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早上醒來,有點不是很清醒。隱約記得昨天夢見了在中,在夢裡告訴了他自己一直不敢說的痛楚,在夢裡說出來似乎多少也有點效果,至少心裡好像不那麼難受了‥‥

允浩翻了個身,感覺有點不對勁,剩餘的瞌睡蟲一下子全部跑光,跳起來衝進浴室一看:呀!內褲髒掉了!對了,昨天還做了一夜的春夢!幸好只是夢‥‥

(—__—|||)‥‥那是很特別的夢!

允浩偷偷的看看在中,好像還睡得很熟。於是迅速翻出一條乾淨的內褲,又衝進浴室‥‥

在中睜開一隻眼偷偷的看著允浩,他昨晚根本就沒有睡,他怕允浩知道他沒有他的允許就跑進他的夢裡,而且,還那個那個‥‥幸好自己是鬼,不會臉紅心跳,要不然現在,自己肯定像只紅燒蝦米!不過,允浩也很害羞噯,換條內褲都要偷偷摸摸‥‥好可愛!

 

允浩把內褲往臉盆裡一扔,放點水先浸著,準備邊做早餐邊洗衣服‥‥打開冰箱一看,昨天買的包子全沒了?難道在在半夜起來吃光了?——沒錯,在中在允浩的夢裡跑出來之後覺得肚子空空,打開冰箱把包子全吃了‥‥

允浩換好衣服,輕輕的關上門,出去買早餐‥‥

允浩前腳出門,在中後腳就爬起來了。奸兮兮的走進浴室,把允浩的內褲洗了‥‥

 

允浩買好早餐一進門就看到在中已經坐好等著他了‥‥

「浩浩你好早噢!」

「早!刷過牙了嗎?」

「刷過了!」

「那你先吃起來,我去刷牙洗臉‥‥」

‥‥‥‥

允浩走進浴室,立刻又走了出來,「在、在在‥‥你有沒有看到我臉盆裡的‥‥」

「你的內褲啊?我洗掉了!」在中伸手一指陽臺,允浩就看到自己早上換下來的內褲正掛在那裡迎風飄揚‥‥

「你‥‥你‥‥」允浩尷尬的說不出話來。在中倒是越看越開心,他體會到了“欺負”自己愛人的快感!怪不得平時允浩老喜歡欺負自己!

「這個很正常嘛!幹嗎那麼臉紅?」

「不跟你說了!」允浩一氣,轉身去刷牙了‥‥在中在那裡偷笑。

‥‥‥‥

 

早飯過後,允浩一本正經的拉著在中在沙發上坐下,說是有重要的事告訴他。他不說,在中也猜到是昨晚夢裡說過的事情,他怕允浩又要哭的西裡嘩啦,所以開始東拉西扯,轉移話題‥‥

「在在,你認真聽我說!」允浩看來有點慍怒了‥‥

「噢!」

「我‥‥沒有出去玩,我借著乾爹的力量回到了十二年前‥‥」允浩希望在中有點什麼反應,可是他像個小學生上課一樣,瞪大眼睛認真的聽著,不插一句話‥‥難道是沒聽懂?自己的語言表達能力有那麼差嘛?

「我想回到過去阻止你自殺,」在中還是沒反應,「我沒有想到我成為了你口中‥‥喜歡的那個男生‥‥」

這回總歸有反映了吧?還是在中還是那付死樣!

「我的回去,間接的害死了你,在在,我對不起你‥‥」

「那你賠命給我!」——不會吧?這就是反應?

果然,昨天晚上溫柔的在在只是一個夢。那一句“我愛你”只是夢裡的自己所希望的話語‥‥現實和夢境的距離相差太遠了‥‥

「隨便你‥‥」允浩不敢再看著在中,難過的低下了頭‥‥

浩浩,誰叫你一天到我欺負我?回到過去這種事情都沒有和我商量商量,也不管我同不同意,今天我一定要一次把你欺負夠!

 

「讓我想想,唔‥‥」在中跑到廚房,那了把水果刀出來,坐上允浩的腿,把刀架在允浩的脖子上比劃比劃。「是割在左邊好呢?還是割在右邊好呢?浩浩你要哪一邊?」

允浩閉上眼睛,仰頭靠在沙發上說:「隨便‥‥」

「浩浩,動脈在哪裡啊?」

允浩沒有回答。

「算了,算了,還是割在手上吧!像我一樣!」在在又把允浩的手拎起來,「這把刀快不快呢?不快的話會很疼的‥‥算了,我還是親手掐死你吧!」

允浩感到在中冰涼的雙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只是一點力都沒有用‥‥慢慢的,掐著自己的手繞過了自己的脖子,變成溫柔的摟抱‥‥

允浩睜開眼睛,看著在中慢慢的貼近自己,最後把他的雙唇貼上了自己的脖子‥‥原來在中想吸乾我的血‥‥(—__—|||)

 

允浩覺得脖子被在中弄得有點疼,過了一會兒,只聽的在中說:「有了有了!」

「什麼東西?」難道是咬破了?

