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在中帶著滿肚子的疑惑,跟著允浩來到了那個公園。

公園早就關門,裡面沒有一個人。借著附近的住宅燈火,公園裡的道路還是清晰可見的。說起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一起逛公園。兩個人攜手走到湖邊,允浩看了看墨黑的湖面說:「這個湖的陰氣很重啊‥‥」

「我也感覺到了‥‥」

允浩默念咒語,平靜的湖面開始波動,仿佛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在中害怕的縮到了允浩的背後——其實鬼也怕鬼的‥‥

湖面的波紋越來越厲害,水花翻騰,慢慢的冒出了幾個黑糊糊的頭顱!等湖面平靜下來,允浩看著眼前的落水鬼問道:「我找張勇,還在不在?」

聽到找張勇,幾個落水鬼又慢慢的沉了下去‥‥只剩下一個。他慢慢地靠近湖岸,露出水面半身,就不再往前。落水鬼常年待在湖底,身上長滿了綠綠的水藻,還有滑膩膩的水棉,看不清他的樣子,粘嗒嗒,濕漉漉,乍看之下還以為是一具腐屍。

「你是誰?怎麼會認識我?」

「我是十二年前在某個倉庫被你亂打一頓的人,你不記得啦?」

張勇看了一會兒,搖搖頭,說沒印象了,看來這個人不是豬腦,就是打過的人太多了。不過,這個不重要,允浩直接問他:「你是怎麼死的?」

一問到自己的死因,這只落水鬼開始憤怒的哀號:「那個混蛋!是那個混蛋!!!」

「宋櫛風對不對?」

「對,就是他!那天晚上,他把我灌醉,然後把我從橋上推下來!」

「好了,謝謝,我知道了‥‥我會去找他的。你回去吧!」

「你要替我報仇!」粗大的嗓門還在那裡亂吼。

允浩嘴上說:「我會的,你安心做你的落水鬼吧!」心裡卻想:誰要替你報仇啊?沒把你打的魂飛魄散已經是我的仁慈了。

 

允浩看這張勇慢慢的沉下水面,把背後的在中拉出來。「我說吧,那個宋同學真不是好東西。」

「嗯‥‥」

「知道他以前高三的時候住哪兒嘛?」

「知道,我聽說他和別人一起租房子住的,沒想到就是嶽玟輝。」

允浩摸摸在中的臉蛋,「累不累?累的話我們改天再去。」

在中搖搖頭,說:「很近的。」

‥‥‥‥

‥‥‥‥

 

站在那棟樓的樓下,允浩閉著眼睛感受了很久,沒有發現什麼。「看來,他已經不在這裡了。我們回去吧!」

允浩在街上不敢太囂張的摟緊在中,只能手牽著手‥‥

「為什麼他可以亂跑啊?」在中覺得很不公平。

「他又不是自殺,你忘了啊?」

「那他到哪裡去了?」

「一,他有可能隨處遊逛去了,大好河山,不遊豈不浪費?所以,一般來說,名勝風景區的陰氣是很重的;二,可能他的陽壽已盡,投胎去了;三,他的家人在他死後給他做了場法事,讓他提早投胎去了——這種啊,就是叫做走後門!他的投胎會使一個媽媽生下雙胞胎哦!」

「啊?!」在中覺得好不可思議哦。(= =||| peggy有一個朋友生雙胞胎兒子...)

