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先放個輕鬆小品的文,想說調節調節一下看文的氣氛。因為後面要放的文我覺得有點鬧心,前面看的文都那樣那様了,如果再放個這樣這樣的文,豈不是太那樣那樣了,所以還是先放個這樣這樣的吧~~~(到底是怎樣啊?!!(揪領子) )

說實在的這文是個意外,是我上禮拜才看到的,而且還是無意中看到的,劇情雖沒有大起大落,但也很吸引人。

這文名很‥‥一目了然,看文名就知道應該是個輕鬆搞笑的文,果然不出所料,很多地方看著看著就會噗嗤一笑!

作者是小九,嗯‥‥這作者還真是很陌生,完全沒聽過也沒看過他其它的文。

這文以允浩為第一人稱敘述,允在兩人是高富帥的富二代,是同一所大學的學生,而且同住在同一個宿舍,允浩對在中是一見鐘情,但在中對允浩只有同窗之誼。某天聽到在中說喜歡上一個女生,一氣之下就把在中給強了,從此之後就是允浩苦難的開始。在中從那之後對允浩的態度180度轉變,避之唯恐不及,不管在中再怎麼對他冷言相向,允浩是愈措愈勇。

究竟,允浩最後能不能抱得美人歸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演夠了沒?)

 

PS.這文預計六天完結,所以每天的字數不少唷~~ 

==================================

 

 

第 一 章

我叫鄭允浩,躺在我旁邊昏睡的小子叫金在中,我們在我們倆的宿舍裡,一所全國最出名的貴族大學的高級公寓宿舍,我們是舍友。他躺在我的床上。問他為什麼一臉倦容睡得像死去一樣眼角還掛著淚嗎?因為他剛剛被我上了。

真的。強暴。

我控制不住自己,壓抑不住對他的強烈欲望。

我盼望他醒來,可以看見他黑如瑪瑙的黑亮眼睛,我知道,他不會原諒我,但這無所謂,因為,我,鄭允浩,要他金在中的,不是原諒,而是徹底的,完完全全的,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愛。

 

我並不是同性戀,至少在遇見他之前不是,曾經的鄭允浩是一個對女人的身體有著無限欲望的花花公子,但,就是這個小子的出現,讓我的思想完全的脫線了。入學第一天走進這個宿舍的時候,看到的,注意到的,不是房間華麗的裝飾,而是他,金在中,我未來四年的舍友,黑黑的頭髮,黑黑的眼睛,白的不像話的又透著粉色的皮膚,纖細高挑的身材,還以為他是女生。他的聲音很好聽,他笑著和我打招呼。

「你好,我叫金在中。」

我看著他的笑容當時就愣住了,他閃著黑亮的大眼,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長劉海在陽光的照射下閃動著光澤,他全身沐浴在陽光中,仿佛從天而降的天使,拍打著雪白的翅膀,把我的心,摘走了。

我叫鄭允浩,我像個第一次和女生約會的傻小子一樣沖他笑,他抬起手捂著嘴笑我,他的手也很美,修長的手指,像完美的藝術品。笑也捂要住嘴巴嗎?他真的很有意思。也‥‥很誘人。於是我們就“同居”了,我恨宿舍太豪華,有兩個房間,這樣我就不能和他在一個房間裡睡覺,每天在一起的時候只是在餐桌前,他做的飯很好吃,比我家的國際名廚手藝還好,反正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追逐他的影子,也許從第一次見到他開始,總是不經意的關注他,他很活撥,有時候也很抽風,但如果靜下來,就像一個大家閨秀一樣,高貴,典雅。他也的確是個大家閨秀,他家的財力並不比我家弱,大家都很奇怪兩個富家子弟能和平共處並成為朋友,我知道,是他性情好的緣故,也因為,我對他有不一樣的感覺,否則我不會允許任何與我各方面相似的人出現在我的生活中,他金在中,完全是個例外。我們和平共處了半年,現在已經非常要好,他對熟悉的人會很放肆,比如對我,會和我搶盤中唯一的食物,會和我搶浴室,搶電視,甚至對我撒嬌,這是我最不能自控的時候,每每他一湊過美麗的臉拉著我的胳膊貼著我允浩允浩的晃,我就會呼吸急促,臉紅心跳,甚至那裡會有反應,當然不能讓他看出來,所以在他看來,只要有事求我,一撒嬌我就會無條件答應。有時候會覺得我們就像夫妻,他是可愛活潑愛撒嬌的老婆,我是大度溫柔愛老婆的老公,他完全不知道我的想法吧?否則怎麼敢和我那麼親密。

