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反應 4

非典在那個城市鬧了兩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反正足以讓鄭允浩和金在中的關係如同坐了火箭一樣,蹭蹭的上升。

其實憑鄭允浩那副皮相,那成績,在法律系絕對是一呼百應的主兒。但是法律系的人也漸漸發現,這個北方的男孩子,幹什麼都全憑興致來,高興了,跟你怎麼鬧都沒事,不高興了,你倒貼他100萬,他也不會正眼瞧你一眼。

自從上次籃球事件過後,法律系的人難免在鄭允浩背後戳戳點點的,說他胳膊肘往外拐。鄭允浩不是沒聽見過,但就當那些個人放屁了,他鄭允浩想跟誰好,還用得著他們唧唧歪歪?

更何況,他發現跟金在中那個兔崽子在一起待著,無聊的生活總是爆出個火星啥的,一如他倆的脾氣一般,於是鄭允浩樂此不疲的找金在中的茬。

 

很快的,626和606來往的頻繁起來,鄭允浩經常不請自來的往金在中床上一趟,隨手翻本漫畫當消遣。

金在中剛開始很煩他,說你自己沒窩啊,憑什麼霸佔我的地盤?

鄭允浩就特別愛搭不理的回話說,我屋那倆人,我看著就煩。

金在中拿著枕頭砸完他,自己也開始笑。心想,這頭豬,嗓門還真大,對面那倆聽不見才怪。

 

來過幾次,男生們之間就會熟絡起來。金在中他們606的另外幾個,雖指望不上他們為你肝膽相照,但是一起打打鬧鬧,還是可以用的。

在中他們宿舍那個長的很畢卡索的大李,有一天就問,「鄭允浩,你們法律系的都天天學什麼啊?」

鄭允浩會正經的說,「就學點,怎麼殺人,不用判死刑什麼的。」在中上去就是一腳,把他踹床底下,然後自己趕快爬上去,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地盤上。

另外一位老喜,就捧著法律基礎那本書,問鄭允浩,「嘿,哥們兒,幫我看看這道題唄?說一個男的,入室偷盜的時候,看見床上躺著一個挺窈窕的人,於是就起了歹心,撲上去扒人家褲衩的時候,才發現是個男的,只好鬱悶的走了。你說這算犯罪中止還是未遂啊?」

金在中正在床上吃餅乾,聽見老喜問的這個題,剛想爆笑,結果被餅乾渣給嗆到了,一邊狂咳嗽,一邊指著老喜說,「你這什麼破題啊!」

鄭允浩也笑的一臉不正經,看見在中咳的臉紅脖子粗的,趕緊遞了瓶可樂,給他灌進去了。在中抓過來,看也沒看,就咕嘟咕嘟都咽了。拿著易開罐,歪在床上,笑夠了,才發現,這可樂剛剛是鄭允浩喝的,當即大罵,「鄭允浩,你居然把你喝過的給老子喝,你講不講衛生啊?!」說完一個易開罐就砸過去了。

鄭允浩正難得有模有樣跟老喜和大李解釋,那個案例,屬於物件不能犯,算強姦罪未遂,話還沒說完,就咣噹讓金在中砸了,也不惱,就是壞笑著轉了轉眼珠子,沖老喜和大李說,

「不過呢,也沒準兒,老子就演示個犯罪既遂給你們看哈!」

說完,就一回身,把金在中撲倒在床。在中沒反應過來,被他那麼一鬧,一下子就陷床裡面了,鄭允浩人高馬大,壓的在中喘不上氣來,氣的要命,又使不上勁,心想,想玩是吧?我玩死你!

鄭允浩都做好了跟金在中肉搏的準備了,結果被他壓的金在中半天沒動靜,一想,這傢伙不會讓我壓死了吧?

結果還沒他開口問在中,就聽見在中幽幽的開口了,「討厭~你怎麼這麼猴急啊~」

說完,還附贈一個漂亮萬分的眼神,大眼睛忽閃的允浩直犯暈。

旁邊的老喜和大李,看的眼睛都發直了。允浩被在中反過來將了一軍,楞了一下,在中抓住這麼個空檔,一記鐵砂掌,就把鄭允浩轟到旁邊了,然後挑釁的看著鄭允浩,眼神裡面全是狂笑。

鄭允浩也憋著笑,心想,敢玩我?老子讓你看看什麼是男人!

