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nty-nine——DAY 29

 

「兒!子!」只見金媽媽張開雙臂,以時代在召喚的氣場,邁著堪比第二套廣播體操的步伐,嗖的一下竄了出來。

她出發了!

她一矯健的身姿邁過了垃圾桶,踢飛了鄰居張大爺的釣魚竿兒,她成功了,這一刻,她不是一個人在奔跑!(喂= =?!)

金小在很欣慰啊很欣慰!【扭動

果然,偶爾適當的失蹤一下什麼的,才能體現出他的重要性啊,他母上大人以前可從來沒有這麼熱情澎拜的歡迎過他,猶記得他高三的時候和俊秀出去通宵打電玩,回來的時候迎接他的是兩大拖鞋兒底兒啪啪的拍,外加他母上大人響徹三條街的「小兔崽子」的呐喊聲,一度成為他們那片兒莘莘學子的起床鈴聲,據說效果很顯著,一叫一社區的狗都跟著叫。

 

正打開雙臂打算把自己當做初升的太陽迎接一下自己老媽的金小在同學美滋滋的上前兩步,眼睜睜的看著他母上大人一陣風一樣的從身邊呼嘯而過,然後‥‥

抱住了剛剛直起身的大神,呈懸掛狀。

口胡!他怎麼不知道他母上大人有斜視這個毛病,這都快斜到腳後跟了喂!

風蕭蕭兮易水寒,自作多情者殺必死,風化成沙,飄飄忽忽!

他那顆純潔的少男心啊,被踐踏的跟老乾媽排泄物,哦,不,香辣醬一樣,黏黏糊糊糊了滿地。

「媽,我在這。」在中弱弱的舉手,試圖挽回他老媽的注意力。

「別吵,」金媽媽豪邁的揮手趕走兒子,然後和顏悅色的笑得跟拐賣人口的大媽一樣轉頭繼續和大神說話,「哎呀,兒子,叫什麼名字啊?在哪上學啊?今年多大啊?認識在中多久了啊?身高多高啊?體重多重啊?」

啊喂喂!媽哎,你現在這樣真的很像人口販子啊,什麼跟什麼就兒子了啊?有媽不知道自己兒子的名字的嘛?!

「我叫鄭允浩‥‥」

「好名字,好名字,一聽就有文化,」金媽媽喜笑顏開的踮腳努力去勾允浩的肩膀,「來來來,進屋說,進屋說。」

螞蟻想和大象接吻應該就是面前這造型吧?!

金在中看著老媽連拉帶拽的把大神往屋裡拽,決定最後爭取一下自己的福利,他怎麼說也是親生的!

「老媽,我‥‥」

「允浩啊,怎麼來了也不先來家裡啊?」

「老媽,我‥‥」

「哎呀,一會嚐嚐我的手藝。」

「老媽,我‥‥」

「這次來住多久啊,我讓在中帶你出去好好轉轉。」

‥‥‥‥

口胡!他現在知道為什麼現在離家出走率那麼高了?!

「在中他‥‥」大神應答如流,百忙之中還不忘了回頭關照下莫名悲傷的金小在小盆友。

「不用管他,」金媽媽拉著大神進門,「我們家的傳統對待朋友如春風般溫暖,對待敵人如秋風掃落葉。」

金小在撲街!

所以說,大神來了之後,他從金家的寶,連草都沒當上,就直接變敵人了,還是階級敵人?!

有他這麼溫柔善良,任勞任怨,貌美如花,花開花落,上得了廳堂,下得了澡堂的敵人嘛,魂淡!

之後的一個半小時之內,金在中就一直處於蹲在角落裡邊發霉邊看著自己可以用口水淹了金山寺的老媽拉著說句話比看奧巴馬變兔八哥都難的大神聊的熱火朝天。

(+﹏+)~狂暈

氧化鈣!誰能告訴他,一個神級話嘮是怎麼和一個悶葫蘆一樣的人說上這麼長時間?!

雖然他母上大人叫鄭允淑,大神叫鄭允浩,聽起來是很像沒錯,但是櫻桃小丸子和櫻桃聽起來也差不離,但是,你們誰看過這兩東西能說的跟兩噴壺一樣,都快把他那傻爹淹沒了喂!

‥‥‥‥

 

「允浩啊,你是學傳媒的?」

「嗯,播音主持。」

「播音主持好啊,播音主持多好,還能上電視,好啊好,哪像我們在中學的東西,天天拿個手術刀跟殺小豬的一樣。」

哼(ˉ(∞)ˉ)唧

是誰當初說學醫好的啊,是誰說穿個白大褂帥的啊,是誰說家裡頭放個醫生比放好幾十個醫藥箱都管用才一路二鬧三上吊的讓他改學醫的啊?!

是誰每次看新聞聯播的時候都嘲笑裡面方方正正的臉的啊,是誰說天天把自己關個破玻璃裡,以為久了能爬出來的啊?!

「允浩的身材很好啊。」

「嗯,學過一段時間的合氣道。」

「學過好啊,這身材好啊,哪像我們在中平的跟個門板兒一樣,拍牆上都摳下來。」

摔!乾脆說他是平板電腦好了哇,還摳不下來,難道他穿的不是衣服,是502啊喂!

是誰以前說:我兒子這個身材最好了,瘦瘦的穿什麼都好看,清秀的小帥哥的?!

是誰看見健美先生就嘖嘖的嘲笑說胸比他二表姐都大,肚子上的塊兒跟俊秀的屁股蛋兒一樣的?!

 

之後的半小時內,在中淚流滿面的聽著那位從血緣上應該是他親生媽媽的女人把他踩成跟街上的臭狗屎,把大神捧成天上的一朵菊花,還是鑲金絲兒的那種!

口胡!他老媽顛倒黑白的能力登峰造極的能力都能給大熊貓拍彩色照片了,什麼黑的白的到她老人家這都能給描述成調色板兒一樣五彩繽紛。

金在中蹭到廚房偷吃偷喝,臨走前看了眼依舊交談甚歡的兩人,突然想到一句廣告詞:

小熊貓抱著他老媽的照片喜滋滋的對大熊貓說:麻麻再也不用擔心我的黑眼圈了,有了鄭允淑糊弄神功,一切都是彩色的,我也能拍彩色照片了,so easy!

還有,平時也沒見大神這麼好脾氣好耐心的坐那聊天啊,這會兒怎麼這麼能言善道,而且物件還是個八卦的一直眼冒金光的中年婦女啊喂!