我並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只圍著一條浴巾在房裡走,幾乎每天都會這樣,甚至我們會一起洗澡,可就是今天,他竟然告訴我,他喜歡上一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我見過,很文靜,很漂亮。一想到他和她在一起,我就莫名的生氣,我知道我是在嫉妒,我在吃醋,所以今天我要讓他明白,他只能是我鄭允浩的。而我的方式,就是霸王硬上弓。

看來他今天不會醒了吧,我是不是做錯了?他不會因為這樣恨死我吧,我也真不是人啊,竟然強上他,如果就直接告訴他我喜歡他,是不是會好一點呢?不行,他一定以為我在開玩笑。嗯,還是這樣比較明瞭。那今天就先這樣吧。

我要摟著他睡,這樣他會舒服一點(我覺得),因為我也很舒服,我從來不會摟著任何一個和我剛剛雲雨過的女人睡覺,但是,金在中,這一點,你又是例外,並不是因為你不是女人,而是因為,大爺我喜歡。摟著你的腰吧,美麗的纖腰,寶貝兒,我們睡覺嘍。

 

 

好美啊,美麗的金在中,一身白衣站在陽光下,向我微笑,然後我感覺窒息,他說鄭允浩,我要殺了你。我無法呼吸於是就睜開了眼睛。結果看到昨晚被我搞暈的金在中正騎在我身上,雙手在我脖子上,用力掐著,口中還念念有詞,鄭允浩你這個大混蛋,你這個大色狼,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掐死你‥‥

「咳、咳‥‥金‥‥在中,你要掐死我了。」怎麼一夜之間變得這麼有力氣,真的要殺了我嗎?

「呀,就是要殺了你,鄭允浩,殺死你!」金在中還在用力,表情很可怕(自己想像)。不會吧,我不能就這樣死去,會有多少美女們傷心啊,啊,我家人也會非常傷心。於是我一個翻身,掙脫了他,金在中就這樣被我掀翻在了地板上,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要推開他,是他自己不小心滾了下去。「那個‥‥在,在中啊,沒事吧?」沒有回應,呃?不會是又暈倒了吧?

「在中啊?沒事吧?」我還是看一下比較好吧,於是把著床沿看向床下。他在哭。

金在中只穿了一條內褲,呈大字躺在地上,眼淚順著眼角往下流,眼睛直直的望著屋頂。

我後悔了,看到他這樣我真的後悔了。我想把他抱回床上,他肯定不願意,那也不能躺在地上啊。

「在中啊,地上‥‥很涼吧,回到床上吧,怎麼樣?」

「我沒力氣了。」是把力氣都用在我脖子上了吧。

「那‥‥我抱你上來吧?你‥‥不會再掐我了吧?」我下床慢慢靠近他,只能慢慢靠近,因為這小子很鬼的,說不定會突然跳起來把我制服。

又沒有反應,「我抱了哦,不要反抗啊。」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蹲下身伸出手‥‥我真該死,金在中發燒了,全身發燙,燙的嚇人。馬上抱他到床上,蓋好被子,然後找來醫藥箱。

「在中啊,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不過沒關係,我好像聽說男生第一次大都會發燒生病的吧?所以放心,不會有事的。」我好像是在說給我自己聽呢吧。

「鄭允浩,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掐死你‥‥」

小子,連發燒都不忘了要殺我嗎,我可是要照顧你的啊。

 

 

 

第 二 章

金在中一直在發高燒,我真的很內疚,所以雖然他一直嚷著要殺我,我還是很細心的照顧著他,我是一個有良心的攻,不能讓我的寶貝受難受,我每隔半小時用涼水給他擦拭一次身體,他每次都是先要無用功地亂擋一次,然後又舒服的閉著眼睛小睡一會,就這麼折騰了一天,我怎麼覺得比昨晚上還累,他終於坐了起來,我坐在床邊看著他,他坐在床上看著我,我的眼神很有愛,他的眼神很嚇人。沉默啊沉默,我終於決定開口。

「那個,在中啊,對不起,害你生病了。」我還能說什麼,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是嗎?