想著就又襲擊在中,兩人在床上鬧的雞飛狗跳,乒乒乓乓,剩下老喜和大李在旁邊看熱鬧看的拍手直叫好。

 

他倆這麼一折騰,把掛在床頭的那件朴公子的D&G又弄的皺乎乎的,本來在中好不容易弄乾淨弄平整,想還給朴有天的。

在中正掐著允浩的脖子說「你給我弄平了,給我弄平了!我要還的!」的時候,朴公子出去喝星巴克回來了。

朴公子笑笑瞇瞇的看著他倆,一人一雙人字拖,T恤短褲,看起來都那麼桀驁不馴,然後文鄒鄒的又開口了,「你們活的真好。」

在中心裡嘟囔,廢話,我們活著不好,難道還死了好?嘟囔完,自己默默的把D&G掛在朴公子床頭,然後踢鄭允浩起來往外趕,

「走,走,走,去你們宿舍給我寫法律基礎的作業去!」

然後兩人推搡著出了606,在中小聲說,「再不走,朴大公子又要賦詩了。」

允浩帶著在中邊往626裡面走,邊說,「我看人家朴公子不錯!那不,上次還借你錢呢!」

在中擰著他,狠狠的說,「你個狼心狗肺,我上次拿他的錢,還不是為了帶你去醫院?!」

這話一出,626的剩下的那倆人臉上掛不住了,說是上自習,就出去了。

金在中貧嘴,「鄭允浩,你看見沒,你讓人家那倆多愧疚。」

鄭允浩冷笑一聲,使勁的捏金在中的臉,「少搭理那種人渣!」

金在中也沒回手,就大咧咧的往鄭允浩床上一躺,大爺狀的說,「快,快,快,給我寫法律基礎的作業!老師留了好幾道論述呢!」

允浩看他頤然氣指的樣子,就不幹了,「你的作業,憑什麼我給你寫!」

「因為你是法律系的。」

「憑什麼我法律系的,就得給你寫?!」

「你們法律系的欠我一次!」

鄭允浩一下子氣短,心想,你這傢伙,真能記仇,又不是我把你鼻子打出血的。可還是不服氣,

「那又不是我幹的!」

「你剛剛把我臉都掐疼了!」

鄭允浩這才回過味來,說怪不得這兔崽子剛剛沒回手,拿這個威脅我呢。看看金在中白嫩嫩的臉上,被自己剛剛捏的紅了好幾道,比較有損金在中的冷酷瀟灑的形象,也就認命的拉開椅子,坐下來乖乖給金在中寫作業。

 

說是不寫,但是寫起來,鄭允浩還真比給自己寫作業還用心,心裡琢磨著,給他寫的好了,回頭他分數一高,說不定拿個獎學金什麼的,也算報答他了。

金在中看著火爆的鄭允浩難得的聽話,也覺得日子不再像之前那麼沒勁了,心情不錯的躺在鄭允浩床上美美的睡下午覺。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從此以後金在中的法律基礎、政治、經濟之類的作業,就都交給鄭允浩解決了,鄭允浩每次都說不寫,可每次都揍完金在中後,都會無奈的再給他寫作業。

 

 

 

兩個月過的很快,非典被鎮壓的差不多了,學校的門禁也就解了,在家裡的學生,也都可以隨時返校上課了。

純子那天站在在中他們樓下打電話的時候,鄭允浩正又當苦力,在在中他們宿舍替金在中奮筆疾書呢。

「你閃閃,回你宿舍寫去,有人來找我。」金在中踢了踢鄭允浩。

鄭允浩沒抬頭,「來就來唄,我還怕別人看不成?」

金在中想,美伢跟小葵的對話,憑什麼讓你一個阿呆聽見?「聽見沒啊,快滾回去!人家那人討厭你!」

鄭允浩一下子惱了,「我給你寫作業,你還使喚我,那人是不是女的啊,你是不是重色輕友啊!」

金在中不樂意了,羅純子是我多少年的死黨,重個屁色,你滿腦子黃色思想。

「不寫拉倒,我自己寫!」說完就把書搶過來。

鄭允浩也較勁起來,心想,你小子行,你以為我願意寫啊!想著,咣噹一聲踹開椅子,回自己宿舍了。

金在中沒管他,下去跟宿管的大爺打了聲招呼,把純子帶上來了。

 