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眼嘛?!

O(╯□╰)o

 

好不容易挨到吃飯的時候,一直醞釀著打算發言的金爸爸終於趁金媽媽吃菜的時候找到了發言的機會,立刻開始以一家之主的身份開始“審問”大神:

「允浩啊,你喜歡我們在中多久了?」

「一年零十天。」

「‥‥那,不就是我們在中剛去T綜大的時候。」

「是。」

欸,為什麼他不知道這件事?!

大神竟然覬覦他這麼久了,口胡!!

‥‥不過,這是不是說明他金在中也挺有魅力的,跟那個啥美麗加分一樣?!

「不錯,年輕人有長性,好同志。」

爸,這是重點嗎?!

「你家裡知道這件事嗎?」

「知道。」

「同意嗎?」

「同意。」

啊喂!大神,你到底瞞了多少事情啊?!

「哦?見過面了?」

「見過。」

噗~~~~~~~

一直安安靜靜的在大神對面喝湯的在中一口魚湯噴出去,惹得他老媽嫌棄的目光:「多大了,還吐奶!」

他,他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見到過大神的父母?!

大神的父母啊,那就是王母娘娘和玉皇大帝啊?!

他又不是孫悟空,怎麼有福氣見到呢?!

「那我就放心了。」

金爸爸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然後苦的齜牙咧嘴的表情破功,賊兮兮的靠過去問,「小夥子,會喝酒不?」

「可以喝一點。」

「那感情好,來,咱爺倆喝點去,我泡了不少酒,壯陽補腎的。」

「爸,我也要去。」

金小在立刻興高采烈的站起來,他老爸泡的藥酒啊,比他歲數都大了啊,以前過年過節的時候都只能聞聞,現在借大神的光總算可以嚐嚐鮮了。

「去,你們這些女人家家的,不要摻和我們老爺們的事兒。」

魂淡!他哪裡是女人了?!

看見大神投過來明顯帶著笑意的眼神,金小在炸毛,一摔筷子就跟著往小房間跑,他要這兩人看看,什麼才叫純爺們喝酒。

然後‥‥

金小在同學捂著胸口跑出來乖乖的坐在金媽媽身邊看肥皂劇,女人就女人吧,他暫時當一個小時的女人也沒啥了不起的。

口胡!什麼威武不能屈,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的氣概?!

那裡面的兩個人一人一個抱著個酒罈子對著嘴咕嚕咕嚕的喝是鬧哪樣?!

這麼個喝法,來十個李白也得喝成蚊香蛙了喂!

酒仙也不是奧特曼啊,電池進了水就不靈了,摔!

 

 

等到一場肥皂劇狗血落幕,在中看著男女豬腳抱成一團的樣子,默默的轉頭看著自家感動的跟大臉貓看見魚一樣的母上大人終於忍不住開口:

「媽,問你件事。」

「嗯,說。」

「我和允浩,都是男人啊,你們不介意?」

「為什麼要介意?」

「我們是同性啊,同性啊,都是男人啊,不能生小孩的,是社會不認同的啊。」

金小在爆發!

葫蘆娃兄弟能搞基嗎?!海爾兄弟能領證嗎?!機器貓和大雄能結婚嗎?!

不!能!

「金在中!」

金媽媽也爆發!

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指著自家兒子的鼻子開始科教:

「你竟然歧視同性之間的愛情!!!」

毛線啊,他什麼時候說他歧視了,他有必要歧視他自己嗎?!

「愛是一個不分國界,不分年齡,不分貧富,也不分性別的,沒想到我兒子竟然這麼老古板,可憐的允浩啊,」金媽媽揮淚,然後馬不停蹄的往小房間跑,邊跑邊喊,「兒子啊,媽認識不少不錯的小男生啊‥‥」

喂喂喂!

這還有個喘氣的呢啊?!

敢當著他的面教唆他男人出牆?!

