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有那麽一秒,他感覺心跳都停止了,隨後就是如同上了絞索一般的呼吸困難。

視線依舊模糊,而且有越來越模糊的趨勢。

金在中搖晃著,死死扣住會議室的大門。

他突然想笑,可嘴角卻像打上了石膏,半點笑容都扯不出來。

心痛的滋味早該嘗到麻木了,為什麽還是無力抵禦?只能怪自己學不會死心。

金在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摸索著想要走出會議室。可是腳下的地毯太軟,踩上去綿綿的,好像隨時會摔倒。

「站住。」鄭允浩突然出聲。

反射性地收住腳步,金在中挺直了腰杆,沒有回頭。

鄭允浩的視線從金在中的背後掃過,然後落在商群的臉上。商群仍是一臉的波瀾不興,不過此時他的注意力卻明顯停留在金在中身上。

「大家已經沒有問題了吧?今天的會議就開到這兒。」 鄭允浩收回了視線,臉上掛起從容的微笑。雖然他的前一句話是在詢問,可後一句卻完全是不容反駁的語氣。

在座的眾人面面相覷,無人敢吭聲。

「散會。」

笑容在轉身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鄭允浩三步併作兩步走到門邊,抓住金在中的手肘就往外拖。

所有人都察覺到了鄭允浩的怒氣,暗自為金在中捏了一把冷汗。

看到兒子如此不合時宜的行為,一旁的鄭晉東皺起了眉頭。

「爸,在中可能有事要找允浩商量。我送您回去休息吧。」商群走到岳父的身邊,體貼地說。

「不用了。」鄭晉東拒絕了商群,態度有些生硬。

商群微微一怔。

「你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鄭晉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側身從女婿身邊走了過去。雖然女兒已經去世了,可有些事不是說過去就能過去的。尤其是知道自己看錯了人,鄭晉東的心裡更是不快。

對於岳父突如其來的排斥,商群很快猜中了其中緣由,表情重歸平靜。

 

另一邊,鄭允浩動作粗暴地將金在中拽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幾乎在關門的一瞬間,他就像座活火山一樣爆發出來。

「你知不知道重新說服那些老頑固有多困難?你居然弄成這樣跑出來,存心來攪局嗎?」

金在中呆呆地看著他,一言不發。

不滿金在中的沈默,鄭允浩繼續惡聲惡氣地問道:「我不是讓你在家休息嗎?你出來幹什麽?」

金在中搖了搖頭,臉色蒼白如紙。

「你不舒服?」察覺到金在中的異樣,鄭允浩努力地控制好情緒,放低了聲音。

金在中仍然沒有回答。

「怎麽啦?你在發抖。」看著金在中輕顫的嘴角,鄭允浩的氣焰頓時削減了下來,「冷嗎?」鄭允浩脫下外套,想把它披在金在中的身上,卻被金在中退一步躲開了。

「過來。」

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尷尬,鄭允浩向金在中伸出一隻手,語氣轉為命令。

這一次,金在中還是沒有服從。

兩人就這麽面對面地站著,直到鄭允浩懸在半空中的手掌,由打開變成握拳。

「你到底在幹什麽?」不等金在中反應過來,鄭允浩衝上前去,雙手捧住金在中的臉頰,「早上還好好的,發生什麽事了嗎?」

鄭允浩眼中的焦急與關切是不是假的?金在中眯著眼睛,困難地聚焦,想把他看個真切。

「在中‥‥」鄭允浩拍了拍金在中的臉,感覺到他全身都在發抖,於是小心翼翼地將他擁入懷中,溫柔地問道:「到底怎麽了?」

「‥‥‥」

完全找不到自己的聲音,金在中在那溫暖的懷抱裡迷失了。他真的很想大聲地質問他,也真的很想狠狠地給他一拳,可是身體和意志根本無法統一。他是如此貪戀這個人的體溫,貪戀他的擁抱,貪戀他的一切一切。

真的可以離開嗎?

「在中‥‥」第一次清晰地看到金在中眼中的痛苦,鄭允浩有些慌了,「在中!」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鄭允浩看了看門口,又看了看金在中,最後一臉煩燥地把門打開。

「什麽事?」

「我們是員警,來找金在中的,他在這裡嗎?」

「找他什麽事?」鄭允浩警覺起來,擋在門前,不讓員警進屋。

屋內的金在中面對員警的來訪有些茫然,不過他還是推開了鄭允浩,對員警說:「我就是金在中。」

「你涉嫌綁架鄭氏國際總經理鄭允浩,這是逮捕令,請你跟我們回去。」

 

 

 

52.