純子抱著一罐子辣椒醬,吭哧吭哧爬到6樓,看見在中臉色不怎麼好,就沒罵他。

坐下來,看見在中他們宿舍一個人都沒有,「你們宿舍的人呢?」

在中往床上一歪,說「都出去上自習了。」

純子說,「那你怎麼不去?」

在中打個哈欠,「我這不在宿舍自習呢嗎?」說著指著書桌上的書。

純子拿起來看了半天,「金在中,你那圓不隆咚的幼稚園字體,燒成灰我都認識,怎麼可能怎麼俊逸瀟灑?」

在中狠狠的瞪了對門一眼,發現鄭允浩趴床上根本沒關門,心想,好小子,不關門想偷聽啊!

想著起身把自己宿舍的門給關上了。一屁股坐下來說,「這我奴隸給我寫的!」

純子嚇了一跳,說「哪裡來的傻孩子讓你欺負了?」

在中撇撇嘴,說「除了傻大個,還能有誰這麼傻?」

他這一說不要緊,純子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上次跟你打架那個鄭允浩?」

在中不情願的點點頭。

純子說,「你倆什麼時候一笑泯恩仇了?」

在中忽然很理直氣壯的說,「我可是他救命恩人!」

「你給我說清楚點,快!」純子覺得那個鄭允浩長那麼帥,一下子來了興趣。

在中就跟純子講了那次籃球賽,還沒講完,純子大嗓門就響起來了,

「你說什麼?!哪個不要臉的對你犯規啊!」

在中輕描淡寫的說,「我也記不得了,就法律系一個混球!」

純子上去就給了在中一個爆栗,打的在中直咧嘴,「我看你也混球!你原來得肺炎,人家大夫怎麼說的?說讓你別太劇烈運動,你這一撞,萬一進肺裡那些空氣引起感染了怎麼辦啊?你活膩歪了是吧?」

在中捂著耳朵,不耐煩的說,「我這不沒事嗎?你小聲點,大喇叭!非讓人家知道我得過肺炎是吧?」

純子這分貝,估計震的對面嗡嗡的,在中耳尖的聽見對面那個房間,鄭允浩拿了顆籃球忿忿的砸門。

 

「後來呢?」純子安靜下來。

在中一改剛才的輕描淡寫,添油加醋的把鄭允浩多麼感謝他,主動跟他和好,還巴結他讓他吃排骨,主動給他寫作業吹噓了一番。

純子用狐疑的眼光打量了在中一遍,說,「你給人家下了什麼藥了?」

在中做個鬼臉,「你怎麼說的這麼難聽啊?他頂多算是知恩圖報好吧?」

純子想了想,忽然說,「鄭允浩這小子是個人物,我看就他能整治你!」

在中裝作嘔吐狀,「你來找我幹嘛來了?快說快說,我可忙著呢啊‥‥」

純子站起來,指了指那個罐子,「我媽做了辣椒醬,說你愛吃,讓給你拿過來一罐子。」

在中笑著說,「回頭幫我謝謝阿姨啊,有空我過去看叔叔阿姨去。」純子蹂躪了在中一番,就下樓,回女生宿舍了。

 

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的宿舍,覺得剛剛確實態度惡劣無理了那麼一點點,心想,惹惱了他,以後沒人給我寫法基了。想了想,下去去飯堂打了兩份飯,敲了敲626的門,

「鄭允浩!」

「挺屍呢!」

「哦,我給你送點吃的,黃泉路上帶著。」

嘩啦一下子,門打開了,兩人互相瞪了半天,還是在中噗哧一下子笑了出來,鄭允浩才大搖大擺的憋著笑,往在中他們宿舍走。

「哎哎哎,你賊眉鼠眼的看什麼看?」在中看見允浩探頭探腦的。

允浩哼了一聲,「我找你姘頭呢,看你怎麼重色輕友!」

「你不滿嘴噴糞就不舒服是吧?我告訴你,我們可是純潔的男女關係!」在中忽然很來氣。

允浩不依不饒,「那你幹嘛讓我出去!肯定有鬼!」

「鬼你個大頭!我認識純子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哪裡尿床呢!」在中很煩躁,往常別人誤會他跟純子的時候,他都懶的解釋,無所謂,愛怎麼想怎麼想。可現在,他不知道為什麼,不想讓允浩誤會,畢竟一個是他從小的死黨,一個是現在大學唯一的朋友。