「吻痕啊!昨天晚上因為在夢境裡,所以怎麼親你都不會留下痕跡,嘻嘻嘻‥‥不過現在有了!再留幾個!!」在中換一邊,又開始用力的吻起來‥‥

昨天的夢境?親吻?「在在,你說什麼啊?」允浩把在中從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來。

「我昨天看你做惡夢,還叫著我的名字‥‥所以我好心進到你的夢裡看看你,安慰安慰你這個受傷的小孩‥‥」說完又貼了上去。

允浩又把他扯下來,「你給我說清楚點!你進到我的夢裡?」

「是啊!」

「我對你說了什麼?」

「說了很多,還邊哭邊說,我幫你擦眼淚都來不及!真是楚楚可憐哦!」

「那、那你全都知道了?」

「知道知道!你這個小孩子就是不乖,沒經過大人同意就擅做主張!」

「那你剛剛還拿把刀要殺我?」

「欺負欺負你嘛!就允許你欺負我,不許我欺負你啊?」

「我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啊?」

在中立做嬌羞狀,「你昨天晚上就欺負我了‥‥」允浩愣在那裡,在中用手指了指外面飄揚的小內褲,允浩立刻如火山爆發,帥臉紅透半邊天!在中可不管,又靠上去繼續開墾允浩的脖子‥‥

允浩的心跳狂亂加速,脖子上都可以看見脈搏跳動的頻率,在中得意的笑了‥‥夢裡的人果然可以表現自己真實的欲望,在夢裡的浩浩那麼大膽,現實中的浩浩怎麼那麼害羞啊!?

‥‥‥‥

 

不曉得是在中在開墾第N個吻痕的時候,允浩終於回過神來,「在在,好了,親玩了沒有,過幾天我還要去學校的!」

「唔唔‥‥」(沒有!)

「好了好了!」允浩想把在中扯下來,可是在中像條水蛭般牢牢地吸在自己的脖子上!

「咚咚咚——」有人敲門。

「在在,快下來,有人來了!」

可是在中還是像只考拉(無尾熊)一樣掛在允浩身上不肯下來,「他看不見我的!」

沒辦法,允浩只好由他掛著‥‥

打開門,允浩還沒說話,在中就霸道問:「這個美女是誰?」

「乾爹‥‥」允浩輕輕的叫了一句。

不會吧?在中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允浩的乾爹怎麼說都應該是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子吧?而且,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男人呢?——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浩浩,對不起‥‥」乾爹看起來好憔悴,眼睛也是腫腫的,精神狀況看起來比自己還差。自己因為被在在那麼胡鬧一下,精神好多了。

「在在,下來‥‥」

在中很乖地放手,去廚房泡茶‥‥

 

 

 

 

(二十六)

乾爹捧著茶杯,坐在沙發上低頭不語,時不時的瞥幾眼看看允浩,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學生。允浩也低著頭,不曉得在想什麼。就剩下在中,眼睛咕溜咕溜的看著他們‥‥

轉了一會兒茶杯,乾爹終於開始說話了:「浩浩,我知道你現在很討厭我,可是你不會那麼絕情,連個讓我好好道歉的機會都不給吧?」

「乾爹,我沒有討厭你‥‥我想了很久,你這麼做其實是為了我好‥‥乾爹說得沒錯,遺忘自己的愛,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那你幹嘛不接我電話?」

「電話?我沒聽到有電話啊?」

在中突然叫了起來,「哎呀!我忘了告訴你,電話機在幾天前就壞了!」

「那我還打你手機,你也沒接‥‥」

「手機?」允浩立刻起身翻他的包‥‥手機、手機‥‥咦?我的手機怎麼不見了?「在在,有沒有見到我的手機啊?」

「對哦,自從你回來之後,我就沒見到你的手機。」

「難道是丟了?」

「還有可能是在大街上被偷了‥‥」在中說出另一種可能。昨天的允浩失魂落魄,在街上有人翻他的包,他也不會有感覺的!