金在中小宇宙爆發的也跟上去,然後猛地撞到了他母上大人的背上,鼻子酸酸的直想流眼淚。

「爸喝醉了。」大神眼神清明的走著直線出來,指了指裡面淡然的道。

「沒事沒事,不用管他,讓他自生自滅。」

~~~~(>_<)~~~~

他和他爸一定是他老媽上街的時候一塊撿回來的?!

在中轉頭看了眼正在小房間拿著褲腰帶唱著「愛你思密達,恨你思密達,愛你恨你‥‥」的老爸,默默哀悼三秒鐘。

 

「允浩啊,俊秀說你給我帶禮物了啊?」金媽媽笑瞇瞇的問出了今兒會面的本質問題。

「嗯。」

「是什麼?是什麼?」

「大神,不要。」

在中伸手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看著大神從口袋裡拿出紅本本遞了過去。

「戶口本兒?」

「我父母是外國籍,只有我的戶口調回來了,我們商量後決定過戶到金家。」

大神就好像在說晚上吃什麼一樣淡淡然的說完這段話,把金在中和金媽媽都震驚在原地。

這,這,這,這是準備落戶在他們家啦?!

難道,之前那個上門女婿這個夢竟然是真的?!

「好好好。」金媽媽笑的燦爛,把戶口本收在抽屜裡,這才看見戶口本裡夾著的一張光碟,好奇的放進電腦裡,在中也湊過去看。

( ⊙o⊙ )哇!!

容量不小的光碟裡竟然全是他的照片,從大一進校到現在,有的是活動照片,有的是偷拍的,每一張都細心的標明了時間,配著舒緩的音樂,一張張看的在中突然眼眶發熱。

那個不善言辭的男人啊,總是在細微處給他最窩心的溫暖。

就好像午夜裡的鬼火?【喂!!!

就好像午夜裡的小火苗蹭蹭的燒著,溫暖著他的心。

四十多分鐘的相冊還沒放完,音樂卻已經停止,在中以為他家的小電腦又傲嬌了,連忙側耳去聽,卻聽見了石破驚天的大神的真人語音:

 

——金叔叔,鄭阿姨,第一次這麼叫你們,也是最後一次,請將在中交給我,我會成為他後半生的家人。

——爸!媽!請相信我。

 

透過電腦的聲音顯得有些不真實,在中轉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大神,那個人依舊是淡然的眉眼,甚至連一絲起伏都沒有,可是,他卻能從那裡看見那份真心。

即使,從踏進風雲開始,他們的相遇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即使後來身邊的人都被這個腹黑的男人一個個的收買,每天都考慮怎麼算計他,即使,昨天被莫名其妙卻心甘情願的吃掉,即使他還沒有辦法確定他們的未來‥‥

可是,現在他卻只想和這個男人遠走天涯!

去哪裡都好,只要那裡面有他。

那些電影裡沒有完成的愛情,他和大神一定會在現實中做出最圓滿的結局給所有人看!

 

不過,後來,當金在中窩在自己的小家裡吃著霜淇淋,看著在廚房裡洗碗的男人,想到今天這張賺足了他老媽眼淚的光碟時,才終於搞清楚了大神的初衷。

「大神,你當初做那張光碟是為了順利的把我搶回來吧。」

「不是。」

不是?

他敢說不是?!

這個外表動感超人,內心小白兔的男人!!

「那是為什麼?」

「補償。」

「補償?」

「對。」

在一起這麼多年的在中很快明白了這個男人的意思——

口胡!大神的意思是他被搶走了,所以留給他爸他媽一本相冊做補償嘛喂!

哪有這種道理啊?!

必勝客的披薩能和路邊的大餅捲肉是一種玩意兒嘛?!

大神沒事就吃他,他爸媽難道能隨著一張光碟說話玩嘛?!

「你今晚不要進我房間。」

大神看著自家小白菜氣呼呼的甩上臥室的門,笑著看了眼掛在牆上的鑰匙,然後繼續洗碗。

他不會告訴小白菜那本電子相冊他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拉著有天,昌珉,俊秀,胖子,大七,泉水每天沒日沒夜的處理才完工。

就像他也不會告訴小白菜,當年去家裡前,他已經報了必死的決心,就算死磕在那,也要把人帶回家這件事情。

這顆小白菜,這輩子註定都是他的人。

 

 

 

在家裡沒住幾天,大神就以學校今年要提前開培訓課這麼個弱智的理由把金小在打包從家裡帶了出來,金媽媽八百里相送,揮淚送別一路送到了火車站,還拉著大神的手戀戀不捨。

金在中坐在火車上看著自家老媽揮著手絹跟著火車跑,內心默默吐槽:

啊喂喂!

鬧哪樣啊?!十八相送啊?!情深深雨濛濛啊?!

老媽,你已經有老爸了,不要再把自己幻想成依萍了喂?!大神他永遠不會是書桓啊喂!

他最多‥‥做個男版甄嬛,黑化之後的那種!

這幾天經受了各種驚嚇的金小在一路靠著大神睡到學校,兩人在宿舍樓下分開,約好一會在遊戲上見面。

胖子和大七是本地的還沒有回來,啊嗚在走之前也被胖子打包帶回家,俊秀和有天不知道跑去了哪裡,平時熱鬧的宿舍就剩下在中一個人,急匆匆的洗了個澡,就拿出電腦登入風雲,他最近光顧著和現實裡的大神卿卿我我,也不知道遊戲裡的諸位過得如何。

 

叮!

【系統提示】:同行競爭,天下第一茶樓生意【寂寞為你】下降十個百分點。

 

一上來就看見了系統發來的消息提示,在中立刻懵了!

天下第一茶樓是後來系統發給他的小茶館的首碼,這段時間裡,作為風雲裡獨一無二的茶樓,一直是生意紅火,怎麼可能突然因為同行競爭,而營業額下降呢?!

這年頭難道遊戲裡都存在什麼通貨膨脹?!

現在對遊戲操作純熟的在中立刻翻開系統公告,一直找到了過年的前一天,這才找到了一條讓他無言以對的公告:

 

【公告】:玩家小雛菊在盛唐大街建造茶莊——【我♥寂寞】

【公告】:玩家小雛菊下調茶價,每位光臨的玩家都送上靈珠一顆。

‥‥‥‥

 

我♥寂寞?

在中傳送到盛唐大街,看著緊挨著自己的茶樓的小茶莊上掛著的明晃晃的牌匾,突然覺得莫名的心煩。

這三個字,加上那樣一個符號,是他多想了嗎?!

在中慢步走到茶莊面前,看著在裡面忙忙碌碌的小雛菊,第一次見面,他之所以會注意到這個玩家,之所以會收徒,一方面是因為自己衝動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個玩家和他一樣都是玩醫者的號。

風雲裡玩醫者號的玩家非常多,但是大多數醫者從出新手村開始就會換掉原來的彩衣,改穿自己的裝備或者是系統的後來發的白色醫師服,他一直是風雲裡為數不多的穿著新手村的那套彩衣的玩家,原因無他,只是大神說過,那套衣服很好看。

而這個小雛菊,從見面起,就一直穿著彩衣,也會做些脫線的事情,雖然偶爾會覺得有些行為奇怪,但是總體來說‥‥

他和小雛菊是很像的!

就好像呆呆獸和可達鴨,從本質上來講都是愣頭青那種氣質!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那個新茶莊今天又降價啊?!

 