「而且,給他做法事的道士高僧必定真的有真本事才行哦!決不是濫竽充數騙人錢財的那種!他們還要給鬼差送許多小費!」

「這是不是行賄啊?」

「差不多啦!有錢能使鬼推磨嘛!鬼差收了錢之後,就會偷偷的帶著他找一個媽媽,預定好雙胞胎的位子!」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投胎呢?」

「你不要我啦?」

「不是,隨便問問!‥‥還有一個問題!他們被人害死,為什麼沒有變成厲鬼啊?」

「一,沒有穿紅色的衣服;二,那個姓張的,或許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被人害死的!要不然,我想他不會那麼善罷甘休的‥‥」

「你怎麼知道他善罷甘休了?」——唉!真是個問題寶寶。

「因為那個宋櫛風活得好好的。」

「你見到過他了啊?」

「沒有,只是叫我的偵察兵去偵察了一下。」

「浩浩‥‥」

「幹嗎——?」允浩就知道在中又要自己不去找人家麻煩了。

「你別去‥‥」

「我知道,我知道!」允浩打斷他的話,「我不會去找他的!為了我自己的安全,傷在我身,痛在你心,對不對?」

在中滿意的「嗯」了一下。

 

 

 

 

 

(二十八)

不過,有些事情就是那麼的不巧。當你想找它的時候,怎麼找都找不到;當你不想遇見它的時候,它就會偏偏和你碰上。

就在幾天後,一個秋高氣爽的週末。在中和允浩童心大發,去動物園遊玩。不料,讓允浩撞見了已經為人師表的宋櫛風。真是大煞風景!

十幾年的時光,讓他憑添了幾分成熟穩重。眼睛換了一副,不知怎麼的,看上去的確很像一個知書達理的老師。周圍有一群的小學生圍繞著他,嘰嘰喳喳的叫著:「宋老師、宋老師‥‥」

真是諷刺,一個殺人犯居然成為了培育下一代的老師!

要不是在中拉著他,允浩早就在看到他的第一秒就衝上去揍人了!

 

「宋老師,你身上有隻螞蟻!」——一個小女生叫起來。接著許多學生都嚷起來:「捏死它!捏死它!螞蟻會咬人的!」

宋櫛風看到了螞蟻,輕輕的把它抓下來,放回了青草地上。「每一隻小動物都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生命是平等的,我們不可以隨便剝奪其他的生命‥‥」

說的真是冠冕堂皇,不愧是培育祖國未來的園丁啊!允浩再也忍不住了,趁在中沒注意,幾步衝上去一拳把他的斯文眼鏡打了下來,周圍的小朋友發出恐慌的尖叫‥‥

「你是誰?」被打掉眼鏡的宋櫛風看大不清來者是何人,但是他的下意識把他的學生全攬到了身後。

允浩把眼鏡撿起來,遞給他,「你看看清楚好了,免得說我錯打好人。」

宋櫛風也沒有驚惶失措,帶上眼鏡後平和的看著允浩。突然他一下子表現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驚愕的看著允浩‥‥

「看來,你還記得我這張讓你嫉妒到喪心病狂的臉‥‥你這種畜生居然還有臉當老師?還教你的學生生命是平等的?你說這種話慚不慚愧?」

宋櫛風刷白了一張臉,低下頭,像是一個等待宣判的死囚。允浩揪起他的領子又用力揮出一拳‥‥

「別打我們的老師!」

「壞蛋!壞蛋!」

純真的小學生想要保護他們的老師,撿起地上的小石子朝允浩扔去,女孩子們都被這個突然冒出來打人的大哥哥嚇哭了‥‥

在中跑上來拉住允浩,「夠了夠了,這裡是公園!浩浩,不要再打了!」

「在在,你讓開!」允浩把在中甩開,而宋櫛風一聽到“在在”,立刻抬起了頭,「在在?你剛剛是不是叫在在?他是不是在這裡?」

「你這個混蛋沒資格叫在在!」又是一拳!

 

毆鬥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允浩就算再用力打也難消心頭之恨!學校的其他老師也趕過來,和在中一起竭盡全力把允浩拉開‥‥

幾個人揪住允浩要送他去警局,但被宋櫛風制止了。他說這是他的個人問題,是他自己犯下的過錯‥‥

在中拉著允浩走出了動物園,一路上允浩臭著張臉,還是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你把人家打得鼻血亂流,臉都歪了,應該得意的笑了!」

「哼!他害死三個人,死不足惜!」

「他死了就可以看到我了,我才不要他看到我呢!」

「他一死,我就要他永世不得超生!」——好毒啊!