允浩一看在中維護純子那個樣子,就心裡不平衡,覺得,我為了你,跟同班同學翻臉,給你寫作業,你看看你這什麼態度。

「你頭才大!你這麼著急辯解,肯定不純潔!」允浩變的忽然很小孩子氣。

在中看他白費了口舌,一氣之下說,「她就算是我女朋友,又管你什麼事啊!這我宿舍,我願意讓誰來,就讓誰來!」

這話一出,允浩摸摸頭,覺得,是啊,那純子就算是在中女朋友,干自己什麼事啊?覺得自己剛剛也是無理取鬧了,可能是給在中寫作業寫的火大了。

 

被在中憋個啞口無言,鄭允浩覺得臉面無光,但是嘴巴就是硬,不想說軟話,半天哼唧出來一句,「老婆如衣服,兄弟如手足,金在中,我只是提醒你,別被美色沖昏了頭腦啊!」

在中哭笑不得,發洩一樣攪和打來的飯,瞥見桌子下面那罐子辣椒醬,心想,鄭允浩你怎麼這麼多話,我不信堵不上你的嘴!

允浩躺在在中床上,覺得沒面子,閉著眼睛假寐。在中捅捅他,「吃飯,吃完了別再給我提那些屁話!」

允浩接過在中遞來的饅頭,撓撓頭,決定順著在中的臺階下,沖著饅頭咬了一大口。剛想像個男人一樣,謝謝在中給他買飯,結果一股辛辣直接竄上了喉嚨,生生的把眼淚給逼了上來,掰開饅頭,發現裡面讓人抹了厚厚的一層辣椒醬。

一轉頭,看見在中捂著嘴巴,笑的前仰後合。允浩狂吸氣,手忙腳亂的找涼水喝,拿起桌子上一杯水就猛灌,好不容易喘上氣了,指著在中鼻子說,「我早晚死在你手裡!」

等他一杯水下肚了,在中擦擦笑出來的眼淚,慢悠悠的說,「你把朴公子的隱形眼鏡喝進去了‥‥」

原來朴公子的隱形營養水用完了,早上只好暫時把眼鏡泡在純淨水裡面,出門去買藥水了。鄭允浩沒注意,一口把那高檔隱形給喝進肚子裡面。

允浩覺得很噁心,乾嘔了半天,累的氣喘吁吁的躺在中床上,兩個人看了一眼對方,都是眼睛晶瑩璀璨的透出自己的倒影,想氣也氣不起來,就突然一起大笑起來。

 

鄭允浩迅速毀滅罪證,把那杯子又倒滿純淨水,放回原處。等朴有天回來的時候,端著那杯子猛瞧,使勁揉揉眼睛再看一遍,

「奇怪了,我明明放這個杯子裡了‥‥在中啊‥‥你有沒有用我這個杯子‥‥」

在中拿著本漫畫,好不容易把面部表情控制住了,有點迷惑的問,「你說什麼?」

朴室友搖搖頭,算了,在中平時絕對不用其他人喝過的杯子,肯定不是他。

旁邊寫法基卷子的鄭允浩抬起頭來,正義凜然的說,「有天,你要用水杯?用我的吧‥‥」

朴有天只是鬱悶的擺擺手,說「我再出去一趟,買個新隱形‥‥」

聽著朴有天出門了,在中才鬆開掐著允浩大腿的手,狂笑起來,鄭允浩呲牙咧嘴的說,「你他媽白骨精啊!都給掐紫了!」

在中好久沒有笑的這樣張狂了,心裡一陣舒坦,鄭允浩誤會他跟純子那事就一笑了之了。

 

只是沒舒坦幾天,他又開始到酒吧打工了,日子忙了起來,也不怎麼能跟鄭允浩鬥嘴打架了。允浩他們系的課程相當多,開始忙著功課,也沒功夫關心在中跟那個女的什麼個關係。

鄭允浩是怎麼想的,管他跟純子什麼關係,金在中在宿舍的時候,乖乖聽他話就行了。

 