『世界』【穿著內褲飛】:

是啊是啊,我剛從裡面出來,今兒各種茶都降了兩個金幣,好便宜啊。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真的嗎真的嗎?!

那我的趕快去,真好真好。

 

『世界』【夢回闌珊】:

但是,你們真的不覺得奇怪,這個小雛菊掌櫃怎麼開的店啊?!(疑惑)

 

『世界』【仙人掌大戰袖中針】:

我之前也奇怪,不過這個小雛菊不是金花的徒弟嗎?!

 

『世界』【銀杏樹】:

哎呀,那個茶之典是金花送給雛菊姐的過年禮物,大家不要亂猜了啦,請多多光顧我們的茶莊呦。

 

『世界』【小雛菊】:

是啊是啊,大家請多多支持。

 

‥‥‥‥

 

在中手腳冰涼的坐在電腦前看著世界上的人聊得熱火朝天,曾經這些人也是這樣在世界裡和他說說笑笑,原來幾天不見,這裡早就成了其他人的中心。

魂淡!果然是網路無真情啊無真情,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證說只是借去看看的徒弟,現在大張旗鼓的開了店,可是,他又能怎樣呢?

算了算了,人家康師傅都沒找康帥傅的麻煩,肯德基也沒有因為麥當勞也賣薯條就去抓盜版,他大人有大量,也沒啥好計較的,不過是個茶樓而已,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正打算關了世界頻道去殺怪練級的在中突然看見了一條記錄,然後徹徹底底的激怒了他:

 

『世界』【小雛菊】:

哎呀,人家的店很好的,即墨大神也經常來坐坐的喲。

截圖1

截圖2

 

螢幕上的截圖有些模糊,但是可以看出是個白衣俠客的側面,ID可能是因為截圖工具而有些模糊不清,但是隱隱約約還是能看清“墨”這個字。

TNND,這算是不算捉姦在截圖?!

他現在是不是應該脫了鞋子一大耳光就呼過去(咦??),糊她熊臉!!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哎呀,是大神,求合影。

 

『世界』【瓜田李下】:

真的是大神啊,哎呀,大神以前不都是去寂寞為你的嗎?!

 

『世界』【指甲剪愛仙人掌】:

OMO,難道說‥‥

大家又沒有發現,最近都沒有看見大神家那個是金花不是菊花?

 

『世界』【喵喵水水】:

據本記者小道消息,大神最近和小雛菊走得很近哦。

 

『世界』【白糖謔香煙】:

我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世界』【小雛菊】:

哎呀,你們這些人不要亂說了啦,倫家和大神就是朋友關係,你們這樣說我師父會生氣的。(害羞)(害羞)

 

還倫家?!

你還加侖呢?!

回家掄大錘去吧!!

金在中越看越噁心,雖然說他脾氣很好,平時也不愛生氣(真的?),但是這個明顯是覬覦到他男人頭上來的禍害,絕對不能留。

斬草要除根,閹割要徹底!!

小爺不發威給她點顏色看看,她還真以為這個世界都黑白的啊,她還以為普天之下皆她媽啊!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小雛菊,麻煩你出來說清楚,什麼叫我把茶之典送給你?!

什麼叫你和大神只是朋友關係?!

當初的事情是什麼樣的,你心裡不清楚嗎?!(憤怒)

 

『世界』【洗澡用地溝油】:

哇哇哇,有內情啊?!!

 

『世界』【小雛菊】:

師父,你好凶。(害怕)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當初和我要茶之典的時候是說借去看看,只想從裡面學點技能,所以我才答應你,但是現在呢,你開了店,這我也就不說什麼了,但是你這樣惡意降價,是想怎麼樣!

 

難得用這麼強硬的語氣說話的在中莫名的一陣暗爽!

難怪電視劇裡的那些大俠都喜歡牛B哄哄的指著人家作總結性發言,實在是很出氣啊,這可比打氣筒給自己打氣實在多了。

 

『世界』【小雛菊】:

師父,你怎麼能這樣?!

是你說把茶之典送給我當禮物的,還說讓我好好開店,不要顧忌你,你說一直沒時間教我,所以送我這份大禮作為補償,你現在怎麼能出爾反爾呢?!(哭)(哭)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說,這是我送給你的?!

 

『世界』【小雛菊】:

截圖1

截圖2

截圖3

 

在中看著螢幕上對方突然甩出來的截圖,突然知道現在為什麼那麼多網戀的人見光死了?!

口胡!這PS簡直是神器啊!!

能把奧特曼P成粉紅女郎,能把百度P成穀歌,能把鞋墊兒P成護舒寶,竟然還能把對話P的這麼面目全非?!

這段對話經過這位小雛菊的修改,意思就變成了在中主動把茶之典送給她,並且祝她新年快樂。

魂淡!以為他昨晚洗澡腦子進水了嗎?!

他得2到什麼程度才會把自己男人送給自己的定情信物送給其他女人啊,他就算被嗷迪踢了也不會幹這種事啊喂!

 

『世界』【小雛菊】:

師父,我知道即墨大神最近總和我一起殺怪,你不高興,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在世界裡冤枉我,雖然我是新人,但是我也是有自尊的。(難過)

 

『世界』【皮鞋很忙】:

沒看出來是金花不是菊花是這種人啊,因為嫉妒就來欺負人家小女生,真不要臉!

 

『世界』【需要掏耳勺的機器貓】:

是啊,小雛菊不怕啊,哥哥在,這人肯定是嫉妒你,不和她一般見識啊。

 

『世界』【紅酒煮兔子】:

不是吧,遊戲就是遊戲,沒必要為了這麼個事,誣賴自己徒弟吧,人家新人一枚。

 

『世界』【兔子喝紅酒】:

是啊,誰不是從新人過來的。

 

‥‥‥‥

 

生活圈子一直很單純也很和諧的在中看著突然發難的玩家,終於體會到了千夫所指的感覺,原來,被冤枉的感覺竟然這麼的讓人難受。

他沒有想要做一個威風凜凜的黑貓警長,可是他也不想變成風雲裡的一隻耳啊,摔!

事業和愛情是不是真的不能兼得(咦= =?!)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

 

『世界』【即墨】:

娘子,為夫來遲了。

還想在風雲裡呆著的人,道歉。

 

大神果然是大神,簡單的幾個字,比動感光波還厲害,這一嗓子下去,要了親命了,那簡直是佛光普照,世界上立刻出現了久違的排隊道歉的壯觀景象,不少之前沒上世界的玩家都跟著出來截圖以作紀念。

 

『世界』【即墨】:

還有誰?

 

『世界』【小雛菊】:

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沒有騙人,即墨大大,你為什麼不信我?!

 

『世界』【即墨】:

想死的上決鬥台。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算了吧。

 

看著本來發難的玩家們因為大神的話而全部倒戈相向,在中突然覺得意興闌珊,較這個真最後好像也沒有能得到什麼,何苦讓大神得罪所有的人呢?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大神,去刷新的副本吧,泉水上來了。

 

『世界』【即墨】:

好。

 

兩人雙雙從世界頻道離開,留下一群迷茫的玩家,但是在中卻沒有想到,他這次的心軟,留下的隱患讓他之後險些和大神慪氣氣到的癲狂。

 

 

 

 

 

 

Chapter thirty——DAY 30

 

起床氣這種東西吧,要是仔細追究起來就好像饅頭之于廣大人民群眾,是用來果腹還是用來塞胸,完全是因人而異。

比如說,如果你一大早來到419,想要叫醒胖子,那麼只需要照著他屁股來一腳,保證他嗷嗷叫的就能爬起來找你拼命。想要叫醒俊秀,只要給他個圓形沒毛的物體摸摸,保證他抬腳就踢。而大七則是準時準點要爬起來和廁所相見歡的人,但是‥‥

麵條可以燙了頭髮冒充速食麵,掛麵可以帶著個帽子冒充金針菇,粽子也可以穿個外套去米飯家族臥底,419這個狀似起床時段和諧無比的豬窩裡也總有些例外,比如說我們起床氣大的妖孽無比的金小在同學。

這孩子如果是自己自然醒或者是被自己定的鬧鐘叫醒,那倒是不會鬧的驚天動地,但是一旦在睡眠時段被吵醒,後果堪比小宇宙被炸開了,咕嘟咕嘟的非炸的所有人人仰馬翻不可。

 

所以,當這個早上,因為無聊從家裡回來的胖子,大七,以及旅遊歸來的俊秀聽見在中的手機突然唱開了的時候,對視了一眼,同時奮不顧身的撲上去,捨身‥‥堵手機!

咿呀!摔死事小,失節事也大不到哪去(咿= =?!),但是要是一會金舍寶醒了,把他們炸的跟過年的煙花一樣,那可就不值得了喂!

那貨爆炸的威力比起什麼炸彈超人,飛天小女警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基本可以和生化武器相媲美,威力就能持續個十天半個月的,效果還不帶重樣兒。

「喂!!」

動作不夠迅速的三個人眼睜睜的看著金小在被吵醒,張牙舞爪的摸索到手機不帶好氣的開口,立刻統一在胸口畫十字,念念有詞:

阿彌陀佛,願電話那頭炮灰安息,阿門!願那不知名的誰誰早登西方,還是西南方來著的極樂。

 

魂淡!你們仨拜的到底是哪門子的神啊?!你們以為各國神仙都跟他們一樣住一個宿舍啊喂!

還西南方極樂世界,你們怎麼不說水上樂園啊,他還華南虎虎虎呢?!

一群腦子被門來回夾的禍害!!夾得跟扁平足一樣!

金在中翻了個白眼,繼續轟炸電話裡的人:「誰啊?這一大早的,不知道擾人清夢是要被天譴的啊,喜歡聊天兒找10086去啊,再不濟你打110啊,沒事找我幹嘛,要聽搖籃曲還是歡樂頌啊,我只會歌唱你媽成不成啊?!你說不說話啊,喘什麼氣啊,就你會喘氣啊,這年頭打氣筒都能冒氣,你了不起啊!「

「在,在中啊?」

「不離不棄?」

「是我。」

「是你怎麼著,你敢打擾小爺睡覺,我就敢把你打成不卑不亢,不上不下,不長不短‥‥」

「你確定我真的是打擾了你的清夢?」那頭的姑娘明顯也回過神,底氣十足的抬杠,「不是春夢?脾氣夠大的啊。」

「春夢你妹,你才做春夢,你是春天裡的一條蟲,你戳中了我的死穴,死穴懂不懂?!」

「‥‥我當然知道是死穴,要是菊穴大神肯定秒了我不是?」不離不棄繼續貧嘴,「我是一條蟲,你是兩條啊。」

春天裡的兩條蟲?!

金在中歪著頭思考,然後看見底下三個人笑的人仰馬翻。

口胡!這根本是在罵他蠢嘛?!

當他混幼稚園的啊,他金小在當年也是手舉圓規戳便學校無敵手的三好生一枚,怎麼說也是把新華字典倒背如流的人,不就是典字華新,當誰不會啊還是咋地?!

╭(╯^╰)╮哼!

「你才蠢呢!!!還有菊,菊什麼菊穴啊,你,你個女人怎麼一點女人樣子都沒有啊,什麼話都說!」

「對啊,我只是說說啊,當然不如你付諸實踐啊,」不離不棄的聲音愈發的拔高,歡唱道,「大黃瓜和菊花相會,戳啊戳啊戳啊戳,小菊花和黃瓜的夜晚,射啊射啊射啊射。」

魂淡!不要再唱了啊,他以後會對這首兒歌有陰影的,洋娃娃和小熊好好地跳舞,怎麼能被這個女人改寫的這麼YD!

 

「‥‥你到底有什麼事?」

「都怪你,我差點忘了正事。」

怪他?!

那他睡得好好的被吵醒,被莫名的女人TX了一番,他要怪誰去啊喂!

還有,這個也怪他?!

誰聽說過奧特曼老年癡呆忘記打小怪獸,還怪小怪獸站太遠的啊,摔!

「大姐,都是我的錯,有話快說成不?」

他昨晚糾結那個小雛菊的事情失眠到三更半夜,一大早又被胖子回窩的熱情的擁抱悶到窒息,好不容易睡一會,這還多了個說話不著四六的貨,是要怎樣?!

「聽好了啊,我是來道歉的,前幾天你和大神都不在線上,然後大神的號好像因為要領裝備,所以讓鬼見愁代掛,你那個徒弟叫什麼觸角的,跟我說你交代她說,讓大神給她的茶莊多多捧場,說是你們的分店,我也沒多想,就和鬼見愁說了,昨兒上風雲,才知道鬧了那麼一出,早知道我就先給你打個電話了。」

「人家叫雛菊好吧?」金在中囧,這孩子給人家起外號的毛病怎麼就不能改改呢。

「我管她叫廚具還是菜刀呢,我又不要用一個世紀,關我屁事啊。」

大姐啊,一個世紀的那個是A.O 史密斯,您能不要老竄台嘛?!

「你到底想表達啥?」

「就是,哎呀,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你看大神往那一戳,也是人模狗樣,電錶堂堂的,你得看緊了啊,姐姐教你,要看住一個男人的心,你要先看住他的鳥。」

那是儀錶堂堂好不好?!

還有,請不要老是在電話裡說這些模糊的十八禁話題成不,照這麼說,他是不是還要買個鳥籠啊,口胡!

「還有,還有啊‥‥」

「STOP!」

他有點亂,需要整理下,就是說小雛菊假傳聖旨,和不離不棄謊報軍情,所以這才有了大神出現在那個倒頭茶莊的一幕?!

呼~~~~~

怎麼突然這麼心情舒爽呢?!

果然是排除毒素,一身輕鬆啊!

 

金小在掛了電話,蓋好被子,準備繼續做他的春秋大夢,心頭鬱結的東西清空,終於可以美美的睡一覺了。

「哥,誰的電話啊?」俊秀見在中笑容滿面,立刻好奇地問。

「哪吒。」

「‥‥他要幹嘛?」

「約我去鬧海。」

‥‥‥‥

NC才和金在中聊天!

金俊秀腹黑,然後又呈好奇狀的繼續問:

「幾點啊?」

「你媽生你那個點兒。」

「晚上去啊,那要不要帶手電筒啊,泳褲呢?有風火輪嗎?」

