果在中出事,有一半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有天有些心疼得摟著他,輕聲哄著安慰著,「他只是想給允浩個寶寶,你不是才說嗎?他那麼不乖,你攔不住他。」他知道,俊秀因為這件事承受的心理壓力一直很大。

昌珉今天受刺激受得有些麻木,他托托鼻樑上的眼鏡,思考,有天哥和俊秀哥也許大概應該‥‥也像允浩哥和在中哥一樣——那麼的要好吧=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