 

 

 

 高原反應 5

金在中打工還算比較順利,每天去酒吧唱兩個小時,唱完就變身服務生,拿了不少小費。當然,金在中得按著客人點的唱,譬如說一個豬頭想討好二奶,點歌要求送到在中那裡,在中也得說,「有位英俊的S先生要點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給台下的女朋友,想告訴美麗的M小姐,他永遠愛你‥‥」諸如此類的,在中沒過多長時間,竟也說的很流暢。

接著在中會佯裝很陶醉的唱著這首讓他覺得起雞皮疙瘩的歌曲。這種歌,平時金在中是一聲也不唱的。太甜,太膩。

在中不喜歡甜的,小時候總想著吃香甜的蛋糕,可是無論是在純子家裡吃的,還是蹭養父母家的小妹妹的蛋糕吃,總不是新鮮的。放置了一段時間的奶油,涼涼的吃下去,堆積在胃裡,總歸是不舒服。他喜歡吃辣的,有時候只有米飯吃,拌上嗆人的辣椒醬,吃下去,胃裡火辣辣的熱起來。深夜裡面,粘著皮膚的空氣有些冷,在中就會吃辣椒醬,一口下去,辛辣燒暖了鼻尖,總是蒸出眼睛裡面一層水霧。於是他覺得一個人的深夜也很爽。

在中在臺上唱著,不忍心看油腦肥腸的客人和他粉撲的太厚的“女友”,就把眼睛閉上,一邊唱一邊腦子裡面就不知怎的想起鄭允浩了。那個幼稚的喜歡吃蛋糕的四肢發達的頭腦暴力的奶油小生,回頭追女朋友的時候,肯定也是甜的人噁心。想著,在中小小不爽了一下。

 

金在中叫鄭允浩“奶油小生”的時候,鄭允浩會裝作很狐疑的打量在中的扮相。在中嫌熱的時候,總是穿著小攤子上埋的處理貨小草莓大四角短褲,把劉海翻到頭頂上,卡一個粉色kitty小髮卡,也是小攤子上處理的,一塊錢一個。同宿舍的人不會說在中,頂多胃裡翻騰一下子,但是鄭允浩才不會給他留情面,被在中叫奶油小生的時候,就樂此不疲的回叫,“奶油小妹”。然後結果就是兩人又痛快的互毆一次。

在中脾氣暴,可是遇見個一樣爆的鄭允浩,燃起了熊熊的鬥志,每天HP滿格,戰鬥經驗值直線上升。

a7e81a8adfd3de0cc9fc7ab8    <---夾著髮卡的奶油小妹

 

 

想著,閉著眼睛唱歌的在中,聲音就些些變得硬朗起來,引來台下一片叫好聲,都誇這個男生,淋漓盡致的表達了男人的溫柔和堅強。

殊不知在中心裡其實咬牙切齒想的是,酒吧又發了幾塊巧克力當夜宵,回去餵給鄭允浩那豬,肥的他手腳不靈活,就任自己揍了。

 

 

 

鄭允浩覺得在中給他好吃的,那是理所應當的,自己給他寫了半學期的法基作業啊,趕上幾篇法學專業論文了,這要是發表了,能拿不少稿費呢。

嘴巴吃著,還是叫囂,「金在中,你們超市怎麼總發這破玩意啊,下次能不能換個花樣,發個蛋糕什麼的啊?」

這時候,金在中就拿著自己煮泡麵的不銹鋼鍋,二話不說,筆直的砸過去,毫不拖泥帶水。

「吃也堵住不你的嘴,鄭允浩,你他媽噴水壺啊!」在中罵著允浩,心裡其實有些心虛。

允浩問過在中在哪裡打工,在中想了想客人們給他小費時候的拽的萬兒八千的神態,不知道怎麼的,嘴巴一張,就成了「你哥哥我在超市當領班哦‥‥」

鄭允浩湊近聞聞金在中的衣服,「一股子紙醉金迷的腐味兒,金在中,別當個小領班兒就學人家腐敗啊!」

在中就自己聞,不知道是不是心裡作用,還是聞的太用力氣,金在中覺得身上還真他媽有酒吧的那股味兒,於是就玩命兒的洗衣服。菸又開始吸的多起來,不過在中覺得,菸味可能比那腐味兒好聞點,至少鄭允浩那狗鼻子聞見他的菸味,總搶他的菸抽。

