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最初和最終

f

金在中請了快一個月的病假,再去上班經理拉著臉子說話夾槍帶棒很難聽。金在中一個熱血沸騰就辭了職。經理露出資本家面目左扣右扣硬是把金在中上個月的工作扣沒了一半。金在中也不在乎了,充分展現了愣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作風,反正工作已經丟了,把經理罵了一個狗血噴頭。

從經理辦公室出來,其實心裡並不痛快。沒了工作生活成了問題,還有房租和家裡要供養。總不能靠鄭允浩養活自己。因為金在中知道鄭允浩也有他自己的問題,每個月的車貸,也還要給家裡上交一部分。金在中不想沒有替鄭允浩分擔反而給他增添負累。而且是男人,金在中有他的驕傲和自尊,再辛苦,吃軟飯,他做不到。

「在中你不上班了?」

金在中停住腳步回頭看見是和自己同班的金泰君,笑笑說道「我炒了這兒。」

「你辭職了?」金泰君張張嘴有些吃驚,看在中大大咧咧的模樣拍拍肩膀「晚上等我下班一起吃頓飯吧我請客。」

金在中想了想點頭「行,你先救濟我,等我找到工作請你。」

 

金在中回家上網登QQ

【自有留爺處:人呢?】

【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你們酒店給你配電腦了?】

【自有留爺處:老子都辭職了,還給配電腦呢!】

【同道中人:辭職了?】

【自有留爺處:怎麼你不想養我啊?】

【同道中人:養!我老婆我能不養嘛!】

【自有留爺處:回答的倒挺痛快╭(╯3╰)╮,跟你說我晚上出去,我把飯做好了,你自己熱啊。】

【同道中人:啊?去哪啊?你不是去約會吧。】

【自有留爺處:聰明。】

【同道中人:在中,你背著我保養小白臉啊?(傷心的表情)】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發過來的小孩抖著小嘴哭泣表情大笑。笑得手都軟了打不了字。

【同道中人:有工作我先去忙。晚上早點回來,要是太晚了打電話我接你。注意安全。親個。】

金在中大笑的表情緩解收攏了,但還是對著電腦上的聊天記錄笑,笑得如癡如醉,癡迷幸福。

 

 

從飯店出來金在中剛想告別,金泰君卻勾住金在中的肩指指對面閃耀的霓虹牌子說「喝一杯吧。」

金在中看看表,笑著點頭「你小子預謀好的吧。」

「花錢就得花舒坦了。」 金泰君笑道卻也不否認。

進了酒吧金泰君找了個不明顯的角落,點了酒。待酒保把所點的東西上齊走遠後,金泰君說道「在中,我喜歡你你一直都知道的對吧。」

金在中一怔笑笑沒說話。

金泰君又說道「從你一來(金在中辭職的酒店),我就看上你了,嗯,一見鍾情。」

金在中看著金泰君依舊沒有說話。金泰君苦笑,「一句都不想跟我說?哪怕說句抱歉拒絕我?」

金在中道「謝謝。」

「謝什麼?」金泰君問。

「謝謝你一直照顧我。」金在中舉杯喝了一小口。

「我照顧你是喜歡你,應該的,不用謝。」他為金在中做了他能做的,他努力能做的,很多。都是小事,卻很用心。

「還是應該謝謝你,還有抱歉。」

「在中,為什麼我一直沒有機會?」如果金在中是直男,便也認了。可是在中偏偏是個GAY。說金在中冷血,但是他對任何又都很溫柔,有時候又熱情的像個孩子。只是就是對自己的付出視而不見。

「泰君,我把你當兄弟,所以我們‥‥」

「從來就沒有可能,所以一點希望也不給我是嗎?」金泰君見在中有些難語,便替他說出後半句。

金在中點頭。金泰君還是苦笑「還是我該謝謝你。」不讓我抱著沒有可能的希望,枉費感情。

「別這麼說,是我對不起你。」

「你沒對不起我什麼,我一廂情願。」金泰君看著金在中,眼裡流露出的是哀傷和不捨,舉起杯「碰一下,我們以後就是純粹的兄弟了。」

「好。」

 

