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換口味啦~~總栽文我可能有段時間不會再轉了="= (再看下去我要吐了)

這次轉的文是之前跟叮糖大要的二個文的授權的第二篇文--秘密情人。

這篇文很新,今年6月才完結的文,是一個普通公司職員和一個超級大明星的故事。角色設定很有意思,普通人和大明星‥‥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

叮糖的這文不是採連續劇的方式進行,而是由兩人一篇一篇生活中的小故事串連起來,沒有很狗血的劇情,也沒有虐到死去活來的橋段,沒有很甜,只有更甜!XDDDDD

========================================================

作者:叮糖

空間:http://hi.baidu.com/tanglu0108/blog  

微博:http://www.weibo.com/n/%E5%8F%AE%E7%B3%96


 

【第一回  裝傻是生存法則】

 

金在中坐在台上打盹兒。

他覺得很累,也覺得這種活動很無聊。

一口氣跑了十幾個城市巡迴宣傳這次的新片,他的身體雖沒出什麼問題,可休息時間是明顯不夠的。上午還在幾百公里以外的城市,不到五個小時就又到了另一個城市,整個劇組的成員都有些吃不消。這場發佈會開始之前,導演還和主辦方發生了爭執。本來只是小事,可導演忙得暈頭轉向自然脾氣大漲,沒少刁難主辦方一番。主辦方也無辜,生怕得罪了這位大導演,只能一個勁兒地賠禮道歉,才讓導演消了氣,發佈會按時開始。

 

這部戲裡,金在中不是主角,連男二號男三號都算不上,所以一直坐在離導演較遠的位置。沒辦法,這是賀歲檔的大戲,參演的大牌不少,他雖然也頗有名氣,可比起那些混跡影壇數十載的前輩還是稚嫩了些。

 

「請問‥‥金在中先生‥‥」

旁邊坐著的另一位女演員周明明用胳膊輕輕碰了他一下,他才意識到有記者點了他的名。

「金在中先生在這兩年可以說是相當走紅了,這部戲的前輩很多都拿過影帝和影后,你接這部戲的時候有壓力嗎?」

這個問題已經回答過不下十次,他早就背得溜順。

「如果沒有這麼多前輩提攜,我又怎麼能有這麼多的進步呢?」

他努力微笑。

「有一個問題‥‥我不知道是否冒昧。我在網路上看到你的不少影迷都很關心你的個人問題,大家都很期待你能和這次和你對手戲頗多的周明明小姐擦出火花。最近也有不少傳言說你和周小姐曾一起逛街吃飯,請問二人是否有意要交往呢?」

整個記者會本來就枯燥乏味,有記者提起了緋聞,其他記者總算是來了精神,相機快門也按得勤了,期待著當事人給出的回答。

這個問題也被問過很多次,金在中和周明明毫不慌亂。

「和在中談戀愛肯定會有不小的壓力,作為女人,和他站在一塊兒有時候都會感覺自卑。我喜歡的是成熟穩重的男人,在中的性格很好,很適合做好朋友,可是和他在一起我會很沒有安全感,所以應該不會像你們想像的那樣。」

周明明是個剛出道不久的新人,在她眼中,金在中是一個性格溫婉又長相漂亮的男人。

「請問金在中先生,您的理想型是什麼樣兒的?」

 

理想型‥‥

這個問題之前宣傳時沒有人問過,金在中自己也沒料到會被問出這樣的問題。以前出道的時候公司給他的定位是沉默寡言的冷酷男,也把他的理想型定位為溫柔孝順的女人,可他現在分明已經不喜歡這個類型了。他的經紀人告訴他,遇到不想回答或不能回答的問題就索性裝傻,但他現在突然很想念某個人。

「被我拒絕三次,卻仍然愛我留在我身邊的人。」

記者愣了,一時間忘了下面該問些什麼,倒是旁邊的攝影記者和攝像記者開始努力地拍攝這一幕,哪怕他們對金在中的回答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也知道這番言論肯定會在他的支持者中引起一番不小的轟動。

「如果被我拒絕了三次,還是一樣愛我對我好,那麼他就是真的愛我,我會願意去愛他。」

記者把話題轉移到了男女主演身上,他索性繼續打盹兒。

 

記者會圓滿結束,所有的宣傳總算是告一個段落了。金在中在回程的飛機上睡得幾乎昏死過去,飛機降落後沈昌珉花了不少功夫才將他叫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家!我終於回來了!」