早不丟,晚不丟,偏偏在這時候丟。乾爹,你只好自認倒楣了。要怪也只能怪那個賊偷了。

「對不起,乾爹‥‥讓你擔心了‥‥」

「害得我根本就沒睡好覺!」乾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護身符,遞給在中,「在在,你把這個戴著!」

「這是什麼?」允浩和在中同時脫口而出。

「雖然我不能讓在在變成人,但是我也盡我自己的努力,一天一夜發明了這個!在在戴著了之後就會有正常人的體溫了!浩浩,你抱起來就會暖暖的!」

一聽到“抱”這個字,又看到乾爹賊溜溜的盯著自己的脖子,允浩又立刻臉色緋紅;而在中,一聽有這種功效,立刻把護身符套上脖子‥‥

之後,笑眯眯的對允浩說:「以後天冷了,我就可以幫你暖床了!」

真是口無遮攔‥‥

乾爹看著這兩個幸福的小孩,傻呵呵的笑了‥‥

 

 

國慶假期結束,允浩又開始打工上學。

‥‥‥‥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

「浩浩,你去哪裡?」

「我去打工。」

「騙人!」在中用懷疑的眼光看著允浩,搶過他的包,抖出裡面的東西——螺絲刀、手電筒、刀片、手套‥‥「你去幹嘛?」

「你翻我的包‥‥」

「整理你的包是我每天的任務‥‥說,去幹嘛?」

「沒幹嘛‥‥」現在的允浩對在中百依百順,疼愛有加,連在他面前撒個謊都不忍心,以至於影響了演技。

「那我一整晚都跟著你!」相反,在中是越來越“凶”了。

‥‥‥‥

 

允浩派出去的紙鶴,告訴他只找到了一個人——宋櫛風;另外兩個人好像從世界上消失了一樣,怎麼找都找不到。所以,他今晚決定去在中的高中查一下他們高中的資料。

「好,我老實交代,我去你的高中找資料。」

「找什麼資料?」

「那三個混蛋的升學紀錄!」

在中不開心了,「我不是說過,我不計較了嗎?你怎麼還去找他們?」——其實在中不是不計較,他是怕允浩一衝動,弄點什麼事出來。最重要的是——他怕允浩受傷。

「你不計較,我計較。我很小氣的,別人打我一拳,我要還他們十拳,我不是替你報仇,我只是替自己報仇!」

在中捶了允浩一拳,瞪著眼睛看著他。允浩揉著胸口說,「我不是說了是“別、人”嘛‥‥」

「你又要說我不是人了是不是?」在中就知道允浩老來這一套!

「不是,在中是“自己人”‥‥」又來甜言蜜語,允浩越來越油嘴滑舌了‥‥

「我要跟著你!」看來在中這個跟屁蟲是做定了,允浩沒有辦法,把在中摟過來,帶上門出去了‥‥

‥‥‥‥

 

黑漆漆的夜裡,允浩和在中來到S高中的圍牆外頭,左看右看,確定沒人,身手矯健的允浩一下子翻了進去。

一跳下牆,在中就站在了旁邊‥‥他穿牆進來的‥‥(—__—|||)

「哇~~~~嚇死我了!求求你,有點聲音好不好?」

「好!」^o^

 

在中憑著記憶,帶著允浩去了檔案室。允浩這才發現帶著在中有莫大的好處,這不,連門鎖都不用撬了,在中進去把門給開開了‥‥

允浩打開手電筒,開始在裡面翻找‥‥

「1990屆,找到了!」允浩抱出一個厚厚的資料夾,隨手打開,就是在中的那頁!「看到沒?我和你真的很有緣!」

「臭美!」

那一頁有點泛黃的資料上,還有一張在中的一寸照,笑的清新可愛,露著一排白白的牙齒,還有兩個甜甜的酒窩。允浩隨手就把它剝了下來,塞進自己的皮夾子裡。——哎!好難得啊,終於有了一張寶貝的倩照了‥‥

允浩仔細看了一下,那一欄備註裡面寫了一行很刺眼的字:1990年4月23日死亡。他皺了一下眉頭‥‥

然後允浩從頭開始翻起,翻到了宋櫛風,裡面寫著畢業後是進了師範大學——這種畜生居然也能進師範大學?!!!

「在在,我打賭這傢伙有鬼!」

「什麼意思?」在中不解的看著允浩。

「待會兒‥‥讓我證實一下。」允浩又開始翻起來‥‥終於看到了張勇的檔案!他指著備註一欄對在中說:「你看,1990年5月10日死亡。」

「怎麼會這樣?」原來這個人也死了那麼久了?

「哼,應該還有‥‥」允浩又翻到了嶽玟輝,備註裡面寫的還是:1990年6月3日死亡。

「怎麼會呢‥‥」在中覺得不可思議,難道果然遭天遣?

「我想,應該去問那個活著的‥‥不過,活的未必肯說,那就問死的去‥‥在中,你以前老師辦公室在哪裡?帶我去。」

‥‥‥‥

 

在中帶著允浩去了那時高三年級的辦公室,允浩讓房屋的記憶回到了1990年的5月11日‥‥

那是張勇死後的隔天,老師們都在紛紛談論,雖然聽不見聲音,但是允浩努力辨別其口形,約摸知道了這個張勇是喝醉了酒,溺死在附近一個公園的湖裡。

然後是那位嶽玟輝,死於煤氣中毒。但是他的同居者——宋櫛風,卻死裡逃生‥‥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