酒喝過後,金泰君又問「那兄弟問一句,為啥我們只能是兄弟?」

「因為我有愛人。」金在中看著金泰君笑,一雙勾人的眼睛泛起沉溺的幸福與驕傲。

「嘖。」金泰君咂嘴「你個缺心眼的小子,別再瞎了眼跟上回那個一樣。」

「哈哈——」金在中捂嘴笑,弄得金泰君一愣,不知道想什麼呢突然笑起來,金在中緩緩氣「他確實也挺混蛋的。」

「混蛋你還笑得那麼美,看來是鬼迷心竅了。」

「是啊,要恨你恨他吧,和你是兄弟是因為他,上一個男人也是因為他。」金在中輕快的調調裡帶著深深的愛戀。他所有的感情都是因為那個混蛋鄭允浩。

「好奇,十足的好奇。哪天帶來見見?」

「成,哪天我牽他散步時帶給你看看。」

「狗啊。你這嘴真不饒人。」

「呵呵‥‥」金在中又傻笑,他嘴不饒人,怎麼就沒說過鄭允浩呢?自己說他是狗,他還真就承認,還說要獸奸自己。

 

又喝了一會,金在中準備回家,起身去洗手間。誰知道洗手間裡正上演著大戲。

「你他媽的混蛋,玩了老子就想跑,沒他媽這麼容易!」

「長成這樣,技術也沒鴨子好,給了你那麼多錢夠看得起你的了,還不快滾。」

「李毅煋!你他媽的混蛋,別欺人太甚!」

「呵呵‥‥」叫李毅煋的男子連看都沒看在自己身後叫囂的男子,冷笑一聲,顯然不屑。在洗手台上洗手,突然一拳飛過來,「啊‥‥」李毅煋被打了一個趔趄,扶住旁邊洗手間的門框才站穩,罵罵咧咧抬頭看打自己的人「操!誰他媽‥‥」看見滿目怒火的金在中愣了幾秒,隨後淫笑道「我當誰呢,原來是小雞(妓)(注7)啊!」

「操你媽!」金在中撲上去就打。

李毅煋也不是吃乾飯的,魁梧身材接住在中打過來的拳頭,調笑道「這麼想我啊,都撲過來了,真是難消美人恩。」

金在中也不廢話,一陣的撲騰亂出拳。只可惜打著的機會少,挨打的機會多。後來之前罵李毅煋的男子也跟著出氣,但是直到金泰君見在中這麼久不回來過來找,加入了戰鬥。三個打一個才勉強將李毅煋制服。

酒吧這種地方打架正常,只要不是太惡劣,惡意鬧事一般連酒吧的人都不會管。所以要去洗手間的人看這動靜都又回去了。三個人打完了,都呼呼粗喘看著趴在地上的李毅煋。

「呸!」最開始罵李毅煋的男子啐了一口又踩了李毅煋幾腳,對金在中和金泰君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

金在中也看了一眼李毅煋轉身離開,金泰君納悶跟上金在中問道「在中,這男的誰啊?」

「以前罵我是妓,想上我。」金在中語調平淡,沒有語氣。

「啊?」金泰君張大嘴,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隨後憤憤道「操,那打的太他媽輕了,老子回去再補兩腳!」

金在中拉著轉身就要回洗手間的金泰君,笑笑「算了,都是過去的事了,打完就完了,回去了。謝謝今天的酒,等我找到工作給我賀喜哈。」

金在中右手比在眉間處一揮做了一個敬禮的手勢,算是再見。留下金泰君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找到工作賀喜?那不還是我請你嘛!靠,金在中你真不吃虧!」

 

雖然也挨了打,但是教訓了李毅煋金在中心裡還是蠻痛快的。可是開門看見鄭允浩的一瞬間又變成了委屈。金在中撲過去抱住鄭允浩,心想,人果然不能被寵。

「喲喲,這是怎麼了?」鄭允浩嘴上欺負金在中,手臂卻抱緊了,右手拍著金在中的背,安慰著懷裡像貓似的男子「是在外面偷人了覺得對不起我了?還是技術沒我好,回心轉意了。」