「不可能!你們是不是弄錯了?」

出聲質疑的不是身為當事人的金在中與鄭允浩,而是隨後而來的商群。

「有證據顯示金在中就是綁架的策劃者,真相到底如何還要經過調查才知道。請你們讓開,不要妨礙公務。」員警機械地回應道。

「我跟你們走。」打斷了仍想開口的商群,金在中冷冷地一笑,然後抬起了雙手。

他不想再看鄭允浩一眼,因為鄭允浩眼中一閃而過的防備讓他心灰意冷。

他不相信他!

再也沒什麽可說的了,金在中連員警懷疑他的理由都懶得去詢問,鄭允浩不信他,還有什麽可說的?

當泛著寒光的手銬銬上金在中的手腕,他就兩眼一黑,什麽都不知道了。

 

還沒進警局,就先進了醫院。金在中醒來時,只覺得滑稽。

「醫生說你疲勞過度,需要休養幾天。這期間我們會把審訊移到病房中來,希望你能配合。」員警的話說得很客氣,「你可以先打電話通知你的家人或朋友。」

看著白晃晃的天花板,金在中回了一句:「我要請律師。」

金在中的鎮定出乎員警的預料,因為他們一直認為金在中戴上手銬的時候是被嚇昏的。

「鄭允浩先生已經幫你請好了。」

「允浩‥‥」金在中的思緒有些混沌,好半天才想起來,問:「他找人來告我嗎?」

「沒有。實際上正相反,他並不想控告你。不過,綁架屬於刑事案,不可能因為當事人不追究就撤銷調查。」員警用平板的聲音陳述著,對於被綁架的鄭允浩有此決定絲毫不覺詫異。

「麻煩你轉告鄭先生,我會另請律師。」金在中掙扎著從病床上坐了起來,雙眼看著窗外的大好陽光,面色平靜地說:「我想打電話給我的朋友。」

 

 

秦曉順一得知金在中被捕的消息,就馬不停蹄地找上自己的朋友韓闖,韓闖是新晉的刑事辯護律師。

「你朋友綁架了鄭氏國際的小開?」當韓闖聽完秦曉順的話,居然笑得前仰後合,「他還真是膽大包天啊,居然挑上鄭氏。光是鄭晉東背後的那些關係,就能把他壓得永世不得超生。」

「那不是他幹的。」秦曉順急得跳腳。

「這麽肯定?」

「反正到時候金在中會告訴你,你只說你幫不幫這個忙吧!」

「為什麽找我?我不過是個剛入行的菜鳥而已。」韓闖收住了笑容,嚴肅的表情與方才判若兩人。

有點不能適應韓闖變色龍一般的性格,秦曉順背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都說鄭晉東財大勢大了,我想請大牌律師,也要有背景才行呀!」

「原來是走投無路了‥‥」韓闖又笑了。

「你要不要幫吧?那麽多廢話。」秦曉順總覺得那看似誠懇的笑容裡隱含著狡詐。

「幫!你都開口求我了,我怎麽會不幫。」

 

 

 

53.

病房內,韓闖成了金在中入院後的第一個訪客。

「有位綁架鄭允浩的那個小混混是員警在牢裡找到的,一個月前他因為強姦未隧被捕。那傢伙把綁架的事當成光輝史告訴了牢裡的一名犯人,沒想到那名犯人為了爭取減刑把他給抖了出來。」

「員警已經把這個告訴我了。」金在中不喜歡韓闖犀利的眼神,不過個性溫和的他並未表露出來。

看出金在中的心不在焉,韓闖也索性隨意起來,說:「你好像並不擔心自己的事。」

金在中淡然一笑,「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沒必要為自己擔心。」

「那你在擔心誰?鄭允浩?」

金在中微微一怔,眼神變得黯然。

「你如果不是犯人,那麼綁架者一定另有其人。那鄭允浩‥‥」韓闖停頓了一下,毫不掩飾地觀察金在中的反應,「他的威脅仍在,說不定會發生第二次綁架案。」

「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查出誰是真正的主謀。」金在中避開了韓闖的目光。

「你懷疑誰?」

「商群,鄭允浩的姐夫。」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鄭允浩的名字,金在中的胸口還是隱隱作痛。

就像看到心怡的獵物,韓闖的眼睛突然散發出異樣的光彩,「上門女婿見利忘義?」

「你是律師,請不要妄下判斷。」

聽出金在中的不悅,韓闖收住了笑容,正色道:「要把你從這兒弄出去,我肯定會去調查對你有利的證據。不過,前提條件是你必須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

「如果查出是商群做的,我要你抹去那些證據,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金在中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哀傷。