沈昌珉左手掌住方向盤右手捂住耳朵,實在是受不了這人剛才還睡得跟死豬似的這會兒就活蹦亂跳得跟猴子似的的德行。別人是不知道金在中私底下的模樣,他看得多了早就不把這人當成明星,只盼這人別給他惹出什麼禍端才好。實在是令人頭疼。

 

將他送到門口,沈昌珉打道回府。

金在中三步並作兩步地衝進電梯,朝著管理員打了個招呼,便關了電梯門死盯著上面顯示的樓層數開始倒數。總覺得電梯變慢了,又擔心一個人在裡面會不會遇上電梯故障被關在裡面直接給悶死的情況,不停祈禱著終於到了二十六層。

這是這棟電梯公寓的頂層,買下這裡,是為了保證隱私安全。

 

「親愛的!」

在門口踢掉鞋子便光腳進了屋,叫了幾聲「親愛的」都沒人應。看桌上擺著熱氣騰騰的飯菜,浴室裡也放好了洗澡水,他的家居服也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地擺在浴室門口的檯子上,只有裡面那間書房的門緊閉著。

乖乖洗澡吃完晚餐,他穿著舒服的棉質家居服伸了個懶腰就直接趴在沙發上看電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好像又睡著了,直到感覺肩膀和後背被按摩得很舒服,他才又恍恍惚惚地有了意識。

「舒服‥‥」

旁邊側坐著的男人微笑著摘掉眼鏡,認認真真地幫他按摩,看他的身體隨著自己手上的動作逐漸軟下來。感覺很好,只是男人的手逐漸下移,到了那個微微上翹的部分‥‥

「呀——」

金在中從沙發上跳起,把男人撲倒在沙發上。

「怎麼了?」

男人笑得隱忍,伸手扶住他的腰,擔心他亂動,不小心摔到沙發下面去。雖說下面有地毯墊著,可這傻子曾經倒栽蔥摔下去差點摔成個癡呆,他得格外小心才好。另一方面,他在自己身上動來動去,有什麼後果他可不敢保證。但至少他知道金在中這會兒忙完了巡迴宣傳肯定是筋疲力盡,他捨不得把剩下的那點兒精力也給榨乾啦。

他還是鬧騰一點兒比較可愛。

 

金在中將腦袋湊到對方的肩膀,一口咬下去。

「餓了?不是才剛吃了飯?」

金在中鬱悶地搖頭,隨後抬起腦袋直接扯開了對方身上穿著的襯衫。

「我要檢查!老實交代,這半個月有沒有出去偷吃?」

男人哭笑不得,把他拉進懷裡抱了個結實。

知道金在中今晚回來,他一下班就開著那輛二手帕薩特匆匆趕回來,還把沒做完的檔也一塊兒帶回來了。也沒來得及洗澡換衣服,按照金在中的口味做了幾道家常菜,自己湊合吃了幾口,便進了書房打算趕在金在中回來之前先把沒做完的檔給做完了。結果房子隔音效果太好,他也太投入,壓根兒沒聽到金在中進門的聲音,等他完成了工作再出來,這人已經洗完吃完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他覺得又心疼又心酸。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頸間傳來一股熱氣,他笑著親了親金在中的頭頂,哄他睡覺。

 

外人誰都不知道大明星金在中家裡有這麼個普通的男人每天等著他盼著他回家,給他做飯伺候他穿衣洗澡甚至哄他睡覺。可這個男人卻樂此不疲,盡可能地寵著他。當然,這是在金在中疲倦和意識模糊的時候,正常情況下他才不會體現出過多的寵溺讓這小子恃寵而驕。

他覺得他已經足夠幸運。

他叫鄭允浩,僅僅只是一個普通小公司的普通職員而已。

金在中,卻是家喻戶曉的明星。

 

*****

 

【第二回   曬幸福

 

沈昌珉大老遠的就聞到了咖喱雞排的香味。

「來啊!不要客氣!儘管吃,反正我這保溫桶裡還多著呢!」

儘管對金在中時不時曬幸福的表現嗤之以鼻,沈昌珉也絕不會虧待了自己的嘴和自己的胃。鄭允浩早在三年前還是個啥家事兒都不會的普通男人,為了追金在中,硬是把自個兒培養成了一個二十四孝新好男人。沈昌珉一方面感激他願意接手照顧這個令人頭疼的金在中,另一方面也對他日漸精進的廚藝佩服有加。

不過抱怨終歸還是有的。

「曬幸福可恥。」

 