「允浩,別不要我。」金在中說話幽幽,吐氣如蘭,語調裡帶著幾分心酸、撒嬌和不安。

「今天到底是誰拋下我跑出了啊?讓我一個人在這兒獨守空房。這兒都變和尚廟了。」鄭允浩想活躍下氣氛,可是抬起金在中臉的時候卻愣住了,然後憤怒的吼道「誰他媽打的!」

「沒事。」金在中用頭頂著鄭允浩的頭,鼻尖對鼻尖,因為離得太近,兩個人看對方的眼睛都有點鬥眼了。金在中笑「那傢伙差點被我們揍死。哼,活該。」

鄭允浩問「你們?幾個人啊。」

金在中答「三個。」

鄭允浩笑著有把金在中摟懷裡「小笨蛋,仨打一個贏了還美。以後不許出去打架知道嗎!讓人欺負了我心疼。」

金在中嘟嘴,表示不樂意「那人該打,再說,打人還是你教我的呢!」

「我教你的?我什麼時候教你的?」鄭允浩放開金在中去找跌打藥。「我就叫你多練習菊功,好伺候老公我呢。」

「滾你的。」金在中拍了鄭允浩後背一下,又從後面摟著,整個人趴在鄭允浩身上「你不記得了?十四歲那年。」

「嗯?」鄭允浩愣住,想到第一次見面他問是不是和金在中以前見過,但是被金在中搪塞過去。轉過身,面對著金在中「我們以前認識?」

男人深邃的眼睛看著自己,金在中含羞著點點頭「你還記得嗎,你中學有個同學叫韓在俊。」

鄭允浩鎖著眉頭努力回憶,半天才說道「這名字有點熟,但是我沒印象了。」

雖然知道鄭允浩肯定不記得自己,但是親口聽他說還是露出失落的表情「我就知道。」

「說說嘛,你一提醒我就想起來了,我記憶力倍兒好呢。」鄭允浩討好的哄,拉著金在中坐到床上給擦藥。

「啊,你輕點。這是臉,不是麵,你別那麼用力揉。」金在中裝得嗔怪的說道,隨後把少年的那些事緩緩道來「我家原來也是B市人。我爸去世的早,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改嫁了。我一直跟著我奶奶。好像是我不到三歲的時候我大姑離婚帶著我兩個雙胞胎的姐姐和我們一起生活。那時候家裡沒有男勞力,奶奶身體不好,家裡挺困難的。我就撿我姐姐的舊衣服穿,後來長大點就幫著家裡幹活,做飯縫補衣服什麼我都會的,我忙著給家裡幫忙沒時間和同學玩,也沒什麼朋友。而且家裡沒有男人,我那時候身上有女孩子氣,可能扭扭捏捏的。我自己不知道。後來同學都叫我娘娘腔,我就更不敢說話,更不敢跟大家一起玩了,一直唯唯諾諾的。後來上了初中,咱倆是同班,你那時候人緣好得不得了,我特別羡慕你,總是在背後看著你,但是不敢接近。有一次他們欺負我讓我打掃全班的衛生,我打掃完了,天都黑了,出了校門遇見高中的那幾個混混兒,他們要錢,我沒有,他們打我,然後你這傢伙不知道從哪竄出來就和那幫傢伙打起來。當時可能剛打完籃球,你手裡還抱著一個球呢。」

「嘿嘿,我那時候就知道英雄救美啊!」鄭允浩抓頭傻笑。被金在中甩了一個衛生球的白眼。突然想到又問「你也是B市人?那你上次在B市真的有事路過?」

金在中氣得咬鄭允浩,鄭允浩哀叫「老婆咱得進化了,時代文明了,不能咬人啊!」

「我跟你說我是有事路過,你不信我,混蛋!」

鄭允浩解釋說,「我不知道你家原來在B市,你突然出現在那兒,我當然那麼想你。不過寶貝,別人要是跟蹤我,我討厭這種行為,可是你要是做這種事,我就是傷心,覺得你不信任我。」