「鄭允浩你不是人。」這是他用憤恨的眼神告訴我的,我想他是真的恨死我了吧。他下床走向浴室,然後浴室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他是在淋水,想把我留在他身上的印記都洗掉,我知道。將近兩個小時,他圍著浴巾出來了,直接回到了他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我還有課,但我不敢離開,我怕他出事,雖然以他的性格也許會先殺了我再自殺,他在房間裡幹什麼呢?哭?還是在罵我?一直到晚上將近十二點,他的房裡還是沒有一點動靜。我也坐在沙發上哪裡也沒去,我很餓,我相信他也是,於是我叫了外賣,一個批薩。然後去敲他的門。

「在中?在中啊,餓不餓?我叫了披薩。」沒聲音。我繼續敲。

「出來吧,在中啊。」還沒有聲音,不會‥‥真的出事吧?我決定撞門。使出全身力氣,向門上衝去,可門就在這時很不巧的開了,我沒停下來,直直的撞上了金在中的身體。在中啊,這次真的不怪我,嗚嗚嗚‥‥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後,在中被我壓著倒在了地上,我完全慌亂,他也被撞傻了似的,我們就這樣倒在地上,愣愣的看著對方,我能感覺到他的呼吸,噴在我臉上,很癢,我聞到了他的沐浴乳的香味,於是就忍不住低頭嗅了嗅。

「在中啊,好香啊,以後我也要用你的。」

話未說完,我已經被踢開數米之外。

「鄭允浩我警告你,再靠近我就讓我爸做了你。」

這是從現在起的一個月內他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們開始冷戰,實際上是他冷得像冰窖,我努力想融化他,卻把自己凍得像感了冒,無論我說什麼,做什麼,人家理都不理,仿佛看不到我一樣,於是,這樣一個月後,我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等在宿舍門口。

電梯門開,他和一個女生走了出來,就是他說過的那個女生,就因為這,我才沒控制住自己,如今他竟然把女人往家帶,把本大爺放在哪裡!氣死我吧你金在中!他走過來見我站在門口不進去,竟然理都沒理就繞到身後去開門,人家小女生還沖我笑笑呢,所以我決定,爆發。

「我是空氣嗎小子?」我攔住了他即將開門的手,因為我根本不想讓這個女人進去,從一個月前我已經把她看成是我的情敵。

「讓開!」冰冷的金在中一點也不可愛。我不喜歡。

「憑什麼,我願意站在這裡,你管不著。」我鄭允浩也不是好惹的。

空氣中頓時彌漫了滿滿的火藥味兒,旁邊不知什麼情況的女人愣愣地看著我,又看了看在中,說道「在中啊,我還是改天再來吧‥‥」

「不用,亞美,進來吧。」金在中竟然溫柔地回頭沖那個亞美笑笑,然後拉起她的胳膊進屋了。完全無視我!好啊,我倒要看看,難道你想留她過夜不成!

 

轉身進屋,亞美淑女的坐在客廳沙發上,金在中在廚房。是要做飯?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吃過他做的飯了,天天去食堂,總覺得吃什麼都是一個味兒的。所以我決定,為了這頓飯,先忍下。

「是叫亞美吧,你好,我叫鄭允浩,是在中的舍友。」我坐到沙發另一邊,向我的情敵伸出手。她急忙起身,伸出白皙的小手握住我的手說「你好,我叫申亞美,早就聽說過你了,學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呵呵,我倒覺得我們在中比我更有人氣呢。」故意把“我們”二字加重。

申亞美果然有點驚訝,又不好意思問出口,明明剛才還劍拔弩張的兩個人,怎麼一轉身就叫“我們”在中了呢?