 

看著鄭允浩美滋滋的吃他的巧克力,爬他床上看漫畫,還嘴裡說「在中,這本小人書挺逗的嘿‥‥」,金在中忽然有些無力,我他媽幹嘛這麼心虛,還管他喜不喜歡聞,難道跟他打架打多了,自己也被他感染的白癡了?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發呆,默默的無力的時候,被鄭允浩瞥見了。金在中頭髮上別著小kitty,拿著口小鍋,穿著小草莓短褲,白花花的小四肢,瞪的圓滾滾的眼睛,怎麼看怎麼又烈又乖巧的。心裡就想,要是養個金在中玩兒,那該多有趣,他怎麼能找女朋友,把自己送出去呢?

允浩此時完全沒有“金在中憑什麼不能交女朋友”的認知,只是很想八卦的問問,那個羅純子到底跟在中什麼關係,可是嘴巴張了張還是沒問,算了,這麼八卦,不是他鄭允浩這個大男人應該幹的。

 

倒是純子很光明正大的去八卦鄭允浩。每次見了在中,純子都問鄭允浩這鄭允浩那的。

「哎,那個鄭允浩家幹什麼的,看起來很紈絝啊!」

「嘿,我說,鄭允浩沒女朋友?不會吧,我聽我同學說,好多女生想約他呢!」

「喂,鄭允浩他‥‥」

純子荼毒著在中的耳朵,弄得在中很煩。外面的綠樹非常繁茂,但是依然擋不住夏日毒熱的陽光。

「去去去!我不知道,我跟他不熟!」在中粗聲粗氣的說。

純子「切」了一聲,說「人家法學系的說,鄭允浩現在就搭理你,都不正眼看他們系的人,你還跟他不熟?我可警告你,鄭允浩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你小心點吧!」

在中心裡也在思考,他們算不算熟。大一這快過去了,他跟鄭允浩也算打打鬧鬧的過來了,從互相仇視,到現在每天以欺負對方為樂趣,應該算熟了吧?

可是純子這麼一問,在中又覺得,認識才幾個月,算什麼熟呢?看,他確實不知道鄭允浩家是幹什麼的,他有沒有曾經交往的女朋友等等的。

在中一個人過慣了,覺得鄭允浩家裡是四世同堂又怎麼樣呢?但是純子這麼一提,還真覺得,鄭允浩這個小子什麼都沒跟他講過,雖然自己也沒跟他說過自己的事兒吧。

或者說他倆只是“戰友”?戰爭之友。

不過轉念一想,看,朴公子他們家是黑道白道,自己也不知道啊,老喜大李他們是婚生子女還是私生子女,自己也不關心不是嗎?

 

於是鄭允浩下了課,跑在中他們宿舍,給在中扔了一杯沙冰的時候,在中給他扔了回去,「少套近乎,老子跟你不熟。」

鄭允浩以為他熱糊塗了,按著金在中,拿著沙冰,把吸管往他嘴裡送,紅豆牛奶的沙冰糊了在中一嘴巴,弄的甜乎乎粘乎乎的,在中一下子怒了,

「滾滾滾,你煩不煩啊!」

鄭允浩愣了一愣,覺得金在中不識好人心,無理取鬧,登時也來了脾氣,

「你怎麼這麼難伺候啊!活該熱死你!」

說著,把剛剛給在中塞的那個吸管,往自己嘴裡一放,大搖大擺的回自己宿舍了,正碰見剛回來的大李和老喜,看著那沙冰,直喊渴。

 