在中道「你還不信我呢,再說你值得信嗎?還不是背著我相親去了。」

「嘿嘿,那不是咱媽逼的嘛,我保證沒有下次,絕對沒有下次!」鄭允浩指天發誓信誓旦旦。「那你回家看你奶奶?」

「嗯,我奶奶住院了。你回家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姑姑就一直在給我打(電話),後來還罵我一直佔線。」金在中委屈。

「我的錯,我的錯。」鄭允浩認錯態度積極,連忙轉換話題「咱奶奶現在沒事了吧?」

「嗯,第二天就轉危為安了,我還得上班就回來了,沒想到在路上遇見你。」他和鄭允浩是有緣呢?還是冤家呢?「別打岔,我還沒說完呢。我那時候不好看,你也不喜歡我。等打跑了那些人,你還罵我呢。說我算不算個男人,整天像個女生似的。說話有氣無力的,穿衣服也花裡胡哨的。」金在中說來委屈又有氣,數落鄭允浩「你說穿衣服能怪我嗎!那是我姐姐的!那時候我比她們還矮一點,除了裙子我不能穿,其他衣服褲子都穿她們剩下的。你這句話害得多熱的天我都不敢脫校服,就把襯衣什麼都裹身上!」

「老婆我錯了,我錯了,你穿嘛都好看。倍兒好看!哎呀呀迷死我了!」

「滾!貧嘴。」金在中又說道「後來我媽來找我,她和她改嫁的男人十多年沒有孩子,就想著把我認回去。家裡供兩個姐姐上學不容易,奶奶覺得也許我跟了我媽就不會再吃那麼多苦了,就同意了。所以我就轉學來了A市。允浩,是你那時和我說的,像個男人一樣,如果別人欺負你,就打回來。也是因為你我後來特意去學別的男生的動作,很努力的矯正自己以前的習慣。」金在中窩在鄭允浩懷裡,聲音水水的濕潤。

鄭允浩摟緊金在中親他的臉「我的寶貝受苦了,以後老公好好疼你。」雖然在記憶裡搜索不出那個叫韓在俊的男孩,但是眼前的人讓鄭允浩真心疼。

「知道我怎麼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嗎?」鄭允浩搖頭,金在中指著自己嘴說「親一下就告訴你。」

鄭允浩親了一下,又親了一下「買一贈一。多親一下,告訴我什麼?」

金在中拍了鄭允浩一下接著說道「我跟我媽和我繼父的關係其實不好。我學校成績也不是很好後來我考上大專,但是為了離開家我就去上了,住校。開學沒多久我媽就車禍去世了。當時我繼父酗酒。等到我寒假回家的時候一次他喝多了想強姦我。我隨手找了個東西把他打暈了,我就跑出來,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拿的是什麼。我沒有回學校。我怕他找我,但是我沒有錢也走不遠,所以就找地方打工。但是那天夜裡我怕極了,我就想要是你還能像初中時那樣從天而降就好了。後來我就總想你,發現遺夢手淫對象想的都是你。我就發現我是同性戀了。」

說實話這段故事讓鄭允浩吃驚不小,但是隨著而產生的男人的驕傲讓他又激動又興奮,抱著在中親了好幾口「寶貝你就該是我的!你那混蛋繼父砸死他都多餘。」

金在中不躲,任鄭允浩親「臭得意嘛!」

「等等,不對,寶貝,你喜歡我,怎麼還找了BF啊!」鄭允浩不樂意了,也悔恨,怎麼不初中的時候就把在中逮住了呢,錯過了那麼久呢,還讓別人佔了便宜。在中的第一次啊,第一次啊!男人都有戀處癖,只要真心的愛一個人,還是希望愛的人的第一次能屬於自己。