吃飽喝足,回頭瞪了金在中一眼,看他笑眯眯地彎著眼,敢情他根本就沒聽進去。

「嗯‥‥親愛的,嘿嘿‥‥當然都吃光了!你的手藝又進步了,這次的雞排炸得正好,哢孜哢孜的可脆了!嗯,好啊,我肯定會記得吃晚飯,就算你不提醒昌珉也會提醒,哪一頓飯能被他落下啊?嗯‥‥晚上我想吃木瓜燉銀耳‥‥好,親愛的你最好了‥‥」

「噁‥‥」

不管他怎麼噁心,這人也只會將他的反應視為羡慕嫉妒恨。

掛了電話,金在中笑嘻嘻地投入到雜誌拍攝的工作中。

 

這次的封面加內頁拍攝是沈昌珉趁著電影首映的東風好不容易爭取來的,這個雜誌在全亞洲發行,影響力可見一斑。只是這雜誌針對的受眾群是成年男女,所以有時候尺度難免大了點。他和雜誌社的人商量之後才稍微減少了尺度,只讓在中穿著低腰牛仔褲露上身。以前他在電影裡的場景也有類似的尺度,所以這樣的協商結果讓他和在中都點頭同意了。

金在中的身體很漂亮,即使下身裹著不算最新款的牛仔褲也十分完美。

之前在網路上就看到不少影迷把他在電影裡裸露上身的鏡頭截圖發得到處都是,點擊率回復量都創了新高。所以沈昌珉估計這次的雜誌肯定能賣得好,之後要再聯繫拍攝也就不像這一次這麼麻煩了,也能多爭取幾個版面。

拍攝結束的時間比預想的要早,金在中很少像這樣趕在鄭允浩下班之前回到家裡。

只是這一天,鄭允浩卻沒按時下班。

 

他沒料到金在中會提早好幾個小時結束工作,下班之前老闆吩咐他和幾個同事今天下班後加班三個鐘頭,他只能點頭。他這個月的績效比上個月明顯不足,如果再找藉口離開,肯定又會被老闆甩臉色。雖然心念著答應了金在中要回去給他燉木瓜銀耳,但手頭的工作沒完成他實在無法擅自離開。而且那拍攝也不知道會不會延時,說不定他回來已經是半夜了,就算燉好了東西他也沒法吃。這麼想著,便先穩下心神安分加班。

 

鄭允浩加班是常事,經常三更半夜才回家的金在中自然不可能計較這些。只是突然提早回來讓他頗為不習慣,在屋裡磨磨蹭蹭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以後發現竟無事可做了。想出去買點東西,又怕被人認出來,可乾坐著實在坐不住,他抬頭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餐廳角落裡的雙開門冰箱。

冰箱?

冰箱!

他突然從沙發上蹭起來,連拖鞋都顧不得穿,直接朝著冰箱奔跑過去。

 

鄭允浩在辦公室裡忙得暈頭轉向,隔壁辦公室裡的經理嘴裡叼著一支煙正翹著腿玩魔獸,時不時地端起已經涼透的咖啡喝上兩口,又繼續埋頭作戰。

上班時手機必須調成振動或者靜音模式,鄭允浩怕金在中發短信或者來電話時自己聽不到,便將手機放在桌上,靠近左手的位置。他是左撇子,放在那裡也就格外順手。當金在中打電話來的時候,手機在桌上振動的聲音惹得隔壁桌的同事「嘖」了一聲。他抬頭看了一眼經理室的門,確定沒什麼動靜,才趕緊拿著手機竄到走廊上。

「怎麼了?」

[你辦公室在幾樓?]

「啊?」

[我在你們公司樓下,進來才想起你沒告訴過我你在幾樓上班,你趕緊跟我說清楚,不然我在樓下待久了被人認出來就麻煩了!]

金在中竟然來公司找他?

他嚇得不輕,可也知道這會兒只能先讓他上來。經理還在辦公室裡,隨時可能出來,如果擅離職守被抓個正著他的加班費可就有損失了,他還打算月底領工資的時候去把金在中看中的那件POLO衫買回來。他不能下樓,金在中既然來了也不可能沒見到他就直接離開,他只好報了樓層數,在電梯旁等著對方上來。

電梯門一打開,他立馬拉著裡面的人到旁邊的逃生通道口躲藏起來。

「你怎麼跑來了?」

小祖宗,要是他被記者看到,哪怕只是被普通人認出來,傳出去都會對他產生不小的影響。這麼大膽跑來公司,還是在市中心的位置,除了頭上戴著鴨舌帽臉上戴了個口罩外幾乎沒有其他掩飾,還好死不死地穿了一件深V領的T恤。