鄭允浩剛回屋,覺得金在中這個小兔崽子真是氣的人牙癢癢,就聽見昌珉扯著大嗓門,在樓底下叫他。

「允浩,你媽媽來看你了,你快下來接阿姨!」

昌珉那嗓門一喊,全樓的人幾乎都聽見了,連金在中都聽見了,瞪了對面一眼,起身把門大開,罵道「這個鬼天氣,讓不讓人活啊!」

鄭允浩聽見昌珉一聲吼,心裡忽然沉了一下子,捏著沙冰杯,暗暗用力,往垃圾簍裡面一扔,自己歪到床上不理會。

過了一會,聽見昌珉呼哧呼哧的跑上來,「允浩哥,沒聽見啊,阿姨來看你了,就在下面呢,你下去接啊‥‥」

允浩瞪了他一眼,探頭往窗外看看,看見一個女人正跟旁邊的學生打招呼,冷笑了一下,然後噔噔噔跑下了樓。

昌珉還很開心的念叨,「阿姨長的很年輕漂亮啊!」

允浩跑到樓下,就看見一個保養的很好的中年美婦人穿著講究,拿著小香扇扇著,笑吟吟的跟他們系的同學寒暄,「對,我是允浩的媽媽,大家多照顧我們允浩啊‥‥」

鄭允浩皺了皺眉頭,咳了一聲,美婦人看了過來,瞧見了允浩,頓時很開心的叫允浩,

「兒子,媽媽等你半天了,幹嘛去了啊?」

溫柔的聲音聽的旁邊經過的同學很羡慕允浩。

允浩撇了下眼皮,不冷不熱的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聲音不大,卻讓貴婦人臉色僵硬了一下,旋即換上笑容,「允浩不讓媽媽上去坐會嗎?這麼熱的天氣。」

說著,還拉過身後一個人,允浩這才看見有個女孩子一直站在貴婦人身後。

「來,允浩,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艾曉葳,是媽媽好朋友的女兒,高考完了,跟著媽媽來這裡玩‥‥」

貴婦人想抓過兒子的手,結果被允浩躲閃開來,稍微有些尷尬。

允浩沖著艾曉葳點了個頭,算是打了招呼。下課的時間,學生都回宿舍,經過的越來越多,都看見了允浩貴氣的母親,一路議論。

允浩強忍著心裡的不快,只好說,「跟我上樓吧‥‥」

貴婦人聽完很高興,沖著艾曉葳笑了笑。允浩跟門口值班的大爺打招呼,「大爺,有人來看我‥‥」

大爺很高興的說,「你媽媽吧?快,帶你媽媽上樓吧‥‥真好‥‥看你媽媽多疼你,還來看你‥‥」

允浩也懶得聽大爺的囉唆,就回頭說了句,「上去吧‥‥」說完,自己一個人往樓上走,後面貴婦人還是維持著笑容,帶著艾曉葳往樓上走。

 

金在中他們宿舍的門大開著,鄭允浩帶著兩個人進626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606一眼,看見金在中正躺床上,冷眼看著他。

鄭允浩忽然很不爽,等貴婦人和艾曉葳進了屋,直接大聲的把門給關上了,擋住了金在中看過來的冷冷的目光。

屋裡的沈昌珉看見允浩帶著人上來,非常有禮貌的說,「鄭阿姨,快請坐!」

貴婦人非常開心的說,「這孩子真懂事兒‥‥以後還得麻煩你們多多照顧我們允浩啊‥‥」

話音未落,就看見鄭允浩靠在門上,事不關己的說,「昌珉,她姓尹,不姓鄭。」

昌珉端著水,尷尬的遞給貴婦人,只好說「啊,那尹阿姨喝水‥‥」

尹女士苦笑了一下,接過來水杯,放在桌子上,然後拿出真絲的手絹,想抬手擦擦允浩額頭的汗,

「把汗擦乾了,別著涼‥‥」

允浩蹭的扯過自己的毛巾,呼嚕了一把臉,「謝謝。」

昌珉一看氣氛不對,就找個藉口出去了,屋子裡面只剩下允浩和尹阿姨、艾曉葳。

 