「亞美小姐是在中的女朋友嗎?」雖然感覺上他們之間並沒有特別親昵,我還是有點心虛的問道。然後觀察她的臉色,突然轉紅。

「呃,不,不是,只是好朋友。今天他只是說有話要說,就和他過來了。」

只是朋友,在中從來不輕易往宿舍帶朋友,尤其是“女”朋友,看來金在中,你真是要認真了啊,有話要說?想今天表白嗎?好吧,我不是故意要破壞哦,你已經是我的了,不能再想著任何人。嘿嘿嘿‥‥

 

「亞美,去我房間坐吧。」從廚房出來的在中圍著圍裙,手裡拿著勺子說道。我看出他很不放心我,當然,是怕我說了那件事吧。

「你房間?可以嗎?」申亞美激動的站起來。

「當然」

「不可以」

兩個人同時喊道。

我當然不同意,怎麼能隨便進入別人的臥室,金在中我絕對不允許,送出一個挑釁又夾雜著憤怒的眼神,我明確表現出不悅。金在中淩厲的眼神直射進我的眼睛。

申亞美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著兩個暗戰的人。

「鄭允浩,你過來一下。」冰冷冷的命令式口吻。

我跟著他進了廚房。

「鄭允浩,你想怎麼樣。」在中憤怒的看著我。

「和你的女朋友聊聊天也不行嗎?還是你怕我把我們的事告訴她?」我戲謔的看著此時家庭主婦是的金在中,腦中突然現出一個畫面:下班回家,在中圍裙炒勺的在門口迎接我,抱著我說:「允呐,回來啦,吃飯嘍。」多溫馨啊~~

可他卻在此時一手抓住我的衣領把我按在牆上,揮動手中的炒勺,眼睛噴火的說道「你敢說我就殺了你。」

「那你就殺了我吧。我已經說了。」呵呵,想威脅我,你還做不到。

「呀,什麼?你‥‥你說了?鄭允浩你這個大混蛋。」隨著一聲怒吼,勺子落了下來。我即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否則我這張人見人愛的俊容就毀了。

「就是說了,怎麼樣,我還說你是我老婆,要嫁給我,讓他離開。」反正已經生氣了,那就來吧。

可他卻突然鬆開了我,就在我不明所以之時,在中竟然回手拿起了菜板上的刀,亮晃晃的寒峰一閃,我腦中頓時清醒。不是吧,來真的?我拉開廚房門,噌的竄了出去。身後傳來一聲爆發式的怒喊。

「鄭允浩,我跺了你‥‥」

 

 

 

 

第 三 章

「鄭允浩,我要剁了你!」

「在‥‥在中啊,你要冷靜啊‥‥」他不是來真的吧,明晃晃的刀刃啊,我突然感覺脊背發涼,撒腿跑出廚房。

客廳裡的亞美驚慌的站起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鄭允浩,我要教訓你這個混蛋!」

他步步緊逼,我直到我退到臥室,反身關門。

「啊‥‥」

我晚了一步,金在中快了一步,於是‥‥他手中的菜刀就落到了我沒來得及收回門內的手臂上。

那一聲叫聲不是我發出的,是亞美,她尖叫著站在原地,不敢上前,因為他看到我未著衣物的手臂上,正汩汩的往外流血。我和金在中同時望著我可憐的胳膊,然後同時,望向對方。

「哐‥‥」菜刀落地了。

「啊‥‥」

這次發出慘叫的,是金在中。菜刀落到他腳上,刀刃砍到了他的腳背。他的腳,流血了。

我知道他砍我是故意的,只是想嚇唬嚇唬我,但砍到我,就絕對是個意外,從他看我傷口的表情我能感覺出來,他自己被嚇到了。而他砍到自己的腳,那就絕對是意外中的意外了,有誰願意傷害自己呢。

所以,我的胳膊的確是很疼,但是,看到他痛苦的抱著腳,我還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結果亞美叫了救護車來,我和金在中被一起帶到了醫院急診室的外科。

我的胳膊縫了五針,金在中的腳沒有大礙,上了藥,包上了。

然後就看見兩個小護士手裡拿著針筒一臉陶醉的站在我們面前。

「兩位美女,回神咯!站在這裡是要幹什麼嗎?」呵呵,我知道,我的吸引力絕對超強。當然,還有我們家在中。

「打針,防止破傷風‥‥」終於回神了。

「什‥‥什麼?打針?」眼見金在中在聽到打針二字時,身體晃了一下,然後失神,再看到針筒,當即,暈了過去。

「在中!在中啊,」這是什麼情況?「在中啊,怎麼了?」

「呀,他暈針了!」兩個護士尖叫的同時,拋下針筒上前,將在中平放在身旁的床上。

不是吧,這小子,原來還會暈針。光看見針頭就能暈倒,還真有他的。呵呵。

「趁他暈倒,把針打了吧,要不一會醒了還是得暈倒了」

我們都沒敢告訴家裡,因為我們兩家的關係是很敏感的,雖然現在是合作夥伴,但說不定,因為什麼一點小事,就會翻臉。這是家族集團的利益問題。我們這次只是失手而已,我被金在中不小心,失手砍到了。