「金俊秀,你再裝弱智,我就把你打成弱視!!」

419登時一片寂靜,安靜的跟寂靜嶺一樣,就聽啊嗚在門上磨爪子了。

 

嗤嗤嗤嗤——

「白哥,電話。」

「煩死了,又誰啊?」

「小白菜,怎麼這麼暴躁,欲求不滿嗎?」沈昌珉的聲音傳過來。

氧化鈣!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熱衷於TX他啊,他是T嘛,能組成TXT還是怎樣啊?!

「很不滿,怎麼著?」

「喝菊花茶。」

「‥‥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我要睡覺!!!!」

睡覺皇帝大懂不懂?!

「和誰睡啊?」

「你妹!!」

「我妹才3歲。」

「沈昌珉,你到底要說什麼!!!!」

「我醞釀下。」

電話那頭開始嘀嘀咕咕,在中靠在床頭欲哭無淚,看著底下翹著腳看電視劇的胖子,黯然的問:「胖子,你說有沒有東西可以讓我一夜安睡。」

「有,」胖子堅定的回頭,目光灼灼,「你笑個不停,只因睡得更飽,一片安睡一晚上。」

「是什麼?!」

胖子轉頭,螢幕的光綠油油的打在臉上,幽幽的吐出八個字:「幫寶適超薄紙尿褲。」

胖子你怎麼不去屎?!!!!

 

「小白菜,我想好了。事情是這樣的老大和你私會前把他的號交給我跟我說讓我幫他等著升級結果不離不棄和我說是你說的讓老大經常去你們那個分店坐坐我以為小雛菊和你們關係不錯所以就經常去坐坐沒想到惹了麻煩老大已經教訓過我了我現在正在承受非人的折磨原諒我吧大嫂!!!!」

坑爹啊!沈昌珉,你這樣一段話說出來沒有把自己憋死嗎,加個標點符號會死啊?!

你的肺不是氣球吧,是熱氣球吧?!

「所以呢?」

「我可以把我的親愛的全都送給你。」

他怎麼不知道沈昌珉那廝有物件?!還是一群?!

「那是我最愛的果凍啊,我都送給你了,你要原諒我啊啊,嗷嗷嗷!」

「別嚎了,」在中捂住耳朵,「吵死了,你現在在幹嘛?」

「幫老大買禮物,他說不要可愛的,不要創意的,不要優雅的,不要手工的,不要機械製成的,不要木製的,不要鐵質的,不要紙質的‥‥」

「‥‥他比較想要你一脖子吊死,」在中囧,「什麼禮物啊,這麼挑剔?」

「生日禮物啊,老大要過生日了,你不知道嗎?」

大神?!

要過生日了?!

口胡!他男人要過生日了,他竟然不知道?!

 

在中啪的掛上電話,一臉震驚的從上鋪探出頭嚎叫:「尼瑪啊,大神要過生日了,我竟然不知道?!」

「恭喜!」

「節哀!」

「善哉善哉!」

「你們三個!!!」

「好吧,重來,」胖子無可奈何地按下暫停,一本正經的指著金在中的鼻子喝道,「你這個人,自己家老公的生日你都不知道,你還要不要混了,要不要,要不要!!」

「丫丫個呸的,胖子,你說誰呢?」金在中拿著枕頭就砸。

他胖子招誰惹誰了啊,說的好被打,說的不好也被打,憑什麼啊?!

「胖子,我問你。」

「大人請說。」

「你知道超人內褲的牌子和型號嗎?」

「不知道。」

「你知道機器貓哪天生的嗎?」

「不知道。」

「你知道變身用的魔杖用幾號電池嘛?」

「‥‥不知道。」

「你知道百變小櫻和孫悟空那個變得多嘛?」

「這個真不知道。」

哼(ˉ(∞)ˉ)唧

「那我為什麼要知道大神的生日?」

「小白白,超人是我男人嘛?」

「不是。」

「機器貓會親我嗎?」

「也許你會親他。」

「魔杖會捅我菊花嗎?」

「也許‥‥不會。」

「孫悟空會和我上床嗎?」

「那肯定不會,你是他師弟。」

「‥‥所以,我為什麼要知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倒是你,大神就要過生日了,禮物你準備了嗎?」

「沒有。」

「那你還想睡覺?!」

然後,宿舍的三個人只見本來萎靡不振的金小在同學按了彈簧一樣從床上蹦下來,拿著錢包就往外跑,只留下俊秀妖妖的喊聲:

「哥喂,你穿的是睡衣‥‥」

「你們說,白哥去幹嗎了?」

「選禮物吧。」俊秀摳著腳丫子。

「依我看來,是獻身!」

「這二者有關聯?」大七疑惑。

「從馬克思主義哲學上來說,他可以把自己當做禮物。」

「高見啊高見!!」

「謬贊謬贊。」

 

 

不過,很快,419的三個人就發現他們猜錯了,因為撒丫子蹦出去的金小在很快就滿載而歸,帶著一筐子的線還有黑色的紡織顏料以及亂七八糟的小東西,手裡還抱著一大塊白綢緞破門而入。

「哥,怎麼這麼一會,你就出家了?」

「出家泥煤,哥哥我要進行一大工程。」

「裹木乃伊嗎?」胖子看著舍寶小朋友拿著把大剪刀對著桌上的紙比比劃劃,然後哢嚓一刀,剪了個勞燕分飛。

「切,沒文化,我要送給大神的,親生做的貼身衣物懂不懂?」

「啊,我知道了,是內褲對不對?恩康康。」

口胡!你見過用快兩米的布做的內褲嗎?!

你當大神那玩意是擎天柱啊?!

「少廢話,都過來幫忙。」在中一揮手,拿著圖紙分配任務,幾個人很快熱火朝天的忙了起來。

「氧化鈣!針掉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

「我就買了四根,沒了。」在中攤手。

「沒事,」胖子爬起來,慢悠悠的走到仙人掌前,拔下一根刺遞給俊秀,「兄弟,用這個。」

摔!這個要怎麼用啊?!

「這樣,」胖子把整盆仙人掌都搬過來,往地上一撂,然後指點道,「你就拔刺兒,然後穿在衣服上,還省線了。」

金在中憤怒!

然後呢?!

他家大神一穿這衣服被戳的跟淋浴頭一樣嗎?!

「會戳出洞的!!」

「沒事,那樣尿尿還省時間了呢。」

「胖子,你去屎。」

「TNND,誰的針戳胖爺屁股上了!!」

 

混亂了一上午加大半個下午,一件嶄新新的衣服終於誕生。

在中心滿意足的畫下最後一筆花紋,然後抱著膀子感嘆:「真是完美之作啊。」

「對於沒有藝術細胞的你來說,真的不錯了,」胖子也摸著下巴站在一邊,「你咋想起來按照一比一的比例送大神風雲裡的衣服?」

「靈感,你不懂。」

金在中得瑟萬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要送大神這樣的禮物,他們因為遊戲而結緣,那個在午後出現在他身邊的男子,終將成為他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不過,哥,我怎麼覺得這邊空了一塊有點奇怪啊?」

「好像是耶,」在中思考了下,拿起顏料刷刷刷寫下四個大字:

 

——鶼鰈情深。

 

「鳥胡情深?」胖子疑惑,「啥意思?」

金小在撲街!!

鳥胡情深?!

他還尿壺情深呢?!

「有沒有文化啊,這是JIAN(ㄐㄧㄢ),DIE(ㄉㄧㄝˊ),QING(ㄑㄧㄥˊ),SHENG(ㄕㄣ)好不好?」