韓闖聽到這句話,吃驚多過疑惑,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甚至玩笑一般地揶揄道:「你在讓我妨礙司法公正?」

「我答應過一個人,要放過商群。」金在中再次淡然一笑。

「不要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你現在的處境並不樂觀。「韓闖將手中的公事包打開,拿出一份報紙,「員警認為你的綁架動機是因愛成恨。暗戀同性,你以為曝光之後會得到幾個人的同情?」

報紙的社會版頭條標題巨大,上面寫著:「男助理因嫉成恨,綁架鄭晉東獨子」。

「看清楚了,那張照片上的人是你和鄭允浩。」

順著韓闖手指的位置,金在中看見了足足放大到7寸的照片。照片上的金在中正在親吻熟睡的鄭允浩,地點是醫院的病房。那是鄭允浩剛被救出來,金在中形影不離地照顧他的時候。

「怎麼會這樣?」金在中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今早有人匿名投寄到報社去的。」韓闖回答。

「員警知道多少?」

「他們只要知道你對鄭允浩有不正常的感情,你的綁架動機就成立了。」

「如果我承認綁架了鄭允浩,他們就會終止調查嗎?」

「你說什麼?」韓闖以為自己聽錯了。

「麻煩你告訴外面的員警,我認罪。」金在中將報紙揉成了一團,「我不能讓這件事毀了他。」

聽出金在中語氣中的堅決,韓闖得出結論:「你瘋了。」

 

 

 

54.

被韓闖罵得一愣,金在中沉默了。

「你以為員警都是傻子嗎?」韓闖一臉嘲諷,「你是怎麼和綁匪搭上線的?還有哪些人參與了綁架?麻煩你把細節統統說出來。」

無法回答韓闖的問題,金在中苦笑:「你相信我不是主謀?」

「開始不信,現在信了。」

沖韓闖感激地笑了笑,金在中道出了心中的顧慮,「鄭允浩剛剛才從股東手中搶回總經理的位置‥‥」深深吸了一口氣,金在中繼續說:「現在外面的人只知道是我單戀鄭允浩,如果繼續這麼鬧下去,他們遲早會發現我與鄭允浩的真正關係,那樣對鄭允浩太不利了。」

「你們是兩情相悅?」韓闖皺起了眉頭。

「談不上兩情相悅,只是‥‥」一時找不出話來定位他與鄭允浩的關係,金在中茫然地說道:「綁架的事情對他的打擊很大,他姐姐又剛剛去世,我不想‥‥」

「我該說你偉大嗎?」韓闖打斷了金在中的話,「你以為綁架是小孩子玩的遊戲嗎?你有空維護鄭允浩,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擺脫蹲大牢的命運。」

說完,韓闖看了看腕上的手錶,探視時間已到。

「我先走了,明天我會把你保釋出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不等金在中回答,韓闖徑直走出了病房。

「怎麼樣了?他還好吧。」一直守在門外的秦曉順立刻走到韓闖的身邊。

「你的朋友,」韓闖搖搖頭,說:「不是傻的,就是瘋的。」

 

直到再也聽不見門外的聲音,金在中才掙扎著從病床上下來。將揉皺的報紙展開,指尖摸索著照片上的鄭允浩,感覺自己的心被揪成了一團。

不論自己陷入何種艱難的境地,還是想要保護他。這是所謂的愛情,還是無法擺脫的執念。前一秒還在恨他的薄情,後一秒卻無法抑制地想念他。金在中痛苦地閉上雙眼,將手中的報紙撕得粉碎。

只要碰上跟鄭允浩有關的事,金在中就是個傻瓜。

 

 

此時,鄭允浩正與自己的父親在臥室中對峙。

「我不准!」鄭晉東指著兒子,氣得渾身發抖,「你休想再去見那個金在中,從今天起,不准你再與他有任何來往。」

「這是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鄭允浩不甘示弱地回吼。

「只要我一天是你的父親,我就不會放著你不管。」

「父親,」鄭允浩冷笑,「父親又怎麼樣?我就是要去見在中,你管得著嗎?」

「你!」鄭晉東拉住兒子的手臂,不讓他離開,「他是綁架你的嫌疑犯,還是個男人!你去找他做什麼?你想讓全天下的人都恥笑咱們鄭家嗎?」

鄭允浩用力甩開鄭晉東的手,堅定地說:「我就是要去找他,就算他是綁架我的人,就算所有人都恥笑我,我都要去找他。男人又怎麼樣?我就是愛這個男人,除了他‥‥」

啪──

鄭晉東一個耳光重重打過來,把鄭允浩的臉打得歪向一邊。

第一次對兒子動手,鄭晉東眼中閃過一絲不知所措,不過旋即恢復正常。

「來人!把他給我抓起來。」

鄭允浩還沒從挨打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就被幾個彪形大漢人反剪住雙手,抓了個正著。