「找我有事嗎?」允浩懶洋洋的說。

尹女士拉著艾曉葳的手說,「媽媽就是來看看你‥‥順便帶著曉葳來這裡玩玩。」

允浩抬眼看了一眼艾曉葳,還是沒記住長相,低下頭玩自己的手指,「不勞費心,我好的很,你們可以去旅遊觀光了,我考試很忙,就不奉陪了。」

尹女士忽然紅了眼圈,「媽媽就是想看看你,允浩不肯原諒媽媽嗎?」

艾曉葳溫溫柔柔的在旁邊勸,「阿姨,您別傷心。」

鄭允浩冷笑了一聲,「你家大業大,就別想有的沒的了,我跟奶奶過的很好,該忘的早忘了。」

尹女士嘆口氣,「允浩,媽媽當年也有自己的難處,可你畢竟是媽媽的兒子,媽媽就想照顧你,讓你過的好些‥‥」

「我小時候,都是奶奶照顧的,也沒看見你在哪裡。現在我都成人了,不用誰照顧了。你就省省心吧。」

尹女士擦了擦眼淚,恢復成高貴的婦人,「媽媽看見你現在有出息,也很開心。下次媽媽再來看你‥‥」

允浩抬眼看了看口口聲聲喊自己“兒子”的人,眼神裡面除了冷漠,還有一絲孤獨。

尹女士見兒子不回話,只好找臺階下,「曉葳,允浩要期末考試了,也很忙,我們以後有時間再來看他吧‥‥」

艾曉葳看著眼前這個冰冷的男孩子,覺得有些難以接近,就聽話的點點頭,跟著尹女士下樓了。

允浩簡短的說了句「再見」,沒有任何挽留,也沒有送她們。只是打開門,看著她倆下樓了。

轉頭看了看606,門早關上了,摸了摸鼻子,無趣的回宿舍了。

 

 

也許是尹女士和鄭允浩這一對母子,外表很搶眼,總之,沒幾天的功夫,關於鄭允浩有個很漂亮有錢的媽媽,就傳遍了宿舍樓。

有人看見了尹女士是有畢恭畢敬的專人司機的,而且喊她“夫人”,更是認為鄭允浩出身大家族。

尤其旁邊還帶著一個漂亮的艾曉葳,更是引來人們猜測,傳來傳去,成了鄭允浩的“未婚妻”。

本來鄭允浩就是走到哪裡都是焦點,這麼一折騰,更是名聲在外了。連純子都聽說了,更何況金在中,就住在鄭允浩對面。

金在中聽著那些大家族、未婚妻之類的傳聞,心裡就說,鄭允浩,咱倆還真不熟。

一個大家族的少爺,跟一個窮光蛋怎麼能熟呢,也就打打架比較合適。

在中忽然覺得有點累,這世界上,還是一個人自娛自樂比較輕鬆,認識個同樣火爆的鄭允浩,天天混在一起,看來還是逃不了南轅北轍的結果。

在中有些沒力氣,覺得也許是打工比較累,考試壓力比較大的原因吧,休息幾天,就好了。

 

 

鄭允浩有幾天沒看見在中,覺得自己很賤,那天本來就是自己好心買個沙冰,結果金在中自己犯病,可是為什麼他不跟自己吵,冷眼看自己一眼,自己就有些內疚呢?

難道那天他真不舒服?

鄭允浩脾氣是爆,但不代表不關心人。尤其對金在中,打一下罵一下,回過頭來,還是覺得應該關心他的。

想著,鄭允浩跑在中他們宿舍,想看看在中怎麼樣了。結果在中還是不在。老喜和大李去機房做作業去了,朴有天跟允浩打了聲招呼,也出去了。

結果606就剩一個626的鄭允浩。

 

允浩躺在在中床上,翻漫畫翻的快睡著了,聽見在中回來了。在中一看鄭允浩趴他床上流口水,心裡翻個白眼,上去捅了捅他,

「回你自己屋裡睡去!」

鄭允浩揉著自己胳膊,「你不能輕點啊!虧我還來看你,一點禮貌都沒有!」

在中知道允浩實是在跟他犯貧,但是想起鄭允浩高貴的母親,就覺得,也許鄭允浩真的離他很遠,於是就沒心思跟他貧。不痛不癢來那麼一句,

「是啊,我哪裡有鄭大少爺有家教啊‥‥」

允浩一聽在中說“鄭大少爺”,心裡很膩歪,「你怎麼也聽那些破小道啊!你空虛啊!」

在中一看他這態度,就不爽,說「怎麼是小道呢,全校人民都知道了啊‥‥鄭氏家族嘛‥‥」

允浩聽他越說越離譜,火一下子竄上來了,「金在中,你無不無聊啊,知道個屁,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踢門就回自己宿舍了,在中也不是好惹的,一肚子氣,直接甩上門,只留下樓道裡面的聲控燈不停的閃爍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