「我不知道你在哪,沒地方去找你,而且我怎麼會知道你也喜歡男人。還有,我從來不覺得你會喜歡上我。以前就有那麼多人喜歡你。」金在中自卑,先愛上的人,總要有更多的苦要吃「我只交過一個男朋友。因為那個人長的像你。」

鄭允浩笑,看著金在中,深邃得神情,帶著股食人般侵略的危險。金在中被鄭允浩注視得有點心慌,錯開了眼睛卻有不捨得,再對上也深深的看著鄭允浩,臉頰緋紅。

他們都想到了那件事,互相親吻著,脫彼此的衣服。動作默契得像是老夫老妻,激動得又像是新婚夫妻。

 

鄭允浩把金在中的分身含在嘴裡,用舌尖細心描繪著形狀,像是大師在創作藝術品。金在中微微顫慄輕聲呻吟。

不知道鄭允浩突然想到什麼,撫摸金在中肌膚的手一滯,然後慢慢捂住金在中的眼睛。目不能視身體變得格外敏感。金在中在一片黑暗裡感受著安心的快樂。鄭允浩有些啞的聲音在耳邊問道「寶貝,你最愛的人是誰?」

「鄭允浩。」金在中喘息著答道。

「你男人是誰?」鄭允浩又問。

「鄭允浩。」

鄭允浩滿意,加快了嘴裡的活兒,吞吞吐吐。在中的體味也讓他下身異常興奮。「你的初戀是誰?」

享受鄭允浩服務的金在中在心裡笑鄭允浩的孩子氣,卻無比認真的答道「鄭允浩。」

鄭允浩得意洋洋,用嘴包裹緊金在中的美麗梧桐樹,深深淺淺的吞吐,直到金在中顫抖著射出白濁。

金在中翻身讓鄭允浩躺下,掏出那話兒抹上潤滑劑,挺身坐上。一抬一沉的動著腰部。

鄭允浩醉生夢死的躺在床上低低的粗喘。快要高潮的時候金在中卻停住不動了。鄭允浩急切的想動腰,卻被在中壓住,然後同樣捂住鄭允浩的眼睛,問道「允浩,你的初戀情人是誰?」

鄭允浩一怔,短到金在中都沒有發覺。隨後鄭允浩回道「在中,在和你之前我沒愛過別人。而你是要和我走一生的人。你是我的最初和最終。」

金在中動腰,把他最愛的男人含在自己身體裡,讓他快樂。

我們繞了這麼一圈才又遇到,但我們依舊是彼此的最初和最終。

 

 

 

 

 

 

 

Chapter 13. 前男友

 

【自有留爺處:你什麼時候回來啊?~~o(>_<)o ~~】

【同道中人:越來越離不開我了?這是好現象。】

【自有留爺處:我是無聊。我想去遛豬。】

【同道中人: (ˉ(∞)ˉ) 哼唧】

【自有留爺處:什麼意思?】

【同道中人:豬說不要。】

【自有留爺處:豬沒權利發表意見。=我去個廁所】

【自有留爺處:回來了。允浩,我還疼。】

【同道中人:哪疼?】

【自有留爺處:PP /(ㄒoㄒ)/~~】

【同道中人:我昨天後來說了不讓你做,你非做吧。出血沒有?】

【自有留爺處:你混蛋!555555我疼。便便就疼!昨天才三次嘛,我哪知道現在不行了, 55555‥‥】

【自有留爺處:相公是我不賢慧,滿足不了你,你可以娶小的,但是求你別休了我啊。】

【同道中人:這會兒知道撒嬌了?昨天跟頭野狼似的。抱住親親。你身體剛好,再弄壞了還得回去看那王醫生臉子去。一會兒我下班給你買藥。現在乖乖的哈(kiss表情)】

【自有留爺處:嗯,那你最近禁欲吧。我身體不適。】

【同道中人:多長時間?】

【自有留爺處:一個星期吧。】

【同道中人:= =!那我再給你買包衛生巾回來。】

【自有留爺處:‥‥‥】

 