 

亞美被在中打發回家了,在我強烈要求下,我和金在中互相攙扶著出了醫院,打車回宿舍。

回到宿舍,兇器菜刀安靜的躺在地上,上面有我和金在中的血跡。

「在中啊,」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他一蹦一跳的往宿舍跳。「要不要幫忙?」

「不用!」冷啊。都砍了我,還是這麼冰冷冷的。繼續跳。

「可是‥‥我需要幫忙啊。你把我砍成這樣,我怎麼辦。」

「我‥‥」他停下腳步,但沒有回頭。「我自己都沒辦法,怎麼幫你!。」這句話他是用吼的‥‥我知道,他是覺得自己丟人了。

「那我們正好互相幫助啊。」我這個人,還沒有對誰這麼有耐心過,對金在中,這可真是獨一個,沒別的,就憑我看上他了,還有就是,今天他砍傷我之後的那個小眼神,我看明白了,他覺得自己很過分,如果今天不是他意外遭到了菜刀的報復(不是我的報復),說不定我們就會和好了,而且,說不定會更好。「至少,我們還是室友啊,你不會這麼絕情吧在中。更何況,我可是知道,已經成年好幾年的金在中同學,最怕打針。」

結果,他答應了。

 

我狠狠在心裡咒駡了一聲多嘴的醫生,幹嘛說為了傷口不沾到水,不允許洗澡。要不然我就可以和在中一起來個共浴,雖然他肯定不願意。

他幫我脫衣服的時候很小心,坐在我面前,一個一個解開我的扣子,然後小心的儘量不碰到傷口,他的手指會不經意的擦過我的皮膚,於是我很丟臉的起了反應,又很丟臉的在他幫我解腰帶的時候,被發現了。

我很在意他此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我當然會希望他喜歡我的身體,但是我明明看到他一臉的嫌惡。他停下手上的動作,甩給我一個憤怒的眼神,起身要離開。

「在中啊‥‥」我伸出沒有受傷的手臂拉住他。「不能怪我啊,你這樣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我身為一個正常男人,怎麼會沒有感覺呢‥‥」我雖然是在為自己的丟臉找藉口,但的確是說的實話,不過也許換另一個人對我這樣,絕對不會這樣,我保證。我是個自持力很強的人,當然,除了在金在中面前。

「你是正常男人嗎?」他回頭看著我,表情很像一個月前我強上了他之後的樣子。

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用力一扯,把他壓到了身下,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其實我更多的是委屈,我鄭允浩堂堂男子漢,被人說不是正常男人,還不是因為你金在中,你敢這樣說我,就別怪我不客氣。

「我要讓你看看,我是怎樣才變成不正常男人的!」我開始扯他的衣服。

「滾開,混蛋!」他用力掙扎,憤怒中我忘記了胳膊上的傷口,慌亂中,我滾到了床下,鮮血順著紗布殷了出來。我疼得滿頭大汗。

「你‥‥」金在中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又好像有點不忍心,我知道他其實心特別軟。

「好像是縫合的地方扯裂了。」我說的輕描淡寫,但是,真的很疼,我很想說的嚴重些,表情再痛苦些,嚇唬嚇唬他,但是,我也不忍心,他的腳也受著傷,我不想讓他太擔心。

「那‥‥‥我去打電話叫救護車吧?」他終於從剛才亂七八糟的情況中緩過了神,整理好衣服,挪著下了床。「其實你是活該,我真不想管你。」他邊說著邊往客廳蹦去。

呵呵,嘴硬心軟的傢伙,你還是很愛護我的嘛,不過我真希望,這個“護”就捨了算了。

金在中,你什麼時候會愛上我呢?哪怕只有一點感覺,也是不錯的。

 

 

 

 