「幹什麼?放開我!」鄭允浩拼命掙扎起來。

「從今天開始,你就好好給我待在家裡,哪兒也不許去,」鄭晉東對抓住鄭允浩的男人使了個眼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兒子的房間。

「你站住,放開我!我要去找在中,你休想攔‥‥唔!」

一記重拳打在鄭允浩的腹部,讓他痛呼出聲,瞬間跪倒在地上。這時他才明白,父親是真的鐵了心不讓他去見金在中了。

 

 

 

55.

「允浩向來吃軟不吃硬,您這樣把他關起來,好嗎?」

為岳父倒上一杯清茶,商群小心地試探著餘怒未消的岳父。

「這件事我有分寸。公司就由你全權管理,少了允浩,也只能辛苦你了。」接過女婿的茶,鄭晉東斂去了情緒。

「辛苦談不上,不過‥‥我覺得還是爸爸回去主持大局比較好。」

對於商群的推脫,鄭晉東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商群一直深諧以退為進的技巧。

「不用了,你的能力我還是信得過的。允浩這幾年做出的成績裡面,你有幾分功勞我心裡有數。」假意安撫著,鄭晉東知道這個時候公司需要人來支撐,至少在這次綁架的事情造成的影響消失之前,商群還是大有用處的。

一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鄭晉東就頭痛欲裂。女兒過世、兒子被綁架、女婿的背叛,再加上兒子宣佈愛上一個男人,一樁樁一件件,像緊箍咒一樣加諸在他的頭頂。

忍不住按摩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鄭晉東連嘆氣的覺得吃力。

「爸爸,你沒事吧?」商群緊張地看著鄭晉東,一臉關切。

「沒事,」鄭晉東搖了搖頭,「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那您好好休息。」

輕輕關上岳父的房門,商群面色凝重。知道鄭晉東對自己的信任出現了裂痕,他心裡頗不是滋味。半子,始終是比不過親生兒子的。

 

還沒走到三樓,就聽到鄭允浩在臥室裡大力捶打反鎖的大門,商群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把門打開。」看著那幾個孔武有力的保鏢,商群不由佩服起岳父的周到來。

「這個‥‥」保鏢有些為難。

「是鄭先生讓我來勸他的。」

「那您小心點。」

「我會小心的。」點頭謝過保鏢,商群按他的意思站到了門邊。

門一打開,鄭允浩就衝了出來,不過很快被身手敏捷的保鏢給擋了回去,再次挨了一拳。

商群一直面帶微笑看著這一幕,就像在觀看一場鬧劇。直到保鏢退出門外,他才嘖嘖地感嘆道:「你這個樣子如果讓在中看見,他一定會很失望。」

鄭允浩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一言不發地狠狠瞪住他。

「你不用這麼看著我,他們這麼對你可全是爸爸的主意。」

「你來幹什麼?滾出去!」

不理會鄭允浩的厭惡,商群大刺刺地掃了一眼室內。除了書櫃,屋內的傢俱全部挪了位元,一張完好的椅子都沒有,可見鄭允浩的怒氣之盛。

「我是你姐夫,過來關心一下你而已。」

「哼,現在就想看我的笑話,未免太早了一點。」鄭允浩挽起袖子,往書櫃上了靠,神情由狂亂轉成冷靜。

「怎麼會?」商群搖頭,一臉惶恐,「我只是沒想到在中對你這麼重要,讓你不惜與爸爸翻臉。所以,特別來看看你。」

聞言,鄭允浩頓時警覺起來,全身的肌肉緊繃。

「找到真正喜歡的人,真的很不容易。我同情你,一定找機會為你和在中求情。」商群一邊說一邊微笑,完全不在意暴露自己腥腥作態的本質。

「你敢對在中不利,我一定不會放過你。」鄭允浩終於控制不住,開始指著商群的鼻子大吼。

「哼!」商群一臉不屑,「等你能從這裡從去的時候再說吧。」

「王八蛋!」鄭允浩抄起腳邊的立式檯燈就往商群扔去,卻被商群靈活地避開。

玻璃燈罩重重地砸在門上,發出一聲巨響。

保鏢聞聲,連忙將門打開,迅速護在商群的左右。

知道自己寡不敵眾,鄭允浩握緊了拳頭,強壓下痛扁商群的欲望。

「好好看著他,鄭先生說了,絕不能讓他出房門半步。」走出房間,商群不忘囑咐保鏢。

「知道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