離鄭允浩下班還有兩個小時,金在中下線關電腦去超市買晚飯材料。現在做家庭煮夫金在中就想全心全意照顧好鄭允浩,像他寵愛自己時一樣。

買了東西出來,金在中看見超市里有小店鋪招商,走過去打算仔細看一下,就被人叫住。

「在中,好巧啊。」

金在中看清來人掉頭就走。那人緊追兩步拉住在中的手臂「別不理人啊,咱買賣不成,還仁義在嘛。」

「你都不仁不義,還講什麼仁義!放開!」金在中手裡拿著東西,動了幾下胳膊沒有掙開。

「別介啊,你也知道我那時候有困難。是我對不住你,我對不住你。我認錯,還不成嗎。」男子拉著在中認錯,卻像是嬉皮笑臉。

金在中看著眼前的人直噁心,怎麼當初就瞎了眼覺得他長得像鄭允浩呢?允浩可比他帥千倍萬倍。「你沒錯,趙楊當初是我又瞎又殘看上你了,給我鬆開!」

「哎喲,我的小貓還生氣呢?你就喜歡玩這調調。」

「再不放我叫了,搶錢啦——」在中剛喊出來,叫趙楊的男子就放開了手,但是超市人多還是引來一些人的側目。

金在中見趙楊放手轉身就走,趙楊在身後緊追「在中別走啊。」在中不理加快腳步想甩開趙楊,可是趙楊卻像塊狗皮膏藥似的緊粘著不放一直跟到在中家門口。

「你媽的混蛋,出去,誰讓你進來了,我報警了!」金在中手上拿著東西不方便,還沒來得及關門就被趙楊擠了進來。

「小倆口打架咱就不麻煩員警叔叔了哈。」趙楊看金在中買的東西,笑道「還特意給我準備得那麼豐盛啊!」

「別他媽自作多情!」金在中狠狠的盯著趙楊,氣憤的想沖上去打一拳。但是昨天晚上答應允浩不打架了,金在中心理嘆氣,自己怎麼那麼聽他的話?

「寶貝你怎麼這麼大氣性啊,這事都過去那麼久了,咱翻過去行不行?我都認錯了。啊,原諒我吧。以後咱好好過日子。」

「滾。」

「哎,金在中你這是什麼態度啊?老子好生求你,給你認錯,媽的,我對我媽都沒這麼客氣過,你別他媽的不識抬舉啊!」

「我識不起你的抬舉,我這廟小,您這大神快走。」

「你他媽的金在中!」趙楊剛揮手想打金在中,突然又想起什麼把手放下,態度軟下來「別呀,在中,咱有話好好說,別急嘛。」

金在中冷笑「趙楊,你有事求我吧。」

「嘿嘿‥‥還是你懂我。」趙楊討好的笑道「借我點錢。」

「沒錢。」金在中哼了一聲,一臉的鄙視。

「你!」趙楊指著在中咬牙,滿臉通紅「當真這麼絕情?」

「我絕情?那些豬狗不如的事誰幹的?」為了稍像的一張臉差點賠上自己,金在中在心裡暗罵自己。但是想想這還不是因為這男人長得有些像鄭允浩的緣故。對!這錯要算到鄭允浩頭上,要他補償自己。

「媽的,你是老子的人,老子怎麼用還不是老子說了算,讓你給老子還債怎麼了,再說,你這不要臉的婊子還給老子跑了,害的老子差點被李毅煋那混蛋打死,老子還沒找你要醫藥費呢!」趙楊像瘋狗一樣狂叫,要不到錢急紅了眼,一步步逼向金在中「他媽的不給老子錢,就讓老子玩夠本!」