‥‥‥‥

 

沒想到,兩天后,允浩回到家在門口又遇到了他。看來他已經等了很久了,一見到允浩就深深的鞠了一個躬。這算什麼?

在中從門板裡面透出一個腦袋,擔驚受怕的說:「浩浩,他已經在這裡等了半天了,是不是要找你報仇啊?」

「你來幹嗎?是不是想我再打你一頓?那天在公園,在你的可愛學生面前不好意思動手是不是?」

「我來是想和你說些事情‥‥是真的‥‥」

允浩開門進去,宋櫛風慢慢的跟了進來。在中轉身進了廚房。

‥‥‥‥

 

「我來是向在在道歉的‥‥」

「向我說有什麼用?要道歉的話去陰曹地府吧!」

「我想,在在應該在這裡‥‥我聽說,自殺的人,會永遠徘徊在那間屋子裡‥‥」在中從廚房又走了出來,躡手躡腳的走到允浩身邊坐下‥‥

「那只是迷信的傳說而已‥‥」

「那麼你呢?十二年前你是大學生,現在你還是大學生‥‥」

「好,我向在在傳達你的道歉,接不接受是他的事。而且,我有個條件,我想知道你後來為什麼又把張勇和嶽玟輝給殺了?」

宋櫛風自嘲的笑了一下,毫無保留的道出了那時發生的事情:「那時候,我一直都是和嶽玟輝住在一起,因為我和他算起來還是遠方的表親。他也一直知道我喜歡在在,也一直鼓勵我去向在在表白。我知道我和在在不可能進一所大學,因為他的成績比我好很多,畢業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於是高三的那一天,我終於向在在表明心意,但是在在拒絕了我。後來我又看到了你親吻在在,‥‥他沒有任何的反抗。那天下午還是上課,我找機會問在在這件事,他說不要我管。我也想吻他,卻被他打了一巴掌‥‥」

允浩斜著眼睛看看在中,用眼神問他:「這件事你沒有跟我說過‥‥」

在中就不用那麼費力,直接說:「我以為你全都知道‥‥」

 

短暫的開小差後,繼續聽宋櫛風講下去‥‥

「我回去後和小輝講了,他說在在犯賤,明明喜歡男人,卻故作清高拒絕我‥‥他說在在肯定和你有問題‥‥」

在中氣的嘴都歪了‥‥

「後來,那天晚上,小輝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大堆,他越說我越氣,我嫉妒的發狂,只想把在在占為己有。小輝看穿了我的想法,他說他願意幫我,我也就答應了‥‥小輝還說,拍幾張在在的照片威脅他,讓他放棄保送生的機會,再加上這種事情對在在打擊肯定不小,說不定就沒有正常發揮,和我考進同一所大學‥‥他還保證全部的底片都交給我‥‥我心動了,於是第二天晚上,他又多叫了一個人去了在在那裡。結果又看到你和在在坐在樓下有說有笑的‥‥我真的嫉妒的要死。」

——真是心胸狹窄!不過,要是現在換了允浩的話,鐵定衝上去咬人了‥‥

「我們在那裡等了很久,一直都不見你走。後來小輝就想了個辦法把你打昏了,想你力氣應該蠻大的,就再用迷藥把你迷昏了——這個本來是要用在在在身上的。」

——若是沒有迷藥的話,你們有幾條小命也不夠允浩玩的!