第 四 章

「在中啊,我要穿衣服‥‥」

「在中啊,我要洗澡‥‥」

「在中啊,我要吃那個,你幫我夾好不好‥‥」

「在中啊‥‥」

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幸福很幸福,只要我叫一聲「在中啊」,他就會出現在我面前,為我解決一切。我真想,如果,我永遠都不要好算了,讓金在中照顧我一輩子。

 

他的腳沒兩天就好了,我的胳膊卻十幾天以後才拆線,拆線的時候,我努力的問,醫生啊,你確定可以拆線了嗎?萬一傷口沒有長好怎麼辦啊?還是在晚兩天吧?@#%‥‥

結果還是拆線了,再不拆線,線都要長到肉裡了。胳膊上落下了一道幾釐米長的疤痕,說是不用管,幾年以後就下去了。笑話,我堂堂鄭允浩,會讓這麼明顯的疤痕在身上嗎?假裝說新交的女友臉上有疤,老媽馬上買來一大堆去疤產品,效果極其顯著啊,不到五天,只剩下一點褐色,我想起了金在中的腳背。於是晚上上自習回來,我拿著一大袋子去疤產品,敲響了金在中的房門,經我努力認真的解釋說明,他終於肯讓我進他的房間。這是一個多月裡來的第一次。

「你看,我胳膊上的疤都已經快要消失了,真的很管用。」我邊說著,邊伸出手臂,他看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脫下了拖鞋,坐在床上,伸出腳。

「第一次你幫我上,我要看一下用法和用量。」還是冰冷冷的,不過沒關係,只要肯讓我接近,那就一切都好說。

「不是啊,這個用法和用量是我媽教我好幾天才學會的,很不好掌握,用量少了不管用,用多了會皮膚潰爛的,所以,為了安全,還是每天由我負責幫你。」

其實‥‥只是用棉簽沾藥水,然後塗上適量就可以了。

「我又不是笨蛋,你教一下我就可以啦!」他其實不笨,我知道。但是‥‥

「好吧,那頭伸過來,看仔細點啊。」

我更聰明些。

於是,在中的頭與我的頭,只隔了幾釐米,我聞到了他頭髮的香味兒。也感覺到了他的呼吸。嗯,都香。故意猛抬頭,哎,親到頭髮了,呵呵‥‥

金在中,我又占你便宜了,你不知道。

他只顧認真看我上藥水了。

 

「好了沒?可以放下我的腳了。」

「啊‥‥哦,好了。」原來我,聞著他的體香,走神了。

我臉紅了,真丟人,鄭允浩,你怎麼這麼不禁誘惑。

「我記住了,你可以把藥水放下,以後我自己上藥就可以了。」他認真觀察他的腳,不看我。

「不行!」

「啊?」他抬頭。

「呃‥‥我是說,我也要用啊,你如果要用的話,只能去我那裡拿。」機會,不放過任何和你接觸的機會。

「嗯,那行。」

「一天三次哦。記得一天三次,問我要,然後用完再給我拿回來。」

「知道了。」

其實‥‥一天一次就好了。一天三次,應該不會有事吧。

「那‥‥在中啊,我們明天早上吃什麼?」拖延時間ing‥‥

「不知道。」這傢伙,你就不能不要這麼冷淡,這不是你啊‥‥

「金在中同學,我幫你去疤,你就不能態度好一點嗎?」我是狼,不能總裝羊。

「其實‥‥」

「其實什麼?」其實你非常感謝我。

「其實,疤在腳上,去不去,無所謂,但是既然你願意幫忙,那就順便咯。」

「你這傢伙‥‥」我猛地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他在我的身影裡,抬著頭,看我。那樣子,像是在,等我吻他,我覺得。

所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一口吻上他的嘴唇,然後拿起藥水,飛速離開。

「鄭允浩,你這個混蛋!」

關門之前,我聽到他大吼道。

呵呵,金在中,你自找的。

 

 

第二天早上,我從浴室出來,發現金在中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是豐盛的早餐。

「吃飯。」我受寵若驚,我真的喜歡這種感覺。他在等我吃飯。

「哎!」我清清脆脆的大步走到餐桌前坐下。

「真香!」真的,比往常更香。

「吃吧。」他很平靜,看著我。

不對勁兒啊,以前從來都不會等我的,都是先吃啊,今天‥‥有情況,不會是‥‥給我下毒?