金在中自衛的姿勢看著趙楊,「王八蛋,你敢!」一陣開門聲,金在中心裡頓時激動得都要放鞭炮了。

「怎麼回事?」鄭允浩掃視著趙楊,又看看金在中用眼神詢問。

「你他媽的誰啊,進老子家門?」趙楊搶先開口,語氣不善,眼神更是惡劣。

鄭允浩皺眉,鷹眸銳利的眼神看著趙楊,問道「你是誰?」

「我是他男人。」趙楊一句話剛說完,鄭允浩一拳就打了過去,趙楊啊的一聲摔出去「你他媽的‥‥啊!」鄭允浩又是一腳。

「嘴巴乾淨點。」鄭允浩彎腰一手揪著趙楊的領子把他半提起來,另一手握著拳頭頂著趙楊的臉。虎目圓睜怒吼。「你再說一遍你是誰?」

「我‥‥」趙楊看鄭允浩的樣子怯了下來,聲音也低了許多,指著金在中「我是他前男友。」

「好。」鄭允浩鬆了拳頭,指著他的鼻子說道「那我告訴你,我是他男人。別再打金在中的主意,他已經跟你沒關係了。再讓我看見你跟蒼蠅一樣纏著他,就不是挨拳腳那麼容易的事了。滾!」鄭允浩放開趙楊,那廝連滾帶爬的往門外跑,剛出門鄭允浩又吼道「關門!」趙楊又一個趔趄跑回來給關上門。

 

金在中看趙楊屁滾尿流的樣子噗的一聲笑出來。鄭允浩走過去拍拍他的臉「我還以為你嚇著了呢。剛才都不說話。」

「我說什麼,鄭允浩那是你前輩?」金在中嘴上調侃,心裡卻是真的才安下來,剛才盼著鄭允浩回來,真來了,這種場面,趙楊那個王八蛋又說那麼欠揍的話,他真的怕鄭允浩生氣,怪他,不信任他,甚至不愛他了。

「這就是你說像我的那人?你白內障吧。」鄭允浩圈著金在中搖晃,兩個人跟慢舞一樣依偎著彼此。

「你以為你是好東西啊!」幾分撒嬌,幾分調情,幾分嫵媚。金在中把這妖精演的活靈活現,或者他本身真的是妖精投胎勾人魂魄所來。

「哎,那傢伙做了什麼事,看著仇恨挺大的?」人醉人,比酒更甚,鄭允浩看金在中的明眸裡早就退出了剛才的兇猛,而是深邃且純淨的愛戀。

「他賭博,開始我不知道。他輸了好多錢,我給了他幾次都不多,他滿足不了,我就跟他分手了。可是他一直糾纏,後來有一次他為了還賭債詐騙了一個公司的老闆,人家老闆當然不幹,他還不上那些錢就給我下了藥讓我賣身給他還錢。不過後來我逃出來了。昨天遇見那個老闆,我就跟他打了起來。」

鄭允浩臉上寵溺的笑容收攏,嚴肅起來。目光深沉的注視著金在中,板著他的肩說道「在中你還有什麼事沒跟我說?」

「啊?」金在中表情僵住,血液像凍住了一樣冰冷刺骨的感覺迅速穿透的了全身,心臟咚咚急速的跳著。鄭允浩的話讓他緊張,惶恐,不安,害怕,迷茫,慌亂。還有什麼沒有說?允浩是覺得自己齷齪嗎?骯髒嗎?曾經少年的自己雖然懦弱笨拙但至少是乾淨的。而在現在的自己雖然遭遇幾次強姦都是未遂,可畢竟是和那樣不堪的一個男人同居生活過。金在中努力眨眨帶著怯意的睫羽,把水汽逼趕回去。用濕潤的瞳眸不知所措又乞求的看著鄭允浩。

金在中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讓鄭允浩茫然又愛憐,他伸手摸金在中眼,金在中闔上睫毛輕抖。他又摸金在中鼻,金在中屏住呼吸身體微顫。他再摸金在中的嘴,金在中抿嘴著,剛剛咬得充血的雙唇宛如塗了一層胭脂。「怎麼了?我說錯話了?」

「允浩,我什麼都能給你,但是除了過去。」金在中說著,看著鄭允浩,焦點卻似乎不是鄭允浩的臉,眼神空洞且白茫。像是在凝視過去,現在,也許是將來「如果這樣不行,我能給你的就是這條命了。」