「啥意思?」

「古代比喻夫妻情深的成語,鳥胡,我還芝麻糊呢?!,沒文化。」

在中白眼翻得跟缺氣一樣,跑回自己的桌子前,準備登入遊戲對照下衣服的還原性,胖子自個笑了一會,也和其他兩人一起準備渣風雲。

 

叮!

風雲最近開了整合伺服器,時常更新,導致不少BOSS都出現了比較嚴重的BUG,最近不少人都把本世紀最哀傷的一句話改成了:

——系統更新,伺服器已斷開連接。

於是,金小在一上來也沒有去下副本,只是悠閒的在一線地圖裡轉轉,看看風景。

 

『好友』【幫寶適】:

好無聊啊,各位。

 

『好友』【鬼見愁】:

那你陪我出來買東西!!

 

『好友』【不離不棄】:

去俊秀家遛鳥(奸笑)

 

『好友』【幫寶適】:

不行,他會吐!(奸笑)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喂,你們教壞小朋友!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小朋友在哪?!(眺望)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樓下。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誰叫我?!

 

『好友』【幫寶適】:

這麼無趣的人生,我給大家講個笑話吧。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小天天最棒。(鼓掌)

 

『好友』【泉水叮咚】:

(嘔吐)

 

『好友』【幫寶適】:

從前有一個和尚‧‧‧‧‧‧‧‧‧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然後呢?!

 

『好友』【幫寶適】:

說完了啊!

 

『好友』【鬼見愁】:

‥‥‥‥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

 

『好友』【不離不棄】:

‥‥‥‥

 

『好友』【泉水叮咚】:

‥‥‥‥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是想表達,和尚頭上有九個戒點?!(汗)

 

『好友』【幫寶適】:

還是大嫂聰明啊!!

 

群裡沒有正形兒的聊了半個多小時,各種冷笑話接連出世,逗得每個人都歡笑連連只有金俊秀一直一頭霧水的問為什麼為什麼‥‥

四十分鐘之後‥‥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大笑)

 

『好友』【鬼見愁】:

敢問大俠,你在笑什麼?!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有天剛剛說的那個好好笑啊!!

 

口胡!這個孩子是該有多遲鈍啊?!

笑神經長腰上了吧,這血液半天才流過去啊喂!!

金在中內牛,可算是有天不嫌棄,要不這以後還不砸手裡了!!

 

『好友』【小雛菊】:

師父,組隊刷個副本吧,就差一個人了。

 

小雛菊的資訊突然出現在眾多熟人裡讓金在中一愣,然後還沒開口,其他人就已經稀裡嘩啦的各種嘲諷開了,雖然很解氣,但是金在中卻有了自己的想法。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你們在哪?

 

『好友』【小雛菊】:

嶙峋山谷。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馬上來。

 

『好友』【不離不棄】:

花兒,你真要去啊?!那女人城府不淺,你要吃虧的。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喂喂喂!不要把我想那麼弱好不好?!

 

你哪裡不弱了?

以上是眾人的心聲。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哥,你很強,你是豬堅強。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是P強。

我總是要面對的,這一輩子不能都躲在你們的身後,看著你們給我解決各種問題,我,金在中,也是男人!!

 

在中大義凜然的撂下這句話,把自己傳送到了嶙峋山谷,所以他沒有看見身後抱頭痛哭的泉水和不離不棄,也沒有聽見他們一圈人感嘆:

——娃終於大了,能說句像樣的話了,不容易啊!不枉他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餵養大(喂= =?!)

 

 

嶙峋山谷是風雲最近新出的副本,聽名字就知道是個山勢非常陡峭的地點,裡面的BOSS是以某部電視劇裡的場景為原型,玩家在遊玩時遇到了被山谷裡的黑風老怪抓住的小姑娘,從而引發劇情,一路打敗黑風老怪的八個位址,然後到山頂,剿滅終極BOSS。

因為最後要面對八個弟子加一個變態的終極BOSS,很多玩家都不敢貿貿然的前來被洗白玩,之前他和大神也商量要來做這個副本,因為他最近要準備轉職,正要做一件很要緊的裝備,只有這裡才能爆出來,而且機會很渺茫,一定要先到先得。

沒想到,這會卻被他這個徒弟搶了先。

 

『隊伍』【小雛菊】:

師父,咱們這次五個人,他們幾個都是我朋友,你等級最高,你指揮吧。

 

啥?!

他指揮?!

金在中驚了!

平時和大神一起的時候,他一直處於小羔羊的狀態,只要縮在最後看天看地看雪看月亮就行,這會竟然讓他上陣指揮,實在是‥‥好興奮!

打腫臉充胖子的在中立刻表示同意,每次看大神在指揮的時候都好帥啊,終於也輪到他來做了,太棒了!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好,先前的幾個小BOSS都不算很強,主要需要遠攻,那個弓箭手主,戰士負責週邊,小雛菊負責加狀態,我從中協調,明白?

 

小雛菊帶來的幾個隊友的實力都不弱,基本都是百級以上的玩家,有一個的名字還很熟悉,就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在中指揮著隊伍很快洗白了徒弟關,帶著隊伍到了山頂。

黑山老妖的窩在山頂上的樹上,周圍全是絕壁懸崖,很難攀爬,對於金小在這種在假石邊上都能上不去的人來說,實在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啊喂喂!他不是猴子啊,他怎麼爬上這麼高的懸崖啊?!