「後來,就去了在在的寓所,我有問他你是誰,他還是說不關我的事,他喜歡誰都和我沒有關係,我真的是氣瘋了‥‥後來,我根本就沒有想到,在在在第二天早上就自殺了,而那個倉庫裡的你也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在在出事後,我很後悔,我想去找你,我從在在的日記裡看到你是M大的學生,我去學校找你,卻發現根本就沒有你這個人‥‥我那時還以為是在在遇上了騙子‥‥」

——騙子?那時的確是騙子,還騙財騙色‥‥

「在在死後的第三天,我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聽到了張勇和小輝的談話,原來小輝那麼支持我,只是為了利用我使在在放棄保送生的名額,他背地裡說我變態,說我笨的無可救藥,現在在在死了就沒人和他競爭了‥‥而張勇那麼幫他,是因為小輝答應畢業後讓他去他叔叔開的公司裡工作‥‥」

看來那兩個傢伙的確該死!

「我知道我的愚蠢害死了在在,那種怨恨讓我動了殺機,於是我開始找機會殺了他們。後來,我記得那天小輝正好發高燒,在床上睡著,我出去給他買藥。在路上我看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張勇,他反正不以大學為目標,過著糊裡糊塗的曰子。他自己上來和我聊天,那時公園在整修,一堵牆拆掉了,我和他就進去。我想這是天賜良機,狠下心把他推下湖,他就這樣溺死了‥‥回去後,我怕小輝起疑心,我把家裡所有的時鐘調到我出門後的半個小時,再叫醒他,讓他吃藥。等他再睡熟之後,我再把時鐘調回來‥‥這樣就算有人看到那天晚上有人和張勇在一起,小輝也可以做我的時間證人‥‥後來小輝得到了保送生的名額,很快就搬走了,我決定和他同歸於盡。有一天下雨,窗戶都關著。晚上我等他睡著之後,打開煤氣,造成忘關的樣子,之後我也閉上眼睛等死‥‥」

「那你為什麼沒有死?」

「我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巧,大概是我房間窗戶太舊了,那晚下雨的時候,整塊玻璃掉了下去‥‥」

「真的好巧,你的命還真硬啊!」

「後來我就沒死,我決定用一輩子懺悔我的過錯‥‥我說完了,你可以幫我轉告在在了嗎?」

「這個道歉對你來說真的這麼重要嗎?我倒覺得毫無意義!」

「在在,對不起‥‥」看來這傢伙好像知道在在在這裡‥‥

在中的善良又開始發作,「浩浩,算了,你告訴他我原諒他了。」

允浩撇了撇嘴說:「在在說,他一輩子不會原諒你!」

「浩浩——!」

宋櫛風苦笑了一下,「我想也是,他怎麼可能原諒一個殺死他的人?允浩,我拜託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在在。」

「你怎麼知道我叫允浩?你怎麼知道我會照顧在在?」

「昨天我剛好想找你,有個長得很漂亮的男人告訴我一些事情,他還要我一定來道歉‥‥」

乾爹,這關你什麼事兒啊?‥‥(—__—|||)

 

宋櫛風突然看見一張白紙飄到自己面前,上面寫著:宋櫛風,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我不想和你計較了。我現在很好,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和浩浩的生活。我相信你這一生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這樣的懲罰也就夠了。你回去吧。——金在中

在中拿著紙片,站在宋櫛風的面前‥‥

宋櫛風看完之後,起身告辭,「我明白了,我這一輩子都會盡力去做善事來彌補我的罪過。」

白紙在空中揮了幾揮,允浩也很風涼的說了一句:「記得去那個公園的湖邊燒點紙錢!」

‥‥‥‥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嗎?允浩覺得好想自己在聽一個遙遠的故事一樣。他曾經恨的想在他身上戳出幾個洞出來,而現在就這樣讓他走了‥‥

心愛的在在正安安靜靜的躺在身邊,也許讓他離開在在越遠越好,離開自己也越遠越好‥‥

等待著在在的生活,是全新的生活‥‥

 

允浩辭去了兼職,因為乾爹說他開了一家《浩浩花屋》,生意很好,每天都會有許多人來買花。他把賺到的錢全都貼給允浩,這樣允浩就可以把所有的課餘時間都陪著在中了。乾爹還真是煞費心機哦‥‥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