鄭允浩嚇了一跳,拍拍金在中的臉,「在中,怎麼了,你還是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你剛才說的什麼嗎?」

「我沒瘋。」金在中抓住鄭允浩拍自己臉的手,如要被拋棄的孩子般呢喃著「我就是想討好你,別不要我。」

鄭允浩覺得心窩抽痛,把人揉進懷裡,在耳邊沉聲堅定道「在中,你放心,我會很卑鄙的勒索你的感情。如果你愛我,你以後也要同樣這樣對我。知道嗎?」金在中在鄭允浩懷裡輕輕點點頭,鄭允浩覺得似乎沒看清,不放心,把在中微微推開點,抬起他的下巴又問道「答應我嗎?」

「答應。」金在中水潤的眼睛裡倒映出鄭允浩俊朗認真的模樣。他看著彎起眉梢嘴角,臉上披了一層琉璃般的霞霏。

「這才乖。」鄭允浩用嘴碰碰金在中的唇,才疑問道「剛才亂想什麼呢?以為我嫌棄你的過去?」

「嗯。」金在中不好意思的低頭應聲。得到了允浩的承諾,現在想想剛才的行為確實很傻,像個瘋子似的游思妄想。可是他沒有辦法,遇到有關鄭允浩的事,他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會亂,會怕,會哭,會狂。

「傻瓜。我那是心疼你。你還有嘛事一起說了,我要死死一回,你昨天說點,今天說點,我這兒跟鈍刀子剌肉一樣,你想虐死我啊!」

金在中癡笑,心裡又暖又喜「沒了,以後只有我們倆。」

鄭允浩道「呐!寶貝,晚上幹點只有我們倆才能幹的事?」

「說了我身體不適,要修養一個星期。不——做!」金在中壞笑說完拿了一邊買回來的晚餐材料去廚房。

「你還真當你經期啊!昨天我就做了三次,你要休息一個星期啊!」鄭允浩急得直在金在中身邊轉悠,像隻要骨頭的大狗。

「你不想回去再看那個王醫生的臉子吧,那就不做哦。」金在中摸摸鄭允浩的頭“哄”道。

「我給你買藥了,一會兒就塗上。誰說一定要肛交。老婆,咱一會兒玩點新鮮的怎麼樣?腿交吧,反正你下面不好。我心疼你。」

「鄭允浩你還真是個情場高手,剛才說情話哄人哄得開心,現在說下流話,也說得利索。」金在中咬牙切齒的羞怯著,「老子一個月不做,看你拿我怎麼著!」

「老夫老妻的你羞什麼啊,好吧,我承認,我對著你,扒了皮是頭狼,穿上皮是隻羊。我平時都穿著皮任你打任你罵,我就床上那會兒找回點嗜血的本性,你不能這麼壓制我啊,要不我該心理變態了。我心理一變態,就穿不穿皮都是狼了啊,我跟你說,那時你可就別想下床了。」

「又羊又狼的,那我是什麼?」金在中被鄭允浩這活寶逗樂。

鄭允浩想想,總結道「你啊,我是羊的時候呢,你就是美人草,楚楚動人堅毅頑強。我是狼的時候呢,你就是羊,鮮嫩多汁肉香可口。」

金在中被鄭允浩誇得心裡美,手一揮決定獎勵鄭允浩了「那晚上就賞你一次吧。」

「謝主隆恩!」鄭允浩學著電視裡滿清的規矩給金在中行禮。「老婆你做飯,我這就洗澡鋪床去,咱們兩不耽誤。」

金在中看鄭允浩出了廚房,一邊開始準備晚飯,一邊回味鄭允浩剛才的話,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被繞進去了,朝屋裡喊道「鄭允浩,你晚上是狼,我是羊,你吃我。你白天是羊了,我是草,你還吃我啊!」

 

 

 

 

注7:第四章同居中,金在中因為鄭允浩用雞奸開玩笑而生氣就是因為李毅煋。具體原因後文提到。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