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的肚子‥‥可以這樣壓著嗎?」允浩看著俊秀在在中肚皮上按來按去,有點兒緊張。

「允浩,一個懷了孕的肚子也是一個肚子,你不用好像對待定時炸彈那麼的小心翼翼。」俊秀笑眯眯地說,手上換了個無關緊要的位置一加勁。立刻換來在中「哎喲!」一聲叫喚。

「你看,他是活的,疼了會叫的。」俊秀不理會躺著瞪他的金在中,繼續和允浩說話,「你要不要摸摸看,現在子宮有拳頭大小,已經可以摸得出來了呢。」

允浩一臉不可思議的把手放上去。在中一副任君宰割的樣子,放鬆了身體,感覺到腹部傳來一陣不同于俊秀手上溫度的乾燥暖意。

「‥‥就是這裡,輕一點兒。」俊秀看見允浩找對了位置,出聲提醒著。

只是這麼簡單的動作,只見允浩眉目間忽然流露出的幸福神情,居然讓在中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你‥‥要摸到什麼時候?」過了一會兒,俊秀終於受不了的笑出聲,「我可檢查完了,你們不妨回家再繼續。」

允浩馬上窘困地收回手,同時有電話打過來。他對俊秀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去接電話。在中還在記仇剛剛俊秀對他“施暴”,拍開他伸過來的手,自己爬起來。

「有天,是我,我和在中在俊秀這裡‥‥好,我們馬上過去。」允浩皺皺眉頭,放了電話對俊秀說,「我們現在要趕去有天那裡接昌珉。」

「下面的第四到第七個月算是穩定期,寶寶會越長越快,在中的肚子馬上就看得出來了,注意按照我列的單子補充營養,忌暴飲暴食,胰島素用量維持不變。」醫生俊秀點頭,迅速交待了醫囑。

 

「有天那邊怎麼了?」在中在趕去片場的路上問允浩。他們來醫院之前,像往常一樣送昌珉到片場,看有天拍戲。

「不知道,有天只說讓我們快去。」允浩說。

 

 

「你怎麼他了?」金在中摟著哭得傷心的昌珉,笨拙的安慰著,又沖有天喊。

「我怎麼知道?」有天聲音只比他更大,「我們馬上就要拍完了,他忽然大聲哭起來。我哄也哄了,罵也罵了,上帝啊,沒有見過這麼能哭的傢伙。」

「有天,今天真是對不起,我沒想到昌珉情緒會這麼不穩定,可以看看你們今天的劇本嗎?」允浩對有天說。

有天搖搖頭,把劇本遞給他。

 

 

「還沒有研究出什麼結果嗎?」關上房門,金在中問。

「這個‥‥只是普通的家庭暴力情結吧。」反覆看了幾遍劇本的允浩說。

「所以昌珉的家裡很可能有家庭暴力?」在中坐到允浩身邊。

「他對他媽?他媽對他?這可不是我想找的證據‥‥沈先生也沒有理由每月回家一趟就為了歐打老婆兒子。」允浩放下手中的劇本,伸手環住他。

「分居的理由是?」

「夫妻感情冷談。」

「那還是‥‥」嘴巴嘟起來。

「沒有人會為了感情冷談去殺人,他們平時互不干涉,沒有利害衝突,甚至沈太太的保險受益人都填的是昌珉而不是她丈夫。」允浩讓在中靠在自己身上。

「都這樣了為什麼不離婚?」

「從分居的時間來看,不如問,為什麼會結婚吧?」允浩苦笑。

「我現在比較好奇他們關係這樣生疏,為什麼還要生孩子?」在中跟著他苦笑起來,問題又多又離題,有實質性的答案一條沒有,找不到切入點,看來依然無從下手。

「孩子‥‥昌珉現在在房間裡休息?」允浩嘆氣,放棄了他鑽到牛角尖裡的推斷,手自然而然的移到金在中的小腹上,他發現自己已經愛上做這個動作了。

「好不容易讓他安靜下來。」金在中點頭,舒服的眯起眼睛,「你有什麼話都明天再問,今天還是不要刺激他了。」

「‥‥好,聽你的。」允浩話音未落,就響起一陣敲門聲。

 

「昌珉?」在中拉開允浩的手,去應門。

「是我‥‥我想起來了,」昌珉站在門口,臉色異常蒼白。

「真的!太棒了!」在中叫出來,伸手去拉他,「先進來慢慢說。」

「好小子,」允浩一聽也興奮起來,「這下總算有救了。」

昌珉僵硬的搖著頭躲開在中的手,向後退了一步捂住臉,「我去自首‥‥」他用盡全身力氣說,眼淚一下子又從指間滲下來,「她是我媽媽啊!怎麼會這樣‥‥」

 

 