「那個,在中啊,你也吃啊。」

「你先吃吧。」

「哦。」我拿起牛奶,喝了一小口。很小心很小心。

「我又沒下毒,你幹嘛那麼小心!」

噗‥‥

我噴牛奶了。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咦?呵呵,這也算心有靈犀吧。

「你幹什麼!」

好凶啊,金在中,你等著,我一定要讓你愛上我,然後,好好“報答”你對我的冷淡與兇惡。

 

「在中啊,你‥‥是不是有事?」

「嗯。」

他直起腰倚到椅背上。要發言的樣子。

「鄭允浩,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原來是要談話啊。

「哦,談什麼?」其實我,明知故問啊。

「那件事,以及最近。」

是啊,自從我把他XX之後,我們沒有正面面對過這個問題,他不讓提,我不敢提。

「我可以把那件事‥‥」他頓了一下,然後,輕咳了一下,又動了一下,才又開口,「我可以把那件事當成是你為了解決生理需要卻找不到物件的一次失誤。我就當,被狗咬了。」

噗‥‥

剛喝到嘴裡的牛奶,又噴出來了。

金在中,你怎麼能這麼說‥‥

「還有,你對我的那些過於曖昧的接觸,我就當是你想念你眾多女友中的一個,導致出現幻覺,把我看成了他們,但是,從現在開始,你要看清楚,我是金在中,我是男人。」

他故意靠近我一些,好讓我看清楚他的臉。

金在中,我想問,你是真傻還是裝傻,我這樣對你,你難道看不出來,感覺不出來嗎?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我石化在座位上,內心糾結著,我是正式向他表白,還是再等等‥‥

等我決定表白的時候,一抬頭,人已經走了。

 

 

 

 

第 五 章

中午我在食堂找到了金在中,他和亞美一邊吃,一邊在說笑。

金在中,真懷念以前啊。我突然有點後悔做出那件事,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衝動是魔鬼。當時如果不是一時衝動,現在坐在他對面和他一起吃飯的人,還是我。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做到在中旁邊。

「嗨,亞美,好久不見。」

「允浩啊,我聽在中說‥‥」

不是吧金在中,你和他說了?

「亞美啊‥‥其實‥‥我對在中,我‥‥」

我還沒有想過要怎樣對別人承認我對金在中感情,這麼突然,我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只能結巴著,什麼也說不出來。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在中說他已經原諒你了,是吧在中?」

「啊?嗯。」悶悶的金在中。

是啊,把我當成亂發情的狗,把我說成想女朋友想到產生幻覺。金在中,你也是這樣和亞美說的吧。我騙你告訴了亞美那件事,你拿刀砍我,現在你反而自己坦白!你這個傢伙,太過分了吧!就算你不能接受我,就算我欺負了你,你就可以和別人這樣說我?

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兒委屈。還有就是,很氣憤,感覺自己坐在這裡,像個外人。

「我先走了,你們慢慢吃。」我噌的一下站起來,快步離去。

我就是個外人。

我就是個受到那個女人無形的嘲諷的外人。

也許,金在中還會告訴她,我是個不正常的男人。

 

 

晚上我沒有回去宿舍,去酒吧喝酒。

酒吧是我自己的產業,投資的當然是我有錢的老爸。但是我自己經營。

「再給我一杯威士卡。」我低著頭伸出手。

「少爺,你喝多了,要不要送你回家。」酒保小心翼翼,生怕得罪我。

「給我!」

「是,少爺。」被震到的酒保又拿出一杯。

金在中,你看到沒有,有誰敢違背我,有誰敢不理我。你竟然這麼大膽。

「我問你,我這個人‥‥怎麼樣?」

「少爺當然是好人咯。」酒保很直接的回答。

「好人?」我一直也這麼覺得。「那‥‥我招人討厭嗎?。」

「少爺你‥‥是不是失戀啦?」

「胡說!我鄭允浩什麼時候失戀過,哪次不是我甩別人。」

「也是,那少爺,你幹嘛不高興,還這麼,沒有自信?」

「我沒有自信嗎?我哪有不高興,我非常高興,來,乾!」

我沒有不高興,你竟然無視我的感情金在中。

我怎麼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呢金在中。

我怎麼這麼想你呢金在中。

我還是回學校吧,回去看看,我不在,他有沒有一點點擔心。一點點就夠。

 

於是我就跌跌撞撞的開著車,躲著員警,回到了學校。

我就坐在車裡,看著樓上已經熄了燈的宿舍。

果然不擔心我,一個人睡了。

金在中,你行!