~~~~(>_<)~~~~

早知道就不應該逞能的,神和人的區別早就不是進沒進化的問題了,而是大神進化了還保持著原來的技能,而他,走平地都能把自己摔的鼻青臉腫!!

好不容易召喚出大鵰飛上去的在中剛站穩就發現隊伍的其他人都受了重傷,也沒多想,就揮舞著自己的武器衝了上去,他現在比起以前的小菜鳥等級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加上還有大神製作的袖中劍,完全是如虎添翼,很快就解決了幾個徒弟。

 

『隊伍』【小雛菊】:

師父,那個留給我,我需要他爆出來的材料。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在中正給一個小BOSS補上最後一刀,卻突然看見了隊伍頻道裡的消息,但是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了,怪物轟然倒地,材料自動收入了在中的口袋。

口胡!你說收手就收手啊,當他全自動的還能倒檔啊,真是!!

 

『隊伍』【小雛菊】:

你怎麼回事啊?跟你說了這個留給我,仗著你是師父了不起啊,幹嘛要搶我的啊,什麼都搶!

 

金在中氣結!

見過不講理的,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人!

他家肯定是開狗不理包子店的吧,所有的理都包包子裡賣了吧,沒素質!!!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怎麼說話呢!!

 

在中正要繼續說話,卻發現其他幾個隊友慢慢的靠近他,不得已之下,他只好一步步的往後退,直到退到了一堆亂石中間。

 

『隊伍』【小雛菊】:

算了,繼續刷。

 

似乎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小雛菊突然冰釋前嫌的朝黑風老妖發起攻擊,但是作為一個奶媽的職業,很快就被打得連連後退。

 

『隊伍』【小雛菊】:

艸,你別乾看著,出來幫忙啊!!

 

說他?!

金在中無語,這感情好,剛剛還是師父,這回就變成他了,他是不是還要感激下這位徒弟沒有用寶蓋頭的它啊,魂淡!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好像出不來了。

 

不知道是系統BUG的問題,還是觸動了陣法,在中嘗試了幾次,終於絕望的人是他,他,又一次的被困在某一個角落裡了!!

 

『隊伍』【小雛菊】:

真不知道即墨為什麼看上你,自己自殺趕快回來,不要拖累隊伍。

 

擦擦他個擦擦!!

金在中被這個語氣氣得半死,但是看了眼如火如荼的戰事,他決定忍!!

選擇了自絕經脈,在中馬不停蹄的從重生點趕回嶙峋山谷,卻發現自己再一次的遇到了問題:

氧化鈣!誰來告訴他,他為什麼會重生到懸崖邊上的怪群裡,這樣完全是進退不得啊喂!

被一群鳳姐包圍的帥哥是什麼樣的心情,他終於瞭解了啊!!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被怪群包圍了,過來個人幫忙。

 

『隊伍』【小雛菊】:

沒時間。

 

『隊伍』【百合】:

礙事!!廢物!

 

『隊伍』【夢之花】:

雛菊,你這個師父行不行啊,怎麼一直添亂啊!

 

『隊伍』【小雛菊】:

你自殺吧,重新回來下。

 

幾個人冷冰冰的態度讓金在中心中很是不爽,方向感好了不起啊,你們都以為自己是指南針啊,歧視路癡會遭報應的!!摔!

 

『隊伍』【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剛自絕經脈過,五分鐘之內不能自殺,你不過來救我,我要是被洗白,這次就是敗了。

 

『隊伍』【小雛菊】:

無所謂,我的目的也不在此。

還有,死不了,你要不就跳下去。

 

『隊伍』【小雛菊】:

跳下去還是被洗白,你自己選。

 

金小在的性子裡有著金家人遺傳的固執,最受不了被別人看不起,此時此刻的刺激讓他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拿起手中的武器開始廝殺。

也許是RP爆發,在中拼著血盡終於快要突出重圍,而這時,突然一道紅光閃過,然後他就收到了死亡的系統提示。

 

【系統】: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折損江湖,回到重生點復活。

 

豈可修!當他是白目嗎?!

就算那時候正在混戰中,他也能看出來拿到紅光絕對不是BOSS可以發得出來的,作為醫師的職業,他很清楚地明白那是醫師釵頭針的光芒。

小雛菊竟然在任務中惡意的謀殺他!!

這個認知讓金在中氣的腦瓜仁兒嗡嗡的疼,啪的一拍桌子,正打算回去報仇,卻不想動作過大拍掉了電源線,電腦悲催的黑屏了。

口胡!怎麼老是在這個時候添亂?!

這真的是筆記型電腦,不是筆記本墊腦嗎?!

 

手忙腳亂的接好電源,重新獲取密碼,連上網,在登入遊戲,金小在同學飛速的跑回嶙峋山谷,卻愣在了當場:

氧化鈣!誰來告訴他,他看見的不是真的!!

那個白衣飄飄勝似仙人的身影不是他家大神,那個現在在隊伍裡廝殺,並且擋在了小雛菊前面的人不是他男人‥‥

他看錯了吧?!

他一定是看錯了吧?!

痔瘡膏和牙膏都能合體了?!

金小在同學打開好友列表,敲開鬼見愁的對話方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鬼見愁,大神的號是你在登入嗎?

 

『好友』【鬼見愁】:

不是啊,老大在宿舍。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原來那個人真的是大神,真的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可是他現在站在別人的身前。

 

『好友』【鬼見愁】:

嗷嗷嗷,大嫂你不會誤會了吧,你聽我說‥‥

 

【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下線】

 

在中強行關機,拔掉了電腦的電池,看著黑漆漆的螢幕,突然裂開嘴笑,笑的一邊的俊秀以為他被貞子上身,連忙湊了過來。

「哥,你怎麼了?」

「俊秀啊,千萬不要愛上一個人。」

 

======================================

 

看到那個小除菊的對話,我就像被小白菜上身了一樣,氣的我一口血都要吐出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