******

「金俊秀,你說怎麼會這樣?」金在中氣急敗壞的在俊秀的診室裡走來走去。

「人又不是我殺的,你和我急有什麼用。」俊秀翻個白眼,拍拍身邊的床說,「這一個禮拜你都是這樣——焦躁多動?你在跟自己過不去還是跟寶寶過不去呢?躺上來。」

「可是‥‥」在中配合地躺好,掀起衣服,「昌珉哪裡像是殺人犯了?」

「殺人犯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俊秀給他不講理的口氣逗樂了,看見在中惱怒的瞪著自己,才不急不緩地開口說,「我當然覺得他不是‥‥允浩不也是因為相信昌珉才接了他的案子,還讓他住到家裡‥‥」

俊秀用探頭貼著金在中的腹部四下移動,繼續說,「問題不在我們怎樣認為‥‥我勸你也少插手這件事比較好‥‥可以的話,最近不要和昌珉單獨呆在一起了。」

「‥‥俊秀。」在中不可置信的叫了一聲。

「按照你形容的情形來看,」俊秀攔住他的話,「沈昌珉有可能是在深層的催眠和心理暗示下做出了不自知的舉動。」

「你是說‥‥」在中睜大眼睛。

「我可什麼都沒說,這方面我瞭解得不比你多多少。」俊秀忙跟他擺手,繼而看著B超螢幕問,「允浩呢?」

「陪昌珉去做腦科檢查,」在中解釋道,「他懷疑昌珉是受刺激太大致使記憶混亂。」

「他倒放心自己的寶寶去操心人家的兒子,沈昌珉的爸爸呢?哪有這樣做什麼都要律師陪著的家長。」俊秀皺著眉頭,放下手中的探頭向金在中說,「打電話抓鄭律師過來,先來看看他自己的兒子。」

「天那!俊秀‥‥」一陣驚喜。

「恭喜你們,是個健康的男孩子。」 俊秀對他笑笑。

電話最後也沒有撥出去,因為昌珉已經過來了。

 

「‥‥所以,允浩被你父親的電話臨時叫走了。」俊秀說。

「允浩哥讓我們先回家等他,說很快就回去。」昌珉說,只是過了一個禮拜他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了一場,難怪允浩比起在中更加不放心他。

「‥‥好。」金在中只好點頭,在最開心的時候想一起分享的那個人不在,怎麼說都有一點兒失望的。

 

「昌珉,你怎麼都不和我說話?」坐在計程車上,金在中逗昌珉說話。

「哥,你不怕我嗎?」昌珉悶聲說,「我是對自己媽媽都‥‥」

「騙人。」金在中語氣淡淡地打斷他。

「沒有騙人,真的是我。」昌珉平靜得好像自己說的不過是“今天天氣還不錯”之類的話。

「你都想起來了?所有?全部?」在中又問他。

昌珉點頭。

「那麼,一個多月前在醫院裡攻擊你的人長什麼樣子也想起來了?」

昌珉愣了一下,再點頭,又開口說,「‥‥當時太暗了,而且他一被發現就逃得很快,我看不清楚‥‥應該是不認識的人。」

「騙人。」在中對他笑一下,「看護趕到的時候你不是已經停止掙扎休克過去了嗎?之後醒過來才忘記了受到攻擊的過程。你哪只眼睛看到犯人跑得快不快了‥‥幫對方瞞著我們啊,一定是很熟的人吧‥‥可就算知道是被昌珉瞞著,我們還是很想幫你忙。」

昌珉別過頭。

「為什麼不說出來呢?你還記起了什麼?是我們不值得信任嗎?」在中扶著他的肩膀說,「昌珉,轉過頭來說話。」

「你不會明白的‥‥」昌珉無奈地回過頭說,幾乎是在他轉過臉的同時,金在中看到他眼中瞬間映出的驚恐。

「不!!!!!」

昌珉的聲音原來可以這樣的嘶啞嗎?

行人的驚呼加上尖利的刹車聲讓金在中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麼,然而他終究來不及抓住這一閃而過的念想,甚至連疼痛都沒有感覺到,就一頭遁入黑暗裡。

 

 

允浩,允浩‥‥ 醒過來的過程可沒有昏過去時那麼痛快了,金在中先是覺得痛,接下來還是痛,仿佛所有的知覺裡只剩下這一種那樣不容忽視的痛,絲絲入扣的痙攣般的抽痛。唯一可以慶幸的是他的腦袋已經清醒過來,他知道自己現在躺在家裡,車禍應該不很嚴重,至少比起腹部的強烈不適他感覺不到其他的外傷。

家裡?他猛地睜大了眼睛,是誰把他送回來的,剛才發生什麼事,沈昌珉在哪?