調轉車頭剛要離開,一輛銀色跑車開了過來,車燈照的我眼睛生疼。金在中的車。

我用手擋住眼睛,從手指縫隙中,看到他停了車。他怎麼也回來這麼晚,對生活品質要求那麼高,從來九點半之前就睡的金在中,也會大半夜才會來睡覺啊。

好像是我擋路了。

我不想讓路,我就要擋著他。

他按了車喇叭,我裝作沒有聽到,乾脆熄了火,停在路中央。

車門開了,金在中下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還有一個人。

亞美下車了。

「沒關係,我就從這裡下吧,反正也沒幾步路了。」

是啊,女生宿舍就在旁邊嗎。

「嗯,晚安。」他吻了亞美的額頭。亞美很羞澀的走了。

金在中當然知道這是我的車。

故意在我面前做戲啊!

好啊,我鄭允浩,不能被欺負。

「喂!你讓開,我要把車開出去。」我搖下車窗,對他大吼。

「我要把車停在樓下,你先退到後面。」他坐回車裡,對我吼。

沒有占到上風,不行。

我承認,我現在嚴重嫉妒,我嚴重吃醋了。我心裡嚴重不舒服。

我乾脆下車,做到了他的副駕駛上。

「你幹什麼?」他手把著方向盤,回頭看我,然後吸了吸鼻子說道,「你喝了多少酒?怎麼這麼大味道。」

「你管不著,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我又不是你什麼人。

「鄭允浩,誰願意管你,你全身酒味,晚上宿舍我還能待嗎?你不知道我討厭酒味嗎?」

「金在中!」我面對他,直視他。「你是討厭酒味,還是討厭我啊!」

我說話聲音過大,頭有點暈,眼睛花花的。

他沒有回答。

我也不再說話。

 

車裡氣氛很詭異,感覺很尷尬。

我咽了咽口水,突然想吻他。其實我總這樣想。

我一下子,撲了過去。把他壓在椅背上,用力吻了下去。

「唔‥‥」他伸出雙手抵抗,我一隻手按住了他兩隻手。我比他力氣大多了。

他腿長,在座位下面,伸不出來。他只能搖晃著頭躲避我的親吻。

我感覺全身發熱,他的唇很涼。我感覺口渴,舌探進他的口中,用力吸取他的津液。

我有點忘乎所以,另一隻手,從他襯衣的下擺,伸了進去。

他的皮膚很光滑,很有彈性,而且我知道,很白。

我繼續向上伸,手指滑到了他的胸前,我用食指,按住了他胸前的小凸起。

感覺他倒吸了一口涼氣,更加努力掙扎。

「放開‥‥唔‥‥」我絕不會放開。

我的食指用力按了下去。

然後‥‥

我的舌頭,被用力咬了一口。

我感覺嘴裡鹹鹹的,流血了。

但是我沒有鬆口,他繼續咬著,我盯著他,我們之間,幾毫米的距離。

我的手又動了一下,然後看他的表情。

他似乎很吃驚,也更加憤怒,牙齒又用了幾分力。

我依然不想放開,我就是想氣他,想欺負他。

有本事你就咬掉我的舌頭。

我知道他心軟,他不會咬掉我的舌頭的。

 

我撤出了在他身上的手,他鬆開了咬我舌頭的牙齒。

我用這隻手‥‥將駕駛座的調節器,壓到了最底。

我順勢壓上了他,他被迫躺倚在駕駛座的椅背上。開始變得慌亂。

「鄭允浩,你要幹什麼!?」他慌亂的抬腿踢我。

「你聽清楚了,你是金在中,不是我眾多女朋友中的一個,你是我喜歡的人,不是我亂發情的對象。」血從我的嘴角流了下來,我隨意用手臂一擦,坐到他腰上,俯身再次吻上了他沾滿我血液的鮮紅的唇。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