 

「熱死我了!」

外面豔陽高照,他戴了口罩帽子,還差點因此被人認出。好在這會兒已經快天黑了,又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他一埋頭反而不引人注意了。眼看現在安全了,他趕緊摘了口罩和帽子,笑呵呵地一股腦兒塞到鄭允浩手中

獻寶似的把保溫桶拿出來,打開。

「我都好久沒做飯了,幸好起鍋的時候嘗了一下,否則味道肯定會淡。如果在家等你下班得等到什麼時候去了?我真的很悶呐‥‥你都不知道剛才我有多想直接摘了帽子口罩在街上跑啊!好久都沒上過街了,好不自由!你趕緊端進去吃了,糖醋肉擱久了會變軟就不好吃了,蛋花湯我也沒有放蔥!」

看著眼前熱氣騰騰的飯菜,鄭允浩長嘆一口氣,將保溫桶放到一邊,把面前興致勃勃等他表揚的傢伙抱進懷裡。

「我在加班,哪能在辦公室吃東西?我把車鑰匙給你,你到地下車庫去,在車子裡等我,要是無聊了就放CD聽電臺,我下班之後就下去,咱在車裡吃。」

「好。」

話是這麼說,飯菜也放在保溫桶裡短時間內不用擔心會涼掉,可他至少還得加班一兩個鐘頭才能離開,讓金在中一個人在停車場裡待這麼長時間,他哪能真的放心?可也沒有其他的法子,這樣總好過再讓他一個人回家,哪怕只是把他放在街上一分鐘,鄭允浩也沒辦法不去擔心。

 

「要是你們經理是我的粉絲就好了,我就可以耀武揚威地把你帶走!」

經理?他頂多只能算是魔獸的粉絲。

「乖,來親一個,然後乖乖待在停車場不要亂跑。」

「嘿嘿‥‥」

辛辛苦苦做了兩道菜提著保溫桶全副武裝打了個計程車趕到他的公司,雖然沒有被他表揚,卻也能得到香吻一個,金在中心裡美滋滋的,閉上眼睛就把嘴唇湊上前去。可等了許久都沒等到期盼已久的溫濕觸感,他有些沮喪地睜開眼。

 

鄭允浩正瞪大著眼睛望著他身後的方向。

「朴‥朴經理‥‥」

朴有天笑著將煙頭熄滅扔進垃圾桶。

「喲——到公司曬幸福來啦?」

他沒有要刁難這位員工的意思,畢竟他自己在加班時也會覺得枯燥乏味,根本沒做什麼正事。鄭允浩的工作態度向來不錯,偶爾開開小差也是無可厚非,他不是難以相處的上司,體恤員工是他的工作準則。打擾了別人的好事,他本打算直接掉頭就走,結果卻被鄭允浩看個正著,索性就開玩笑地調侃他幾句,那個一直背對他的人在聽到他的聲音後也轉過了頭。

「金金金金‥‥金在中!」

他是不是眼花了?

「呀!糟了!」

金在中趕緊抱起旁邊放著的保溫桶跑進旁邊的逃生通道,鄭允浩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跑了老遠。朴有天起先還沒從驚愕中回過神,可看到那位大明星灰溜溜地直接竄進逃生通道,突然沒忍住笑出聲來。

「我表妹挺喜歡他的‥‥」

說完這話,他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鄭允浩苦笑著扶住腦袋。

這可是十八樓,金在中就這麼跑下去‥‥得,就當他鍛煉身體得了,他的工作性質特殊,把身體素質鍛煉好一點兒肯定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只是這事兒被朴經理給瞧見了,還真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大事。希望這個上司不是愛八卦愛四處爆料的人,最好是把這個勁爆的消息直接拋在腦後,雖然‥‥他也知道這肯定不可能。恐怕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看到這一幕之後裝作不知道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經理室中爆發出一陣誇張的笑聲,隨後又安靜下來。外面的員工覺得莫名其妙,又怕偷懶被經理撞見,只能交頭接耳幾句之後便又投身到工作中。

經理室裡的那個人正在打電話。

「表妹,上次咱們打的那個賭,我贏了,你看看什麼時候有空請我吃飯。」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驚叫聲:「什麼?哥,難道金在中真的女朋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們聽到沒?哥你是怎麼知道的?我的媽呀!天哪——」

誰讓他那表妹對金在中迷戀成癡一心想嫁給他,就讓她徹底死心了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