「金先生‥‥你醒了。」中年男子站在門口叫他。

是昌珉的爸爸,那張酷似的面孔讓金在中一眼就認出來了。

「你現在最好不要動也不要開口說話,」男人說,「你們怎麼都這麼喜歡多管閒事呢?如果昌珉沒有想起來‥‥我看過了,你的劇本寫得和我的經歷真像——那樣一團糟的生活,都是你不好,昌珉本來是不會想起來的,我也就不用做這些多餘的事情了。」

「‥‥為‥什麼?」聲音完全是擠出來的。

「很痛苦吧,所以還是不要出聲比較好,」男人不贊成的看著他在床上掙扎,「我聽說了你和鄭律師之間的事,也很佩服你們的勇氣,如果我們當初,我當初可以再堅持一點的話‥‥不是的,如果當初那個女人沒有沖著我的財產一廂情願的懷上我的孩子的話,如果沒有人逼我結婚,他也許就不會自殺的‥‥現在還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男人陷入回憶中,懊惱地抱怨著。只聽著金在中越發的惶恐,他瘋了嗎?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些‥‥還是自己就要死了。

「你已經猜出來了吧‥‥」男人走過來,隔著手套擺弄著在中床頭的鬧鐘,「我對昌珉進行了催眠,讓他和那個女人吵了一架然後殺了她,他現在一定恨不得我死。」

在中搖頭,他痛得不斷抽氣說不出話來,汗珠一滴一滴沿著沒有血色的臉劃下。

「可是沒有用的,受了催眠這種話說出去誰信呢,我畢竟有不在場證明‥‥」男人放下鬧鐘,看著金在中痛苦地想說話的表情,繼續說,「鄭律師在我那裡找到資料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我叫昌珉過來陪你好不好,不會再難受了,對不起‥‥如果‥‥」他沒有再說下去。

太疼了,允浩,這回實在是疼得過分‥‥金在中眼前又開始發黑,他努力把意識集中到疼痛上,警告自己一定不可以現在昏過去。

「昌珉,」男人走出房間,用近於殘酷的溫柔聲音說,「你在中哥不舒服。」

「‥‥不舒服。」昌珉重複著。

還好,昌珉看上去沒有受傷,在中心想,但他很快又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那樣空洞的眼神。

「你過去陪著他吧,」男人點頭說,「還記得嗎?他吃飯之前總要讓你打一針的‥‥」

「俊秀說要上鬧鐘,定時進餐打針,就會沒事的。」昌珉費力的回想著,額頭滲出一層薄汗。

「對,沒事的。在中很快就安靜下來了‥‥」男人順著他的話安慰著,又看了一眼處於半昏迷狀態的金在中,轉身離開。

混蛋!清醒一點兒啊,沈昌珉!

在中很想一巴掌扇醒昌珉,如果他還可以控制得了自己的身體的話。

 

鬧鐘響起來,昌珉把他的胳膊抽出來,消毒,打胰島素‥‥動作極小心。在中在針頭紮進身體裡的時候掙扎著顫動了一下,幅度小得昌珉根本察覺不到。他只能在混沌中看著昌珉完成注射。不敢想像寶寶的狀況,不敢想像昌珉恢復自我意識以後的反應,更不敢想像允浩回到家看到這一切的情形。

十分鐘之後,鬧鐘又一次響起來,這回金在中真的安靜下來,他身體的感知變得很遲緩,腹部已經不太疼了,心臟也越跳越慢,冷,手腳發涼,眼前一片昏暗。

 

‥‥‥‥他看見允浩。

「別走,」金在中拉著允浩的手啞著嗓子說,,「我生病了。」

「不走。在中,你睡吧,醒來就好了。」允浩一邊給他掖著被角一邊輕聲哄他。是了,那是一個月之前的事,他們在醫院,因為他發了燒。

「我哪都不去,寶貝兒,一直陪著你。」允浩的聲音好像就在耳邊,又好像很遙遠。

允浩‥‥

在中終於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識逐漸渙散。

可是我要走了‥‥

 

 

允浩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一刻他感到的恐懼,他站在急救室門外,等待那盞燈熄滅,又害怕它熄滅得太快。

‥‥‥‥

 

「你做了什麼???」鄭允浩一把推開沈昌珉。剛進門的時候,他只是以為在中不舒服在睡覺,昌珉陪著,然後他看到胰島素藥瓶裡的餘量,頓時慌了。

「允浩哥。」昌珉茫然的看著他。

「在中,醒醒!」允浩把金在中拖起來,「寶貝兒,看看我!」

鬧鐘響起來,昌珉手攥著注射器忽然觸電一樣的發抖,「在中哥‥‥」他小聲叫著又看了毫無生氣的在中一眼,跟著失去意識栽倒在地上。再多清醒一會兒,他只怕就要崩潰。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